波弗特

波弗特
  • 主演:奥斯瑞·科恩,ItayTiran,EliEltonyo,欧哈德·诺勒,ItayTurgeman
  • 导演:约瑟夫·斯达
  • 地区:以色列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希伯来语
  • 年份:2007
2000年,长达18年的南黎巴嫩武装冲突接近尾声。爆破兵阿莫兹(阿米?温伯格 Ami Weinberg 饰)被派往波弗特堡,一座12世纪十字军东征时建立起来的要塞,进行拆弹。前哨指挥官里拉兹(奥斯瑞?科恩 Oshri Cohen 饰)因其傲慢的态度和强迫阿莫兹不顾危险拆弹的命令引起了哨兵们的不满,尤其是一名叫克雷斯(伊泰?提伦 Itay Tiran 饰)的哨兵。与此同时,以色列即将从波弗特堡撤兵的流言在军中散布,而黎巴嫩真主党的导弹攻势却一日强过一日。里拉兹面对战友们一个接一个的牺牲,精神状态日益消沉   本片获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以色列电影协会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摄像、最佳剪辑、最佳音效四项大奖,并被提名2008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并获以色列电影协会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奥斯瑞?科恩)、最佳导演(约瑟夫?斯达)、最佳剧本、最佳服装和最佳音

波弗特第一集

“你傻了吧?”夏欢欢看着那夏小白一脸呆瑟的模样时,便询问道,听到这话的夏小白摇了摇头,一把抱住夏欢欢。

“不是,我……我认为自己在做梦,媳妇儿你可否在说一次?”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让他有些把持不住了,看着眼前的人那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而此刻的夏欢欢看了看这有些傻的夏小白时,顿时忍不住好笑了起来,“平日里你就不是聪明人,这会当真更加傻了,”

话语上带着溺宠,很多事情并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改变的,眼前她就算去试着接受对方,却还是没办法彻彻底底打开心扉。

夏小白听到这话笑了笑道,“我不聪明,所以媳妇儿你可要看好我,免得我哪一天太傻了被欺负,所以媳妇儿你可要保护我,”

“……”她觉得那坑还是替挺多的,尤其是这夏小白的坑了,夏小白这一边是坑多了,不过夏欢欢眼前也不抗拒,这倒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夜深人静时,夏小白突然睁开眼睛,看了看身旁的夏欢欢,直接出手点了对方的穴道,二人名义上本来就婚约在生,所以眼下到不算逾越。

“李叔你来干什么?”夏小白看着不远处跪着的人道,而此刻这人便是当年的李叔,李叔听到这话看了看这夏小白,当看到对方怀中的人时,抿了抿嘴……

虽然对方容貌变了不少,可对于夏小白他却很清楚的知道,若说他对那一个人动心过,也就眼前这夏欢欢,其实……在她心目中夏小白压根就不是动心,仅仅是……那家待的太寂寞了,所以才生出了这执念来。

“小少爷你一个人孤身在外,更何况大少爷也来了这大周,少爷还是同属下回去,”眼前这郁贞也在此处,若这夏小白迟迟不会去,早晚会被郁贞认出来的。

“下去,”夏小白淡淡道,听到这所以那李叔张了张嘴,可对上那夏小白冷漠的目光时,那嘴边的话语也被咽下去了,少爷不在是当年的孩子。

就算对那夏欢欢表现的在孩子模样,可那骨子内的凶狠,却如那老爷一般,会撒娇很卖萌的他,从来都仅仅是在那夏欢欢面前出现。

其实在李叔眼中,那也许不仅仅是对爱人的表现,还有着对母亲的表现,“是少爷,”

说不得过一二年少爷在大些,就不会在对那女子怀有这等心思了,在看到对方离开后,夏小白看了看怀中的人,嘴角上有着不符合年纪的笑容。

“也就你还将我当孩子,欢欢你可知道,我早已经不是孩子了,”揉了揉对方那秀发,夏小白用低语喃喃着,孩子这词汇太过远,因为在那家中一个孩子是活不下去的。

可如果她喜欢,他做对方心目中的孩子也无所谓,可……夏小白苦涩的笑了笑,一面不喜欢对方当自己孩子,一面却又偏偏利用这一点去讨取对方的怜惜,这人啊……果然是复杂的。

夏欢欢在第二天醒过来后,便打了打哈哈,一旁的夏小白早已经起身了,夏欢欢捡起那外套,披上然后走了出去,就看到那少年郎手持那利剑,站在那树下翩翩起武了起来。

起身翩翩二字用的并没有错,那锋利的剑刃,在对方那手中,犹如流水滑过天际,优雅又带着那冷厉,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舞动了一帮。

