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乞儿国语

苏乞儿国语
  • 主演:赵文卓,周迅,杨紫琼,周杰伦,安志杰,郭晓东,刘家辉,蒋璐霞,刘畊宏,梁家仁,向佐,黎烈弓,闫妮,冯小刚,大卫·卡拉丁
  • 导演:袁和平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0
曾为清廷第一猛将苏灿(赵文卓 饰)抛弃大好前程回到家乡,本想自此钻研武学,开宗立代,和妻子袁英(周迅 饰)还有儿子从此不再分离,尽享天伦。不料因为上代恩怨,义兄袁烈(安志杰 饰)练就魔功,杀死苏父,并掳走苏灿妻儿。河滨一战,苏灿败北,性命攸关之际,妻子舍身相救,后又得遇隐居山野尝遍百草的高人于大姐(杨紫琼 饰)救助,两人得以保全性命。苏灿因右臂筋脉断裂而灰心丧气,终日醉酒逃避现实,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与鼓励之下,苏灿最终重新振作。苏灿与袁烈再次交手,一雪前耻,但因意气用事却未能及时救出被袁烈埋入地下的袁英。妻子去世之后,伤心欲绝的苏灿与儿子流浪至中俄边境,此时的苏灿形同乞丐。在一次醉酒之后,他遇到曾经在幻象中与自己切磋的“武神”(周杰伦 饰),在与武神交手过程中,他领悟到

苏乞儿国语第一集

第895章 同位不同命的守门员

面对全场的加油声,最郁闷的,莫过于体院足球队的守门员了。

“同样都是守门员,为啥命这么不同呢?”体院队的门将靠着门柱站着,身子松松垮垮的,满眼羡慕的看着对面那十分热闹的半场。

整个球场,最寂寞的人,莫过于他了,而最忙的,则是和他一样位置的对方的守门员,因为那边半场的激烈对抗,他这边是完全没有任何人在注意。

“哎,有点渴,我喝口水先。”守门员见对面打的如火如荼,战火一时半会儿不会烧到自己这边的样子,便走到球门的右侧,拿起放在地上的水壶,打开壶口,“咕嘟咕嘟”的就喝起水来了。

“唰!”

一声十分清脆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随后,全场忽然变得无比寂静,这让他觉得十分疑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球门。

咦,怎么球门里有一颗球?

诶,这颗球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比赛用的球?这是谁无聊的往自己球门里丢球玩么?

“哗!”

“中文系好样的!”

“守门员牛逼!”

“体院的足球队简直体院就是耻辱啊!”

就在他还十分迷糊的时候,全场忽然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这声潮把他给吓的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四,你丫死人啊!别人来射门了,你丫还在喝水?”马天佑的怒吼声传过来,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球门又被中文系给洞穿了。

他连忙看向球门前,想要看看这一次到底是谁将球踢进的球门。

然而,此时他的球门前却是一堆人抱在一起,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是谁进的球,不过按照常理来判断,进球的人一般就是被围在最里面的人。

王英奇他们在一起抱了一分多钟,还没有要分开的意思,裁判看不下去了,便走过来,吹了一声哨,将他们给驱散开了,体院守门员赵四这才看到,被围在最里面的人,竟然是对方的守门员!

难道,这一球竟然是刚刚的守门员进的?

时间倒退到三分钟前。

在马天佑的带领下,体院队所有的人都在持续对着叶皓的球门猛轰,接连不断。

终于,球又滚到了马天佑的脚下,马天佑他将球踩在脚下,深深的呼了口气。连续的射门让他的体力也消耗了不少,所有这一球,他决定不再像之前那样,沾脚就踢,而是先将球稳住,再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射出去。

他不相信,连续射门这么久,自己和自己的队员都已经累的够呛了,何况一直腾转挪移,上蹿下跳扑救的叶皓。

他的眼睛骤然亮了一下,随后,他便移开踩着球的脚,拉开架势,将球狠狠的踢了出去,球朝着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呼啸而去!

“啪!”

然而,马天佑没想到叶皓竟然连这一球都给拦下了,又是一拳将球给砸了出去。

“该死!”看到这一球竟然又被叶皓给扑了出来,马天佑不禁有点郁闷,想要招呼自己的队员接球射门,然而这球或许因为用的力气太大,被叶皓反击出去,弹的非常远,在那个角度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自己的队员,庆幸的是,也没有任何中文系的人。“抢球!”

霎时间,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奔向那颗球,可是那颗球弹的实在太远了,一下子就已经飞到了体院队的半场,此时,所有的人还在中文系的禁区附近。

要比跑步,体院队的人根本不会把别人放在眼里,他们的速度极快,瞬间就将中文系的人给甩在了身后,马天佑更是一马当先,眼看着离球就只剩不到十米的距离了。

“嗖!”

