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当街

小鬼当街
  • 主演:亚当·罗伯特·沃顿,雅各布·约瑟夫·沃顿,乔·曼特纳,拉腊·弗林·鲍尔,乔·潘托里亚诺,辛西娅·尼克松,弗雷德·多尔顿
  • 导演:帕特里克·里德·约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4
百万富翁卡尔维夫妇9个月大的儿子比克(亚当?罗伯特?沃顿 Adam Robert Worton 、雅各布?约瑟夫?沃顿 Jacob Joseph Worton 分饰)长得十分聪明可爱。卡维尔夫人想让她的宝贝比克成为明星宝贝,于是约了一位在当地颇有名气的摄影师为比克拍摄一辑婴儿照片,准备登上杂志封面。   这时,艾迪(乔?曼特纳 Joe Mantegna 饰)、诺比和威高三名歹徒假扮摄影师,掳走了比克。艾迪三人原想利用比克勒索卡尔维夫妇五百万美元。谁料,比克聪明过人,不但将三个贼人玩得团团转,还顺利从贼窝里逃了出来。艾迪等慌忙出外寻找比克,最后比克能否顺利回到父母身边?

小鬼当街第一集

河的方向。

五颜六色的烟花直冲升天,一个接着一个,在半空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又想起那一次,她说想要放烟火,他便带她去海边,给她放了人生中第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烟火。那一次他还告诉她,他爱她。那一次他虽然没有问她,却是在默默的等她回应。那时候她以为自己不会选择他……回想过去再看眼前,一切宛如梦幻又甜蜜在心头。

拉着他的手,在他掌心写下三个字——谢谢你!

他笑着从后面拥她入怀,再用身上的大衣裹住她:“相比这三个字,我更愿意听你说那三个字。”嘴唇轻蹭她的耳垂,他吐气如丝,百般诱惑。

她被成功诱惑,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亦笑着抓住他的手,在掌心写道:老公,我爱你。

萧沉灏轻笑,笑声从喉间迷人的传出来,亲吻她的脸颊:“老婆,我也爱你。”再将她转过来,大衣裹着她和宝宝们,深吻她的唇。

头顶是初春的夜空,繁星点点。

后面是绽放的烟火,璀璨夺目,为她亦是为他们点燃。

远处是孩子们的欢呼声:“看这个,小星星……快看那个,小熊小熊……两颗心,好多心……小涵,你姐夫到底有多少钱?他怎么买得起这么多的烟花……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烟花……”红的,绿的,蓝的,在苏家村的上空持续不断此起彼伏……

夜,格外的漫长。

彼此,拥抱幸福。

他们拥抱幸福的时候,有几个人还在煎熬,其中一个就是崔婉桐……崔婉桐自加拿大回来后就一直和小刘在一起非法同居。

小刘对她很好,只要是她想要的,小刘都会尽量给她。床弟间的那些事情,更是优先满足她的需求,只要她没有达到的高潮,他就不会偃旗息鼓。

可即使这样,崔婉桐还是不开心。

她心里一直悬着自己的孩子,想着找个什么理由联系苏可心看看她的宝宝。然而就在这时,小刘收到了他们的结婚请柬,又怕崔婉桐心里难受他就没有说也没有过去参加婚宴,只是远程给萧沉灏送了一个新婚祝福。

崔婉桐知道后心里更加不爽,和小刘大吵了一架:“你凭什么不让我知道?你凭什么认识我会生气?我要生气我要想不开,我会在加拿大那样侍候苏可心?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小刘没有别的话,反反复复全是这句认错的话。也是那个理,谁爱谁多一点谁的地位就会低一点,崔婉桐以前各种讨好萧沉灏,现在各种侍宠而娇,她得理不让人还越吵越凶,砸了桌上的水杯:“你滚,滚,滚,从我这里滚出去。”

小刘该哄的哄了,该道歉的道歉了,他也好歹是个男人,好歹有男人的尊严,扭头走了:“你先冷静冷静,冷静好了我们再谈。”

看到他离开,崔婉桐更觉得委屈,扫落桌上所有茶具,还趴在桌上哭了起来。以为自己哭能留住小刘,可小刘走得太快根本就没有看见她哭。

缺了小刘,崔婉桐更加没有合适的理由接近苏可心,她想蹭到苏可心的身边只能靠小刘找机会接近萧沉灏。想打电话叫他回来又拉不下面子,坐在家里等就从上午等到下午一直等到傍晚。

