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豪与荣耀

自豪与荣耀
  • 主演:科林·法瑞尔,爱德华·诺顿,强·沃特,诺亚·艾默里奇,詹妮弗·艾莉,约翰·奥提兹,弗兰克·格里罗,谢伊·惠格姆,蕾克·贝
  • 导演:加文·欧康诺
  • 地区:美国,德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西
  • 年份:2008
在纽约警署,泰尔尼家族声名赫赫。老弗朗西斯·泰尔尼(强·沃特 Jon Voight 饰)创下无数丰功伟绩,在黑白两道皆有很高声望,他的儿子小弗朗西斯(诺亚·艾默里奇 Noah Emmerich 饰)、雷(爱德华·诺顿 Edward Norton 饰)以及女婿吉米·伊根(柯林·法瑞尔 Colin Farrell 饰)也同样在警察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某晚,正在参加橄榄球比赛的吉米突然得到噩耗,他所负责的辖区发生枪战,数名警员中弹身亡。在父亲的鼓励下,雷加入特别行动小组,开始追捕相关疑犯。   在调查过程中,雷发现越来越多疑点,进而察觉吉米、小弗朗西斯甚至敬爱的父亲都可能牵涉其中。正义在这一刻染上污点,雷的调查之路也充满曲折和危险

自豪与荣耀第一集

第八百七十一章 惜梦雪(上)

金雀茶楼,台北市天南街最为火爆的一家茶楼,到不是说这家茶楼的茶有多么多么的香,才成为这里最为火爆的茶楼,相反,这里之所以出名,和它的茶反而没有一点关系。这里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这里有着整个台北市最大的赌场。

当然,有赌的地方就有女人,金雀茶楼自然也不例外,金雀金雀,不正是美丽的金丝雀么?整个台北最出名,最红,最美丽的女人,有着花皇之称的牡丹仙子惜梦雪就坐镇这里。许许多多前来这里豪赌的赌客,起码有一半的人是冲着惜梦雪来的,只是今日,整个金雀茶楼的赌客们却是一个个郁闷不已,原因很简单,女神惜梦雪竟然被一个叫穆洛良的男人强行霸占,穆洛良是谁,青帮前任帮主穆星泽的长孙,能够来到这里消费的,哪一个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如何不知道这个穆洛良是谁?也因此,纵使他们有着滔天的怨言,却也不敢多说一句,只能够郁闷的将手中用高价买来的筹码一块一块的丢出去……

金雀茶楼地下第三层,最豪华的一间包厢内,只穿着一件白色大衬衫的穆洛良坐在宽大的圆木椅上,怀里搂着一名足以倾国倾城的女子,她穿着一条超短旗袍,雪白修长的大腿完美的展露出来,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部是那般的纤细。

圆圆的脖子上肌肤如雪,柔嫩细滑,就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般,鹅蛋形的脸蛋,却有着一双不用任何唇彩却光艳照人的烈焰红唇,任何人看到这双动人的双唇都想忍不住上前狂吻一把,红唇之上,是那小巧的鼻子,就仿佛天底下最伟大的雕刻师雕上去的一般。

然而,最令人着迷的却是她的那一双带有淡淡灰色的眼眸,就仿佛千古妖姬妲己的眼眸一样,不仅会说话,还会勾人的魂魄,是的,在场所有男人的魂魄都被她的这一双眼眸给勾去了。

穆洛良就这么傻傻的搂着惜梦雪,另一只手不断的将筹码一块又一快的丢出去,那代表十万一枚的紫色筹码如今已经丢出去了上百枚,起码也有好几千万了吧,可是他却浑然不知一般。

荷官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生的妖娆动人,只是和惜梦雪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与地的距离,可以说,在场的男人硬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她,不过她 的脸蛋却笑开了花,今日的赌资起码也有五千万了吧,就算这里是整个台北市最大的赌场,一天的赌资也不过几千万而已,自己今日一天就赢得了平日一天的赌资,这提成会有多少?

一想到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塞满自己房间的情景,荷官脸上,就是最为灿烂的笑容,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惜梦雪的原因,要不是她,这位穆家大少爷,也不会出手如此大方吧?

