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咲良田前篇

重启咲良田前篇
  • 主演:野村周平,黑岛结菜,平祐奈,伊藤健太郎,玉城蒂娜,恒松祐里
  • 导演:深川荣洋
  • 地区:日本
  • 类型:奇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7
「いなくなれ、群青」で第8回大学読書人大賞を受賞した河野裕氏のデビュー小説「サクラダリセット」シリーズが実写映画化されることになり、野村周平と黒島結菜が主演することが明らかになった。「神様のカルテ」「先生と迷い猫」の深川栄洋監督がメガホンをとり、体験したことは決して忘れない「記憶保持」の能力を持つ高校生?浅井ケイと、世界を最大3日分巻き戻す「リセット」能力を持つ女子高生?春埼美空の物語を、前後編の2部作で紡ぐ。

重启咲良田前篇第一集

林彤回去以后,就跟徐振华说了老爷子的条件,老太太当时就蹦高了,“不行!我孙子,凭啥跟他姓?”要是让小念改姓,那不就是说他们承认这个爹这个爷爷了吗?

那她面对老爷子不就输了吗?

徐振华也皱起眉头,冷笑道:“他想的倒是挺好!”

林彤摊摊手,“可不好呗!人家说了,人家可是为你说话,说咱们两口子不知道好歹呢!”

她特意看着老太太说的,老太太有些讪讪的,难得的竟有几分扭捏,“我这辈子不是习惯了吗?我这嘴就这样,说话不过脑子,不过我也没有坏心眼……”

林彤想问她:“没有坏心眼咋不见你说你二儿三儿的坏话?”

想了想还是没开口,而是问她:“小念改姓这事不行,那人家要是告你,真让你去派出所蹲一天?你放心,不用一天肯定就能把你保出来。不过人家真要告,程序是要走的。”

“不行,我不去,我不去派出所。”老太太一听就往后缩,想了想瞪起眼珠子骂道:“他要是敢告,我就把他的丑事都给他说出去,他不是大领导吗?我看他还当不当得成!”

林彤听了真有些好奇了,“妈,你到底在大院里都骂了些啥?你说给我听听呗。我要啥都不知道,和人家谈的时候很被动的。”

老太太低下头,摆了摆手,“没啥,就是那些事呗,还能有啥?”

林彤沉下脸吓唬她,“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究竟闯了多大的祸,到时候你这事还不得我们给你处理?”

老太太不吭声,林彤又劝她:“你当时都骂出来了,现在又有啥不好说的?要知道当时可有好几个人听着呢。你就不说,这事就传不出来了?我只是想听你说的,到时候外面传的太过的,我也好和人家解释啊!”

徐振华一直没说话,若有所思的看着母亲。

老太太叹了口气,“真就是那点事,不过我骂得狠了点,说得细了点。”

林彤私下里跟徐振华嘀咕,“也不知道老太太瞒个啥劲!”

徐振华却说:“不一定是瞒,我觉得有可能就是那些丑事的细节。大院的人只知道大概,可这细节说出来,却是天大的丑闻。老太太当时是一气之事,也不管不顾,现在她清醒过来,你让她再说一遍,她都未必能记住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也不好意思再重复一遍这些话!”

他眼神有些复杂,“这可不光是王家的丑事,也是老太太和我的丑事啊!”

林彤之前倒没有想那么多,她一直以为又说了什么大家都不知道的丑事。想想也是,要真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丑事,也不会有今天随便就能让老太太说出来了。

不过这事怎么也能扯到徐振华身上,想想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和背地里的议论,她就心疼他。

徐振华握着她的手,笑道:“没事,我现在是钢铁的心脏,谁爱说谁说,我不在乎。”

小念改姓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可王家却提出了别外一个条件。

“让小念在首都念书的时候,没事过去看看我老头子总行吧?这不是条件,这是恳求!我这么大年纪,时日无多,这么点要求你们总不能再拒绝吧!”

王炳利在一旁阴着脸,“我爸就这么一个条件,他都把姿态放这么低了,你们要是真不同意,那就别怪我做事绝情了。要知道,绝情也是你们先绝情的!”

林彤不愿意跟他扯这个谁“先绝情”的问题。

要是徐振华就是个普通工人、农民,王家能这样上赶着?

就是个普通干部,怕是都入不得王家的眼。

老太太听了松了口气,“让小念去。他还能咋的,小念都大了,还能把小念勾的不认我这个奶奶?不认他爹妈?”

又出主意。“答应他们。然后告诉小念,去一次就得了。以后小仿没时间,不爱去的,他还能咋的?”

