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冻

冷冻
  • 主演:KevinZegers,ShawnAshmore,EmmaBell,RileahVanderbilt,EdAckerman
  • 导演:Adam Green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帕克(艾玛·贝尔 Emma Bell 饰)对男友丹(凯文·席格斯 Kevin Zegers 饰)的死党林奇(肖恩·阿什莫 Shawn Ashmore 饰)成见颇深。一日,三人结伴去滑雪,到达时滑雪场即将关门,他们买通检票员乘上了上山的缆车。检票员临时有事离去,来换班的工作人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拉掉了滑雪场的电闸,锁上大门准备离开,滑雪场即将进入为时数月的封山期,帕克一行人就这样被悬挂在半山腰上下维艰。   面对大自然的凶险,人类是如此不堪一击。天渐渐的黑了,寒冷,饥饿,随便那一项都足以置他们于死地。不知所措的三人急于脱险,但莽撞和无知却让他们伤亡惨重,此时他们才发现,除了要跟恶劣的天气作斗争外,还有一群饥肠辘辘的猎食者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的猎物。

冷冻第一集

林霏儿知道两个人的恋情在别人的非议中前行需要多大的勇气,当初他们也尝试过。

三天两头的被人造谣说分手,要么就说劈腿。

要不是因为他们两个的感情够坚定,可能也撑不过两年那么久,不过想一想那个时候的事情,也让林霏儿整天提心吊胆的,不过最后还是没能逃过那一劫,被冯悦绮给陷害了。

想一想,如果那个时候的自己成熟一点,也不会那么软弱的选择退缩了。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觉得小心驶得万年船,虽然你是娱乐圈的大佬,不过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保护着我们的感情,你也管不了那种不怕死的,说不定还有你的竞争对手来找你麻烦呢!毕竟不是什么事情都是我们可以操控的!”

虽然萧彬逸有些不情愿,不过有些事情他也明白林霏儿的顾虑,既然能够重新在一起,他就一切都依着她好了,“行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没有意见,以后我也要学习夜霆,认认真真的当个老婆奴!”

萧蜜蜜差点笑喷了,这有什么好学的,毕竟没个人的性格都是不一样的。

其实她也没想让洛夜霆当什么老婆奴,是他自己愿意这么做的,她也无可奈何啊!

下午,他们没什么事情,萧彬逸提议去游泳好了。

萧蜜蜜不会游泳,从小到大都没有下过水。

所以也就只有她一个人是带着游泳圈下海的。

洛夜霆一直在她的身边陪着她。

“老婆,原来你不会游泳啊!”

萧蜜蜜撇了撇嘴,看见他们都会游泳,就她一个不会,总觉得有点丢人,“不会游泳怎么了?不会游泳很丢人吗?”

“当然不是,不会游泳的人很多,只是我一直以为你会游泳呢,毕竟你在我的心里是很全能的!”

萧蜜蜜叹息了一声,其实如果她有父母带大的话,说不定也会游泳。

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那种机会去海边,或者去泳池学游泳。

小时候是没有钱学,也没有人教。

长大了是有钱了,没时间。

她大多数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了,就算是周六日,大多数也是留在公司加班的,所以根本没有想过什么休闲活动。

要不是认识了洛夜霆,她也没有那么多机会去那么多的地方,长了那么多的见识。

现在的她,都觉得自己好像度了一层金似的,完全不是过去的自己了。

“谁让我没有爸妈呢?小时候很羡慕那些小孩子跟父母一起去游乐园玩,也很羡慕他们能去玩水,去海面冲浪玩泥巴,可是我呢?童年里就只有照顾弟弟和努力学习。”

要不是有爱心人士的资助,我们可能都长不到这么大。

听着萧蜜蜜的话,让洛夜霆的心里揪着痛,真的无法想象她的童年会是怎样的绝望和黑暗。

小小的年纪就要承受那么多,就算现在过的很幸福,也无法弥补她童年的阴影。

萧蜜蜜叹息了一声,不想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算了,不说这个了,好不容易出来玩,那么我们就好好我玩一玩吧!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通通丢掉!”

洛夜霆勉强的在脸上拉出了一抹笑容,因为此时此刻他真的笑不出来,萧蜜蜜过的这么凄惨,他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他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疼爱她,把她失去的那些东西,通通都补偿回来。

“老婆,不如我来交你游泳吧!”

萧蜜蜜点了点头,不过她有那么一点害怕,害怕自己太笨了学不会,最后被淹死。

“万一我学不会怎么办?”

洛夜霆笑了笑,“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学不会呢?”

“谁说我聪明的?我觉得自己很笨呀,除了在设计上比较有天赋之外,我剩下的东西都属于白痴的状态!”

