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直播

玩命直播
  • 主演:艾玛·罗伯茨,戴夫·弗兰科,艾米丽·梅德,迈尔斯·赫尔泽,朱丽叶特·刘易斯,
  • 导演:亨利·朱斯特,阿里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2016
一款名为Nerve的真人大冒险直播游戏正席卷纽约城,游戏参与者有两个不同的选择,要么当“观看者”,要么当“玩家”,观看者付费决定玩家去挑战各种冒险游戏高中女生Vee是个平凡无奇的乖乖女,平日最大的乐趣就是“窥视”学校里的男神JP。她的好友Sydney正沉迷于这个直播游戏里,为了吸引观看者而作出种种大胆行为。受其影响,平日习惯于当旁观者的Vee,也加入了这个直播游戏,成为了“玩家”。她的第一项冒险,就是亲吻一个陌生人。挑战成功后,她才发现这个陌生人Ian也是游戏玩家之一。他们俩的大冒险直播,从刚开始的好玩刺激,到逐渐走向失控。他们必须携手逃出这场玩命直播

玩命直播第一集

?#q????yw?)[email protected]????h?Re*r3t??o?vHtf?4-?6??1?SdFw?7???*[email protected]??中晕眩昏沉感太强烈,贺家辉苏醒后差点连自己是谁,在哪都没想起来,揉了几下额头,他才清醒了一点,知道自己是谁了……\r

“卧槽,昨天喝大了,我竟然在夜市摊上就没意识了,这是哪?妈呀!”\r

……\r

他的记忆就停留在昨天晚上,开学前夜市聚会,许洁去了后因为有女神在身边,多喝了几杯酒,还越喝越多?反正他都没回想起怎么会宿舍的。\r

哪怕喝断片了,眼前这一片荒芜破败的农田大地,是什么鬼?\r

这不是学校!这或许也不是南泉市吧?\r

原本的坐姿都因为太震惊,一下子站起,贺家辉入目所见是长着不知名植物的农田,一片一片被打碎,崩裂,但也只是表层有大批不知名植物消失,偶尔也会有残留。\r

除此外,空气里还有腥味?更远处视线尽头,偶尔也有一点村落废墟?那是村落废墟么?只能看到一点残影他无法确定。\r

无比震惊里,贺家辉懵了。\r

不知道懵了多久,他才跑着向前,刚跑到一个碎块前蹲下细看,两眼而已他又转身狂吐大吐,他以为那是什么呢,竟然是碎尸,还是人类的。\r

吐了一阵,贺家辉亡命绕道逃,等疑似村落废墟的地方越来越近,远远的就看到更多尸体类事物,贺家辉哭着转身选另一个方向逃。\r

他本就不是胆大的人,莫名其妙来到了这样的地方,还是生平第一次见真正尸体,能不怕?不知道过了多久,贺家辉生生晕倒了在荒野中。\r

再次苏醒,他刚大叫着坐起身子,就看到一张苍老、虚弱的面孔正在远处充满慈爱的盯着他,“孩子,你终于醒了。”\r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r

弱宅就是弱宅,不止交际能力不太好,定力也不太行,贺家辉本能向后退,一脸惊慌。\r

“咦?你说的什么语言?”老人也是一惊,但下一刻就笑道,“不要怕,我是你太爷爷,你是我的血脉,也是我林九庸至今尚存的唯一血脉了。”\r

“不管你以前什么身份,吃过多少苦头,现在都不重要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溪林公国唯一继承人。”\r

