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之歌

日暮之歌
  • 主演:阿格妮丝·迪恩,彼得·穆兰,凯文·格思里,伊恩·皮里,罗恩·多纳基,丹妮拉·纳尔迪尼,尼尔·格雷格·富尔顿
  • 导演:特伦斯·戴维斯
  • 地区:英国,卢森堡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影片改编自格拉西克·吉本《苏格兰的书》三部曲中的第一本。男主角英勇的投入战斗并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女主人公克里斯受过教育却被土地束缚,飞快的从女孩变成妻子又变成遗孀,让人振奋又心碎。它的语言音乐般美妙、抒情,就像它描述的这片土地一样的美丽。跟随着他们我们经历了一生,目睹了农民生活以及古老的苏格兰本身。

日暮之歌第一集

安笙一脸懵逼的看着任奶奶,怎么会想到给她介绍男朋友,难道她魅力这么大,人见人爱?

“妈,阿笙是我们家云深的,你难道不知道吗?”不等安笙拒绝,程媛就先替她说话了。

任奶奶挥了挥手,道:“云深比她大了整整一轮,三年一代沟有什么好的。安笙,你听奶奶的,要找一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才有共同的话题,才不会显得清淡。轰轰烈烈的爱情,才是你们年轻人该有的青春。”

任野挑眉看着自家奶奶,真的是一肚子的坏水,都敢拐慕云深的女朋友了。

“任家奶奶,你想把安笙介绍给谁啊,我认不认识?”秦瑶问,这个任奶奶真是有意思。

“我孙子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看啊,你们都是学画画的,一定有共同的话题,而且年纪又差的不大,比跟云深好吧?”

任奶奶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提议过分,反正她是看得出来,自家孙子对安笙是不同的,作为奶奶,嫡亲的奶奶,得帮他争取一下吧。

“妈,任野也比阿笙大呢,比阿笙大六岁,三岁一代沟六岁两代沟呢。”程媛好笑的说,感情是给自己孙子争取机会的。不过不管是谁,想要从他们老慕家抢走安笙,都是不可能的。

“那也比云深好啊,任野和安笙才两代沟,云深和安笙那可是四代沟呢,安笙,你好好的考虑一下。”

漂亮乖巧的姑娘人人都喜欢,任奶奶也不列外,今天她来慕家就两个目的,一是来看望干女儿,二是来看看传说中的安笙,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啊。

安笙歉意的对着任奶奶笑了笑,“谢谢任奶奶的厚爱,不过我和云深哥哥没有代沟,我们相处得很好。”

“你还年轻,不要被慕云深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女人啊,选择男人就是第二次投胎,要擦亮眼睛看清楚,不能意气用事。”任奶奶拍了拍安笙的手背说。

“妈,人家阿笙都没什么意见,你就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可不高兴了啊,她可是我认定的儿媳妇,你别跟我抢人。”接到安笙求助的目光,程媛立即开口说话,再不说儿媳妇都要变成别人家的了。

“行行行,不说了,不过安笙奶奶的话,你还是考虑考虑啊。”任奶奶最疼爱的还是自个的干女儿,所以程媛说不高兴,她立刻就停住了。

安笙也松了一口气,她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好在这个话题终于停息了。

慕震扬慕云深父子二人下班回来,程媛就把今天任奶奶的话给他们说了一遍,慕云深脸都黑了。

“阿笙呢?”

“阿笙去画室了,准备吃饭了,你去叫她吧。”程媛掩嘴偷笑,慕云深黑脸预料之中的事。

慕云深黑着脸走进画室,当看到画架前恬静的小女人时,脸色才好一些。

看到她收了最后一笔,走到她后面,轻轻的把人搂在怀里。

安笙被他给吓了一跳,“云深哥哥,你吓死我了,怎么走路没有声音!”

