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之音

孟买之音
  • 主演:拉妮·玛克赫吉,兰迪普·弘达,萨基布·萨利姆,纳瓦祖丁·席迪圭,萨达西欧.阿穆拉普日卡尔,NamanJain,兰维尔·肖里,阿米
  • 导演:卓娅·阿赫塔尔,迪
  • 地区:印度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印地语
  • 年份:2013
印度电影工业百年纪念作品(1913-2013),由四位知名印度导演联合创作,将孟买郊区老旧的制片工厂,融入普罗百姓的生活,举凡求职的龙套路人、还是崇拜当红女星的男童、或是受父命所托前来孟买追星的儿子,这些小人物不畏艰苦爱电影的历程,让人惊叹印度人对宝莱坞的痴迷,看戏的个个都是真心的傻子。

孟买之音第一集

第五百二十五章 恭迎仙驾

苗玉蝶看向陆明,给他拿主意,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陆明说了算。

“我们过去吧!占了人家的地方,总不能没那么没礼貌!”陆明说道。

说着,就牵着欧阳静香的手,走上去,众人在后面跟着。

欧阳静香的心里素质很好,刚才陆明调戏了她,她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直接就问陆明成功与否!

她心里是高兴的!

苗鸳苗鸯这双胞胎早就到了豪州市,同时聚集了苗家在俗世里所有力量,人数少,只有几十个人,但贵在精悍。

他们几个除了欧阳静香之外,都各有心事,总得来说,是高兴的。

苗玉蝶心中大定,苗寨将会迎来千年以来的首次繁荣昌盛,虽然苗寨异于各大家族之中,所有的人几乎都淡苗色变,但是,这只是局限于那些修为低的人,比如真气高手。

要是遇到真气高手以上的,就难对付了,除非苗家家主亲自出手才可以,巫术等其他的秘术不是有了蛊虫就能攻击的,这必须要强大的真气作为后盾才可以。

这还不是苗寨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其问题是人才凋零,气宗以上的高手就只有她一个,其他的都是真气高手,而且数量还少得可怜,原因之一就是各大家族的压迫,他们不允许苗寨太强大,总会使出各种各样的手段,犹如减丁政策一样,甚至,有几代家主直接被别人控制,千年来,苗寨人民就是在这样的压迫下艰难生存。

苗玉蝶的上位,就是拯救了苗寨于危难之际的,保存了苗寨的本源,可是几乎元气大伤,损失了大量的高手。

如果不寻找捷径的话,苗寨很快就会被别人侵吞。

本来苗玉蝶只是来江城市看女儿的,没想到却遇上了陆明,经打探,得知陆明天生异秉,修为怪异,而不同于他的师父,也就是已经发现了恩人无崖子。

她才下定决心孤注一掷!

努力撮合女儿,美其名是报恩,呈现当年的若言。

如果陆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是某个家族里的子弟,是个真气高手或者更高一点的修为,苗玉蝶才不会鸟陆明呢。

现在看来,这一宝是押对了。

那一道强光、气浪、一飞冲天的光束、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如同天神降临。

苗玉蝶从来没有听说那个修武者修炼的时候,出现那么多强大的异象,这些就足矣说明陆明的非凡力量了。

刚才让苗玉蝶更加惊讶的是,本来自己身上的伤还没有全好,竟然被他一下子就治好了,而且还是同时医治三人,听丹虚真人说,把他们三个当成炼丹了,这就能说明,陆明已经具备炼丹师的能力了。

这一点对苗玉蝶来说,不难理解,丹虚真人以毕生的修为助他突破,自然也会将炼丹之法传于陆明了。

丹虚真人都能将自己的毕生修为付出,还在乎炼丹之法吗?

所以,以陆明现在的修为,想要炼丹,简直就太简单了!

至于炼丹所需要的天材地宝,买就行,再不行就威逼利诱,谁敢不服就直接拍死。

因此,此时的苗玉蝶心中是飘飘然的,在后面看着女儿与陆明,丈母娘看金龟婿,越看越喜欢!

