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英雄

真英雄
  • 主演:唐泽寿明,福士苍汰,黑谷友香,寺岛进,草野イニ,日向丈,小出惠介,及川光博,杉咲花,イ?ジュニク,加藤雅也,松方弘树,和
  • 导演:武正晴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4
拥有25年表演经验的本城涉(唐泽寿明 饰)是一名资深特技演员,他以社长身份经营特技公司HAC,与多少年亲密无间的好兄弟们在摄像机和舞台前挥洒汗水,奋力拼搏。本城对电影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热爱,却因此疏忽了对妻子凛子(和久井映见 饰)和女儿(杉咲花 饰)的关照。他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正式演员的角色,结果却希望落空,而与之配戏的偶像一之濑良(福士苍汰 饰)则如日中天,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之濑风头正劲,高傲自我,口口声声要站在奥斯卡的颁奖舞台之上,却对电影的幕后制作漠不关心。随着相处的加深,一之濑渐渐对本城抱以敬重,他也开始尝试着用心磨练自己的演技。   与此同时,某好莱坞大制作动作电影在日本开拍,本城意外获得了出演一场极其危险的重头戏的机会

真英雄第一集

第2555章 宝贝,叔叔的裤子脏了

翌日。

眉玥一下楼就看到了霍绯的车。

他换了一身休闲西装,人清爽不已。

“早安,男朋友。”

“早,我的女朋友。”霍绯朝她快步了两步,抱了抱她。

“想好我们要吃什么了吗?”

“以我女朋友的意见为主。”

“我对吃的有选择困难症。”

“那我来选择,想吃汤粉吗?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或者吃西城的早点,附近也有。”

“要是你觉得你女朋友的吃相不太好,你会不会吃惊而分手?”

“暂时没有这个想法。我女朋友那么好看,仪态又好,吃相怎么会不太好呢?”

“这可说不定。”眉玥笑道。

“宝贝,你忘记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了?”霍绯跟家里的宝宝待的时间长了,宝贝、宝宝这类称呼几乎张一嘴就来。

眉玥侧过身体看着他,“男朋友,你叫宝贝叫的太过自然了。”

“家里要是有三个小家伙,你也会叫宝贝叫的这么自然的。你叫别的他们并不理你。”霍绯好笑道,“他们对宝宝、宝贝特别执着。”

“叫名字都没反应吗?”

“不是没反应,是反应特别迟钝。属于心情好就配合,心情不好就当做没听见。非常有个性。”

“整天跟他们相处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那是因为出来玩心情好,懒得跟我们计较。”

“你这么一形容,我觉得他们好聪明。”

“他们本来就非常聪明,你要是喜欢跟他们玩,有时间的时候我再把他们拎出来。”

“他们爸爸妈妈不会担心?”

“湛湛妈妈的预产期很近了,大概这周内会生下宝宝,我正好有时间就多带湛湛出来走走。家里两个小家伙基本就没分开过,每天都在一起玩,带了其中一个,另一个也得带上。”

“这算是一拖一吗?”

“是。”

……

两人吃了很好吃的汤粉。

眉玥也喜欢在早餐的时候吃汤粉,她妈妈是南方人。

小时候他们回外婆家的时候,外婆就是每天早餐给他们做汤粉。

那种感觉特别的好,一闻到那种味道就感觉回到了家。

可即便是她妈妈后来有做过,也不是外婆所做的味道。

她后来因为拍戏和工作去了很多地方,也尝过很多地方的汤粉,没有一个地方只能做出外婆所做的味道。

哪怕是同样的食材,做出来的也不一样。

霍绯见她把汤都喝完了,笑道:“好吃吗?”

“好吃,很像我外婆的手艺。”

“很高兴带你来了。”

眉玥看着这个不起眼但很干净的小店,“你怎么会知道这里?”

“答案跟昨天的一样,家里有几个吃货,他们知道的地方太多了。”

“在这边住了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这附近有不错的餐馆。”

“你经常回家吃饭了吗?”

“一周回去两次,周末如果没有特别的事也会待在家里。”

“妈妈的厨房做出来的东西才是最好吃的,已经享受到了最好的。”

“我们家是爸爸的厨房,我妈妈只是打下手。”

“我爸爸妈妈几乎不下厨,基本是厨师们做的。这可能是家里人多的原因,他们都不怎么做饭。”

“你呢?”

“我目前还没有打开做饭的技能,只会做一点简单的,养活自己不成问题。要追求味道的话,我做的东西不一定达到这个程度。”

眉玥笑了,笑得眸色如水,“我的水平跟你的差不多。”

“我们工作的忙哪怕是在一起之后,厨房也不是我们经常在的地方,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打理。”

眉玥挑了挑眉,“我们讨论的问题会不会太深了?”