林彤看徐振华不说话,以为他不愿意,就劝他:“我看就答应了算了。妈说的对,小念大了,也有自己的思想了,如果真是去几次就认了王家为他爷爷,那咱们也管不了。最主要的是,如果咱们不答应,王家肯定会三天两头的整点事,只要你一天不认他那个爸,他们这事就不会消停……”

再一个,王家一直在退后,而她们如果连这个条件都不满足,会给人咄咄逼人的感觉。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

以前老太太是弱者,是受害者,徐振华是弱者。

现在老爷子住在医院,王家又一退再退,他们就是弱者。

这点条件在别人看来已经不算是条件了,再不答应,就有些不近情理了。

徐振华舒了口气,“我在想,王家怕是一开始就打个这个谱吧!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咱们会同意改姓这个事。”

林彤听他这么一说就明白了,“算了,不管他们打的什么谱,这个事究根结底也要看小念同不同意。”

所以她跟王家说的时候特意挑明了,“老爷子回首都以后,我会让小念过去看他的。不过,以后能不能让小念多跑几趟,我可就无能为力了。别到时候你们又有话说。”

小念倒是无所谓,“没事,我就是天天住在那,我也是我爸我妈的儿子。跟王家一分钱关系没有。”

林彤提醒他,“王家老爷子或者真是想让咱们回去,可其余人未必都是这种想法。你去的时候也要注意……”想想王家不至于这么龌龊,可还是提醒道:“要注意安全,你虽然还没成人,但也要小心,有人故意安排些小姑娘接近你……”

小念脸腾地红了,幸好隔着电话线,妈妈看不到,他嘟呶道:“妈——”

林彤笑道:“现在这种可能不太大,不过再过几年可就未必了。有眼光的人都能看到,你可是一只潜力股。”

“妈,潜力股是啥?”

“就是能看出你将来会发展的很好。”林彤忽悠他,“你说,这样的人谁真要看好了,不得先下手为强?”

小念翻了个白眼,“妈,要这么说,你认识这样的人,你就会先下手?给妮妮先占下?太早了吧!”

林彤:“……”

重启咲良田前篇

重启咲良田前篇第二集

“小乐,这真的不管一管吗?他们那就只能算是换了一件衣服而已,内核还是没有改变的呀。”

黄勃他们走了之后,宋远就来到了杨乐的办公室,也是说这件事情的。

他对这个什么《超级挑战》也是非常不满的,这是明目张胆的高仿啊!

刚刚他出来的时候还听到黄勃他们的不满,他也惊讶,杨乐竟然没有管,这是准备做什么呢?

杨乐看了宋远一眼,然后说道:“内核?内核的组成部分可不止是内容,哪有这么容易被拿走?”

“怎么说?”宋远惊疑了一声,忙问。

“宋哥,你想想,我当初准备拍跑男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杨乐笑问道。

宋远一愣,想了想,随后就说:“培训呀,剧组所有人都进行培训,摄影师什么的,还有演员的。”

说着说着,宋远的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他一脸坏笑的说道:“我知道了,嘿嘿,你小子还是蔫坏蔫坏的,要将他们搞死啊!”

这些户外综艺,摄影师才是最累的,需要摄影师拥有非常强的体力,因为他们要扛着摄影机去追着明星跑,这是技术活。

如果说体力不过关或者抓不住镜头的话,那么拍出来的节目绝对不会好!

宋远看着杨乐,心中也在冷笑,凯跃娱乐的那群家伙恐怕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吧?

杨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宋远有了答案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宋远的离开,杨乐淡淡的摇了摇头:“让我见识一下这段时间你们培养出来的流量到底有多强吧……凯跃娱乐。”

杨乐并不打算状告凯跃娱乐,甚至于连一句话都没有说,没有表态。

这,就好像是默认了凯跃娱乐的做法了那样。

这,也让商人们松了口气。

杨乐没动静,不打算状告凯跃娱乐,那么,他们就可以放心的投资冠名了。

“我去,杨乐在搞什么呀?怎么保持沉默了?这是高仿啊!高仿!”

“杨乐在干什么呢?怎么不出声了?该不会是收钱了吧?”

“收钱有什么奇怪的,收个版权费咯!”

“一些粉丝也是够了啊!《极限挑战》我们只是看了宣传片而已,《超级挑战》我们看的还是宣传片,你们怎么就知道人家《超级挑战》是抄袭的呢?没有看到最后的成品都不能随便下定论好不好!?”

“就是!人家杨乐都没有说话,一群煞笔粉丝在哇哇怪叫,就是看不得其他的优秀综艺节目的崛起,心胸狭隘!”