想到这里,荷官又朝惜梦雪笑了笑,那是极为友善的笑容,和惜梦雪也是轻轻一笑,这一笑,又让旁边的几名男子鼻血狂喷,眼中的欲火更是仿佛浇了油的大火,升啊升……

“哗啦……”忽然间,包厢内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所有人都没有去在意到底是谁进来,反而是惜梦雪和那名荷官同时朝门口的方向望去,这一望,他们就看到了一名浑身透露着“伤”的男子,从他的眼神,到他的脸庞,再到他的躯体,无处不透露着一股淡淡的忧伤,甚至是惜梦雪脸上的妩媚之色也被这淡淡的忧伤所感染,她的眼中,竟然溢出了一滴泪,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人,为何要如此忧伤?

泪水就这么滴落下来,落到了穆洛良的手背上,将沉迷于她美色之中的穆洛良所惊醒。

穆洛良抬头望去,却没有惜梦雪和荷官那种伤的感觉,反而整个人直接唰的一下站立起来,口中更是惊呼出来:“雷伤,你竟然没死?”

“怎么?难道穆大少爷很想我死么?”雷伤看了惜梦雪一眼,就把目光落在了穆洛良的身上,话语很是清淡,依旧带着那淡淡的伤。

而惜梦雪整个人却再一次愣在那里,作为这里的花魁,作为整个台北市最红的女人,她所知道的人物和事情自然也是最多的,自然也明白刚才听到的两个字代表着什么,雷伤,青帮天伤堂堂主雷伤?号称雷动天手下三大战将之一的雷伤?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你死不死和我可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前几日听说你的人被人全部干掉,你也失踪不见,原本还以为你死掉了呢,却没想到出现在这里,看你这副模样,不会是来特意找我的吧?又或者是来找美丽的惜梦雪小姐?”穆洛良淡淡一笑,搂着惜梦雪细腰的手臂却更加的紧了。

不知道为何,惜梦雪在听到穆洛良说是来找她的时候,她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希望雷伤会回答是来找她的,而她的身子更是本能的想要挣脱开穆洛良的怀抱,只可惜穆洛良抱的实在是太紧太紧,更重要的一点是,雷伤的回答。

“不,我是来找你的,能出来谈谈么?”雷伤回答的很干脆,他甚至没有看过惜梦雪一眼。

“噢?可是为什么要出去谈,在这里谈不行么?”穆洛良很是奇怪的望着雷伤,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这个失踪几天的雷伤找自己到底所为何事?

“当然可以,只要穆大少爷喜欢,在那里都行!”雷伤并没有说话,声音是从他的背后传出来的,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穆洛良的身体竟然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因为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挂着满脸邪恶笑容的脸蛋。

可是很快,他的双眼就看到了这一张脸蛋,这一张极其讨厌的脸蛋,若说看到雷伤的时候是满脸的惊讶的话,那么现在穆洛良眼中只剩下不可思议,这个本该死去的男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豪与荣耀

自豪与荣耀第二集

“你们这些当官的啊,就是想得多,顾虑也多,这也怕,哪也怕,认个姐弟有啥的,一定就做过那啥事了,呃,还不如我们这些老百姓,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人家爱乍乍滴。。。”

“爱姐,我也不怕,只是,只是老颜他,可能会不高兴啊!”任君飞声音放得很轻,说话的时候他不忘看了看厨房,听到里面咚咚的切菜声他也才渐渐放心下来。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男人我拿得住,你别听他在外面吹牛,我是没和他计较,要说在家他是头,那我就是脖子,我叫他往左他不敢往右的。”

姐弟相称之后,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谈得更投机了,过去和现在,人生和爱情,无所不谈,当然以左人爱说的居多,她说得非常兴奋,一边说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很快就要来到任君飞的身边了,任君飞瞅着也是心慌慌,恨不得一手搂住那小蛮腰,在那丰满的臀上抓一把,但是这时厨房里已没有声音,他也只得往旁边挪了挪,强咽一下口水,只得把目光看向电视了。

正好,电视里播着美体养身的节目,那个优雅动人的瑜珈老师还表演了绝活,反手摸肚脐,引得了学员们雷鸣般的掌声。

这说明身体柔韧性好啊!任君飞也不由得着迷了。回头时见左人爱翘起嘴巴看着自己,当即有点不好意思,

“爱姐,好神奇啊,反过手来能摸自己的肚脐眼,她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有什么,练过舞蹈,谁不能来这么一下呢?”说完,左人爱腾地站了起来,右手绕到身后,还真摸到了,至于是不是肚脐眼处,隔着针织衫,任君飞也只有目测了,依他的目测结果是,应该比肚脐眼还过了些,因为她的手指早就过了中线的位置。

