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写手

影子写手
  • 主演:伊万·麦克格雷格,皮尔斯·布鲁斯南,奥莉维亚·威廉姆斯,金·凯特罗尔,汤姆·威尔金森,蒂莫西·赫顿,安娜·鲍丁,乔·博
  • 导演:罗曼·波兰斯基
  • 地区:法国,德国,英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他(伊万·麦格雷戈 Ewan Gordon McGregor 饰)是一个影子写手,一如其代号“Ghost(鬼魂)”一般,他深深躲在幕后,为各行各业的名流捉刀撰写回忆录。一日,鬼魂接到一项新的任务,即帮助前英国首相亚当·朗(皮尔斯·布鲁斯南 Pierce Brosnan 饰)的回忆录作润饰工作。此前,该书由亚当·朗在任期间的助手迈克·麦卡拉负责,然而麦卡拉却神秘自杀。看在丰厚报酬的份上,鬼魂接受了这项工作。在写书过程中,亚当受到战争罪的指控,政治风暴近在咫尺。而鬼魂也开始有意探知亚当不为人知的过去以及麦卡拉死亡的原因,却不知此举将他引入险途   本片改编自罗伯特·哈里斯(Robert Harris)的小说《枪手》,并荣获2010年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最佳导演奖。

影子写手第一集

“好吧,听你们的,我只救你,你的孩子,我最多帮你超渡他,让他早日投胎做人,你说怎么样?”林下帆对这个女鬼说。

王昭君没有说话,只是撑着这黑色雨伞,静静站立在沙漠上面,想了一会儿,最后向林下帆微微点头一下,也许她认为,这个孩子,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吧。

看到美女点头后,林下帆开始忙起来了,现在想办法,怎么把墓里面的青铜棺弄上来,还有如何把那个婴儿超渡。因为他不是僧人,超渡的活儿,一向都是得道高僧干的活,只有得道高僧,才与轮回之门最接近。

他自己不会超渡鬼魂,但有人会,上一次进入葬仙洞里面,玄学大师不知从那儿弄来佛家法器,想必玄学大师应该认识什么得道高僧吧。打电话给他,让他带人过来这里超渡一下吧,反正他欠自己一个大大人情呢。

“你们先让开一点,我把她的棺椁弄出来!”林下帆让身边的女人退下去说。

“哦!”她们应道,然后退下去。

接下来,林下帆开始大发神威了,也是他第一次使用武力,把强大仙力运到手掌上去,一掌一掌在四周沙地拍起来。每一掌之下,大量的沙子,如巨浪般,被拍掀到一边去,有一种掀风鼓浪的感觉,如果有人在沙子后面的话,一定会被活埋掉。

林下帆的力量,她们也是一次看到,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小农民,力量如此可怕。比起武侠电影里的,还要夸张,排云掌什么的,和林下帆相比,都是渣渣。

“哇,哇,小帆,好厉害,加油,加油,我们给你加油!”旁边的美女们,不断拍小手,给林下帆加油起来。

“……”正在卖力的林下帆,对这些老婆们一副无语的。

力量,虽然没有无极大道记载中那一种移山镇山,但把这里几十米沉的沙地掀起起来,还是做得到的。一掌之下,拍在沙漠上面,掀起一股巨沙浪般,被震飞几十米远去,每一掌之下,都被震出一个坑子,比起挖泥机还要厉害!

“靠,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林下帆连石头,石柱,都拍飞一边去,然后再吃一枚万年灵果,把体内的力量补充过来说。

还好,这些万年灵果可以让林下帆恢复力量,可以源源不绝发出仙力,不然的话,这一亩地大沙漠,又是深到五六十米沙地。

要是用挖泥机的话,不知要多少天时间才能挖到下面的古墓呢,现在林下帆花上二个小时,用自己的力量,硬生生拍出一个巨大的坑子。

坑子下面,真正的古墓露在阳光之下了,不过林下帆不打算进入古墓地宫里面,而打算用仙剑破开上面的墓穴,直接打通主人墓室里面开棺,这样不会有什么危验。

“我们这样子,算不算是盗墓?”紫馨这个书呆子,看到林下帆用掌力,挖掘出一个巨大的唐朝古墓问。

“我们不是盗墓,是盗尸,不,是救人,对,是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懂吗?”林下帆站在一个大坟头上面,仙眼直视墓下面的地宫,打算从这里直接打一个天窗。

