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女王4:魔镜世界国语

冰雪女王4:魔镜世界国语
  • 主演:未知
  • 导演:罗伯特·伦塞,阿列
  • 地区:俄罗斯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俄语
  • 年份:2018
格尔达与凯以及他们的父母生活在由哈拉德统治的繁荣国度里。国王哈拉德不仅是名科学家,而且还是一名发明家。格尔达因她魔法技艺不佳而十分烦恼,因为她的家人都是技艺精湛的魔法师。   当一件魔法神器在冰雪女王城堡的废墟中被发现时事情发生了转变,这件魔法神器可以将所有的魔法师放逐到镜像世界中,而这里是一个没有退路的地方。   现在,只有格尔达可以解救她的家人,而解救的唯一方式是需要她联手她的前敌人—冰雪女王。

冰雪女王4:魔镜世界国语第一集

“万里红云,徐子晴。”卷发女人咬牙切齿的说道:“果然是你。”

“看来你还有点见识。”徐子晴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万里红云这个名字,我在华夏还没听到有人叫过,看来你和那边的关系真不一般。”

“你到底想怎么样?”卷发女人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的代号是G。”徐子晴点了点头,沉吟着说道:“也就是说,你在qp里,连中层都算不上。”

“那又怎么样?”卷发女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们的组织,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组织有多强大,你们凰门想跟我们作对,那是找死。”

“哟哟哟。”徐子晴哥哥笑着说道:“,你是第一个敢威胁我们凰门的人。”

“就威胁你了,又能怎么样呢?”卷发女人一脸傲气的说道:“有本事你现在把我给杀了,看看我们组织能不能把你凰门灭了。”

“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徐子晴微微笑着嘲讽道:“不过,像你这样的女人,杀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说到这里,徐子晴又凑近到卷发女人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你看起来虽然年龄大了点儿,但颜值还算可以,至少还不能浪费。”

听完了这话,卷发女人带着仇恨的目光瞪向徐子晴。“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徐子晴一字一句的说道:“第一,配合我们。第二,我让这里的兄弟们先跟你好好玩玩,然后我什么都不用听,把你送到世界上最脏的窑子里去,你可以在那里好好享受艾滋和性病

带来的痛苦。”

听完了徐子晴的话,卷发女人突然发狂似的吼道:“你也是女人,你这个婊子,你不得好死。”

“你骂也没有用。”徐子晴摇了摇头,后退了两步说道:“我为人处事就是这样的性格,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当然,如果你要是不识趣,那你我之间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带他下去吧。”

徐子晴一挥手,转过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然后,两门凰门的手下带着挣扎中尖叫的卷发女人准备离开。

就在他们刚要走出房间门的一瞬间,卷发女人突然撕心裂肺的咆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吧。”

听了这话,徐子晴顿时眼前一亮,立即冲着门口的众人勾了勾手指。

紧接着,两名凰门的属下,又将卷发女人押了回来。

打量着歇斯底里的卷发女人,徐子晴笑着问道:“愿意合作了?”

“你说吧,你想知道什么?”卷发女人仍旧一脸桀骜的偏过头。

“看来你还是不服呀。”徐子晴说那种香肩说道:“你是女人,我也是女人,虽然我比你长得美一点儿,但是我也不愿意让你被臭男人们欺负,你应该很清楚的,世界上最脏的窑子里意味着什么?”

听完了这话,卷发女人恶狠狠的瞪向徐子晴:“你就是一只来自地狱的母禽兽。”

“随你怎么说。”徐子晴摊了摊手,站起身道:“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一遍吧,这算不算咱俩的第一次合作,跟你合作?”

“我有什么好处?”卷发女人冷哼着道。

“好处很多呀。”徐子晴转过身,背着小手,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可以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并且可以保证你不进监狱,而且还能保证你有一大笔钱度过余生。”

说到这里,徐子晴又转身看向卷发女人:“当然,你还想象现在这样抛头露面,吆五喝六恐怕是不行了。”

“我需要一大笔钱。”卷发女人沉声说道:“这是我最基本的条件。”

听完这话,徐子晴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她:“你连命都保不住了,还想跟我提钱?”

“我相信你们不会那么快让我死。”卷发女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怎么样,你答应吗?”

