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中教习所

森山中教习所
  • 主演:野村周平,贺来贤人,岸井雪乃,寺十吾,佐藤真弓,裵明,黑田大辅,音尾琢真,邓肯,根岸季衣,麻生久美子,光石研
  • 导演:丰岛圭介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森山中教习所》是真造圭伍从2009年到2010年在《月刊Spirits》(小学馆)上推出的首部连载作品。讲述我行我素的大学生佐藤清高与扑克脸的冰山男流氓轰木的这两个高中同学因为某件事,而进入非官方认证的教习所的夏季物语。在真人电影版中,野村周平出演佐藤清高,贺来贤人出演轰木。

森山中教习所第一集

“斯图亚特,你给我住口。”大卫怒瞪了他一眼。

斯图亚特只得憋住。

“惠子大人,既然局长不在,那么再见。”大卫拉着他往回走。

不是他对安培由虎没有意见,只是他觉得抱怨没有多少意义,不如采取实际的行动。

“你们不是有事吗?和我说也是一样的。”井上惠子大声说道。

“不用了。”大卫和斯图亚特头也不回地朝着实验大楼走去。

…………

“气死我了,可恶的地球人。”回到办公室,斯图亚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副气呼呼的表情。

旁边的大卫小声地安慰道:“斯图亚特,消消气,喝口水。”

他给斯图亚特递去了一杯冷饮。

斯图亚特接过来,气哼哼地一口喝完。

“斯图亚特,和他们置气完全没有必要。”大卫显得很淡定。他坐下来,细细地品味着冷饮。

“大卫,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斯图亚特对于大卫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感到十分的生气。

大卫却一点都不生气,而是耐心地说道:“斯图亚特,你不要有意见。再说了你这么抱怨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解决不了问题。”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我们辛辛苦苦耗费这么多的心力打造的基因忍者,竟然被安培由虎拉去干如此低级的事情。竟然成为了他们的家族,专门用来帮他敛财。”斯图亚特十分的不爽。

大卫对安培由虎也是相当的有意见。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斯图亚特,你说的没错。安培由虎最近的行为实在是太荒唐了。简直让人难以理解。他如此位高权重却如此的贪财,这样的人实在是难以成事。”大卫对此深感忧虑。

“但是这些基因忍者就听他的话,你说怎么办。我实在是没招了。按照安培由虎这么做下去,我们的计划早晚会毁在他的手中。别提占领全世界了,不被杨逸风给灭掉,落个悲惨的下场我就谢天谢地了。”斯图亚特是满肚子的怨气。

本来他对倭国人就没有什么好感。现在又发现安培由虎如此荒唐的举动,他是更加的难以忍受。

大卫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必须要使出杀手锏了。”

“杀手锏?”斯图亚特心中一颤,“不会是你说的那个神秘人吧。”

本来说好一周之后见面的,现在都过去大半个月了,他还是没有见到那个人。斯图亚特不由地怀疑所谓的神秘人是不是大卫杜撰出来的。

“你还真聪明,猜对了。”大卫竖起了大拇指,给斯图亚特一个大大的赞。

斯图亚特头都大了。

他苦着脸说道:“大卫,你能不要这么说吗?那个神秘人本来是当天晚上就要见面的,后来是一周。现在都大半个月了都没有见上面。我不相信他。”

“那是他有事,一直被耽搁了。这次指定能见上面。”大卫耐心解释,拍着胸脯保证。

斯图亚特直摇头,满脸的不相信,“我不相信他。”

“你没有见过神秘人,不相信他可以。但是你相信我吗?”大卫的目光扫向他。

斯图亚特怔住了几秒钟,然后止不住点头,笑着说道:“相信。大卫,我不相信别人,还能不相信你吗?”

