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情挑

致命情挑
  • 主演:连姆·尼森,肯内斯·库兰汉姆,麦琪·奥尼尔,AlanTalbot,马尔科姆·斯托里,MartinGrace,KevinMoore,StephenOxley,ColinDudley,理查德·格
  • 导演:西蒙·摩尔
  • 地区:英国,美国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1
唐尼(连姆·尼森 Liam Neeson 饰)曾经是满怀着正义感惩奸除恶的警察,却因为意外而被迫离职,离职之后,唐尼成为了一名私家侦探,专门为离婚案件提供线索。唐尼是一个可以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男人,这种不择手段包括为了能够找到出轨证据而不惜让自己的妻子安捷琳(劳拉·桑·吉亚科莫 Laura San Giacomo 饰)去勾引客户的丈夫。   一次,唐尼又故技重施,哪知道玩脱了,不仅客户被杀,甚至牵连到了老婆,更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唐尼成为了最大嫌疑人遭到了警方的追捕。而能够替唐尼洗脱罪名的人,只有他自己了。

致命情挑第一集

191

郭四海这一句话不要紧,徒手扒着阳台栏杆的江国涛腿一软差点没掉下去!“我的个亲娘啊!怕什么来什么,这次真是小命难保啊!”江国涛往下望了望,二楼阳台伸出来的晾衣架看起来似乎挺结实的样子,如果能踩在上面的话,再往一楼跳应该问题不大。

就在他正琢磨的功夫,只听屋里的女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哭声,响亮的耳光一巴掌一巴掌的甩在她的脸上,打得啪啪作响。

“你个骚货!老子一天不在家你下面就痒痒了是吧?说,门口这双鞋是谁的?你把那个男人藏在哪儿了?”震怒的郭四海怒发冲冠双眼气得通红,他四下搜查了一番,衣柜、床下、卫生间、厨房里皆没有人影,对了,还有阳台!

郭四海操起厨房里的一把菜刀就往阳台杀去,女人见他把刀都亮出来了,吓得杀猪一般痛呼“饶命!”拔腿还想往大门外逃,可她刚跑了没有两步,就被郭四海一把薅住头发摔在了地上:“你个贱货想往哪逃?再敢动一下,我把你的脚筋给挑了!”

女人知道郭四海的话一说出口,肯定是说到做到!她捂着嘴趴在了地上小声的呜咽着,果真不敢再动分毫。

郭四海拎着菜刀杀气腾腾地往阳台走去,门一推开,外面空空如也并没有人迹。

“他妈的!你还给我长翅膀飞了啊?”搜了一圈没搜到人,郭四海只得作罢转身进屋。

谁知他刚走了一步,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复又来到阳台栏杆边,探头朝下望去!

“我操你妈!原来你个挨千刀的躲在这儿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郭四海一瞧见正在顺着阳台栏杆慢慢往二楼溜下去的江国涛,手上的菜刀立马飞了出去!

江国涛眼见郭四海的菜刀甩了过来,再也来不及慢慢溜了,他双手一放往下便跳,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只听“嗖”的一声!锋利的菜刀贴着江国涛的后脑勺飞了过去,要是再晚上个半秒,只怕头上现在已经开了花了!

江国涛庞大的身体直直往下坠去,刚刚好落在二楼的晾衣架上,可那晾衣架只是看起来结实,其实就是个样子货,根本也承受不了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它苦苦支撑了大概才一秒钟,便“哗啦”一声散了架,跟着江国涛一起坠了下去。

也该着他命大,就因为有晾衣架那一秒钟的缓冲,江国涛坠下楼的加速度缓和了一些,等他一屁股摔在地上之后,江国涛浑身上下拍了拍,竟好手好脚没有被摔死。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的命真硬!阎王爷不收我啊!”欣喜若狂的江国涛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头都不敢抬,拔腿没命的跑啊!

