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生存指南

毕业生生存指南
  • 主演:阿丽克西斯·布莱德尔,卡罗尔·博内特,罗德里戈·桑托罗,扎克·吉尔福德,简·林奇
  • 导演:Vicky Jenson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美丽大学生瑞登·梅比(阿里克西丝·布莱德尔 Alexis Bledel 饰)即将迎来毕业的那一天,她乐观向上,学业优秀,从小就对人生作出理性而系统的规划。毕业后她决定进入当地最棒的出版社哈伯曼&布朗宁,再于几年后发表一部个人小说。憧憬固然美好,但现实却无比残酷。瑞登的大学同学,同时也是她学业上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杰西卡?巴登(凯瑟琳·雷特曼 Catherine Reitman 饰)成功得到那家出版社的工作,失意的瑞登只好返回家乡。即使降低了标准,求职之路也充满艰辛。与此同时,瑞登多少有些脱线也让她烦恼不已。在这一过程中,青梅竹马的好友亚当(扎克·吉尔福德 Zach Gilford 饰)始终陪在她的身边,而瑞登似乎又对帮助过自己的邻居有了别样的情感

毕业生生存指南第一集

第1242章 番外之他的确是在赶她走

苏小妍不再和他客气,上去抓住他的衣领大声的说道,“你就这么爱钱,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眼里还有什么值得珍惜的东西!”

苏小城被姐姐问的无话可说,那带着些尴尬笑容的脸上,也渐渐的恢复冷漠,“姐,有的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毕竟都这么多年了,你不知道不也一样很开心嘛,所以你就别问了,对你没有好处的。”

苏小城认真的说着,轻轻将她的手掰开,“我不是为了钱,也可以说是为了钱,反正你喜欢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我真的不会出国的,希望你别这样逼我好吗?”

“我可是你的姐姐,是你现在唯一的亲人,你就这么绝情,忍心让我看着你死去?”他的话,苏小妍听得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不会跟她走的。

“我还是那句话,随便你怎么认为吧,现在你该知道也已经知道了,那么接下来,请你回去吧。”

苏小城突然变的让她觉得很陌生,他的确是在赶她走,而她却为了他不顾一切的回到了这里,而且还惹了一身的麻烦。

苏小妍心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似的难受,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这到底是为什么!”她冲着他大吼,但是回应她的也只有那被轻轻关上的门。

苏小妍心中不禁一阵失落,可倔强让她觉得必须要搞清楚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她等在公司门外,直到苏小城下班,她便跟在了他的身后,最少也要知道,他为什么不让她去他住的地方。

要说苏小城在集团里面也算是高管了,可是回家是坐公交车,这的确是让她很意外。

她坐在何叔的车上,让他一路尾随苏小城。

这样的举动让何叔非常的意外,“我说苏小姐,你这姐弟两怎么还搞得像是地下党接头似的呀,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清楚,非要弄成这样啊。”

“何叔,我一时半会儿也和你解释不清楚,你可千万不能跟丢了呀。”苏小妍知道何叔是想要关心她,只是因为关系到很多问题,所以她不好直说。

苏小妍当然也不是把他当作外人,毕竟这点时间他还是挺照顾我的,只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罢了。

何叔听苏小妍这样一说,不仅没有介意,反而打包票说,“拜托,那可是公交车,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哎等等,他下车了。”

“啊?”苏小妍连忙向前面看去,果然苏小城下车了。

“别着急,我先把车停好,别再出了交通事故就不好了。”何叔见她焦急的想要下车,不由是打了变道灯,将车停在了公交车的后面。

苏小妍对他说了一声‘谢谢’,便焦急的下了车,向苏小城去的地方追了过去。

不得不说,下了车之后,她才发现这已经是到了郊区,而看着苏小城微微加快的脚步,显然这里距离他想要去的地方,还有很长的距离。

苏小妍耐着性子,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走进了一件低矮偏僻的出租屋的时候,她的心突然不那么淡定了。

出租屋看上去很破旧的样子,有点儿像是四五十年代遗留下来的旧城区小区的格调,墙壁上的水泥脱落的不成样子。

原本应该是红色的砖墙,现在却已经是布满了青苔。

里面是四合院的模样,四面都是四五层楼的建筑,中间是天井,有老式的水泥水槽,还有两排似乎已经绣死掉的水龙头。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苏小城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还听见有人和他打招呼的声音,她真的以为眼前的是一座恐怖片现场了。

苏小妍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不安,快步的走了进去。

“哎,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天井旁边的阴凉处,一个穿着短袖的中年妇女见她脚步匆忙,不由是从凉椅上站了起来。

精神专注的苏小妍,被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对她笑着说道,“对不起,我是苏小城的姐姐,刚刚看着他进来的,您知道他住哪一间吗?”