而无崖子心里是很复杂的,他身为陆明的师父,能为陆明做的,也就是护法而已,还被人打伤了,实在是窝囊,现在徒弟的修为如此强大,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当得‘师父’一职?

有点小小的低落,但还是很高兴,这人是我徒弟,是我教出来的。

这么想着,腰杆挺直了。

自从陆明刚才将丹虚真人如炼丹一样升起于空中,一下子就治好了他体内各方面的亏空,有了真气的迹象。

只要有了真气,他就能凭借自己的经验重新修炼,说不定能够达到之前不能达到的境界呢!

所以,他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

并不觉得耗尽修为为陆明突破而觉得吃亏。

比较窝囊就是欧阳信了,他在众人面前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更不及老婆一星半点,存在值为零,只能当陪衬。

但是,心里也是高兴的,如果陆明大行其道,自己就跟着沾光,当他踏上欧阳家的大门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迎接自己的,别说自己能入主欧阳家进入欧阳家的祠堂了,只要陆明愿意帮自己,欧阳家家主之位,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毕竟自己还是他的岳父呢!

想到这里,他同样是飘飘然。

伍老爷子带着伍家众人走过来迎接了,在距离五六米的时候,伍老爷子鞠身下拜,呼道:“恭迎仙驾!”

伍老爷子后面的人也跟着下拜,刚才的发生的异象,他们可都是看到了的,这是非凡人所能触及,因此就认定陆明是神仙了,除此之外,他们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加贴切的,武林高手吗?

狗屁!

他们心中是激动,此生能有幸看到神迹,哪能不臣服?如果得到他的关注指点一下,或者被他摸摸头,说不定就能升仙了呢。

面对如此场面,陆明呵呵笑道:“呵呵,都起来,我有那么大的架子啊?整得好像我不是人一样。”

众人心中矛盾了,您本来就不是人,是人能整出那么大的场面吗?

不过,伍老爷子还是站起来,低着头不敢看陆明,也不敢说话。

陆明看到了伍老爷子后面的伍方怡,看了好几秒钟,后者已经感受到了陆明的关注,身体发抖,陆明冷笑一下,将目光移到伍老爷子身上。

“辛苦你们了,也弄坏你们家的老宅,放心,我会补偿你们!”陆明说道。

听到这个,伍老爷子身体一震,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过来了,伍家还能延续下去,只有能不能繁荣昌盛,全看自己的觉悟了。

“不敢!”伍老爷子说道。

陆明说:“那小丫头呢?”

众人一顿语塞,这话该怎么说呢?

还是伍老爷子反应快,说:“她贪玩,受了伤,送去医院治疗了,多谢仙人记挂。”

“叫我仙人,整得好像我已经死了一样!叫我陆明!”陆明说,神仙几乎都是由死人变化而来的。

伍老爷子哪里敢直呼陆明的名字,于是叫道:“陆先生!”

孟买之音

孟买之音第二集

“干嘛这样看着我?”温沁雅不解的问,手不自觉的摸了自己的脸。

慕瑾夜亲了亲她的额头,道:“你是不是见我宠爱忆陌,所以吃醋了?”

温沁雅看着慕瑾夜,笑了笑,从他膝盖上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职业裙,“我是那种吃醋的人吗?副总不要自恋了,好好的上班吧。”

看着走了的温沁雅,慕瑾夜摸了摸鼻尖,低头开始工作了,这工作真的是没完没了,他终于理解慕云深的辛苦了。

温沁雅出了慕瑾夜的办公室,就看到苏沁从叶寻办公室出来,一脸的愤恨。不用猜,一定又是叶寻叫她去做什么艰难的工作了。

“怎么了?”温沁雅还是客气的问一下,毕竟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的同事,而且苏沁只是人高冷了点,其余的都还好。

“叶寻这个王八蛋,他竟然让我负责收购于氏集团的工作,天知道于氏集团这块硬骨头有多难啃。”苏沁真的是气急了,不然也不会这样不顾形象的骂叶寻。

温沁雅看着不顾形象骂人的苏沁,她认识的苏沁,不是一直都很高冷,一直都喜欢挑战高难度的工作吗?怎么今天叶寻给她安排了这个工作,她不喜反而怒了?

