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的十字路口

米勒的十字路口
  • 主演:加布里埃尔·伯恩,马西娅·盖伊·哈登,约翰·特托罗,阿尔伯特·芬尼,史蒂夫·布西密
  • 导演:伊桑·科恩,乔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意
  • 年份:1990
美国一个小城市,当地的黑帮老大利奥和他的好朋友兼助手汤姆(加布里埃尔?伯恩 Gabriel Byrne 饰)同时爱上了黑道中人伯尼(约翰?特托罗 John Turturro 饰)的妹妹维娜(马西娅?盖伊?哈登 Marcia Gay Harden 饰),两个好朋友甚至为争夺维娜的爱的而反目。同时,当地的另一个黑帮老大卡斯帕极力拉拢汤姆,答应帮他偿还赌债,条件就是干掉伯尼。汤姆为了讨维娜的欢心,暗中帮助伯尼藏了起来,对卡斯帕却宣称自己已经杀死了伯尼。不料伯尼反咬一口,以此威胁汤姆帮他干掉卡斯帕,不然就重新露面。局面霎时变得混乱起来。

米勒的十字路口第一集

他按照皇宫看去最高殿的地方冲去,再在它的四处找寻,最后看到一座屋子,里面点着亮灯,他十分好奇的走了过去,却看到门口上挂着的‘御书房’的字样。

一纵身,他已经从窗户偷偷摸摸的进去。

屋子里什么人也没有,安静的很,黑衣人便就在这儿四处找寻,可惜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或者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你在找什么?”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黑衣人惊惧转身,却见门口站着一个月白色袍子的年轻人在哪儿,黑衣人一愣,“王爷?你……”

殷墨年站在门口轻笑着走了进来,“小贼,你连朕跟王爷都分不清,谁给你胆子夜闯皇宫的。”

黑衣人一愣,这才知道来人是谁,身影一瞬移动,已经到了殷墨年面前,一掌拍向殷墨年心口。

只可惜殷墨年反手便挡开他的攻击,反手一掌,强大浑厚的真气打在心口,黑衣人只觉得满嘴腥甜,‘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殷墨年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往前迈步,看着地上的人,“你倒是认得王爷。”

殷墨年淡淡开口,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似乎没有要再出手的意思。

当然,黑衣人也不会动手或者逃跑,刚刚的那一招他已经看得太明白了,仅仅一招,他就能击败自己,而且他肯定,刚刚殷墨年那一掌没有用全力,不然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是,见过王爷几次。”黑衣人开口,殷墨年淡淡的‘哦’ 了一声,“把面巾摘下来。”

殷墨年说着,没有什么情绪,黑衣人愣了愣,绝对的力量下,他所有的思考都变得多余。

伸手摘下面巾来,一张刀削似得五官出现在了殷墨年面前,殷墨年瞧着他,似乎并不认得他。

“进宫来做什么的?偷偷摸摸的。”殷湛然说着轻笑,好像在嘲笑他似得。

黑衣人摘下面巾,赫然就是盛千月。

“手头紧,想来顺点东西,我以为皇宫会好进出一些,虽然多重兵,却少高手。”盛千月开口,这个理由很足以说服人。殷墨年手里拿着快玉佩把玩,脸上似笑非笑也看不出神情,“也对,这个理由好,一般的江湖高手要动手,也可以这样做,只是都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富贵人家,你要手头紧也应该去别家,却跑到皇宫来

了,还是你想说,皇宫里没有高手,你这样的武功好手可以随意进出?那为什么不去别的富贵人家?”

因转机瞧着他问,就像一个大人在看个小孩子似得。

盛千月被他问的无话可说,愣了愣,而殷墨年见他摸样又笑了起来,“你在王爷府里,就算是想偷东西,王府可多得是东西,怎么的舍近求远偷到皇宫里来了。”

随着殷墨年的话音,盛千月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殷墨年,“你……”他想说什么,却什么都再也说不出来。“王爷留你住在王府,那就是当你朋友。”殷墨年说着挑眉瞧着他,盛千月再多的怒气都的压制下来,低下头的模样看起来温顺无比,“对不起,我只是……一时间……我做错了,请您无论如何也不要让王爷

知道,我……”

盛千月的样子就像一个做坏事被抓住的小偷似得,殷墨年甩了甩手里的玉佩,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

“整个王府都在王爷的控制下,那你觉得,朕控制不了皇宫么?”殷墨年冷冷瞧着他问,盛千抿了抿唇,“对不起,我……”

盛千月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偷东西被抓住的小贼模样,殷墨年呼出了一口气,“说吧!来做什么的?”