“行了,行了,我相信,爱姐真厉害!”眼见为实,任君飞不由得轻轻地拍手小声赞叹道。

“呵呵,这些都是基本功,最起码的,要不爱姐再给你玩个高难度的?”左人爱又拢了拢头发,这个动作妩媚已极,任君飞抬头一看,感觉到血压呼呼地往上蹿。

“够了,够了,爱姐的身子这么柔软,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左人爱俏脸上一朵红霞飞过,她居然返身进了卧室,难不成她发现了我的心思,生气了,这下可不好了,任君飞心里叫苦不迭,就在这时,左人爱抱着一个像框出来了。

“爱姐,你这是干什么啊!”任君飞心稍稍放下来。

“你看看,这个动作还算标准不?”左人爱把像框放到茶几上,指着里面说道。

画面上,她脑后留着短短的马尾,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健美服,将魔鬼般的身材尤其是身前那对暴凸包裹得活灵活现,跃然画上,更令人惊奇的是,她左腿金鸡独立,手臂抱着高高直立的右腿,右足足尖举在头顶,竟然玩了个直立的“一字马”,姿态标准而又唯美,别提多感人了。

任君飞看呆了,半响指着那个黑衣女子问道:“这是你吗?”左人爱呵呵笑道:“怎么,认不出我?”任君飞摇头道:“不是认不出,而是压根就不敢认。好嘛,一字马都能随随便便摆出来……”

左人爱呵呵一笑,忽然站起身,走到屋里较为空旷的地方,没有任何前置动作,忽然踢出右腿,等右腿踢到最高高度后,用右手勾住小腿往上掰去,左手臂横在身侧用以保持平衡,也就是三四秒钟的工夫,她已经摆出了与像框上上一模一样的姿势,侧头冲他笑道:“是这样吗?”任君飞看得叹为观止,满脸的不可思议,呆呆的看着这位凤阳一中过去的舞蹈队长,喃喃的说:“你这也太神了吧!”左人爱得意的笑道:“这是我每天的必练科目之一,对我来说,就跟喝水一样容易。”

“是啊,我知道了,世上只有懒的女人,而没有不美丽的女人!”任君飞恍然大悟,目光从她高高直立的修长右腿上滑落,在她腿间那处小小的夹角里停留了一会儿,如此盯着人家要害处看,倒不是借机耍流盲,因为看也看不到,那里可是结结实实的牛仔裤裤料,而是想要看清她腿间的角度,是不是真的有一百八十度,半响后,伸手出去压了压,道:“我信了,我信了,快放下来吧,这样摆着多累呀。”左人爱嘻嘻一笑,身子一斜,竟然直直的朝沙发边坐着的他砸过来。任君飞吓得大吃一惊,想要闪躲,又怕她摔伤,想了想,只能硬着头皮伸手过去,想要扶住她。左人爱呵呵娇笑中,右腿直上直下的砸了下来,要不是任君飞两手抢先抱住她的右腿,势必被她修长结实的大腿砸个正着。而她下落的过程中,自始至终,她两腿间的角度都没有改变过,始终都是一百八十度。

任君飞抱住她的大腿后,由于惯性,顺势砸落在自己大腿上,还好双手已经卸了力,砸得并不疼。而此时左人爱左脚据地,右腿压在他两腿上,摆出一个大拉跨的姿势,笑吟的瞧着他,也不起身,似乎在卖弄自己的腿功。

任君飞哭笑不得的说:“你要砸死我呀。”左人爱笑道:“我可不敢,开个玩笑嘛。”任君飞说:“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是舞蹈队的队长了,佩服,实在佩服,你起来吧。”左人爱笑道:“我起不来了,你帮我一把。”任君飞奇道:“我怎么帮你?”左人爱递出两手给他,说:“你扶我一把就行了。”任君飞忙把手机放在席梦思上,傻乎乎的伸手过去接她的手。

两人四手刚刚接触,左人爱就将他手紧紧抓住,用力一拽,借力一跳。任君飞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左人爱已经从地上跳起,直接跨坐在他大腿上不说,上身还将他撞倒在席梦思,随后她自己也惊呼一声,扑面跌倒下去。

“完了,这下可丢人了!”任君飞悻悻的想着,心中对左人爱的胡闹与调皮感到既厌恶又感激。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却偏偏同时产生。

左人爱压在任君飞身上后,呵呵干笑两声,娇憨十足的看着他的眼睛,歉意的道:“对不起,君飞老弟,我不是故意的。”任君飞苦笑道:“你把我当成你的舞伴了吗?”左人爱嘿嘿笑道:“我不跳双人舞,所以从来没有舞伴。”任君飞说:“你快起来吧,可要压死我了,你怎么这么沉?”左人爱奇道:“我很沉吗?我老师同学都说我很轻的呀。”任君飞说:“反正我是受不了,快起来吧。”左人爱很爽快的答应,从他身上爬起来,无意间瞥见他裤子上面有个帐篷,脸孔一红,忙转开脸去。

任君飞坐起身,也发现了自己的尴尬处,忙往里缩了缩腹,好把尽可能多的空间留出来给愤怒的小兄弟,看了左人爱一眼,又偷偷地看了厨房一眼,待听到里面刷刷的声音,方才倒舒了一口凉气。好险啊,如果刚才老颜打开厨房门,那不知道从何解释起啊!

