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拳皇

女拳皇
  • 主演:张慧仪,黎耀祥,小室友里
  • 导演:王龙威,叶天行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未知
  • 年份:2003
小柔凭经过多年苦练,自创“舞武功”,被经纪人发掘来参加演出,他们要求小柔打假拳赚取利益,小柔不愿意违背拳击的精神,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在赛场上最终还是将把泰国女拳王打败。

女拳皇第一集

等顾衍之进门,宋婉清和宋砚堂已经聊得告一段落了。

兄妹俩的表情都很淡定。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说的?”顾衍之坐到兄妹俩对面,看着宋砚堂。

宋砚堂张了张嘴,很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衍之,婉清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她竟然这么大胆子,居然……”

顾衍之抬手制止:“不用说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现在就想要个结果。”

“你什么意思?”

“我要西西,你们兄妹俩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把她还给我。”顾衍之说得是轻描淡写。

宋婉清腾地一声站起来,指着外面:“你的西西就在那里,你去找她,去啊。”

顾衍之没有说话,从烟盒了掏出一支烟,点燃了。

宋砚堂表情苦涩:“衍之,西西已经嫁给小叔了,他们的婚礼即将举行。并且,他们今天已经去正式拜见过西西的父母,你和西西已经回不去了。”

宋婉清不由诧异地看了宋砚堂两眼,对方跟她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宋砚堂分明也让她把西西还给顾衍之。

这些男人,宋婉清突然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顾衍之深吸一口烟,乳白的烟雾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晦涩。

“我没有想过要回去,我只要未来。我欠她的,我用这一辈子去还。”

说完顾衍之就站起身,把烟头摁进烟灰缸,淡淡道:“你们继续商量,我先走了。”

宋砚堂宋婉清:“……”

宋婉清几乎要崩溃:“哥,他就、就真的不要我了吗?”

宋砚堂看她一眼:“他从来就没想要你,是你自己硬凑上去的。”

“宋砚堂,你是我哥!”

宋砚堂摊手:“这件事既然小叔插手了,婉清,抱歉,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宋婉清抱着一丝期望:“你说我去找骆西和小叔自首,我跟他们道歉,我求骆西原谅,她、她会原谅我吗?”

“不会。”宋砚堂无情地粉碎了宋婉清的美梦,“西西要的是骆振风从监狱里出来,这件案子小叔肯定会一查到底,你就是求到爷爷那里去,都没用。”

“可、可我不想坐牢……哥,我不想坐牢啊……”宋婉清爬起来冲了出去,宋砚堂没办法帮她,她只能去找父母。

这个晚上,大房鸡飞狗跳。

宋正松直嚷着要跟宋婉清断绝父女关系,蒋月因抱着女儿哭,宋砚堂坐在一旁面无表情。

宋婉清要去求老爷子说情,被宋正松严厉喝止。

“不许去,去了也没用。”

“为什么?”

宋正松和蒋月因却不说话了。

宋婉清完全想不通,“我才是宋家的小姐,骆西不过是一个外人,难道爷爷和小叔就眼睁睁看着我去坐牢吗?难道小叔要亲手把我送进监狱吗?”

关键是,现在整个案子的主动权全部在宋禹年手里,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敢贸然有任何动作。

宋禹年有多可怕作为宋家的人是绝对有说服力的,这个时候宋婉清要做点什么,那无疑就是主动给宋禹年送证据。

总而言之,宋婉清这一次,完了。

想通这一点,蒋月因就恨铁不成钢地骂:“你就非要跟骆西争,顾衍之有什么好,嗯?人家薛千帆又哪点不好了?”

说到这蒋月因猛地一顿,一把抓住了宋婉清:“对,你去找薛千帆,你让他救你。”

闻言,宋砚堂简直忍无可忍:“你们当人家薛家是什么?得罪一个宋禹年不够,你们还想得罪薛家是吧?”本来还觉得蒋月因的办法可行的宋正松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胡闹,婉清做的这种违法乱纪的事让人怎么救?而且,不仅仅是宋禹年这一关过不去,顾衍之那里她也过不

去。”

宋婉清彻底六神无主,“那我怎么办?你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去坐牢吧?”