林下帆说得的对,他不是盗墓,不是盗尸,是救人,现了挽救这个极品MM,他用手上仙剑,直接从墓上面,劈开一个天窗,一个洞穿地宫的天宫。

从上面洞口,可以看到地下深三十米主室青铜棺,由于王昭君的死,她的男人痛狠自己女不贞,里面没有一点陪葬品,即在地宫里种上许多剧毒之花。

这些剧毒之花,不知它们怎么生长的,只知道,长年长生在地宫里面,里面形成一个毒气空间,进者必死。现在林下帆破开这个地宫,他没有马上进去,只是让里面的毒气散发开去,自己即在不远处,拿出仙界交易平台,在里面寻找生人肉白骨的仙丹去。

“二百万灵玉,就这样没了,我靠。”林下帆花上二百万灵玉,成功交易到一枚仙丹,心里蛋-痛着说:“那个太上老君真不是一般的坑钱,我擦!”

这一类丹药,在无极天帝留给他的炼丹经上面,有记载到,只要修炼到化神境以上,都可以炼制出来。只是材料十分罕见,但林下帆玄天琉璃仙塔仓库里面,即有这一种仙药的种子,可惜林下帆对炼丹不怎么兴趣。

“噗!”旁边的美女们看到林下帆一副心痛的样子,不禁笑一下说:“你可以不救嘛,但长得这么漂亮,你会错过嘛,难道你不想她天天在别墅里,脱光衣服给你看么?”

“你们真污,我像那一种人么?”林下帆听到她们的话说。

“你不像才怪呢,天天都叫我们脱光衣服和你游泳,别以为你心里想什么,我就不知道!”落霞白一眼林下帆这个小农民说。

“我说美女,能不能留一点私隐给我啊,我这个小农民容易么。”林下帆想到她有一种异能叫他心相通说。

“好了,好了,不就是二百万灵石么,你都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们说。

“嗯,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到下面把这个美女救上来!”林下帆看到墓宫里面毒气散发开去后,对身边的美女们说。

“好的,我们在这里等你,你快下去吧。”她们微微点头说。

在没有救活青铜棺里面的女尸,林下帆先用仙剑在青铜棺上面,开一个小小破口,把灵液从里面倒进去,让她皮肤吸收一下灵液,恢复一下活力。然后再把两个万年灵果,榨成汁,倒在里面去,让这些灵物好好在滋润一下她的身子,复活一下她体内的细胞。

最后一步,林下帆打开青铜棺盖,再把价格二百万灵石仙丹,喂到这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嘴里去,手指触到她红唇,林下帆可以感到她红唇十分柔软,和普通女人一样。

还有她的皮肤也是一样,十分弹-性,像一个活人一样,让林下帆这只咸猪手,不禁攀在她胸前上面那一对傲然屹立巨峰上面,五指扣拢几下,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样子,想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影子写手

影子写手第二集

“我去试试那龙威!”许觅儿闻言立刻就踏入了那空间,她想着,如果能硬扛下一两息的时间,那么时间也就足够了,许昕儿闻言一惊,刚想去拉,但是许觅儿的速度,哪里是她能跟得上的。

还没有等许昕儿来得及说话,一声巨响,许觅儿竟然直接就退了出来,下一刻,一口鲜血涌出,染红了胸前的大片衣衫,姬安白立马上前将人扶住,但此时的许觅儿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

许昕儿连忙走上前来,给许觅儿喂了一颗丹药:“姐你真的是,怎么不听人把话说完呢,那龙威哪是我们能承受得起的啊,就算是大能来,想要承受住也不可能!”

