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流泪

绝不流泪
  • 主演:阿部隆史,藤村俊二,伊原刚志,石田良子,阵内孝则,片桐入,加藤清史郎,皆川猿时,光石研,永山瑛太,西尾由佳理,小仓一郎
  • 导演:水田伸生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9
在被父母抛弃后,“小山餐馆”的善良夫妇收养了祐太(阿部隆史 饰),长大后,祐太接手了餐馆,很快,热情好客乐于助人的他便成为了商店街大受欢迎的“明星”。幼年丧母的经历让祐介(瑛太 饰)从小就过着居无定所的流离生活,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乐观向上的性格,他甚至和金城大介(塚本高史 饰)组成了一个搞笑艺人组合“金城兄弟”,在众人的叫衰声中一路走红。   一日,早年间离家出走的彻子(竹内结子 饰)突然回到了“小山餐馆”,遵循曾经的约定,祐太向彻子求婚了。为了办理结婚手续,祐太拿到了自己的户基本,令祐太感到震惊的是,他和祐介竟然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兄弟。面对生命中凭空对出的亲人,祐太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绝不流泪第一集

第二天白若竹开始为离开北隅城做准备,她把池塘的泥用消毒过的瓷瓶一瓶瓶的装好密封,然后交给了方桂枝。

“这个制作工艺特别复杂,你不熟悉药理很难掌握,我就多做了一些,应该够两个月的用量,但是你一定要把东西藏好了,不能被人拿了去。”白若竹只能编了个谎话,那净白玄玉膏她自己都不会制作啊,又怎么教给桂枝?

为了不惹来怀疑,她也没把珍珠玉容霜的制作方法教给桂枝,同样是说工艺太过复杂,她也准备了许多瓶珍珠玉容霜给桂枝,嘱咐她一定要看好东西。

桂枝慎之又慎的把东西都收了起来,但又不太放心,只带了一瓶去温泉庄子,说等用的差不多再回来取。

白若竹点头,她觉得桂枝比以前成熟了许多。

随后,她去了迎客来见沈禄,说了自己要进京的事情,沈禄听了急忙问:“你是在那边常驻,还是很快就回来?”

“一两个月就回来了。”白若竹笑着说。

“我也马上要去京里的迎客来坐镇了,不知道咱们能碰到不。”沈禄笑呵呵的说道。

白若竹突然想到了一句话老话,就说了出来,“有缘自会相见。”

沈禄笑了起来,“我们确实有缘,听说你已经成了林长老的弟子了。”

白若竹见沈禄笑的好像一只狐狸,突然露出恍然之色,“你是我师父手下的人?”

“哈哈,那你现在才发现啊?我也算是商会的人,只不过身份一般罢了。”沈禄说笑着说。

白若竹猜想沈禄肯定不止商会一重身份,背后肯定还有别的靠山,否则就是商会内部也要吞了他的迎客来了。

闲聊了一下,她赶紧扯到了正题上,说:“沈老,我走之前想办个辞行宴,就打算在迎客来办,一应费用算我的,到时候也请你过来坐坐。”

沈禄一听自然是愿意的,而且他不过是从后院到前院的功夫,有什么不愿意的?

“费用就算了,算我送给你的辞行礼了,你这也算给咱们酒楼拉生意了。”沈禄说道。

白若竹自然是巴不得不花钱了,她想了想说,“我有个法子,要是咱们这次办成了,以后就用到迎客来上,也算我为酒楼做贡献了。”

沈禄知道白若竹点子多,一下子来了精神,“什么法子?”

