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的罪人

无罪的罪人
  • 主演:哈里森·福特,布莱恩·丹内利,劳尔·胡里亚,邦妮·比蒂丽娅,保罗·温菲尔德,格列塔·斯卡奇,约翰·斯宾塞,乔·格里法西
  • 导演:艾伦·J·帕库拉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0
拉斯迪(哈里森·福特 Harrison Ford 饰)在检察院里打拼多年,最终成为了首席检察官。某日,助理检察官卡洛琳(格列塔·斯卡奇 Greta Scacchi 饰)出现在了拉斯迪的身边,主动对他投怀送抱。原来,卡洛琳觊觎拉斯迪的首席检察官之位已久,她希望帮助拉斯迪坐上监察处处长的职位,自己则可以渔翁得利。   哪知道拉斯迪并非野心勃勃之人,对向权力顶峰攀爬并无兴趣,得知了计划落空,卡洛琳果断的离开了拉斯迪。然而某一日,拉斯迪忽然得到了卡洛琳被杀害的消息,令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凶案现场的种种证据,都在控诉拉斯迪就是罪魁祸首。拉斯迪知道自己落入了某人一手策划的陷阱之中,而愿意为他辩护的,只有他自己。

无罪的罪人第一集

“顾柒柒这个贱人,居然勾搭了楚大哥之后,又试图勾搭爵爷!她以为她是谁,天底下的好男人都要围着她转?!”

白罂粟一心倾慕着楚君墨,看到这一幕更是格外地扎心。

气急败坏地,想要扔东西发泄一下,却发现刚才已经扔光了。

只好揪住顾雪雪的手,猛掐一下来发泄。

顾雪雪痛地闷哼一声,不敢反抗这个小公主,但自己心里也是很不爽的——顾柒柒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宫爵亲自颁奖?

不,她不相信宫爵是为了顾柒柒而来。

这一定是巧合!

一定是帝国军医大学,为了提高这次学院赛的逼格,由校长出面亲自邀请,才请得动宫爵这样的大人物。

宫爵是三军统帅,而帝国军医大学归部队管辖,宫爵来颁奖,虽然是破天荒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细细一想也合乎情理!

对,一定是这样,这件事一定和顾柒柒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样想,她心里舒服了许多。

然而。

下一秒。

校长大人看到气氛这么热烈,觉得今天真是中了彩票一样,有宫爵撑着场面,简直蓬荜生辉!

他忍不住嘴贱地继续宣布:“接下来有请宫爵首长为二等奖颁奖……”

话音还未落。

宫爵突然向顾柒柒靠近一步。

男人冷冽而魅惑的脸颊,都快贴上顾柒柒那精致而白皙的小脸了,接着,伸出修长的手指,把顾柒柒的耳麦摘了下来。

他对着麦克风,冷冷道:“老子只给冠军颁奖!”

老、子、只、给、冠、军、颁、奖。

这八个字,如雷贯耳,如海深啸。

震得台下众人,一阵错愕之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来回应。

霸气!

嚣张!

不愧是他们心目中的三军统帅。

他绝对配得上最好的。

就算是颁奖,也一定要给最优秀的学生颁,没毛病!

同样八个字,却把顾雪雪那残存的一点侥幸心理,给炸的粉碎。

宫爵简直是用行动,直接表明——老子就是为了顾柒柒而来的,就是为了给她颁奖才走这么一遭的。

顾雪雪想骗自己说,宫爵不在意顾柒柒,不宠顾柒柒,也骗不下去了。

她牙关紧咬,心道,看来是时候,要妈咪加快筹备,公布顾柒柒四年前那一桩丑事了!

顾柒柒你个贱人,你现在和宫爵恩爱秀的越多,到时候你死得越惨!

宫爵得知你的身子已经被别的男人玩过,知道你还卖了卵给别人生孩子,一定会厌弃你的!

对你,弃若敝履!

顾雪雪正阴森森地想着。

猛地,身边又是一串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炸响:

“哇哇哇,首长大人威武!英明!犀利!”

