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斗牛记

白雪公主斗牛记
  • 主演:玛丽维尔·贝尔杜,安吉拉·莫利纳,茵玛·奎斯塔,丹尼尔·希梅内斯·卡乔,玛卡莲娜·加西亚
  • 导演:巴勃罗·贝格尔
  • 地区:西班牙
  • 类型:奇幻片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12
人声鼎沸的西班牙斗牛场中,孔武健壮的斗牛士安东尼奥(丹尼尔·吉梅内斯·卡乔 Daniel Giménez Cacho 饰)正在进行一场关键赛事。看台上,他正怀有身孕的美丽妻子卡门(茵玛·库艾斯塔 Inma Cuesta 饰)紧张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然而意外发生,安东尼奥被公牛顶成重伤,深受惊吓的卡门在产下一女后撒手人寰。住院期间,别有心计的护士因卡娜(玛丽贝尔·瓦度 Maribel Verdú 饰)细心呵护安东尼奥,而她日后也成为这名残疾斗牛士的新一任妻子。自幼远离父亲生活的小卡门辗转回到安东尼奥的豪宅,可是却遭到因卡娜的残酷虐待。命运多舛的卡门(玛卡莲娜·加西亚 Macarena García 饰)日渐长大,容貌出众,但心狠手辣的继母是可要将她置于死地   本片根据白雪公主的故事改编,荣获2013年歌蒂奖最佳艺术指导奖,2012年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

白雪公主斗牛记第一集

第1073章 番外之我在家里等你

顾蓝月笑着推门而入,笑容却一瞬间僵在脸上,脸色黑沉如墨。

“呵呵,镜哥哥,这位是?”

看着顾蓝月眼里的探索和敌视,李笑笑低头勾唇一笑,眼睛划过一抹异样的流光,修长纤细的手指随意打着响指。

李笑笑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刻意无视了顾蓝月的存在,这也让她的高傲折了腰,眼睛锐利的射向李笑笑的方向。

齐镜把顾蓝月的眼神敛入眼中,随后垂头不语,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纷飞着,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整间办公室的气氛渐渐凝滞,顾蓝月委屈的薄咬着唇,眼里冒着泪花,活脱脱一副白莲花模样。

“我先回去了,我妈和孩子还在酒店等我,下次见。”

李笑笑面目冷清的说着,随即优雅的站起身,不失礼貌的对着齐镜点点头。

她可不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她早被那女人杀了千八百回了。

看着面前的陌生女人转身离去,顾蓝月的眼眸似利刃般投射到她身上,直到被厚重的门给遮住。

“什么事?”

冷冽凛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顾蓝月想起自己的目的,眸光炙热的看向齐镜棱角分明的俊颜,眼中写满了爱慕。

前几年她去国外留学,偶然间遇到个齐镜几次,从那以后,这颗心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她也知道齐镜的心里有人,但却不知道一直都是谁,直到沈晚的出现与班绿荷的针对,巧合的碰撞到一起。

“没事出去,别打扰我工作。”

听着齐镜的声音又冷了几个度,顾蓝月抬头深情的看了他一眼。

他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这样,但没关系,她顾蓝月有的是时间和资本,总有一天会让他爱上自己。

“镜哥哥,今晚是我的生日宴,我爷爷想谈谈我们的婚事。”

看着顾蓝月娇羞的捂着脸,眼中水波缠绕,齐镜平静的眸底掠过一丝危险的暗芒。

看来又被人先斩后奏了,作为当事人的他,是

不是太没有人权了?

“今晚我会去!你走吧!”

齐镜的喉结微动,低沉暗哑的嗓音传出,醇厚的让顾蓝月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如果声音能让人怀孕的话,她愿意!

一阵幽深冰冷的目光落到顾蓝月身上,让她瞬间从痴迷中拔身而出。

“那镜哥哥,我回家去准备,你也不要忙太晚,我在家里等你!”