“这些问题不是在交谈的时候慢慢的透露出来吗?”

眉玥嫩白的手撑着下巴,“我有点明白你为什么把之前的女友们都吓跑了。”

“嗯?”霍绯做了个倾听的姿势。

“为什么?”

“你的进展太快了,会把别人吓跑。”

“你呢?也会吗?”

“不会。我也很真诚的想找个男朋友,在很恰当的时候结婚。”眉玥的五官没有达到顶尖美人的标准,然而有了气质和气场的加持,便极为吸引人了。

尤其是在当下死气沉沉的娱乐圈里,她的鲜活是极致的。

这种极致哪怕是不需要角色的加持,在她本人身上也凸显的淋漓尽致。

当下的娱乐圈无论什么年纪的女人都在倡导少女人设,仿佛少女人设崩塌她们的路就走到底了。

仔细想想他们极力维持的少女人设也是市场和粉丝文化的汹涌发展导致的。

当下的粉丝似乎不太能欣赏除了年轻之外的美,他们不断地把颜值放到很重要的位置,而各类资本他们看到的这表面的数据也就是如此。

按照那些粉丝文化的热点制作出一部又一部耗费巨资却没有多少诚意的作品。

霍绯他的公司涉及很多领域,唯独对娱乐圈在一块不怎么涉足。

哪怕是一走进去,就能有不菲的收入,他也不想踏进这个行业。

在这方面他固执的有点不像是个商人。

他目前对影视这一块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并没有什么情怀需要去表达,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怀才不遇。

他心里要是有什么添堵的,自己去解决也就完了,根本不需要借着一些作品把自己心里的东西展现出来。

其实现在很多的投资人也并不执着又讲故事,他们只是在追逐热点。

在追逐热点的同时又抨击热点。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现象,就跟人们一直在追求钱又不断地自我催眠说钱不重要。

然而只有真正明白钱很重要的人,不会去过多的评价钱。

霍绯发现自己很容易就把思维给拉远了,问道:“要尝尝这里的卤蛋吗?还有鸭翅,味道都不错。”

“如果有打包盒的话,我想打包一点。”

“我去跟老板说。”霍绯说着便站了起来往柜台的方向走。

他的气质跟这家小店格格不入,他自己却好像是没有发觉一样,神态都很自然,没有半点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霍绯很快就提了两个打包盒过来,“走吧!”

眉玥见打包盒里还有颜色各异的糯米饭,“你没吃饱吗?”

“给你带的。上午十点的时候吃一点,你办公室肯定有微波炉,放在微波炉里转一圈就好了。糯米饭里有香肠还有土豆粉和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我觉得你会喜欢。”

眉玥挽住他手臂的手轻轻颤了颤,“你想的很周到,让我觉得我很粗心大意。”

“眉总是出了名的爱妻护子,我想他对你妈妈做的事一定会更仔细。”

“我妈妈都快被他宠成了什么事都不会做的中年版小可爱了。”

“我也希望你会变成那样。”霍绯笑道。

眉玥眼神里闪过狡黠的光芒,“这个可能性不大,我跟我妈妈的性格不太像。”

“我们拭目以待。”

**

霍绯把眉玥送到她的公司楼下,跟她告别之后就开车去往他自己的公司。

他今天上午有个会下午倒是没什么事情,昨天晚上他没有回去,而是在眉玥公寓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他以前也谈过恋爱,没有哪一次谈恋爱,谈的这么心血来潮,心情澎湃,那花不完的精力简直能绕着殷城跑一圈。

他都有点被自己的这个上头劲儿给吓到了,也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愿意把时间和精力放在谈恋爱上。

那个过程实在太美好了,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让人心口发甜。

整个人能直穿云霄,也能直堕地狱。

哪怕一个拥抱也能让人感觉心尖都发烫起来。

霍绯也后知后觉的发现,如今真正的遇到了让他心潮澎湃的感情,他才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原来他想要的感情一直都是势均力敌的,不是他像是一片天一样撑在柔弱的女孩身后,让她们可以继续保持着他她们原来的个性好好的走接下来的是人生。

他当然是有这样的能力的。

他除了希望她们能保持她们自己的个性之外,他要的也是一场势均力敌,一个对手。

她们保持了前者,并没有后者的能力与力量。

他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女性都是极为独立,完全有自己的主见,在尊重别人意见的同时,也一直会坚持自己的想法。