“是我的不对,看到你手笔,就想抱抱你。”慕云深笑了笑,脸贴着安笙清凉的脸。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安笙问,把笔放下,麻利的解开围裙,站到慕云深面前盯着他看。

慕云深被她的担忧给暖到了,伸手再一次将她抱起来,下巴搁在她头顶,“没事,听说今天任老太太和任野来了?”

“对啊,还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呢,不过我说我不需要,我有你就够了。”安笙笑着说,伸手缠住了慕云深的腰,换作是其他时候,她一定要吓一吓他,可是这两天因为云外公的去世,慕云深心情不好,她自然是不捉弄他。

“真是个好姑娘,以后那些说要给你介绍男朋友的人,让她们来跟我说。”慕云深俯身轻轻的啄了一下安笙的嘴脸,显然是很满意安笙的做法。

“好啊,以后谁再乱给我介绍男朋友,我叫她来找你说。”安笙笑了笑,不过敢说给她介绍男朋友的,多多少少都是不怕云深哥哥的,不然谁敢这样说啊。

慕云深看着安笙笑了笑,直接就是俯身吻住了她的软唇,轻柔珍惜,如同稀世珍宝。

可不就是,安笙就是他慕云深的稀世珍宝啊,一辈子的稀世珍宝。

安笙被吻得快要窒息了,慕云深才放开她,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粉唇,拿出帕子擦去嘴脸的透明液体,这让安笙羞得满脸通红。

“走吧,准备吃饭了。”慕云深牵着安笙的手,把晕晕昏昏又娇羞的安笙牵到餐厅。

程媛慕震扬都已经坐下来了,就等着他们两人了。

程媛看到安笙微微红肿的唇,就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了,不过安笙脸皮薄,她也不说什么,只是叫他们坐下吃饭。

“明天是老爷子的吊唁会,我同你一起过去。”慕震扬看着慕云深说,送他最后一程,权当是告别吧。

“好。”慕云深低着头给安笙去鱼刺,因为安笙喜欢吃贺南养的鱼,所以久不久的,贺南会让人送鱼过来。

“我也去。”安笙从饭碗里抬起头说,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慕云深。

慕云深把去了刺的鱼给安笙,尔雅一笑,“好,明天带你一起去。”

得到慕云深的允诺,安笙才继续吃饭,慕云深笑了笑。

第二天,安笙早早的就跟着慕云深起床了,换了一身灰色的衣服,跟着慕震扬慕云深一起到吊唁会的地点。

看到他们过来,云家的人心中很不是滋味,特别是看到慕震扬,自从云婉舒去世之后,慕震扬知道了真相之后,就没有再和云家有来往了。

今天他能来,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慕震扬给云外公鞠了一躬就退到一边去了,安笙献了花,也站到慕震扬身边,只有慕云深帮着云家招待前来吊唁的人。

看到哭得眼肿的云诺,安笙和慕震扬说了一声,就朝着云诺走过去了。

“云诺,节哀。”轻轻的拥抱着云诺,却只是轻轻的两个字“节哀”,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了。

她知道这种滋味,因为她经历过,而且还经历了三次。

日暮之歌

日暮之歌第二集

那透心凉的感觉从夏时蜜的脸部,刺激着她的情绪。

她猛地推开他,捂着脸乱跳:“啊!你要冻死我了!我怎么就忘了呢!你可以帮我教训那些欺负我的人,可是最爱欺负我的人就是你啊……”

封非季站得很稳,坏笑着:“连我都怕了你,谁敢欺负你?我刚才只是觉得冷,你确定不要过来温暖温暖我吗?”

