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邻2010

凶邻2010
  • 主演:杰伊·巴鲁切尔,斯科特·斯比德曼,加利·法梅尔,埃米丽·汉普希尔,卡内赫迪奥·霍恩,安妮-玛丽·卡迪厄,派特·凯利,肖
  • 导演:雅各布·提尔尼
  • 地区:加拿大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1995年冬天,加拿大魁北克正对是否独立进行第二次公投,一位连环杀手隐居在蒙特利尔的一个小镇上的公寓里,公寓里的居民必须想清楚哪个邻居是值得信任的,哪个邻居是危险的。

凶邻2010第一集

第111章 意外(1)

刘瑶也一边哭一边打她的肚子:“你是坏女人!坏女人!”

我叹息了一下,刘瑶的骂人能力好差。

周围的人又过来想要拉架的:“姑娘啊,都不容易,她生了孩子才几个月,不能打了。”

我拦住了她:“要是她把你家的丈夫抢走了,你也能这么轻松?我妈带着俩孩子就这么被她给赶出去,差点饿死!这样她都不肯放过我们,差点把妹妹卖个人家当童养媳!你们光心疼她了,我和妹妹呢?谁管我们了?你要觉得我妈年老色衰,她长得好,家里有背景,我们没爹管着也都是活该,你就来帮她好了!”

这女人脸色为难叹了口气就走了,谁也没有来拉架了。

孙玉兰活了那么大岁数,一直都那么骄傲,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羞辱过。她死死的瞪着我们,眼珠子都红了,仿佛要杀人一样,可是我根本不在乎。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她也一样不会放过我们的。

把她给打的奄奄一息倒在那边,像一个垃圾一样。

我这才拉住了刘瑶的说:“爽了,走,咱们回家去。”

“姐。”刘瑶抽抽噎噎的拉住的袖子:“姐,我恨她!”

我摸摸她的头发:“不要恨,她还不配被我们恨。不过就是个破鞋!”我走出去了几步,然后回头看着孙玉兰。

她的眼睛通红,恨意十足:“你等着瞧!”

我嗤笑:“吓唬谁啊?你真以为我们每次都要被动的等你欺负?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们势不两立!你不是想要整死我们吗?我们就看看,到底谁能整死谁!”我又踹了一脚她的肚子,拉着刘瑶扬长而去,身后传来了那个女人的悲惨的哭声。

活该!这么多的男人你不要,非要找刘强。你就要自己受这个苦。

过了几天之后,她被原配的孩子猛打的消息就会传出去了,我就不相信她脸皮这么厚,一点也不在意的,她的父母那边会怎么样,单位会怎么看她?爽,嘿嘿!

回家之后,不等我开口,刘瑶就兴奋的把事情说了:“我们把孙玉兰给打了。可痛快了!”

妈听了直皱眉头:“这样怎么行,要是她记仇……”

我笑了笑:“妈,你过去招惹过她吗?可是他们又是怎么对我们的?不管打不打,她根本不会放了我们,索性先下手为强。现在我们也不用仰人鼻息才能活着,有什么好怕的?孙玉兰的父母不就是一个钢铁厂的领导吗,能管到我们学校,还是能管到我们的包子铺?咱们如今可不是刚到城里面随便欺负了。”

妈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转身去收拾摆摊要用的东西。

过了好一会,王长龙从外面拎着菜回来,一脸激动:“听说了吗,你爸被停职了。”

我挑了挑眉头:“你咋知道?”

“我刚才也去看了看热闹了。”

王长龙一直没走,所以见到了后续的过程。

当时外面全都是人,到处都是群情激奋的群众,让厂子给个说法。

白厂长格外愤怒,当时表态,让刘强停职接受调查。

孙玉兰这个时候哭哭啼啼的来了,拉住了刘强告状,说我和刘瑶陷害的,还打了她。

“你爸当跟领导说,说你陷害的。然后那几个家属就说他胡说八道,说根本不认识你,然后把刘强又给打了一顿,现在家属被带到招待所,孙玉兰先去了医院,包扎了一下,然后回家喂孩子,你爸被停职接受调查!”王长龙拿起了杯子来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水,也挺爽快的。

“孙玉兰被打的都没人模样了。见到的人都吓得不行,孙玉兰气的哭了好几次,真是有意思。”

我点点头,收拾菜去了。

妈有点紧张,走出来问我:“要是你爸爸告你殴打孙玉兰咋整?这样你上学不会有影响?他为了自己的位置,一定会告你的!”

我笑道:“刘强气糊涂了,但是孙玉兰可没糊涂,她不会让刘强告我的。他除非是不想升官了,不然他就只能闭嘴。”

妈吃惊的看着我,一脸的迷糊。

我一边摘菜一边给妈简单的说了,他给自己的侄女弄这个事,是有办法躲过去的,孙玉兰的父母出马,和家属调节一下,赔点钱,让对方孩子正常上学就完事儿了。毕竟技校也不是啥好学校,补录的条件也不全都是以分数做基准,找点理由很简单。

那孩子复读了两年才一百多分,可见资质平庸,有个学校上就不错了,不会惹事,所以这事儿很容易过关。

可是要是说这件事是我殴打后妈,虽然我可能会被人说三道四,可是他们的问题更大。

好好的女儿为什么要陷害她爹?打她的后妈?