晚餐没有回来吃。

保姆给他打电话,他也说:“外面有事,外面吃了。”问他几点回来,他也没说。

崔婉桐知道,他在等她打电话。她想打可还是拉不下脸,就闷气跑去看电视,又看到章润德和伊闪儿结婚的消息。章润德她不认识,伊闪儿这个婆婆她还是认识的。

她惊讶了许久。

看到章润德澄清萧沉灏的身份时,她更是呆若木鸡:“萧沉灏不是萧温书的儿子,他是章润德的儿子?”可是章润德又是什么人?她打电话问崔父,崔父一五一十全部给她解释清楚。

听完解释,崔婉桐彻底萎了……章润德那么厉害,她还能要到她的孩子?知道她算计苏可心,章润德那样的狠角色能放过她?她知道萧沉灏的性格好拿捏,也欺负萧沉灏离开萧家没靠山,所以才敢得寸进尺。

怎么办?怎么办?漫漫长夜色下,崔婉桐有点慌,每一分每一秒都感觉有点煎熬……而此时同样煎熬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金天城。

自苏可心离开后,金天城就像行尸走肉般日夜在庄园飘飘荡荡,他心里空虚,人生失去目标不知道自己以后要怎么办?他每天都在唉声叹气,他每天都不想吃饭,有时候一夜一夜不睡,有时候一睡好几天不醒。

管家怕他出事,给他叫了医生。

医生说他有严重的抑郁症,开了药给他服用可是不见好。章铭离开的时候给管家留过一个电话,是卓湘君的电话。管家打了这个电话,卓湘君却忙着参加婚礼,没空管他。

对!

没空管他!

他已经不再是卓湘君的全部,离婚协议她早早也就签好,不过她答应:“等我朋友的婚礼结束,我会过去看他,这几天他不死就行。”

管家还能说什么?

只能派人守着他,该喂水喂水,该跟着跟着。金天城也因为精神恍惚开始出现幻听和幻觉,他总能听见有女人在叫他:“天城哥……天城哥……”顺着声音找过去,他又什么都找不到。有时候看见有女人站在面前冲他笑,他伸手过去那女人就消失不见。

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像黎栗又像苏可心。然而事情走到这一步,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爱黎栗还是爱苏可心。他踩着苏可心曾经走过的路线每天反反复复,还会每天走到画室坐在那里面对空空的画架,眼前是飘渺的身影,坐在画架后面专心致注的画画。

“苏可心,你每天都在画什么,能不能给我看看?”

“还没有画好,画好了就给你看……天城哥,我走了,你自己保重,画册已经画好,放在画室的柜子里面,是送你的新年礼物,你自己去拿……”

苏可心的声音在耳边反反复复的回荡,金天城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朝前面飘渺的身影走过去,一步步走过去,神情茫然,两眼空洞……

小鬼当街

小鬼当街第二集

第2581章 想送你一份礼物

小家伙看到爸爸的声音消失了,才扭头抱着他叔叔的脖子,软软的哼哼了两声。

霍绯一手抱着小家伙,一手拿着水杯到厨房去清洗。

洗杯子的时候就把他放到厨房的案台上坐着。

小家伙很喜欢这样,摸着案台冰冰凉凉的触感,他不自觉地笑眯了眼睛。

霍绯把手擦干净之后,又将他抱了起来,“是不是太热了睡不着?”

小家伙穿着短裤短袖,把白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腿都露了出来,热乎乎的,摸起来特别舒服。