“自助餐。”白若竹说着得意的笑了起来,随即吧自助餐的形式介绍给了沈禄,然后说了要准备什么东西,以及到那日店里如何陈设等等,然后说需要五日后的午时开始占用一个半时辰,到时候迎客来不接其他客人。

一个半时辰就是三个小时,吃自助餐绝对够长了。

沈禄听的十分稀奇,他还从来没听说过如此的法子呢。

“你请客倒好,如果咱们营业的话,客人可以不限量食用,岂不是赔本买卖?”沈禄有些担心的问道。

“所以我可没让你把酒楼都改成自助餐的形式,就是每个月初一、十五办一办,说说回馈老顾客,只有老顾客可以提前几日定位置,入场人数也有限制,至于价格肯定不能低了,比如平日里一桌十人的酒席是多钱,算一下一个人均摊到多少,然后适当的加个三成就行了。你想想来这里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有几个能敞开了不停吃的?”白若竹笑着说道。

“当然还有其他讲究,比如这样的自助餐就只有一个时辰,有时间限制,客人能吃多少?至于我们无限量提供的珍贵菜肴也得是有限量的,比如说炖燕窝,一人一次只能取一盅,吃完才能再取,台子自然也放在离座位最远的地方。另外,到时候你在墙上挂上《锄禾》那首诗,提醒客人不可浪费。”

沈禄觉得白若竹说的头头是道,又忍不住问:“那一般圆桌吃酒席不行了吗?又为何费事搞这样的形式?”

“你想啊,比如我请了许多朋友来,但一桌只能做十人,我不跟你坐或者不跟她做都不好吧?而且隔了桌子说话也不方便,除非主人家去敬酒才能去别桌说话,而且说也是对着一桌人说的,难道你不想到场的人能更自由自在的说话?没有拘束?”

沈禄不愧是老狐狸,很快就听出了门道,一个劲的点头说:“好,我这几日就把一应物件准备齐全,让你过目。”

“谢谢沈老了,到时候你看看效果如何,再考虑要不要给迎客来用。”白若竹又说。

沈禄捋了捋胡子,有些感慨的说:“你说你这脑袋怎么长的,怎么就有那么多鬼点子呢?”

白若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可不是我自创的,是曾经听一位去过西洋国家的商人讲的,说西洋人喜欢在天气好的草地上进行这种自助餐,不过更多是下午茶的时间,场面十分的惬意。或许迎客来以后可以帮一些府邸做这种形式的酒宴呢。”

“好,好,我已经期待看做出来的效果了。”沈禄由衷的说的。

随后白若竹告辞去了花想容编织馆,铺子的生意还不错,她进去陪着来福嫂招待了一会儿客人。

过了一会儿,租铺子给白若竹的柳夫人来了,笑呵呵的对白若竹说:“若竹,我正想找你呢,刚好你在这里,也免得我跑来跑去了。”

“怎么,有事吗?”白若竹笑着问道。

柳夫人脸上依旧带着笑,可语气却已经十分生硬了,“这铺子当初说租给你,但如今我临时有用,不能租了。至于没到期就终止合约,我会把钱赔给你的。”

白若竹和来福嫂都愣住了,这生意刚刚好了起来,就说铺子不租了,这什么意思?

“柳夫人,你是不是碰到什么难事了?不妨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上忙。”白若竹试探着问道。

“我以前是生意做不下去才想租赁的,但如今我家小姑要做买卖,这铺子没多久要送给她做陪嫁了,我也是没办法。咱们好聚好散,你就别为难我了,不如你去别家租一租?”柳夫人说着还拿帕子扇了扇,似乎有些不耐。

白若竹神色暗沉了下去,敢情这是要翻脸的节奏啊?

绝不流泪

绝不流泪第二集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无休止的轮回

这应该就是幻觉了,楚云眸光一闪,他知道这就是属于自己的幻觉,他十分确定自己的这个想法,他手臂骤然一用力,但是可惜的是,没有动用出一丝的力量。

“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云神色微微一变,他体内空空如也,什么都不复存在,哪里有什么天地元气,哪里有什么无上的力量?他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这……”

楚云神色变化,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脑海之中的记忆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确实没有修为之力。

“铁柱,你傻楞着干嘛呢?好好干活呀,不然被发现了,你可是没有任何好果子吃的。”楚云身边的一个老者低声说道,他脸上带着惊恐之意,似乎在担忧着什么一样。

“铁柱?”