“这才差不多。那你准备好。明天晚上,我就带你去找他。”大卫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吧。”斯图亚特虽然心中有疑惑,不过还是点头。

…………

傍晚,安培由虎哼着小曲朝着办公室走去。

今天清点的财产让他开心不已,心情大好。

他还没有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就看到了井上惠子走上前来。

“局长大人,你终于回来了。”井上惠子看到了他,十分激动地说道。

“惠子,才半天的时间没有看到我就这么的想我吗?”安培由虎打趣道。

井上惠子表情严肃,差点石化了。都这个时候,安培由虎还有心思开玩笑。

“局长大人,我找你是有正事,不是和你开玩笑。”井上惠子的表情十分的严肃。

安培由虎意识到她是来说重要的正事的,于是也变得严肃起来。

“惠子,我们进屋说话。”安培由虎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让井上惠子进去。

安培由虎坐在椅子上,点上一支烟,指着旁边的沙发,“惠子,坐下说话。”

“局长大人,今天上午我刚从你那里回来就遇到了大卫还有斯图亚特。他们说找你有事。”井上惠子如实说道。

“他们找我干什么?”安培由虎黑着脸。

“不知道。他们见不到你,就离开了。”井上惠子耸肩回答道。

安培由虎吞云吐雾,冷声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不在的时候,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直接和你说。”

“我也是这么和他们说的。但是他们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直接对我不理解。”井上惠子显得十分的无奈。

安培由虎冷笑一声,“他们爱说不说。这两个家伙一直仗着自己掌握着基因技术,不把我放在眼中。老子早就受够了。”

井上惠子站起来,走到安培由虎的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道:“局长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他们目前可是全力地帮助我们超忍局升级基因忍者。要是被他们听到了,对我们没有好处。”

“我知道。目前我是要忍着。但是等他们帮我改造好五六千基因忍者之后,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到时候,要是他们老老实实的。我看在他们有功的份上,不仅不会责备他们,还会重赏他们。如果他们敢和我玩花招。我断然不会放过他们!”安培由虎的态度十分凶狠,眼眸冒出凶光。

井上惠子心中咯噔一下。这安培由虎狠起来,她都害怕。

安培由虎目光扫向井上惠子,似乎对于她迟迟没有表态感到十分的不满。

井上惠子赶紧回应道:“局长大人说的对。这种目中无人的家伙就算是再有才华都不能放过。”

安培由虎露出了满意之色,他谆谆告诫道:“不过,惠子你记住了。在没有达到目标之前,你千万不能把这消息透露出去,以免他们给我撂挑子。”

森山中教习所

森山中教习所第二集

“孔震天!”

在男人露头的一瞬间,直接被牧康认了出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居然敢出来!”

而站在垛口背后的苏寓言更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他就是孔震天?”

孔震天的样子,并没有她脑海预想的那般凶神恶煞,像是电影里的反派人物。

反而看起来极为沉稳,刚毅的面孔,深邃的眼睛,还有一身唐装之下所散发的内敛气势,如果让苏寓言在大街上遇见,一定会觉得他是从某个古老家族里走出来的大人物,而不是臭名远扬的龙帮十八大龙首之一!

“正邪往往皆在一念之间,恶人做到头,也和上流社会人士没什么区别……”站在一旁的李菩提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开口说道。

“只是,他为什么敢出来,难道就不怕我们的狙击手把他一枪爆头吗?”苏寓言难以理解地说道。

“呵呵,他和秦凡站在一起,我们的狙击手怕误伤秦凡当然不会轻易开枪,而且谁告诉你秦凡想杀孔震天了,这个人可不能死,他要死了,秦凡亏心安排的这场戏,可就不好收场了。”李菩提轻笑。

而苏寓言则更是难以置信地看她,激动说道:“你是说,秦凡打算活捉孔震天?”

李菩提笑了笑,掏出一根女士香烟点燃之后双手环胸夹在指尖,轻轻说道:“好好看着吧,好戏,好开场了。”

而在此时。

看着终于肯露头的孔震天,牧康虽然愤恨,但奈何此刻自己和手下全都空手站在石台上,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中,而且仔细看,就会发现孔震天虽然敢出现,但至始至终都将身子藏在“秦凡”的身后,而不敢向前,这种掩护方式,狙击手肯定不出下手,除非鹰眼能绕到他们身后,被背后开枪,才能有偷袭成功的可能。

“我知道你们的狙击手,现在一定在到处找位置,想要在不伤害秦凡的情况下,直接一枪打爆我的脑袋,只不过你们需要考虑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能干掉我,你们可以在第一时间里把秦凡就走吗?可是救不走的话,就算我死了,恐怕某人的下场,会比我更惨,你们觉得呢?”