湛湛抱住了他的脖子,让他抱着自己会房间。

霍绯边抱着他边往他的奶瓶里灌了水。

小家伙大半夜醒的时候会渴,会闹着朵喝水。

霍绯把小家伙放到了床上,小家伙坐了好一会儿,四肢开开的躺到了床上。

霍绯也把鞋子给踢了,将他搂在怀里。

小家伙就乖乖的躺在他的怀里也不动弹,就像幼小的动物躲在爸爸的羽翼之下,充满了安全感。

霍绯手轻轻的在他的小背上摩挲着。

跟小家伙们一起睡觉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

自己睡的时候心相当的大,怎么转都没问题。

有小家伙在的时候会时不时的睁开眼看看小家伙是不是没有盖好小被子,或者是被他给压到了。

总之不会安安稳稳的一觉睡到天亮。

然而这样的牵绊很甜蜜,让人的心不知不觉的就软了。

仿佛心间所有柔软的位置都是因为小家伙们而引起的。

他也渐渐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会持续不断地生小孩子,小孩子确实可爱。

平时再忙再累,看到小家伙们的笑脸一切都满足了。

在他们家里生孩子并不是为了家族繁衍,更不是为了养老。

生小孩子是为了让自己更圆满,全凭自己的喜好和意愿。

长辈们并没有人在这方面有所督促。

霍绯见小家伙闭上眼睛之后几乎是秒睡,他嘴角轻轻的勾了起来,也闭上了眼睛。

**

因为禇行睿的电话,家里人都比较注意家里的通风和出行,他们家里老人和孩子太多了。

恰好老人和孩子的面伊利普遍都低,因此就更加注意。

家里很多人都可以不用每天去公司报道,也可以处理公事。

霍绯也尽量减少了外出的时间,尤其他最近都跟小家伙们相处得很亲密,这个时候也不敢拿小家伙们的身体健康开玩笑。

霍宛则安排各项物资,进展的都不错。

宁医生的研究所那边也一直在研发相关的疫苗和药品。

他们把能做的环节都做了,剩下的眼睛要看机缘了。

霍老爷子对家里的事并不了解,他现在的精力越来越跟不上了,有时候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记忆力却还很好,不会像其他老人那样忘记自己之前所说的话。

霍昀则跑到了研究所那边,在那边忙了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才回来。

霍家人知道他回来就意味着事情得到了缓解。

霍昀并没有说太多简单的,吃过饭之后便上楼睡了两天。

直到第三天一大早,才爬了起来,精神也才好了。

霍昀起来的第一时间就去看黑水仙了。

黑水仙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他了,亲昵的用脑袋蹭着他的胸口,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

霍昀站在它身边,低声地跟它说话,跟它一起看着太阳慢慢升起。

霍昀用它专用的梳子帮它梳理毛发,“在家还习惯吗?我们来这边多久了?你想不想我之前为你打造的马场?”

黑水仙嘶鸣了两声当做是回答了。

“我们短期内不会回去,你要是在家里的花园待闷闷了,今天带你去马场跑跑。”

黑水仙高兴的叫了一声。

霍昀摸着它脸的手愈发的温柔了。

直到到了早上八点他才给池青发了一条信息,“事情已经解决了,勿念。”

池青几乎上秒回,“你已经回来了吗?”

“我跟黑水仙在一起,下午带它去马场跑跑。”

“那我就放心了。等周末了我过去看你们。”

“这次我有时间陪你好好走走了。”

“能看到你我就很高兴了。你最近太忙了,我就希望你能好好的休息。”

“我已经睡了两天,很健康,也很好。等你过来我送你一份礼物。”

“不等我过去再跟我说吗?现在就开始让我提着心等。”

“那份礼物也值得提着心等。”

池青跟他的很多思路是没有办法直接沾边的,他的思路更跳脱,而且没有任何可遵守的规律。

他认为值得提着心等的礼物究竟是什么?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她就恨不得明天马上是周末,她立刻飞到他身边去问。

池青:“你帮我问问爷爷奶奶他们想吃家里这边什么特产?如果没有偏好的话,我就每一样买一些过去。”

“不用带东西过来,他们要吃的东西家里都有。把自己平平安安的带过来就好。”

“那我们过几天见。”

霍昀把手机放下,手轻轻的拍着黑水仙的脸,拉着缰绳在花园里慢慢的走着。

不眠不休地在实验室里进行研发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那个时候,时间既变得很有意义,很有价值,同时也变得没有意义,没有价值。

毕竟实验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还是客观的反应着它该反应的状态。

他们只是恰好有机会站到了那个位置见证着很多事情的发生,站在那里拿起也许换一个人也能拥有的荣誉。

霍昀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并不像很多人认为自己不重要,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很重要。