“首长大人居然给我们争取到这么牛逼的机会!”

“药学院这次爽了,居然可以走出帝国,扬名世界了!”

顾雪雪刚才走神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问身边的同学:“什么牛逼机会?”

那同学满眼的羡慕,遮都遮不住:“就是爵爷刚才当众宣布的事情呀。世界医学大赛,不是今年要在帝都召开了吗?各国名医将集聚一堂,切磋医术。原本这种高大上的世界级大赛,我们学生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刚才爵爷居然说,他来的匆忙,没有给冠军带什么祝贺的礼物,那就把参加这次世界殿堂级盛会的一个机会,赠予给冠军顾柒柒团队吧!”

无罪的罪人

无罪的罪人第二集

第993章:两个腹黑男

“再说了,他也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的。”

“你……”云尘月想打人。

纳兰辛辛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用余光偷偷的瞄着云尘月。

云尘月到底没打下去,只是恨恨的道,“我算明白,师傅的恨铁不成钢,是几个意思了。”

“嘿嘿。”纳兰辛辛笑着道,“大师兄,我就知道,你和师傅一样,都是最疼我的。”

“你这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你还好意思笑。”

或许是因为师傅总写信给他,每次都在信里面和他吹嘘,收了的小师妹,多好多可爱,以至于……

或许是因为白老爷子总写信给他,每次都在信里面和他吹嘘,收了一个小徒弟,多好多可爱,以至于他还没见到人的时候,就天天想着见了,还时不时的写信去询问,偷偷的给小师妹准备了很多东西。

如今见到了,确实如师傅说的那般,软萌软萌的。

但就是,看到他对纳兰君若的那个态度,他觉着生气。

“大师兄,你不要生气啦。”纳兰辛辛拿出杀手锏,一个劲的对着云尘月卖萌,“师傅说,你小时候就不爱笑,你长这么好看,应该多笑笑的。”

“你可真是……”云尘月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大师兄没生气,就是看不过你对你皇叔那模样。你也别卖乖讨巧了,你先随我去把你身上的那些衣物换了,你是女孩子,穿着男人的衣裳,像什么样子?”

“嗯那,好哒。”

皇叔的衣服确实有点儿长,她穿着都快成拖把了。

纳兰辛辛跟着云尘月,去换了衣服,才回了纳兰君若那里。

她本以为她去追大师兄,皇叔会因此不高兴的,但是,她没想到,皇叔并没有不高兴,看到她回来,还对着她很是温柔的微笑。

“皇叔。”看到这样的纳兰君若,她松了口气,朝着纳兰君若就跑了过去。

“辛儿。”纳兰君若接住了纳兰辛辛,心里虽是翻江倒海的想发火,但面上却什么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他不能对辛儿发火,错的人是辛儿的那个该死的大师兄,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辛儿回来,绝对不能对辛儿发火。

但是,辛儿身上的这身衣裳,看着真是碍眼。

好特么的想全部剥了去!

偏偏纳兰辛辛不知道,她瞧着纳兰君若一直盯着她身上的衣裳看,她还以为纳兰君若是喜欢,还从纳兰君若的怀里站了起来,穿着衣裳在他的面前,转了两圈,笑意盎然的询问道,“皇叔,好看吗?”

“好看。”纳兰君若微笑着道,好看到,他恨不得将这件衣裳给扒了,丢火炉子里去!

“皇叔,这是大师兄送我的,他给我准备了很多漂亮的衣裳。”

纳兰辛辛的本意是想告诉纳兰君若,云尘月对她很好,所以,就不要和云尘月生气了。

但是,纳兰君若却误会了纳兰辛辛的意思。

听到纳兰辛辛说云尘月给她送了很多漂亮衣裳,还看到纳兰辛辛这么高兴,他面上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摸了摸纳兰辛辛的头发,可心里,却是恨不得买下一座城的衣裳送给纳兰辛辛,将云尘月压死掉去!

辛儿是他的,谁也不准抢!