孔震天呵呵地笑着,根本就没有把山林里的狙击手放在眼里。

“孔震天,你应该还认得我是谁吧?”

这个时候,李菩提忽然开口,吸引了孔震天的注意力。

之前他一直在陡坡下面,没看看清垛口上面的具体情况,等现在他的目光投向正在上面淡淡看着她的李菩提时,顿时眉头一挑,有些意外道:“你怎么在这?”

李菩提作为燕京名流,孔震天见过她也实属正常。

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在今晚出现在秦凡的阵营里。

孔震天对她出现的动机产生了一丝怀疑,希望不是某些人派来的代表,否则杀了这个她,后事起来还是有些麻烦。

“怎么,五爷是真的没有发现我,还是说打算趁乱连我带着沈家一锅端啊?我只是路过,可不想死在这里,还望五爷手下留情啊。”李菩提笑道。

孔震天的脸上,只是微微一动,不过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既然是路过,月黑风高,唐小姐还是不要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过多逗留,我现在就派人护送你离开这里,假以时日回到燕京,我定当亲自摆酒设宴,为唐小姐今晚之事压惊道歉……”

“让开一条路,放唐小姐离开!”孔震天低声命令道。

手下闻言齐齐让开一条路,打算放李菩提一个人离开。

不过,李菩提却丝毫不为所动,轻轻笑了笑说道:“五爷客气了,我唐心今晚如果真的想走,你这点人也根本拦不住我,只不过我是被人邀请到南都来的,吃人的住人的用人的,如果不跟主人打声招呼就走,是不是不太礼貌?”

“主人?谁这么大的面子,连唐小姐都能邀请,我孔某人倒是想见识一下。”孔震天呵呵笑道。

“秦凡。”李菩提口中淡淡吐出两个字。

“秦凡?”孔震天笑了起来,然后用手指了指面前的血人问道:“你说的秦凡,该不会是这个废物吧,如果是他的话,那么今天恐怕要抱歉了,别说是你,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不可能把他带走,秦凡今晚,必死无疑!”

其实孔震天早就知道李菩提会这么说,但依旧给她留了份面子,大家毕竟都常在燕京,不想把关系搞的这么僵。

“那就是没得谈了?”李菩提遗憾地摇了摇头,“本来以为五爷今晚会卖我个面子,两家化干戈为玉帛,明天好好比武,尽快结束这场无妄的纷争,可看来是我想的太多了,五爷杀意已定,今晚要和沈家拼个你死我活了……”

“不是你死我活,而是我要灭沈家的满门!”孔震天声音低沉说道,“而且沈家覆灭在即,还请唐小姐先行一步,以免子弹不长眼,伤到唐小姐,可就实在是抱歉了……”

李菩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弹指将烟头弹了出去,火星在夜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地上,炸出一团微弱的火花。

“既然然不成,那就打吧。”

淡淡的一句话,让孔震天瞬间竖起眉毛,紧接着就听见“砰”一声闷响,一股鲜血洒在脸上,在视线被猩红覆盖时,站在石台上的牧康等人齐齐翻身跳了下去,以最快的速度弯腰拿起地上的枪,架在垛口上面,瞬间就进入到了战斗状态。

而在他们的四周,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并且全副武装的张子健及所有银熊特战队队员,悄无声息地趴在垛口上面,只等命令一到,便可将敌人碾碎!

“所有人都将枪口对准孔震天身边十码以内的敌人,锁定射程范围后,直接开枪打死,注意不要误伤到目标人物,也不允许让他离开原地半步,把人给我钉死了,尤其是狙击手,如果目标人物有任何异动,直接脚尖开枪警告,保证现场的绝对封锁,听明白了吗?”

张子健大步走在银熊特战队队员身后,厚重的军用皮靴重重踏在巨石板上,如同军鼓擂动,振奋在垛口上每一个人的心头。

“是!”