顾蓝月意有所指的说着,眼中带着小女儿充满爱意的雀跃。

她故意说在家等他,却没有被齐镜反驳,这点足以让她心花怒放了,她要迅速回家告诉爷爷爸妈这件喜事。

随着门哐的一声被关上,齐镜慢慢抬起头,目光幽深的盯着门口,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既然他们这么想谈婚事,那他就给他们一个难以忘记的夜晚。

周末的同一时间,齐镜在加班,沈晚却是一家人窝在家里看肥皂剧。

“妈,这人演技是不是有问题,干打雷不下雨是什么意思?导演让她干哭?”

从柳婉婉把他们送回家来后,沈晚便窝在沙发上嗑着瓜子看着电视,自在的当着吃瓜子群众,还时不时嫌弃的挑个毛病找个茬。

看着靠在身边毒舌的女儿,一向平和的李荔伸手戳了戳她的头,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你看不过去你去演吧。”

莫名其妙被自家妈妈训斥,沈晚得意的摇着头,撅起嘴扮着鬼脸,那弧度都能挂茶壶了。

看着她这副孩子气样子,李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无奈的轻笑一声,拿起旁边放着的遥控器换了台。

沈瀚坐在房间里敲着电脑,小手噼里啪啦的十分熟练,表情严肃的样子像极了齐镜。

“儿子,别玩电脑了!你都玩了快两个小时了,必须休息一下。”

忽然听到沈晚的声音离房间越来越近,沈瀚快速的把笔记本合上,拿起旁边的童话书看着。

沈晚的步子越来越近,看着自家儿子乖乖的在看书,无奈的摇头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揪起他的耳朵。

“看书呢?”

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瀚伸手想把沈晚的手拿开,扭头一脸讨好的看着她,笑的像是开了花,雪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哎哟,妈咪快松手,宝宝疼!”

看着自家儿子用力过猛的卖萌,沈晚松开手拿过他手中的童话书坐到床边,抬眸邪恶的笑着,像是一个干坏事儿的恶魔。

“儿子啊,你还能倒着看书呢,妈妈活了将近三十年,都没能练的这个本事。

看来,为了保证你的能力持续增长,这电脑还真不能放在你房间,妈咪就先拿走了。”

沈晚的手慢悠悠的放到笔记本上,还没抓到就被一双小手给夺了过去。

看着自家儿子眯眼撅嘴,可耻的卖萌,一副讨好样子尽现,沈晚轻轻靠在书桌上,右手拄着下巴看热闹。

“妈咪,我错了,你别收我电脑,我乖乖面壁!”

沈瀚迈着小步子后退两步,打开自己的小柜子,把电脑放进去锁上,把钥匙塞进小兜里,转身老老实实的面壁。

在沈晚看不到的角落里,沈瀚像是捡了便宜一样的偷笑着,笑得像只小狐狸。

自家妈咪有个弱点,只要自己先认输投降,她肯定不舍得责怪自己,这个方法百试不爽。

“行啦,我又没让你面壁,每天玩电脑时间不能超过一个小时,知道吗?不然你就不帅了!”

沈晚起身走到沈瀚身边,扭过他身子严肃的看着他,温声细语的叮嘱着。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像谁,吃定了自己不会罚他,每次都会乖乖认错事后再犯。

咔嚓!

“我回来啦!

阿姨,我好想你!让我抱抱!”

随着门被打开,桂华华欢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随即是一声尖叫和节奏的奔跑声。

桂华华是个开朗热情的女孩子,这也是她们能一直相处这么多年的原因。

看着桂华华像花蝴蝶一样向自己扑过来,脸上展开笑颜。

“阿姨也想你!你干什么去啦?”

白雪公主斗牛记

白雪公主斗牛记第二集

果然是十世智商换一世武力值的人。

“泽哥,你昨天不是去申城了吗?杰哥说你要过两天才回来,我都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面对着少女坦诚直白的诉说,他心里最柔软的一片几乎化开。

她眼睛底下确实有两片淡青色的阴影,像扫在她圆润下眼睑的蝉翼,让她看向他的目光带着热度。

那热度融化着他的心脏,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颤抖的尾音:“为什么?”

“因为,因为……就是想你呀。”

他专注地凝视着她,哑声道:“你再说一次。”

“就是,就是我想了一个晚上,觉得你要是没有喜欢别人就好啦,那样我就努力一下,不和你解除婚约了。”她笑眯眯地说,带着一丝小得意,“没想到天都没亮,我就美梦成真啦!”