这样的念头就是这样顺理成章的冒出来的。

纳兰君若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有多恐怖。

他一再的压制自己的感情,但是,有些感情,是压制不住的。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顿时又陷入了深刻的自责中,就觉得自己不是个人,竟然对纳兰辛辛有那样的感情,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准辛儿被云尘月给吸引过去!

纳兰辛辛才不知道纳兰君若的内心已经经历了多少挣扎呢,因为她看到的纳兰君若,脸上始终都没有什么变化,一直都是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看着她啊。

“辛儿,皇叔刚刚让司风在外面买了一座宅子。我们一直住在你师兄这里,定会打扰到他的,我们下午就搬出去吧?”纳兰君若摸着纳兰辛辛柔软的头发说道。

虽然,他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就搬出去!

纳兰辛辛眨了眨眼睛,“皇叔,你没必要浪费银子的,我们住在这里,师兄应该不会介意吧?”

听到这话,纳兰君若的摸着纳兰辛辛头发的手都顿了一下,云尘月不介意,他介意!

他将纳兰辛辛搂进了怀里,才让自己的脸阴沉了下去。

“可是,辛儿,皇叔不想打扰你师兄太久。”

纳兰辛辛想了想,男人应该都要面子的,皇叔一直住在师兄家,确实不太好。

“嗯,那好吧。”纳兰辛辛笑着抱住了纳兰君若,“我们下午就搬出去。”

搬走之前,自然是要先和云尘月打声招呼的,纳兰君若不但带着纳兰辛辛去了,还去的很是正式。

怎么个正式法呢?

就是,他带着纳兰辛辛去告辞的时候,还让司风准备了十箱黄金,让人抬到了云尘月的府上,作为这些天,云尘月收留他们的谢礼,那真是一点儿都不欠云尘月的,还华丽丽的炫了一把富。

云尘月瞧着纳兰君若带来的谢礼,一时间,皮笑肉不笑。

两个男人就这么站着,就这么瞧着对方。

纳兰辛辛没想那么多,毕竟谁知道两个男人在做什么呢?

在她看来,一个是她的皇叔,一个是她的师兄,都是对她极好的人,皇叔为了感谢师兄,给师兄送谢礼,也没什么不对的。

“大师兄,这是皇叔给你的谢礼,是为了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的。”

纳兰辛辛见俩人都不说话,她只能做这中间的传声筒了,明明无论是皇叔还是大师兄,在她面前说的话都还是挺多的,这么一撞到一起,就两个人只是瞧着对方要笑不笑,还一言不发了呢。

“小师妹,你是我的师妹。你住在我府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给谢礼,未免太见外了。”

“不敢。辛儿和你非亲非故的,到了朱雀国都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个大师兄,该分清楚的还是要分清楚的,若不说清楚,外面的人指不定怎么误会辛儿。”

无罪的罪人

无罪的罪人第三集

“你别闹。”陆若晴正色道:“今天这件事不简单,不论如何,咱们不是应该先把事情查清楚,揪出幕后黑手吗?自个儿先闹了起来,倒是便宜别人。”

她一口一个咱们,一口一个自个儿,倒是让萧少铉的怒火平息了不少。

陆若晴又道:“再者说,姜伦毕竟是姜丞相的孙子,他下水救人也没有错,你要是难为他实在没有道理,还会惹到姜丞相。”

萧少铉冷冷道:“姜伦那是活该!”

“好了,不要中了小人的奸计。”

“哼!”

“你就不担心我吗?闹大了,我在这中间该多尴尬、多难堪啊。”

萧少铉沉默了。

他心里当然明白,陆若晴说的话有道理。

这件事不揭破,只是姜伦救了江临月,流言蜚语都是他们二人的。

若揭破,陆若晴可夹杂在里面说不清楚了。

“少铉。”陆若晴说话声音不大,但是对他,却有一种温柔的力量,“让他们都先回去,其他的事,等问清楚了情况再说。”

萧少铉本来不想答应的。

可是她哪一声“少铉”,却像是有魔力,让他的神色瞬间软和下来。

“少铉……”陆若晴又轻轻唤了一声。

“行了,行了,都依你。”萧少铉对她无可奈何,百炼成钢,却架不住那一抹绕指柔啊。

“你最好了。”陆若晴笑了笑。

“哼!回头补偿我。”

