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若愚

大智若愚
  • 主演:保罗·纽曼,杰西卡·坦迪,布鲁斯·威利斯,梅兰尼·格里菲斯,迪伦·沃尔什,普路特·泰勒·文斯,吉恩·萨克斯,约瑟夫·索
  • 导演:罗伯特·本顿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4
演员阵容鼎盛的文艺小品,包括:保罗.纽曼、布鲁斯.威利斯、梅拉尼.格里菲思、洁西卡.坦迪等。导演是导过《克拉玛对克拉玛》的罗伯特.本顿。剧情以一名个性倔强的老建筑工为中心,描写他与周遭的镇民在纽约北部的朴素小镇中过着虽不富足却悠然自得的生活。全片没有太大的戏剧高潮,但对小镇风情的经营相当成功,保罗.纽曼演出跟他实际年龄相称的老角仍具神出鬼没风彩,获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大智若愚第一集

那老中医道:“你的血为什么从鼻子里溢流出来呢?这又要涉及到另外一个名词,‘相侮’。肝胆为木,被克于金,肺属金,以前,肝是被肺克的,但肝火起来以后,肺压制它不住了,不仅压不住它,反而还要承受它的火气反攻,反而被它侮辱了,这就是反侮。肺开窍于鼻,被肝火反攻以后,加上脾统血功能的降低,鼻子那里的血管在火气的冲击下,就管不住血了,血这才顺着火气从鼻子里面流淌而出。”

杨萍等西医听到这里,哪怕一直以来对中医的态度都是不以为然,但还是忍不住的点头暗赞,不得不说,祖国几千年的医学哲理与经验还是非常有道理的,不过,也仅仅是有道理而已,又能从根子上解决宋朝阳的毛病吗?

李睿也是暗暗寻思,这老中医讲理论与论病因的本事无疑是非常厉害的,可他说了半天废话,又能开出能一下子治好老板所犯之疾的良药来吗?

宋朝阳却不像杨萍与李睿等人想得那么多,他已经听得如痴如醉,一脸的惊喜之色,早就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赞道:“好有道理!老爷子,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优秀的中医呢,只通过号脉就把我的病因找出来了,啧啧,真是太厉害了,刚才我做了那么多检查都没找到病因呢。”

杨萍等西医非常尴尬,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拿眼下这一幕来说,宋朝阳检查这个检查那个,检查了半天,什么都没查出来,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说,还被抽了血、受了辐射,折腾半天,到头来反倒不如让人家老中医给号号脉的效果好,虽然这并不能证明中医就比西医强,却也让人觉得很没面子,唉,早知道就不带宋朝阳来看中医了,这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

那老中医被宋朝阳夸赞,并不骄傲,道:“中医有中医的好处,西医有西医的好处,不能一棒子打死谁。宋书记你刚才检查了好多项科目,虽然没查出问题来,至少知道自己没有大毛病,这不就从心理上放松了吗?所以说,西医也是有好处的。”

宋朝阳连连点头,心说这位老爷子不仅医术高明,胸怀也很宽广,在继承传统中医衣钵的同时,并没有全面排斥西医,知道中西医结合、兼收并蓄的道理,做到了与时俱进,真是了不起。

那老中医此时才问道:“宋书记,你前阵子是不是动肝火了?”

宋朝阳略一回忆,想到昨天调研市音乐艺术学院时,对原院长徐胜华生的那一肚子气,再次点头,道:“是的,我昨天生气了,想发火,但强忍着没有发出去……可能发出去了一点点,但是没有全发出去,憋在了心里头。”

那老中医听后诡异的笑了笑,摇头道:“不是昨天的火儿,不是,至少不完全是。”

宋朝阳脸色微变,道:“不是昨天的火气?那是什么时候的?”说完皱眉凝思起来。

那老中医道:“我给你号脉的时候,只觉肝上来气实而强,此谓太过,也就是说你肝火早已形成,积重猛烈,绝非一日之功。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以前什么时候生过一场大气?”