苏小妍问的小心翼翼,感觉能够住在这里的人,性格一定相当彪悍,尤其是一个女人,要不然绝对是会被吓死的。

不过很显然,苏小妍的潜意识中的恐惧,并不能完全代表所有的判断都是真确的。

那中年妇女听她说是来找苏小城的,却显得很是热情,“哦,原来是苏小城的姐姐呀,他在三楼第二间,看你穿的这么矜贵,上去的时候小心一点,楼道里恐怕不是很好行走,可别磕着碰着了。”

“呵呵,谢谢。”苏小妍干干一笑,显然没明白她这一句磕着碰着是几个意思。

不过很快,随着苏小妍沿着她指的方向走上了楼梯之后,总算是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了。

这哪里是什么楼梯呀,分明就是一个杂物间的样子。

原本就显得非常窄小的楼道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

甚至连年代的跨度都非常的大,甚至还有黑乎乎的煤球,空气中也全是腐败发霉的味道。

苏小妍穿着高跟鞋,行动相当的不便利,可最终还是来到了苏小城坐在的三楼第二间门外。

“咯咯。”敲了敲门。

似乎还透风的门板里后面,传来的苏小城的声音,“谁呀,是白姐吗,房租的事情,我们不是都说好在宽限两天了嘛。”

“不是白姐,你是姐。”苏小妍揉着被撞破的膝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真就是想不明白了,以前也没少给他钱,怎么还能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住在这样的地方。

“姐?你怎么找来了?”从苏小城那惊讶的脸上不难看出,这就是他不愿意让她知道他住在哪里的原因。

苏小妍有些生气,他都能够这样委屈自己,却不愿意跟她出国。

推开打开门的他,苏小妍走了进去,在他那所谓的房间里扫了一眼,突然有着想要流泪的冲动,“苏小城,这就是你不告诉我你住址的原因?你怎么能够这样骗我,这还算是人住的地方吗?”

毕业生生存指南

毕业生生存指南第二集

“姜小友,你如今才金丹期,而且从来没有去过哪里,你一个人去我怎么能够放心。”血衣说道。

“前辈放心吧,你也知道我身后可是有着真魔族的公主,去那上古魔渊不会有事情的,倒是你,如今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是留下来好好的恢复吧。”姜飞说道。

“可是……”血衣欲言又止。

“前辈你就安心在这里修养吧,我走了。”说着姜飞就朝着大厅之外走去。

血衣想要跟着姜飞去,可是此时却被钟离纪灵紧紧的拉着,无奈他只能叹了口气,道:“姜小友祝你一路平安。”

“多谢前辈吉言。”说着姜飞的身影消失在了血衣他们的眼中。、

姜飞根据血衣哪里了解到的情况朝着滇南的苍梧山赶了过去,下了飞机后,姜飞迅速赶往苍梧山。

来到苍梧山后,姜飞四处看了看,这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原始森林,里面不但野兽众多,而且还有很多的毒瘴沼泽,若是普通人进入其中的话,很容易死在里面。

姜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慨,道:“这苍梧山森林如此的茂盛浓密,而且这里灵气还挺足的,谁能想到那可怕的上古禁地魔渊竟然会隐藏在其中。”

随后姜飞在森林之中找了一个地方开始休息,他准备把状态调整好后就进入上古魔渊。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姜飞就来到了一座山崖边上。

姜飞看了看,这山崖差不多有万丈之高,而且身下是一望无际的深渊,以他的修为都根本看不到底,因为这山崖之下飘着一层淡淡的雾气,隔绝了神识的探查。

血衣曾告诉过姜飞,这上古魔渊除了有仙道强者守护的地方外,还有着很多的入口,但是都非常隐秘,一般不知道具体位置的话,就算擦肩而过也根本就找不到入口。

如今这个山崖正是血衣告诉姜飞的其中一个入口,姜飞之所以选择这里,那是因为这个入口是最安全的一个,基本上血衣每次都是从这个入口进入上古魔渊的。

这入口的位置在山崖的中间,哪里有着一个阵法守护,如果没有开启阵法的法诀是根本进不去的。

姜飞纵身一跃,来到了山崖的中间,他正准备使用法诀打开阵法进入这个入口,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山崖之上有响动声,于是他连忙停手了。

姜飞连忙飞回了山崖之上,只见有五个人来到了山崖之上。

这群人之中有着一个轻纱遮面的女子,一个头戴斗笠的老者,一个发白如雪却看上去非常年轻的俊秀男子,还有两个浑身包裹在黑衣之下并且蒙着面的人,他从这两个人身上隐隐感应到了魔气。