殷墨年再次问,语气还是那样淡淡的,什么情绪都听不出来。

盛千月抿了抿唇,他今晚必须离开皇宫,不然……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皇帝的武功,居然高的完全超出了意外。

‘噗通’一声,盛千月冲着殷墨年跪了下来,“我此来,其实是为了一样珍宝。”

“哦……什么珍宝?”殷墨年问。

“无画卷!”盛千月记得郁飘雪说过,这无画卷是从宫里出来的,所以他就这样说。

殷墨年‘嗯’了一声点头,“是,宫里是有无画卷这么个东西,不过你要来做什么?”

“在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有人出十万两银子请在下偷这个。”盛千月编了个谎言开口,殷墨年听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你是是王爷府上的客人,就在王府好好呆着吧!王爷的客人,朕自然不会去处理。”殷墨年说着站起身来,走出了御书房,很快,外面就进来了好几个侍卫,盛千月想趁着机会逃,这才发现自称筋脉不知

何时一看被锁住了。

原来,殷墨年在打他那一掌的时候灌进的真气就已经将他锁住筋脉,如果他当时立即就逃,早就筋脉尽碎而亡了。

所以现在的盛千月可谓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由几个侍卫将他带走,回到王府去。

夜色浓浓,大街上早就没什么人了,天气又冷,偶尔只有几个醉汉经过,就连打更的见到都要绕道走。

大街上一抹淡蓝色身影走来,居然是谢白云,只是现在的他五官都皱在一起了,愁得不得了。

“你看到了,我根本就没办法。”谢白云自言自语,可是脑子里却想起了流墨的声音,“必须去完成任务。”

流墨那完全是明亮的口吻,谢白云没法,只能是坚持。

他低着头,十分的沮丧,就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的悲伤,一个人漫步在黑漆漆的夜晚里,远远的瞧见有人走来,一小队人骑着马,拉着一辆马车而来。

谢白云抬起头看了眼,闪身躲开,他现在并不想跟谁起冲突,而就在这样的夜风里掀开了车帘一角,他看到了马车里居然是盛千月。“是你!”那个黑衣人,那个在雪地里开导他的人,居然再次见面。

米勒的十字路口

米勒的十字路口第二集

“我熬煮中草药了,那味道十分难闻滴,凭此,杨大哥也该带我们去吃点好吃的的。”叶紫潼理直气壮,表情挺可爱的。

南宫灵萱也积极发言,“我给你当助手了的,我也有功的。”

“带你们去,带你们去,你们这两个贪吃货,合着功劳到最后都成为你们的了。”杨逸风无奈笑着摇摇头,倒也不跟她们计较,带着她们出去了。

…………

稣香酒楼,包厢房。

“陈院长,尝尝这酒的味道如何?”慕容问青执起玉手,笑靥如花亲自为陈飞胜倒了一杯酒。

陈飞胜色眯眯的看着慕容问青,待慕容问青坐下,手就不老实的放在她的大腿上。

慕容问青倒是没什么反应,反倒双手把酒递给了陈飞胜,“陈院长,请。”

陈飞胜拿过酒,先嗅一口,再抿一口,满是陶醉,“好酒啊,味道醇香,甘冽,醉人啊,不过这倒是不像是我们本地的酒,我还是头一次喝。”

陈飞胜又来了一口。

慕容问青再度给陈飞胜添置上,“这酒是来自我们凌云城的美酒,还是我自酿的,取名花桂酒。”

“看不出来,问青还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子。”陈飞胜笑得脸上冒出褶子。

“陈院长要是喜欢喝,那就得多喝点。”慕容问青笑道。

陈飞胜笑了笑,动了动眸子,他就直接把慕容问青给扯到怀里,手开始不老实的游走在慕容问青的身上,惹得慕容问青娇喘连连。

“陈院长,你就要饶了我吧。”慕容问青赶紧求饶,声音娇柔,让人听了骨头都要酥了。

陈飞胜哈哈一笑,却是越发过分了,“问青,你何至于把我给约到这里,这样好了,你到我府上去。”

“陈院长,你何必这么着急?我们先喝点酒吃点菜。”去了府上,她还不得被吃干抹净。

陈飞胜却是笑了,语气带着一丝冷意,“问青,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喜好?”