此言一出,不只是宋朝阳恍然大悟,就连李睿也想到了,不久前,宋朝阳跟孙淑琴刚发生过一场世纪战争,那次两人都是大发脾气,也就是那一次,宋朝阳怒火发不出去,便积在体内,最后导致了这次鼻衄的发生。宋朝阳昨天虽然也很生气,但很显然与那次夫妻大战很难相提并论。

明确怒气的源头后,宋朝阳与李睿对这位老中医愈发的佩服,他能找到病因所在,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还能通过号脉推测到怒气的生成时间,这就神乎其神了,简直跟神话传说一样,完全不可思议。

宋朝阳算是对这位老中医佩服得五体投地,道:“对的,不久前刚发过一次大脾气,要不是您提醒,我都快要忘记了。想不到那次的怒火竟然可以留到现在,我自己反而倒不觉得。”

那老中医缓缓颔首,道:“这就是了,春天属性为木,万物生发,肝也属木,而肝气上升,便很容易生发脾气,你体内早有火气淤积,再加上你昨天因事生气,自然而然引发肝火。你平时切记少生气发火,要不然这鼻衄的毛病很可能变成痼疾,那时候可就不好治了。”

宋朝阳奇道:“鼻衄?我这病叫鼻衄?”

那老中医道:“是啊,在中医学上讲,叫做鼻衄。这类病算是小毛病,可要是成为不去的顽疾,就麻烦了。清太宗皇太极,就是因鼻衄不止而死的。不过,他的鼻衄病因跟你的不一样,鼻衄只是个统称,也分多种病因。”

宋朝阳有些紧张的问道:“那我这个病因严重吗?”

那老中医摇头道:“如果以前没有类似的鼻衄史,只是偶然发作,那就不严重。我给你开几剂汤药,你回去喝完就没事了。”

宋朝阳很是高兴,连声道谢。

那老中医跟他客气两句,操作电脑,选择药剂,忙碌良久后,开了一方汤剂出来,打出单子递给宋朝阳,让他先去交费再去中药房拿药。

这种事李睿自然是责无旁贷,将药方从老板手里拿过来,又从杨萍手里拿过刚给宋朝阳办的就诊卡,下楼交费拿药去了。至于宋朝阳,对自己这个病很感兴趣,留下来跟那老中医又探讨了一番,询问如何避免以及保养的方法。

拿到药后,李睿回来找到宋朝阳,主仆二人跟杨萍等人道谢告别,乘坐一号车返回青阳宾馆。

路上,宋朝阳随口问道:“一共是几包药?”李睿道:“一共十包,每包三煎,分为两次,早晚饭前服用。”宋朝阳咂舌不已,失笑道:“那么多?”脸上已经现出畏惧的苦笑。

这也怨不得他畏惧,只要是个正常人,相信谁也不会喜欢中药汤子的味道。

李睿陪笑道:“没办法,要治病,就只能多喝药了。”宋朝阳皱起眉头,想到今后十天的苦日子,只觉嗓子眼都要堵上了。

赶到青阳宾馆时,也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二人叫上老周一起,先去餐厅把午饭解决,随后宋朝阳回房间稍事休息,李睿拿着药找到副总经理李晓月,跟她交代熬药的事情。

李晓月听完后说道:“你就放心吧,药我会找有熬药经验的老师傅熬,每天也会专门派人提醒宋书记喝药,保证误不了事。”李睿问道:“早上的药好说,你们给宋书记送早饭之前,就送过去了,可是晚上那顿怎么办,难道要宋书记每天晚上吃饭前专意跑回来喝一趟?”李晓月道:“不用啊,我派人送去市委不就完了嘛,你在那边接一下就行了。”李睿想了想,道:“找专人送药不太好看,这事儿等我问问宋书记再说吧。”

宋朝阳要是在青阳宾馆里面,李晓月找人送药过去,就几步路而已,并不算什么,也不用担心被外人知道;可他要是在市委上班,宾馆方面还特意派人去市委送药,给人看到听到的就不太好了,还得让人以为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耍官老爷做派,作威作福、奢靡成风呢。

李睿随后又给秘书长杜民生拨去电话,跟他汇报给宋朝阳看病的情况。杜民生听说宋朝阳只是鼻衄,问题不大,也就放了心。

打完电话,李睿也就无事可干了,琢磨着老板怎么也得休息一两个钟头,如果考虑到他刚才大出血的情况,他没准睡得更久,自己估计要等一段时间了,既然如此,就去婕妤那里打发无聊时间吧,想到这,信步走向前面主楼。

“咚咚咚……咚咚!”