闹了一阵,左人爱便把像框收起,不一会就走了出来,一出来她就把话题转移了:

“既然我是你姐姐了,什么时候也带姐姐出去透透气,姐呆在家里,闷都闷死了!”

“一定,一定!”任君飞正还自回味着刚才抱她的感觉,他也不知道,一样的女人,为什么学过舞蹈的就和那些没跳过舞的不一样,抱起来是那么得柔软而富有弹性,明明松开了很久还让人回味不绝呢,这和吃牛肉是不是一样,需要有点韧性而更有嚼头味更悠长呢,陡然听见问话,忙不迭口。

就在这时,颜长文端着菜出来了,啤酒鸭子,真香,任君飞站起来走到桌边,手往鼻子扇了扇,不住地点头说道:“色香味俱佳,我看啊,新东方厨师也就这个水平了,老颜啊,能里能外,你行啊!”

颜长文也很高兴,“只怕有点辣,”

“哈哈,这你可就小看我了,我还怕不辣呢,毛主席曾经就说过,不吃辣椒的人革命意志就不强,我的革命意志可是杠杠滴哩!”任君飞看了一眼左爱爱,“爱姐,你好福气啊!”

“哼,也就这个能耐!”左人爱白了颜长文一眼,大大咧咧地来到任君飞旁边坐下了。

任君飞这话说到颜长文心里去了,谁不喜欢别人当着妻子的面恭维自己啊,他自然也是神采飞扬,乐呵呵地把任君飞按到了左人爱的旁边。然后自己在任君飞旁边坐下了。

这样一来,任君飞坐在了中间,倒有点像主人的样子了。他也不拘束,

“这两条烟就当慰问你了,”把两条烟往颜长文手上一塞,打开了带来的酒,颜长文眼睛一亮,飞天茅台啊,这得多少钱一瓶?左人爱也轻轻地啊了一声,她知道飞天茅台贵得吓人,不相信任君飞就这样随便拿出来喝了就喝了。

任君飞自然得意,但在口里却是轻描淡写地说道:

“其实喝酒嘛,我也不太那么讲究,只要投缘了,水酒也能喝出茅台的味道来,这两瓶也是朋友送的,我一个人又不喝,拿来和老颜喝了!要不,爱姐,你也品一杯,如果你说这酒还好,那以后我就指定这个为专门用酒了!”任君飞知道,越是这样云淡风清,自己就越显得深不可测,左人爱越把自己奉如神明!

自豪与荣耀

自豪与荣耀第三集

第906章 疯狂战吧

很快,雪女半圣也开始说话,这是人族的第一位女半圣,也是历经千载的半圣神话。

虽然她说的话不多,也都是一些套话,庄弈辰觉得就好像地球上那些官员开大会一般,不过却有一股又一股冰冷的力量让他不由的集中起精神。

雪女的目光很长时间停留在庄弈辰的身上,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不过这股力量百感交集,无法分清。

不过不少弟子听得是如痴如醉,这可是圣念啊,对后来的成长都有作用。

庄弈辰这时候发现孔若儿还与天下无双居然还在自己的身边,眼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余岳峰也在不远处,庄弈辰这时候注意到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天下无双身上,似乎毫不介意他的武道生涯就是被她所毁。

虽然庄弈辰出手了,拿出了奇丹妙药,不过修为从武豪到武师,就算修行的再快,也是需要至少五年以上的时间。

“能够放下,这是一种极为难得的资质!”庄弈辰心中顿时下了决定。

“好,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天下无双,庄弈辰,你们上来吧!”随着这肃杀的声音,一股莫可抵御的力量便将两人包裹住,迅速的朝大台深处飘去。

“好强大的力量!”庄弈辰此时心中一片震惊,这就是圣者的实力么,令你没有任何的抵抗。

“终于要开始了。到底是天下第一强一点,还是天下无双强一点呢?”广场上的人们都抬头羡慕的看着两人的身影议论纷纷。

天下无双与庄弈辰很快就落在了大台的最上面。

“见过两位圣人!”两人落定了身形便立刻行礼,两位圣人的目光再次落了下来。

“一会你们两个去雪坠洞府的挑战,挑战全程保密,就连我和雪女半圣都不会知晓。”孙起淡淡的说道。

“雪坠洞府?”这时候不要说两人都感觉到莫名其妙,就连在场的弟子们都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地方,为何我们都没有听说过?

