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的逆袭

金刚的逆袭
  • 主演:宝田明,罗兹·利森,滨美枝,琳达·米勒,天本英世
  • 导演:本多猪四郎
  • 地区:美国,日本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67
60年代的日本人似乎对这个大黑猩猩情有独钟,在玩遍了各种哥斯拉的故事之后,依然将金刚的神奇遭遇不停地向人们展示、炫耀。光看他的故事就能让人吓一跳:科学家制造出了一个机械金刚,用来在北极挖掘神秘的X元素,与此同时邪恶的博士绑架了真正的金刚,令其干同样的活,因此,机械金刚与原形之间的连番恶斗就在所难免了。

金刚的逆袭第一集

第六百零三章 乔小小:我有病,精神病…

第二天清晨,七点半左右,乔小小醒了。

一醒来,她就觉得脑袋好疼,感觉脑壳是要裂开了一样。

突然,她的表情,僵硬住。

渐渐的,僵硬的表情,变得恐怖起来。

这一刻,她的脑子里,多出了许多的信息。

“疼!”

乔小小捂着脑袋,在床上痛吼。

“人格分裂?”

许久之后,乔小小恢复了平静,呆在自己床上。

她的表情,可以说很吊硬。

傻了。

“我居然是人格分裂?夜舞?”

刚刚头痛之后,她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与她不相关的记忆。

昨晚去见厉谨的事情,如电影片段一样,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久久之后,乔小小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下来。

觉得这事情,太过玄幻了。

人格分裂,第二人格,这么玄乎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可是记忆却是那般的真实,提醒着她,这是一个事实。

洗漱时,乔小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自言自语着,“夜,夜舞?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乔小小的身子,忍不住的,打了一股冷颤。

这感觉很慎人。

自己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人,另一个有着自己思想的人。

她对夜舞的记忆,对夜舞做过的事情,也是断断续续的。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上一次,自己会去找乔妈妈,跟她说自己要跟小叔离婚。

那一次,不是自己,而是夜舞。

可是自己却也有着模糊的记忆,所以,她以为是自己稀里糊涂之下去跟乔妈妈说的。

其实不是她。

为什么会分裂出夜舞这个人格?

乔小小此刻,满脑子的疑惑。

洗漱过后,乔小小下了楼,吴妈见她下楼来,说,“夫人,醒酒汤我做好,就放在桌子上,你多少喝一点,头就不好那么疼了。”

“我喝酒了?”

对吴妈的话,乔小小很是懵逼,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喝的。

“夫人,这是二少爷起来时,让我给你准备的,她说你昨天晚上喝傻了。”

“哦,好吧。”

乔小小坐在了餐桌上,拿起放在早餐旁的醒酒汤喝了下去。

怪不得她有宿醉头疼感。

原来是这具身体,昨天晚上喝酒了。

这酒显然不是她喝的,她没有这一份记忆,想来应该是夜舞喊的。

这时的乔小小,又觉得后背一冷,感觉很吓人。

这种感觉,就跟鬼上身一样。

吃过早餐,乔小小问一旁收拾东西的吴妈问道,“吴妈,昨天晚上我回来之后,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乔小小对夜舞的记忆,也是断断续续的,有些东西记得清楚,有些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生怕昨天晚上夜舞用她这具身体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吴妈回答说,“没有,夫人你昨天回来后,没说几句话,就上楼去睡觉了。”

乔小小终于松了一口气。

吃过早餐,乔小小上楼,就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面。

她打开电脑,通过网上搜索,在查询关于人格分裂的资料。

网上查到的资料,大多数是影视作品,或者书籍作品,亦或是一些带有传奇色彩的新闻报道。

这些都不是干货。

查了一圈,乔小小发现,只能去问一下相关的专业医生。

对待这件事,乔小小从一开始的懵逼和惊悚,到现在的冷静下来。

她对这件事的态度,很简单。

这是一个病,既然是病,就要得治!