忽然,马天佑感觉自己的身边好像刮了一阵风,一个黑影就迅速的从他身边超越了过去,眼看着就朝球而去,马天佑一惊,立刻就将自己的速度提升了一截,然后还是没有办法追上那个黑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黑影追上了球。

追上球之后,这个黑影的速度便降了下来,看起来完全生疏的脚法,根本控制不好那颗球,他一脚就能把球给踢到边线上去,也的亏他速度够快,在球差点出界之前,球再度被他追上了。

马天佑这时才看清,这个追上球的黑影,竟然是穿着黑色守门员球衣的叶皓。

叶皓作为足球新手,运气球来,那叫一个磕磕绊绊,所以他之前那风一般的速度完全就表现不出来了,全场的人都看着他无比笨拙的一脚一脚将球往前面踢,然后再追上球,就这么周而复始的向着球门前进。

马天佑见状,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果断朝着叶皓冲过去,他相信,以自己的速度和球技,将球从叶皓的脚下抢过来那是非常易如反掌的一件事情。

没想到,叶皓见到他来了,对着球却是开了个大脚,将球踢的非常远,马天佑一愣,叶皓已经趁机摆脱了他,跑到了球门前,而此时的球门前却是空无一人,叶皓十分轻松的将球轻轻一踢,球便应声破网了。

“卧槽,叶哥牛逼!”中文系的人全都看待了,他们没想到叶皓如此拙劣的球技竟然还能过掉马天佑,跑到球门前射门,一下子都乐疯了,全部都围了上来,将叶皓给团团围住。

而体院的守门员却因为刚刚喝水,背对着球场,此时倒是唯一一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的人,他依旧迷茫。

“队长,这不对啊,对方的守门员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马天佑的九号队友站在中场发球点,小声的对马天佑说道。

“看他的脚法,不像是假装的新手,他是真的新手。”马天佑出言安慰自己的队员,道,“刚刚那一球只是碰巧,他只有速度快而已,论脚下技术,他根本比不过我们的。”

“队长,你说的没错,我们不应该放弃!”听到马天佑的话,九号的信心也再度鼓动了起来,“这一次我来开球,队长您接球,狠狠的碾碎中文系这帮兔崽子吧!”

“嗯!”马天佑点点头。

苏乞儿国语

苏乞儿国语第二集

医院内。

徐清华带着苏青到了医院,血流的脸上和头上到处都是,把徐清华吓坏了。

到医院后,先是拍了个片,除了有点轻微的脑震荡之外,头部没什么大碍,但是伤口却缝了几针。

为此,徐清华自责不已,酒也清醒了许多。

止了血,包扎好伤口后,医生看着她嘱咐,“这几日就不要洗澡洗头了,伤口不能沾到水,忌吃辛辣,一周后过来拆线就可以了,应该会留一个小小的疤痕,但是在头发里,看不到没多大关系!”

徐清华顿了下,目光看了一眼一旁的苏青,随后开口,“谢谢了!”

那医生和徐清华是一个医院的,也算是朋友。

“怎么会这样?”那医生看着徐清华用口型问道。

徐清华看了一眼一旁的苏青,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

“我出去办点事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说完,那医生识相的出去了。

办公室里,剩下苏青和徐清华两个人。

看着她,徐清华坐在一旁,良久后才开口,“对不起……”

苏青红着眼眶,“跟你没关系!”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还要冲上来!”

“因为我控制不了自己啊,如果我不冲上去,受伤的就是你!”

这话,无疑是一种告白,徐清华直接伸出手将她抱在怀里,“我就知道,你说的都不是真的,你是爱我的!”他信心十足。

苏青什么都没有说,任由他抱着。

徐清华抱的更加紧了,“苏青,不管是因为什么,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别再推开我……”

“徐清华!”良久后,苏青低声开口。

徐清华立即放开了她,目光直直的盯着她,像是在等待她的宣判。

“我承认,我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有骗你的成分……”

徐清华笑了,“我就知道!”

苏青眼眶哄着,眼泪直接往下掉。

徐清华帮她擦掉眼泪,“好了傻瓜,别哭了,我会心疼的!”

苏青深呼吸,硬是将眼泪往下吞,她继而说道,“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就会改变主意!”