“雪坠洞府,乃是雪女半圣无意中发现的一处奇特的空间,进去一次出来的话,至少抵得上一年。具体看个人的资质如何。”孙起的声音忽然在两人的神魂中出现。

“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看来这是雪女半圣对自己的弟子特殊的照顾!”庄弈辰心中一凛,旋即想到。

或许今天雪女半圣想开了什么,目前为止,都没有特别针对自己,也间接了给了自己好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了。

难道孙起与她之间化解开了当年的情结吗?

像雪坠洞府这样神奇的地方,进去一次抵上一年的修炼,第二次进去就没什么效果了。而且里面的力量是会很快消耗完的,要是存在的力量都没有了,这个洞府也就会崩塌。

“这是怎么回事?天下无双与庄弈辰的挑战不是类似生死之战吗?结果怎么变成福利之战了,难道这是半圣玩的游戏,要促成两人吗?”在场的人越加迷糊了起来,就连天下无双自己都有些摸不到方向,眼睛一直停留在雪女半圣的身上。

“师尊,在挑战之前,庄弈辰有一个不情之请!”庄弈辰这时候已经做出了决定,朗声说道。

“两个半圣如此照顾你们了,居然还敢提条件!难道庄弈辰还想得什么便宜。”

“是啊,要是换了我,早就感动的痛哭流泪了!看来这是雪女半圣给孙起的一点面子,给予的一些补偿吧。”

“你说来听听!”孙起的眉头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我希望师尊可以帮余岳峰,余师恢复到武豪修为!或者我将这个进入雪坠洞府的机会让给他。”庄弈辰平静的说道。

“什么?他要转送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庄弈辰!”余岳峰忽然间热泪盈眶,他想不到庄弈辰会这样做。

“谁能交到庄弈辰这样的朋友,那可真是值了!”秦思崖喃喃的说道。他自问如果换成了自己,肯定做不到这一步。

“有人错把玄珠当砂砾,真是愚蠢到家了!”孔若儿淡淡的低声说道,嘲讽天下无双的意味很浓。

“我一定要羞辱他!一定要!”天下无双这时候已经是妒火攻心,任何有关庄弈辰的好,都会令她的杀意暴增。

余岳峰是她当时打伤的,当时她在洗澡,下手肯定重了一点,不过既然发生了,她也不放在心上。

“行,这个是小事,有因有果,我来!”这时候雪女半圣竟然忽然开口,她挥了挥手一道圣念笼罩在了余岳峰的身上。

“我是不是在做梦?”余岳峰难以置信的掐了一下自己,很疼,是真的。

“既然如此,庄弈辰,天下无双,你们现在就进入雪坠洞府开始挑战吧!”孙起点了点头,朝着上方的一个光团说道。

那里是雪坠洞府的入口。

“庄弈辰,我会让你后悔的。”天下无双握紧了拳头,转身就走。

“这孩子怎么如此冲动!”此时雪女叹了一口气,谁也不知道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也许内心更加的矛盾!

“之前是我错了,我错怪你了,只是为何你今天才说呢?这些年都是你悄然传递寿元给我,要不我也等不到这一天……”雪女半圣突然传音道,语气带着点呜咽。

“一切都是西圣主的安排。都过去了,你圣心也成了,也不枉我这些年的背负。不过你的弟子天下无双和你当时一样,太自负了,这样一辈子都圣心难成。”孙起笑了一笑。

“她很有天赋,不过你的徒弟也不错,有胸襟,昨日他对天龙山脉将士的致敬,让我想起了我们一起抗击魔族的很多往事……”雪女叹了口气。

“希望如百亚圣所言,庄弈辰可以帮到天下无双。不过也许最后还是你徒弟赢了呢?”孙起摇了摇头,不再言语。这件事就算对过往的最后了断吧。

此时,天下无双的才气一震,娇躯腾然上空,朝着高空中雪坠洞府的传送点而去,娇柔的声音中杀气腾腾:“庄弈辰,今日不是你倒,便是我亡!”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