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
  • 主演:卓在勋,金媛熙,申贤俊
  • 导演:郑勇基
  • 地区:韩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6
全罗道名声显赫的黑帮家族白虎派因为嫁进了一位检查官媳妇真京(金元姬饰),从此与黑帮组织告别,以组织最高人物洪德子(金秀美饰)的手艺为基础,黑帮家族白虎派开始了“妈妈手泡菜事业”,重新开辟了家族的荣誉。   而表面的平静却无法掩盖潜在的危机,曾经因为嫉妒黑帮家族的长子张尹载(申贤俊饰),陷害未果只能入狱的检查官明必(孔炯轸饰)正在监狱里策划报仇。在儿童节这一天,明必以特使身份被释放,他与白虎派的死对头斧头帮的头目联合了起来打算摆平白虎派,使得白虎派家门再次陷入了危机。   明必的报复让蒸蒸日上的泡菜事业面临倒闭,洪会长一夜间一无所有。但家门精神支柱已故张会长的精神让家族成员们团结起来开始克服种种危机   处在危机的家门,将展开华丽的复活。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第一集

第729章 你要不要藏起来

“雪,我们走吧。”蓝凌泽朝着外面走去。

宫漠雪紧随其后,心里想着也不知道玛雅丽怎么样了。

“我们住的地方就在总统府的隔壁。”蓝凌泽补了一句。

宫漠雪这才放心,皇普优已经传回来消息,玛雅丽去了总统府做客,这样的安排最是方便。

“不错。”宫漠雪赞赏着,跟着上了车子。

凌洛看着大家都钻进车子,顿时急了:“我说你们一个个的都走了,我怎么办,这人不生地不熟的鬼地方,把我丢在这里,你们还是人吗?”

凌洛一个眼疾手快,直接钻进了灵子的那辆车子。

灵子看一眼她:“怎么,你不想走了?”

“我还就不想走了,你们都离开了,凭什么把我丢在这里,我要跟你们一起。”凌洛死死的抓住车窗,大有一副死也不下车的架势。

灵子看一眼她,给宫漠雪打电话请示怎么办。

宫漠雪只说随她去吧,灵子这才让司机将车子开了。

“我都说了吧,姐姐怎么会不管我呢,她可不像你们对我这么狠心。”凌洛抱怨道。

灵子没有理他,看一眼手机上慕小白发过来的微信,正是她和父亲去度假拍的照片。

“顾栾你要不要看下?”灵子问。

顾栾刚要伸过头来,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正是慕小白发过来的照片,跟灵子的一模一样。

“我现在和老爸在海边度假呢,大忙人谢谢你救了我老爸,等以后有机会了我请你吃大餐。”慕小白的文字后面还配了一只大螃蟹。

顾栾无奈一笑,回了一个字:好。

顾栾很为慕小白高兴,这种父慈女孝的画面,看着真好。

随即,顾栾眸底一抹黯然划过。

不过随即就被顾栾隐藏起来,这辈子他都不需要家人,只要有宫漠雪这个恩人就足够了。

前面车辆里,蓝凌泽将后车厢的车座放倒就变成了一张舒适的床,这是他特意为宫漠雪准备的。

吃的,喝的,应有尽有,全都是孕妇专用的。

蓝凌泽照顾着宫漠雪吃了些东西,然后休息。

这段时间蓝凌泽也累得不行,他躺在宫漠雪的身边,没一会就睡着了。

宫漠雪看着身旁那张熟悉帅气的俊彦,心底满是暖气。

这个男人为了自己改变了太多,太多,付出了太多,这辈子能有他自己很满足。

宫漠雪握着蓝凌泽的手躺在旁边,原本想要休息,可是不知为何,随着车子越来越靠近目的地,宫漠雪突然心跳加速,竟隐隐有些心疼。

宫漠雪脸色微微蹙紧,连她自己地偶不知道怎么回事。

难道是快要生产,所以身体出现了异常。

不过这种心疼的感觉,也只是一瞬间,然后就消失了。

宫漠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来等到了地方一定要让野帮自己好好检查。

毕竟生孩子,九死一生,任何的异常都要提前预防。

***********

这边,房间里的玛雅丽许久才恢复了平静,躺在皇普优的怀里到现在都觉得像是在做梦。

“优,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我父亲有没有为难你?”玛雅丽担心的问。

“从你识趣联系的那一刻我就开始怀疑,然后就去你家找你,结果被暗杀,好在我善于伪装才躲过一劫。

然后又通过关系,进了你家的后厨当个颠勺的,结果连着做了好几天你最喜欢吃的饭菜,都没有听到反馈。

后来我才知道,你根本就不在家,然后我又通过鬼门的信息网查到你在这里,就混进来了。”皇普优剪短解释道。

听得玛雅丽眼眶都酸了,伸手摸向皇普优的脸颊:“优,你受苦了,对不起吗,都是我连累你了。”