数十位银熊特战队队员,低声怒吼!

牧康则是满眼激动地看着身边的这群人,有些没好气地骂道:“妈的,我就知道你们没死,一个杀星怎么可能干掉125最精锐的尖刀特战队,不过说真的,你们当时是怎么出去的,爆炸来的这么快,你们提前收到有情报?”

就在刚才李菩提和孔震天对峙时,数十名全副武装的银熊特战队犹如神兵天将,从翡翠亭方向出现,迅速在垛口布防,把即将失守的垛口变成铁桶一块,铁血一般的战斗素质,也在这一刻彰显无遗!

“情报?”张子健听完直摇头,“杀星一直都在我们的布防范围之内,山腰别墅如此猛烈的火力据点杀星怎么可能会放过,但没有想到他并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让林雪挨个去送茶叶伪装的C4炸弹,如果我们当时晚跑一会儿,你现在也就见不到我们了。”

说着,张子健的目光落在下方刚擦拭完脸上血迹的孔震天,淡淡抬起手:“3号位狙击手准备就位,锁定预定目标人物,一旦目标受到威胁,直接开枪击毙目标,决不手软!”

“是!”身后狙击手调头而去,隐秘在了山后的阴影之中。

而牧康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子健说道:“目标?你要击毙目标,杀秦凡?”

森山中教习所

森山中教习所第三集

“没什么,那个董少看起来很是欢迎我们的啊。”唐昊咧嘴一笑,很显然,是没有把那个董少放在眼里的。

“你说的是董安化?”艾丽丝忽然是想到了什么,董少,那不就是想要泡自己的董安化了嘛。

不过,这个混蛋还真的是干得出来啊,竟然消息这么的灵通,刚刚下了高速就堵住了自己。

只是呢,他这很显然是在着急找死的啊,唐昊的车子是那么容易堵的吗?

“我下去看看,你们两就在车里呆着别动好了。”唐昊轻笑着说道。

“凭什么我们呆在这里别动啊,抡起实力,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呢!”赢珞很是不服气的道。

纯粹的实力上,唐昊真的不是赢珞的对手,不过呢,那是之前,现在的唐昊,怎么可能还是和之前的实力一样呢?

唐昊并没有说出来自己的实力,只是笑着回过头来,看向了赢珞,道:“小妞儿,记着,你是女人,在男人的面前,不要太逞能 ,因为这是男人的机会。”

“你……”赢珞哪里能听不出来唐昊言语之中的调戏呢,只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唐昊竟然会是这么光明正大的调戏她,边上还有其她人呢。就算是要调戏,那也得是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慢慢调戏的啊。

呀,呸!什么调戏啊,我才不要他调戏我呢!

一瞬间,赢珞的心就乱成一片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去反驳,而是只想到了他调戏自己的时机不对。

完了完了,真的完了,难不成自己已经喜欢上了他?

不,这是不可能的!

赢珞的小脸上很快不布满了红晕,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唐昊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车外。

“赢珞妹子,是不是感觉这个男人很帅的呢?”艾丽丝的声音这个时候出现了赢珞的耳边。

“才没有呢!”赢珞违心的回答着,好帅,真的是好帅,这是她自己心里的想法。

可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她是真的不敢表露出来的,因为她是秘境的公主,虽在秘境之中她的地位不高,至少用来联姻的利益交换工具,但是她毕竟是秘境的人,不是世俗世界的普通人。

说白了,就是她的心里还有着一些高傲,还需要唐昊去继续征服才行。

“干什么?”唐昊一下车,这些小混混一个个的都围了上来,唐昊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几个小混混而已,还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就是他,董少要的人,抓住了!”当先的那个小混混一看到唐昊就确定了他是董安化要找的人。要知道,他早就把唐昊的样子给牢牢的记住了,要是再让唐昊给溜了,那他们的结果可是会很悲惨的。

“呵呵。”唐昊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这些小混混,却只是呵呵的笑了笑,看来,自己南下之后实在是太低调了,以至于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出来和自己作对了啊。

很多时候,不是我要高调,而是别人在逼着我高调,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呵呵你麻痹啊!”为首的小混混看着唐昊的样子,他的心里就是很不爽的了,尼玛,现在是我们在找你麻烦的好不好,你不应该表现出一副怕怕的样子吗?