还在阳台上的郭四海,亲眼瞧见那挨千刀的从三楼摔下去竟然都没有摔死,气得七窍都快冒烟了!“这事我他妈和你没完!”郭四海掏出手包里的大哥大,按下了几个号码正准备呼叫小弟,可就在他要按下拨通键的时候,他的手指在空中停住了。

郭四海心里想着:“这尼玛要是找了小弟来,不是等于告诉大家我他妈被人戴了顶大大的绿帽子?”他这个人最是爱面子,想想这件事如果宣扬开来,自己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谁见到不得笑掉大牙?可这口气如果憋在肚子里不撒出来,那可不是他郭四海的作风。

地上的女人还在瑟瑟发抖,阳台的门一直开着,一股夜风灌了进来,她那件透明的黑色薄纱睡衣被风吹的飘了起来,里面的美景一览无遗。

“说,这个男人是干嘛的?”郭四海一脚踹在女人雪白肥大的屁股上,黑色的鞋印立马印了上去。

“是……是巷口……卖光盘的……”女人不敢撒谎,一五一十的交代着。

“你他妈真是个贱货!个卖光盘的你也敢往家里领!”郭四海狠狠的一巴掌又甩了过去,把女人的鼻血都扇了出来。

“亲爱的,我也是一时糊涂!我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吧,好不好?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女人搂着郭四海的大腿痛哭流涕,声泪俱下的忏悔着。

“真的干什么你都愿意?”郭四海的语气似乎和缓了一些,女人一听这话,立马死命的点头应承着。

“走,你跟我去阳台。”郭四海面无表情的朝阳台走去,女人不敢违抗,只得乖乖跟在他身后走去了阳台。

这时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里,夜色变得黑漆漆的,两个人站在阳台边,郭四海说道:“你伸头看看吧,楼下摔死的这个小子有多惨!”

女人不疑有他,伸头往下看看了,可楼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更看不到有什么摔死的人啊。“亲爱的,没有人啊?啊!!!”

女人的话音还没有落,突然脚脖子被人抓住往外一掀,整个人便头朝下的摔了出去!

郭四海瞧着女人在空中翻滚盘旋的样子,突然觉得非常的解气!还没有两秒钟,只听楼下传来沉闷的一声巨响,女人四仰八叉的睡在了那里,口吐鲜血,浑身抽搐了两下,便再也没了动静。

“他妈的!我还真以为三楼摔不死人呢!该着你倒霉!”郭四海往楼下啐了一口吐沫,转身便走。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样。

第二天江国涛从报纸上看到那个女人坠楼摔死的惨样,心里陡然凉了半截,郭四海这种人杀死个人就像碾死只蚂蚁一样容易!这要是落在他手里,只怕自己这条小命也得玩完咯!

可整日的东躲西藏也不是办法,能中止暴力的,只有另一种暴力!

龙哥和郭四海不对付是江湖上人人皆知的事情,他们两个人怎么结的怨已经无从考证。走投无路的江国涛决定铤而走险,拜入龙哥门下寻得一把庇护伞。谁知这一跟,从此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江老大,白云宾馆到了。”

致命情挑

致命情挑第二集

第527章 陆青承的醋意很大

“这两个老狐狸。”

她骂,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两人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年不见的好友真是虚伪。

“走了。”

陆青承看了远处两人一眼带着舒妍离开。

“莫洲这是想拉拢方家。”车上舒妍揉揉额头,这样的话,自己以后面对的敌人会变得更强更多。

“这种联盟不牢固,维持不了多久,莫洲想利用方刚元,方刚元也是一样,真正出力的时候谁都会留一手。”陆青承见惯了这种尔虞我诈。

“我知道,不过还是不爽。”如果莫家帮忙的话,方家估计又要开始得意。

“对了昨天晚上的事你还没有告诉我。”舒妍问。

“我还以为你不想知道了。”陆青承打趣。

“现在我想知道了,快说。”