“陈院长,你这就冤枉我了,我怕去了你府上,被人看到,坏了你的名声。”说着慕容问青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陈飞胜自然心疼美人,立马摸摸她的小脸,“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解了,不过你大可以放心,不会有事情的,反倒是你把我约到这里,倒是危机重重了。”

这也是陈飞胜不愿意来此的目的,之前,那是因为情况特殊,两个人并不熟悉,为了钓到慕容问青,他只能走此一步。

“啊,这么说来,我给陈院长闯祸了?”慕容问青惊讶捂嘴。

“下不为例,以后去哪由我说了算。”陈飞胜绷着脸说道,但手又不老实了。

这惹得慕容问青脸颊通红,眸光闪烁,可把陈飞胜给憋坏了,“不行,你还是跟我走吧。”

陈飞胜等不及了。

“大人,我好歹点了一桌子的菜,别浪费了。”慕容问青笑着说道。

“这点钱,我还是浪费的起的。”陈飞胜执意如此,慕容问青拗不过,也不敢得罪陈飞胜,只得跟着他走了。

回到府上,陈飞胜就本性暴露,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带着猛烈的又刺激的完成了他的举动。

慕容问青倒也是颇有这方面的心得,把陈飞胜给迷得五迷三道的。

等完事了,把陈飞胜给伺候高兴了,慕容问青趴在陈飞上的胸口,动了动眸子说道:“陈院长,这后天就要举行比赛了,你那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小道消息?还有那个公主究竟参没参加?”

陈飞胜一脸餍足,“据悉闻人妍儿公主已经参与报名了,这就更加说明了女皇大人的心思,肯定是有意要让她女儿胜出,作为院长的接班人,其他人肯定没这个戏的。”

“可是据我所知,女皇大人为人公正,喜好公事公办,在神雀城的口碑还是不错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慕容问青还是不死心。

陈飞胜瞥了慕容问青一眼,“我知道你很想胜出,当上朱雀学院下一任院长的候选人,但闻人妍儿公主那是什么身份?她可是最近才被找回来的,深受女皇大人的喜爱。女皇大人更是对闻人妍儿公主饱含歉意,觉得亏欠了她,自然女皇大人会想办法弥补。而院长候选人之位就是最好的礼物。”

“况且,朱雀学院那是可是神雀城的学院,是天下第一学院,在神雀城占有重大的意义。如果外人要是胜出,培养成为了下一任的院长,难道女皇大人就不会担心,外来势力涌入,最后侵占朱雀学院,到时候朱雀学院的管制各方面就会出现问题。”陈飞胜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且认为这次朱雀学院院长的候选人就是闻人妍儿公主无疑。

慕容问青听得也在理,虽然心不甘,但她还是夸赞道:“陈院长真厉害,居然把局面看得透透的,问青真是佩服。”

陈飞胜被夸的心里高兴极了,“这才哪到哪,这里面的水深着呢,况且我要是没这两把刷子,也当不上朱雀学院的副院长。”

“陈院长谦虚了,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要提醒陈院长。”慕容问青别有深意说道。

陈飞胜蹙眉,手却是摩挲在了慕容问青白皙的锁骨上,“有什么话尽管说,在我面前无需多礼。”

“是这样的,这次参赛的还有一个叫做杨逸风的男子,他为人很厉害,之前一路西行,创造了一路传奇,令人是闻风丧胆,无人敢与其争锋。”慕容问青忙说道,还故意把杨逸风给夸赞的很厉害。

陈飞胜脸色有些难看,他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女人以一种崇拜的口气去夸赞另外一个男人?

“真有这样的人?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陈飞胜眸中浮现疑问,有些不相信。

“陈院长平日关注的都是大事,故而未把精力放在这方面,反倒是忽略了这方面的消息,不过这个杨逸风的确不是一般人的,如今沧海城的公主,在杨逸风的面前都得规规矩矩的喊他一声师父,不敢有任何的造次。”慕容问青继续渲染道。

米勒的十字路口

米勒的十字路口第三集

盛依婉看着自己儿子这通红的脸色,便知道这孩子是害羞了,不禁在一旁笑了起来。

“看你这样子,莫不是有中意的女孩子了?”盛依婉以为自己儿子这般害羞,因为有了喜欢的姑娘。

“娘~”谁知道乔靖远的脸越发的红了,而且连头也低了下去。

看这样子,想来是真的有喜欢的姑娘。

不过看着自家儿子这么羞涩的模样,盛依婉这个做娘的,竟然还恶趣味的想要逗逗他。

“既然你没有喜欢的姑娘,那娘就安排你和几家姑娘见见,到时候选上一个看得上眼的就行。”盛依婉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不过这余光还看着自己儿子的反应,而乔靖远在听到自己母亲的话后,脸色立刻就变了,甚至是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自己母亲的胳膊。

“娘~,儿子,儿子有喜欢的人了!”乔靖远在为难了片刻后,还是将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只是这时乔靖远的脸已经爆红,如果现在有人摸的话,这手都怕是要被烫到了。

“有喜欢的姑娘,这又有什么好害羞的,用得着这么吞吞吐吐的吗!”盛依婉看着还是忍不住说出来的儿子,不免为他这办害羞的模样,感到好笑。

要知道他爹年轻的时候,可是脸皮厚的很,尤其是对她。

想起当初,自己可不就是因为他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招架不住乔子坤的猛烈追求,才交付了自己的一颗放心吗!