乔小小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联系人,找到了苏子洋学长。

这一段时间,她和学长,还是会有联系的。

学长是医生世家出身,本身更是医学天才,他肯定会认识这方面的专家。

乔小小:[学长,你认不认识关于精神科这方面的专家?]

微信里,乔小小开门见山的问。

过了几分钟后,远在西部联盟第一大国留学的苏子洋回了信息。

苏子洋:[小小,精神科的专家,我倒是认识几个。]

苏子洋:[小小,你是怎么样了?是精神这方面有什么问题吗?]

苏子洋担心的文字打出。

乔小小:[学长,我没事,就是我一朋友,她这方面出了问题,我就想着问问你,看能不能介绍这方面的朋友。]

乔小小没有跟苏子洋直说是自己。

毕竟这件事,有些太突然,她还没想好要不要跟别人说。

苏子洋:[小小,关于精神科这方面,还有许多细分,你能不能你这位朋友的症状是什么?这样我好给你介绍更具体的医生专家。]

乔小小:[学长,我那朋友,她是精神分裂,嗯就是那种,电视上经常有演的人格分裂,一个人的身体里,有两个人格。]

苏子洋那边沉默了一分钟左右,然后他回复。

苏子洋:[嗯,小小,我大概清楚了。待会我跟你一位医生的联系方式,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到时你在跟他细谈。]

乔小小:[学长,谢谢你,等你回国,想吃什么,我请!]

苏子洋:[嗯,等我回来,让你请我吃饭吃到破产。]

又沉默了些许。

苏子洋忍不住问。

苏子洋:[小小,我看到前几天的新闻了,你过的还好吗?]

乔小小:[学长,我过得很好,我小叔对我也很好,你不用担心。]

乔小小知道苏子洋说的新闻,是几天前,新闻杂志公布她和小叔关系的新闻。

苏子洋没回消息了。

过来几分钟,苏子洋在微信上,给了乔小小专家的联系方式。

乔小小先是加了他的微信。

微信加上,对方便主动给她发来消息:[厉夫人是吧?我现在有点忙,晚点再谈。]

乔小小:[嗯,好的。]

乔小小倒也不急。

中午的时候,楚木然给她打电话,约她出去参加一个小聚会。

因为明天要开学了。

是的,乔小小的假期,要结束了。

她乔小小,要去苦逼的上课了。

这是一个同班同学的聚会,大家有一个假期没见,开学前一天,聚在一起,吃一个饭,活洛活洛同学之间的感情。

楚木然来别墅接的乔小小,开着她那辆红色跑车。

聚会的地点,是京都有名的一个餐厅。

乔小小班上的同学,多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所以定的地点也很高级。

车里。

楚木然一边开着车,一边抱怨着,“呜呜,小小,真特么倒霉,说开心就开心,真是猝不及防爱。”

“小小,咱们不是昨天才放假的吗?怎么今天就开学了?好奇怪啊,我的时间都被谁给偷走了。”楚木然在疯狂的吐槽。

对于学生来说,放假,仿佛永远都是昨天的事情。

看着楚木然吐槽的模样,乔小小笑着打趣,“木然,你这个假期,已经过得很爽了…你还要怎么样?”

说到爽字时,乔小小故意拦常声音,一切尽在不言中。

楚木然看着乔小小,她当然知道她是在调侃自己。

不过,楚木然脸皮也是极厚,她说,“爽是挺爽的,但是,那混蛋总爱老管我。小小,我跟你说一个恐怖的事情。”

乔小小来了兴趣,瞳孔放大,好奇的问,“什么恐怖的事?”

楚木然的脸色,染上了一抹烦恼,她说,“昨天事后,你知道张洋跟我说什么?他说要当我男朋友,还说要去我家提亲,跟我订婚,或者是结婚…”

说到这,楚木然越发的愁了,“张洋那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当初说好的只是单纯的床友关系…他现在是闹那样?”

“还有,更可恶的是,也是昨天,张洋的老妈找到我,约我去喝茶,你知道她跟说什么吗?”