“不许这么说,你是我的女人,如果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我就不配当个男人。

更何况都过去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找到你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将我们分开。”皇普优的声音透着坚定和果决。

玛雅丽听得心酸,手紧紧抱住皇普优:“如果你因为我出事,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傻丫头,你男人可以很厉害的,我不会有事的。”皇普优安慰道。

“那我们现在就离开吧,你现在就带我走,我再也不想在这里了。”玛雅丽说着,就要起来。

皇普优却将她一把紧紧的抱在怀里:“我会带你离开的,不过不是现在,如果我们现在逃走,一辈子都会被你父亲和博家的人追杀,所以我要光明正大的带你离开,我要堂堂正正的娶你过门,让你当皇普太太。”

玛雅丽感动至极,眼泪无声落下:“嗯,这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我非你不嫁,可是我父亲不会轻易同意的,而且他还给我介绍了大殿下。”

皇普优的脸色顿时难看铁黑:“大殿下,就是每天追着你的那个博染?”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只是应付一下,我不喜欢他的,他跟你比差得远呢,我的心里只有你。”玛雅丽赶紧解释。

皇普优低头吻住玛雅丽的薄唇,堵住了她的嘴。

“你的心,我从来都知道。”

“所以你已经有计划了吗,不管计划是什么,我都不许你受伤。”玛雅丽坚定道。

“放心吧,来这里的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一会你就知道了。”皇普优安慰着。

玛雅丽没听明白,不过两个人还是赶紧起来,毕竟皇普优不能待在这里太久。

敲门声响起,玛雅丽顿时一脸紧张:“谁?”

皇普优还在自己的房间,绝对不能让人看到。

“你要不要藏起来?”玛雅丽压低声音询问。

“不用。”皇普优一脸的自信。

“小姐你好,我是来送餐的。”一道女声传来。

“让她进来吧。”皇普优开口。

玛雅丽赶紧照做,门外是一名身穿女侍者衣服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

女侍者将房门关上,然后转身看向玛雅丽。

“看不出来吗,总统府的饭菜也不怎么样啊,你可是这里的座上宾,居然还瘦了这么多。”

玛雅丽听到这声音,猛然震惊:“你,你是雪?”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第二集

玄机子知道叶纯阳的稳重,即放心道:“无论如何如今你也算平安归来,如此愚兄也能安心了,不过如今我派已同各派联合,无天门知道此事后随时都有可能采取行动,太上长老罚你面壁三月实则是让你静心养神,以待日后能为宗门出力,这段时间你且好好休息,若有事情只需向弟子们传唤便是。”

“联合各派?这是怎么回事?”叶纯阳惊讶道。

数日前回来之后一直在洞府闭关,有关宗门之事他并不清楚,若非感知到千盈遇到麻烦,说不定此时还在洞府中修行。

“哦,此事倒是忘了与你说了。”玄机子拍了拍额头,恍然道:“近年来无天门莫名出现了许多高手,而且吞并了诸多门派,实力已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因此两位太上长老才提议将剩余各派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无天门。”

“原来如此。”叶纯阳沉吟一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如今双方势同水火,大战随时可能爆发,各峰弟子都已在加勤修炼,天玑峰上只有你我二人修为高阶,大战一起便要担起护佑弟子的重则,你也趁此时机好好闭关静修,其他之事无需多想。”玄机子拍了拍叶纯阳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话罢,他长叹一声不再多言,负手乘云而去。

叶纯阳深蹙眉头,心中念头飞转。

“想不到天奇门与无天门已到到了如此剑拔弩张的地步,看来这场宗门之战任何人都无法独善其身。当年入门之时幸得太上长老与玄机师兄庇护,我叶纯阳非知恩不报之人,此战怕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避免了。”

叶纯阳喃喃自语的说道。

若是以往,这些势力间的争斗他并不会放在心上,但当年若非易姓老者和玄机子挺身护佑,恐怕自己早已落入无天门手中,这份情总该报答的。

这一路上回来他也收集了不少有关无天门的情报,那些突然冒出来的高阶修士多半就是当年无天门暗中培养的暗影组织,这些魔道修士个个凶残诡异,若与他们正面交锋需有足够的实力,否则此场大战中生死难料,如此一来,提升修为尤为重要了。

