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风

望风
  • 主演:维奥兰特·普拉奇多,马修·卡索维茨,丹尼尔·奥特伊,卢卡·阿金泰罗
  • 导演:米凯莱·普拉奇多
  • 地区:法国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2

望风第一集

宫非寒被她踹了,但是下一秒便将她的小脚夹在了他的两小腿间,叫她动弹不得了。

夏笙暖气结。

用力蹬回自己的脚,特么,竟然蹬不回来了!

气得眸子一瞪,恨不得扑上去啃男人一口。

宫非寒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淡淡道,“夏笙暖,你小脸又红了,想什么呢?”

夏笙暖:“……”

艹,这晚膳,特么简直无法吃了!

她想打狗煲!

风墨染看着两人一来一往互动,总算看出来两人是在打情骂俏了,于是便不再说话。

执起筷子,姿势优雅的吃起了晚膳。

夏笙暖看见师傅不再让她去看大夫,悄咪咪松了一口气。

瞪了一旁的狗男人一眼,狗腿的给师傅夹了一筷子素菜。

风墨染看了她一眼,淡淡的把她夹过来的菜吃了。

宫非寒看得又在她碗里扔了一只鸡腿。

夏笙暖毫无心理负担,一边啃着鸡腿,一边给师傅布菜。

宫非寒:“……”

吃里扒外的小白眼狼!

林公公站在不远处侍候着,看得是心惊肉跳。

皇上给娘娘布菜,娘娘给美人师傅布菜,这画面,看着怎么那么吓人呢呢呢!

他真怕皇上一气之下把桌子给掀了。

心惊了一路,还好,竟然风平浪静的吃完了一顿晚膳。

林公公松了一口大气,默默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吃完晚膳,夏笙暖非常体贴的给师傅煮了南疆山茶,暖心暖肺。

她就是师傅贴心的小棉袄。

大忙人宫非寒竟然没有回书房办公,就在那蹭茶喝。

直到把一壶南疆山茶喝完了,这才起身要回书房,还让夏笙暖跟进来研墨。

夏笙暖表示不想研墨。

理直气壮说要留下来照顾师傅,师傅伤了胳膊,做事不灵便。

风墨染一脸欣慰,说小徒儿终于长大了,懂得照顾师傅了。

宫非寒:“……”

一甩手自个回了书房。

小丫头以后都是他的,只是在南疆这段时间多陪陪师傅,他不是那么小气之人。

嗯,不是那么小气之人的西凉帝,回到书房把手上的急件摔了个震天响。

原本好好的奏折,写同意就好了,他偏一色的批上了不同意,还黑着脸,提起笔,洋洋洒洒的把他们全都臭骂了一顿。

远在西凉这边的几个大臣,一晚上都在打喷嚏。

还以为是天气太冷被冻着了。

赵灿走了进来,突然就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低气压,头皮莫名一紧。

以他这么多年的伴驾经验,目测不太妥。

果然还没开口呢,皇帝凉渗渗的眼神便扫了过来,嗓音沉冷,“如何?”

赵灿立马敛起心神道,“南山上,莲花教只是一个小分舵,已经全部撤走了,据说平时他们都是深居简出,行动隐秘,与朝廷没有什么交集的,突然间跟云湛和蓝相合作倒是可疑。”

“说这些废话做什么,他们的行踪,可有打探清楚?”男人不悦的一句。

赵灿:“……”

皇上果然心情不好。

垂眸弱弱的道,“他们平时喜欢戴着面纱,窥不见容颜,现在乔装打扮散落在人间,比较难打探行踪。”

望风

望风第二集

“王,王妃……”连翘心口一跳,穆凌落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刀子,几乎要把她的内心都给剖析了,连翘连忙垂下了眼眸,不敢再看一眼,嗫嚅地道了声。

穆凌落收回了目光,突然她漫不经心地道了声,“许总管是个不错的人,对吧?”

“是,是的,王妃。”连翘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一时只硬着头皮顺着她的话头说。

穆凌落见得她这模样,忍不住地叹了口气,慢慢道:“连翘,你跟我许久,怎地还不懂我的脾气?”

