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走走

我只是想走走
  • 主演:ElenaAnaya,JoséMaríaYazpik
  • 导演:Agustín Díaz Yanes
  • 地区:西班牙,墨西哥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08
四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一场夺命的富贵奇谋,安娜为了摆脱困苦的生活,下嫁于墨西哥毒贩头子,并搬迁到墨西哥生活。尽管丈夫日进斗金,却常常对她拳打脚踢,终于,愤怒的安娜纠集了此前的姐妹,四女子打算展开一场既能复仇,又可富贵的计划。

我只是想走走第一集

将心中的疑惑挥散,秦凤舞的视线落在了狄老还有宋泽通等人身上。

慕容风知道便知道吧,女娲之心迟早是会暴露的。至少,他对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提醒自己了。

只不过,她心中对慕容风更加的好奇。慕容风,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秦小五,你想做什么?”

狄老脸色十分难看,本想着驯服了那头仙兽巅峰级别的魔兽为他所用,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今,李老几人离开,他的实力也被压制,怎么可能会是秦凤舞等人的对手。

“小虎,出来。”

秦凤舞轻喝一声,之前进入她幻兽空间中的赤焰虎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主人,下次遇到危机,让我与你并肩战斗。”

小虎很是不满的看了秦凤舞一眼,刚才几次想从幻兽空间中出来,都被秦凤舞给压制,没办法出来。  魔兽虽然高傲,一向不愿与人签订契约。但是,只要签订了,它们便会无比的忠诚。秦凤舞将它当成伙伴,想要保护它,它自然觉得开心,也觉得跟对了主人。但是,让它躲在幻兽空间中看着自己主

人遇到危机,并不是它所愿。

“好,我知道了。”

秦凤舞点了点头,她能够明白赤焰虎的心思。只不过,刚才那种情况,让它先进入幻兽空间中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虎,这人想要驯服你,便交给你处置吧。”

指了指狄老,秦凤舞毫不在意的开口。

之前竟然想要她的命,这狄老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是不杀他,今日秦凤舞也必定要废了他,免得给自己留什么祸患。

“吼!”

小虎听到秦凤舞的话,似乎十分兴奋。摇了摇尾巴,哪里有一头仙级巅峰魔兽的样子,两三步走到了狄老面前。

不屑的看着他,张开血盆大口,吓得狄老和驯兽师工会的几个弟子差点没晕过去。

“主人,就凭他,还想要驯服我,简直是不自量力!”

小虎很是嫌弃的看了狄老一眼,一爪子便拍在了他的丹田处。

狄老的丹田直接破裂,发出一声惨呼,变成了一个废人。一身灵力消散的无影无踪,整个人也苍老了许多。

原本不过看起来四五十岁,此刻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高高在上。

“臭小子,驯兽师工会绝不会放过你的!”

狄老恶狠狠地瞪着秦凤舞,恨不得亲手杀了她一样。

“呵,尽管来便是。区区一个驯兽师工会,我无所畏惧。”

秦凤舞轻笑,并不在乎狄老的威胁。

狄老之前得罪了不少人,如今被直接废掉,能不能活着回到驯兽师工会那都是一回事。

“你们还不滚!”

看了其他几个驯兽师工会弟子一眼,秦凤舞冷漠的开口。

那几个驯兽师工会的弟子实力不算强,秦凤舞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事实上,她的消灵散药效只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那些人身上的药效自然便会消失。

只不过,这一点,众人并不清楚而已。

让小虎废了狄老的丹田,同样也是因为如此。她可不希望,那狄老实力恢复之后,再来找她的麻烦。

小虎从狄老身上,将他的纳戒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都拿了下来,递给了秦凤舞。

秦凤舞直接将那些东西扔进了自己的纳戒中,并没有细看。

“走吧,我们大家去火狼佣兵团一趟。”

