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财智多星

运财智多星
  • 主演:袁咏仪,陈百祥,钟丽缇,王敏德,吴镇宇,罗家英,苑琼丹,徐锦江,朱咪咪,程东,鲁芬,黄一飞,林迪安,成奎安,李力持,李健仁
  • 导演:王晶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奇幻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6
这是香港九十年代的搞笑片。天庭上的九天玄女(钟丽缇 饰)因为私自和外国的天使约会被发现,而遭玉帝贬到了凡间,一直暗恋她的另一位天神横财神阿力(陈百祥 饰)为了爱情也一起下凡追寻九天玄女。   阿力来到凡间,遇到了按摩女美丽(袁咏仪 饰)。美丽十分贪财,但之前赌运都不佳。阿力运用自己的法力令美丽逢赌必赢,令美丽十分高兴。这时,阿力得知九天玄女已经转世为美国赌场的公关经理,现在来了美国主持赌王大赛。兴奋不已的阿力决定参赛赢取美人芳心!

运财智多星第一集

宁邪,救我……

哪怕明知道,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可是在最危险的那一刻,她满脑子还是这个念头。

宁邪……

冷彤终于落下泪来。

在这一刻,她恍然间明白了宁邪对于自己的意义。

她咬住了嘴唇,就在感觉鞭子即将落在身上的那一刻,猛地听到了门口处的声音:“住手!”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扭过头去,就看到一个男人,大步冲了进来。

有那么一瞬间,冷彤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宁邪。

她嘴巴张了张,再仔细去看,才发现,进来的人,是许沐深。

许悄悄跟在许沐深的身后,走了进来,在看到面前的情况以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幸亏,在挂了冷彤的电话以后,她左思右想都觉得心里突突直跳,怎么也想不出宁伯涛将宁叔公叫过来的目的,而越是不知道目的,就越是恐怖,所以她在慌乱中,给许沐深打了电话,两个人赶了过来。

幸亏过来了……

如果晚上几分钟,那几鞭子落下来,恐怕华佗在世,也救不了冷彤的孩子了。

她皱起了眉头,看着面前的情况,眼看着许沐深的声音落下,宁叔公因为错愕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就急忙冲了过去,一脚踢开牵制着冷彤的人,蹲下身体,将她扶起来:“冷彤,你怎么样了?这怎么回事儿?发生了什么?!”

她抬起头来,看向宁叔公:“宁邪是不在了,可是你们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

宁叔公皱起了眉头。

宁伯涛则是开口道:“你知道什么?她通奸被我们抓了一个现行!”

说到这里,看向许沐深,开口道:“许先生,这是我们的家事儿,你不会也要干涉吧?”

这话落下,许沐深就皱起了眉头。

宁伯涛继续开口:“我们都知道,许家家大业大,帝尊集团更是不能比,可是这是我们宁家家族的事儿,涉及到宁家的名誉,我们宁家也是有骨气的,你这样插手,真的以为我们宁家没人了吗?”

这话落下,宁叔公就冷哼了一声,看着许沐深的神色,带着点审视和敌意,“许先生,这是我们的家事儿!”

这话落下,许沐深就淡淡开口道:“冷彤是许家的人。”

一句话,让周围的人都沉默了。

是的。

冷彤是许沐深的暗卫,原则上来说,就是许家的人。

所以他身为冷彤娘家的人,在出事儿以后,介入这件事儿,也说得过去。

可是……

宁伯涛皱起了眉头,看向宁叔公:“那你是要将冷彤接走吗?她背叛了宁邪,戏弄了宁邪,我们宁家难道要将这口气给忍了?”

宁叔公顿时开口道:“这口气,绝对不能忍!宁邪是不在了,但是宁邪也不容欺负!许先生,以前听宁邪说过,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怎么,难道现在,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

许沐深皱起了眉头。

另一边,许悄悄却已经开口了:“正因为是宁邪最好的朋友,所以才想要为宁邪留个后!”