简、直、不、要、太、开、心!

盛星泽捏捏她的脸:“觊觎老板这种梦你都敢做。”

林繁更得意了,“要是你同意的话,我就不仅仅是做梦啦!”

“同意什么?”

林繁仰着脸,两只眼睛都被星光盛满,映着他的样子。

“同意我喜欢你呀!”

我喜欢你呀。

何须同意?

你都在我心里横着走了那么多年。

但是你迟到了五年。

五年前,他在盛家大宅里等着她。

璀璨的水晶灯笼罩着他,桌上摆满精致的餐具。

他第一次不畏惧这样的强光。

大哥特别高兴,爷爷和奶奶更是亲自忙着下厨房,为了表示诚意,连佣人都不用,让他们放假。

这是一个家宴,听说她是孤身一个人,他们想让她有回到了家的感觉。

他想了很久,第一次见到她要对她说什么?

是谢谢你吗?

“魏老教练说,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但是队里的人都特别喜欢她。”盛老夫人说得眉开眼笑,“她这么小的年纪,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盛承光笑道:“我会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的。”

可是那天她根本没有来,魏老教练倒是亲自上门了,也带来她的原话。

“哎……你们不要怪她,我第一次见到小凡,她就说过,想要的不是荣誉。”

回忆渐渐淡去,眼前只有这个充满期待看着自己的少女。

他深吸一口气,才问:“喜欢我,跟喜欢苏离有什么区别?”

林繁忽然愣了一下,苏离……他真的很帅啊,笑起来那么温暖,总是照亮她的心。

哪怕她只犹豫一秒,也让他煎熬到不想听到答案。

可是林繁的犹豫都不到一秒,就像她在竞技台上的风格,又快又准,从不拖泥带水。

“有区别啊!”

他紧张地等着她的答案。

林繁认真而直白地说:“要是我一整晚想他想到睡不着,我会觉得很变态!”

“小繁。”他忽然低声叫了她一声。

“啊?”

“你过来一点。”

她赤着脚走向他,他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朝着自己仰起头,他顺势低头一吻。

“我同意了。”

啊啊啊啊啊!

林繁在心里尖叫,我泡到我老板了!

白雪公主斗牛记

白雪公主斗牛记第三集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银狼VS银龙(下)

好在三人的反应够快,及时的退到了十米处,这才没有被那垮塌下来的冰晶压住,而当那漫天的冰晶全部掉落之后,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此时外面正是烈阳高照,金色的太阳挥洒下来,映成着那一片雪白的世界,那强烈的光线让三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直到片刻之后,才慢慢的睁开双眼。

“妈逼,总算见到天日了,还以为要一辈子呆在洞里呢?”睁开双眼之后,陈小龙所说的第一句话就 是这句。

叶星辰笑了笑,没有说话,反而转头看向了司徒婉玲,他的眼中充满了询问的意思,若是司徒婉玲现在要离开,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拦住,还是该放任她离去?

陈小龙也是转过了脑袋,看向了司徒婉玲,对于这个冷冰冰的小妹妹,他可是充满了喜欢,自然舍不得她离去。

“我想我该会魔门了,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做……”看到两人的眼神,司徒婉玲却是淡淡说着,语气虽然依旧那般冷漠,但却透露出一种随和。

叶星辰没有多说什么,朝司徒婉玲点了点头,转身就朝外面走去,虽然不知道司徒婉玲到底要做些什么,但他却明白,现在的她是……朋友……

“喂,小美女,你真的不想和我们一起回去么?”陈小龙却的眼中充满了不舍,但那是一种狼对羊的不舍。

“嗖……”谁料到司徒婉玲猛然一把抽出幽蓝魔剑,直接架在陈小龙的脖子上,顿时就让陈小龙全身一抖,这他妈的太冷了啊。

“你要是再叫我小美女,别怪我i…”冷冰冰的声音自司徒婉玲的口中传出。

“哈哈哈,我错了,还不行么?你身材这么好,发育的也这么快,怎么可能小呢?大大大美女……你真的决定不和我们一起走么?”陈小龙灿灿的笑了笑,这些天来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司徒婉玲明明只有十六岁,却坚决不许别人说她小,当然,似乎有几次叶星辰叫她小婉玲,她却没什么反应……