“上,给我弄死这小子!”小混混抄起家伙就朝着唐昊扑了过来,在他们看来,不过只是一个小子而已,还不是轻松的弄死。

但是,他们却是不知道唐昊的身份。

他是一个小子不错,但是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子啊。

唐昊看着朝着自己扑过来的这些小混混,就站在那里根本没有动,因为他实在是不想动。

不过,这些小混混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脸上还是挂着一些畏惧的神色,因为此时唐昊的手上却是有着一件金黄色的物事正对着小混混他们。

“怎么,刚才不是挺凶的吗?继续啊!”唐昊一脸嬉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些小混混,他笑的是很开心的。

“你……”小混混看着唐昊手里的黄金手枪,有些害怕了,他们是人多,是有家伙,但是也奈何不住人家有枪的啊。

“老大,这里快要到市区了,而且来往车辆也还是有的,他不敢开枪!”边上一个小混混上前提醒道。

“哈哈,对啊,你不敢开枪,你要是开枪了,你就得完蛋,你要坐牢,甚至要被判死刑的,哈哈!”小混混听着小弟的话,瞬间就开心了起来。

不敢开枪,那你的枪还有什么用?不过只是一个铁疙瘩而已了!

唐昊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回应却是比任何一句话都是有效的,因为,那是一生巨响,“砰”的一声,枪响了,而子弹毫无疑问的打在了刚才那个小混混的身上。

“我现在敢不敢开枪呢?”唐昊这个时候才开口了,看着一脸震惊的小混混们,他开口了。

“你,你怎么敢!”小混混怎么都搞不明白,为什么唐昊会敢开枪的,这里可是大路上啊,而且,刚才的枪声也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甚至是已经有人报警了。

“我为什么不敢开枪呢?枪造出来,就是让人开的,你说我为什么不敢呢?”唐昊却是反问你了一句,而此时的小混混已经被唐昊给吓坏了,竟然真的敢开枪,难不成他是亡命之徒?

自己会不会死的啊?

他们这个时候多么的希望警察能够在最快的时间赶过来啊,这是他们第一次想要警察快点来。

而事实也是没有辜负他们的想法,这一次的警察来的是很快的,毕竟这里是大路,巡查的警察时常会经过,而现在又是枪击案件,警察来的速度自然是很快的了。

刺耳的警笛声,这一次在他们的耳中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动听,这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哈哈,警察来了,小子,你还不赶紧跑,你敢开枪,你死定了,哈哈!”小混混笑了,笑得非常的开心,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小混混而已,被警察抓了没事的,又没有犯多大的罪,管两天就出来了,但是唐

昊不一样啊,他持枪伤人,这可是大罪的!

“放下枪,双手抱头!”

警察的动作很快,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很快他们就把唐昊和小混混们都给包围了起来。

“让你们局长过来见我。”唐昊看着这些警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把枪放下,双手抱头!”警察手中的警枪指着唐昊,神情是非常的警察。

“我说小同志,你紧张什么的啊,我说让你们局长过来见我,听明白了没有?”唐昊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警察。

看得出来,这个警察应该是警校刚出来的,第一次执行任务,而且还是涉枪案件,非常的紧张。

“你,你要见我们局长干什么?”小警察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混蛋,你理他干什么,持枪拒捕,你是可以直接开枪击毙的!”

就在这个时候,小警察的身边走过来了一个女警,英姿飒爽,看上去应该是个警花,和陈妍是有的一拼了。

“我去,走到哪里都有警花的啊。”唐昊看着女警的样子,忍不住来了一句。“对对,这个人太大胆了,不光是持枪伤人,还持枪拒捕,现在竟然还敢调戏警察,快把他抓了,三罪并罚,判他一个无期徒刑!”小混混听着女警的声音简直就要高兴坏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