有不少的流量粉丝都跑出来指责杨乐的粉丝了。

这种粉丝之间的争吵,还是时常会发生的。

时间过得很快的,没多久之后,凯跃娱乐的《超级挑战》就进入了招商环节了。

杨乐不状告,商人们也松了口气,这招商,他们可以去啊!

《超级挑战》的招商开始了,也是在燕京文化馆举行的。

这招商一开始,就来了不少的人,甚至于史余祝他们都去了。

毕竟,商人,永远都是利益至上的,在哪里能看到足够的利益,他们就会将钱放在哪里。

这场招商也是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来了不少的电视台记者,*直播也对这个招商进行了现场直播。

现场,热闹到了极点!

在进入问答环节的时候,记者的问题也是特别凶猛的。

基本上,这些问题都是挨着《极限挑战》来说的。

不少的记者都在说这部综艺是不是在高仿《极限挑战》之类的……

张东凯在现场倒也是说的大义凛然的。

“我已经在微博强调过了,《超级挑战》是我们非常用心拍出来的作品,绝对不存在什么抄袭不抄袭的问题,网络上所说的是对我们的污蔑,聪明的人自然就不会相信。”

“张先生,我想问一下,这部综艺如果拿来跟《极限挑战》比较的话,请问你有信心超越《极限挑战》吗?”记者又问。

张东凯笑道:“如果对自己都不自信的话,那我还做什么综艺节目?我们的节目虽然跟《极限挑战》有点雷同的地方,但是我相信,我们做的肯定不会比《极限挑战》要差!”

这一番话,马上就掀起了一阵热议啊。

“我呸!还要不要一点碧莲了!?还说什么不比《极限挑战》要差!明明是高仿人家的!”

“就是啊,辣鸡节目,绝对不看!”

“啧啧,不看就不看啊,好像你看了就能上天一样,《超级挑战》不缺你一个观众,滚回去看你的辣鸡《极限挑战》去!”

“就是!真的想不明白《极限挑战》那种帅哥都没有两个的节目怎么会有人喜欢,简直就是垃圾中的战斗机啊!”

双方的粉丝又一次撕了起来。

在问答环节结束之后,招商,也就直接开始了。

招商,这才是最重要的,不管喜不喜欢,招商就不能弱了!

这《超级挑战》的阵容,也已经注定了招商肯定会非常可怕的。

目前而言,六大流量明星的粉丝表现出来的战斗力,非常可怕。

首先拍卖出去的是《超级挑战》的冠名权。

虽然说节目是有流量明星坐镇,但是,凯跃娱乐毕竟不是奇迹娱乐,张东凯毕竟不是杨乐。

他们都没有足够的要高冠名的底气。

所以这一次的冠名费,是从两千万起步的。

各家争夺,最后《超级挑战》也算不错,以七千万将冠名费卖给了史余祝。

在冠名费之后,就轮到其他的招商了。

这一场招商下来,《超级挑战》总共获得的招商金额,竟然也有两亿了。

虽然跟《极限挑战》的三点多亿不能比,但是,也已经碾压了绝大多数的综艺招商水平了。

一场招商会结束,这种高价,也让不少的网友看傻眼了。

“这也行?我去,这什么情况啊?!”

“唉,老天不长眼啊!竟然让这种高仿节目弄出了两亿的招商,天呐,瞎了!”

“眼红就说,别老是把抄袭挂在嘴边,你们有证据么?真的是!”

“如果在现实,这些说抄袭的人可能会被人打死。”

大家尽管是有不满的,但是这也是不可逆的事情了,两个亿的招商,就落在了《超级挑战》上边。

而没多久之后,《超级挑战》的首播电视台也确定下来了,就在魔都卫视!

至此,两部综艺的碰撞,也即将开始。

重启咲良田前篇

重启咲良田前篇第三集

第1081章 凤鸣

说这番话时,银右的语气中还带着笑意和一丝丝开玩笑的成分,但是银北听得出来,他是认真的,要么就杀了他这个哥哥,要么就放弃,银右不会让他伤害到任何一个人。

这段时间以来,银右早已经将这群人当做了自己的朋友,狄元还有归一迷他们,像大哥一样处处教着他,同时也惯着他,而许觅儿和花落白几个女子,更是各个待他真心真意。

还有无华,银右早已经将无华当做了自己的弟弟,无华还那么小,若是他现在让开了,杭薇他们各个都被缠住,一时半会人脱不开身,那几个孩子该怎么办?