“哼……”司徒婉玲却是冷哼了一声,也不说话,直接收回了幽蓝魔剑,朝另一边急速奔去,只是片刻的时间,就消失在茫茫的白雪之中。

“哎,这么水灵的一个小妞,怎么就偏偏对你动情呢?”看到司徒婉玲那远去的身影,陈小龙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

可是叶星辰哪里理他,此时身影已经在百米之外。

“操,难道我真的没他帅?小银,你说呢?”陈小龙很是无语的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那头银狼说着,可惜银狼只是无辜的看了看他,根本不知道帅是什么概念?

陈小龙无奈,整个身子跃上了银狼的后背,一拍银狼的脑袋,化为一道银光就朝叶星辰奔去。

当三人赶回龙门的时候,发现整个龙门已经乱成一团,龙一雷,龙三金,等人都不在,只剩下龙二木一人留守总部,当看到叶星辰和陈小龙平安无事的赶回来之后,龙二木那苦兮兮的脸上总算露出了点点笑容,不过在叶星辰两人看来,这笑容却是一阵苦涩。

“老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龙门现在如此清凉?”叶星辰实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要龙门的七大长老亲自出动。

“还能够因为什么事情,你杀了魔门的一名潜元强者不说,还与司徒婉玲一起失踪,魔门长老司徒风发飙,竟然率领他的势力全面的投靠魔门门主,一直都处于分裂的魔门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直接对龙门发动了总攻,现在龙门的各个分部都遭受了魔门强烈的攻击,你大师父他们也不得不亲自出动,镇压魔门的孽障……还有一部分弟子被派去寻找你们两人的下落……”龙二木很是忧心的说着,不过目光却落在了陈小龙身边的银狼身上,然后开口问道:“你们到底经历 了一些什么?”

叶星辰也不废话,直接将自己两人所遇到的情况说了一遍,不过却省略了司徒婉玲和巫族的事情, 毕竟龙一雷等人虽然对自己不错,可是他们毕竟是为国家服务的,而自己的身份却实在有些特殊,要是自己真的触犯了什么,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击杀自己。

龙二木也没有多说,只要叶星辰和陈小龙能够平安回来,已经是最大的惊喜,当下就让叶星辰和陈小龙一起,往静海市奔去,有可靠消息称,魔门的总堂就是在静海市不远的昆山之上。

这一点,叶星辰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因为紫枫进入魔门那么久了,都还不清楚魔门真正的总堂呢,龙门的那些间谍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叶星辰显然不会和龙二木多说,拉着陈小龙和那头酷毙的银狼就朝静海市赶去,当然,要做民航是不可能的,任谁也不会放任着这么一头奇异的狼上飞机吧?在龙门的作用下,两人乘坐了一架军用飞机,第一时间赶到了静海市,而两人一下飞机之后就朝龙门的驻地赶去,可是当叶星辰两人赶到的时候,却发现整个驻地几乎被夷为平地,整个现场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更是有着许多打斗的痕迹,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在场,两人的眼中都是充满了惊讶,按照龙二木的说法,龙一雷可是亲自坐镇这里,怎么可能被人一网打尽?

就在两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十名四十多岁的黑衣男子和两名年轻人出现在周围,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怕是最低的也有潜爆中等境界吧?其中更有三名达到了潜爆高等境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当然,在这十人之中,还有叶星辰和陈小龙所见过的司徒祥磊,此时他正走在最中央,显然是这一群黑衣人的首领。

“哈哈,师尊的 计谋果然高深,先派人毁掉这里的一切,引走龙门的老一辈人,结果果然还有人前来,而且是我们尊敬的龙少爷,这还真是一个大大的礼物呢?”看到来人竟然是魔门重点缉拿的对象叶星辰,司徒祥磊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叶星辰和陈小龙脸上却也同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只因他们看到了司徒祥磊身后的紫枫和王小虎正朝着他们笑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