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响过后,里面半点动静也无。李睿皱了皱眉,伸手推门,门板纹丝不动。

“嗯?婕妤不在?”

李睿看看走廊左右,见没人经过,便放心大胆的站在她办公室门口没动,掏出手机,给董婕妤拨去电话询问。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董婕妤道:“干吗?”李睿小声道:“我说中午找你待会儿,你怎么不在办公室?”董婕妤道:“我在上面餐厅吃饭呢。”李睿问道:“什么时候吃完?”董婕妤道:“马上。”李睿道:“行吧,那我等你。”董婕妤也没问他找自己干什么,把电话挂了。

李睿不敢长时间逗留在她办公室门口,免得被人看到后好说不好听,溜溜达达走出主楼,在宾馆院里找了个僻静角落等起来,也就是那个小健身馆与贵宾楼之间的小树林里。小树林里植了松柏以及桃梅杏李等果树,此时正是桃花梅花盛开的时节,绿树红花,景致倒也秀美。

大智若愚

大智若愚第二集

“怎么了?”她的心跳得很快,像是匈口里有一只小鹿在跳动。

夜慕白的目光很深,这大概是因为他的睫毛很长,所以显得眼眸十分地深遂。

她望着他,看着他倾了过来,然后她的唇被他吻住了。

柔软的唇瓣接触,没有深入,就很珍惜地轻触。

她的眼睛睁得有些大,夜慕白轻轻地笑了:“闭上眼睛,有人在拍。”

林思思不但没有闭上眼睛,还伸手轻轻地抱住他的腰身。

那个小小的吻还在继续,足足接了大概一分钟,很甜蜜,竟然也有一点点的青涩。

那分明就是爱情的样子。

夜慕白松开她,英挺的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演技不错。”

“是你带得好。”她也浅浅地笑,心情放松了很多。

不得不说,夜慕白是一个很让人放松的人。

他笑了一下,扶着她上车,自己转过去打开车门也坐上去,不再理会那些记者。

而他们的那个亲吻,被各种角度拍下,登报立即变成头条。

娱乐圈炸了。

远在B市的夜家,也炸了。

医院里的顾泽,也炸了,粉身碎骨。

他静静地倚在床前,看着热搜头条。

100亿影帝情迷二线小明星。

打开,就是夜慕白和林思思在车前接吻的一幕。

夜慕白很认真投入,垂着的眼里都是温和的喜欢。

是喜欢,十分喜欢的意思。

林思思的手也抱住他的腰身,仰着小脸……这一幕真的很唯美。

十足相爱的画面。

可是昨晚,她还跑过来问他:“顾泽,你还要不要我?”

顾泽冷冷地笑了,她可真有本事,他不要她立即就有人接手了。

愤然将手机扔了,他在乎什么,他不高兴什么,她只是一个和自己无关的女人罢了。

又死死地瞪着手机好一会儿,随后掀开被子,对着一旁赶过来的许乔南开口:“替我办理出院。”

许乔南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说:“顾总您的手需要修养。”

“我是顾总还是你是顾总?”顾泽地语气不太好,走到里面单手将衣服换了,径自又走了出来朝着外面走出去,至于别的事有秘书处理就好。

许乔南愣了一下追出去,正好碰见过来打吊针的护士。

护士的脸色十分地不好看:“VIP病房的病人是怎么回事,不要仗着自己有点钱就觉得生命是能用钱买回来的,至少手废的话就是残废了不是想要治就能治好的。”

许乔南瞪着她:“你敢这样说我们顾总,我要投诉你!”