连翘的心口就仿似揣着一只兔子,猛然地窜着,她双膝一软,整个地跪倒在地,“王,王妃……奴婢,奴婢错了……”

穆凌落揉了揉额角,不由苦涩一笑,“你这是做什么?还不快点起来?莫不是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儿吃人的人么?竟然把你吓成这样儿。起来吧!”

连翘闻言愣了愣,“王,王妃……”

“我知道我是王妃,但不叫王王妃。”穆凌落把她拉扯了起来,拍着她的手道,“你跟碧落是随着陪嫁的,对你们我算是推心置腹了,虽说是主仆之名,却是行着姐妹之实的。我也是把你们当成我的亲人,所以,有什么事情,你们都尽管与我直说就是,不必藏着掖着。明白吗?”

连翘垂着眸子颔首,咬了咬唇角。

“许贵是王爷带出来的人,我与他认识算起来比你还久,王爷也说过,他是个实在上进的,若是论做夫婿,他的确是个上选。”穆凌落慢慢地道。

“王妃,奴婢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的,奴婢,奴婢只是……”她咬了咬牙,实话实说道:“除去王爷外,奴婢从没见过像他这样儿情深的男子,觉得有些稀奇而已。”

连翘是个有自知之明的,敏王府素来不准纳妾,算是京城里的奇葩,这样的人家是姑娘们挤破了脑袋想要嫁进去的。敏王府的主子们身份尊贵,连翘自然不会上赶着作践自己,宿梓墨是尊贵的王爷之身,她陪嫁来时,就被告诫过,兼之她也知道分寸,从头到尾,也不曾存着什么旖旎心思,只想着专心伺候穆凌落的。

她是敏王府培养出来的,骨子里自然也带着敏王府的傲气和风气,看不上三妻四妾的男子。她其实早有打算,此生就打算伺候着穆凌落,终身不嫁的。

只是,看到许贵这样儿情深不寿的男子,难免就多看了两眼,说是不心动也是骗人的。但是,她也是明白事理的,虽说她样貌极好,又是以小姐的教养养大的,但是比之穆婵娟,不提许贵对其的心思,单是出身她就落了下乘的。她是贱籍出身,而穆婵娟却是良民,许贵又是个有官职在身的,往深里去说,光是身份,她跟许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其实,她只是有些欣羡穆婵娟而已。

穆凌落倒也不是责备她,她探手摸了摸连翘的头,“我知道你的心素来是个好的。我也知道你没别的心思,我今天特地跟你提,是想告诉你,今后你若是有什么事,尽管与我说,不必瞒着我的。你跟碧落都是在我心上的,我说过今后定然不会亏待你们的。你若是喜欢许贵……”

“没有。”连翘急忙斩钉截铁地回道,“王妃,奴婢并没有喜欢许总管的。”

“好好,你不喜欢他。”穆凌落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我已经给你们看好了人家。女子的青春就跟花期一样的短暂,容不得蹉跎。本来想过阵子跟你们提的,待得此事过后,我就让人把他们唤了来,你们两个好生儿看看。届时,若是瞧了合心意的,我给你们两个备着丰厚的嫁妆嫁出去。”

连翘脸色微变,她向来是个沉稳的性子,这下却是眼眸含泪,跪到了穆凌落跟前,“王妃,您这是要赶奴婢走吗?”

“说什么话呢?什么赶不赶的,哪怕你们离了王府,但却依旧是王府的人,这就像是你们的娘家,你们想回来,随时都可回来的。”穆凌落弯了弯唇角道,“你们伺候了我许久,总不能耽搁了你们不嫁人不是?你们都十七了,外头你们这年纪的,可都是孩子的娘了。”

连翘已经十七了的,而碧落比她年纪小一些,如今不过十六,但都已经不小了,是该议亲的年纪了。

“不,奴婢不嫁。奴婢说过,这辈子都陪着王妃的,这也是老王妃选奴婢的原因。奴婢不能走,王妃,求求您,不要赶奴婢走,奴婢不需要嫁人,奴婢以后就跟在您的身边,哪怕是年老的时候,奴婢都能给您当个老嬷嬷也行。奴婢没有亲人,奴婢入了王府,今后就只有王妃一个人了啊!”连翘说着,就开始磕头,这一下下磕得额头都青了。“求王妃不要让奴婢走,求求您了!”

