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恋人:后篇

星期恋人:后篇
  • 主演:广濑智纪,山田·詹姆斯·武,田中日奈子,日和佑贵,石川凛,泷口幸广
  • 导演:横井健司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5
电影讲述了高中三年级的篠弓弦,在星期一的早晨跟射箭社的学弟芹生冬至在在校门口相遇了。在女生之间一直超人气的芹生,据说──只要在星期一第一个向他告白,他一定会答应交往,然后到了周末就分手。限定一星期的恋人──因为弓弦不经意的一句话,两人开始交往…

星期恋人:后篇第一集

看着她竖起来的耳朵,南宫少霆心情很好的伸手过去撸了一把。

而这下子,夜灵兮的心脏跳得更快了。

这家伙,又在撩她!

当心她化形后缠着他不放了!

南宫少霆则是在这时将夜灵兮的身体放在自己耳边,而后闷声含笑道:“嗯?心跳这么快?看来是很喜欢孤亲你?果然是只色兔子!”

这话一出,夜灵兮顿时炸毛了,明明是他先亲她的,现在却说她色!

无耻!卑鄙!不要脸!

看着她身上竖起来的毛发,南宫少霆立刻一边顺毛一边说道:“罢罢罢,孤不说你了还不成么?现在真是脾气越来越大了!”

不过,这手感可真好啊,难怪有人喜欢养带毛的魔宠,他自己现在都几乎成了绒毛控了。

夜灵兮听到南宫少霆的话则是不由得气极,居然还好意思说她脾气大,分明就是他在撩拨她!

哼!小屁屁怼你一脸!

下一刻,夜灵兮就是在南宫少霆掌心一个转身,然后嗖的一下拿毛球似的短尾巴怼了南宫少霆的俊脸一下。

南宫少霆见状,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你这小家伙,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南宫少霆纵容的说道。

夜灵兮听了只是不满的哼哼唧唧几声。

她大胆?还不都怪他故意污蔑她一个女孩子家家!

……

与此同时,兰苑。

到了殿内之后,兰太妃就是让李嬷嬷给自己压箱底的血玉镯子拿了过来,然后一脸温柔笑意的朝林婉清手腕上套去。

虽然是世俗界的东西,但是就算是在修真界,这等血玉也是极受女子喜欢的,所以兰太妃拿这血玉镯出来给林婉清,倒也不算掉价。

“这是本宫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喜欢。”兰太妃温和的看着林婉清。

兰太妃自然不蠢,若是一个血玉镯能够博得林婉清的欢心,叫她和少阳在一起,那少阳在青云宗的地位,自然就非同一般了。

这点付出,不管能不能有效果,都是值得的。

林婉清见状则是下意识的看向了南宫少阳。

见南宫少阳点了点头,林婉清便是笑着点了点头道:“多谢伯母。”

而收起血玉镯之后,林婉清便是拿出来一个小盒子递给兰太妃道:“这里是一枚驻颜丹,送给伯母,愿伯母青春常驻。”

这话一出,兰太妃顿时脸色一惊,然后连忙推辞道:“不不不,这太贵重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听到这话,林婉清却是笑着说道:“伯母放心,这丹药我还有的,您可千万别推辞,第一次见面,晚辈怎能空手而来呢?再说了,先前你和少阳哥哥还帮了我那么大的忙。”

“这……”兰太妃一脸为难的看向南宫少阳,心里其实非常想要这枚驻颜丹。

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青春常驻呢?

南宫少阳果然是在这时笑道:“母妃,您就收下吧,小师妹若是需要的话,等去了修真界,我会再给她买的。”

听到这话,兰太妃这次勉为其难的样子接过了驻颜丹,而林婉清则是因为南宫少阳的话心花怒放。

……

随后,兰太妃就是留南宫少阳和林婉清两人在兰苑用膳。

见兰太妃吃个饭都有不少于三十人伺候,林婉清突然觉得这当皇妃好像也不错。

而吃过饭后,兰太妃就是支开了林婉清,让南宫少阳进入了内殿密室内。

“少阳,你和那姑娘?”兰太妃关切的询问。

听到这话,南宫少阳微微勾唇一笑,“母妃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兰太妃见他胸有成竹,顿时放下心来。