小护士也不是好惹的,冷冷地出声:“现在早就不流行家奴了!怎么你一个新时代的女性非得将自己弄成奴隶呢?”

说完不屑地转身,边走边说:“残废了我们主治医生也负不了这个责的。”

又狠狠地说:“有钱人就是作!”

许乔南忍不住了,拉过护士,“你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

她打开了娱乐新闻,“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了。还不能发泄一下吗?”

小护士一看,本来不上心的,后来倒是想起来,冷笑一声:“真是笑话!你的顾总不要人家,人家还不能再去恋爱了?”

大智若愚

大智若愚第三集

第59章 侠义之心!

望着头顶绚丽的天花板,严修真忽然想到了渔网中拼命挣扎的鱼儿。

它以为还可以重回大海,却不知那根本就只是徒劳无功,在别人眼中,它早已成了餐桌上可口的美味。

此时的他与落入网中的鱼儿有何不同呢。

早些年,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杀猪匠。直到七年前,他遇见一个人,得到了武道界最顶尖的功法“金龙赤凤经”,从此走上了比寻常武者更高一个档次的“修真之路”。

这次出来,那位神秘人告诉他,只要能在皇城小店连胜五十场便可加入他们,并且还会变得更强。他还想杀更多的人,更多的武道宗师呢,这可比杀猪有趣的多了。

“一点青芒,即可杀人,你这是什么剑法?”严修真问。

“所谓剑法,都是杀人的剑法。”唐晨回道。

严修真笑了,道:“也是。”

唐晨道:“你可知我为何要杀你?”

严修真道:“我不该杀凌星晖。”

唐晨嗤笑一声,道:“你杀了他倒还好,但你却不该打我女人的心思。身为男人,你应该知道这是逆鳞。”

严修真看了一眼秋小白,总算明白了。

他长叹一口气,下辈子,宁愿当一个哑巴!

看着严修真缓缓没了动静,全场彻底震惊。

连胜五十场,就连凌星晖都被一招击败的严修真,就这么败了?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唐晨怀抱木剑,神情依旧是懒洋洋的,哪怕赢得了胜利,杀死了严修真,也无丝毫波澜。他看向鬼罗刹等人,问道:“听说,你们三个要向我挑战?”

武道场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严修真有多恐怖,在场众人谁不知晓,而唐晨却先削其手指,再断其手腕,最终再夺其命。

一共出了三剑,每一剑都是血淋淋的。

尤其是最后那道青芒,简直就如神魔一般的剑法,早已深深震撼了所有人的内心,此人谁还敢挑战这个神话般的男人?

苏老笑笑,道:“我们是工作人员,不能上台。”

倪老连忙道:“是是是。”

鬼罗刹犹豫片刻,最终对秋小白抱拳道:“刚才多有得罪,望秋掌门莫要放在心上。”

先前对唐晨冷眼嘲讽的眼镜男等人早已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唐晨都不像什么绝世高手,但他却偏偏以碾压似的胜利击败了不可一世的严修真。若是凌星晖没有登台也就罢了,他的惨败既说明了严修真的强大,也更衬托出唐晨的深不可测。

这岂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韩安白,你想害死我吗,他究竟是什么人?”凌星晖一脸愤怒。

“我只知道他把我师父从峨眉山拐骗了下来,其他的真不知道啊!”韩安白非常无辜地道。

见唐晨准备下台离开,鬼罗刹道:“先生,皇城小店有规定,凡是胜者需要接受后来者的挑战,你需要留下联系方式。”

唐晨轻笑一声,道:“谁订的规矩谁去守,我从来不是一个遵守规矩的人。”

这句话充满了对皇城小店背后神秘老板的不屑,鬼罗刹纵然深知唐晨的恐怖,却也无法装聋作哑。

“最近的江湖还真是人才辈出,但年轻人你要清楚一点,这里的老板绝不是你能招惹的人物。”他看向秋小白,“即使宫词散人也决不敢再次放肆。”

正当两方对峙时,苏老忽然接了一个电话,随即呵呵笑道:“规矩是人订的,何必那么死板。这位小兄弟的实力今日所有人都有目共睹,想必没人再敢挑战他。再者说了,有事难道还不能找秋掌门吗?”