“没关系,就算你再笨,我也会把你培养成很优秀的人才来的!不过是游泳而已,又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东西!来吧,把身上的泳圈拿下来,然后你把双手放在泳圈上!”

萧蜜蜜点了点头,然后按照洛夜霆的示意去做。

可是她身子根本漂浮不上来,洛夜霆只好大手揽住她的纤腰,让她漂浮起来。

“放轻松,然后脚可以试着划划水!”

洛夜霆很有耐性,教了萧蜜蜜很长时间,她才学会了如何用脚划水。

就在这时,萧蜜蜜隐约觉得洛夜霆没干好事,水下的大手开始不安分的占她的便宜。

萧蜜蜜本来在水里就很不稳,被他这么一戏弄,更掌握不好平衡了,整个人都要掉进水里了。

还好洛夜霆抱住了她,让她整个人都依附在他的身上。

他的头发都湿了,露出上半身。

解释的胸肌在水面上若隐若现,两条锁骨好像都能养鱼了,十分的性感。

萧蜜蜜不得不说洛夜霆就是一个妖孽,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的蛊惑人心呢。

洛夜霆的大手在萧蜜蜜的皮肤上来回的磨蹭,弄的她全身都一阵酥麻。

萧蜜蜜有点不好意思,生怕别人看见了,“你别闹了,被人看见多不好?”

“现在根本就没有人会看见!”

那三个人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玩球了,玩的很开心,根本就有注意到他们这边。

他们都知道萧蜜蜜不会游泳,也去不了太深的海域,所以就没有叫她们两个。

趁萧蜜蜜不注意的时候,洛夜霆突然扯下了她的泳裤。

萧蜜蜜惊叫了一声,“洛夜霆,你干嘛呀?”

洛夜霆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你说我能干嘛?我们还没有试过在水里,要么今天就来试试吧!”

萧蜜蜜生怕别人会看见,这谁这么清澈,很容易被人看见的,而且动作那么大会掀起水花的,到时候声音太大让他们看见了,那就太丢人了。

“我才不要,你快把泳裤还给我!”

“我不要,我们就来试一下,只要你不出声,没有人会发现的,他们看样子还会玩一会儿才会回来的!”

萧蜜蜜不肯,可是自己又没办法游回到岸上,而且他还把她的泳裤给拿走了,她就算能回去,也不可能光着上去呀!

“洛夜霆,你再闹,我可真的生气了!”

洛夜霆也不怕她生气,反正一会让她开心了,她自然就会忘记这件事了。

现在她在他的手里,就只能听他摆布,最后只能屈服于他。

萧蜜蜜即便很想抑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来,可是那种事情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住的,还是会时不时的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

这片海域很空旷,因为是私人地方,不是旅游观光的景点,所以除了他们几个根本就没有任何人。

萧蜜蜜即便控制的音量再小,也能发出一些回音。

那边玩的几个人,总觉得哪里飘出来女人的声音。

慕凝心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呀?我怎么好像听见海面上飘来了女人的声音呢?该不会是闹鬼了吧?”

萧彬逸下意识的向洛夜霆那边看了一眼,他就知道会是他们两个,其实他也很想试试在水里是什么感觉。

可是又不能撇下慕凝心,跟林霏儿单独出去玩。

这个洛夜霆真是可恶,表面说着要教萧蜜蜜游泳,其实是想做点刺激的事情。

他认识了他这么久,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出来洛夜霆是这种人呢?

萧彬逸指了指洛夜霆和萧彬逸的方向,“不用找了,是那两个人正在上演不可描述的事情!”

林霏儿有点瞠目结舌,“这……这也太开放了吧?我们还在这边呢!”

“洛夜霆那家伙就是料准了我们不会过去才会这么肆意妄为的!看着他一个人那么爽,我还真是有点心里不舒服了呢!”

说完,还没有等别人反应,萧彬逸就冲着洛夜霆的方向叫了他一声,“夜霆!”

听见了萧彬逸的声音,萧蜜蜜全身一阵紧绷,生怕他们会过来,“你快别闹了,他们万一过来了怎么办?快把我泳裤还给我!”

洛夜霆知道萧彬逸就是故意的,所以根本就没有理会他,只见海面的水花掀起了高度越来越高,没过多久,洛夜霆便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吻了吻萧蜜蜜的肩膀,说道:“我给你穿上吧!”

萧蜜蜜看着飘上来的污浊痕迹,让她有点难为情。

立刻用手在水里划了两下,这才将那些痕迹弄散了。

萧蜜蜜的小脸红的跟即将落下海平面的夕阳一样,洛夜霆快速的给她穿上了泳裤,笑着问道:“怎么样?刺激吗?”

萧蜜蜜的心脏还在砰砰砰的狂跳不止,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刺激个毛线,我要回去了!”