许觅儿紧紧的闭着双眼,她感觉自己的内脏都快碎完了,根本就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好在许昕儿炼制的丹药效果着实不差,虽然不能让许觅儿的伤势好转,但是能保证不再恶化。

最主要的是,能让许觅儿觉得舒服一些,至少可以勉强开口说话,许觅儿睁开眼睛,紧紧握住了姬安白的手:“太~太强了,以我~我的实力,最多能顶半息!”

半息,姬安白咬着下唇,既然许觅儿能顶半息不死,那么她就算全力运转魂力,也就是顶上一息,再加上符咒,也就只有十一息的时间,收取龙血要八息,那么她一去一回,只有三息。

但是三息时间,根本就远远不够。

许昕儿着急了:“要不就取四息血好了,这符咒可以用三次,之前我只用了一次,只要再隔个五个时辰,就可以再用一次的,我们分两次取不行吗?”

姬安白抿着唇,许昕儿这个方法无疑是最保险的,但是她却直接开口说道:“不行,我们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玄策还在外面等着,他将出口固定住了,再有五个时辰,他肯定撑不住。”

“固定出口干嘛呀。”许昕儿又是着急又是不解:“从别的地方出去也没关系吧,就算是碰到一些特殊的地方,顶多就是个三五天也能出去的,没必要冒着险不是吗?”

许昕儿不清楚狄远泽他们的情况,她们哪有三五天的时间来耽误,从进入血龙境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天时间,出去还不知道要多久,而狄远泽他们,只能撑三天。

“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姬安白低声说着话,见许觅儿痛苦的皱着眉,但却一声不吭,姬安白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符咒:“昕儿,照顾好你姐,等我回来。”

姬安白话音落下,就站到了那空间的入口处,许昕儿连忙说道:“别啊!这一不小心就会死的,姬姑娘你为了救人,难道要将命也搭进去吗?”然而不管许昕儿怎么说,姬安白连头都没回。

其实许昕儿根本就了解不到,如果许觅儿没有受伤,如果她还有站起来的力气,她就会和姬安白一样,不顾后果,不顾一切的进去,取龙血,为了救心中那个独一无二的男人。

姬安白死死的咬着唇,十一息的时间,要用八息来取龙血,那么,只要她能在两息的时间内到达取龙血的地方,这样一来,就只用承受一息的龙威,她就还能一搏活下来的机会。

无论如何,只能试试。

姬安白没有给自己太多的考虑时间,她知道,玄策等不了,外面的狄远泽和冥月也等不了,所以在许昕儿诧异的目光下,好不容易便踏进了那处空间。第一息,姬安白全速运转起魂力,她原以为有这符咒就可以完全抵挡住龙威,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符咒只能抵挡住一部分,但是还是影响到了姬安白的速度,原本以为两息能到达,可是已经一息过去

了,才飞跃了一半不到!

好在,在第三息来临之时,姬安白到了尽头处,面前是一个浴桶大小的池子,里面是金色的血液,泛着耀眼的光泽,虽未触碰,光是看上两眼,就已经能够感觉到里面狂暴的力量。

姬安白早有准备,收取龙血的瓶子早早就被她握在了手中,用牙咬开瓶塞的同时,她不得不再次感叹一次,只有一只手,真的非常非常不方便,瓶子似有灵性,自动就收取起了龙血。

八息,姬安白咬着瓶塞,一边喘着气,一边默默的算着时间,身体里的魂力一直在快速运转,光靠符咒,根本无法完全抵抗龙威,这样一来,她连恢复体力和魂力的时间都没有。

瓶子只有掌心那么大,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六息,居然连半瓶都没有收到,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空间容器,只是个能承受得住狂暴力量的瓶子而已,只收取了那么一点,姬安白看着都着急。

但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八息时间转瞬即逝,舌尖一顶,瓶塞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瓶子上,不是姬安白不想再多装点,这龙血,有命拿,也要有命用才行,要是死在这里,那就什么都没了。

