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人七事粤语

关人七事粤语
  • 主演:江若琳,周柏豪,陈伟霆,郑融,赵硕之,龚慈恩,周秀娜,徐正曦
  • 导演:彭发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2009
夜色中,一蒙面匪徒冲进一家便利店行劫,一名青年和匪徒扭打在一起,一辆警车很快来到了案发现场融融(郑融 饰)离开了她的同性女友,与英俊青年威廉开始交往,而威廉并不知道,他只是融融用来摆脱前任伴侣以便同新女友交往的道具;柏豪(周柏豪 饰)嗜赌令女友阿玲(江若琳 饰)苦闷不已,威廉催逼赌资迫使柏豪以身犯险,同时间,阿玲为男友筹钱却渐渐接近了色狼里奥的圈套;阿桔的女友在里奥的便利店中打工,女友为保住工作不得不日日忍受里奥的下流目光。阿桔之兄阿橙任职督察,使游手好闲的阿桔在家中颇感忽视,为报复里奥,阿桔选择了与朋友打劫便利店于是几个年青人的命运之线,在深夜的便利店中终于交汇一处。

关人七事粤语第一集

接受了协助炼丹的任务后,叶纯阳默默走到了丹炉旁盘膝静坐,按天元子的要求放出神识感应火温,控制炉内的地心灵火,以保证炉内炼制维持正常。

这丹阁中除了他之外还有十余名炼丹师,都是结丹初期的修为。

叶纯阳曾观察过一阵,发现这些人明明相互认识,却从不说话,谁也没有理会对方,只各自埋首做自己该做之事,对他这初来之人也毫不关注,甚至根本就不在意的样子。

这就让叶纯阳有些奇怪了。

一时间这偌大的丹阁中竟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从清晨到傍晚,除了必要的休憩之外,所有炼丹师都不曾多言。

发现这些异常,叶纯阳更觉得此事诡异。

一整日下来,他所负责的事情也不多,就原地打坐静观火温,不时按照丹方所述往炉中投入药材。

由于天元子给他的丹方只是一部分,他一时也无法研究出其中的玄妙,但凭他对天地灵材的了解,从这些熔炼的药材中也可辨认出一些来,发现其中竟都是世所罕见的天地灵药,放在外界绝对是价格不菲之物。

“看来这墨长老似乎在下很大一盘棋啊……”叶纯阳心中喃喃,虽不知道墨长老究竟炼的是什么丹药,但从这些珍稀的药材和种种神秘的手段来看,其目的必然不简单。

这时,身旁一个长袍男子抱着一堆药材走了过来,叶纯阳认得他,此人丹阁中专门负责整理灵材的,看神识波动也是一名资深的炼丹师。走到他身边后用古怪的眼神望了他一眼,却不说什么,丢下药材就走了。

叶纯阳眉头微蹙的看着此人的背影,心中念头闪烁了下,但也没有主动开口,将药材揽过一旁就继续投入丹炉炼制起来。

以他的炼丹术单是负责控火和熔炼这一环节实是绰绰有余,每一步都进行得井然有序,未曾出现任何纰漏。

期间天元子倒是从楼上下来过一次,但只在周围转了转,指点一下众人炼制的细节和步骤,接着又上楼去了,不再有任何动静传来。

叶纯阳对此只是关注了一下,之后便没有再理会,仍然自行其事。

第一天的炼制直到深夜才结束,临近子时的时候丹阁又来了一批炼丹师,是负责接替他们继续炼丹的,天元子对他们吩咐几句后就令他们各司其职,叶纯阳等人也被遣散了回来。

返回住处的路上,叶纯阳一直深思着,经过今日一事,他隐隐觉得自己好似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预感有某些事情将要发生,让他心中没由来的生出几分不安。

到了元婴期后,他的感知力变得更加敏锐,尤其是对危险的气息更有一种潜意识的感应,那墨长老一介女修看似毫无心机,但能修成元婴中期又岂是泛泛之辈,此间必定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看来在进入玄荒山之前还是要多准备一些手段才是,以免发生意外无法自保。”叶纯阳双眉微挑,心中盘算出了一系列的计划。

