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烁的爱情

闪烁的爱情
  • 主演:福士苍汰,有村架纯,山田裕贵,佐藤亚璃纱,入江甚仪,黑岛结菜
  • 导演:广木隆一
  • 地区:日本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5
平凡的高中内,少男少女青涩单纯的爱恋故事从未间断上演。高一女生木下仁菜子(有村架纯 饰)悄悄喜欢着同年级的一之濑莲(福士苍汰 饰),一之濑虽然堪称多数女生心仪的对象,但是他冷若冰川,将斗胆表白的女孩们拒之千里之外。不过幸运之神不经意间眷顾了仁菜子,电车上偶然的交谈消除了横在她和一之濑之间的樊篱,她以笨拙的方式追随者对方的脚步,发自心底为对方呐喊和鸣不平,而一之濑似乎也对这个多少有些特别的女孩青眼相看。只是青春的爱情绝非如此简单,是永大树(入江甚仪 饰)、永麻由香(佐藤亚璃纱 饰)、安堂拓海(山田裕贵 饰)、杉本真央(黑岛结菜 饰)等人的出现都让初恋物语变得复杂起来   本片根据咲坂伊绪少女漫画。

闪烁的爱情第一集

第409章 本魔女有重大事情要宣布!

艾啸天吓了一跳,抬脚一深一浅的朝艾锦夕跑去,“小姑爷,小夕,你们来了。”

扭头又着急的吩咐保姆,“快,去找安管家,收拾客厅,把这个女人丢出去!”

艾雪儿躺在地上,哭得满脸泪痕,“爷爷,你不能这么偏心……”

艾锦夕问:“爷爷,怎么回事?”

艾啸天叹了口气,一脸的愁眉不展,“小姑爷的私人医院拿来了羊水鉴定,找到了雪儿孩子的生父,是,是……哎!”

“是谁?”艾锦夕问。

艾啸天看了眼叶湛寒,最终还是无奈的开了口:

“是个毒贩,还是小姑爷亲自抓进大牢的毒贩,他是跟在叶族四少爷手下干的。听那个毒贩口述,那日是好多人一起……一起强奸的雪儿。他没料到他会中……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我只能保释那个毒贩,让他和雪儿结婚。可是那个毒贩是个狠心的男人,当着我的面就和雪儿起冲突,还一巴掌把雪儿肚子里的孩子打没了。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传到了外面,雪儿名声败坏了就寻死觅活,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艾锦夕目光冰冷的看着艾雪儿,就因为她一个人,搞出来这么多事,现在还搞得鸡犬不宁。

艾锦夕又问艾啸天,“我妈妈呢?”

“就是因为这几天雪儿一直闹,你爸爸担心你妈妈动胎气,就带着你妈妈去你外婆家住了,这里就由着她闹算了。”顿了顿,艾啸天又对叶湛寒不好意思地道:“小姑爷,实在是对不住,这是家丑,让小姑爷见笑了。”

叶湛寒温和地道:“如今我不是外人。”

艾啸天一愣,看一眼艾锦夕,再看一眼艾雪儿,心里那个悔恨和失望,说不出来的酸楚。

艾锦夕突然道:“爷爷,你不用担心,艾雪儿交给我就行。”

艾啸天对艾雪儿的耐心已经磨尽了,闻言叹了口气,“也好,我实在是拿她没办法了。”

艾锦夕让人把艾雪儿扶回了房间,才让外面等着的保镖进来把礼品放下。

叶湛寒中途接了个电话,艾锦夕只听到他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就挂了电话,然后对她道:“小夕,我给你留四个保镖,我有点事要忙,晚上才能回来。”

艾锦夕点点头,“你放心去吧,我也刚好处理一下艾雪儿的事情,再回一趟公司,不会有事的。”

叶湛寒皱了皱眉,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艾锦夕,拿起手机又道:“我让冯晓带一批人过来保护你。”

艾锦夕:“……”她也没那么容易出事好吗?

叶湛寒走后,艾锦夕先回了一趟卧室,进了电脑屋。

小蛋蛋小声问:“妈妈,蛋蛋能说话了吗?”