地上有着那花瓣随风而起,一举一动都显得那般优雅从容,如画一般的绝景,让人忍不住痴醉,挺拔的身子显得异常柔软,却又不失男子的刚毅,浑然天成融入在哪一个世界。

夏欢欢看了许久,也起了那念头,回过头看向房间内的剑,也提起便一跃而去,夏小白感觉到对方出来,嘴角含笑。

便直接对招了过去,夏欢欢的招式不算招式,最多就是随意,其实……那是见招拆招,虽然怪异却又恰到好处,这让夏小白有些吃惊。

自己这媳妇儿在他走了的那段时间,又不少改变,最少当年自己在的时候,她的功夫仅仅是力气大,震的别人手疼,而此刻她却知道灵活运用。

并没有在单凭当日那力大如牛来跟自己硬拼,而是取巧的跟自己过招,随风起舞着,那刀光剑影却让二人耍的格外柔情蜜意,看到一旁的夏三夏艾都。

“夏艾你别看,我们还是去做自己的事情,”夏艾听到这话看了看夏小白跟那夏欢欢,咬了咬嘴唇,目光带着那些许不甘,可很快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夏三则是叹了一口气,就算他在不想承认,眼前这二人却是登对,其实……在夏小白来的这段日子内,他们都可以看出那夏欢欢宠着那男子。

事实谦让着对方,虽然嘴上老说对方,可那目光却是宠爱的,任由对方一次次任性下去,如果怀中别人,单凭姐姐那身手,别说动不动就,就算在鬼哭狼嚎,也得不到这姐姐半分怜惜。

而眼前这夏小白可以,不仅仅是因为他年纪的缘故,更加多的是,姐姐心中留着很多位置给他,让他有着足够底气可以在姐姐面前胡作非为。

看了看这夏艾,夏三叹了一口气,夏艾的心思他们懂一些,可他们这等身份,又哪里留的住姐姐这人啊。

夏欢欢并不知道这夏三的想法,而是在给那夏小白比剑,在几个回和下来,夏欢欢觉得,“小白你是太看不起我了,处处让着我算什么?”

夏欢欢并不是傻白甜,自己用一分力对方也一分力,自己多二分对方也二分,这是在逗着自己玩,真有些不高兴。

“媳妇儿你说笑了,这又不是拼命,我用得着跟你来真的吗?更何况媳妇儿你也舍不得来真的伤了我,我自然也舍不得,”

“……”这混小子,嘴甜的要命,就不知道那个娘教的?夏小白的身份她从来不知,也未曾询问,不过……很多时候相信一个人,就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吗?

波弗特

波弗特第二集

第54章 对局

这次对战分红蓝方进行,规则是擒到对方首领。

双方都处于一种神经绷紧的状态。

这次对战地点在L国境内,可以说L国占尽了地理优势。

这次出对战的L国部队更是早就经过千锤百炼的,相比之下,刚刚成立的闪电突击队则是缺乏经验。

虽说闪电突击队的人集合了华夏国最顶尖的军队人才,也有一些是经历过战场的。

但是默契配合度还在磨合期。

作为闪电突击队的队长,高亚军很清楚敌我双方的优势和劣势。

既然L国部队的优势在于熟识地理环境,那么他们一定会本能的做出选择,趋利避害。

所以在一发现地图上沼泽地区之间沟壑处,高亚军立刻带人就埋伏在这里。

这里属于L国一定会认为是危险的环境,其次,这里其实离L国的作战指挥部,及其的相近。

目前观察看来,L国的想法与他想所差无几。

认为作战指挥部,前有荆棘丛,后有沼泽,华国部队绝对不会如此愚蠢的贸然闯入。

于是L国队长则是选择了其他的地方进行探寻。

高亚军心中很清楚,沟壑处的环境比想象中更加的恶劣,这样的环境会降低战士们的作战能力,所以他决定今夜直接端了蓝方的作战指挥部。

这一点也是高亚军聪明的地方,红方的作战指挥部实际上只是空壳子罢了,这次对战并没有要求双方队长一定要在作战指挥部内。

高亚军早就分析透了这支部队的队长,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士,但是年岁不小,长期的敏感战役,让他的心智早就失去了当初视死如归的毅力。

