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诺

布鲁诺
  • 主演:萨莎·拜伦·科恩,古斯塔夫·汉马斯顿,JoshMeyers,TobyHolguin,吉尔伯特·罗萨莱斯,小托马斯·罗萨莱斯,博诺,克里斯·马汀
  • 导演:拉里·查尔斯
  • 地区:美国,英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德
  • 年份:2009
来自奥地利的布鲁诺(Sacha Baron Cohen 饰)是一档德语时尚节目的主持人,生活中他着装怪异前卫,大玩疯狂的同性恋游戏;荧屏中的他更加乖张出格,或诱导嘉宾说出争议性的言论,或干脆大闹T型台秀场。最终,他成名的愿望没有实现,反而被米兰的时装界所驱逐。一夜之间,布鲁诺的事业跌到谷底,连长久以来的同性恋人也琵琶别抱,最后只有忠心耿耿的第二助理鲁特兹(Gustaf Hammarsten 饰)陪其勇闯好莱坞。在洛杉矶,布鲁诺不改其张扬出位的本性,或为嘉宾奉上令人不忍卒睹的“男体盛”、或宽衣解带挑逗议员、甚至将自己的男性器官录进NBC的试播节目中。可想而知,嘉宾及电视台官员的脸色该有多难看。   屡战屡败,屡挫屡勇,百折不挠的布鲁诺为了扬名,在娱乐的道路上高歌猛进

布鲁诺第一集

第422章 再见面,沧海桑田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说来听听。”沫沫一见她这个模样,不由得就越发好起来,以前可是天天听她念叨她那个竹马,每天都要念上上百遍,他们的爱情多么的惊天地泣鬼神,山无陵天地合,瑾轩才会和她绝……

怎么一眨眼儿,这丫头就变心了?

天晴低着头,咕哝了一声,漂亮的眸子里流泻出一抹伤神:“沫沫,你说这世上是不是根本没有长长久久爱着一个人的男人?”

沫沫夹着烟的手一顿,片刻后她一扬唇冷笑了一下:“反正我是没见过,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看到一女的,第一眼是胸第二眼是脸蛋,天性如此,你让他们怎么改?”

天晴叹口气,“我爸妈那样的,真是珍稀动物,我一看见那俩人形影不离恨不得拴在一起的样子,我都想给他们拉大街上展览去,多稀奇啊,现在往哪找这样相亲相爱的?”

“哈……你就羡慕吧,对了,你和你那爱的死去活来的竹马到底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在找他吗?”

天晴向沙发上一靠,呼的吐出了一口气:“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靠。”沫沫不由得骂了一声,她是知道那个慕瑾轩在天晴心中的地位的,这一番打击可算是不小。

“那你准备怎么办?”沫沫抽一口烟,吐了个烟圈问道,她向后慵懒的一靠,两条修长的腿就叠放起来,在灯光下白的耀眼。

“我不知道。”天晴叹口气,手指拨弄着手心里的酒杯:“他都不等我,不要我,早就忘记了我,我还惦记着他干嘛。”

“当真?”沫沫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问道。

“不然呢。”天晴冷笑了一下,“我也想明白了,我们十五年没见过,他又长的不赖,家世也好,身边绕着的莺莺燕燕想必也不少,指不定他就泡了十个八个妞了,我一黄花大闺女,清清白白的,我何苦去倒贴啊,多不值啊……”

天晴说着说着就端起了酒杯一仰头一饮而尽,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说道:“沫沫,来,喝,喝完咱们跳舞去,到时你看着点,给我挑个长的好看的……”

“你可别胡来,要是你爸妈知道还不气死。”沫沫可是知道天晴的爸妈对这个宝贝长女看的甚重,要是知道她这样胡来,说不定当真就要给她赶到国外去天天监视起来。

“我都二十二了,我连恋爱都没谈过,我没和男生牵过手,亲过嘴儿,没出去开过房胡乱搞,我现在想找个男朋友也不行啊!”

天晴嘟嘟囔囔的说着,抓了酒瓶就又倒了满满一杯酒往肚子里灌,沫沫看着她啧啧的摇头:“都说爱情让人头昏脑胀,可是好歹咱们也算是新时期的新女性啊,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申天晴,这可不是你的个性。”

“我又不是为了他,我只不过是觉得自己太傻了,为了小时候的一些玩话,为了小时候那一份单纯的感情,我一直都在一个人默默的等,可是沫沫你看看,我等到的是什么?这个世界真让人恶心!”