充满慈爱之色的老者,正是十多年国家征战后惨胜的林九庸大公,说来可笑,以前溪林公国和凃风公国之间,关系一直很稳定的,称的上友好。\r

偏偏某一次去废墟探险,林九庸却在发现一株能延寿的宝物时,因凃风公国大公的出现横插一缸,双方大打出手,没能及时搞定那个延寿宝物,被后来一个巫师学徒抢走了。\r

林九庸也算和那个老朋友彻底结了仇,当时他才八级巫师学徒,已经84岁,若没有延寿宝物大限一到必死,没发现延寿宝物就算了,发现却被人搅局而没得到?\r

从出了那废墟,原本关系不错的两公国直接开战,最初战火还保持一些克制,可林九庸某个疼爱的子嗣意外横死战场,那就是再也无法忍耐的疯狂了。\r

老子好不容易有了延寿,多活十几年的机会,你给我把这希望捻灭了,入侵下你国家出出气不行么?最疼爱的子嗣也敢杀?谁能忍?\r

一年年下来,两个公国几乎都被打残,等林九庸觉得火气泄的差不多了,他已经有了收手的意思,竟被那个疯子杀入公国王城,灭族,他所有子孙全死了,全没了。\r

……\r

这是真正的惨胜,他自觉寿元最多剩下两三年,五千多万人口的公国十室九空,对面比他还惨。\r

那就算吞下老对手六七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了,又能如何?\r

还好他想起来年轻时不止娶过不少妻妾,偶尔也会在外风流一下,说不定就有一些意外血脉呢?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有。\r

他靠着一件学徒级上品的血脉巫器,在国内某战火废墟处找到了昏迷的贺家辉,血脉巫器明确表示,这是他林九庸大公的血脉后裔。\r

这就够了。\r

“孩子,你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公国目前虽然百废待兴,但还有着一定基础,数百万人口等着你去统治,太爷爷伤势严重需要休整一下,有什么事都可以唤人进来。”\r

“你有任何疑惑都会有人给你解答的,不用理会以前的事和过往,我会帮你安排好一切。”\r

……\r

这个唯一血脉有些差啊,还没验查是否有巫师或骑士天赋,但看他气虚体弱的样子,看他不入流的定力?放在全盛时期的帝国,这种遗落的血脉林九庸都不会正眼看一下,随便死都无所谓,偏偏现在是唯一。\r

唏嘘不已的摇摇头,又带着慈爱眼神深深看了贺家辉一眼,他才一步跨出就消失无踪。\r

直到他消失,贺家辉还是懵逼的,什么鬼?哥们刚才说的普通话啊,那老头没听懂?事情大条了,老头说的语言不是普通话不是英语,为什么他全懂了?对方是他太爷爷?你逗我。\r

还有一个拥有数百万人口的国家等着我继承,统治?\r

这个世界疯了么!\r

无尽惶恐中,贺家辉对于老头离去的方式,也是不寒而栗,这是一个华丽、宽敞、高贵无比的宽大寝宫殿宇,是殿宇?贺家辉的卧床,距离门口足足二三十米,奇葩老头一步就消失了!\r

这到底怎么回事??\r

………………\r

又过了好久,贺家辉才确定了一件事,他穿越了。\r

他真的穿越了!\r

对方说的话,不是普通话不是英语,他却听得懂,甚至尝试几次,他也能说的很流利。\r

根据老头留下的一个美的让他微微一硬的女神御姐的回答,这是什么哈克拉斯大陆通用语,那女神竟然是他的奴隶,对方丝毫不在意他讲的普通话是什么,不客气的说,上古时代全大陆是村级别,大陆语是唯一。\r

大寂灭以及现在复兴时代,大陆语依旧是唯一通用的,但几千年缓慢发展的方言口音?也是无数,方言口音多的数都数不清,鬼会在意某种听不懂的方言。\r

“我穿越了?我成了一个公国的唯一继承人?好几个女奴,只看容貌身段竟然都能和许洁差不多,甚至更好……这场梦太逼真了吧?”\r

……

玩命直播

玩命直播第二集

顾成军眉头拧在了一起,暗道不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做好了逃走的准备,冷哼道:“听什么录音,我可没有时间,你在这儿慢慢吃吧,我已经结过帐了。”

徐向北邪笑着在顾成军肩膀上轻轻一拍道:“别那么着急走,坐下吧。”