他很确定这个人一定会在作战指挥部内。

“老大,你说那红毛子现在究竟在哪里?”趴在高亚军不远处的大胡子士兵问道。

“在地图上方的塔玛甘丛林。”高亚军的脸上涂着油彩,漏出黑乎乎的牙道。

“别说,老大真跟你说的一样,沼泽这边连个红毛鬼影子都看不到。”大胡子士兵也是一口黑牙。

“注意,隐蔽,战略指挥部的信号灯开始闪了。”

这也是蓝方的一确信点,绝不会有人逃过红色射线的穿透。

所以说这次双方对战虽然只是模拟实验,实际上是真刀真枪的,生命危险是时刻存在的。

信号灯开始闪烁不停,红外线开始外围扫射。

屋内的L国指挥官则在观察着地图。

“长官,华国士兵的信号点一开始就消失在了地图上。”

“如果他们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就没有必要合作了。”红毛的中年男人道。

此人正是L国特殊部队的队长,涅昂洛夫斯基。

信号灯闪烁的开始慢了起来。

“前行。”

高亚军看到这一幕,立刻下令。

在沼泽中前行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及时此时他们并未处于沼泽中,而只是中间的沟壑处。

沟壑只能允许一个人一个人的通过,承担不了第二个人的重量。

否则将会有掉入沼泽的危险。

听到高亚军的命令,华国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小心爬过,枪高抬,做好站立就立即战斗的准备。

当信号灯的光度已经微弱可见的时候。

高亚军直接一个站起来指令,几个人迅猛如箭直接直奔蓝方指挥部而去。

涅昂夫斯基正在分析着红方华国士兵的优劣势之时,只见蓝方全部人直达指挥部。

面对如此大冲击,哪怕是经历过战场上的老将,目光都多了一丝惊讶。

毕竟从前英雄时期,都是他主攻别人的指挥部,怎会想到老鹰终日吃鸟,竟然反被鸟啄了眼。

“我输了。”

涅昂夫斯基直接说道。

高亚军上前摘下他代表蓝方指挥的L国国徽。

那一刻,蓝方作战指挥部开始放出信号灯,蓝方部队全灭。

当之后两国开始论功行赏之际,得知华国部队竟然一直藏匿在沼泽中的沟壑之时,L国是非常敬佩的。

因为那里的危险程度,可怕程度三言两语是无法表述的。

哪怕是他们这些长训练的也不敢轻易接近。

这可能就是华国人所说的,刀剑相逢,勇者胜吧。

L国输的心服口服,本领不如人,无话可说

华国军部上层得知此事有人忧,有人喜。

高亚军这个名字则被深深的印刻在了某个人的心理。

对战结束后,华国闪电突击队就坐着专机返回了华国。

由于这次成绩表现优异,虽然由于现实条件不能给假期,但是允许家属前来探亲。

为了隐藏身份,特意将他们的宿舍移到普通军区宿舍。

高老爷子唱着京剧,写着书法,想起刚才接到的电话,这喜就止不住。

“高老爷子,虎父无犬子,到你这里就是,雄鹰的后代只能是雄鹰啊,这次亚军表现不错,上方很满意。您老这是后继有人。”

高成功走进来的时候看到老爷子如此高兴,“爸,这是有什么好事,让你心情如此好。”

“好久没下棋了,来跟我下盘棋。”