不过现在墨长老还没有提起进入玄荒山之事,他还要继续隐忍一段时间。

想到此处,他加快了遁速,身形一闪飞快回了自己的别院。

进入房中后,叶纯阳随手丢了个隐匿法术,室内的一切立即被隔绝起来,随后其盘腿静坐,单手一拍腰间乾坤袋,两道流光分别激出来,化为一枚玉符和一张青色光符漂浮在面前。

正是在南郡是在幻家中得到的青龙化妖符和那枚上古魂符。

叶纯阳手腕一抖两道符箓同时激发而起,两道符马上发出一青一黑两色灵光,轰的一声冲入其体内。

一声低沉的龙吟声发出,叶纯阳只觉一股磅礴伟力才体内爆发,身形骤然拔高数尺,一阵阵夺目的青光上下流转不定,身上也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龙鳞,竟一刹那间化身青龙冲天而起。

几乎在同一时间,上古魂符放出浓郁乌光,顿时他的神识如受激荡,竟狂涨了一倍不止,十丈方圆内尽是一片魂力狂潮。

“这青龙化妖符与上古魂符果然是好东西,如今两者之力叠加,我的肉身和神识都远超同阶修士,凭此在玄荒山中探索也足可来去自如了。”

叶纯阳心中满意。

法力一收,青龙化妖符和魂符同时散去,他又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盯着这两道符看了看,他袋口一张将其安稳收了起来。随即又心念一动,叶小宝从背后闪现而出。

叶纯阳随手一抖,一口魔气森森,通体薄如蝉翼的短刀和一柄玉尺飞向小宝,后者当即一张口,四座圣纹鼎立即将这两件法宝包裹起来,鼎中光焰升腾,火温急剧攀升。

“这些东西就交个你了。”

叶纯阳面无表情的一挥手,乾坤袋中再有光影飞出,一颗颗灵光闪烁的晶石再次落向小宝面前,密密麻麻至少上万之数。

正是此前以万年灵草换来的一万枚天元矿晶。

在南郡得到这些材料的时候叶纯阳就有过马上修复魔刀和玉尺的打算,只是这一年来多是在赶路和打探玄荒山的消息,此事就暂且搁置了,如今在苍梧仙宗落足,正好有了进行此事的时间。

如今他身上除了梵金圣莲、卷云旗以及八十一口青天玄火剑,足以和元婴中期对抗的便是这口魔刀和玉尺,在如此暗流涌动之下,自然要准备充分,让自己的实力保持在巅峰状态。

修复魔刀和玉尺的材料他早已收集足够,接下来只要让小宝暗中行事即可。

……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纯阳每日按约定前往丹阁炼丹,夜晚则培炼法宝,同时也在圣纹鼎中寻找合适的丹方,并在玉葫中种植灵草催熟,以求自己的修为能够尽快提升。

除此之外,他数次拿出天元子给出的部分丹方与圣纹鼎中众多古方对比,看看是否能从中找出一些线索,毕竟圣纹古鼎是聚合了许多古修士留下的丹方,说不定能让他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但遗憾的是这部分丹方明显是经过墨长老之手巧妙设计过的,他所得到的只不过是全部丹方的冰山一角,而他又不可能从其他炼丹师口中得到相关讯息,一时也找不出任何头绪。

日复一日,四季更迭,一晃三十年过去了。

对凡人来说三十年的时间就是生命的一半,然而对修仙者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这三十年来叶纯阳每日往返于住处和丹阁之中,除了替墨长老炼丹之外便是暗中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日子一成不变。

说来也奇怪,这三十年间除了当初的炼丹考核之后叶纯阳便再没有见过墨长老,就连天元子也甚是少见,起初后者还会每日现身督导众人炼丹,后来却数日不见人影,到最后则变成了数年才会出现一次,之后又匆匆离去了。

倒是寒无机和谷风上人这两位墨长老的亲传弟子时常在宗内走动,但屡屡见到叶纯阳也只是简单的问候一声,其他的概不多言。

这种种怪异的现象更让叶纯阳有一种风雨欲来的直觉。

而且这整整三十年里,非但那枚奇怪的丹药没有炼成,墨长老也没再提起过玄荒山的事,这让叶纯阳心中大感阴沉。

事实上这些年他不是没有打听过其他进入玄荒山的方法,但无奈的是此山的确只有在海啸引起时才会浮出无极海,至于海啸何时才会出现却又毫无规律可循的。

对此叶纯阳除了隐忍便只能隐忍了。

好在洛倾城当年收回了一道副魂后神魂短时间内不会飞散,这三十年来一直在养灵木中沉睡着,因此他能安心的继续等待。

通过这些年的打探,叶纯阳对这苍梧仙宗也更加了解,此派之中有一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坐镇,余下包括墨长老在内共有六名达到元婴中期,实力之强不负千古第一宗的盛名。