现在达摩镜被装到了归一宫中,里面不能再有人,那几个孩子都危险得很。

“你是为了他吧?”银北冷笑了一声,摇摇指向了被狄寰柏护在身后的无华:“你还真是我的好大哥啊,放着自己的亲弟弟在外面受尽折磨却不管不顾,把别人当做亲弟,我也算是长见识了。”

“不~不是的……”

银右本想要解释,但是只说了这么一句后却不再开口,他的确是将无华当做了弟弟,但是却绝对不是像银北想的那样,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不管银北。

见银右只说了一句,银北嘲讽的笑了笑:“怎么不说话了?我的好哥哥不是一向能说会道吗?”只是在他嘲讽的语气中,却怎么都藏不住那一丝丝的酸涩,那是他的哥哥,是他唯一的亲人啊。

“今日我不想与你争论,总之他们,我护定了!”银右的语气笃定,他知道有些事情一时半会是解释不清楚的,只能等将眼前的事情解决完,他相信狄远泽他们一定可以搞定张凡。

只要张凡不在了,他有的是时间去跟银北解释。

银北被气得不轻,突然就朝银右袭来,招招都下了杀手,一双眼睛闪动着诡异的红色光芒,看得银右心惊肉跳,这真的还是他的弟弟吗?

“觅儿,去帮银右,这里交给我!”冥月见状连忙出声,银右虽然比银北年长,但是实力却明显比银北要弱,若是没有旁人帮忙,银右说不定真的要死在自家弟弟的手中。

现在狄远泽他们在做更加重要的事情,其余人只能由冥月来时时关注着,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在拖住张凡手下这些人时,保证他们一行人中不会有人死亡。

许觅儿在砍下面前那人的头颅后,朝冥月点了点头,迅速赶到了银右那一方,而这时的张凡,身上的冰块已经逐渐有了裂缝,姜文山的口中也溢出了鲜血,他是在用生命困住张凡。

否则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可能将张凡拖住,哪怕只是一瞬间。

“你们,该死!”张凡身上的冰块尽数破例,姜文山也在同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失去了所有的气息,与姜文蝶躺在一块儿,双眼大大的睁着,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狄远泽眼睁睁的看着他丧命,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不再那么顺畅。

张凡现在已经不再报着将这行人收服的想法了,他明白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想通之后,那些狂暴的灵气便不断的朝他的身边聚集,原本毫无目标四处游动的灵气,竟然朝着一个方向,疯狂的旋转着:“去死吧!”

一声怒吼落下,张凡面前的灵气漩涡直接朝狄远泽袭了过去,而狄远泽连躲都没有躲,直直的站在原地,脚底也缓缓生出了一股紫色雾气,看起来虽然缓慢得很,实际上速度却非比寻常的快。

在灵气漩涡即将到达狄远泽的面前时,一道嘹亮的凤鸣声穿透过整个虚无之地,而身处在虚无之地之中的千山绝家族听得最为清晰。

一时之间,整个大墟天都变得人心惶惶,虽然不在虚无之地的他们没有办法明确的听到这声音,但是在同一时刻,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心头一震,在那一瞬间过后,大墟天中的气息,开始逐渐变得压抑。

那种感觉,就像是君王即将降临了一般。

除了千山绝家族之外,在遥远的赫连家族一间隐蔽的密室中,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火凰,尽管火凰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只火凰绝对活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而那一声凤鸣响起时,原本这只火凰根本就不可能听到,但是却在那一瞬间,一双凤眸亮起了璀璨的光芒:“泽儿,竟然是我的泽儿!”

“火凰开口了!火凰竟然开口说话了,快去禀告家主!”一直在密室外面守着火凰的侍卫,听到的从火凰的口中传来属于女子的声音,慌慌忙忙的就跑了出去,只是那只火凰却根本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只是昂首挺胸的朝着一个方向望着,而那个方向,便是狄远泽所在的虚无之地的方向。

“砰……”灵气漩涡碰上了那一声凤鸣,剧烈的炸裂声震得人耳膜生疼,也炸出了漫天的烟尘,张凡对自己这一招极为自信,就算是强如寇敦,当初在他一招之下也吃了一个大亏。

更何况眼前这人只是个毛头小子罢了。

然而张凡的嘴角还没有来得及扬起,烟尘便缓缓落下,在模糊不清的前方,狄远泽的身影却依旧屹立在前方,不但毫发无损,身上还带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薄雾,整个人仿若从仙境中走出来的一般。

“秦皇大人,你似乎高兴得太早了些。”狄远泽轻笑出声,若是没有一点准备,他又怎敢独自一人来面对张凡,而且与达摩镜失去了联系的张凡,自身实力起码弱了三层!

看到狄远泽的身影,冥月他们一行人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姬安白他们还生死未卜,那天罚也一直都没有散去,若是现在再失去了狄远泽,那他们这一次也就真的算是功亏一篑了,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