说完,就让洛夜霆送她上岸了。

萧蜜蜜头也不回的,回到了别墅里。

洛夜霆向萧彬逸他们那个方向游了过去,“叫我干嘛?”

萧彬逸得意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看你玩的挺刺激的,想要问问你要不要给你加油助威!”

冷冻

冷冻第二集

星儿睁大眼睛,刹不住车可别怪他?

她羞恼不已:“沈天麟,我现在是病人!”

沈天麟嘿嘿一笑,“正因为你是病人,我才没敢造次。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星儿:“……”

现在不管怎么说,都是他有理了呗!

“切,懒得理你!”

她干脆闭上眼睛休息,可是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只是,躺了两分钟,星儿又睁开了眼睛,“我饿了,你去买点早饭吧。”

沈天麟听到这话,心中立刻轻松了不少,想吃东西是好事儿啊。

“想吃什么?”

“什么都好!我不挑食。”

沈天麟:“……”

“好吧,那我去买早饭,”

说完,沈天麟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唇,正好护士走进来,看到这一幕,连忙退了出去。

星儿听到开门声,连忙推开了沈天麟,“讨厌你,赶紧出去吧!”

真是好尴尬啊。

沈天麟笑着,“那我去买早饭,你乖乖在床上躺着等我回来。”

说完,沈天麟出去了。

星儿:“……”

乖乖在床上躺着等他回来,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呢?

这个家伙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沈天麟出门的时候,看了那个护士一眼,而那个护士有点脸红。

话说这个男人在病房里面还能吻得那么肆无忌惮,还说出那样的话,还真是……霸道又骚情,一般人肯定是做不出来这种举动的。

不过,她倒是很羡慕里面病床上的那个女孩子啊,能被男朋友这样宠着,真的好幸福。

护士进来之后,看了看输液瓶里面的药水,估计还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输完,所以也不用着急过来拔针。

星儿有点不好意思,而那个护士也有点不太自在,两个人视线撞上的时候,那个护士先开口了。

“你跟你男朋友感情可真好,真是让人羡慕啊!”

星儿笑了笑,“嗯,谢谢。”

感情真好……那倒是真的,他们俩的感情还真是从婴儿车里面培养起来的啊。

星儿之前看到过一些有关青梅竹马的恋爱故事,好多都特别搞笑。

有个人说,她跟老公两个人的妈妈以前就是朋友,两位妈妈一起去吃酒席的时候,干脆把两个孩子放在一个摇篮里。所以,她跟她老公的感情可以说是从小一起睡出来的!

还有人说,他家住在四楼,丈母娘家住二楼,他们干脆买了三楼的房子当婚房。两个人结婚之后,夫妻俩只要一吵架闹别扭,双方的父母一分钟不到就全赶到了。

而还有人说,小时候邻居家的女孩子长得又黑又瘦个子又小,他总是忍不住地欺负她,每次把她弄哭了,自己回家都得挨顿揍,可是改天又忘记了屁股上的伤,还继续欺负她。结果长大后,把邻居家的女孩子娶回家当老婆了,被自己的老婆各种欺负,简直就是报应不爽啊!

想到那些,星儿忍不住想要笑。

她跟沈天麟……嗯,真是从小就在一起,两个人之间没有其他恋人之间的坎坎坷坷,也没有什么相互猜疑和算计,彼此都是对方的初恋,也是彼此的唯一……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也很幸福。

星儿知道,自己的父母之间还经历过很多的风浪,彼此呢,也总是聚少离多,甚至好多次都提出分手,却又回到原点,就像是一场拉锯战,分分合合,你来我去,虽然彼此相爱,但是那个时候有着太多外界的因素掺杂其中,带着太多的酸涩和无奈。

还好,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想要放弃彼此,还好,最后的一切都是圆满。

而星儿呢,她真的很庆幸,自己跟沈天麟之间,一直就是这样的甜甜蜜蜜,真的挺好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俩是这群朋友之中最长久的一对儿,可是现在呢,反而落伍了……

沈天麒跟苏绿、天爱跟程昱、楚诺跟许斯宸……

沈天麒好歹也算是哥哥,虽然也就早那么几分钟,他跟苏绿修成正果,那也算是很圆满的事情。

但是天爱和楚诺可都比她小啊,还有许斯宸那个小屁孩……结果她们一个个的都赶在她跟沈天麟前头了。

说到底,她是真的雨点多心疼沈天麟了。

不过,自己的爸妈还真是严防死守啊,一想到沈天麟看到自己老爸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那画面真是太滑稽了!

好在,这几天,他们俩终于能够独处了,嗯,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呢?

沈天麟拎着早饭回来的时候,看到星儿瞅着窗外傻乐。

“想什么呢?”