“也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沫沫看她说的伤感,知道她放不下,不由得又问道。

“难言之隐……别扯这些鬼玩意儿了,只不过他根本就不像我这样惦记着他一般惦记着我,好了沫沫,我们不说他了,我们去跳舞……”

天晴啪的放下酒吧,扯了沫沫就站起来,两人如两条诱人的鱼一般滑入舞池中,天晴纯粹是因为太过于愤怒,又喝了一点酒,劲爆的音乐声一响起来,她就开始拼命的扭动身躯,大片的美背在炫目的灯光下耀眼极了,还有一双修长的腿更是勾魂夺魄,两条纤细的手臂高高举过头顶,身子柔软的像是一条水蛇……

渐渐的人群退散开来,空出大片的场地留给天晴和沫沫,沫沫是个人来疯,此刻一见周围人拍手起哄,不由得脑子一热就HIGH了起来,松垮的T恤被她随手扯掉,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吊带,妖娆的身姿一下子就显了出来,她却还觉得不过瘾,干脆两步走到了一边的钢管附近,一伸手将头上的发卡取掉,凌乱的长发倏然的空中滑过一道弧线,长腿盘在钢管上,霎时间就引来了大片的惊呼……

原本坐在角落里正惬意的喝着酒,时不时的交谈几声的几个男人,此时也被吸引去了目光,坐在正中的那人,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只抬眸看了一眼,就又低了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片刻之后才对一边几人说道:“走吧,坐了有一会儿了该回去了。”

“瑾轩,你是害怕嫂子查岗吧。”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男子,慵懒的半靠在沙发上看一眼慕瑾轩,笑着打趣说道。

慕瑾轩一抬头,一双眸子不显山不露水,只是平和的神情,他看一眼说话那人,淡淡说道:“端和,我明儿见了萱萱是不是要告诉她一声你最近和一个叫娜娜的麻豆走的很近?”

端和腾时坐正,殷勤的亲自拿着狮头镶钻的火机递过去,啪的一下子打开火:“瑾轩,来我给你点上。”

慕瑾轩一下子笑起来,“去你的,甭和我来这一套,没个正经,走罢。”

“成,我家萱萱要是知道我泡夜店,估计又要不理我了。”安端和痞痞一笑,也站起来,随手拿了外套,一行人就都站了前来,径直向外走去。

布鲁诺

布鲁诺第二集

天赐无奈的摊了摊手,“幽冥魂体界涉及到神州非常核心的秘密,而小世界内光明圣庭大主教和黑暗圣庭大主教都死了,若是让你记得我成功的带走了图腾柱,他们背后的势力肯定会疯狂的向我报复。”

“堂堂的杀手之王天赐竟然会害怕?”简爱见他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眼睛骨碌一转,不屑的道。

天赐不以为意的笑了,“若我只是当年独来独往的天狼,自然不会怕谁,可是现在我身边有家人,有朋友,还有属下,我必须为他们的安全负责任。

而且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没准什么时候就会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危险,一会不单是你,就连小蝶记忆中不该存留的我都会抹除的。”

“亲爱的放心好了,老公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咱们好,你想啊,光明黑暗圣庭的大主教都死了,咱们两个却安然脱身,势必会引一些人的惦念,万一那些隐世的老妖怪出来,在咱们记忆里搜出什么蛛丝马迹,到时候咱们有危险事小,可能会连累很多人的。”冷小蝶柔声劝道。

简爱沉默片刻,还是微微点点头。

天赐随手抛给简爱和冷小蝶各一瓶牛眼泪,示意她们抹在眼睛和耳朵上,这才把吉蒙丽的魂体召唤出来。

简爱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调出自己父母的照片,“请问我的父母,还能复活吗?”

吉蒙丽黛眉微蹙,有些为难的道:“这些年被我引诱到小世界杀掉的人,魂体都被做成了幽魂,余下的都关到水晶棺做备用幽魂,在之前的大战中已经彻底的损毁了。”

“怎么会这样……”

简爱的眼泪唰的就流出来了,自己带人本是为了救活父母,哪成想却让他们彻底灭亡了。

冷小蝶看她伤心欲绝的样,挽着天赐的胳膊,“老公,快帮着想想法子啊~她父母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天赐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轻叹道:“吉蒙丽,只要能复活她的父母,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好了,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

“咯咯,跟聪明的主人交流就是省心。”

吉蒙丽风情万种的笑了,“如果想复活他们,我有两个条件哦~第一,主人必须发灵魂誓言,绝对不用灵魂烙印强迫我做一些诸如投怀送抱、献身之类的事。

第二在您实力远超过我本尊,我已经无法对你造成任何威胁的时候,恢复我的自由之身,让我带着炎狱图腾柱和进化后的祭坛,继续去寻找我的初代主人。”

天赐不由想起她那复杂的眼神,还有那无助啜泣的样子,轻叹道:“那个初代主人,应该是你一生的挚爱吧?”