“去你的!”陆若晴啐了他一口,走到前面,对众人说道:“湖水寒冷,姜公子和江姐姐都落水着了凉,赶紧送到家泡个热水澡,缓和一下。”

年楹忙道:“是啊,是啊,先回家安顿好再说。”

年熙则是心情复杂没有说话。

众人一通忙碌折腾。

姜伦和江临月都被裹上了披风,各有仆人,分别被送下了画舫。

从头到尾,姜伦都没有看陆若晴一眼,更没有说一句话,仿佛她是不存在的。

陆若晴自然也不会对他单独说话。

江临月出了事,年熙和年楹自然也不能再看花灯,都准备一起离开。

临走前,年楹说道:“若晴,我先回去照看江姐姐,她要是伤心难过也好劝解一下。至于其他的后续处理,明天再说。”

陆若晴却道:“明天我就要进宫做御前女官,怕是见不着面。”

年楹愣住,“啊!我忘了还有这一茬儿。”

“没关系,你们先商议着处置。”陆若晴微微一笑,看向哥哥,“若有需要我的,就告诉我哥哥,再找九皇子殿下送个信儿吧。”

陆慕白点头,“好,你就放心吧。”

年楹看了看旁边的萧少铉,脸色尴尬,“那行,回头再说。”

年熙这是什么都没有说。

兄妹二人告辞而去,一起下了船。

陆慕白开口道:“我去看看姜伦,问问他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他看得出来,萧少铉对姜伦救人很有猜疑忌讳,要不是妹妹拦着,指不定早把姜伦再次扔河里去了。

因此怕事情惹出风波,所以还是决定去姜家走一趟,落实了才心安。

陆若晴也道:“那行,你先去问询一下。”

陆慕白对妹妹点点头,“我先走了。”

反正有萧少铉在,有暗卫在,妹妹肯定是平安无事的,他就不在此处碍眼了。

众人都走了,画舫上面显得空荡荡的。

陆若晴松了一口气,“还好,今天没有闹出人命来。”

萧少铉将她拉入怀里,霸道问她,“我的补偿呢?你可不能赖账!现在大家都走了,正好补偿我,你可是答应了我的。”

“什么补偿?”陆若晴哭笑不得。

她何曾说过要补偿的话?分明是他一厢情愿不讲理,自作决定。

“亲我。”

“…………”

“不然我就去把姜伦给宰了。”

“你浑不浑啊。”陆若晴伸手捶他,却被他紧紧抓住。

萧少铉看着她,然后一根一根将她的手指打开,缓缓含进了嘴里亲吻,弄得她手都软了。

“放手,别胡闹。”

“闭上眼睛。”

“…………”陆若晴瞪大眼睛,却敌不过他倾身压下一点点逼近,只能闭上了。

“真乖,真听话。”萧少铉将披风垫在她的身下,轻轻压着她,朝那嫣红一点的樱唇吻去,深情又缠绵,时间仿佛都一瞬间停止了。

“别……”片刻后,陆若晴忽然开口拒绝。

萧少铉却不管,从她的唇转移到了脸颊、耳珠、脖颈,深深的用力,一点点烙印下自己的专属印记,完全不讲道理。

“唔,你弄疼我了。”陆若晴气得捶他,却被他握住双手动弹不得。

萧少铉的力气奇大无比,单手控制了她,还能腾出另外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游曵,仿佛一条灵巧鱼儿游来游去。

陆若晴被他弄得浑身酥软,气急娇羞道:“住手!住手!”