幽幽的声音响起,星儿回过头来,看到沈天麟出现在病房门口。

“笑得如此销魂……是不是在想我?嗯?”

沈天麟说着,走到了星儿的身边,把早餐放在桌上。

“切,你少自恋了,我才不想你呢!”

星儿否认道。

沈天麟坐下来,“口是心非!”

星儿:“……”

“糯米红枣粥,还有素馅的小笼包,赶紧趁热吃。”

星儿一愣,“就这个?”

不是说这边的早饭种类特别多吗,什么羊杂汤、烧麦、奶酪,还有当地特色的锅茶、奶皮子、奶豆腐、焙子、糖麻叶之类的吗?但是森田林买回来的早餐,跟她之前吃的也没什么什么太大差别啊。

沈天麟笑着,“就这个?怎么,你想吃什么?手把肉?正在发烧的人,我怕你闻到肉味就会反胃啊,还是吃清淡一点比较好!”

星儿:“……”

好吧,其实她吃不吃倒是没关系,她只是想要变着法的让他也吃个早餐啊,毕竟,时间不早了,他肯定也饿了。

沈天麟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的小心思,“是不是怕我了,想让我多吃点?”

星儿什么话都不说了,这个家伙真是能一针见血的说出她心底的想法。

“傻瓜,早上呢,咱们还是吃点清淡的吧,我跟你一样,不挑食。你现在生病发烧,我也没有什么胃口,所以现在吃不吃肉不要紧。”

沈天麟说着,顿了一下,“不过呢,等你身体好了,胃口好了,咱们就可以开荤了,你说是不是?”

星儿眯起了眼睛:“……什么意思?”

沈天麟:“哈哈,我是说,咱们就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了,嗯,手把肉……”

冷冻

冷冻第三集

她刚说完电话就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喂……您找哪位?”

她的电话号码知道的人不对,也绝不可能有什么骚扰电话。

能给她打电话的应该都是熟人。

“诺诺,你在医院里呆着,不要跟晏御硬碰硬,我把菜打包好给你送过来。”

夜落呵呵地笑:“师父你怎么知道了?”

“表哥给我打电话了,你在那等着。”

“嗯。”

挂断电话夜落对夏芝道:“师父会把饭菜送过来,还是有得吃了。”

夏芝:“???”

都因为他僵成这样了,他还敢来送饭菜?

他真不怕她哥把他锤成肉饼?

这人……真的不是一般的有胆啊,是吃豹子胆长大的吧?

“夜小落,你到底是真想吃雅瑟·帝做的饭,还是想拿他来跟我哥反抗?”

夜落嘻嘻地笑:“都有,师父对我来说就是最亲最亲的人,要是你跟我师父闹翻了,我都可能只帮我师父,所以你以后别嫉妒。”

夏芝扯了扯嘴角:“你这是见色忘友?”

“我师父确实有点姿色,不过说到姿色还是比不到他以前。”

夜落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师父,纯正妖孽美人,倾国倾城。

现在这样子虽然美,但到底不是古风,连黑长直的头发也没了。

以前她给师父梳头发都能梳上一天,他的头发又黑又直又亮,摸起来特别滑顺。

现在……

一头黄毛。

“以前?以前什么样?他现在的颜值可是世界顶尖了,还有比这更美的时候?”

夏芝虽然不爱这种阴柔美,但是也不得不承认雅瑟·帝的容颜真的美得无可挑剔,能勾魂夺魄也不为过。

“是啊,以前的师父那才美呢。”夜落感慨道,不过以前已经是以前,再也回不去了。”

晏御拿着药走过来就听到她在夸雅瑟·帝有多美。

他气得药瓶都快被他捏爆了。

“落落,我给你上药。”晏御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打开药瓶将药水倒在手掌心里拿过夜落的手。

夜落眨巴着眼看着他,那么生气的跑了却是给她去拿药了么?

她还以为晏御至少要冷她几天,几天关着她不理她的。

这男人,有时候还真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晏御牵过她的手,看到她雪白的细腕已经红紫了一块,心里一紧,眸光微沉,轻轻地将药水抹在她手腕上。

夏芝一头雾水地看着晏御,她知道他喜欢夜小落,应该说到了捧着怕化了的地步。

说宠上天了也不为过。

可是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他对晏七雅却那样维护,明明知道夜小落对这个介意。

她哥明明就以夜小落的想法为第一,可在晏七雅的事情上,他为什么偏偏就出了问题了呢?

晏御给夜落的手上完药,将她的手握在手掌心里。

夜落想抽回来他还不让。

“你放开我。”夜落郁闷地道。

他想抓去抓晏七雅的手去,抓她的做什么。

“不放,死也不放,落落,你别想从我身边逃走,谁也别想抢走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