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罗

芒罗
  • 主演:HowardMorris,SethDeitch
  • 导演:吉恩·戴奇
  • 地区:美国,捷克斯洛伐克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61

芒罗第一集

皇天会所——

这里是南城最高档的会所,以楼层区分阶级。能拿到上层贵宾卡的客户不止需要财力,更需要其家族在权势、政势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认证!

今天这里的顶层,已经被沈家少爷包场,用来招待‘南天会’成员的!

这个南天会,其实是南城一群富家子弟组成的小团体,类似于‘长安五俊’这类的存在。

因为他们都是属于有钱又有颜的公子哥,所以自诩为南城的天之骄子。

这其中的成员包括了唐景天、沈少谦,却并没有跟他们关系很好的陆雴霄,只因为某人实在是太嫌弃这个中二的名字!

不过,今天他还是被唐景天带来了!

“陆少,也许并不是那个小姑娘的作用,而是你本来就可以接受女人了!今天沈少准备了一群美女,全都是上等货色,我特意带你来[测pingyin试]一下!”

两人坐电梯上了顶层,就能看到装修得金碧辉煌的会所内,一群端着香槟的兔女郎走来走去。能在这顶层做兔女郎的,不止要求脸蛋和身材,还得是名牌大学的在读学生,才配得上让这些英俊的富家子弟玩玩!

陆雴霄高大的身影一进去,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人刀削斧凿的脸庞俊美如铸,气质冷峻,神色严谨,宛如君临天下。

尽管他看起来并不好亲近,却仍然有许多穿着低胸装的兔女郎往他身边徘徊,柔软的躯体似有似无地蹭过男人的手臂。

然而,陆雴霄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目光都没往她们傲人的xiōng部看上一眼。

正是这样禁欲的气质,反而更让人燃起征服欲。周围的女人仿佛争奇斗艳一般,一个个使出了浑身解数,只为吸引那男人的注意。

甚至还有人故作脚扭,想要倒在陆雴霄的身上。

然而男人身姿敏捷一撇,就毫不怜惜地让朝自己扑来的大波美女与地板来了次亲密接触。

“陆少,你肯来了?”一个调笑的声音,暂时驱散了那些围着陆雴霄的兔女郎。

沈少谦怀里抱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端着一杯红酒在唐景天和陆雴霄身边坐下。

他一见陆雴霄难看的脸色,嘴角就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这么多美女还是没兴趣?”

“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唐景天盯着自己手机上的心率[测pingyin试]图,上面显示陆雴霄的心率十分平静,体温也没有任何异常,很明显这些女人的表现并不能勾起他一丝一毫的兴趣。

甚至还能从某人微皱的眉头看出,他在厌恶!

“其实还是当年那件事的影响!陆少,我跟景天都认为你可以试试用催眠术帮你忘记过去,到时候肯定能生龙活虎,一展雄风!”

沈少谦说到这里,就挨了唐景天一记眼刀,示意他不要再提。

见状,某人挠了挠脑袋,只好另外找了一个话题:“对了,听说乔家把那个叫乔希的养女送给你了?你能把她转送给我吗?”

听到这话,陆雴霄终于抬起眸子,深不见底地睨了他一眼:“为什么想要她?”

“我可不是对那丫头感兴趣,只有有点私人恩怨,需要解决一下!”

“你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私人恩怨?”唐景天好奇道。  “那丫头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沈少谦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长得就是狐狸精的模样,惯会装模作样迷惑男人,让人为她花钱,全南城有多少富二代着过她的道?陆少我奉劝你,别把她留在身边。”

“沈少,看来你对乔希的怨念很大啊,这倒是让我更加好奇,难道你也被小狐狸迷惑过?”唐景宸八卦问道。

“我可看不上她,只是……她勾搭过我弟弟。”

“少综?”