每个人生在这世间都有自己的位置,都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

因为社会的分工不同,每个人的轻重也会因为分工不同而有所变化。

他一直处在被众人仰望的位置。

时间一长就会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

直到挑战大自然,挑战疾病的时候才发现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

哪怕有再聪明的大脑,在很多的时候都显得那么羸弱。

想两只细瘦的手臂要去抵挡整个地球的滚动,那样的力量是极为渺小的,也是永远不可撼动的。

他在这个地球上便是这样的存在。

这种感觉跟他站在科学院的实验室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个时候他们可以窥探整个宇宙的奥秘。

那时候同样也会觉得自己渺小,但不会设在疾病面前都没有小。

整个宇宙的奥秘哪怕是窥探了也始终觉得离真实的生活要遥远,他们只是代表所有人类的一只窥探的眼睛。

而疾病不同。

疾病肆虐的代价是生命。

哪怕不危及生命,同样也危及了健康。

而疾病大部分时候是大自然和其他生物对人类的反击,这样的反击常常在处于物质激动满足的人类开始惊慌开始恐惧。

霍昀之前也参与过类似的疾病药物研究,只是没有像这次的规模这么庞大,时间这么紧凑。

他第一次学会了紧张,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那时候他才发现如果死亡和意外来了,他需要他身边停留着的人里已经有了池青的身影。

这对于别人而言也许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对于他而言却是不同的。

那说明他把一个人放到了心里。

霍昀脑海里的思路反转的极快,心里已经落下了某个念头。

**

周五。

池青一下班,就带着自己的行李往机场奔去。

八点之后准时登机。

飞机也按时的起飞了。

等飞机降落时,出口的地方,那个让她心神摇曳的男人已经站在那里了。

他哪怕不做任何动作站在人群中也异常的醒目,让人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他。

霍昀察觉到有人在看他,抬起头来。

两人四目相对时,霍昀往池青的方向快走了几步。

池青也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脚步。

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他圈进了怀里。

池青闻到了独属于他的清爽好闻的气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向他,不解他为什么情绪突然这么激动。

他们哪怕是在私底下都很少会拥抱,更不用说在公共场合。

池青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问道:“教授,你怎么了?”

霍昀紧紧的抱了她好一会儿才松开了手,“我带你回家。”

“嗯。”池青从善如流的把自己的行李箱交给了他。

霍昀亲自开车。

车子下了高速之后,却没有往园子的方向开去,同样的也不是祖宅的方向。

池青对对这边的路况不是太了解,她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上,并没有任何异议。

直到车子停在海边别墅前,她才愣了一下,“我们不是回家吗?”

“明天再回。今天就我们两个人。”

池青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跟着他下了车。

别墅跟他这个人一样,清清凉凉的,没有太多的温度。

可却让人觉得舒服。

池青换上了舒适的拖鞋,看着他把箱子放到了玄关处的衣帽间内。

霍昀将东西规置好之后,说道:“你今天累了,上楼洗个澡。”

“我不累,只要能看到你,我一点都不累。”池青说这话的时候脸不自觉的红了,但还是忍不住说了。

大概每个女人在爱情里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表现的更多,有很多的面只会在男朋友面前展现。

小鬼当街

小鬼当街第三集

“也只能这样了。”我附和着青姐说了一句。

随后,青姐就将刚才被我撕了一个破洞的黑丝从她的美腿上给脱了下来,放在了自已的房间里。

我有些疑惑,这丝袜不都已经破了一个洞么,为什么青姐还要将它收起来,还将它放在自已的衣柜里。于是,我就开口问道青姐,为什么不将它扔了,还保存的这么好。

青姐将东西放好后,转过头来对着嘿嘿笑道:“这你就不懂了,这个东西可十分有意义的。”

意义,就这东西还有意义。我听了青姐的话后,满脑子的一片雾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算了,反正青姐爱怎样就怎样,等会儿回来后,我再去买个比这个更好看的丝袜回来,陪给青姐就是。

“走吧,都收拾好了。”

就在我心中想这个的时候,青姐已经将放在盒子里的丝袜收好,放在了衣柜的最上面,说是这样它才不会被屋子里的其他人轻易发现。

对此,我感到深深的无奈。

出门后,由于青姐是光着两条美腿的,加之她的肌肤又白,在开车的时候,我的眼睛总是时不时的向她的大白腿瞟去。心道,就这双腿,无论看多少次,摸多少遍,我都不会觉得腻。

“好好开你得车,眼睛往哪看呢?”青姐看见我的眼睛不安分后,顿时就用手在我的后脑勺上弹了下,然后摆出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吓得当即就不敢继续盯着她的美腿看了,连忙将眼睛移过来,正视着前方,认真的开起了我的车。