顾成军只感觉一股大力压了过来,双腿一软,不由自主地就坐在了椅子上,与徐向北肩并肩坐着。

徐向北笑着按下了播放键,手机里传来顾成军与花鸡的对话声,要花鸡把徐向北做掉,听得清清楚楚,绝对是高品质音质。

当然听出了是自己买通花鸡暗杀徐向北的电话录音。

顾成军脸色惨白,身体不住地颤抖,心里又恨又气,把花鸡骂了千万遍。

他抱着侥幸的心理,就算被徐向北抓到了把柄,只要死不承认就行了。

他阴沉着脸:“这是什么录音,跟我有关系吗?为什么要给我听?”

徐向北啧啧嘴:“佩服,顾成军,我怀疑你是演员出生,演得真是惟妙惟肖啊,你自己听不出你的声音来?你真把我徐向北当傻子啊?”

“首先这不是我的声音,再说,就一段录音就能有什么用,你能报警抓我吗?录音很可能是伪造合成的,当不了证据。就算能当证据了,也没有造成恶果,你没死啊,你是个大活人,还在我面前活蹦乱跳的啊。这最多是个恶作剧而已,能把我关几天。”

徐向北点了点头,亲热地搂着顾成军来了个自拍:“这段录音是关不了你多久的,不过你就算在里面关一天,也非常危险。牢里的都是我仇人,如果知道你是我顾大伯,他们会好好照顾你的。有个崔胖子,又高又胖,就你这身子,一屁股就能把你坐残废。有个叫李三刀,一刀下去,想削掉你二两肉,绝不会多削一分。”

顾成军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真怕如徐向北所说,遇到了那些恶人,他可受不了。

徐向北继续笑道:“上次有两个杀手闯入我的别墅想杀我,肯定也是你雇的,我这就跟我大哥江局长说一声,金主就是你,那两个杀手还关在拘留所,还没判呢,说不定,你现在进去,还能跟他们一起喝个酒。”

徐向北打开了手机上电话簿,就要打电话给江局长,顾成军地死死地按住了他的手腕,不让他打电话。

“你不要什么都赖在我头上,我只是雇了花鸡杀你,什么两个杀手闯进你别墅,那跟我无关……”

顾成军死死盯着徐向北的手机,手机并没有显示拨号界面,而是在录音界面。

徐向北嬉皮笑脸道:“顾大伯,你继续说,我正录音呢,还没录完呢,你要不要唱一段?唱个铁窗泪吧,到时候想唱都唱不出来了。”

顾成军脸如死灰,额头冷汗直冒,再也没有开始的镇定,扑通,跪在地上:“徐大哥,徐大爷,你就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不该雇凶杀你,看在我是顾湘怡大伯份上,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就饶过我吧。”

顾成军不提顾湘怡,徐向北还不生气,一脚将顾成军踢倒在地上。

徐向北恨恨地说道:“你以为今天不去我那里,我就不知道这一切是你导演的?让儿子回国,搅乱生日宴会,逼顾湘怡放弃总裁的位子,你考虑得真周到的,计划真完美,真够狠的。你还知道自己是顾湘怡的大伯,你有脸提这个吗?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不,你只考虑到你们的利益。你们的钱。”

顾成军被徐向北说的无地自容,爬到了徐向北脚下,摇着徐向北的腿,胖胖的身体不断地颤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徐大哥,我错了,我财迷心窍了,给我个机会吧,我不能坐牢啊,要是坐牢,就是死路一条啊,求求你了。”

徐向北眯了眯眼,掏出一根烟点燃,淡淡地说道:““其实,要我放过你,也不是不可能。”

顾成军听徐向北松口,顿时有了精神,眼珠一转,忐忑不安好问道:“有什么条件,你就直说吧。”

“顾大伯,你是个聪明人,我的条件很简单,为了不让你们再控制顾湘怡,玩这种过河拆桥的游戏,把你的股份转11%给顾湘怡。我让她永远脱离你们顾家控制。”

顾成军心痛地几乎要晕过去:“转那么多?那我只有百分之四了?太多了吧。”

徐向北没好气道:“好啊,那你留着它好了。等你入狱了,你以为你老婆会对你忠贞不二,等你坐完牢回来?首先,你肯定回不来了。就算你真有一天刑满释放,回到家的时候,她不知道跟哪个小白脸跑了。你儿子是有奶就是娘,有钱才是爹,你以为他会在你一穷二白的时候,孝敬你,喊你一声爹吗?”