一查就就会牵扯出来他抛妻弃女,几次坑害我们的事情,他的人品是什么样的,还用说吗?他这一辈子也不要想在仕途上有什么发展了。

“反正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要是闹大了,丢人的是唐门,他们两个人就算怎么不高兴,也得受着。吃下这个哑巴亏。”

妈这才放心:“原来是这样。”

“是啊,所以我才敢无所顾忌的揍她!因为他们绝对不敢告,一旦告发,我最多就给点医药费,刘强的前途可也要完蛋了。”

王长龙从后面过来了竖着大拇指道:“怪不得人家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你还真是……”

“咋个意思?”我抬头瞪着他:“你不服气啊?”

“不是,我不是不服气,我是觉得你好厉害。”他笑嘻嘻的说:“要是能把我后妈也整治一下就好了。”

我妈却摇头:“算了吧,你可是一个男子汉,不要搞这些,她就是想占便宜,也没有像是我们家一样,要斩尽杀绝的,你只管离着远点就是了。”

王长龙也没再说什么,跑到我身边干活。

我低声对王长龙道:“你不要和她们吵架,看住了你的钱,这两点要是做到了,基本上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至于打架什么的,只是下下策,并不能解决问题。”

凶邻2010

凶邻2010第二集

“臭老头,可让我好找。”

老爷子顿住,双眼微眯。

整个医疗室都静悄悄的。

站在老爷子身后的门主用手里的钢笔敲了敲他的脖子,“我想杀你易如反掌,所以,老头子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话落,她收回笔,走到老爷子身侧,透过双面镜看着里头的公良墨,“渍渍,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身为父亲,又是爷爷辈的人了,为了一个秦宿,不惜让其他人都成为牺牲

品,心不会痛吗?”

还没等老爷子说什么,她又自顾自话的摇头,“不过也是,你这人要是有心,也干不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来。”“可都七老八十了,这都埋得只剩脖子在黄土外了,也该消停了吧?”门主双手环胸,看着公良初的视线清冷如冰,“你得承认,你老了,以后都是小年轻们的事情了,跟你

没什么关系了,哪凉快能养老的,就哪待着去吧,你要是不知道路怎么走,我送你啊……”

言罢,门主猛地出手在公良初额头上敲了一下,老爷子反应不及,额前一疼,眼前骤然一黑。

门主是怎么来的就是怎么走的。

医疗室里仍旧静悄悄的。

只有老爷子站在双面镜前看着公良墨的背影以及医疗室里时不时发出声响的器械声。

管家是第一个发现异样的人。

他走到老爷子身后,唤了老爷子一声,可没有人回应他。

他又叫了一句,抬头的时候发现老爷子眼睛上戴了一副墨镜,可他待在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几时见他戴过墨镜,而且还是在这里。

他当下察觉不对,手下意识就伸过去,不小心碰到老爷子的脸,于是就眼睁睁的看着老爷子的身子倒下去。

管家懵了。

懵了一秒钟,惊慌失措的叫医生,可他手伸过去探息时,发现已经没有呼吸了。

老爷子身上还有温度,管家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震惊。

就在这可能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

老爷子就这样死了。

怎么死的谁动的手,就跟个谜似的。

而这个谜,管家到死也没能知道答案。

季廷被公良墨支去公司,在准备宣读破产通知的时候,看见电视上教堂大火的新闻。

通知也不读了,一路疾驰去教堂,警方弄出来好几具尸体,季廷发现少了一具时就知道公良墨应该没死。

同样知道消息的还有方隐。

可这几天俩人掘地三尺焦头烂额也愣是一点线索也没有找到。

直到半个小时前,方隐和季廷同时接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上面有一个地址,后面跟着三个字:他在那。

俩人马不停蹄赶过来,于是看见公良家的管家,以及本应该早就被烧成尸体的老爷子。

还有双面镜里的公良墨。老爷子虽然死了,但管家没死,公良墨一直是老爷子培养接掌公良家族的希望,老爷子对管家有再造之恩,这也是管家始终尽心尽力又忠心耿耿的原因,管家不会放任老

爷子的一辈子的心愿在最后一刻毁于一旦。

但季廷和方隐这回来,并不是只身来的,方隐有先见之明,来之前就有想过公良墨可能处于不大理想的境地,所以带了不少人过来。

而这个基地虽是老爷子的藏身之地,但老爷子为了不让太多人知道公良墨的事情所以留在这里的人并不多。

想要拦住季廷和方隐,有点痴心妄想。

几个瞬息间管家已经有了定夺。

他猛地冲进里头的实验室里,反手上锁。

季廷几乎是在管家有动作的同时也冲了上去,可距离原因,终究是慢了一步,他眼睁睁看着管家跑到一旁的架上,拿起注射针剂走到公良墨面前。

想也知道那不是好东西。

季廷气得狠踹实验室的门,可这实验门结实,愣是没有半点损伤。

眼见针剂的头要扎进公良墨身体里了,季廷急得眼睛都红了,“住手给我住手!我草你妈的!给我住手!”