叶纯阳望着山上云海,深吸一口气后盘膝静坐。

往后三个月,他需在此闭关静思,不可下山半步。名义上是对他的处罚,但这后山静地无人打扰,实是修炼的绝佳之机。

不过就在他凝思之际,身后一物突然吸引了目光,不禁侧首看了看,面露沉吟之色。

“十余年前我曾在这藏经碑中领悟了归一道经,得到诸多天奇门失传的神通法门,只是当年急于进入灵天界,有许多隐秘之处尚未悟透,如今既已归来,不如趁此机会再次领悟一番。”

身后之物正是天玑峰的藏经碑。

想来是这些年弟子增多,人人奋进的缘故,相比十多年前的荒凉,此碑竟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四周留有打坐参悟的痕迹,比起当年叶纯阳初入山门之时焕然一新。

望着此碑,叶纯阳目中精光闪烁,领悟了归一道经之后,这些年他也得到许多益处,能够如此快速进阶法力中期也与此篇功法大有关系,可谓获益匪浅。

但通过这些年的修炼,叶纯阳也发现此篇功法虽然包含了天奇门许多失传的神通法门,但隐隐间似还欠缺什么,当年因灵天界开启在即无暇深究,如今正好能静心体悟一番。

想到此处,他走到藏经碑盘膝静坐,双手掐诀贴在眉心,元神出窍向此碑探去。

天玑峰的藏经碑暗藏玄机,旁人无法参透,有过经验的叶纯阳对此却轻车熟路,元神轻而易举就遁入碑中空间,来到星空古阵之内。

此座古阵纹路复杂,饶是以叶纯阳的阵术修为也无法破解,置身其中仿佛遨游星辰,无边无际,介于实体与幻象之间。有了上一次险些被禁法攻击的前车之鉴,叶纯阳此次也更小心谨慎,好在他早已非当年的修为,元神也随着进阶法力中期后更增强许多,感知力也更为敏锐,此刻游走在星光点点之中就可察觉到其中暗藏的危机。

虽说此处空间阵法如同包含宇宙星际,但叶纯阳知道这一切均是假象,若被其迷惑就有可能被困其中永世无法脱身。

“遮天诀。”

“五行遁。”

“红莲业火诀。”

“大真隐魂神通。”

“……”

“这里的每一道星光均代表一门神通,若我学全,即使短期内无法进阶下一层境界,法力期内也可所向无敌了。”

叶纯阳催运炼神诀,元神之目透出锐利之色,对周围的星辰看得更加透彻起来,一个又一个的神通法门出现在眼前,当年这些法门尚模糊不清,此刻却无比清晰,这都是在灵天界历练归来后所得的好处。

一边领悟神通法门的同时,叶纯阳则分出一道心神回归本体,元神与肉身一内一外,将这藏经碑的功法神通彻底领悟。

……

暴风雨总随着安静而来。

当天奇门处于一片宁静之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一座山门,情景却又大有不同。

此处山门颇显阴暗,常年乌云聚而不散,时有惊雷闪电垂落而下,远远一看,仿佛一头匍匐在天地间的荒古凶兽,随时要择人而噬。

这里是无天门的总舵所在,名为“天山”。

山上某处深邃的大殿,四下寂静无人,时有阴风吹过,带来阵阵寒意。穿过大殿则见一间密室,其内空荡,只点着一盏油灯。这油灯多有诡异,灯芯做绿色,火光暗沉至极,而灯油则猩红粘稠,散着令人作呕的腥气,似人血。

油灯前坐着一个男子,幽暗的灯光将他身影拉得很长,这男子一身蓝衣,气息悠长而内敛,面孔如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无形中透出一股凌厉之感,不怒而威。

此人静坐着,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的绿色灯火中发出一声轻响,密室内没有因为火光升腾而带来温度,反而骤然寒冷起来,卷起阵阵刺骨的阴风。不多时,火光竟变化成一个微小的人影,面容模糊不清,口中却发出令人心悸的尖啸。