舒妍看了一下,应该还有十分钟左右会到公司她想问清楚。

陆青承把昨天李源说的消息告诉她。

“事情就是这样子,不过不用担心。”陆青承安慰她。

舒妍却想得出神,到了公司她下车,却发现陆青承也跟着下车。

“你今天没事吗?”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陆青承开口。

舒妍被甜了一下。

“我没事,公司很安全出去也有林虎跟着我,”

“不放心!”陆青承直接表明了态度。

舒妍这才发现他穿的是普通的便装目的可能就是要跟着她来公司。

“你又不能天天跟着我。”虽然带着他在身边很有安全感,但是问题不能天天陪着。

“我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给你。”陆青承出声。

舒妍被他的语气弄得心里一阵柔软。

“陆爷爷估计会骂我。”她娇俏的笑。

“不会,他只希望我们更加亲密。”

陆青承回答得一本正经,舒妍却不由得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微微红着脸把目光转开。

“那你当我的助理吧,帮我分担工作。”

她开玩笑,不然让他就这么待在身边也会无聊。

“试试!”

舒妍没想到他会答应,脚步轻快的带着他往公司走。

“舒小姐!”

富中杰打招呼,目光却落在了陆青承身上。

舒妍看他的神色,估计他知道了陆青承的身份了所以才会那么拘谨。

“早。”

舒妍打完招呼,带着陆青承往办公室走,其实她有助理刚才的话只是跟他开玩笑,没想到她忙的时候陆青承真的认真看她桌子上的文件。

虽然他没发表意见,但她觉得他懂。

“丫头,他是怎么回事儿,这是贴身保护你。”

早上趁着散会的时候林虎问她。

“没有,他刚好放假就来公司坐坐。”

陆青承是想天天守在她的身边,但她也知道他没那个时间。

“挺好。”

林虎昨天被救出来后对陆青承就充满了崇拜和欣赏,他知道那种能力不是自己能达到的高度。

“你脖子上的伤好点没有。”舒妍突然想起了昨天他一直在摸着脖子的事。

“好了,莫家的人真卑鄙刚出洗手间就被袭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那个房间。但是双手被绳子绑上他挣脱不开。

“雷叔叔,都说了不关你的事不要在意。”舒妍知道他还在介怀。

“还是有点不舒服,真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想不到向来自负的他竟然栽了这么大的跟斗,还是在这丫头面前出丑。

“林哥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最厉害的。”

舒妍夸奖。

林虎看着她微笑的样子倒是很受用。

“下次我一定不会失手,现在每天我都早起来练练。”

“我相信你。”

舒妍不好意思提莫家人太过卑鄙,林哥有点耿直这样很容易吃亏,不过这样能激起他的斗志也好,省得他总是愧疚。

舒妍回去的时候陆青承正边接电话边在看一叠资料。见她进来,他挂掉了电话。

“怎么了?”

舒妍觉得他的脸色有点怪怪的。

陆青承不说话盯着她的目光有那么点危险,舒妍被他盯得发毛,还是走到他的面前问。

“出了什么事,你脸色那么难看?”

“那天宴会你见到了蔚翔?”陆青承问,这是他刚知道的。

“你不说我都忘了,只是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话而已。”他不会连这个也吃醋吧。

“他说什么?”陆青承问。

舒妍想到了蔚翔也是一个非常惹人注意的人,他主动和她说话肯定很多人记下了,然后被传开所以他才会知道。

“就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离开,然后……”下面的话舒妍不知道要不要说。

“然后什么?”她越犹豫他就越在意。

“然后就夸了我今天晚上很漂亮。”

舒妍硬着头皮老实交代,刚说完腰就被搂了过去,陆青承生气了,他的话让他吃醋。

“不是我主动的,而他夸我可能也是基于礼貌而已。”舒妍解释。

“你觉得我会随便夸一个女人漂亮吗?”

陆青承问,舒妍的关注点不在随便两个字上,而是陆青承夸别的女人漂亮,想想就异常的不舒服。

“你敢夸试试!”她威胁。

“我和蔚翔的性格差不多,你觉得他只是随便夸夸这么简单!”