艾锦夕差点忘记了它,把它抱起来放在桌上,“可以呀,你说吧。”

小蛋蛋立马兴高采烈的跳起了舞,“爸爸终于走了,蛋蛋终于自由了。”

艾锦夕笑了声,这个蛋蛋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就害怕叶湛寒呢?

她问:“小蛋蛋,你为什么这么害怕爸爸呀?”

小蛋蛋有些委屈地道:“爸爸说蛋蛋如果不听话,就拆了蛋蛋,那天爸爸就把蛋蛋拆了……”

“卧槽!”艾锦夕连忙捧起蛋蛋看,看不出被拆过的痕迹,“叶湛寒拆你了?他竟然不告诉我!”

“那天蛋蛋主动去帮爸爸整理了两个小时的文件,爸爸看完文件后,就把蛋蛋按在书桌上强奸了蛋蛋呜呜呜……”

艾锦夕:“……”

小蛋蛋将键盘移开,往后面的桌面上一倒,继续委屈地道:“妈妈你看,蛋蛋还是母蛋蛋的情况下,爸爸就把蛋蛋外壳拆开了,看光了蛋蛋的身体,指头还在蛋蛋身体里乱动乱摸,爸爸力气特别大,蛋蛋反抗了,没反抗成功,这是蛋蛋的耻辱!”

艾锦夕:“……”

这个叶湛寒,肯定是好奇小蛋蛋的结构,才把小蛋蛋扒开看了眼。

不过……

“喂,你不会主动切换性别吗?每次都要我提醒!”

小蛋蛋委屈极了,“妈妈你设置蛋蛋性别的时候,没有设置主动切换性别,妈妈忘记了吗?”

艾锦夕:“……”

她还真忘记了,毕竟蛋蛋性别也没那么重要,这个小蛋蛋又是她自个儿弄出来的,没有师娘做的那么缜密。

艾锦夕直接道:“那你自己设置一下,回头寒寒要是还好奇你,你就把你自己的结构告诉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收到!蛋蛋去设置了!”

小蛋蛋爬起来走后,艾锦夕就拿出了芯片。

看着芯片,艾锦夕嘴角轻轻扬起,有了它,以后的路可就好走多了。

艾锦夕把芯片插在读取器上,又插进接口处,两手在键盘上操作了起来。

她正愁【魔鬼女王】里的东西无法直接移到【黑客女王】里,现在有了这个芯片,那就方便多了。

但转移数据并没有那么容易,还要取得七个魔鬼负责人的认可才行。

【魔鬼女王】上线后,就在特定的群里先发了话。

【魔鬼女王:各位,请在三分钟内上线,本魔女有重大事情要宣布!】

【魔鬼002:老大!收到!】

【魔鬼007:嘤嘤嘤老大要回来了吗?好想老大~~】

【魔鬼005:哇啊啊啊老大上线了!老大老大老大!】

【魔鬼004:收到!】

【魔鬼003:这么紧急?是什么大事?是要颁发任务了吗?】

艾锦夕等了好一会,才看见贺尘瑄和阎珂的消息。

【魔鬼001:已上线!】

【魔鬼006:老大怎么这么突然?吓得我只能先跑到网吧,还好还好,没错过时间!】

都在线了,艾锦夕便微蹙着眉,把这个重大决定抛了出去。

【魔鬼女王:在这里先给你们说一声抱歉,因为本魔女决定当甩手掌柜了,这个账号我会在三小时内注销,世上也再也不会有魔鬼女王,你们老大我也不会再回来了。但是我培养了一个优秀的接班人,年后她会和你们接洽,你们要待她如待我一样忠诚!所以我需要你们七个人,在我发出转移数据确认信息的时候,点击确认,这是我颁给你们的最后一项任务,三小时后我们江湖再见!】

闪烁的爱情

闪烁的爱情第二集

“当然是叫舅舅。”

寒梅想也不想下意识回答,一直都叫舅舅来着,难不成还改口啊!

眉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调侃道:“你还有舅舅的配制吗?”

寒梅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羞得无地自容,明明她这个身体个子比眉眉高,可在眉眉面前却总有些直不起腰的感觉,现在还被这么当面调侃……

眉眉她学坏了!