徐清华蹙眉,不解的看着她。

苏青抬眸看他,“徐清华,不是两个喜欢的人就一定要在一起,我想,也许是我们之间的磨炼还不够,所以才会这样……”

“够了,够了,我不想再要什么磨炼了!”徐清华说激动的说道,跟他之前稳重的性情大相径庭。

苏青越是不想哭,眼泪就越是往下掉。

“我知道,去英国一直是你的梦想,如果有可能,我也很想陪你一起去,可是我现在去不了……你不应该为此就放弃你的梦想!”

“我说过,那只是之前的梦想,现在我的梦想是你,是你!”

“徐清华,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不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如果哪天你后悔了,你会怪我,到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现在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会的,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如果呢?”

“不存在这种如果,苏青,别那么残忍,别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别就这样推开我,对我不公平!”

“就当是我自私吧,你能不能答应我,去英国?”苏青问。

徐清华看着他,“你真是这么想的?”

不是,当然不是。

可苏青只有这么选择。

“可能是我内心不够强大,我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信心,如果……如果我们分开后,还能爱着彼此,还可以走到一起,那么我一定不顾一切的跟你在一起,无论是谁反对!”

徐清华沉默了。

因为他知道,苏青是认真的。

他不怕她说不爱他,因为他知道,是爱的,即使她嘴上不承认,但是他的心可以感受到。可现在是不一样的,她承认爱他,却用一种很“理智”的状态告诉他,他们之间还需要经历很多菜可以在一起。

徐清华不是没有信心,只是他会非常清楚,这段时间,她会特别的难过。

“那你呢?你该怎么办?”

苏青没说话。

“我可以答应你,可是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没……”

“如果你难过了怎么办?”

苏青为怔。

“如果你再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如果你再心情不好离家出走了怎么办?到时候我不在你身边怎么办?”

苏青的眼泪,一直往下掉,无法控制,尽管

徐清华在她的面前蹲下,握住她的手,“我知道,那个时候你会很难过,很有可能会晚上一个人偷偷的哭,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在难过的时候可以给我打电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接的!”他说。

苏青抬眸,目光看向天花板。

她一直想把眼泪逼回去,可眼泪却顺着眼角往下掉。

不再说话,苏青站起来朝外面跑去。

她不能再待下去,因为她不确定下一秒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而此刻,门外汇聚了好多的人。

都知道徐清华有女朋友,但是没有人见过苏青,她极少来医院,每次来也都是在医院门口的车里等着。

所以大家一直以为徐清华是在骗人,医院里不少的小姑娘对他为之倾心,现在听说他的女朋友在医院里,所以大家都好奇的趴在门口。

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苏青愣了下。

而在门口的那些护士医生也都愣住了。

“额,那个,我们……”事发突然,那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苏青不管不顾,直接跑了。

徐清华站在原地,许久之后慢慢的起身从房间出来。

大家围绕在门口,有个人看着他,“徐医生,您,没事儿吧?”

徐清华摇头。

“那个,就是您的女朋友?你们吵架了?”

徐清华继续点头。

“其实,女生很好哄的,只要用点心,很快就没事儿的!”

听着他的安慰,徐清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牵强的扬了扬笑,起身走了,背影看起来有些寂寥。

大家站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没想到第一次见到徐清华的女朋友,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苏乞儿国语

苏乞儿国语第三集

“你说呢?!”白墨寒冷着一张脸,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啪’的一声就将一碗粥放在了床头柜上。

“某些人,晕迷的时候肚子叫的跟打雷似的,不知道还以为我白墨寒虐待媳妇呢!”

切,这话说的,就跟他平时对她有多好似的。宫小悠暗暗的翻起了个白眼,刚要去拿那碗粥……

“躺回去。”白墨寒冷冷的命令完,一把将她按坐在了床上。

“你干嘛?!”宫小悠不解的歪了歪脑袋,她这样还怎么吃饭啊?白墨寒到底要不要叫她吃东西呀?

“我喂你。”

呃……

喂?!

他喂我?!

一瞬间,宫小悠瞳孔扩张的瞪大了眼睛,她没听错吧?白墨寒竟然说要……说要喂她吃饭?!

“张嘴!”他冷着一张脸,侧身坐在床边,舀了一勺白粥送到了她的嘴边。

宫小悠就那样愣愣的盯着他看着,一时间有些傻眼。

“看什么?难道没听到我说的话吗?”白墨寒一脸不耐烦的催促着。

“呃……没,没什么……”宫小悠尴尬的摇了摇脑袋,微微的张了张嘴巴,只是那双眼睛仍旧不错的偷瞄着他的每一个反应。

从神情上看,这个男人依旧是那副霸道、冰冷的模样,可是他的行为……

太恐怖了!

实在太恐怖了。

想想,平日里这个男人永远都是那样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竟然主动要喂她吃东西?该不会,这个男人有什么阴谋吧?