退!姬安白心念一动就要往后退,但是现在时间已经到了,符咒失效,龙威想一记重锤,重重的砸在了姬安白的心口处。

“噗……”一口鲜血喷出,姬安白的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漓,但是她却连抬起手臂擦掉嘴角鲜血的时间都没有,这龙威,压得她喘不过气!又过了一息时间,姬安白已经退出了一段距离,龙威稍稍弱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而已,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受不了这威压,开始寸寸龟裂,但是即便如此,她依旧不管不顾,拼命往后退

只是,即便魂力急速运转,姬安白的速度还是无可奈何的慢了下来,她甚至能够听到许昕儿在外面的呼喊声,只是龙威的强大,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啊……”一声暴喝,姬安白双目赤红:“龙算什么,有我姬安白在,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既然承受不住,那就反抗,现在离出口还有一半的距离,就算是她出不去,也一定要将龙血送出去!

影子写手

影子写手第三集

“我想去众神渊一趟。”她对陆峥崖说道。

陆峥崖问道:“去做什么?”

锦梨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轻声说道:“上次好歹受了霜寒前辈的恩惠,我们要极为道侣,我去通知她这个好消息。”

陆峥崖觉得这话好像有些道理,却又感觉没那么有道理。

不过他想不出反驳的理由,点头:“也好。”

锦梨等了一下,没有等到任何反应,才扬了扬嘴角。

第二天,她准备了很多东西,去了众神渊。

众神渊和她上次去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依旧是雾霾霾的天,焦土一般的地,不断飘荡在各处要命的业火。

还有那令人绝望的寂静。

锦梨心中很清楚,别说只是过了这么短短数日,就算再过上一万年,这个地方也都依旧会是这个样子。

“你怎么又来了?”躺在石头上的女人挑眉看她。

锦梨笑眯眯的说道:“我给前辈您带点东西。”

她说着,伸手一晃,眼前就出现了一张桌子。

桌子上放着一壶酒,几样小菜。

霜寒侧头看了一眼,懒懒掀唇:“这又是什么意思?”

锦梨弯起了眼角:“我和陆峥崖马上就要结成道侣了。”

霜寒“啊”了一声,说道:“恭喜。”

锦梨冲她道谢:“我受前辈照顾,特意来告知一声。”

霜寒指了指那桌子菜:“顺便请我吃顿饭?”

锦梨笑了笑,点头。

霜寒也没客气。

她在桌子前坐下,却没拿筷子,而是执起了面前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尝了一口,她微闭眼睛感受了一下,说道:“还不错,不过比起你天道爸爸酿造的酒,还是差了不少。”

听到“天道”二字,锦梨眼睑颤了颤。

她轻声说道:“我都没喝过天道爸爸酿造的酒,前辈,这份心意,只有您一个人享受过。”

霜寒拿起酒壶的手一顿。

她将酒壶放下,坐直身体,似笑非笑的看着锦梨:“看来请我喝酒是假,小锦鲤,你想说什么?”

锦梨深吸一口气:“我想和您说一个秘密。”

“秘密?”霜寒念了一遍这两个字,问道,“同我相关?”

锦梨点头。

霜寒又问:“同你天道爸爸相关?”

锦梨惊讶于她的敏锐,再次点头。

霜寒坐直的身体又懒洋洋矮了下去:“那你说吧。”

锦梨看她一眼,说道:“这是望舒神女告诉我的。”

“望舒?”霜寒皱着眉头,细细想了一下,“啊,是她啊。”

锦梨目光直直的望着她:“前辈,您知道,我天道爸爸,为何会成为天道吗?”

霜寒眉头一皱,眼神在一瞬间锐利了起来:“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锦梨后背寒毛全竖了起来。

她仿佛看到有无数柄利剑悬在自己头顶,差之毫厘就能将自己撕碎。

她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万兵之祖,什么叫做可斩天道的实力。

这个女人,即便在众神渊这种地方待了几万年,依旧可以一个眼神让所有存在感到威胁。

她不着痕迹吸了口气:“是因为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