宋砚堂突然出声:“办法……也不是没有……”

……

“六爷,陈开应该从宋婉清那要到了一笔钱,那小子不仅在酒店开了房,这会儿正在外面泡妞。”楚封冷脸:“简直没有把我的人放在眼里。”

“先让他潇洒着。”宋禹年说。

楚封不解:“不把那小子直接控制起来吗?”

江舟忍不住骂他:“你是不是傻?那小子好不容易跑到辛城来,一点浪花都没翻起来就抓?抓他干嘛,钱多养着?”

楚封不敢跟宋禹年呛,但是面对江舟那就不在话下了,直接一把就抓住了江舟的领子,把人提了起来。

“你聪明,你现在用你那聪明的脑袋想一想,怎么从我的拳头地下逃过一劫再说吧。”楚封挥了挥拳头。

江舟朝他无声的笑了一下,突然变脸:“六爷,我的脖子,咳、咳咳,救命……”

宋禹年:“放手。”

楚封:“……”

江舟一边朝楚封乐一边咳:“咳、咳咳,松、松手,咳咳……”

楚封一把丢开了这只老奸巨猾的死狐狸,脸转到一旁,不说话了。江舟揉了揉脖子,又清了清嗓子,这才跟楚封详细解释:“你想啊,陈开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逃?我们原本只盯着他爸,当初的假设是陈伯为了救好赌的儿子,不得不为了钱做伪证。但是我们忘了一点,这个陈开原本就不是个好东西啊。尤其他这一逃,就更说明他心虚。偏偏他还胆子大啊,居然跑到辛城来了,还主动找上了宋婉清,这里

面如果没有猫腻,我就把脑袋揪下来给你当球玩儿。”

楚封冷哼了一声,他已经明白过来了,“六爷这是为了深挖。”

“不错不错,你还有救。”江舟推了推眼镜,楚封简直想打他。

江舟正了脸色,“可惜的是这个田雷真是不好找,这个人就跟融化在这辛城一样,简直无从找起。”

宋禹年道:“盯紧宋婉清和陈开,他总会露面。”

也只有这样了。

跟江舟楚封处理完事情回到卧室,骆西已经睡着了。

她戴着戒指的手搁在脸庞,就连睡着了唇角都微微上扬着。看来小东西今天是真开心,就连见到顾衍之好心情都没有被影响。

女拳皇

女拳皇第二集

嫁衣落地,姬安白像一朵在荆棘中绽放的玫瑰,踩碎了这一地流光,手中的动作不停,直至一丝不挂的站在狄远泽面前。

姬安白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自己不过是地狱爬出来的索命鬼,早就没有什么能够值得失去的了。

一双精致的玉足落在地面,冰凉的触感格外真实,若是不踏入这净心火,恐怕再无复仇的机会。

“嗡……”

身旁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蓝色的火焰变成了纯白,一瞬间,全身的皮肤像是火烧一样,身体中的水分被抽干,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剧烈的疼痛,让人的灵魂都在颤抖。

姬安白咬紧牙关,双手结印,打开了自己的神识。

狄远泽见状轻点眉心,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墨绿色光点飞出,没入了姬安白的丹田处,元者的血脉之力通常聚集在丹田处,就算是狄远泽也想不到,在姬安白的眉心还有一滴祖血与妖王血融合的金色血脉。

而姬安白虽然决定对他坦白自己的来历,却没打算说出眉心血脉的事,对于人心的贪念,她已经实实在在的付出过代价。

净心火的颜色再变,如墨般漆黑,姬安白额头上的汗水滴滴落下,墨绿色的光点终于飞回了狄远泽的眉心,笼罩着姬安白的净心火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姬安白瘫软在地,之前莹润的肌肤已经不在,皮肤皱巴巴的贴在骨头上,脸颊苍白得毫无血色。