“你要多少钱?”徐子晴沉吟了一下,突然问道。

“不少于十个亿的美金。”卷发女人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值十个亿?”徐子晴打量了一下卷发女人啧啧摇了摇头。

“你觉得我不值?”卷发女人紧锁的眉头。

“你当然不值。”徐子晴摇了摇头说道:“我能给你一个亿已经是高抬你了。”

“一个亿够我干什么的?”卷发女人冷哼的说道:“你也是搞情报的,你应该知道我手里的东西价值多少钱。”

“那要看你能拿出什么样的东西。”徐子晴幽幽的说道:“我这个人看情报一向很准,而且对情报的评估也很准,大家都是内行,也就不用再说那些废话了。”

“五个亿,不能再少了。”卷发女人开出了自己最后的条件。

“先把东西拿出来给我看,我在给你评估价格。”徐子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是什么商界大佬,也不是什么凯子,别给我玩儿这一套。”

“我给你看了,怎么保证你会给我钱?”卷发女人沉声问道。

“就算我不跟你交易,你也会说。”徐子晴冷冷的说道。

“你就这么有自信?”卷发女人冷哼了一声:“我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你觉得我没受过吗?”徐子晴撇了撇小嘴说的:“咱们都是聪明人,不过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而已。”

“我可以选择向警察投降。”卷发女人幽幽的说道:“你们拿我没有任何办法。”

“首先,你得有能力走出这个房间。”徐子晴笑着说道:“这就是你我不同的优势点。”

看着徐子晴,卷发女人,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苦笑着摇了摇头。

万里红云就是万里红云,斗智斗勇,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

“看来我们达成了应有的默契。”徐子晴妩媚的笑道:“当然了,你的情报也用不着跟我说什么,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跟他慢慢的说。”

“这两个人怎么办?”火山指了指演员3号和演员一号。“我们不留废物。”徐子晴冷漠的说道:“找个没人的地方毙了。”

冰雪女王4:魔镜世界国语

冰雪女王4:魔镜世界国语第二集

第1170章 下一个是你

听到那声音,云清歌下意识的愣了一下。但当她回神的时候,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让她无可抵抗!

嗖的一声,她的身体被打的倒飞出去,直接落在小院之外,激荡起一地尘土。

最后一击,云默尽并未真的用上什么力道。云清歌出言不逊,教训一顿尚可,打伤的话,难免引起一些麻烦,对他们离开幕府不利。

看见云清歌被打飞,幕文海心中有所准备,但还是被惊到了!

那句话的意思,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是云默尽随时可以击败云清歌的意思!

而他的实力,弱于云清歌……

这一次,就连实力上的优势,他也荡然无存。

第一次,他觉得在云默尽的面前,有种仰视的感觉!

以前,他只是偶尔有那种感觉。但是现在,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另一边,云清歌被打飞之后,一个翻身又站了起来!连身上的灰尘都未曾去拍,直接纵身跃进小院,拦在将要返回的云默尽面前,冷声质问,“你什么意思?”

她很清楚,最后一下云默尽是故意留手!

当她是什么?比试也需要人让的吗?

云默尽这是摆明了,看不起她!

云默尽微微皱眉,回答云清歌的是跟刚才一模一样的一招。

毫无预兆,云清歌再次倒飞而出!这一次,是从另一个方向飞出的小院!

幕文海愕然!他就知道,云默尽随时可以击败云清歌!

那可是足足五阶的修为啊!他真搞不懂,云默尽是如何做到的!

他自问,如果勤于修炼的话,越一阶挑战还是有可能的!如果越到对方修炼不精,越两阶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想云默尽这样,动不动就越个四五阶,而且还一脸轻松的不要不要的,他不敢说从来没见过,但是绝对是凤毛麟角!

如果有一天,他能够知道云默尽是如何越阶挑战的,他也许也能像云默尽一样,越阶!

被打飞的云清歌仿佛自尊心受挫,这一次并没有立刻冲回来质问。而是等云默尽回了房间之后,其他人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再次冲进小院。

“你!苏晨,你给本公主站住!”她手中的软鞭未曾放下,俏脸一片冰冷。

修为高出云默尽五阶,却被云默尽接连两次打飞,这让她很丢脸!

她可是堂堂十公主!

所以,这脸面必须要找回来!

之所以没有找云默尽,是因为她心里清楚,那两招她虽然都有不小心的成分在,但云默尽真的想要击败她,不是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但那是事实。

萧千寒都已经转身走到了房门前,站定转身,“十公主请回吧,云默尽累了。”

“什么累了!本公主找的是……大胆!竟敢嘲笑本公主!看鞭!”云清歌愣了一瞬,瞬间反应过来,苏晨竟然说她在讨打!

萧千寒如今也是雾旋境六阶的修为,虽然比云默尽低了三阶,战胜云清歌很困难,但也不是被随便一鞭就能打中的。

微微侧身,她躲过云清歌的攻击,面色微沉。一言不合就动手,当初在密地如果不是跟云清歌没什么交集,恐怕不知道会如何了!

“还敢躲?别以为你暴涨了六阶的修为,就有资本跟本公主对抗!”云清歌一鞭打空,便以迅雷之势又挥出第二鞭,“说!你是如何又来到云默尽的身边的?你究竟意欲何为?”