看了自由联盟那些跃跃欲试的人一眼,秦凤舞轻笑着开口。

自由者联盟那些人一个个都兴奋不已,拎起宋泽通等人,直接出了山洞。

已然一夜过去,天色大亮。

秦凤舞骑在小虎的身上,众人跟在身后,飞速朝着外面掠去。

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便出现在了森林中的那片临时营地外。

火狼佣兵团的大部队,暂时便驻扎在营地的东北角,他们的团长和其他的团员也都在那个地方。

秦凤舞等人刚一出现,便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

秦凤舞身下威风凛凛的赤焰虎,更是让人不由瞩目,时不时还发出阵阵惊叹声。

走到火狼佣兵团暂时驻扎的那片营地附近,将宋泽通等人扔到了地上。

“团长,救救我们。”

宋泽通等人连忙大声的开口,将所有驻扎在那里的火狼佣兵团的人都引了出来。

“宋副团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从一个帐篷中,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彪形大汉。看到宋泽通等人狼狈的模样,脸上浮现出几分怒气。看了秦凤舞等人一眼,一股威压便朝着她们压迫了上来。

“你就是火狼佣兵团的团长?”

秦凤舞看了那彪形大汉一眼,完全无视了他的威压。一个九阶幻灵师,就算是石磊,都有一战之力。在赤焰虎的面前,更是不值一提。

“是,敢问我这些团员做错了什么,阁下又对他们做了什么?”

火狼佣兵团团长崔浩全,瞪大着双眼,看着秦凤舞,一副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模样。倒是看到秦凤舞身下的赤焰虎,眼中闪过一抹觊觎,又飞快的消失。

“呵,污蔑我们自由者联盟,还与我们处处做对,差点让我们自由联盟的人全都命丧赤炎谷。崔团长倒是说说,我们做的过不过分?”

秦凤舞冷笑一声,怪不得这宋泽通如此,火狼佣兵团的团长本就不是什么正直的人。

“哼,小小的一个自由联盟,我们火狼佣兵团看不起又如何?处处与你们做对,你们也配?”

崔浩全冷哼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屑。扫视了萧逸云石磊等人一眼,同样还是一副不屑的模样。

自由联盟,他听过,却从未放在心上。他们火狼佣兵团,好歹是个二流势力,一个自由联盟,还没资格与他们为敌。

“既然崔团长是这么一个态度,那也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秦凤舞听到崔浩全的话,不怒发笑。淡漠的扫视了火狼佣兵团的人一眼道:“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离开火狼佣兵团。”  语气霸道,声音淡漠,让火狼佣兵团的那些人竟然不由心生动摇……

我只是想走走

我只是想走走第二集

洛云枭跟容念一向都是非常神秘的人,跟薄帝解释清楚之后,只在薄家呆了两天,容念跟洛云枭就离开了。

容念跟洛云枭离开之后,白夏跟殷顾也准备离开A国,回国了。

来A国之前,白夏就跟薄帝以及薄谨言说过,她不会长留在A国的,对她来说,她更适应华夏,也更习惯在华夏生活。

再则,她已经嫁人了,跟殷顾结婚了,自然是跟着老公一起过日子了。

所以两人跟薄帝以及薄谨言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两人也都没有多大的意见。

只是薄谨言有些舍不得白夏,拼命的给白夏送了不少礼物,说是为了弥补以前白夏没有在身边,什么生日礼物,节日礼物,每一个都给补上了。

送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奢侈品首饰化妆品,各类订制的鞋服,豪车,别墅,上亿的大红包……

白夏是好好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豪门。

离开之前,殷顾表示要将姜舞处置一下。

薄帝不想再见姜舞,薄谨言也对姜舞厌恶之极,两人也不想再管这个女人了,按照A国的法律来说,姜舞的罪行足以被枪决。

她不止谋杀未遂,更是谋杀了不少人,这些杀人的证据,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白夏只要一想到那群被虐待过的孩子们,她就觉得姜舞是个十足的变态,还有自己曾经被她丢在那个荒岛上,差点被一群野兽给吃了,她就觉得姜舞恐怖。

姜舞这个人,处心积虑,如果不是被他们发现了,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你打算怎么处罚姜舞?”午后,白夏看向了殷顾问道。