见她还有点怀疑,他又唤叫:“小徒弟过来,师父冷了。”

夏时蜜一下的就心疼封非季了,这段时间都是他忙前忙后的处理一切,而她不过是等得寂寞了些。

就是放在平日里,她也不舍得他冷呀……

且看他身穿的衣服,实在少了。

很快,夏时蜜便搓着手,把手搓热了,就去捂住封非季那双冷冰冰的手。

她皱眉:“哎呀师父!我的手比你的手小好多,捂不住怎么办……我们还是快进去吧,那些设备可以明天再搬,别把你冻坏了。”

她拉着他,两人迈着小步要进家门。

下一秒,有个人影从车的后面冒出来。

自从知道当年的事,封非季就变得敏感,生怕危险再次降临。

他发现身边有情况时,就把夏时蜜紧紧护在身后,不让她出来。

夏时蜜还是冒出了半个头。

她很好奇,而且有一种神奇的预感,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并无恶意。

只见那人蒙住了嘴脸,朝两人走来,但没有靠得很近,只能让人看出那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散发出不一般的气场。

“你是谁,目的是什么。”封非季不是在问,他是一定要知道。

那个男人没说话,缓缓伸手,指着夏时蜜。

而此刻,在夏时蜜的眼中,渐渐看清了男人的外表特征。

一身白色的装扮,与她脑海中的某个人影重叠。

“非季,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夏时蜜小声嘀咕。

封非季立刻想到什么,问:“是时家派你来的?”

男人这会儿倒是惊了惊:“不是,我也不是时家的人,但我认识时蜜很久了。”

只听见男人的声音温润如雨,让夏时蜜听起来更加觉得熟悉了。

“非季,我觉得,这个人好像对我很重要。”夏时蜜迷茫的把心事道出。

封非季思虑过后,决定让夏时蜜来到前面。

他牵起她的手,往前走去:“走,去弄清楚。”

她满足的笑了一下,很喜欢他处理事情的方式,原来她喜欢他真的一点也没错……

很快,两人朝那个白色装扮的男人靠近。

虽然看不清男人的脸,但男人看上去毫无恶意,而且双眼干涸,貌似不宜见光。

由此可得,男人约莫只能在晚上才能舒服的出现在外。

夏时蜜面对着男人,就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一点也不害怕这个男人,也不怀疑这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把脸遮起来,是怕我想起你是谁吗?”夏时蜜问。

男人笑话道:“你连你身边的这位都没想起来呢,哪里轮得到我先?”

听着男人的话,不难想到,他从前和时蜜的关系不浅,并且非常了解时蜜。

日暮之歌

日暮之歌第三集

百花堂旁边的医院。

姜中医看起来有些紧张,因为他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在当间谍一样。

这时,看到萧祁锐过来后,他走了上去,“萧总,我有个事情想请求您!”

“姜医生不用客气,有什么话直接说!”

“林嘉做出这样的事情,虽然过分了点,但是他不是一个坏人,所以我想请您答应我,一定给他一条生路!”

萧祁锐眼眸扫过他,“我不是刽子手,我只想救我的女儿,倘若他配合,我自然不会怎么样,可是如果他不识好歹……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姜中医看着萧祁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点了点头,“我也希望他不要一错再错了下去了!”

“既然这样,姜医生可要配合我!”萧祁锐看着他说。

姜中医点头,“我会的!”

这时,萧祁锐直接走进了房间里。

姜中医看着,目光中还是露出一些慌张,他也走进包间里,坐在圆桌子上,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萧祁锐在后面看着,眉头轻蹙,随后开口,“你不用紧张,我会在这里!”

听到萧祁锐的声音,姜中医愣了下,茫然的点头,“好,我知道,我知道!”

看着他还是那个样子,萧祁锐无奈的叹息,毫无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萧祁锐一直在包间的里面等待着,可门口一直都没有音信。

姜中医过了一会后,拿起手机又给那边打了个电话。

“喂,你到那里了?”

“到门口了!”

“那好,我在包间等着你了!”

“好!”

过了一会,电话被挂断了,姜中医看着里面,“他,已经到门口了!”

“我知道了!”萧祁锐幽幽的应了一声

紧张的时刻,才刚刚到来,姜中医一直看着门口。

而门外的人,林嘉穿着一身黑,带着一定鸭舌帽,到了门外后,他看了一眼包间,刚要推门走进去,他却愣了一下。

随后他看着前面,直接走了过去,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我临时有点事儿,去不成了,我们改天再聚吧!”