“是的,我历经百世千劫,转战无数位面宇宙,一直都在寻找他,希望你能成全我。”吉蒙丽满是期盼的直视天赐。

天赐肃容道:“我也曾是为情所困之人,对你的遭遇感同身受,那两个条件我都答应了,而且日后我若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会帮着你一起寻找的。”

吉蒙丽美眸凝视了天赐片刻,见他的眼神清澈,没有丝毫的欺诈,心悦诚服的躬身道:“多谢主人成全,我日后必将全力辅佐您!”

天赐看简爱急的都要哭了,就催促道:“客套的话就别说了,还是赶快说说怎么复活他的父母吧。”

“每个魂体被炎狱图腾柱转化成幽魂之时,它们本源灵魂烙印会被留下来,这也是那些幽魂为什么智商那么低,只知道凭本能作战的原因。理论上讲任何生灵,只要最本源的灵魂烙印不会灭,都可以通过两种特殊的方法复活。”

吉蒙丽说着示意天赐召唤出炎狱祭坛,然后轻点在图腾柱上,嘴里低声祷告着什么,下一刻两片晶莹剔透的灵魂烙印从里面飞了出来,静静的悬浮在她的身前,缓缓的道:“本源灵魂烙印,就是承载着生灵的记忆和身躯DNA信息所在。

第一种法子把它按性别植入受孕不足三个月的孕妇胎儿体内,经过七个多月的先天蕴养,以胎儿的形态复活。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可以,让复活的个体能保持原有的记忆,重新活一辈子。

不过他的弊端也很明显,若实在出生前孕妇出现什么意外,他们就会彻底的死掉,还有就是会失去曾经所有的修为,只能再慢慢的修炼。”

“那第二种呢?”简爱关切的道。

吉蒙丽一副早知如此的神色,微笑道:“第二种法子就是献祭大量魂体和炎狱图腾柱主人的血液,让图腾柱重新塑造他们的身体。

这么做最大的好处就是活过来就会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且延长几十年的寿命,日后若是意外死亡,还可随时复活。弊端倒没什么,只是有一个小小的限制。”

“什么样限制?”简爱焦急的追问道。

吉蒙丽微微笑道:“他们的身躯是图腾柱编织而成,又融合了主人的鲜血,以后就会变成我现在这样,生杀予夺的权利都握在他的手中。”

简爱闻言稍稍松口气,以冷小蝶和天狼的关系,应该不会为难复活的父母。

吉蒙丽似笑非笑的道:“小丫头别高兴的太早,复活你父母最起码需要主人二分之一的血液,而且在一段时间内,会让他陷入极度虚弱的状态,根本无法修炼或与人对战,你们非亲非故,他不一定会答应用这个法子的。”

“这……”

简爱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看在冷小蝶的份上,答应了吉蒙丽两个条件,才换来复活自己父母的机会,第一种虽然不完美,但是也说得过去,爱让他放掉一半血救父母,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冷小蝶也沉默了,雄家和蔡家那群家伙背后酝酿的未知阴谋,估计很快就要袭来,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陷入极度虚弱状态,完全就是要坑害他,不说别人,就是自己都不能答应。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简爱几次想开口,可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

天赐沉思片刻,微笑道:“用第二个法子复活可以,不过简小姐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布鲁诺

布鲁诺第三集

第746章水果糖问世

钱允庆吩咐完所有的事后,从后门离开,走到一辆马车前,躬身说道:“少爷,一切都办妥了。”

车帘掀开,露出一张清隽的容颜,“盯紧了那一批货。”

“是。”

忙忙碌碌中,周夫子的私塾与林雨的住宅,终于到了上梁的日子,整个村里的人都围了过来。

管家的将要撒的东西足足准备了四箩筐,足够每位村民都能抢到一些。

“王爷、王妃。”管家见两人来了,忙上前。

“东西都准备得如何?”秦子骞问道。

“回殿下,俱已妥当。”

暮清妍招招手,念夏将一竹篮东西递给管家。

“将这些东西混入到其中。”

管家瞅了一眼,那五颜六色,一小个的东西,不知是何物,不由的问道:“娘娘,这是何物?”

“水果糖。”暮清妍笑着回道。

“水果糖?!”

这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林雨与秦玉正好走来,小林雨好奇的问道:“姐姐,水果糖是什么?”

“就是一种糖。不过,这种糖果可以随身携带,既然方便,又好吃。之所以叫水果糖,你尝尝看就知道了。”

林雨几人好奇的挑选了不同颜色的水果糖尝了尝。

“清妍姐姐,我尝到了苹果的味道。”

“我这个是梨子的味道。”

“我是蜜瓜的。”

管家跟着惊奇的说道:“老奴这个是凉瓜的味道。”

“姐姐,这水果糖好吃,比那白糖吃起来有滋味多了。清妍姐姐,你这是从哪里买的?”