值得一提的是叶纯阳虽然来到苍梧仙宗不久,期间也接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宗门任务,得到一些贡献值进入藏经阁翻阅各种法术典籍,其中许多上古秘术让他深有领会,对神通的运用又打开了一扇新的门户。

而在他化身一名炼丹师在苍梧仙宗低调行事的时候,某一日,宗门一座幽静的金殿中数个气质威严的人影正聚集在这里,彼此间在交谈着什么。

这里是苍梧金顶,是宗门长老会议的地方,代表着苍梧仙宗的威严,寻常弟子不得轻易入内。

但若非某些重要之事,几位长老很少聚集在这里,而且那位早已闭死关感悟化神境界的太上长老也从不现身。可是今日前首的位置上明显多出了一个面容枯瘦的老者。

他一身飘逸的白衫,面容慈祥,鹤骨仙风,明明坐在那里,却无人感应到他的气息,仿佛虽是要飞升而且,给人一股玄奥莫测的神秘之感。

正是这传说中的太上长老,屹立在太元仙朝巅峰的存在。

连这位神秘的大修士都出现了,无形中仿佛预警着某些大风暴即将来临。

关人七事粤语

关人七事粤语第二集

“杨言,真的有人肯借这个钱吗?”

周含韵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有!当然有!那家伙家大业大,不过五百万而已,想来是没有问题的。事不宜迟,我们先把这家伙带过去再说。”

杨言拍了一下陈建峰的脑袋,认认真真的说道。

看到杨言难得严肃的表情,周含韵总算是放心了不少。

“走吧!”

杨言一把拽住陈建峰,将他塞进车后座,然后自己也坐了上去。

然而,等了一会儿,车并没有发动。

他抬起头来,看见坐在副驾驶的周含韵正扭过头来,一双大眼睛正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

什么情况?

难道是让我开车!

这怎么可以!

他顿时一个激灵,但表面上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那个……嗯,其实吧,我这个人开车太猛,一会儿怕吓着你。要不,还是你来开吧?”

周含韵愣了一下,一句话也没有说,连忙换到驾驶室。

杨言在后面,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好险!

还好自己反应够快,差点儿就露馅了。

如果老板知道自己不会开车,那工作肯定就保不住了。

正当杨言暗自庆幸的时候,周含韵冷不丁的说道:

“我们去哪?”

杨言顿时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问道:

“啥?”

“我们去哪?”周含韵满头黑线,没好气的重复了一遍,“你不说地方,我怎么知道去哪?”

“走吧!去东方大世界就好。”

杨言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跌的说道。

“好。”

车厢里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无论是杨言还是周含韵,这会儿都安静的在思索着什么。

周含韵眼睛里转着泪花。

多久了!

自从家里的重担落到她的肩膀上,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安全感了?

父亲自从被陷害以来,她领导的周氏集团无论做什么,都总会被人恶意针对。

天知道自己这段时间过的多么艰难!

偶尔透过反光镜看着同样陷入沉默的杨言,周含韵心里那淡淡的悸动便越发明显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口中竟然如同呢喃一般轻轻的说了一声:

“真好!”

杨言目光落在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一阵臭味袭来。

“妈的,你敢放屁!”

杨言看着陈建峰,按着陈建峰的头就是“啪”的一下。

随即,他又大声的嚷嚷着:

“那个,媳妇,快打开车窗,这蠢货放了个屁,好臭好臭!”

周含韵也闻到气味了,急忙打开车窗。

只见杨言把头伸出窗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那叫一个夸张。

“不是我啊,我没放屁。”

陈建峰委屈的争辩道。

“哟呵!好你个老王八蛋!你特么还敢不承认?”

杨言抬手又啪啪啪给了陈建峰几下,嘴里还一阵骂骂咧咧:

“我让你不承认,我让你不承认!你的意思不是你放的,难道是我漂亮媳妇放的?你特么该死,真该死!”

“好了别打了。东方大世界到了!你要找的人在哪?要不要先打个电话?”