这时,南宫少阳则是不由得问道:“母妃,南宫少霆想知道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兰太妃听了脸上露出一抹冷色,然后道:“当年你去了青云宗之后,母妃不是就开始着手对付那小杂种了么?本来母妃是打算让人废了他将他卖到秦楼楚馆做小倌的,谁知道竟叫他侥幸逃脱了!南宫少霆想知道的,就是当年究竟是谁背叛了他。”

听到这话,南宫少阳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抹好奇之色,“那到底是谁?”

南宫少霆年少成名,九岁就上战场为秦国立下赫赫战功,他只知道,当年他是在负伤归来的途中被母妃找准时机追杀的,只是后来却叫他给逃过一劫,不过那次之后,他的右脚就跛足了就是了。

兰太妃听到南宫少阳的问话,脸上露出了一抹冰冷的微笑,“这个人,你绝对想不到是谁……”

……

此时,迟家。

从皇宫后山回来之后,迟雪寒就是心情很好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换掉了身上的轻甲。

如今龙血战士已然训练成功,以后皇上要一统各国,将会变得更加简单。

而换掉衣服之后,迟雪寒就是拿起自己的桌子上的一卷古籍朝西院走去。

至于西院内住着的,则是迟雪寒的妹妹迟雪鸢。

一进西院,迟雪鸢身边的两个侍女就是双眼一亮,然后朝屋内道:“大小姐,少爷过来了。”

听到这话,屋内传来了一道柔弱清丽的女声,“哥哥来了?快让他进来。”

迟雪寒听到妹妹的声音,不由得唇角一勾,然后大步朝屋内走了进去。

这时的迟雪鸢,正躺在软榻上看书,她穿着一身浅粉色衣衫,眉眼清淡,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骨架也是有些瘦弱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迟雪鸢,迟雪寒的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心疼之色,“怎么脸色看起来这么差?有没有好好吃药?”

自从十一岁那年差点被拐走受了惊吓之后,雪鸢的身子就一直不大好了。

而迟雪鸢听到迟雪寒的话后则是淡淡一笑道:“不过是前两日出去吹了些风,受了些风寒罢了。哥哥放心,没什么大碍的。”

“你啊,身体不好,就得爱惜着点,瞧瞧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了。”迟雪寒将古籍给她递过去。

见状,迟雪鸢顿时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哥哥哪里找来的百草集?”

“自然是皇上找到的。”迟雪寒浅笑。

听到这话,迟雪鸢不禁手指一顿,然后含笑道:“皇上有心了,哥哥下次进宫定要替我好好谢谢皇上。”

星期恋人:后篇

星期恋人:后篇第二集

“不……不可能……”那巨大的螃蟹张了张嘴,发出了不甘心之色。

两只妖兽外形霸气,可惜在刚才那一刀之下竟然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就被陈一飞切成了两半。

轰隆!~

两只妖兽身体直接裂成了两半砸到了地上,鲜血淌满了四周。

这一幕让叶文和那些金仙以及那些金仙妖兽的脸色全都变了。

仅仅一刀陈一飞竟然就将这两只接近大罗金仙的妖兽解决了。

“他的实力……又提升了……”叶文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如果不是妖皇还在,他恐怕要逃走了。

这根本不是他能够对抗的。

那两只妖兽的实力可是都比他强,可一招就被解决了。

他突然有些后怕了,得罪陈一飞真的好吗?今天如果这妖皇不能解决陈一飞怎么办?