“嗯。一年前少综还在念高中,就被那丫头勾得五迷三道的。留学也不想去了,非要跟她上同一所大学,还说毕业之后就要把她娶回家。我爸当然不同意他跟一个声名狼藉的养女在一起,硬是把他提前送出国留学,还让我拿笔钱去解决掉!”

“这么看来是你们家棒打鸳鸯啊,跟人家有什么关系?”唐景天反问。。

“关键就在于我拿了钱给她,她二话不说就接受了,还主动答应从今以后都不会再跟少综见面。拿了钱那天晚上,我撞见她在夜店陪几个男人喝酒,甚至第二天又火速勾搭了另一个公子哥,肯定是早就是脚踏两条船了!少综现在还一片痴心念着她,可那丫头根本就没对我弟弟认真过,只把他当做用完就甩冤大头。”沈少谦愤愤道。

“而且我还派人调查过,那丫头从高中以来,勾搭过的男朋友数以十计,全都是有钱有势的!乔家又是那副公然卖女儿的尿性,在圈子里谁不知道她是给钱就能睡的?”

“没想到啊,一个刚成年的小丫头情感史比我还丰富!”听完沈少谦的话,唐景天自叹不如,“不过……咱们陆少的情况不就需要狐狸精吗?还是越会勾引男人越好的那种……”

“可那丫头私生活混乱,早就不干不净了,陆少应该看不上那种吧?”

沈少谦说着,看了一眼身边陆雴霄的脸色。

然而后者只是轻轻晃着指尖的红酒,满脸的沉静冷漠,仿佛那两人谈论的是跟自己无关的事,看不出任何情绪。

手边的电话响了,陆雴霄瞥见是乔希的号码,眼眸似乎有情绪微微一闪,随即快速没入深沉如海的眼底,让人捉摸不透。

任由铃声响到最后一个自动挂断前,修长的手指才拿过手机接起。

电话接通,那头就传来女孩甜美软糯的声音:“姐夫,你在公司吗?我……有点事想找你。”

“不在!”

“啊……”

乔希拧着眉头,正想着下句话该怎么问,又听电话那头道:“皇天会所顶层,过来!”

男人的声音仿佛在跟下属下达命令,说完就挂了。

听这口气乔希有点想翻白眼,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有任务,也只能朝他说的地址奔过去了。

……

女孩匆匆赶过去,刚到门口就被拦住。

她没有贵宾卡连门都进不去,更别说上到顶层了。

“那个……我是来找人的,我找陆雴霄!”乔希道。

然而,门口的保安打量了她一眼,却轻笑道:“你说你认识陆雴霄?骗谁呢?像你这样的女孩我见得多了,不就是想混进去捞金主吗?”

芒罗

芒罗第二集

厉心宝这边跟墨廷川倔强反驳之后,回头,看着余姐脸色不太好。

“余姐,你怎么了?”

余姐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

“没怎么。呵呵!”

厉心宝不明所以,只是在余姐有些犀利的眼神中,稍微有点忐忑而已。

但是,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

“那个……代言我们要是得不到就算了。余姐,你也别生气。”

“呵呵,我不生气。”

余姐的呵呵,说是不生气,却有点杀气腾腾。

此时,余素衣看着厉心宝,这幅无辜的样子,她又突然觉得,其实也挺好笑的。

而她也就这么笑了出来。

“算了,不说了,那代言拿不到就算了,我们是凭实力说话的。被那些靠关系的顶下去,也不会丢人的。”

“对,我们就是凭借实力,靠关系的太可耻了。余姐,你不要难过,日后等我更出名,更大牌,让那些曾经不屑我的人,对我高攀不起。”

余姐嘴角抽了抽,这话说的,怎么她听的都有些替厉心宝自己汗颜啊?

厉心宝确定,自己说这话不蛋疼?