“你不用这样惊讶,我是喜欢挑战高难度的工作没错,可是于氏集团,我真的不想去碰,更何况还有顾经理一起,我真是不愿意。”苏沁头疼的说,也不知道叶寻是不是故意的,竟然让她协助顾经理。

全公司上下谁不知道顾经理在追苏沁,而且一追就是好几年的,为苏沁守身如玉多年,可惜苏沁和他没有磨出火花来。

温沁雅意味深长的看了苏沁一眼,淡淡一笑,道:“你权当是工作好了,顾经理也一定是无辜的,你们公私分明不就得了。”

“说得简单,做起来难,就像你和副总一样,能做到公私分明吗?”

苏沁反问温沁雅,现在全公司上上下下的女员工都羡慕温沁雅,包括她苏沁在内,同样的也羡慕温沁雅遇到慕瑾夜这样的好男人。

女人真的需要一个好男人来疼爱,才能越活越年轻。当了这么多年的女强人,她也累了,可是她又不敢轻易的去相信一个男人的真心,她心里有阴影。

“我们情况不一样的,你和顾经理只是同事,虽然业余时间他追求你,可你不是没有答应他吗?而我和慕瑾夜就不同了,我们结了婚,还共同的育有了一个儿子,我们真的做不到公私分明。”

温沁雅是实话实说,她和慕瑾夜怎么样,公司里的人都明白,也看得见,所以没有必要去遮遮掩掩的,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

“真的可以公私分明吗?”苏沁迷茫的问,随后又自己否决了,他们如果只是同事还好,可以一起共事,可是当顾经理追求她的那一天起,就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了。

看着苏沁钻牛角尖,温沁雅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种事情还需要自己想明白才好,不然别人说了也是别人的。

“好了,暂时不要想太多了,快去工作吧。”温沁雅拍了拍苏沁的肩膀,她觉得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的,还不如苏沁自己去发现。

下了班之后,慕瑾夜就和温沁雅肩并肩的走出了慕氏国际大厦,却被外面守候的记者给围住了。

慕瑾夜黑着脸把温沁雅护在身后,用身体帮温沁雅挡住那些镜头。

看到副总被记者围堵,慕氏国际大厦的保安吓得脸都白了,天知道这些记者什么时候来的,他们竟然一点风吹草动都不知道,不知道会不会被炒鱿鱼了。

“副总裁,不知道是不是如传闻所说的,慕少是被你的到来给挤走的?”

“慕大少,是不是慕董过分的偏疼你,所以慕少才气得出国的?”

“慕大少,听说你虽然是慕氏国际的副总裁,但实际上和总裁一样,拥有同样的权利和地位,不知道这是不是慕董的意思?”

“慕大少,是不是你真的挤走了慕少,想要独占慕氏国际?”

记者的每一个问题都是针对慕瑾夜的,这让慕瑾夜心里有了计较,能够针对他的,无外乎也就那么几个人,就是不知道这是一个人的手笔还是多个人的?

“各位对于我慕家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啊,要不要请诸位去到慕宅做客,咱们好好的聊一聊?”慕瑾夜平静的说,这时候若是生气了,只会着了背后人的道。

慕云深不在,他必须一个人承担这些,绝对不能让人抹黑了他和慕云深的兄弟情,也不容许任何人抹黑慕家。

“慕大少,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们的问题,是因为我们的问题都问到了点上了吗?慕少到底去哪里了?真的只是带生气安笙小姐出国旅行这么简单吗?”