“道友醒了吗?寄居在此灯之后恢复如何?”看见油灯里闪烁的虚影,蓝袍男子眉梢挑了挑,面无表情的道了一声。

“嘿嘿!无川子这盏聚魂灯颇具神妙,本人元神寄居其中不过数年已经恢复了六成左右,道友有心了。”油灯中的虚影发出一阵阴测测的笑声。

蓝袍男子轻笑一声,从桌上取起一杆金铜色的细针,将灯芯微微挑起,使灯火更亮一些,道:“区区小事,道友不必挂怀,而且在下还需通过道友与无极宫联系,自然要助道友维持元神的。”

随着灯火旺盛,小人虚弱的气息似增强几分,容貌也依稀清楚了些,竟与灵天界中那位神秘绿袍人有八九分相似。他低笑一声,道:“道友放心,本人一早答应过会助你征服天崇山南北两界,让你无天门成为此地王者,定不会食言。可惜在灵天界时本人的肉身被天奇门那小子毁去了,否则又怎会困在这聚魂灯内整整十年?”

“道友说的可是那名叫叶小宝的法力修士?”蓝袍男子目光微微闪烁,似笑非笑的问道。

“正是此人!”

提起那个名字,绿袍人顿时激动起来,发出的声音犹如凄厉鬼啸,充满怨毒与仇恨。

蓝袍男子看了他一眼,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道:“据说此人似乎修炼了一门炼体禁术,所以在天池空间之时所有人都被封印法力,他却可以此为优势横推众人,不知是真是假?”

“正是如此!”绿袍人阴沉道:“若非那小子修炼了那门禁术,纵然修成元神,凭他区区法力期的修为又如何是本人之敌,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咦,不对,你怎知那门炼体诀是禁术?你……”

“呵呵!没什么,在下只是在道友沉睡的时候在这聚魂灯里略施手段,通过灯芯获取了一些阁下的记忆罢了,因此对贵派那门可肉身成圣,并且延长寿命的炼体法门很感兴趣,特向道友请教一二。”蓝袍男子神色从容的笑道。

“什么?你竟然获取了我的记忆!无川子,你这是在找死!”

绿袍人这一惊非同小可,看待蓝袍男子的目光顿时惊怒起来。可是他话音未落,突然“啊”的一声,口中发出凄厉的哀嚎,身上不断冒出墨绿色的火苗,元神瞬间虚弱了不少。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绿袍人大生恐惧。

“哦,此事若是不提在下倒险些忘了告诉你了,聚魂灯不仅有聚敛元神的功效,同时会具有困神炼魄的咒法,大约每隔数日就会发作。怎么,在下为道友招魂的时候未曾与你提起过吗?”蓝袍男子面露诡笑的说道。

绿袍人脸色大变,在灯火异变之下,不禁连连尖叫起来,然而不过数秒声音便已低弱,气息竟比刚苏醒时锐减近半。

蓝袍男子淡淡看着痛苦哀嚎的绿袍人,面上不起波澜,道:“说来在下倒是想不到这些年贵派让我无天门暗中剿灭各个门派为的仅是封锁与这篇炼体禁术有关的线索,嘿嘿……真是可惜得很,若非在下获取了道友记忆,恐怕还一直蒙在鼓里的,想来道友尝过困神炼魄的滋味,现在总该将此事如数告知了吧?”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

家族荣誉3:家门的复活第三集

听风轩,名字取的很好听,院子建造的,也是很别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幽香,仿佛女子的味道。

侍女送到这里,说了几句话后,便是转身离开了。

二人走进院子,竟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仿佛这听风轩,自成一方天地,与外界完全给隔绝了开来一样。

“陆潇本事不小!”

扫了眼院子中的格局,林彩儿便是如是的说道。

以阵法为底,辅助奇门遁甲之术,将整个院子都是囊括进来,这虽然只是个小手段,却也能够看的出,陆潇的本事大小。

林彩儿旋即又问道:“我们真的要在陆家住上一晚?”

风北玄点了点头,道:“或许,不仅仅只是住一晚而已。”

林彩儿美眸中,好似掠过一抹危险的光芒来,说道:“你可别让我知道,你是看上了陆潇的容貌,不然,不然……”

不然怎么样,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她突然想到,就算风北玄看上了陆潇,这似乎,也不该她管吧?

“哪能呢!”

风北玄连忙说道:“林子文还在我这里,至少要等到林家老祖归来,将林子文还给林家,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该好好的,修炼一次了。”

从小世界来到大世界,虽没有多久,却也不算太短的时间了。

在大世界中,没有可怕的封印在,他们的修炼,就因此而变得异常顺利起来,不然,他和林彩儿,也不会那么快的,就达到真府境。

林彩儿明白风北玄的意思,她想了想,说道:“虽然不担心陆家会做什么,只是这陆家,总是给人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你确定,还在陆家住上几天?”