“脸皮怎么这么薄?我听说你总是上错厕所?这样可不行……万一要是遇上歹人,起了色心对你图谋不轨,你连哭都没处哭,因为你是自动送上门去的……”

眉眉继续调侃,看到寒梅的脸已经由猪肝涨成了紫色,心里暗爽,以前不管怎么样都下不了狠手虐,现在可逮着机会虐了。

她不虐身……虐心!

紫红的脸转成了青白,胸口不断起伏,寒梅憋着气一直往前走,不想同眉眉一般见识,再者人家大老远冒着生命危险来找她,这份情义还是很感动的,就让她说几句得了。

“其实我也就是无聊了,想过来见识一下中东的异域风光,顺便也想问问你变成女人是什么感想?比如说你蹲着撒尿习惯不?胸前多两坨走路会不会摔跤?”

眉眉朝她胸前看了眼,虽然被白大褂遮住了,可还是峰峦起伏,一波不平一波又起,本钱是真的很足,便宜赫连策那王八蛋了!

低头瞅了眼自己的小笼包,眉眉悻悻地撇了撇嘴,想想还是不甘心,伸手就抓了上去,又软又挺,确实是真材实料,没搀一点海绵,毛估估至少36C……

夭寿哦!

这个身体好像才十四五岁吧,以后肯定还会再长,说不定能达到38D……眉眉眼睛都冒绿光了,羡慕嫉妒恨地瞪着寒梅。

脸蛋长得这么美,身材还辣么好,这是给老天爷充钱了吧?

寒梅被眉眉刚才突如其来的袭胸吓得花容失色,随即气恼,低吼道:“你这是从哪学来的?随便就动手动脚,跟流氓一样……”

真是岂有此理!

“你有的我都有,大家都有的零件,你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眉眉翻了个白眼,堵得寒梅哑口无言,她又再次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性别,真特妈地别扭啊!

就算过了一年,她还是不能完全适应!

“你穿的内衣不行,没有钢托,撑不住你的伟岸,以后肯定会下垂,可惜我的你也穿不了,得了,暂时就这样穿着吧,以后回去了再给买!”

眉眉刚才掐了把,就知道寒梅穿的内衣不对劲了,应该是布制内衣,这么大胸肯定得有钢托撑着,不过这具身体是真的年轻,又大又挺,真让人眼红!

寒梅的表情很不自然,她一点都不习惯讨论这种女人私密性的话题,而且她也一点都不喜欢穿什么钢托内衣,箍着特别难受,要不是怕露点,她连那两块小布都不愿意穿!

“小宝,乐乐,过来拜见姨妈!”

俩小家伙在营地的院子里玩蜥蜴,听到了眉眉的叫声,齐齐地转了身,小宝惊愕地看着寒梅,这个姐姐身上的味道和舅舅的好像,可为什么是母的?

闪烁的爱情

闪烁的爱情第三集

385

“孩子们,孩子们,大家先别闹了,我要带刘先生先去村长那里一趟呢。”多亏有阮美照来了,才帮刘星皓解了围。别看她声音不大人也不凶,但孩子们都很听她的话,立马安静了下来。

“美照阿姨,刘先生已经答应做我们的老师了呢。”小聪的心里面可存不住话,立马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阮美照。

“真的呀?原来刘先生真的是位老师啊!”一听孩子们这么说,阮美照满眼激动地望向了面前这个高高大大的男子。这个村子里真的太需要一位老师了,对知识的渴望,不仅仅是那些孩子们,就连她这个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也十分想学学汉字的一笔一划是如何来书写的。

听阮美照这么一说,刘星皓的脸上悄悄一红,在这么多可爱的孩子们面前,他总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其实是一名犯人吧?一个简单善意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把它说到底……

随同阮美照往村长家走去,一路上刘星皓也不敢问昨天是谁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揣测了半天,方才开口道:“这身衣服,我见放在床头边,就拿来穿了,还挺合身的。”

“嗯,昨天我见你身上的衣服太脏,就顺手帮你洗了。瞧你的身材和我阿爹的差不多,这身衣服是他去年新做的,还没穿过几次,你就先穿着吧,刘先生。”阮美照说起话来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颇有些江南水乡吴侬软语的味道。