在苏老的阻拦下,鬼罗刹只好作罢。等唐晨与秋小白离开后,他这才问道:“苏老头,怎么回事?”

苏老道:“老板打来的电话,让我们不要招惹那个男人。”

鬼罗刹暗暗倒吸了一口气,低声问:“他才多大年纪,竟有如此大的能量?”

苏老无法回答,因为他也非常不解,但老板不让招惹的人,他们决不敢多此一举。

唐晨来到武道场的后排,将木剑交还给不太高兴的小男孩,笑道:“谢谢你的剑帮助大哥哥打败了坏人,你以后也一定能成为一等一的大侠客。”

小男孩瞬间笑容满面,问道:“真的吗?”

唐晨笑道:“当然是真的。”

小男孩看向身边的神情紧张的妇女,手舞足蹈地道:“妈妈,我也能成为侠客喽。”

妇女悄悄叹了口气,眼神中透露着疼惜。

她不懂什么天赋什么根骨,他们只不过是小资家庭,根本养不起一名武者,更没出过习武之人。若非儿子执拗,她也不会带着小男孩来到皇城小店,看看那些“大侠”的真面目。

唐晨笑道:“大姐放心,小家伙儿的天赋确实不错,若再过几年他依旧想要习武,你可带着他去武林学院,到时报咱们‘秋掌门’的大名就可以。”

秋小白瞪了唐晨一眼,只好答应下来。

等出了皇城小店,秋小白才问道:“你为何要骗她?小家伙天赋平平,纵然习武能踏入宗师的几率也非常渺茫,而且那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唐晨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的江湖不缺少武者,但是太缺少真正的侠客了。若有侠义之心,境界高低又何妨。”

秋小白明白了,道:“此事我会记在心上,若他侠心不改,我必会帮他完成心愿。”

在唐晨与秋小白离开后不久,一个头戴熊猫面具的女人出现在皇城小店门口,随后上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汽车。

“老大,我们来晚了一步,严修真死了。”女人语气中有一股难以掩饰的气愤,“他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那个疯子,白白浪费了我当年的布局。”

驾驶位上的男人语气却很平淡,“不要紧,不过是一枚无关紧要的棋子罢了。”

汽车缓缓发动,方向却并非朝着上平。

女人问:“我们去哪?”

男人道:“河西,那里有一枚更好的棋子。”

韩安白再度开车把唐晨与秋小白送回酒店,路上难得老实了许多。

“师父,你要不跟我回家里住?也免得某些人对你图谋不轨。”小丫头胆子够大,尽管做错了事情,但一点也不怕唐晨。

秋小白抿嘴笑道:“图谋不轨的事情,他早就做过了。”

韩安白顿时又一脸气愤,恨不得将唐晨给大卸八块,但经历过武道场一事,她也深知自己不是唐晨的对手。

“好啦,你快回去吧。我可能会在上平多留些时日,你没事多来看师父,免得某些人天天对我图谋不轨。”

韩安白连连点头,挺着胸脯道:“师父放心,我一定保护好您。”

小丫头驱车离开后,唐晨无奈道:“小白,你也太宠溺这丫头了,简直无法无天,今天若是换一个人,恐怕真得被她折磨的掉层皮。”

秋小白轻哼道:“别以为我还没明白过来,你明明早就看穿了她的计谋,于是将计就计,想给她一个下马威。如果我没记错,十五年前你曾在皇城小店的武道场打下了至今无人可破的‘百连胜’记录,最终也并非是你败了,而是再无人上台挑战。那年,你仅有十八岁吧。”

十八岁就屹立于中土国武道之巅,五千年来恐怕也只有他一人!

唐晨却笑笑没有说话,脸上更无任何骄傲的神情。

少年谁不轻狂,现在的他当真没有那个力气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