楚云眉头一挑,他叫铁柱吗?莫非这就是一个轮回的幻境吗?在这个幻境之中,他已经化身成为了铁柱一下。

“如果这就是幻境,那么总有摆脱这幻境的方法的。”楚云眸光一闪,他瞳孔之中闪过了炽烈的光芒,旋即,他居然朝着火焰山猛然踏了过去。

这一动作,着实是吓到了不少人,这个二愣子究竟是傻了还是干嘛了?居然这般的可怕,直接投向了浓烈的火山?

“铁柱!”

楚云身边的老者,想要将楚云拉住,但是可惜的是,来不及了,楚云已经跳进了炽烈的火山之中。

“嗯?那么真实?”

楚云浑身都在剧烈地疼痛之中,似乎被人千刀万剐了一样,很是难受,这个感觉,十分之真实,不像是假的。

“噗!”

楚云吐出鲜血,他的身体已经焦黑了,但是魂念却还在,这一情况,越发使得楚云确定了,这就是一个幻境,而且还是一个十分之真实的幻境!

“脱困才是唯一的出路了。”楚云眸光一闪,他魂念闪动,想要脱困,但是可惜的是,一道红色的光芒闪烁而来,他的魂念居然被拉扯了过来,再一次投掷在了这一座火山之上。

“怎么回事?我……”楚云脸色苍白,刚才那是怎么一回事?他居然再一次降临到了这里,这里似乎就是他难以摆脱掉的宿命一样,死死地盯着他,让他难以挣脱,难以逃脱!

“是那一丝本源之力吗?”楚云眉头一挑,这很有可能就是那一丝本源之力,将他的魂念都拘禁在了这里,难以逃脱。

“铁柱,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快点干活?不然一旦被发现了的话,那么你的下场必然是十分之悲催的!”楚云身边的老者这般说道。

“悲催?”楚云眉头一挑,他这句话,如果他记得没有出错的话,应该在刚才的时候听说过吧?他再一次重复了这个极为枯燥的过程了吗?

“这应该就是你创造的轮回之境吧?只是太脆弱了,我就不信,找不出属于你的破绽在哪里。”楚云眸光一闪,他再一次投向了火山。

疼痛,红色的光芒,再一次重复,这就是楚云接下来的进程,他都不知道自己陨落了多少次,他也不知道自己灭掉了多少次。

他只知道,他一次次的轮回,一次次的破灭,到了最后,还是没有挣脱掉这一进程,这似乎就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很枯燥。

这和轮回,其实在某个程度上面,可是十分之相似的,轮回就是时间上的一个反应,枯燥,乏味,这或许就是轮回的本质吧?或者说,这是第一墓的这个至尊,对于轮回的思索,对于轮回的考量!

“呼!”

楚云深吸了一口气,在最后一次,他终于成功了,他成功地看到了那一道红色的光芒,并且魂念已经快速地接近了它。

“你就是本源之力了吗?”楚云神色冰冷,他大手骤然抡动,直接拍打了下去,魂念附着在了这一道红色的光芒之上!

“借你挣脱束缚了!”楚云微微一笑,他顷刻之间,挣脱掉了束缚,再也没有回到了火山之中,他睁开眼了,目之所及,眼前并没有火山,而是一个破败的铸伞房。

“这……这是另外一重幻境吗?”楚云神色凝重,他原本以为自己就已经挣脱掉了一个轮回的幻境,但是实际上,却坠入了另外一个幻境之中,难以逃脱,难以超凡。

“我是……楚云?”楚云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何,他现在都询问自己这个问题了,他自己是楚云吗?是还是不是?

这个问题看似十分神经质,但是实际上看来,却远远不是这样,因为这说明了,楚云已经开始受到了轮回的影响了!

“唉,看来这幻境是难以摆脱的了,摆脱了一个,另外一个又接着来,如同轮回一样,永无休止,永无止境,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会出现在什么的轮回之中,这是随机的吗?还是并非随机呢?”