“那个老女人冷着脸说:“离我家小洋远一点,你配不上他。”

真是让人头痛。”

乔小小脑补出那经典豪门恩怨的画面,好奇的问,“木然,你怎么回答的?”

楚木然道,“当时我就对那老女人说了一句:滚!

我说,你的宝贝儿子只是我的炮…友,天下男人那么多,老娘不差他那一个…”

乔小小,“……”

金刚的逆袭

金刚的逆袭第二集

其实,这事儿也不能怪杨过的老爸、老妈。谁让杨过说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呢?

只不过,为了这事儿,夏瑶是真给杨过气到了……人家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子,脸皮那么薄,你这么一吹出去,还怎么让人去见人嘛还?

江南市。

机场。

杨过被勒令回家了,原因无他,只是需要把这事儿给定下来。其他的事情,当然都有父母在张罗了。而现在,杨过则紧张得不行了,他特意去买了两瓶好酒,准备上门“赔罪”去了。

杨过这还没到夏瑶家的时候,搁老远,门卫就认出他来了。等杨过近前后,他们还特意竖起了大拇指,脸上那抹诡异的微笑,看得杨过的心里都发慌得很。

杨过进去后。

一个门卫嘀咕道:“夏家这姑爷,当真是有勇气啊!”

另一个门卫唏嘘道:“是了,从来没见过这么有勇气的人,他刚才是提着两瓶酒吧?啧啧……提着两瓶酒,就敢在今儿这个特殊的日子来夏家了?这小伙子,可真厉害啊!”

“叮咚……”

“叮咚……”

在进门之前,杨过那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理,心说:反正这事都是定下来的了,难不成你们一家子还能把我给吃了不成?

说怕,那倒还真是没有。这种心理,说到底只是一种见家长时的忐忑。虽说上一次,他还和夏瑶他爸称兄道弟来着的,但这一次的意义不同啊!

“咔……”

门开了。

开门的是夏凉,看见杨过后先是一愣,然后错愕道:“你怎么在今儿过来了?”

杨过疑惑道:“怎么?是夏知非跟我说今儿来的啊!”

夏凉微微捂着脑门道:“既然来了,别怪姐姐我没提醒你……等会儿啊,你可小心一点儿,别给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杨过还在意外:怎么着就能把我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难不成夏家加上老爷子三个人要组合起来群殴我?那也不能够啊!就自己现在这水准,不吹牛逼,夏家除了夏知非,还没人能干的过自己呢!

然后,杨过就看见了两个小孩子,一男一女大概七八岁的样子,正站在夏凉身后看着自己。

女孩扎着两根麻花辫,嘴里还吃着薯片;而男孩子呢?则身穿一副小西装,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男孩道:“他就是我家表姑爷了?”

女孩道:“长得很帅,比夏知非要帅多了。”

男孩“砰”的一下,就敲在了女孩脑门上道:“你懂个屁?我表哥那叫爷们,纯爷们。”

女孩委屈地嘟着嘴,嘀咕道:“就讨厌你们这些纯爷们,没事总喜欢打我脑袋,会打笨的。”

……

杨过错愕地看着两个小家伙在门道上嘀嘀咕咕,嬉闹个不停。

夏凉没好气道:“来都来了,进来吧!”

进门后,杨过就想跑了。

当他看见那一客厅十几双眼睛都盯着自己的时候,那一刹那的静寂,那一刹那审视的目光,搁一般人估摸着腿都软了。

杨过看见夏知非坐在茶几边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而夏瑶,竟然也到家了,此刻正被两个女人拉着坐在沙发上,脸色绯红一片。

关键是,那两个女人看起来气质迥异,反正就是一副“生人勿近,我很高冷”的样子。哪怕是陈淑涵,和这俩女人在一起,在气场上也压不住她们啊!