当然,她没有蛋,所以不会疼。

余姐放弃多说什么了,她自我安慰,对了,她们就是要靠实力,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星光大道的,所以不管厉心宝是谁,有什么关系,都不能用。

她余素衣就是个操心的命了。

拿不到这个奢侈品牌,或许可以日后等下个。

就在余姐准备将这个话题结束,起身离开的时候,墨廷川突然说:“不要查理这个品牌的,你随便选个吧,A家?还是B家?还是C家?”

“那更不行了,不能仗着我跟他们大都认识,就随便要求人家换代言人吧?要是这样,我早就是了,还这么努力做什么?”

“可是你经纪人看起来很想要。”

余姐刚站起来的腿软了下。

厉心宝看过来,“余姐,你是这么想的?”

余姐按着椅子,似乎有些体力不支。

“那什么……先让我缓缓。”

她的这个艺人,把这些大品牌说的好像自家门口的摊位一样,还都认识?

咳咳……

余姐告诫自己,要淡定。

她早就知道自家厉心宝是个不简单的,不就是几个全球数一数二的奢侈品牌吗?

没有设么大不了的。

对的,不要大惊小怪。

她好歹是见过世面的大经纪人呢。

呵呵!

去她的见过世面的。

余姐想哭,她的世面在厉心宝这里,简直是个小丑。

“余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厉心宝看余姐脸色一阵一阵的不太好看,她赶紧体贴的问。

而余姐抬头,看着厉心宝,勉强笑了笑。

“我没事儿,那什么……我有点晕,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哦,对了,明天走红毯,别忘了。”

“哎呀,我怎么会忘,你赶紧去休息吧。”

余姐就这么走出了厉心宝房间,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倒头就躺倒了床上。

而厉心宝在自己房间,冲着墨廷川无奈的嘟嘴,“你吓到余姐了吧?”

芒罗

芒罗第三集

第1057章诡异的鼓

想要通过第八层,看来只能在这面鼓上面找线索了。

萧千寒心中如是想着,又迈步走回到那面鼓的旁边。

这面鼓并不是什么宝物,就是普普通通的一面鼓而已,唯一值得说的是,这面鼓的材料非凡,其坚固程度恐怕连宝物都比不上。

在鼓的周围并没有发现鼓槌,只有这么孤零零一面鼓。

什么意思?打一通带节奏的鼓,只要节奏附和某种规律,那禁制就能自动撤掉?萧千寒微微挑眉,然后微微摇头。

猜旋律,几乎不可能。天下间旋律千千万,想要凭空猜中的几率微乎其微,恐怕等她突破到后天境界都做不到。设置这么一关,绝不会是为了消磨闯关者的时间。

轻轻皱眉,她绕着这面鼓走了一圈,伸手拍了一下鼓皮。

“嗡!”

随之响起的轻微鼓声,让她脑袋昏了一瞬,手掌被弹开。

眸光沉凝,她又伸手加大了力道拍了一下。

又一声鼓声响起,她纵然有所准备,但还是被那鼓声震得动作一顿,手被弹开的稍远了些。

至此,她没有再试,而是站在原地,沉思。

这面鼓不是宝物,却能够产生魔音,让人的大脑产生停顿,进而影响动作,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现象。然而,实际上却并不仅仅如此。

这面鼓不仅能产生魔音,还能够反弹力量。

她刚刚加大了力道,反弹的力道也更大。

反弹?她眸光一亮,立刻凝聚魂力,朝着鼓面击出一掌。

“嗡!”

比之前强大不知道多少的嗡鸣之音响起,震得萧千寒脑袋再次一昏,动作也出现停顿。因为这短暂的停顿,鼓面反弹出来的力道尽数落在了她的手掌之上。

纵然已有准备,但她还是被震的一连倒退了数步,脸色微红,显然受了些内伤。

反弹的力道虽然跟她打出去的相同,但嗡鸣之音让她产生的停顿,等于直接卸下了所有防御,将自己完全暴露在那力道之下。

直接原地调息,等到伤势完全好了之后,她才再次起身。

没有再去尝试,而是静静的观察。

第八层,对她来说才真正意义上有了难度,也有了挑战。

想要成功通过第八层,必须要破开那道禁制。而这面鼓,显然就是破开禁制的钥匙。

可是这钥匙该如何使用,她还是有些摸不准。

用嗡鸣之音击破禁制?还是用鼓面的反震震破禁制?