连日看起来最柔弱韵之嫂子也是如此。

她的力量像水一般,状似没有痕迹,没有力量。

然而,追求洛洛哥哥的女孩子那么多,只有她成功了。

她只是性格相对温柔,没有其他的家人那样明朗、强势,她也有自己的想法。

强硬起来,洛洛哥哥都拗不过她。

拗不过,还要哄着,怕她伤心,难过。

她的执拗一点也不让人厌烦,哪怕不是她的丈夫也会觉得她耍赖撒娇的样子特别可爱。

家里其他的女性就别说了,尤其他亲妈。

中性的不要不要的。

跟他爸简直绝配。

**

傍晚,霍绯把车停在院子里,刚下车就被人抱住了腿。

湛湛把自己湿哒哒的脸往他的裤腿上蹭着。

霍绯诶呦了一声把小家伙给抱了起来,“宝贝,叔叔的裤子太脏了,不适合给你当口水兜。”

真英雄

真英雄第二集

第六百六十六章 鬼差的牢骚

挂掉了苏颖的电话之后,唐峰关于想要调阿珍到自己身边来的念头也飞到了九霄云外。

身边这些女人已经够麻烦的了,若是再来一个,只怕是别人都说什么,被自己老爸给知道,会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想想唐老三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自己都不顺心的样子,唐峰就满心崩溃。就等着过完年,赶紧让他们出去旅旅游,免得整天就盯着自己,等着抱孙子。

这孩子,总得给点时间才能生吧!又不是自动售货机,塞进去硬币就出饮料。

幸好这几天可以借着天龙大厦出事的理由,可以在平阳多待几天。但是眼看就要过年,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

唐峰无奈地摇摇头,自己已经有了乔娇娇和上官佳倩,其他露水夫妻更是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还是不要再招惹别的女人。

况且,看起来石头对阿珍仿佛很动心的样子,否则不会去陪她加班的,并且说到她的时候,连神色都不对劲呢!

朋友妻,不可欺,虽然自己和石头认识的时间不算太长,也不能算推心置腹,可是他觉得石头这个人挺不错,也可以说是自己的朋友了。

阿珍么,还是留给石头吧!

反正自己也不会在这里呆多久,虽然平阳的交通确实方便,而这天龙大厦也的确被林梦佳布置得非常舒适。可是唐峰还是喜欢在农场里面无拘无束的感觉,总是觉得城市之中对了很多喧嚣和压抑感,空气也没有农村的好。

一整天的时候,唐峰只是在市内转了转,也算是偷得半日闲,买了不少新鲜货色,都存在仙云手链之中,准备慢慢地给仙界送过去。

就在唐峰自己坐在一家咖啡馆,拿着手机百无聊赖的时候,忽然一条微信消息发了过来:“这位朋友,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谢大人奖赏给我一百功德!不知道我该怎么感谢你?”

区区一百功德,就把他给乐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他把吴月给带走,系统可是奖励给自己五千功德呢!唐峰的嘴角微微地抖动了一下,现在不论是仙界还是冥界,他有用的东西当然就是功德了,可是这个鬼差丁显然是穷鬼一个,地位也不怎么样,他手中也点功德,自己根本看不上眼。

于是,唐峰回道:“用不着了,等以后你有能力的时候,再说感谢的话吧。这几天如果不出意外,我还会再给你几个邪灵的。”

“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牢记在心的!”鬼差丁简直是感激涕零了。

“别说客气话了,我问你点事。这个外国的鬼,你们也管收么?”

“在冥界和你们阳间一样,都是划分区域各司其责的。如果有外国人死在了华夏土地上,被我们给遇到,我们就会把他交给相应管辖他们的引路人。”

唐峰有些失望,他本来以为可以在鬼差丁这里打听到关于帕玛的事情,早点把朱浩歌给打发走呢。可是这泰国的鬼是不归华夏鬼差管,想来他是不知道了。

“小丁,你当鬼差多久了?一直都是在平阳么?”

“我们是实行轮岗制度,不会让一个引路人待在同个地方太长的时间,以免徇私舞弊。”

唐峰不由得好笑,鬼差徇私舞弊能干什么?不是说阎王让人三更死,谁也不能留到五更天么?难道这鬼差还能让人晚死?

不过他也没多想,只是又问道:“那你来平阳多久了?”

“一百六十三年,满了二百年,我就可以调走了。”鬼差丁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很明显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怎么,在这里干的不好?”唐峰觉得自己有点明知故问,看这个鬼差之前那副受气的样子,也知道肯定是干的不好啊!