叶文担心,可那无妄海妖皇却没有一丝担心。

它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的尸体,看着陈一飞双眼中的光芒却更亮了:“果然是至宝,这种威力让我更想得到了。”

虽然吃惊于陈一飞刚才那一刀,但是它也只是把这当做干戚长刀的威力。

“贪婪啊,不管是妖兽还是人果然都是一样。”陈一飞抬起了手中的干戚长刀,对准了妖皇,话语声中充满了杀气。

“不贪婪怎么会有前进的动力?只有贪婪的人才能凌驾于一切之上,不贪婪我今后怎么统治你们人类。。”妖皇冷冷的看着陈一飞,身体猛地跃起。

接着,妖皇的身体便开始变的巨大了起来。它直接催动了金身,化作了兽体。

一只巨大的妖兽出现在了陈一飞的眼中。

“竟然是这种……”陈一飞看着妖皇那兽体的样子,却是呆呆的张大了嘴巴,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狰狞的脑袋,锋利的利齿,尖尖的利角,一对遮天蔽日的巨翼,还有那比值如枪的巨尾。

竟然是一只巨龙。

而且是一只西方巨龙。

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势从那巨龙的身上爆发了出来。让四周的风云突变,威压让那大地都变的寂静了。

因为这是大罗金仙的力量。

叶文和那些金仙在这股力量之下几乎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平常之时他们金仙已经是高高在上,可在大罗金仙面前他们又算什么?

在天衍大陆,所有人都知道无妄海之中有一只恐怖的妖皇,可却没有人知道这妖皇的本体是什么。

陈一飞也没有想到这妖皇竟然是西方的龙族,而他们四个兄弟体内拥有的巨龙血脉一样。

今天竟然还有意外的惊喜。

陈一飞笑了,他刚从阿波罗那里夺取一丝带着太阳之火的规则力量突破了大罗金仙,没想到今天又有一个规则力量和他契合的大罗金仙。

“吼!~”

一道巨大的龙吟声响起。

妖皇已经顷刻的朝陈一飞冲击了过来,干戚长刀的诱惑让他不想等待了。

天衍大陆材料匮乏,仙铸师都非常稀少,出现的魂宝更是非常稀少,而这也是无数年来它第一次见到的至宝,怎么可能不抢夺来呢?

“适当的贪婪是好事,可太过贪婪却是会丢失命令的。”陈一飞面对那巨龙的侵袭,冷哼一声,便提着干戚长刀迎击了上去。

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的惧意。

在叶文那些人的眼中,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他们都知道陈一飞是怎么打败叶家老祖的,那可是靠着那些手下的配合,和好几个高手联手才能和叶家老祖两败俱伤。

现在这陈一飞可是单独面对一个和叶家老祖一样的大罗金仙,而这妖皇的实力显然也是比叶家老祖更强。

那些妖兽自然也是已经把陈一飞当做死人,毕竟挑衅他们妖皇只有死路一条。

可很多时候,结果往往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人大跌眼镜。

轰!~

陈一飞催动金身,巨大的身体挥着同样变得巨大的干戚长刀,狠狠的砸在了那妖皇巨大的身体上。

而妖皇那巨大的身体竟然在这一击之下,瞬间的翻滚了出去。

哗啦啦!~

妖皇的身体冲击过了那地面,将那地面冲击起了一层。

“这~”叶文张大嘴巴惊呼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一个金仙难以置信道。

“妖皇……为什么会被……击飞?”那些妖兽也震惊了。

这完全不在他们的想法之中,这个时候不是陈一飞被击败,被抢夺至宝,然后是妖皇宣判陈一飞的死期吗?

一切都出乎意料了。

更让人惊骇的却是陈一飞身上涌动着那恐怖的气势,竟然也是大罗金仙。

“不……不可能……”叶文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他很清楚陈一飞的实力,怎么也想不通陈一飞怎么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竟然就能突破大罗金仙。

这也让叶文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如果妖皇今天不能杀了陈一飞,那他该怎么办?这陈一飞已经完全不是他能够对付的了!

“你竟然也是大罗金仙?”妖皇无比吃惊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巨大的身体冲起,看向陈一飞的时候眼中已经多了一种忌惮。

“没错。”陈一飞道。

“不……这么短的时间,你不可能做到。”妖皇摇头,不相信的道。

“不信?那就打的你信。”陈一飞冷哼一声,瞬间欺身而上,干戚长刀再次的斩出,狠狠的撞击在了妖皇的身躯上。

噗!~

妖皇那巨大的龙躯鲜血瞬间飚射而出,更是在那股力量之下再次被击飞了出去。

这一幕,让那些妖兽彻底吃惊了。

妖皇竟然完全落入下风,这还是那个纵横无妄海,在整个天衍大陆也没有敌手的妖皇吗?就算当初的大罗金仙叶家老祖也不是妖皇的对手啊!