萧少铉还真的住手了。

他低低喘息,嗓音带出一抹强忍的压抑,“若晴,嫁给我吧?早点嫁给我,我们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不像现在,我还得苦苦压抑身体的欲望。”

陆若晴的脸红得像鸽子血一般。

他的欲望,是那么的突兀,她此时此刻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

萧少铉紧紧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嗅着她身上清雅芬芳的香气,一点点让身下的欲望缓缓褪去。

他清楚的知道,前世的事,带给了陆若晴多大的心理阴影。

所以,他断不能霸王硬上弓。

他要娶她为妻,要属于彼此洞房花烛夜,然后亲密交融在一起。

萧少铉强行压抑着欲望,喘息道:“若晴,你是我的。”

陆若晴红着脸,望着他,只觉得羞愤交加说不出话。

----她有点恨自己不争气。

怎么就一点点、一步步的,被萧少铉轻薄至此,仍凭他这般霸道不讲理的压上了身?就算前世的事不是他的错,那现在……,也是违背里礼数啊。

陆若晴觉得自己怕是疯魔了。

她抬眸,映入眼帘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

萧少铉的眼睛细而长,眼角微微上挑,薄唇,挺鼻,眉宇间带着一抹浓烈的杀气。却在看着她的时候,仿佛寒冰剥茧,在眼底荡漾出一圈儿别样温柔。

也许,她就是被这种冰火交织吸引了吧。

他对别人冷漠如冰,对她热情似火,叫她永远都无法忽视他。

萧少铉的声音带着魅惑,“若晴,跟我一起去漠北。”

陆若晴猛地推开他,起身离开。

她胡乱的过上披风,盖住已经微乱的头发,走到画舫头迎着冷风凉快,……头脑太热,她急于要冷静一下,让理智赶紧回归。

萧少铉追了上去,认真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陆若晴摇摇头,“不行!我不能离开娘和哥哥,我和桓王的仇恨还没有了解,我是御前女官不能出宫,我……”

“这些都不是理由!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你扫平一切障碍。”

“我不……,不能答应你。”

“不能?”萧少铉迅速抓到了她的语病,上前抱住了她,用披风将她兜在了一起,然后在她耳边低语,“所以,并不是你不愿意了。”

陆若晴觉得脑子里乱乱的。

她摇头,“我不知道,你别逼问我了。”

“哈哈!你的心里已经了答案!”萧少铉高兴起来。

他将她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目光铺天盖地洒下不容她躲闪,然后低头,在她白皙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我说了,你是……,我的。”

陆若晴先是怔了怔,继而恼道:“你疯了?被人看见怎么办?”

萧少铉才不介意,“看就看呗。”

“我要下船!我要去看年楹他们,不想和你说话了。”

“别急,我跟你一起去。”

一个生气,一个追,两人带着暗卫下了画舫。

陆若晴到了岸上仍旧生气。

萧少铉真是越来越疯,刚才在画舫里面胡闹也罢了,在船头居然也敢亲她,要是被其他画舫上的人看见,岂不要羞死了。

一路上,她快步往前走不想说话。

----忽然脚步顿住。

在她面前,桓王身穿一袭皇子身份华服,腰束玉带,既有天生的矜贵之气,又不缺魏晋名士的风流韵味儿。

但是,脸色却冷得恍若千年寒冰。

陆若晴怔怔的,“桓王殿下。”

桓王清俊雍容的眉宇之间,是勃然跳动的怒气,仿佛会随时吞没眼前周遭的一切。

他毫无征兆猛地抬手,一耳光扇去,“下贱!”

陆若晴吓得当即往后退。

萧少铉却比她动作更快,电光火石之间,已经上前一步抓住了桓王的手,稳稳不动。

他轻笑道:“六皇兄这是怎么了?大喜的日子脸色这般难看,还要动手。”

桓王气得鬓角青筋直跳。

他方才就在另外一艘画舫上,既听到了陆若晴和萧少铉等人笑语晏晏,也看到了江临月落水,姜伦不顾一切跳下去救人。

以及众人走后,陆若晴和萧少铉在画舫里久久不出。

本来他的心,就在他们的迟迟不出中煎熬,结果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出来,就看到萧少铉捧着陆若晴的脸,吻下去的那一幕。

倘若说,在玉粹宫是萧少铉强迫了她。

那么这次,陆若晴根本就看不出任何不情愿,有得只是小儿女的软语娇嗔。

----她把心给了萧少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