“这可不是买的,是我做的。”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卖,这个一定赚钱。”林雨眼眸一亮,兴奋的说道。

暮清妍笑着道:“是。不过,现在还不行。刚做出来的不多,那些得送到皇宫去。多余的,再送人。想要卖的话,还得等等。”

现在空间里大量种植着甘蔗,只是这些甘蔗榨出的糖还不足以广泛的售卖,等再积累一段时间,估计就可以售卖。

今日放到上梁的日子撒出去,也是先打一波广告,但更多的是让大伙高兴高兴,热闹热闹。

“这么精贵的东西,姐姐那边不要撒了,留着买好了。”林雨小财迷的说道。

暮清妍轻点了那丫头的额头,笑着道:“咱不缺那点。”

将水果糖混入竹篓里后,几名家仆抬着东西出去。

此时外头已经聚集了好多村民,不仅仅有本村的人,就连隔壁村的人都跑来不少。这种日子图得就是一个热闹与吉利,自然是人越多越好,代表宅子兴旺。

阎五和阎六两人坐在梁上,竹篓被掉了上去,一左一右的放置身侧。竹篓里面放置着一个个用荷叶包裹住的白面馒头、糖果、花生、铜板等零碎的东西。

村民们早早的等候在这里,一个个都盯着梁上的两人——身边的竹篓。

“你说竹篓里会发什么?”有村民眼巴巴的盯着。

“应该会有黑米饼之类的吧。”有人猜测道。

在当地上梁都会扔一些粗粮制作的饼子,富有一点的会在其中撒一点铜板,黑米饼子算是最常见的一种。

“不会吧。上次他们来时,给得可是白糖、白面的,都是好东西。这次上梁应该也会有好东西吧。”

“那是秦家的。这屋子好像是秦夫人干妹妹的房子,想来不会给那么贵的东西。听说这屋子还是秦夫人送给她干妹妹的。”

“哎呦,这秦夫人可真是大方。瞧瞧这些青砖、瓦片的,这么大的屋子,建造下来得花不少钱吧。”

“可不。我听二福说,这栋房子建下来,少说要一百多两。”

“哎呦,这可真是不得了。”

下面翘首以盼的村民们议论着,等到外头的鞭炮响起后,一个个不再交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上梁的两人。

“小伙子,往我这边丢哈。”有大娘冲着梁上的阎五、阎六喊道。

“往这边、这边。”

“扔这边。”

阎五、阎六两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争先恐后的村民,丝毫不为所动,似乎没有听见他们的呼唤。

当鞭炮声停止时,阎五、阎六两人一把一把的将竹篓里的东西往外扔,下头的村民开始疯抢。

“孩子他爸,有铜钱。”有妇人兴奋的高喊道。

“这是什么东西。”有孩子狐疑的看着用五颜六色包裹住的小颗粒。

“不要管是什么,快点强。”

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一个个都是铆足了劲抢。

暮清妍看着他们疯抢抢夺的样子,侧头对着阎十三吩咐道:“你们看着点,莫要发生了踩踏。”

“是。”

林雨笑着道:“清妍姐姐,你不用担心,村里人都有分寸。”

等到四竹篓的东西全部撒完,村民们的兜里都是东西,抢得多的人,直接将带来的篮子都给装满了。

有人抢到了那五颜六色的小颗粒,都是一脸的疑惑,不知道是什么。

有妇人腼腆的走到暮清妍跟前问询,“秦夫人,这是何物?”

暮清妍从她的手中接过,打开外面糖纸的包装,里头露出了指甲盖大小,呈现黄色的小方块。

“这是水果糖。这个是橘子味的,你尝尝看。”暮清妍将东西重新送回到妇人的手中。

年轻妇人好奇的放入嘴里,下一秒,双眸圆睁,惊喜的说道:“这就是味道好好。”

其他人早就注意到这边,听闻后不少人都尝了尝,一个个嘴里发出了惊叹声。

“我从未见过这等东西。”

“这东西比白糖吃得有滋味。”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林雨笑着道:“这水果糖别说你们没吃过,就连城中的人都未必见过。这可是好东西,专门给皇室的。”

村民们一听,一个个眼眸瞪直了。

听到皇室两字时,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娘亲,我还要吃。”有孩子奶声奶气的讨要道。

他母亲直接说道:“吃什么吃,这东西可精贵着。”

更有父母,看到孩子自个抢来的水果糖,直接让他们上缴,自己保管,不管孩子如何闹腾,任是不给。

原本抢到铜板的人很高心,如今多抢到水果糖的人,更为高兴。

这东西一看就比铜板值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