“啊?可,我都在这里等你半天了!”

“下次吧!”说完,电话挂断了。

姜中医有点着急,起身朝里面的隔扇走去,萧祁锐也察觉不对劲,从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儿?”萧祁锐问道。

“他都到门口了,忽然说不来了!”姜中医说。

萧祁锐眉头皱起,“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不应该啊,这件事情只有你跟我知道,他怎么会发现?”姜中医问道。

萧祁锐想了下,好不容易要抓到了他了,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跑 了,想到这里,他直接朝外面冲去。

“萧总……”姜中医喊道,也跟着追了出去。

然而这时,藏在角落里的林嘉在看到这一幕后,眸光微微眯起,拳头也紧握了起来。

萧祁锐没有注意到他在身后,直接朝外面跑去,随后是跟出来的姜中医,“萧总……”

看到他们一起,林嘉的眸更是锋利,收起恨意的视线,他转身走了。

……

萧祁锐追到门口后,根本连个身影也没看见,也有不少的人在门口守着,看到萧祁锐出来后,也有两个人走了出来。

“萧总,怎么回事儿?”

“见到人没?”

“不是进去了吗?”

“进去了?”萧祁锐皱眉,这时他忽然察觉什么,立即朝里面跑去,跟着的几个人也朝里面跑去,而在里面找了一圈后,也没有身影。

这时有个服务员走过,萧祁锐一把抓住他,“你们这个店还有没有后门?”

“额……”服务员愣了下。

“有没有!”萧祁锐喝道,那人忽然清醒了过来,看他非富即贵,连连点头,“有,有!”

“在哪?”

“那边!”服务员指了一下,萧祁锐看了一眼,随后将他松开朝后门跑了过去。

后门一般都是送菜送货用的,平常时候根本没什么人,然而等萧祁锐到后门的时候,却看到门开着,人,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萧祁锐知道,人已经不见了。

他四周查看了一圈后,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墙上。

身后跟着的人看到后,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说什么。

半响后,萧祁锐冲回到酒店,通过监控这才看到了林嘉。

也看到了他走到门口停留了片刻,随后藏了起来这才打的电话。

在看到这一幕后,萧祁锐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有极为强烈的反侦察能力,而这个能力,甚至有点出乎意料。

萧祁锐忽然觉得,是他轻敌了。

看着视频上的人,他那讳莫如深的眸看起来极为深沉。

……

伊诺一直在家里等着,甚至好几次想打电话给萧祁锐问问情况,但是又怕因为她的电话而耽误了事情,所以一直忍着。

苏青跟凌月在那边陪着,不断的跟她聊天,释放压力,但是看的出来,她根本心不在焉的。

“好了伊诺,你现在再担心也没用,等萧总回来不就知道了吗?”苏青说。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嘛!”伊诺担心的说,视线不是看手机就是看时间,要么就是看向门口。

“好了,你就别管她了,让她担心就好了,反正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凌月在一旁说。

苏青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别乱说。

凌月收到视线,挑了挑眉,随后看着伊诺,“苏青说的对,你现在担心都是没用的,等一会萧祁锐回来,给你带回了好消息,你就知道是白担心了,所以现在放宽心,等着就好了!”

伊诺知道他们在安慰自己,叹了口气,“道理都懂,可是我做不到!”

她们又怎么会不理解,被绑的是她的女儿,换成他们,估计也会疯了,甚至比她更不冷静。

“我们就等着萧总带回好消息吧!”苏青说,对他们而言,萧祁锐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小意思,根本不会想到他会失手。

正在这时,门响起,萧祁锐从外面走了进来。

苏青跟凌月见状,立即开口,“看吧,说曹操曹操到!”

见萧祁锐回来,伊诺立即站起来迎接了上去,“祁锐,怎么样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