周含韵实在看不下去了,正好又到了目的地,赶紧说道。

“走吧!媳妇,人在里面呢?再说了,我也没电话!嘿嘿!”杨言赶紧陪着笑脸。

一边说着,他像提着一只小鸡一样,提着陈建峰就朝着东方大世界的正门走去。

“喂!你不会打算就这样进去吧?这可是东海最大的商场。你这样进去,不知道的会以为你是要来抢劫的。”

周含韵看见杨言提着张剑锋就要进去,赶紧提醒道。

“啥?一看你老公我就是正派人士好不好?就我这张脸,就算拿把枪进去人家也只会当我是警察。走吧!走吧!没事!”

杨言说完,也不给周含韵继续说话的机会,提着陈建峰径直就走了进去。

“天!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周含韵实在拿杨言没有办法,不由得一阵气苦,只好一边碎碎念,一边快步跟了上去。

这样的奇葩组合进入商城,立即就成了焦点。

虽然没有引发骚乱,但是大家都忍不住盯着看。

尤其是还有周含韵这么个大美女的存在,甚至有人在猜测是不是在拍电影。

一些人甚至拿出了手机,开始记录这反差极大的一幕。

杨言提着陈建峰来到前台,直接问道:

“美女!请问下郝建的办公室在哪?”

前台的美女看着杨言提着个人,那人还让人打得跟猪头一样,顿时一慌。

第一反应,眼前这个人是来找麻烦的。

“啊!啊!保安!保安!”

前台美女愣了两秒钟,突然叫起来。

“你别叫啊,我不是坏人,我真不是坏人!你别叫啊!”

杨言顿时懵了。

这都特么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真的像打劫的?

经过这美女前台一叫,这下这对奇怪的三人组合就更加吸睛了。

一边那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越发笃定,这就是在拍戏。

商场的保安反应速度够快。

只是短短不到半分钟的功夫,一群孔武有力的保安便已经气势汹汹冲了过来。

可惜,领头的保安队长正要问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富有磁性的声音激动的响了起来:

“言哥?是你吗?言哥!是你吗?”

杨言转过头一看,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也跟着喊了起来:

“我草!好贱人,总算是找到你了!”

一边说着,他一下把陈建峰丢到地上,高兴的朝来人走了上去:

“好久不见了,听说你现在混的不错,我来找你有点事!”

“瞧你说的,言哥,好久不见了,这几年您都去什么地方了?让我一顿好找啊!”

被杨言称为好贱人的郝建一下冲过来,死死的抱着杨言。

这下子,先前就猜测是拍戏的那些围观群众忍不住一阵窃窃私语。

大家都在痛骂编剧,这样的剧本真是太假了。

只有很少的人满是狐疑,因为他们是认识郝建的,他可是这里的大老板。

当然也有人猜测,或许这部戏压根儿就是人家拿来玩票的,顺便宣传宣传自己的商场。

关人七事粤语

关人七事粤语第三集

第2887章 他挺细心的

大厅外头,一辆白色玛莎拉蒂四平八稳地停了下来。

盛亦朗没有着急下车,夜宁也没有行动,两人系着安全带,都在十分默契地等待着妙思。

过了没三分钟,一辆豪车稳稳地停在玛莎拉蒂旁。

妙思转眸看向他们,明明已经到了,干嘛不下车啊?

她带着疑惑下了车,来到了他的车旁,透过车窗望着他,“干嘛呢?等人啊?”

夜宁了想说,等你!

但是他没有,他面带笑意,和亦朗一起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

“走吧?”盛亦朗觉得这丫头特傻,等人?还能等谁啊?

夜宁从车里拿出了行李箱。

司机也帮妙思将行李箱拎下来。

盛亦朗说,“我来帮你拎吧。”

司机原本还打算送她的,但是既然盛少开了口,他似乎也就不好拒绝,将箱子交到了盛少的手里。

夜宁打量着这个女孩儿,穿着黑色长袖t恤,浅蓝色哈伦牛仔裤,戴着彩色的糖果耳环,配着一顶鸭舌帽,特别好看,也很有范儿。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毕竟是盛亦朗惦记着的女孩儿。

说不定真是未来的盛太太呢。

长得挺俏,眼光不错。

“干嘛盯着我看啊?”穆妙思将目光落在夜宁身上,总感觉有点怪怪的,她抚了抚自己脸颊,脸上有脏东西吗?