管家将针剂注射进去一半的时候,实验室的门终于被季廷联手几个保镖一起踹开。

而在门被踹开的同时,一枚子弹从管家脑门上穿了过去。

方隐冲过去,一脚踹开管家,背起公良墨便往外冲,离开前不忘叮嘱保镖将那注射了一半的针剂带上。

那注射的鬼玩意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医院里。

公良墨被推进手术室半个小时后就被推出来了,只是医生脸上的表情并不乐观,“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但他的脑部有其他异常。”

与此同时,被一起带回来后送去化验室化验的那半管针剂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

医生拿过化验报告,越看眉头皱的越厉害。

将季廷一颗心也搞得七上八下的,“到底怎么回事医生?”医生皱着眉道,“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会让人产生幻觉,是助化催眠的药物,但这东西用多了,会导致痴呆,甚至长眠不醒,简单来说就是变成植物人,难怪他脑

部有异常。”

一旁化验的护士插上一句,“而且注射的量实在太多了,他们拿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半管了。”

闻言,方隐和季廷心里同时一个咯噔。

方隐眉心紧锁,“现在这问题有多大?”

“得先做个具体检查。”医生拿着报告看得越久眉心拧得越重,尔后转身和护士又回来手术室。

又过了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又开了。医生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但注射进去的量太多,又是融进血液里,这个没办法,接下来只能看造化了,三天内如果没能醒过来,可能会陷入休

眠状态。”

季廷捏起拳头狠狠砸了下墙,“草!”

方隐脸色也不好看,见医生欲言又止,又问,“还有什么问题?”

“病人的记忆功能,可能会受到影响,就算幸运醒来,不排除变成痴傻儿的情况,你们……要做好准备。”

下一瞬,季廷狠狠踹了长椅一脚。

……

村医院。

师剑瞒了练歌羽这么长一段时间,没有被发现端倪。直到练歌羽的身体养得能下床了,练歌羽马不停蹄让人安排,她要现在、立刻、马上见到秦宿。

凶邻2010

凶邻2010第三集

看她满脸含春,宁檬忽然觉得事实有点残忍。

她放下手机,这才看到进门后一直局促坐在沙发上的李诗瑶,她坐的笔直,两手乖巧的放在腿上。看着前方,正在发呆。

宁檬这才察觉把未来影后冷落了。

她走过去,开口:“你刚说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李诗瑶修长的葱白手指紧紧抓着腿上的裙子,有些坐立不安。听到这话,她拿出手机,打开了一条录音,“是这个。”

宁檬挑眉,点开录音。

首先是刘颖的声音传出来:“李诗瑶,你曾被宁总叫去办公室,他对你做了什么?”

李诗瑶:“就聊了聊宁小姐从小到大的光辉史。”

“就这些?”

“嗯。”

刘颖:“你是不是不敢说?李诗瑶,你被淘汰了,现在不用怕他们,只要你按照我说的来,那我就帮你介绍新的经济公司,怎么样?”

“……做什么?”

刘颖:“过两天,我会发行微博揭露公司恶,只要你配合我,说宁总对你不轨,被你拒绝,这样对你也没有任何损失,怎么样?”

李诗瑶慌乱起来:“你这是造谣,圈内人都知道,宁总从发妻去世后,就一直清心寡欲……”

“说这些干什么?我现在就是要搞他们!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

“你不能这么做……”

“李诗瑶,你不是不能,是不敢吧?就你这个胆子,还想混娱乐圈?趁早滚蛋比较好!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你要敢捅出去,我不会放过你!”

录音结束。

李诗瑶抬起圆圆的杏眸:“宁小姐,出事后我一直想要跟宁总他们联系,可是他们不见我,这个录音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法律效应,有没有用……”

话语说到这里,宁檬激动的握住她的肩膀:“有用!太有用了!李诗瑶,你简直是公司的救星!”

哪怕宁文涛办公室里有监控,可放出去,那几个人也可以反驳,都没有李诗瑶这个录音,来的有冲击力!

宁檬忙着带李诗瑶去找宁父,将手机放在了办公桌上,没有看到微信上面,有人发了消息:【醒了吗?今天干什么?】

似乎见她没回复,过了一会儿,又发过来:【?】

-

霍氏集团。

顶楼办公室。

霍北臣沉稳坐着,视线盯着手机。

昨天回去后,他把微信还给了飞白,所以并不知道群里发生的事情。

可现在,都十点了,女孩还没睡醒?

这么想着,他打开“今天老大怎么追求女孩?”群,发消息。

霍北臣:【怎么约女孩吃午餐?】

苏叶:【直接发消息。】

霍北臣:【她不回复怎么办?】

飞白:【杀了吧】

苏叶:【……飞白!跟女孩约会,别总是打打杀杀,齐杉呢,出来给老大想办法!@齐杉】

齐杉:【我头疼!】

苏叶:【?】

齐杉:【今天是沙滩训练,我鞋子里进了沙子,就扶着电线杆脱了鞋,抖了抖,结果,有人以为我触电了,给我了一棍子!!】

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