第二鞭,萧千寒仍旧侧身躲过,眸光已经彻底沉了下来,眸底隐有寒光闪烁。

“还敢躲?你这六阶的修为是从幕天明那里得到的吧!身为鼎炉,双休之后还能提升修为,看来幕天明还真是下了血本啊!有没有想过,我将此事告知幕天明的后果?”云清歌眼中的怒意更重,第三鞭带着凛冽风声抽出,其中竟夹杂了些许杀意!

云清歌动了杀机!

一个鼎炉而已,自甘堕落的贱人!杀了又如何!

云清歌心中如是想着,这一鞭已然灌注了她近乎十成的实力!

鞭速极快,迅若闪电!

只是,这一道闪电,却在半空戛然而止。

萧千寒已然做好了准备,这一次的躲避会朝着云清歌方向,手掌之中魂精之力的雷烈变已经准备就绪!同时,凤烈剑也在万鼎印中跃跃欲试!

云清歌的用词,让凤烈剑都愤怒不已,恨不得立刻将云清歌斩杀!

不过,更为愤怒的人却不是凤烈剑。

那一双漆黑双眸,寒冷无光,摄人心魄。

鞭子被人拽住,云清歌一愣,用力拽了一下却丝毫微动。

“云默尽,你给本公主松开!”看见那双黑眸,她蓦然就没了底气,色厉内荏的叫嚣。

云默尽手上没动,嘴角冷冷一勾,直接用力将那软鞭拽了出来。拿在手中之后,一柄以魂化器的宝剑凭空出现。

只一击,那软鞭便被斩成数段,废的不能再废!

与此同时,云清歌脸色一红,一口鲜血猛的吐了出来!

那软鞭竟是她的本命宝物!

本命宝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北武洲,本命宝物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宝物,需要的条件极其苛刻,并非是谁想有就能够拥有的!对人如此,对宝物也是如此。

只有在满足所有苛刻的条件之后,才有机会凝聚本命宝物!成功的几率很低。

在成功之后,才算一件本命宝物出世!

花费如此大的力气打造出来的本命宝物,威力自然也非同寻常,威力堪称同级别之最!而且坚韧非常,极难被破坏,只要伤势不重,花费些时间就能够彻底修复!

当然,像被这种一次斩成数段的情况除外。不是说不能修复,但是想要修复付出的代价,不亚于再凝于一次本命宝物!而且花费的时间,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

也许等云清歌修复宝物之后,已经变成了一个白发老太,甚至无法活到修复宝物。

所以,云清歌怒极!脸色因此变得狰狞!

“云默尽!这是父皇花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帮我凝聚的本命宝物,竟被你毁了!你……”她愤怒到不知道该如何威胁云默尽!

“毁了便毁了,下一个是你!”云默尽黑眸之中巨浪滔天,迈出死神的脚步。

冰雪女王4:魔镜世界国语

冰雪女王4:魔镜世界国语第三集

君天澜把她揽在怀里,温声道:“大周有个传统,放风筝时,剪断风筝线,让它乘长风而去,便可带走一切灾难祸患。我小时候,每年春日,都要和钦原一起放风筝,祈求事事顺心如意。”

“这都是哄小孩子的。”沈妙言冷言。

君天澜低头亲了亲她的发心,“人活着,总得有个寄托不是?”

沈妙言望着天穹,没说话。

初春的风从大地上吹拂而起,卸去一整个冬天的厚重,轻盈而至云霄。

嫩芽儿钻出树梢,溪流汨汨而过草坡,藏在洞穴中的小动物,也纷纷出来觅食。

山野林间,处处都是热闹,处处都是欢喜。

两人没待多久,福公公穿着便装过来,恭敬道:“四公子,顾大将军差人去谢府,接了顾相爷回顾府。如今顾府与谢府都瞒着相爷,他怕是还不知道谢小姐与张大人下个月就要成亲的事儿。”

君天澜抱着沈妙言,跨上夜凛牵来的疾风,“继续瞒着。”

福公公忙应了声“嗻”,恭敬地目送他策马远去。

疾风生得膘肥体壮,通体乌黑发亮,无一根杂毛。

沈妙言坐在前面,望着疾速倒退的山林风景,又举目望了眼那座宏伟的城池,忍不住轻声道:“你慢些,我不想这么快回去。”

那城池虽壮观,却不是她的城。

那宫廷虽华美,却并非她的宫闺。

她宁愿在这野外,再多待些时辰。

君天澜在这种事情上,向来是愿意迁就她的。

他勒住缰绳,疾风立即缓了下来,不停打着响鼻。

沈妙言瞧见路边儿有卖春饼的老婆婆,于是伸手指道:“我想吃春饼。”

君天澜从荷包里取出十个铜板,递给老婆婆身边的小女孩儿:“一个春饼。”

小女孩儿捧过,稚声道:“奶奶,这位客人要一个春饼!”