顾成军听得面如死灰,额头冷汗涔涔,预见到了自己入狱之后,一切真得会如徐向北所说的那样。

他脸上的肥肉不断地抽搐着,咬了咬牙:““我答应你,你把录音给我毁了。”

徐向北吐了个烟圈熏得顾成军不断咳嗽:“放心,我这个人言而有信,不像你们那么卑鄙,等一会,我的律师马上就到,你只要签了转让股权文件,我就把录音全删除了。”

顾成军只能无奈地答应了。

清晨时分,顾湘怡从醉酒中醒了过来,嘴里发干,脑袋隐隐作痛,见妹妹顾欣妍趴在床边,脸下枕着一本书,睡得正香。

她怜惜地轻轻拍着顾欣妍的肩膀:“妹妹,你怎么在这儿睡了,回自己房里去睡吧。”

顾欣妍白天练拳太辛苦了,见姐姐醉酒人事不知,脸色苍白,不放心地在旁边看着,一边看着姐姐,一边看书,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见姐姐安然无恙,恢复了正常的脸色,顾欣妍宽慰地笑道:“姐,你醒酒了啊,我担心你会吐酒,需要垃圾箱,就在床边看着,没想到我趴着睡了一夜。”

顾湘怡略带歉意道:“居然让你为我操心,真对不起。”

玩命直播

玩命直播第三集

“没……”她话还没说完,他就板着脸说:“别否认,不许骗我。”

她吐了吐舌头,“但是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可是闭着眼睛的,非礼勿视嘛。”

当然,前胸、脖子她是看到了,可是对她这个现代人来讲,这有什么啊,游泳池、海边的男人不都是光着上半身的?

江奕淳黑着一张脸,说:“我都不知道你那秘密的时候,你竟然带着别的男人在里面,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吗?”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你别乱想啊,他被我弄晕了,根本不知道那处,我也只敢让你一个人知道,你忘了在安远镇外的山里,就是我救你的那次,你可是已经去过那里了。”

一提那次,江奕淳的目光有柔和了下来,那时候她一点武功都不会,孩子还那么小,她就拼了命的救他,他怎么会忘了呢?

“以前就算了,以后不许给男人这样治病。”他语气是缓了下来,可头还是扭到了一边,似乎还在生闷气。

白若竹被他的样子逗乐了,简直就是个傲娇的大醋坛子。

当天夜里,楚寒和柳枫一直忙着给凤绾擦身子,几乎折腾了一个晚上,但两人心中却是兴奋和激动的,因为他们看到了凤绾活命的希望。

即便像白若竹说的,凤绾即便活下来,也可能落下什么大毛病,可人活着不就是希望吗?

白若竹早起过去看凤绾,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楚寒从旁边屋子出来,怀里抱着小小的詹娜,而詹娜脸上笑容格外的灿烂。

楚寒把詹娜放到外面的躺椅上,说:“你在这里晒太阳,我先去休息了,如果有需要,你喊附近的侍卫帮忙。”

詹娜的大眼睛盯着楚寒,“楚大哥,你眼睛都累红了,赶快去吧,谢谢你!”