“殿下可信了?”姬安白淡漠的开口,冰凉的语气让狄远泽皱眉。

“好,你便留在霖王府,想要什么,自己争取便是。”

狄远泽头也不回的出了屋,看着那红色的衣角消失在眼前,姬安白踉跄着站起身来,只要能活下来,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值得,南凤媛虽然是一介凡人,但是话却说得不错,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王妃,奴婢替您更衣吧。”

姬轻歌的贴身丫鬟小心翼翼的说着话,姬轻歌还盖着盖头,一动不动的坐在喜床上:“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王妃,已经四更了”,丫鬟咬了咬唇:“王爷从西厢出来后,直接回了书房。”

“啊!”姬轻歌头上的盖头瞬间四分五裂,双眼通红,精致的面孔狰狞扭曲:“姬安白,我姬轻歌此生,与你势不两立!”

堂堂霖王妃,新婚之夜竟然独守空房。浓烈的耻辱感疯狂充斥在姬轻歌脑中,撕碎了她仅存的理智。

霖王府的书房中漆黑一片,狄远泽坐在书桌前,呼吸轻微得让人无法察觉,脑海中不断闪过姬安白那双如墨的眸子,光洁如玉的身体,心脏疼得莫名。

“咻……”

轻微的破空声在房门外响起,狄远泽的眼神突然冷冽,却依然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不知从哪里传来喊声,打破了霖王府的平静,火光不过片刻便蔓延了小半个王府,府中渐渐杂乱了起来,脚步声与喊声夹杂在了一起。

狄远泽勾起嘴角,等了一整夜,终于来了。

女拳皇

女拳皇第三集

穆婵娟蹙了蹙眉头,“你又不是不了解四叔,他最是孝敬爷爷奶奶,怎可能会答应分家。现在家里可不就盼着他种地养家,就算四叔肯分家,爷爷奶奶也不会允许的。关键是,四叔一家还那么听话!照我说,阿落,你同情归同情,但到底别因此而惹了爷爷奶奶他们,不然咱们一家都别想有安生日子过了,现在四叔可不就把咱们的好心当了驴肝肺。好了,我们先赶紧去把番薯都给做了吧,雷婶子应该都和好了。”

说着,穆婵娟就整了整衣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匆匆忙忙回了厨房。

穆凌落抿了抿红唇,望了眼那已经看不到穆四郎的田垄,略略摇了摇头。

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若是四叔再这般愚忠下去,后面肯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来。

而且,她是真的觉得穆雨和穆燕两姐妹可怜,明明四房出力最多,勤勤恳恳,辛勤劳作,两个女儿却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挨欺负。

穆凌落叹了口气,摸了摸还赖在她肩头上的小白虎,“雪团,今天真是谢谢你,若不是你的相助,还不知道我们要闹成什么样!等会我用你最喜欢的水给你煮好吃的肉肉,怎么样?”