高老爷子没回答,而是将棋盘摆在了桌子上。

两人你来我往各不相让,并不是高成功不想让着老爷子,而是他压根没那个本事啊。

家里能跟老爷子下棋的恐怕也就是亚军那孩子了。

“将军。”高老爷子直接小兵入将营。

“爸,我输了。”高成功本以为老爷子是飞马入帅,谁知道竟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从一开始就忽略了最小的力量,蚂蚁虽小却能毁穴。”而这点所有人都不如那个孩子,知道以最小的力量赢得最大的几率。

高成功就如同云端上的那些人啊,只看得到眼前的海阔天空?,却看不到地面上的风云涌动。

“儿子受教了。”高成功立刻明白话中深意。

“我上次也在书房中,给你四弟四个字,谨言慎行,如今我也给你四个字。”

老爷子话音一落提笔在宣纸上写下四个大字,“沉默是金。”

高成功恍然大悟,“爸,我明白了。”

高家大儿子和二儿子虽然同在政治布局中,但是二儿子的工作涉及秘辛较多,稍有不慎,则会粉身碎骨,无数人都想从他这里得到情报。

波弗特

波弗特第三集

今天卓静瑶要去逛街,所以就把秦玖玥给拉过去了。

不然本来裴俊爵还打算送她回家的。

叶玺接到电话后,无奈的对他的司机说:“星洲,开车吧。”

“是,少爷。”星洲应道。

卓静瑶跟秦玖玥去逛服装店,去买护肤品,去小吃街。她们两个人逛到八点半的时候,卓静瑶才给叶玺打电话的。

叶玺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裴俊爵这里,他站起来跟裴俊爵打声招呼准备走人。

裴俊爵叫住他了:“帮我把这个耳机送给秦玖玥吧。”是个头戴式蓝牙耳机。

“哟,还情侣款呢。”叶玺接过来。

“嗯,她应该也会用的吧!”裴俊爵后面那句话便是在自言自语。

叶玺轻笑着:“肯定用啊,比如英语听力,这个就适合了。”

裴俊爵听到叶玺这样说,也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伸手拍了叶玺的肩膀:“好哥们!”

“行,我先走啦,这个我会帮你送给秦玖玥的。”叶玺拿着耳机走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找到秦玖玥她们了,叶玺在秦玖玥上车的时候把耳机递给她了:“是爵让我给你的。”

“他送给我的?但是送这个给我干吗?”秦玖玥低头认真的看着这个少女粉耳机。

卓静瑶看了一眼,揶揄道:“哟,没想到裴大少爷很贴心呢,这个耳机最适合英语听力使用了。”

秦玖玥一下子就悟过来了:“嗯,也是。那就谢谢他了。不过我这样收下他的东西不好吧?”

叶玺倒是说了句:“没什么不好,他可开心了。”

秦玖玥:“……”

卓静瑶拍了叶玺的肩膀一下,笑着说:“你一本正经说这句话的模样就像天桥底下贴贴膜的人。”

叶玺嘴角一抽:“什么鬼?”

卓静瑶鼓着嘴:“哼,你真是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啊,我这可是在微博上看到的段子~”

叶玺:“……”就是把他当段子了啊这是。

叶玺让星洲先开车到秦玖玥的家,把她安全的送到家后,叶玺就让星洲开车到卓静瑶的家了。

秦玖玥挪出空间后,叶玺就直接坐到后座位上跟卓静瑶亲密抱在一起了。

“你怎么抱个不够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很喜欢拥抱?”卓静瑶含笑着说道。

叶玺含着她的耳朵,卓静瑶敏感的低呼了下,她想要整桌叶玺的怀抱,但是叶玺不肯放过她,在她的耳边温柔深情的说道:“因为喜欢啊,怎么抱都不够,好想将你抱回家,亲个够!”

“讨厌!有星洲在呢,被他听到多不好意思啊。”卓静瑶甜蜜而嗔怪的提醒道。

叶玺嘴角勾了勾:“不怕,他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看到。瑶瑶,下次来我家住,我家目前一个人,好不好?”

“不,我妈咪跟爹地会怀疑我的!”卓静瑶轻轻推开他。

叶玺很无奈:“哎哦,我邀请你那么多次,你都拒绝了。看来我魅力不够啊,不过算了,你亲我一口,我放过你!”

卓静瑶眼珠子愉悦的转动着,然后凑到他的脸蛋亲了一口。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