风北玄笑了笑,道:“彩儿,你还没有忘记陆潇的帝后命相,以及,大世界中,流传着的近古传说吧?”

林彩儿的神色,便是凝重了起来,美眸紧紧盯着风北玄,大有要将他里里外外,看一个通透的样子来。

风北玄被看的发毛,连忙问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林彩儿道:“近古传说,帝后命相,引出天子命相,如果你是天子相,我现在,应该可以看的出来,但看来看去,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风北玄不由失笑,道:“很多命相,都是隐而不现,就算我现在有了天子命相,你也是看不出来的,这需要足够的时机,方才让命相显现出来。”

“关于近古传说的这件事情,你其实也不用担心什么,你难道忘记了,在小世界中,我的封号?”

小世界中,他成立风云殿,灭九玄真府在内的五大顶尖势力,借势在人族,乃至在整个小世界中,声望达到顶点,从而,成就人族主宰,封号人皇!

皇,即帝,便是天子!

如此一来,林彩儿的担心,大可不必!

近古传说中,帝后命相,引出天子命相,那么,倘若风北玄并非天子命相,今天的事情,就必然会给风北玄带去极大的麻烦。

这个麻烦,并非是人为,而是来自天道。

风北玄是人皇,无论他未来在大世界中,是否能够混出个名堂来,他都有人皇的封号,换言之,天子命相,他早就具备,自然就不需要担心什么。

林彩儿哦了一声,旋即闷闷的道:“听起来,似乎你和那陆潇,是天生一对。”

“额?”

风北玄怔了一下,旋即大笑起来。

“喂,喂,你笑什么?”

“哈哈!”

风北玄的笑声越来越大,简直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样子。

林彩儿伸手一动,凌厉剑芒,暴涌而出。

“哈哈,彩儿!”

风北玄连忙避开剑芒,旋即笑道:“彩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的笑吗?”

“你可知道,从我认识你至今,也已经好几年的时间了吧?可是,从未在你的神色之中,看到过这样的表情,方才你那个样子,像什么,怎么说呢?”

风北玄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你刚才的那个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子,受到了某些委屈,却又无处伸冤,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

“这样的林彩儿,还是头一次见到,彩儿,我也实在没想到,你还能这样的表现!”

“你还笑!”

风北玄笑声不停:“彩儿,难得见你那样的一面啊!”

“笑,那你就继续的笑个够,看你能笑多久!”

院子之中,陡然无尽凌厉涌动而现,旋即铺天盖地,一阵阵的凌厉,让这空间中的一切,都在瞬间中化成了虚无。

风北玄连忙止住了笑声,闪电般的掠进一个房间中。

“彩儿,我要闭关修炼了,你别来打扰我,哈哈!”

“可恶的风北玄!”

林彩儿恼怒的跺了跺脚,不知不觉,自己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份笑意。

她知道,风北玄那是刻意的,为的是让她开心,想用一种轻松的方式,让她忘却掉过去。

这种方式,虽然很老套,也未必能够奏效,可心里,很甜蜜!

不久后,林彩儿也进入到了一个房间中。

这院子里,突然金芒破空而起,化成结界,将整个院子,都是给笼罩了进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便是三天之久。

听风轩很安静,里面的俩个人,都在深层次的修炼之中,自是不会有太多的动静传荡出来,何况,还有九天战神枪所设下的结界。

但是从第四天开始,院子之中,虽然依旧很安静,可是院子外的空间,却仿佛如煮沸的开水般滚荡起来。

这种变化,最初之时,还没有引起陆家众高手的警觉,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滚荡,越发的浓烈起来,逐渐的,整个陆家的上空,空间都在剧烈的波动着。

能够让人感受到,以这院子为中心,整个陆家所在的空间,乃至整个西柳城所在的空间中,大量的天地灵气,蜂拥而来,汇聚到那座院子中。

前后不过数分钟而已,这座听风轩的上空,已然是汇聚起了,极其浓郁的天地灵气。

“这二人,是在冲击观神之境,但,即便是冲击观神之境,为何会闹出如此之大的动静来?”

陆成风和陆潇,及陆家众多高手,都是赶到了这里。

感受着听风轩上空,汇聚而至的天地灵气之浓郁程度,每一个人的神色,都是因此而有所变化!因为,这动静实在是有些大,大到让人诧异!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