今天要不是小白虎神勇出现,挠得那程家夫人满脸开花,节节败退,最后少不得她还得出力做些不好的事来。

小白虎甩了甩尾巴,优雅地张大了口,露出它稚嫩的小舌头,斜睨了穆凌落一眼,眼底掠过一抹满意之色。

它跳下穆凌落的肩头,满意地听着穆凌落加餐的话语,为她的识相很是高兴,迈着优雅的步伐,毛绒绒的身子一扭一扭地往屋子里走去。

穆凌落略略笑了起来,方才心口的阴霾也顿时消散了开来。

她自然是不能强迫穆四郎分家,毕竟他的愚忠不是一日形成的,且等着慢慢来就是。而她现在紧迫要做的,是把宴席办好,并且让宋烟看清楚穆家的丑恶嘴脸。

穆凌落伸了个懒腰,抬手遮住明媚的春光,嘴角扬起笑容,抬步就往厨房而去。

厨房里,雷大婶和穆婵娟都已经忙开了。穆凌落忙去洗了手,就见雷大婶已经又在蒸另外一锅的番薯,而开始的番薯都已经被捣碎,此时热气也散了不少,黄橙橙的一片,极为好看。

穆凌落眼眸一亮,闻得那扑面而来的番薯香气,她不禁觉得肚子里的馋虫都蠢蠢欲动了。

“姐姐,婶子,麻烦你们把番薯端过来,我教你怎么做番薯发糕。”穆凌落早先已经揉好了面粉,她忙招呼着穆婵娟过来。

对于雷大婶和穆婵娟,她也不藏私,倾囊相授,都只是些小点心。她也希望雷大婶她们都多学点,以后能够过上好日子。

穆婵娟忙应声,和雷大婶喜滋滋地凑了过来。

雷大婶感激地看着穆凌落,见她面容认真,而且教导起她们来,都是尽心尽力,但凡不懂的,都会仔细讲解告诉她们。

穆凌落教导穆婵娟是应该的,但却还愿意把这吃饭的本事一并交给雷大婶,雷大婶对她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心思,当真是感动万分。

雷大婶想着以后一定要好生报答穆凌落一家,更是决定好生教导雷大柱和雷小柱要真心感恩穆凌落一家。她从不曾想过,不过是收留了几日的举手之劳,却能得穆凌落这般的报答。

“番薯能做的小吃很多,咱们家里现在最多的莫过于番薯了,其他的就用那些干货凑合当果子零嘴吃。现在是春季,又没果子吃,若只是干果子未免就太寒碜了,这些番薯做的东西就不同了,味道爽口,更是能填色。”穆凌落边说着,边查看自己准备的材料。

番薯发糕需要用到番薯,面粉,白糖,芝麻等,她把面粉跟冷下来的番薯,白糖搅合在一起,等搅拌均匀后,她再放入发酵要用的发酵粉,再放入蒸笼里进行蒸煮。

“好了,姐姐,等会这糕发起来后,咱们把它拿出来,切成细块就好。”穆凌落拍了拍手,“剩下的番薯我们分别做成番薯葱花饼,还有炸薯条就好,这些加起来,足够让咱们前面上的开宴果子够了。”

穆婵娟点了点头,“是啊,我看着这发糕出来,就能装不少盘。不过,我们做这么早不会坏掉吧?”

“婵娟,你这说哪里话。这天气不热,足够放许久的了,只要够通风,想来是不会坏的。”雷大婶忙道。

穆凌落赞许地看了雷大婶一眼,“是啊,婶子说的很对。那我先去找个簸箕来,就劳烦婶子和姐姐先切番薯,等会好炸番薯条。”

穆婵娟和雷大婶自然是满口答应,她们现在已经把这项技艺练得炉火纯青了。

一中午的,穆凌落她们忙得脚不沾地的,只雷大婶中途回去给家里的三口子做的午饭,穆凌落和穆婵娟则是凑和着下了两碗面条,又继续开始忙活。

“阿落,咱们现在就算是卖炸番薯条和煨番薯恐怕也是不怎么挣钱,虽然现在客人还是多,但是我上回跟雷大婶去程家的路上看到不少人都在卖,就连我们经常去的码头,现在也有人摆摊卖番薯了。这以后,咱们可怎么办啊?”穆婵娟边切着发糕,边低声道,“而且我们现在这么多天没去,这生意地盘肯定都被人给占了。”

其实她之前天天跟雷大婶去码头卖,就有人看到了,之后也陆陆续续地有人去。但因着她们后来又出现了汤,别人还是乐意来她们这里买,现在她们突然歇业这么久,谁知道别人还记不记得她们两个呢!

说到这,雷大婶也是忧虑重重:“是啊,阿落,咱们要不把你方才做的番薯发糕拿去市集卖,说不定以后就能挣不少钱呢!”

穆凌落麻利地给发糕表面涂上薄薄一层香油,边撒上白芝麻,再放下时,一个番薯发糕已然做好,看起来极为可口。

闻言,她摸了摸嘴角,慢慢笑道:“其实,我早有主意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