运财智多星

运财智多星第二集

第二千二百三十八章

“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我是说他们三个。”陈天莹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不远处,眼神没有焦点。

她觉得他们的关系很好,以前的自己从来不相信任何人,等她可以相信人的时候,那个她相信的人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多给自己。以前她认为自己是可以无欲无求的,至少她可以不用靠着男人过一辈子,现在放低姿态,不爱自己的依旧不爱,她觉得自己有一点像一个女人了,起码开始矫情起来了。

“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做饭,认识了叶蓁蓁,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处理那些烦人的文件,我就找到了楚林,我需要一个人让我可以为所欲为,所以我找到了周森。”林下帆轻描淡写,就像是招聘一样,“然后我发现他们挺好玩的,就留了下来。”

陈天莹眨了眨眼睛,把脑海里不断出现的那一个人赶走。林下帆在身边的时候虽然会觉得有些压力,可是却能让她觉得心情很好。

“呵呵!要是我的运气也这么好就好了!”陈天莹仰起头来,笑得有一些悲伤,“怎么办,我觉得……好难受!”

“你只是喝多了想吐而已,死不了人的!”林下帆站起来,不想靠她这么近,万一她吐了自己可不想当暖男照顾她。

罗伯主动走到她身后,看向林下帆,征求他的意见,林下帆看了看手表,时间也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就算不睡觉,收拾好自己躺着也总比在这里听她胡说八道要强。

“陈小姐,我带您去休息吧?”罗伯询问她,对付醉鬼它还是有经验的,嗯……毕竟林下帆曾经把醉得不省人事的叶蓁蓁小姐扔给了它,就像带孩子,有了一次以后,第二次几乎是毫无压力。

它像哄孩子一样对她温柔体贴,慢声细语。

“我很好!我没事!不就是……一个文扬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陈天莹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一脸愤懑。

“对,您说得对,周先生就很好!”罗伯把桌上的东西拿走,生怕她一巴掌把那些贵的要死的瓷器砸碎。

“对了……周森呢?我今晚要跟他睡!”陈天莹晃晃悠悠的往屋子里走去,罗伯对林下帆鞠了一躬,追上了她。

“陈小姐……周先生他不太……身体不太好!您自己先休息着行吗?”

罗伯看了看这四周,楼上是林下帆和叶蓁蓁的房间,以前叶蓁蓁住一楼,后来她搬到了林下帆隔壁,为了方便平时处理公司事务,楚林住在他们两人的对面,周森住在叶蓁蓁原来的房间,而罗伯直接把陈天莹的放假安排在了周森旁边。

“他不行没关系,我绝对没有问题的!”陈天莹甩开罗伯拉住自己的手,就要撞开周森的房门。

“干嘛?”楚林把门从里面打开来,半靠在一边,看着那个头发凌乱的女人,周森已经睡着了,他不想让别人打扰到他。

“哦!原来是小帅哥你啊!呵呵……”陈天莹把头发一撩,漏出弯弯的眉毛。

“……”楚林抿了抿嘴唇,嗯!小帅哥什么的虽然有一些让人觉得不正经,但是他不介意被这样叫的,最好去掉一个“小”字。

陈天莹扑到楚林身上,抱着他的腰不放,罗伯见楚林没有生气,也就默默的退到一边,然后楚林挥手示意它离开的时候它才走。

“你是真醉还是假醉?”楚林抬起她的脸,捏了捏,本来就红的脸更红了。

“假的!”陈天莹在他掌心蹭了蹭,一脸痴笑。

“……”楚林确定她是真的醉了。

虽然楚林从小到大也没有正经几次,但是他却是从来不做趁人之危的这种事情,所以他抓住她胡乱挥动的手,一把把她抱了起来,直接踢开周森旁边的房门,摸着黑把她放到了床上。

在楚林把她抱起来的时候,她特别的安静,而且伸手轻轻抱住了楚林的脖子,亲密的样子,却也僵硬得很。

“你不是真的想跟周森睡吧?”楚林拉过杯子帮她盖上,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楚林对周森有一种奇怪的占有欲,不管是谁,他总是害怕他会收到伤害。也许,周森是他最无助的时候能唯一依靠的人,所以他觉得周森不一样,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你的话也不错!”陈天莹伸手抱住他,她只是太寂寞,不想一个人呆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她害怕一个人。

楚林沉下眼睛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但是手上的力气却大了一点。

“我跟谁都可以睡,但是我不想睡你!这不是你逃避问题的方法,即使你和我睡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我知道不会有所改变,所以无所谓了啊!能在我还是美女的时候,能在我还能浪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呢?这是我的选择,我不后悔,而且……像我这样的人,早就……把很重要的东西丢掉了,无所谓的!”陈天莹勾下楚林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然后一把把他吻住。