穆凌落没想到,她不过是提了提,竟然让连翘如此的激动,她看着她磕得额头青紫,心中心疼,连忙去拉她,“好好,你不嫁,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好好儿的跪什么,看看你额头都成什么样儿了?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家王妃可还活着,你每次行这般大的礼做什么?下次再如此,我可是会生气的。”

连翘随着她的力道起身,低低地应声。

穆凌落边取了帕子给她擦泪,边好笑道:“成日里笑话碧落性子欢脱,自己还不是,心气儿可是不小啊!我不过是提上两句,你不应便是不应,怎生这般激动的。今后万不可如此了!”

穆凌落刚才看出了连翘的心思,原本她是打算,若是连翘真喜欢许贵,要是穆婵娟真的不应这门亲事,她就看看能不能撮合他们两。可要是许贵心中真的只有穆婵娟,她也是不会替连翘应的,毕竟经过谢昭这件事儿后,这种关系女子一辈子的大事,她都得睁大眼看清了人再做决定的。

只是,她没想到连翘竟然是个烈性子,又这般执着。

PS:明天的更新分别在凌晨1:00,早上8:00。

望风

望风第三集

康王府就是因为勾心斗角,自己人打自己人,最后被人收了渔翁之利。

一个家再怎么在里面斗,在对外的时候还是得一致。

夜落和张舒挂掉他电话之后,又问孤影:“柳妤家里最近怎么样,鱼摊还好吧?”

“少奶奶放心,你有交待的,我们都派人在旁边守着,有人去闹过两次被我们的人阻止了。”

“知道柳妤的电话么,邀请一下她明天来宴会。”

她也没有什么朋友,就一个柳妤还算看得顺眼,再加上个张舒。

夏芝在海岛,估计玩得乐不思蜀就不打扰她了。

虽然是晏会,但是收到通知的各大世家都明白,这是要正式把晏少奶奶介绍出来了。

难道夜家那个山沟里出来的夜大小姐真的就成为了晏家少夫人?

听说最近夜家都快破产了,一个破落户家里出来的晏少夫人真的好吗?

不管大家心里怎么想的,第二天都是打扮得光鲜亮丽,端庄华贵的来参加晏会。

正式被邀请的人不算多,但是来的人不少。

很多就是攀着亲带着故的,这个跟着那个一起来,竟也来了上千人。

这也不能怪他们喜欢来凑热闹。

晏家老宅在这山顶上,常年别人是上不来的,这属于他们的私人山地,别人想来看眼老宅都要通过关系。

晏门世家更是很久没有宴请过宾客了,上一次的宴会估计还在十年前。

很多后辈年轻才俊都没上过晏家老宅,但都听上一辈的说过晏家老宅是多么庞大壮观,多么豪华气派。

所以借这机会,大家自然都想来蹭蹭,顺便看一看传说中气派的晏家老宅。

夜落觉得弄个宴会她是最轻松的,不像祖母和她母亲,家里办什么宴会,她们要忙得团团转。

从十天前的请客名单,到下请贴,再到场地布置,吃食名单,小到茶水糕点都要操心。

而她好像啥事也不用做,昨晚又是累到半死,她被拉起来化妆的时候眼都还是眯的。

化完妆她就有了精神了,因为她看到镜子里完全陌生的自己,天啦,真的美得跟天仙一般,怎么会这么美呢。

不但美还华贵,今天的衣裙是前几天晏御就吩咐了让设计师为了今天特地设计的。

大红的大摆裙,裙摆大到走路都要几个托着,背部还有系斗篷,斗篷的长度与裙摆一样长。

夜落怎么感觉有种是自己要去登临后位的感觉,这是皇后册封大典吗?

不过裙子却不是凤服,她是轻纱的,虽然看着大而且蓬,却一点也不累赘。

用设计师自己的话说,就是用现代最时尚华贵的材料做出复古的唐装。

裙摆虽大,但是走起路来却根本不用担心会踩到前面的裙摆,设计很人性化。

夜落试着走了几步觉得问题不大。

晏御走进来的时候,看见她穿着大红裙子正被几个人伺候着在那转圈圈,整个人美如一团火,让他都有些看呆了。

他从来就知道夜落美,但是她不太爱化妆,往往就是微施一点薄粉,一般女人用的什么气垫,什么BB霜,什么肌底液,她从来不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