楚云迈步走了出去,这是盛夏,阳光很是毒辣,他目光所及,眼中一副烟雨江南的模样,小桥流水,天地之间下起了瓢泼的大雨,远远看过去,所有的一切都似乎隐藏在了门帘之中一样,远处的古建筑,蒙上了黛绿色的色彩。

楚云伸展了一下筋骨,这很是舒适,他觉得自己的身心都放松了下来了,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他自从踏入了修行之后,近乎于每一天都为生存而烦恼。

他出身在蛮荒小部落,时刻要提防着凶狠的凶兽,出外历练,没有背景,没有资源,一切都要靠着自己,在血与骨之中崛起!

他知道,他没有办法停住脚步,因为一旦停住脚步,那么就是陨落的危险,他不能倒下,因为他身后早已经空无一人了,什么都不复存在,他唯有一步一步地走到最强!

所以,眼前这如同凡人的一幕,不知道为何,让他觉得十分之温馨,从心里面感觉到一股舒适之意。

绝不流泪

绝不流泪第三集

“小小,我们来玩过家家吧,你当妈妈,我当爸爸。”熊孩子厉希言和尤小小玩得正欢。

平时觉得这种游戏很无聊,但他却突然很想和小小一起玩。

刚刚吃过午饭,顾西风就提出带熊孩子来找小小玩,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尤小小听到他的话,皱了皱小眉头,奶声奶气道:“我不要当妈妈,我要当爸爸。”

厉希言摸了摸漂亮小公主的头,一脸认真的解释,“你是女孩子,不能当爸爸的,乖乖当妈妈吧。”

“那好吧。”尤小小点了点头,同意当妈妈,接着疑惑的问:“那老公,那我们的儿子和女儿呢?”

尤小小如戏得非常快,听得厉希言耳根子微微泛红,那双比蓝宝石还漂亮的眼珠子转了转,笑道:“我有办法了!”

他起身去沙发上拿起尤小小的Hello Kitty和小猪佩奇,刚要说话,却发现一滴滴鲜红的血落在玩偶上。

厉希言茫然的眨了眨眼,松开玩偶摸向自己的鼻子,摸到一手黏稠的液体。

他看了眼自己的手,蔚蓝清澈的瞳仁骤然一缩。

血……他流血了……

姐姐……

尤小小见他半天没动,走近一看,顿时被吓得尖叫出声:“啊!妈妈!顾叔叔!宝宝流了好多血……”

正在厨房里纠缠尤情的顾西风听见声音,脸色微变,没了继续撩妹的兴致,脚步匆匆的赶到客厅。

厉希言的血已经染红了雪白的Hello Kitty,看到这一幕,男人的神情骤然间变得无比凝重。

顾西风连忙上前,抽了几张纸堵住厉希言的鼻子,弄了些水沾湿他的额头和后颈,将他抱起来快步朝门口走去。

尤情吓得面色一白,当即拿起手机给池颜发微信语音。

她没有池颜的电话号码。

一边发语音,一边牵起尤小小追出去。

池颜很快就接通了,尤情连忙道:“小颜,宝宝流了很多鼻血,我和西风现在送他去医院,你们快点过来,地址是……”

尤情本来想去开自己的车,但走到公寓门口看见顾西风的车,当即追了上去,拉开后座的车门,率先上车,而后从男人手里接过脸色苍白的厉希言。

尤小小也上了车,顾西风发动车子,朝最近的医院开去。

他一边开车,一边将手机递给尤情,“打电话给景琛,密码是你的生日。”

尤情怕耽误男人开车,所以伸手接过手机,解释道:“我刚刚已经给小颜发语音通话了,他们应该过来了。”

“好。”顾西风点了点头,专心致志的开车,争取在最快的时间抵达医院。

……

池颜在小精灵的提醒下准备去找厉景琛,却接到尤情的语音通话,听见那端的话,一张脸霎时间血色尽失。

她顾不得和其他人解释,拉起厉景琛就朝门口跑,在其他人看不见的死角用异能瞬移到尤情说的医院。

从厉家到医院的路程太远了,她等不了。

虽然知道宝宝不是小漾,但听到他流了很多鼻血,心还是会忍不住揪疼,忍不住想起小漾是怎么死的……

余千梦那个恶毒的女人,放干了小漾身上的血……

——

【求一**荐票月票,晚安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