一边,薄帝,薄谨言,沈心悠,薄艺雅四人又看向了殷顾。

薄家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薄谨言跟薄帝都多少受到了一些打击,而薄艺雅明显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显然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眼睛红红的。

“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殷顾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姜舞这个女人太过于可恶,让夏夏受到那么大的伤害,他怎么可能会轻饶她。

“是啊,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沈心悠点了点头,“姐夫,我等一下就走了,还有工作要干,得去外地一阵子。伯父,你保重身体,还有阿顾,照顾好夏夏,改日我回来看你们的。”

白夏既好奇殷顾要怎么处置姜舞,又觉得自己的确不该知道结果如何。

不论如何,姜舞也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一个人。

知道了,反倒但是徒增烦恼罢了。

二十分钟之后,殷顾带着叶寒以及被手铐铐着的姜舞离开了总统府。

“你们带我去哪里?”姜舞被一群黑衣人紧紧跟随着,虽然试图逃跑,但却没有任何的机会逃走。

“老实点!”有黑衣人冷冷的拿着枪支抵着姜舞的脑袋。

随后,姜舞被押上了车。

车子开到了码头,姜舞又被送上了游艇,游艇上,殷顾坐在一边,姜舞跪在他的对面。

抬眸,姜舞便看到了殷顾那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弥漫着的浓烈杀意,他双腿交叠,修长的身材看起来轮廓硬朗,身上的气势让人猛然一阵胆寒。

“你想干什么?”姜舞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往后缩了缩脖子。

我只是想走走

我只是想走走第三集

掉进雪层里的曲猛居然重新出现,而且身体都断了,这副恐怖的景象惊得众人纷纷色变。

无论陈无惑还是楚嫣红,千江雪还是崖空道人,或是那位腾云跃,此时全都目瞪口呆,脸色铁青。

恐怖的景象,实在震撼人心,尤其曲猛的尸体还在发出咔嚓咔嚓的怪响,一道道血迹顺着尸体刚流出就被冻成了一道红线,远远看去,那片吞没尸体的冰晶就好似恐怖的怪兽!

唯独没有惊讶的,是云极,还有踩着冰花的灰发人。

“果然是冰蛭,个头倒是不小。”云极平淡的说道,冰晶看起来是死物,其实是活的。

那是一种栖息在极寒之地的低级妖兽,浑身冰晶一样坚固,能轻易吞杀虎豹,极其凶猛,叫做冰蛭。

“冰蛭?原来那就是冰梯子,难道是妖族!”

陈无惑此时恍然大悟,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低呼道:“还不止一只!”

“最低等的妖兽而已。”云极到是没觉得什么,人迹罕至的雪山里存在冰蛭在他看来十分正常。

“还而已?妖族是我们练气士的大敌,一次就出现两只,幸亏那玩意爬不快,要不然我们都得遭殃。”陈无惑看着曲猛的尸体心有余悸。

“爬不快?谁告诉你的冰蛭爬不快,它们只是不爱动弹,如果全力爬行,不比游雪的那位慢。”

“比游雪还快?不会吧!”

陈无惑被惊得无以复加,他强行稳了稳心绪,道:“那更得快点了,我们摘到雪莲就走……遭了!千江雪那个老狐狸居然上去了!”

正打算出手的陈无惑,忽然看到山顶出现了大鱼般的身影,居然是游雪的千江雪。

以游雪身法全力前行,那位千江十六寨的高手老妇第一个登上了山顶,一个纵跃犹如翻出雪面的大鱼,直接落在了极地雪莲的近前。

“天材地宝,能者得之!哈哈,这朵极地雪莲归我了!”

千江雪哈哈一笑,探手抓向极地雪莲。

在别人都被曲猛的尸体吸引的同时,千江雪把握住了先机,珍惜的雪莲即将到手。

嗖!