鼓面的反震,跟她打出的威力相同。如果可以震破的话,那岂不是她可以直接出手打破?

嗡鸣之音的话,如果想要达到能够击破禁制的程度,恐怕她早就先被嗡鸣之音震死了。那声音实在是太过霸道!

两个办法全都被否决,对于鼓面的研究,对于第八层的研究,重新回到了圆点。

当然,她现在也可以选择放弃,离开十绝塔。即便那样,以她现在的成就,已经足够引起轰动,拥有修炼者身份更是不在话下。但是她在乎的不是这些,她在乎的是挑战!来到十绝塔为的就是挑战自己!刚刚遇到有难度的一关,自然是要闯过去才行。

相对于十绝塔上面的安静,十绝塔下面也同样很安静。

之前黄蓝两色光芒连续亮起,让所有人都不甘怠慢,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上方,生怕再错过第八层的白光!那可是很久很久没有亮起过了!他们光是等着,心中就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

刀疤还在那里等着,等萧千寒出丑,等萧千寒出现好暴揍一顿,然后折磨致死!今日的人他是丢大了,必须在萧千寒的身上找回来!

矮子和虬髯大汉也在那等着,显然动机不良。

就在这时,有人到了。

“人呢?十绝塔管事的人,给我出来。”来人正是刚从院首住处敢来的那位管事。

十绝塔下某处,正在酣睡的一位老者随之睁开双眼,看了一眼来人,笑问道:“老崔啊,你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我十绝塔所为何事啊?”

“还所为何事?你就睡吧!早晚把你的小命睡进去!”崔管事跟老者关系不错,上来先怼了一句。

“这点你大可放心,我班某从不干出格之事。因为睡觉丢了性命是绝对不可能的。”班管事一捋白胡子,自信的很。

“不可能?我告诉你,十绝塔出问题了,刚刚黄蓝亮色光芒连续亮起,已经惊动院首大人了。”崔管事也不隐瞒,直接把事情说了一遍。

班管事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

还没等说话,刀疤的语气中难掩喜色,立刻插话道:“我就说嘛,萧千寒不过气旋境十阶的实力,怎么可能在一炷香之内连闯两层!而且还是第六层和第七层!”

说完,他还不无得意的看向支持萧千寒的众人,尤其是刚刚跟他打赌的那个人,“听见没有?连崔管事都说是十绝塔出问题了!所以之前的赌约作废,为了公平起见,你也必须找一坨……呕!你必须也吃下跟我吃的一样的东西……呕!”

虽然已经过了一阵,但毕竟不算多久,一想起来,胃里就翻江倒海一样。

那人还没等说话,崔管事眸色一厉,盯着刀疤道:“你认识闯塔之人?”

“我可不认识那种无耻小人,只是碰巧知道一些而已。崔管事想要知道的话,我自然言无不尽。”刀疤不着痕迹的拍了一个马屁。

“你过来。”崔管事直接把刀疤叫道一旁,让刀疤详细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崔管事面色一冷,沉声警告道:“记住,刚刚的话不要再跟任何人说起,彻底忘了此事。不然,后果你清楚。”

刀疤吓的一哆嗦,连连点头称是。心中暗自揣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后,崔管事出面,将所有看热闹的人驱散,并且说了跟刀疤说的同样的话。

他知道,这里人太多,他说的话恐怕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说了就比不说强。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转身拉起班管事,直接冲进了十绝塔之中。

十绝塔外,邵然并没有真的走远,目光盯着匆忙进入十绝塔的两位管事,眸光闪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