姜飞很是惊讶,自古正魔不两立,这两个人明显就是魔修,而其他人都是仙道之人,他没想到这几人竟然非常和气的站到了一起,而且很明显他们是要一起进入上古魔渊之中。

姜飞有些郁闷,他已经提起来了好几天,就是想要避开其他人单独进入这上古魔渊,因为他的修为才金丹期,而其他人那都是有着元婴期以上的修为,他如果遇到的话会很危险,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遇到了人。

姜飞感应了一下,让他吃惊的是,这几人的修为他根本就感应不出来,这让他非常的紧张,因为这几个人看上去虽然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姜飞知道这些人应该都是化神期的高手,因为就算有秘宝隐藏修为姜飞一般都能感应出来,只有化神期以上的人,他才无法感应出来。

姜飞暗想,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那么多的化神期高手了,在他的想象之中,这种高手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要有也只有那些秘境之中才会有。

这几人看到姜飞从山崖下飞了上来似乎一点也不惊讶,随后五道神识扫过姜飞,紧接着这几个人才露出了惊讶之色,因为他们根本就感应不出姜飞的修为。

看到几人惊讶的样子,姜飞强自镇定的站在山崖上,他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哪里,表现的非常自然,此时他可不敢有丝毫的胆怯之意,要知道眼前的人最少都是化神期的高手,挥手间就能够灭了他。

几人打量了一下姜飞,随后那个俊秀的男子朝着姜飞微微一笑,道:“道友可是想趁这千年之期进入上古魔渊寻求机缘?”

姜飞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表现的很是淡然,似乎根本就不在意眼前的这几个疑似化神期的高手。

看到姜飞这个样子,这几个人心中对于姜飞有些忌惮了,因为他们查探不出姜飞的修为,这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姜飞有秘宝护身,另外一种则是姜飞的修为远远高于他们。

此时看姜飞这种样子,他们猜测很有可能是第二种情况,因为一般和他们修为差不多的高手,他们基本上都认识,而且就算不认识,见到他们五个化神期的高手,都会显得很是客气。

“那真是太好了,在下是昆仑青翼宗雪羽,这几个都是我的好友,我们几个也刚好要进入上古魔渊,不如我们结伴而行怎么样?”雪羽微笑着说道。

姜飞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表现的似乎有些不屑,只见他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愿意。

看到姜飞的样子,几人心中虽然有些不爽,可是却不敢发作,毕竟他们可不想随意的招惹这么一个看不透修为的人,因为这上古魔渊可是会有着渡劫期的强者进入其中。

“既然道友不愿与我们一同前往,那就告辞了。”雪羽依旧微笑着朝姜飞抱了抱拳。

随后几人便朝着山崖下飞去,而姜飞则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山崖之上,仿佛一座雕像一般。

当那几个人离开很久之后,姜飞这次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他暗感侥幸,刚才还好那几个人没有出手试探他,否则他可就遭殃了。

此时姜飞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很是郁闷,心想真是倒霉,这都还没进入上古魔渊呢,就遇到了五个化神期的强者。

毕业生生存指南

毕业生生存指南第三集

像这位秀才这样的情况许许多多。原先那些读书人,想要考功名,不可能无所事事地跟到茶馆来听说书;又有那些有事儿做的,比如衙门的小吏,店铺的掌柜、账房,乡下的乡绅地主,也是没时间来听说书的。古代的娱乐又如此贫乏,想要打发时间都不知道干什么,现如今有两部口碑如此好的话本子,自然要买来看一看。

于是《射雕英雄传》和《天龙八部》的第一册和第二册,各印了五百本,也不过两天的功夫就被抢购一空,还有人不停地来问有没有货,追问后面的册数什么时候印出来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书铺里的伙计回答这些问题都累的够呛,还是姚书棋写了一张告示贴在木板上,竖在大门口,这才免了许多口舌。

杜锦宁下了学,到书铺里来看了看情况,旋即吩咐道:“你们统计一下,看看买话本的茶客有多少,占了多大比重。”

姚书棋见账房先生答应一声,便开始统计起来,不由问杜锦宁道:“杜少爷,统计这个干什么?”