“娘问的太过突然,儿子也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和娘说嘛!”不知道是不是成亲的时候,太过让人震惊,这会儿乔靖远说话,都不经有些娇羞起来。

看着自己儿子如此,盛依婉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逗他了。

“那你说说,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如果合适,娘尽早帮你上门提亲去!”

虽然盛依婉和乔子坤有意让乔靖远选择,自己喜欢的女子。

但这前提都是在两家门当户对,而且老夫人也都满意的情况下。

如果说两家门户相差太大,就算他们做父母的同意,怕是老夫人那里也困难。

而且那女子将来必定是要成为荣国公府的当家主母,要是家庭背景太差,怕是将来也压不住她的那些妯娌们。

不过儿子真的喜欢,那娶回来做个侧夫人,或者侍妾也是可以的。

“娘,儿子喜欢表妹!”乔靖远说完之后,竟然快速地跑了出去。

想来这害羞的心理,已经到达顶点了。

只是盛依婉却愣在了原地,因为她想来想去,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儿子喜欢的竟然会是怡佳那孩子。

不过现在想想,好像也是有迹可循,每次怡佳来荣国公府,那孩子总是积极。

而每次去辅国公府,他也总是第一个等在门口,而且每次到后必定和怡佳待在一起。

从前她只当是两兄妹感情好,毕竟除了两家人的见面之外,他们私底下并没有接触,谁知自家儿子竟然存了这样的心思。

就是不知道怡佳那孩子,是不是也是这般想的。

“看来,明天得去见见母亲了!”

盛依婉的脸色并不好,甚至是有些凝重,因为她并不想这桩婚事能成。

在盛依婉看来,自己儿子的身份就像是一把悬在他们头上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伤到所有人。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外甥女趟进这淌浑水。

万一在未来的某一天,事情败露了,连累怡佳那孩子,怕是大哥大嫂都要恨上她这个做妹妹的了。

想到了这些,盛依婉在心里已经决定绝对不能让这件婚事成了。

如果真的要有对不起的人,她只能选择乔靖远。

虽然自己亲手养大了他,感情也深,但是在真的至亲面前,人都是有私心的。

在决定了之后,第二天盛依婉一早就出发去了辅国公府。

当乔靖远知道自己母亲去了外祖家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种极其兴奋的状态。

昨天晚上他就兴奋的一晚没有睡,一想到自己可以娶到从小就喜欢,自己看着长大的表妹,他就觉得自己这一生都足够了。

只是乔靖远这个时候并没有考虑过,万一他的表妹并不喜欢他的话,又该如何呢?

而这边来到了辅国公府的盛依婉,最先来到了老夫人,也就是她母亲的院子。

老夫人这边听到自己女儿突然来了,在高兴之余,更多的疑惑。

实在是因为最近的时机太过敏感,老夫人天天提心吊胆着,对于自己女儿的突然到来,不得不多想了一些。

“你这孩子怎么突然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老夫人对于自己的女儿,也没什么掩饰的,心里想的就说了。

盛依婉看了看屋内的丫鬟,老夫人就明白了这是有话对自己说。

“你们都下去吧!”老夫人话音落后,屋内的人都出去了,就只剩下了她们母女二人。

“娘,婆婆让女儿给靖远找一门亲事,昨天女儿也问了靖远有没有喜欢的人,可谁知道那孩子竟然心悦怡佳那孩子!”

在人都下去后,盛依婉就迫不及待地说出来了自己的来意。

对于自己听到的消息,老夫人显然也是有些意外。

在愣了许久之后,老夫人声音略带沉重的说着:“这桩婚事,绝对不能成!”

“我不能让怡佳有任何,会毁了她后半生的风险!”

老夫人的反应正如盛依婉预想的那样,没有同意。

“女儿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怡佳对靖远是什么心思?”

“万一他们两人彼此心悦,咱们要是拆散了他们,怕是两人都会有心结了!”

这也是盛依婉唯一纠结的地方。

听到这里,老夫人又是一阵沉默。

“今天你先回去吧!等找个机会,我试探一下怡佳那孩子,要是她没有半点心思,这件事情就此作罢!”

“那孩子本事穷苦人家的孩子,在荣国公府当了这么多年的嫡少爷,就算咱们在这件事情上亏待了他,也不能怪我们心太狠!”

“以后再补偿他就是了!”

盛依婉听后,也不禁点了点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