那老婆婆显然是做春饼的好手,动作极迅速地从面团上扯下一个面揪揪,摊开来,洒上一把春笋丁、瘦肉丝、香菇丁等,再用另一个面揪揪盖上,沾了好油,往那发烫的铁锅里一丢。

整个过程,不过几瞬的时间。

沈妙言歪了歪脑袋,好奇地望着那老婆婆教她孙女儿做春饼的要诀,不觉莞尔。

总觉得,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面饼上,很快有气泡隆起。

待到烙至两面微黄,再撒上一把芝麻,香喷喷的春饼,便算是做好了。

君天澜接过用牛皮纸包好的春饼,递给沈妙言,由着疾风自个儿慢吞吞往前走。

春饼入口鲜香,沈妙言吃得满面红光,赞叹道:“手艺真好!春天就该吃这种饼的。”

君天澜轻笑,眼底皆是宠溺。

沈妙言吃到一半儿时,前方传来了马蹄声。

她抬头望去,只见徐湛正带着几名侍卫,穿窄袖劲装,背着弓箭,像是出来狩猎的。

她撇撇嘴,把视线转了过去。

徐湛行至君天澜跟前,在马上微微欠身,“皇上。”

君天澜抬手示意免礼,正要继续往前走,徐湛笑道:“与美同游,皇上果然好兴致。只是我妹妹若是知道了,怕是要伤心的。”

沈妙言闻言望向他,只见他瞳眸漆黑不见底,唇角噙起的笑容,透着若有若无的阴森感,叫人极度不舒服。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面对无寂一般。

似是注意到她的视线,徐湛把目光挪过来,脸上那股子带着阴森感的笑容更盛了些。

君天澜把沈妙言的脑袋按在他怀里,声音淡淡:“已是春日,山野中狩猎的人颇多。徐卿若是进了山林,需得小心,莫要让自己被人错认成了猎物。”

语毕,不等徐湛说话,便带着沈妙言离开。

徐湛冷笑,回头望了眼那远去的两人,眼睛里泛出摄人的冷光。

疾风掠出很远,速度才慢慢降下来。

沈妙言好奇地回头张望了眼,轻声道:“你有没有觉得,徐湛很像一个人?”

“我师父?”君天澜声音淡淡。

“嗯……”沈妙言咬了咬唇瓣,收回视线坐正,“无论是眼神,还是那颗丹药,都与无寂脱不了干系。”

她沉吟了会儿,轻声道:“有没有可能,徐湛他,就是无寂?”

君天澜握着缰绳,并不言语。

“有可能,有可能真正的徐湛已经被他杀了,这个男人,不过是他易容的……我就知道他没死,他回来了,他定然是来找我的……”

她尾音微颤。

君天澜握住她发凉的双手,声音清冷却坚定:“如今我才是天下之主,他找你做什么?”

沈妙言一愣,转头望向他。

只见男人目视前方,面庞线条弧度冷峻,暗红凤眸透深邃不见底。

半晌后,她眨了眨眼睛,慢慢收回视线。

两人回到镐京城后,君天澜又去顾府探望顾钦原。

沈妙言不愿意看见那个男人,于是坐在院落门前的石阶上,捡了小石子扔着玩儿。

正玩得起劲儿时,一道清丽的嗓音响了起来:“你这丫鬟怎么当差的,看不见有人过来吗?”

沈妙言抬起头,只见来人身着淡粉色绣花裙,腰肢细软,皮肤白腻,一张鹅蛋脸清秀可人,梳精致的朝云近香髻,周身气度格外清雅。

她识得这个女人。

此女正是顾家的庶女,顾湘湘,今年约莫二十岁了,当初顾太后还想把她与君天烬配成一对的。

她的视线又落在她的腕上,只见她腕上挎着个梨花木食盒,大约是来给顾钦原送药膳的。

她抓住小石子,起身给她让路。

顾湘湘似是没料到这小侍女是沈妙言,歉意地朝她点了点头,才抬步进了院子。

屋子里,君天澜已探视完顾钦原。

他站在房廊下,刚掩上隔扇,顾湘湘清丽的嗓音就自背后响了起来:“表哥,二哥他睡下了?”

君天澜转身,见是顾湘湘,又扫了眼她拎着的食盒,淡淡道:“已睡下,这膳食,还是等他醒了再送过来罢。”

顾湘湘笑容温雅,“表哥错了,这食物,乃是嫂子吩咐给表哥送来的呢。天色已晚,表哥不若就在顾府歇下,明日再回宫?”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