“想看看是茶客买的多还是其他人买的多。”杜锦宁道。

这其实是一句废话,杜锦宁真实的打算,当着账房与伙计的面,并没有说出来。

她觉得,是时候到其他县和府城里去开铺子了。至于是茶馆和书铺同时开业,还是先开茶馆后开书铺,就得看看这统计的数目。

她跟关嘉泽、齐慕远不同,跟章鸿文也不一样。

关嘉泽和齐慕远完全没有赚钱的需求,他们即便不赚一文钱,家里都能为他们提供一辈子的锦衣玉食;而章鸿文的目标是科考,至于赚钱什么的,都可以交给父亲或是兄弟去做。他如果专注于赚钱,那是本末倒置。

而杜锦宁却跟他们完全不一样,她没有家世可以依靠,也没有父兄可以一起打拼,她只能靠自己。至于科举,她虽会参加,但拜相封候、权倾朝野从来不是她的终极目标。

她喜欢的还是小钱钱。

她要狡兔三窟,要去其他大城市甚至京城去买宅子,还要到那边去买田地铺面,这些都要钱,可不是一处茶园和几个茶馆、书铺的收益所能支撑。

所以她要进行生意扩张。

账房很快就把数据统计出来了,禀报杜锦宁道:“六成是茶客买的,四成是其他客人买的。”

“你再看看第一天茶客占多少,第二天茶客又占多少。”

账房愣了一愣,统计了一番又道:“第一天茶客占了八成,第二天只占了四成。”

杜锦宁点了点头,心里有谱了。她看了看天色,道:“时辰差不多了,上板吧。”

古代的店铺,门板都是活动的,早上来把门板拆下,傍晚关门时再把门板一块块按上去。所以早上开门叫“下板”,晚上关门叫“上板”。

早在半个时辰前姚书棋便将今天的货与钱都盘点过了,听得杜锦宁的话,他便道:“大家把东西收拾好,上板吧。”

账房先生和一个伙计都快手快脚地收拾好东西,把门板上上去。

见杜锦宁还站在那里没走,姚书棋上前问道:“杜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鲁小北家和秦老六家你知道不?”杜锦宁问他。

“知道。”姚书棋不明所以地看向杜锦宁。

“我在王记食铺等你们,你关了门去叫他们两个,咱们一起吃个饭,我有事要跟你们说。”杜锦宁道。

“好的。”姚书棋笑笑,“我一会儿绕回家里跟家里说一声。”

杜锦宁点点头,慢慢踱步离开,去了王记食铺。

王记食铺是个小馆子,老板做菜做得不错,但因为环境不好,价钱也低,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并不会到这里来。今天王记食铺的生意并不好,除了有一桌客人,其余的桌子都是空着的。

杜锦宁找了一个角落坐了,点了几个菜,便慢慢地喝茶等着几人过来。

没过多久,鲁小北就先到了。隔了一会儿,秦老六和姚书棋也走了进来。

老板把菜端上来,又暖了一角酒,便退了下去。

杜锦宁端起酒杯,正打算给大家满上,鲁小北连忙接了过去,道:“我来我来。”说着就要给杜锦宁倒酒。

杜锦宁把自己面前的杯子一捂,笑道:“我年纪小,还不能喝酒,你们喝。”

其实过年的时候她因为好奇,也尝过一下酒。这时代的酒度数不高,她这具身子想来酒量还不错,喝了一杯都没什么事。不过她要是满身酒气地回家去,陈氏非得把她打死不可。

在座的四位里,杜锦宁虽年纪最小,却是东家,又是读书人,大家都以她为尊。她既不喝,鲁小北自然不好勉强,便给其他人倒了酒。

杜锦宁以茶代酒,跟大家碰了一下,酒过三巡,这才道:“我想去府城和其他县开茶馆和书铺。”

大家一惊,放下酒杯朝她看来。

杜锦宁又道:“关少爷、齐少爷家世不凡,他们家里要经商,自有人打理。他们原先跟我一起合伙,也不过是家里长辈怜我家境贫寒。现如今我要去别处开茶馆和书铺,他们的长辈肯定不会让他们再经手。至于章少爷,他如今是一心一意要考科举的,我也不好让他太过分心。”

“所以,去别处开茶馆和书铺,即便他们愿意参与,也不过是出些钱,其他的事情,他们就不会再管了。可我手里,除了你们,也没有什么得用的人了。”

说着,她望着三人道:“你们有什么可靠的人,尽管向我推荐。我信得过你们,你们推荐的人我自然也信得过。”

鲁小北看了看姚书棋和秦老六,见两人不说话,便首先摇了摇头。

他道:“我年纪小,认识姚掌柜也是机缘巧合,其他人我还真不认识,更没什么交情。而且吧,可靠又能干的掌柜,还真不一定能遇得上,更不用说愿意去其他地方了。这事有点难办。”

秦老六也笑道:“别看我,我就是街头一闲汉,认识的不是混混就是小老百姓,掌柜……他看了看姚书棋,笑道,“现如今刚认识了一个,就是姚掌柜。”

姚书棋见大家都朝他看来,沉吟片刻,抬起头来看向杜锦宁:“我去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