破空声出现。

千江雪的手还没抓到极地雪莲,忽然身后一道寒光袭来,惊得她急急扭身躲避,堪堪避开了偷袭。

虽然避开了寒光,千江雪的潜水衣却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之流。

“好快的飞刀……”

瞥了眼落在身后雪地上的一把飞刀,千江雪如临大敌的盯住了不远处的灰发怪人。

她可不是普通人,千江十六寨成名多年的高手,别看年纪大了,反应绝对不慢,将飞刀施展到能伤她千江雪的地步,这人的手法非同小可。

“楚嫣红手下的保镖居然这么厉害……”千江雪暗自心惊,她看不到对方的模样,也看不出对方的底细。

这时候崖空道人已然飞身而来,另一侧也有人即将接近山顶,千江雪不敢怠慢,一转身再次抓向极地雪莲。

她距离雪莲最近,就算再有飞刀,拼着硬挨一刀也比错失极地雪莲要好。

哗啦!哗啦!

再次探手抓去的千江雪,觉得眼前出现了幻觉,那朵极地雪莲居然颤动了起来,同时耳中也出现了幻听,她听到海浪被分割的怪响。

哗啦!哗啦!

瞬间而已,雪山之巅异象突起!

千江雪所见的不是幻觉,极地雪莲的确在上下起伏,她听到的也不是幻音,那是雪山开裂所造成的异响。

随着雪层翻卷,一块冰晶模样的东西直接从雪海中跃出,犹如跃出海面的怪鱼,一口咬中了千江雪。

“啊!我的手!!!”

千江雪在翻卷的雪地上身形不稳,根本躲不开,右手直接被咬中,彻骨的冰寒与剧痛同时从右臂传来。

“冰梯子!”

千江雪大吼着想要甩开突然从雪地里窜出的恶兽,可惜以她的力气根本甩不开这头奇特的妖兽。

条石般大小的冰蛭,一旦咬中了猎物就不会松口,而且越咬越紧。

这头冰蛭好似发疯了一样将千江雪甩了起来,仰起头左右晃动。

山顶,千江十六寨的高手老妇如同一面破烂的旗子被甩来甩去,惨叫连连。

“师父!”

短发的女子满眼焦急,从背包里抽出了一件武器,竟是一种鱼叉发射器,只不过鱼叉的形状有点特别,不是三尖,而是平的,极其锋利,跟铁铲差不多。

千江雪的这位弟子别看年轻,二十岁上下,反应可不慢,动作迅速的架起了发射器,瞄准山顶的冰蛭。

女子的位置就在云极与陈无惑附近,看了眼对方瞄准的方位,云极摇了摇头。

“你在害人,不是救人。”望着山顶的异象,云极语气淡然的说道。

“击碎冰梯子,师父就能脱困!我当然在救人。”短发女子始终瞄准着山顶,准星随着冰蛭的起伏而左右晃动。

她需要计算距离与风速,还需要找准恰当的时机,否则师父没救下来不说,真要将千江雪误杀,她的罪责可就大了。

“救人不是你这么救的。”

云极皱了皱眉,这时候那短发女子已经抓住了时机,根本不听别人的建议,直接勾动了扳机。

啪。

轻轻一脚,云极踢了下对方的鱼叉发射器,同时铁铲般的鱼叉已经飞出去了。

“你疯了!敢害我师父!”

短发女子的惊呼中,铲子形的鱼叉闪电般飞上山顶,正好切中了千江雪的右臂。

咔嚓一声!

鲜血迸溅!

来自千江十六寨的高手千江雪,非但没抓到极地雪莲,反而断了一臂。

短发女子扔掉了鱼叉发射器,从身后抽出一个小型的弩箭,箭头闪着寒光。

危险的弩箭,被女子对准了云极的额头。

突然发生的意外,连陈无惑都惊呆了,他也弄不清为什么云极要踢那一脚。

踢一脚鱼叉发射器不要紧,害得人家师父丢了只手臂,这份仇结得莫名其妙。

“你害我师父,我会要你的命。”短发女子冷静的盯着云极,清丽的面容带着重重杀意。

“顺手救她而已,不必谢。”云极看都没看女子,依旧望着山顶。

“我不瞎,我能看到师父的手断了。”女子冷声道。

“但你看不到吞吃你师父的,究竟是什么。”

云极淡淡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山顶那只咬着千江雪手臂的冰蛭再次发生了异变。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