“给我上,围杀他。”那个穿着斗篷的妖兽,急忙朝那些金仙妖兽喊道。

“这些垃圾,送死而已。”陈一飞一道刀芒斩出,瞬间变穿过了那些妖兽,将那些妖兽全部解决。

这一幕,让叶文和那些金仙直接吓破胆子了,一刀,仅仅一道刀芒,那些比他们更强的金仙妖兽就被全部解决了,这太可怕了。

星期恋人:后篇

星期恋人:后篇第三集

见弟弟忽然变得沮丧又不开心的样子,少爷起身过来,拉过他道:

“你不要灰心啊,还有我呢,以后我的钱,我都给你和妹妹花好不好?”

少爷很清楚,就算是现在的他,自从登上了那个位置后,他拥有的就不仅是地位跟权势了,还有名下的很多财产。

虽然他不知道那些财产到底有多少,但是能养活黑手党的几十万人,想来数据还是很庞大的吧。

在顾以轩看来,顾子麒给他钱,肯定就是要跟他抢小幼灵。

他才不干呢。

一下子甩开少爷的手,顾以轩赶紧的护着旁边奶妈抱着的小幼灵,仿佛护犊子一样,瞪着少爷凶道:“我才不要你的钱,我也不许你跟我抢幼灵,他是我一个人的小媳妇儿。”

“等我将来长大了,我自己会赚钱的,才不要你给。”

少爷:“……”

好吧,看来是他想多了。

众人:“……”

真的无语这个小家伙,小小年纪就知道小媳妇儿不说,还怕别人把他小媳妇儿给抢走。

谁稀罕啊。

但也不得不说,他还是挺有骨气的嘛,知道自己要赚钱了,而不是光想着继承他老爸的财产了。

少爷的这个激将法真是不错呢。

“行了,都太晚了,大家都早点回房休息吧。”苗喵起身说道,然后走到老夫人身边,搀扶着老夫人起身。

一说要休息了,小孩子们便都听话的回了自个儿的房间。

苗喵照顾老夫人睡下后,就挨个房间的去查房。

四个孩子都是分开睡的,每一个人都有属于各自的私人空间。

查完小的那三个孩子的房后,苗喵最后才来到少爷的房间。

她今晚只想多陪陪少爷,毕竟他过几天就要走了,这一走,也不知道要多久才回来。

她就想着乘着少爷还在家的这几天,他们多陪陪他,也好让他以后有个念想吧。

可是苗喵没想到,她一推开少爷的房间门,便瞧见顾卿言早已坐靠在了少爷的床头,正在跟少爷聊着天呢。

那父子看到她,还笑着朝她招手。

“妈妈,你也是过来陪我睡的吗?”少爷问。

苗喵关上门走过来,瞥着旁边靠在床头的顾卿言,冷着脸问他:“你来这里做什么?”

“陪我们家老大啊,你又来做什么?”顾卿言反问。

事实上,他早就料到这个女人会来陪少爷的,反正他一个人睡着也是无趣,过来跟他们母子俩挤一块儿,到是也觉得温馨。

苗喵没管顾卿言,转眼看向少爷,“子麒,你要跟妈妈睡,还是跟你爸睡啊?”

这是孩子的房间,虽然孩子的床也不小,但是三个人睡还是比较挤的。

苗喵想把顾卿言轰走,可是看他都换好睡衣躺床上了,想来是不会走的吧。

所以她就只能在征得少爷的同意后,把少爷抱去她的房间睡。

可是,少爷却眼巴巴地看着她回道:“妈妈,我们就不能一起睡吗?好像在我的记忆中,我都没跟爸爸妈妈一起睡过呢。”

小时候睡过没有他不记得了,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机会跟爸妈在一起睡过。

要是今晚能睡在一起,那他就很满足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