“好看呗。”夜宁笑了笑。

盛亦朗转眸看了他一眼,“走。”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穆妙思的箱子在盛亦朗手中,她转眸看向司机,“你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拜拜。”

“穆小姐,再见。”司机看了看她,唇角轻扬,然后转身回到了车里。

把她交给盛少爷,他肯定一百个放心。

盛亦朗走在前面,夜宁陪着她走在后面,两人隔得也不远。

夜宁边走边转眸看向她,“你居然会拎箱子住这儿,我很惊讶。”

“我也很惊讶,你会住这边?”穆妙思说,“听说你在附近买了别墅啊。”

夜宁笑了笑。

盛亦朗虽然走在前面,但也听到了他们的话。

三个人朝着大厅走去。

里面有些选手已经去宿舍了,也有一些已经办理好入住的人在聊着天,聊着这个世界的不公平。

云心也在,就刚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已经结识了好几个小姐妹。

穆妙思走进大厅的那一刹那,云心见到了她,她赶紧闭了闭嘴,周围耳朵关于她作弊的话题还在继续。

“穆妙思过来了,你们都别说了。”她小声地提醒,目光落在了盛亦朗身上。

没有人敢惹他,他的身份特殊。

穆妙思始终面带笑意,毕竟大家要相处一个月。

她和夜宁一起办理了入住,然后盛亦朗拎着箱子送他们去住宿楼。

“你居然住我隔壁?”穆妙思有点震惊。

夜宁知道,这是亦朗安排的。

而且,这是独立的房间,也就是说,他们都没有室友。

夜宁冲她笑了笑,似乎早就知道的。

进房间一看,穆妙思惊讶了,“天呐!这布置也太温馨了吧?比我想象中可好多了。”

“这品味怎么样?”亦朗问。

“挺好,很合我意。”

盛亦朗说道,“这是我帮你布置的。”

“什么?”

迎着她的视线,他肯定地说,“我帮你布置的。”

“……”穆妙思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

他的这张俊颜,仿佛无论看多少次,都看不腻。

他的这行为让他顿时又帅了几分!

“不用谢我,我是雷锋,应该的。”

“噗!”穆妙思换了个话题,“我忘了给你那个……带冲锋衣,因为我不知道你会来。”

他放下箱子,“现在收拾吗?”

“你现在走吗?”她问。

“我走不走,跟你收不收拾,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啦!我是女孩子!里面内衣内裤啊,卫生巾啊,被你看到挺不好吧?”穆妙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脸红。

“你……”盛亦朗摇摇头,语气轻松,“我从来没有拿你当女生,我们是好哥们,不是么?”

“你不拿我当女生,我就不是女生了?”她将箱子拎开了些,在粉嫩嫩的床上坐下来,“你挺闲的嘛,俱乐部的事情不去管,马上就要比赛了,倒跑来帮我布置这个。”

“晚上去啊,夜宁想去打一盘游戏,等你们排列完,带他去。”他说着,观察着她的表情。

她兴奋地瞅着他,“他没有开车过来耶。”

“对啊,坐我车过来的。”

“所以……”妙思问道,“所以你要送他回来?”

“必须的啊。”

“那我可以去吗?!”穆妙思腾地从床上坐起来,两眼放光地望着他,“我可以吗?到时候你送我们一起回来?”她期待地望着他,真不希望他拒绝。

然而!人家盛大少爷就是这么想的啊!

但是——

他托腮想了想,表示为难地看着她,“这个……好像又不太好,有门禁的,晚上教练要清点人数的。”

“为什么他能走,我却不能?” 妙思真的超级想去啊,而且她有点郁闷了。

看到小丫头这么郁闷,盛亦朗觉得挺开心的。

“你居然在笑!”妙思不高兴地瞅着他,“到底是不是哥们?是不是朋友啊?”

“是是是,带你去。”

“真的啊?!”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令她觉得特别幸福,“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必须一言为定!”

“好。”

“东西不收拾了,我打算去大厅跟大家相互认识一下。”

“嗯。”

然后他俩来到门口的时候,夜宁也从隔壁房间出来了。

然后大家一起下去。

关于穆妙思作弊的事情,已经在圈子里传开了,大家面对这种行为,都是特别痛恨的,但又十分无奈,所以只能过过嘴瘾。但是看到她身影的时候,所有人又不约而同地闭了嘴。

最主要是畏惧盛亦朗,虽然不认识他,但大部份人还是知道他身份的。

那边有一堆人呢。

从穿着打扮来看,都是跳街舞的。

也应该是刚报到。

他们仨朝他们走去。

“你们好,我叫夜宁。”夜宁朝大家挥挥手,里面有几个人还是认识的,“很高兴和大家有一个月的相处学习机会,请多多关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