还没看见夏老爷子,倒是夏昆仑和一中年男子正在阳台那边拿着毛笔,挥毫着什么。看见杨过走进来,纷纷回头看来。

这一次,夏昆仑的目光就不一样了,看向杨过的目光先是有一股子的怨念,看得杨过都有点心虚了。他心道:不就是把你的闺女祸祸了么?那总得祸祸啊!早一点迟一点,有嘛区别嘛?

然后,杨过做了一个特傻逼的举动,让他每每回忆起来,都感觉和当时的场景格格不入。

“嗨……”

杨过举起手,向所有脸色严肃的众人报以灿烂的笑容。

“咳咳……”

夏昆仑对面的中年男子差点儿一口给呛着。

然后,他就对夏昆仑说道:“姐夫,你这女婿……不太寻常啊!”

这男人之所以这么说话,是因为他见多了这样的场面。

一个正常的干部,经年累积下来的气场,那给外人是有很大的压力的。不信?不信你随便到哪个地方的市政府,随便找个主任级的办公室进去瞅瞅……那还只能算是小儿科。像杨过今儿碰见的这场面,一般人也真遇不到。

搁古代,官就有官气,将有将风,帝皇王霸之气都能震惊寰宇了……咳,这个牛逼有点大。但诸如在朝堂上,天子朝臣往那儿一杵,你“嗨”一个我试试?

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吧:在场的,除了小辈儿,就没有一个是比夏昆仑职位还低的。

见大家都没什么反应,杨过依旧微笑道:“杨过见过各位叔姨们。瑶瑶,你不过来给我介绍介绍么?”

“哦哦……”

夏瑶同样很紧张,听杨过这么一说,也有了一个台阶下,正好可以脱离那个沙发。

“咦,这小伙子有点儿意思啊。”

刚拉着夏瑶一只胳膊的女人轻轻地说道。

“呵,没点儿本事的人能提出《希望工程》这样的计划。啧啧……”

夏昆仑也不准备让人为难杨过了,于是开口道:“过儿,你见见我家亲戚,回头过来给我看一下。我这有一副字,怎么写怎么不得劲。”

夏瑶面朝杨过,吐了吐舌头。然后道:“这是我大姨,现在就职北江省省委副书记。这是我小姑,盐东市市长。这是我小姑夫,目前在金陵军区,是少将军衔……”

杨过听的那叫一个眼皮直跳,这都是什么人啊这是?夏瑶,你家还能更牛逼一点么?你家还有啥没当官的亲戚么?

亏得杨过在这个世界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否则,就能给活脱脱的吓成个鹌鹑……

杨过微微吸了口气道:“大姨好,小姑好,小姑夫好……”

夏瑶:“这是我小姑的宝宝,叫西门南北。这是我大姨的宝宝,叫夏清儿……”

夏瑶先是指了指刚刚的那个小男孩,又指了指小女孩。

这是杨过前世今生第一次遇见一个名字是复姓的人。

对普通人而言,如果发现一个人的名字是复姓的,第一想法就是:卧槽,这个人家里以前一定是很牛逼,连名字都是复姓的。这要搁多少多少年前,一定是个豪门贵族吧?

西门南北瞅着杨过道:“就是你要娶我姐?听说你打架能打得过夏知非?”

小男孩很强势,但是杨过能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么?

于是,杨过笑眯眯道:“连你都知道了?其实,他们都没和你说实话。来,耳朵凑过来……”

西门南北一听有秘密可以听,当然就把耳朵凑了过来。

然后,就见杨过用一个大家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其实,我能打他两个。”

“噗……”

夏瑶的小姑夫终于忍不住喷了。

夏知非目瞪口呆,然后怒不可遏道:“杨过,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你能打我几个?”

杨过笑眯眯道:“打你两个,还不跟玩儿似的?”

“尼玛!来,单挑……你打我两个?你吹啥呢吹?”

“咳咳……”

夏知非没好发作,他小姑就低喝了一声道:“坐回去,整天就知道打架,没规没矩的,别跟你小姑爷似的……”

夏瑶她小姑爷很无语:这就很过分了,我躺着也中枪么?