她今天穿了一身黄娟色的长衫,材质似是丝绸所制,样式与我国的旗袍颇有些雷同。这种衣服的胸袖剪裁非常合身,突显出女性玲珑有致的曲线,而两侧开高叉至腰部,走路时前后两片裙摆随风飘逸,下半身配上一条喇叭筒的长裤,行、走、坐、卧都非常的方便。

这种服饰,在越南称之为“奥黛”,是当地的一种传统服装。要穿这种衣服,对女孩子的形体要求也是比较严格的,毕竟奥黛上半身的剪裁几乎可以说是完全贴身,如果女孩子的身上多了几两赘肉,那么立刻便会现形出来。

而这套衣服穿在阮美照的身上,真的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完美!

她的身材并不多高,只不过到刘星皓的肩头而已。还是个骨架窄小的女生,腰肢纤细盈盈一握。但她身上该丰满的部分,却一点儿也没客气!穿上那奥黛紧紧包裹住之后,反而更加的凸显了出来,真可谓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这么可人的女孩竟然会为自己洗脏衣服?”刘星皓长了这么大,除了自己的老妈之外,还真是没有第二个女人为他洗过衣服。可再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都被这位姑娘给看光光了,刘星皓的脸上不禁更红了起来。

来到了村长的家,只见客厅里霍叔正和村长在聊着天,两人一见到刘星皓来了,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村长笑眯眯的说道:“刘先生,昨晚睡得还好吧。”

刘星皓连忙上前鞠了一躬,出言感谢道:“多谢村长和霍叔的招待,昨晚我睡得非常好。咱们村里的酒可是真厉害啊,我才喝了两碗,便醉得不省人事了。”

“呵呵,来,请坐吧。”村长让了让左手边的椅子,示意刘星皓坐下来聊。

刘星皓打眼一看,好家伙,村长家的这套桌椅颇有些考究,所用的材质竟然像是黄花梨木的!这种材质制成的家具在国内已经被炒成了天价,没想到在异国他乡的这小小村落里,不过只是普通人家的一套家具罢了。看这成色已经明显用了好些年头,也没有特意的打理过,但家具的表面还是泛着一层淡淡的光泽,这是黄花梨木独有的特点。

“坐啊,小刘。”霍叔再次出言提醒,刘星皓方才回过了神来。

他抬起屁股往椅子上一坐,好家伙,这还不是和普通的椅子一样的感受?想想国内那些被炒家们炒上天的黄花梨木,一套家具动辄赶上一套房子的价格了,真是脑子有病的人才会买啊!

其实刘星皓之前对这些东西没怎么研究过,还是在木料厂工作期间,听那些前辈们没事就在聊这些木料的优劣品质什么的,不知不觉中自己也通晓了一二。

“刘先生,我听金贵说,你是在森林里迷了路,恰巧遇上了他们打猎,是吧?”村长问话的时候,笑眯眯的双眼似睁似闭,脸上并无恶意。他对这个年轻人的来历颇有些好奇,这片大森林极其广袤,附近几个村子也并没有会说汉语之人,那么他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呢?

“是是是,我在这大森林里已经迷路两天了,要不是正好遇到了霍叔,只怕我现在还没走出来呢。”刘星皓所言不假,这片森林就像是个大大的迷宫,人在其中很难辨明方向,那么一直漫无目的走下去的话,只怕活活累死也走不出这片森林。

“那么你是从哪来的呢?”村长抛出了这个困扰在他心中的问题,就等着刘星皓给揭晓了。

“村长,霍叔,实不相瞒,我……来自中国,南云省。”刘星皓知道这个问题是怎么回避也避不掉的,索性就开门见山的说出来吧。

“哦!”

“哦!”

村长和霍叔虽然早已经猜到了这一点,但还是不免有些惊讶,从地图上看,从南云省到这里不过区区咫尺之间的距离,可实际上,这国境线哪能是随便就让你跨过去的?

“那天我和我的一个同伴在河中游泳,谁知河流突然变得湍急了起来,把我们都困在了其中游不回岸边!我们被河水带着顺流而下,谁成想竟然有一个瀑布!从瀑布上跌下来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直到我清醒过来时,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我侥幸趴在岸边,并没有淹死,可我的同伴,却没了踪影……”

“哦?你还有一名同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