楚寒转身要回屋,这才注意到了白若竹,急忙对她笑着说:“你快来看看,好多了。”

白若竹冲詹娜笑笑,跟着楚寒进了屋子。

柳枫年纪大了,这会儿已经累的在旁边软榻上睡着了,白若竹看了下凤绾的情况,确实恢复了一些生机,是个好兆头。

“昨晚擦出很多毒渣,一开始我跟师公都吓到了。”楚寒怕吵醒柳枫,压低声音说道。

白若竹看了看屋子,“你待会怎么休息?不然去旁边再收拾一间客房吧?”

楚寒急忙摇头,“我还是在这里看着才能放心,否则我也睡不着,这些年我都没能在我娘跟前尽孝,现在辛苦点不算什么。”

白若竹听了也没勉强,只说:“那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如果你病倒了,不但照顾不好你娘,还得给我添麻烦。”

“我知道了。”楚寒轻声说道。

白若竹要告辞,脚下又顿住了,低声问:“你觉得詹娜怎么样?”

楚寒愣了愣,“怎么突然这么问?”

“楚寒,你这人不错,就是性子清冷了一些,所以对男女之事十分的迟钝,之前你就没处理好你和玉瑶的关系,让她误会了许久,詹娜是个可怜的姑娘,如果你对她没意思,就千万别让她误会了。”白若竹提醒道。

楚寒呆住了,有些失神的说:“我也是觉得她命运坎坷,才想多照顾一些,在我眼里,她就跟小瑶一样,是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

“可是詹娜未必这样想,你自己好好把握分寸吧。”白若竹说完离开了屋子。

其实楚寒这个人不错,看他虽然冷漠,但对痴傻了的白若兰并不嫌弃,也十分的照顾就知道了,他心底是善良的。

只是善良的人不一定不会做错事,现在这样容易让詹娜误会,到了最后两人不能在一起,对詹娜来说又是一场不小的打击了。

她又想到了白若兰,白若兰似乎也很喜欢楚寒呢。

……

圣殿里,圣卫惊慌的来报:“大长老,八长老情况不太好,身上一碰就流血,而且……”

“而且什么?”大长老沉下了脸,怎么他身边的人都出事了,难不成是二长老那边做的手脚?

“有圣卫沾到了他的血,今天也是同样的情况了,八长老的侍女也是。”圣卫小心翼翼的说着,这看起来好像传染病啊。

“什么?我去看看。”大长老起身,大步朝外走去。

在外面候着的玄机子上前行礼,“大长老,这是要出门吗?”

大长老没说话,急匆匆的朝八长老处走去,玄机子假意关心的跟了上去。

大长老进了八长老房间,又看了同样中毒的圣卫和侍女,整个人就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从屋里出来,有些失神的朝回走着,嘴里嘟囔道:“怎么那么像?凤绾不是死了吗?难道是他……”

玄机子听到耳朵里,心里猜测起来,最后的那个“他”肯定不是说凤绾,大长老的语气中,是断定凤绾已经死了,而“他”很可能是另一个知道轮回毒药的人。

他觉得这事得想办法告诉白若竹,就想去找林澜商量,此刻的林澜主要在红莲身边伺候。

她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红莲在练习什么术法,但是她觉得肯定是邪术,因为修炼方式太诡异了,屋里还总有一股阴邪的气氛,让她恨不得立即逃出来。

大长老并不拘着玄机子和林澜相见,所以大长老的到来,到给林澜离开红莲屋子了一个好借口,红莲在她离开后,嘴角微微挑起,手指的结印突然变了变。

玄机子拉着林澜去了后花园,见四处无人,急忙说:“我刚刚……”

林澜一个眼神就打住了他的话头,她也发现周围没有人,但是她不知道为何,总觉的有些眼睛在盯着她,她不由想到红莲的邪术,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刚刚大长老给你吃药了?”林澜朝他使了个眼色,“我们这样什么时候能报仇啊,我恨不得把那个林竹千刀万剐,可他们却总说要等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你也别急,我一定会帮你出这口恶气的。”玄机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反应很快,和林澜演起了戏。

屋子里红莲笑了一下,收回了手上的动作。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