而此刻,杨过脸上那笑眯眯的样子,真的很欠打。

而西门南北竟当真了。按照夏知非那暴脾气,话都到这份上了,要是打得过的,他早就干起来了。

小孩子就是这么天真。

于是,西门南北道:“哼,打夏知非两个了不起啊?等我长大了,我能打他三个……”

杨过摸了摸西门南北的脑袋道:“好,有志气,你肯定能打他三个的。”

“别摸我头。我堂堂男子汉的头不是别人随便摸的,你要摸就摸小清儿……”

小清儿歪着脑袋还在嚼着薯片。听到这话,顿时就把薯片给丢掉了,然后“咯噔咯噔”的就爬上了楼梯。

“不给你们摸,你们这群坏蛋……”

金刚的逆袭

金刚的逆袭第三集

裴七七知道,这都是老侃的面子。

不过想起老侃她才想起,以后去B市,她就不是老侃的徒弟了。

心中有些茫然,她其实是有些习惯和老侃混在一起了,老侃粗矿的外表给她一种安全感,甚至是一些糙话也觉得别有滋味,让她忘了B市的另一个世界。

而现在,她又要走回那个世界……心中茫然。

裴七七有些魂不守舍地走出去,在门口就碰到了老侃。

老侃倚在墙壁抽烟,看着裴七七出来,笑了一下:“怎么样?被套牢了?”

他看得透透的,总编昨天那眼神儿就不对劲儿,像是看金矿一样看这丫头,回去时他倒是搜了一下,倒是搜着了B市的大人物……唐煜。

想不到,他的小徒弟竟然也和这样的男人有一段过去!

总编的目的太明显了,而这丫头怎么斗得过千年狐狸,估计这会儿已经被总编得逞了吧!

裴七七睨了老侃一眼,不出声。

老侃笑笑,将烟熄掉:“意料之中。”

裴七七心中伤感,“你就这么希望我走啊?”

“怎么,舍不得师傅?”老侃揉她的头发,“唉,怎么感觉你就像是要断奶的孩子,让人看了真不忍心。”

裴七七的心里吐了一口血……老侃真的是口味重来着。

老侃则像是摸小宠物一样地摸着裴七七的头发。

裴七七的头都快缩起来了,模模糊糊地说,“我是舍不得师傅的私活。”

想想一个人回B市,没有私活的话,日子要比之前紧巴很多的。

老侃仍是笑眯眯:“放心吧,师傅丢不了你,B市师傅认识的人也不少。”

裴七七一脸的惊讶,“师傅你会不会累死?”

老侃瞪着她!

裴七七学着总编大人的模样,笑眯眯的,“师傅你有干劲,有才华。”

老侃摸摸鼻子:“裴七七,怎么觉得你的皮痒了?”

裴七七还是笑眯眯地跑走了,老侃看着她的背影,笑笑,“这死孩子。”

他抽了支烟,幽幽地望着远处。

很多人的心理,都藏着一道不为人知的伤痕。

小丫头是,他也是。

裴七七签了合同以后,总编就宣布了这一次和他一起去B市的人员。

同事议论纷纷,头一个就是艾美,她家就在H市,所以她是不愿意去B市的。

“为什么要去那儿啊!在H市嘉人杂志已经是翘楚了。”艾美整理着桌面上的箱子,“如果不是说只去一年,我宁可辞职也不去。”

另一个不去的同事则有些羡慕:“傻瓜,现在好多明星都在B市买房定居了,你还以为现在h市还是风向标啊?一手流量小花资源就是现在大家抢夺的对象,还指望着人家飞到H市来?”还以为个个是裴欢那只花瓶?

艾美其实也是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她还是不爽。

裴七七在一旁默默地将东西收拾好,最后她拿起她的相机。

这架相机是老侃送的,他用过的二手,不过特别好用,以前他买的时候价格也不便宜。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