鬼差丁果然很是委屈:“这位朋友,冥界的一些事情,你大约是不知道的。我们这里引路人带回去人是有名额的,例如这一年,某个地方要死多少人,要出生多少人,都是有规定的。可是平阳这个地方邪门得很,明明有人死,可是偏偏我们带不走人。”

“你们不就是带死人的么?怎么人死了你们还带不走?”唐峰有些莫名其妙。

“按道理说是这样的,可是有些时候,这人死了不假,我们的勾魂名册上面却没有他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个人把死人的名额给占了,人也死了,就是灵魂不能带走。这样一来,整个平阳所有区域的引路人都完不成任务,只能到其他人的地盘上抓人,才能完成任务。可是,如此一弄,便成为了恶性循环,有的引路人便会一直无法带到足额灵魂。”

不用问,这个一直不能完成任务的,肯定就是他了!

唐峰倒是也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和降头师有关系,之前他和蓝玫瑰蓝馨儿去朱家古坟,看到的那个朱振邦,一定就属于死了却在名册上没有名字,灵魂一直被控制。看来,这情况比自己想的严重多了,平阳居然一直都有这种情况发生。

“难道其他的地方,没有这种事么?”

“也有,不过没有平阳这么严重。尤其是在我来到平阳之后,这种情况越发地多起来,害得我们总被谢大人训斥,可是我们反映上情况,他又不理。”

唐峰心里觉得好笑,如果人人都反映情况,白无常是根本不可能不管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其他鬼差都各凭本事,能够足额完成任务。大约都抢这个倒霉鬼地界的鬼带走,导致他长期不能完成任务,才会一直受罚。

“这一点,你以后不必担心了。只要跟着我,我必然会让你完成任务。”唐峰一边打字,一边想着,这个鬼差现在又没本事又没权利,就算是得到一百功德,都乐成那个样子,他可实在是不忍心找他再要功德了,当务之急,是帮助他在冥界站稳脚跟,“既然你已经来了一百多年,那当初汾水门的事情,你应该清楚吧?”

真英雄

真英雄第三集

进了城门,人来人往,一派热闹的景象,段云谦问:“还是去我们常住的客栈?”

萧君毅点头道:“走吧。”

这时,一群穿着补丁布衣的百姓,拿着布袋,簸箕,木盆子往前冲去:“快快快,丰瑞粮行有人闹事儿,我们赶紧去看看,能不能趁乱抢些粮食……”

听他这么一说,旁边的百姓也都来了精神,纷纷左看右看准备拿个什么容器去装粮。

凝瑶满头黑线,从古到今,走哪儿都有喜欢趁火打劫的人,瞧大伙儿那一脸兴奋的样子,跑得可快了。

萧君毅眉头紧蹙,段云谦也是一脸黑:“走,上前去看看。”

没走多远,便看到一家铺子前聚了很多人,打架的,抢东西的,还有拿着棍子乱挥的家丁。

一个从头白到脚,只剩嘴巴,鼻子和眼睛的男人,扛着一袋面粉突破重围,清风拦下他:“兄台,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满脸都是面粉,看不到表情,但声音里满是雀跃:“搬粮食啊,我这一袋儿面粉,够咱们全家吃一个季了呢,你们也赶紧去拿啊,没家伙装,就脱衣服兜,拿多少算多少,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离开……”

萧君毅一听,这是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抢啊:“清风,上去帮助那些家丁!”

一个满身补丁的老大爷在旁边说道:“几位,是外地人吧?这丰瑞粮行啊,里面儿都是黑心肝儿的,仗着和县令有亲戚关系,短斤少称,欺行霸市,今儿,算是遇到个不怕死的狠人了,这是造福百姓啊,所以,各位也算是行行好,别出手相助了吧!”

一阵马蹄声和脚步声由远而近,老大爷脸色一变,大声喊道:“有官兵来了,大家快走!”说完,拎着一小袋儿米,转身,脚步蹒跚的快步离开了。

官兵来了,没来得及离开的百姓,都被控制住了,很快,一个猎户装扮的男人被押了出来,嘴里大喊:“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为首的捕头笑道:“王法?你聚众闹事,煽动百姓抢粮,就不怕触犯王法吗?”

“哼,我明明交付一石的粮银,可你们耍斗(做手脚),我拿到集市上过称,只有八斗,硬生生的少了两斗,这还不算,这八斗里面,还都是扫底粮(过斗装粮是抛撒在地面的粮食),这不明摆着欺生客?”

猎户话音落下,其他百姓也纷纷开口指责,说这是丰瑞粮行的惯用伎俩,大家都吃过亏,但丰瑞粮行有背景,还是官府钦定的包粮行(农户每年交税粮的粮行),所以,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只能吃了哑巴亏。

清风听懂了来龙去脉,一脸愤怒:“公子,我去让他们放人!”

萧君毅道:“慢着,他们此刻会将百姓和猎户都带到衙门去,清风,泽风跟着一起去,见机行事,楚风和劲风,四处去打听一下丰瑞粮行的口碑,一定要有根有据!”

四风领命,分头行动去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