陆青承盯着她娇美的脸,她和任何男人过分接触他都会不舒服,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醋意。

“我承认,他可能对我是有点特别,但我对他没有那份心思!”

舒妍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不过陆青承的脸色依然冷。

舒妍靠在他的胸口无奈,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就让他这么生气。

靠了很久后,陆青承突然吻上了她,动作有点急促。

“这是公司。”

舒妍被他吻得有点难受,办公室的门没有关,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推门进来那就丢脸了。

陆青承的动作停止,之后又抱了她好一会儿才放开。

“等你到年龄了我们就结婚!”他开口,还是要把她绑住心里才能踏实。

“好。”

舒妍看他吃醋的样子想笑,他只觉得她很吸引人,估计都忘了自己的魅力,她同样也担心他被别的女人惦记,所以想想他们还是早点结婚吧。

致命情挑

致命情挑第三集

“哥,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夜汝斯一脸八卦。

夜离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理他,“星洛,吃饭了。”

闻言,星洛抱起两个小家伙,“宝贝儿们~吃饭去喽~”她走到餐桌前,把他们放到了座位上。

星洛坐在了他们中间,方便照顾他们。

看到这一幕,夜汝斯一副看不下去了的表情。

明明就是两个小天才,吃饭早就不用人伺候了,偏偏在星洛面前装智障!

这两个小狐狸的腹黑绝对是随了他们的爹!

星洛一边吃,一边给两个小家伙夹菜,他们吃的津津有味。

正打算再喂他们吃点肉段,几个剥好的虾仁就放到了星洛的碗里。

星洛一抬眸,就对上了夜离枭冰冷幽深的眸光。

星洛:“这是……”

夜离枭面不改色,“你喂他们,我喂你。”

夜汝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坐在这里吃狗粮!

星洛一怔:“……不用了,夜先……夜离枭,我可以自己吃的。”

许是听到夜离枭的话,两个小家伙也注意到星洛只顾着喂他们,自己却没吃多少。

夜牧奶声奶气的开口:“洛洛阿姨~我和哥哥可以自己吃~不用喂我们了~你多吃一点吧~”

夜戎直接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到了星洛的碗里,示意她多吃一点。

星洛看着碗里的鱼肉,心里五味俱全……

两个小家伙实在是太懂事了,懂事到……让她觉得心酸。

他们这样的年纪,本该天真无邪的享受父母的怀抱和宠爱,而不是懂得这般为他人着想。

星洛心疼的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她把鱼肉吃的干干净净,至于夜离枭剥好的虾仁,不吃白不吃!

刚吃完最后一个虾仁,一阵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是星洛的电话……

她能猜到是谁打来的。

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着——父亲……

星洛走去别处,接起了电话。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出,“洛洛,听依人说,你回国了,为什么不回家?”

星洛眸中闪过一抹嘲讽,家?

那个地方,还配得上家这个字吗?

从星洛的母亲离开沐家,小三带着女儿登堂入室开始,那里就不配叫做家了。

星洛语气冷淡,“爸,有事吗?”

沐江川叹了口气,“在国外一待就是四年,回来了也不知道先回家看看,有家不回,在外面像什么样子?青战知道你回来,一会儿要来家里看看你,你现在就回来。”

星洛:“哦,我知道了,挂了。”

沐江川:“你……嘟……”星洛直接挂了。

有些事,也是时候面对了……

她回到厅里,弯腰抱了抱两个小家伙,十分不舍,“宝贝儿们,阿姨有点事,要先走了。”

夜戎和夜牧可怜巴巴的看着星洛。

夜牧:“洛洛阿姨,下次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啊?”

夜戎:“很快就能再见面吗?”

面对两个小家伙期待的无邪眼神,星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两个小家伙可是夜家的小少爷,就算她想见他们,也未必能见到。

夜离枭冷冷开口,“只要星洛方便,想见面,何时都可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