怀揣着这份不安的心情,宫小悠紧张的吞下了第一口粥,可当品尝到这口粥的味道时,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在看看这碗粥的品相……

黑的!

竟然是黑的!?

尼玛,黑米粥吗?!

“白……白墨寒,这该不会是……是你亲自煮的粥吧?”

当听到这个问题时,白墨寒下意识的避开了她的视线,冷冷道:“这个点女佣们都休息了。”

那也就是说,这碗粥真的是他亲自煮的咯?

而且,鬼才会信白墨寒说的话,明明家里面就有值班的女佣,怎么可能没人煮饭?

“怎么?味道不好?”白墨寒冷冷的询问完,含在他眸间的光泽却隐隐的闪烁着一丝不安。

其实,这碗粥倒也算不上难吃,只是有些糊味而已。 可关键的问题点在于,这么一个傲娇的男人,现在竟然主动喂她吃东西不说,还亲自给她煮东西,而且,再问她味道好不好的时候,竟然露出那种不安的眼神,难不成……

‘咕隆’宫小悠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喏喏的问道:“白,白墨寒……你该不会是想要……想要毒死我吧?”

待这个问题落下的那刻,白墨寒一脸懵逼的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你之前连钱都不肯借给我,这会儿却对我这么好,而且在问我这碗粥的味道时,眼神还有些不安,难道不是因为你怕我看出你的阴谋?”

“……”他眼神之所以不安只是害怕宫小悠嫌弃自己的厨艺而已,没想到竟会被这个小东西误以为……还真是该死!“呵,既然被你看穿了,那,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呃……两个选择?”

“对!要么死,要么就吃了这碗粥!”说着,白墨寒故作出一副阴险的模样再度舀了一勺粥送到了她的嘴边。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宫小悠反倒是觉得这碗粥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只是……

那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转了性子,对她这么好呢?

带着这份疑惑,宫小悠‘昂’的一口吃下了一大勺粥,她的脸色却突然一紧。

“很难喝?”白墨寒紧张的询问着。

“唔唔唔……”她眼睛里泛着水光,嗯嗯啊啊的也说不出来什么话,只是着急地指着床头的一杯水。

见状,白墨寒赶忙端起水杯送到了她的手旁。

‘咕隆、咕隆’的连喝了两口,堵在宫小悠喉咙间的那口粥这才被顺了下去,随后,她一脸嫌弃的指了指那碗粥:“这个,真的是我这辈子喝过最难喝的东西了!”

“你!”

“不过还是谢谢你!”唇角泛起了一抹甜腻的笑容,她继而淡淡道:“你知道吗?从小到大,除了我妈妈以外,就没有人专门给我做过吃的,你是第二个。”

望着她那双澄澈的眸子以及甜腻的小脸,白墨寒的心仿若被一根羽毛轻轻地撩拨了一下,才发现,这小东西笑起来竟是如此的好看。

不过,下一秒……

“哈,虽然你这个人是差劲了点,但偶尔还是会有一些优点的嘛。”

宫小悠的这句话就如同一把刀子般戳在了白墨寒的心尖,该死的小东西,他怎么那么想掐死她呢?

“还吃不吃了?不吃就吃药!!”

见男人突然换了一张脸,宫小悠不爽的翻起了个白眼,这个男人翻脸还真是比翻书还快呢。

“哦,知道了。”

白墨寒亲自打了一杯水,看着她把药吃完才算是安心。

待收拾好了一切后,他顺手关上了台灯,一个翻身便躺在了宫小悠的身旁。

“喂,你干嘛?”宫小悠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刚要坐起身。

白墨寒反应灵敏的搂上了她的腰:“睡觉。”

“睡觉?那你去你房间睡去啊,干嘛睡在我这?”

“嗯?小东西,你不觉得你这话问的有些奇怪么?你可是我老婆,我不睡在你身边,睡在哪?况且,不知道谁刚刚搂我,搂的那么紧就生怕我走了似的。”

呃……

那个人说的……是她吗?

‘咻’的一下子,宫小悠就羞红了一张脸,她压根也不记得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干过什么了。

无奈的瞥了他一眼,她只得默不作声的任由他抱着自己入睡了……

可宫小悠却有些睡不着了。

侧过头,安静的盯着男人的睡脸,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白墨寒的脸看。

浓黑的剑眉,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淡粉色的薄唇,这个男人好看的有些过分,要不是知道他的性格,自己还真的有可能被这样的美色迷惑。

只是,想到今晚他的种种作为,宫小悠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有时候暖如晨光,有时候却又寒若冰雪,让她遍体鳞伤的是他,给她伤口上药的还是他。 这个男人……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