记者犀利的问慕瑾夜,慕瑾夜又要防着记者伤到温沁雅,又要考虑怎么回答记者的话,真的是恨不得有分身之术了。

“慕云深确确实实带安笙出国旅行了,至于去哪里,这应该不是各位应该考虑的吧?人家小两口去哪里旅行,都要一一的告诉你们,那么请问你们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咨询的,是他们的父母?朋友?”

慕瑾夜犀利的目光扫了众记者一眼,这里面一定有人煽动,不然怎么可能会问这样的问题,只是这会是谁呢?

温沁雅在慕瑾夜耳边说了一句话,慕瑾夜淡淡的朝着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望去,给阿末一个眼神,阿末立即知道什么意思了。

很快保安和保镖一起把记者给挤开,慕瑾夜拥着温沁雅坐车走了,留下被保安保镖挡着的记者们。

“看样子,这背后的人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得逞,所以想要以这样的方式把云深逼出来,好看清楚云深有没有着了他的道,好阴险的计谋啊!”

慕瑾夜靠在座椅上淡淡的说,可是温沁雅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慕瑾夜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很生气。

孟买之音

孟买之音第三集

张旺家里弟弟妹妹一大堆,今年冬天又格外的冷,为了省柴火,一家子人都挤在了一张炕上。

父母谁在中间,他们兄弟姐妹就分男女睡在两边。

都是一家子,村里人也不像高门大户的那么讲究,睡在一起也不觉得有什么。

再说了,一家子睡在一起,不仅仅是省了柴火,屋子里人多了,热乎气儿也多了。

张旺在家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不是他们家这样,几乎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

可此时看到顾子安一个人一间屋子,屋子里暖和干净整洁,他就忍不住羡慕起来。

他要是也能有这么一间屋子就好了!

红豆和顾子安都等着张旺说来意呢,结果就见张旺盯着屋子里看来看去,就是不开口。

没有办法,顾子安只好轻咳一声问道,“你来有什么事?”

顾子安的询问惊醒了再发呆中的张旺。

张旺收回视线,因为尴尬脸也有些发红。

“没什么....不是,我有事,有事......”

张旺一番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的,红豆和顾子安却是明白了,想来这人是真的有事,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了。

两人也不催促,就静静地等着张旺。

张旺一连深吸了几口气,这才镇定下来,道,“我就是......想从你们这儿进点货去卖。”

听见这话,红豆的眉头瞬间就皱起来了。

这个张旺是怎么回事,上次不就已经明确的拒绝他了吗?

怎么今天又来了?

张旺也很紧张,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了红豆表情有些不愉,不等红豆开口就赶忙继续道,“我是带着钱来的。”

说着,张旺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袱出来。

小包袱系的整整齐齐,一看就是用心收拾过得。

布包被放在炕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红豆心想,这里面要是放的是银钱,听这响声,应该有不少。

张旺小心翼翼的把包袱解开,露出了里面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铜板。

铜板一摞一摞的摆放的格外整齐,每一摞都是一样高。

看着这些铜板,红豆和顾子安也惊讶了一瞬。

看这样子,似乎还不少呢!

张旺搓了搓手,“这是五百文钱,我想从你们这儿进点杂货。”

说罢,他就眼巴巴的看着红豆和顾子安。

红豆和顾子安对视一眼,半晌后才问道,“这钱......”

“这钱是我们几个兄弟一起在镇上做工挣来的,做了几个月的工,五六个人才攒了这么多,我知道有些少,可能也进不了什么东西,不过我还是想试试。”

张旺这一番话说的格外着急,好想生怕顾子安和红豆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般。

知道这钱来路正当之后,红豆和顾子安都松了一口气。

卖给张旺东西倒也不是不可以,就怕这钱来路不正。

现在知道钱的来路没有问题,他们两个也就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

他们倒也不怕张旺撒谎。

主要是几次的接触下来,红豆和顾子安也看出来了,这个张旺的名声虽然不怎么好,可还算磊落。

“那你都想要些什么?”红豆问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