楚林愣在了那里,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的身体有一些僵硬,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就被陈天莹一把拉了下去,当他压在她身上的时候,他只能骂林下帆这家伙尽是找一些祸害人的混蛋回来,他可是还要制定明天的计划的,一个醉鬼缠着肯定是不容易脱身的。

林下帆一高兴把房子的温度调高了几度,让那些有机会无所谓的人在一起。

林下帆轻轻的打开房门,这是他少有的会走着回房间的时间,以前他总是一个瞬身就回来了,要么就是直接回飞行船,他很少住在这里,可是和叶蓁蓁的关系变得微妙以后,他不得不把这个空房间布置上,然后制造自己住在这里的假象,再到慢慢的,他真的会睡在这里。

叶蓁蓁就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床上,她似乎刚刚洗了澡,给人的感觉还很潮湿。林下帆找来干毛巾,坐在床边看着她,叶蓁蓁并没有睡,抬眼温柔的看着他。

运财智多星

运财智多星第三集

若不是霍君临下一秒,温和地补充了句——“不过我不会针对小乔的,你放心,我是她的朋友。”凤楚都要跳起来直接拉着云乔说不能和这个人拍戏了!

“你早就认识小乔?”凤楚半信半疑。

霍君临含笑道:“不信你可以问她。这种太容易拆穿的谎言,我没有必要说。”

凤楚:“你保证不会拿小乔炒作?”

霍君临:“不会。”

他进剧组,是要近距离、仔仔细细了解宫圣看上的这个女人,若是炒作的话,打草惊蛇就没意思了。

他霍君临要得到一个女人,有得是手段。

哪里需要炒作这么低级的段数?

凤楚语气微微松动了少许:“当真?”

不过,眼神仍保持着警惕:“我会时刻盯着你的。若你心口不一,我不会客气……”

原本气势满满的威胁,忽然被身后一股大力,给扯得顿了一下,生生中断了!

“楚楚,不要和这个混账说话,他肮脏的很!”

霍青铜冲过来,不由分说把凤楚拉到身后护住,怒目瞪着霍君临。

凤楚莫名其妙,皱了皱眉:“我和君先生聊工作,关你什么事?”

然后,迅速甩开他的手。

这剧组里,不知道有没有陆寒九的眼线监控,她绝对不能和霍青铜距离太近。

最好一点关系都没有。

凤楚想着,身体也迅速弹开一段距离,和霍青铜保持陌生人才有的间距。

霍青铜看了一眼自己被凤楚甩开的手,眼底十分受伤。

从什么时候开始,楚楚这么嫌弃他了?

是那天晚上在泳池边,被那个大总裁带走之后吗?

还是更早之前,她不接他电话开始?

他的喉咙,咽下一抹苦涩:“楚楚,你知不知道你口中所谓的‘君先生’,他其实是……”

他想要拆穿霍君临的身份,让凤楚知道,这霍君临就是把他赶出霍家的罪魁祸首,是一个狠辣无情的人。

根本不是表面上那么儒雅,那么温和!

那一身白衣里面,裹着的是一颗黑心!

然而。

霍君临不咸不淡,恰到好处地开口,阻断了霍青铜接下来的话:“霍影帝,我和你不熟。我想,凤楚小姐也并不想知道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除非……你想让她知道你有多无能!你觉得呢?”

霍青铜:“……!”

刚要说出口的真相,被生生咽了下去。

他想要拆穿霍君临的假面具。

然而却差一点忘记了,霍君临手里捏着他更见不得人的把柄。

霍家继承人,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那就是必须要当着族人的面,亲手杀一人。

当年霍青铜在成年礼上,不肯当众杀人,因此被霍君临骂为“废物”,给逐了出去,剥夺了他的继承权。

霍家养尊处优的二公子,就这样成了娱乐圈底层一个混饭吃的群众演员,只能靠着在戏里扮演家丁死尸这样的背景板,而一顿饱一顿饥。

当年若不是被凤楚发掘,给霍青铜安排了一个人设非常贴切他身份的一个豪门公子的深情男配的角色,让他一炮而红。

恐怕,霍青铜就会像这一行里,所有郁郁不得志最后跳楼或者走向堕落的小鲜肉演员一样,泯然于众人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