期间,我有几次偷偷的将眼睛瞟向青姐的腿部,结果都是被她凶狠的一瞪,将我吓得给赶紧回头,不敢再有丝毫的想法。

渐渐的,我安分了起来,没有在去偷看青姐。心道,反正青姐都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还在乎这些干嘛。

开到半路上,青姐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我见她接了几分钟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冲着我说了一句去小吃街。

“去小吃街干嘛,之前出门的时候不是说好先去给你买丝袜的么?”我盯着旁边的青姐有些不明所以。

青姐将手机放回原位之后,然后告诉我,刚才杨程打来电话,说是他在小吃街站好了位置,准备和宋飞请我们吃一顿。

听闻,我心里立马就乐了。没有想到,这杨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请我和青姐去吃小吃。当下,我还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按照青姐刚才说的,将车子往小吃街的方向开去。

大约半小时后,我和青姐就到了。我将车子停好,就和青姐来到了杨程刚才所说的地方。

看着前面车水马流的人群,我不由得在心里悠悠的感叹一声,这小吃街果然不愧是小吃街,永远都是人流第一的街头。

虽然人多,但杨程所说的位置并不难找到,我和青姐很快的就挤过人群,来到了杨程和宋飞面前。

只是,当我到了杨程和宋飞的面前时,实在没有想到会看到让我无法相信的一幕。

因为,我看道在杨程和宋飞的旁边不止他们,还有一个令我十分熟悉的人也坐在那里,手中正拿着一杯红色的果汁正喝着。

走到杨程的身边后,先像我打招呼的不是杨程,而是那名坐在那里喝着果汁的少女。

“嗨,杨帆,好久不见。”

其实,在刚才离得很远的时候我看到宋璇的时候有些不相信,甚至都怀疑自已的眼睛花了。不然,怎么会在武汉市看道宋璇。

“宋璇,你不是去美国了么,怎么又跑回武汉来了。”我第一句话就是问了宋璇回国的原因,没有问其他的问题。

宋璇继续坐在她的位置上,喝着果汁,解释道:“我昨天刚回来的,这不想给你个惊喜么,就没有叫大哥通知你。”

惊喜倒是没有,不过刚才在远处的时候你倒是给了我一些惊吓。不过这些我都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因为说出来,我怕一旁的宋飞打死我。

就算不死,也得被他给折磨掉一层皮。

“好了,坐吧,先吃点东西再说。”杨程看我们就这样站着,就赶紧起来招呼了一声。

我和青姐也没有客气,随便选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想吃点什么。”杨程看着我和青姐问道。

“随便点一些吧。”我知道小吃街的东西都比较好吃,而且我也不忌口,所以就叫杨程自已看着办。

结果,杨程很大气的告诉小吃摊的老板,让他将店里的小吃都给上一遍,而且每一样都不能低于十串。

这下,可把小吃摊的老板可高兴坏了,连忙对着杨程点头哈腰的,说是尽快将东西都给我们上齐。

“杨程,你点那么多,不怕吃不完啊。”我看着杨程,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杨程也盯着我,伸出双手,摊开,然后无所谓的说道:“反正吃不完的可以打包,你带回去一点给秦玉还有伯母她们,不是就解决了么。”

宋飞也在旁边附和着说是,因此,我没有在说话。而是将注意力转到了宋璇的身上,一双眼睛不时的盯着她,在她身上来回打转。

见我一直盯着她,宋璇有些不好意思了,将手中快要喝完的果汁放下,随即盯着我询问道:“杨帆,你在看什么呢,看的这么有劲?”

“你得胸又大了!”

我盯着宋璇的胸部,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刚从摊位上走过来的老板都不禁停住了脚步,望着我,从背后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

而这句话在杨程和宋飞的眼里虽是调戏,没有太过在意,但在我旁边的青姐却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用她的小手在我的腰间狠狠地捏了一下。

为了面子,我硬是强忍着身体的疼痛,硬是没有叫出声来。

不过,在我看向青姐的时候,都不敢用正眼直视她了。

那名老板见气氛有些不对,也将东西放下之后就跑了,回到了自已的摊位上。

“杨帆,下次说话的时候注意点。”青姐低声喝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