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名

我要成名
  • 主演:刘青云,霍思燕,余安安,郑伊健,梁家辉,周励淇,薛凯琪,曾国祥,苏志威,陈嘉上,陈果,许鞍华,蔡一杰,蔡一智,方平
  • 导演:刘国昌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粤语,汉
  • 年份:2006
潘家辉(刘青云饰)其实也走红过,他曾经是十几年前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奖得主。然而世事变幻,加上他性格锋利,在圈内的发展每况愈下。失意落魄之时,竟有新人吴晓菲(霍思燕饰)当他是无敌尊师,还拜师学艺。吴晓菲纵然受尽新人的委屈,演戏亦任劳任怨,感动得潘家辉终于收之为徒弟,成为其经纪人。   师徒日夕相对,感情渐厚。吴晓菲慢慢成长的演技,为她带来的第一部戏却是三级片,还要远赴日本。她的事业将走向何方,和潘家辉搁浅的感情又该怎么办。最后成名的是潘家辉,还是吴晓菲,是皆大欢喜,抑或是两败俱伤?

我要成名第一集

-

许是下了雨的缘故,外边的天色阴沉沉的,从阁楼的月台上远远望去,能看到不远处在雨水渐渐氤氲散开的炊烟雾气,雨水冰冰凉凉,沿着繁纹檐顶滴答淌落而下。

晟泠一个人趴在月台上,微微侧着头靠在两只手臂间,静静地望着阁楼远处,有水珠滴溅下来,细微的水汽溅在她指尖上。

晟泠吸了一下鼻子,似乎嗅到了雨水的味道,大概是春寒乍暖,这场雨下来,仿佛空气都变得有点湿漉漉的,有点冰凉。

从前以往书院休沐的时候,晟泠都会按耐不住想要跑去温沫沫和纪小时她们玩,但这回,她感觉自己连强作欢颜都做不到,也因此,更不想让温沫沫她们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免得让她们担心自己了。

然而她待在阁楼上发呆了快一整日,但饶是如此,也并没有要从阁楼下来的意思。

她本就不喜欢雨天,这么看着雨下了一整日,似乎整个人的心情也跟着糟糕透顶了。

但她觉得这样挺好的,反正,再糟糕也是这样了,也不能够再糟糕到哪儿去。

不过,过了晌午后,管家过来禀报,说是太子妃过来看她了。

晟泠听到乔冉过来,精神头总算是稍稍缓过来了一点,她不得不起身,本想亲自出去迎接乔冉的,但她刚动身,便听到里边传来脚步声,是乔冉从木阶走上来了。

乔冉带着一盒亲自做的点心,往她方才坐的月台放下来,又给晟泠亲自打开了。

晟泠道,“嫂嫂……你怎么过来了?”

“你哥哥跟我说起,说你小时候每到下雨天就总是闷闷不乐,我正好没事,便过来哄哄你了。”

晟泠听了以后,更加不好意思了,摸了摸自己手指小声嘟哝道:“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嫂嫂你不要听我哥胡说。”

“但是总归是关心公主呀。”乔冉一边说着,端了一盘龙须酥出来,让晟泠坐下来尝一尝。

再怎么糟糕恶劣的心情,在尝到这样甜软的点心,心里边总归是会觉得稍稍好受些许的。

晟泠挺乖的,安安静静地吃着点心,听乔冉跟她讲很多好玩的事情,偶尔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倒是没有像一开始那样压抑沉闷了。

乔冉后来还问她过两天要不要一起去城外玩一日,晟泠听到这话就忍不住神神秘秘地问了一句:“是不是我哥又给嫂嫂准备了什么惊喜?”

乔冉挺不好意思地摇头道:“殿下近来挺忙的,我也不想打扰到他。”

“再忙也不能忽略嫂嫂啊!”

“那倒没有,殿下每天忙完都会回来陪我和孩子,泠儿你不用担心这个啦。”乔冉说。

于是,晟泠想了想也是,乔冉是哥哥这辈子唯一喜欢的人,当初虽然跟乔冉有所误会,可最终还不是走在一起了,哥哥有多爱乔冉,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所以,哥哥把乔冉娶回了东宫,想来也不可能会委屈了乔冉的。

“我听说,这个时节的桃花林开遍了花,美得很,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看一看。”

晟泠听了乔冉的这番话后,是蛮心动的,而且这也是乔冉难得过来邀约她,于是没过一会,晟泠便轻轻点了点头,答应了乔冉。

乔冉临走的时候,看着晟泠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晟泠说的。

而晟泠仿佛也知道乔冉要与她说什么,她倒是并没有特意要解释什么,只是主动上前抱了一下乔冉,乔冉很快伸手回抱了她一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终于忍不住轻声道:“泠儿,其实有时候幸福很简单,只要你愿意踏出去那一步。”

在很久以前,她也曾经绝望到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也没有资格拥有幸福……她以为她永远都不可能迈出去那一步,但事实上,就算她再怎么胆小再怎么没有勇气,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给她,她才知道,原来乔冉也能够争取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也正因此,她并不希望晟泠一直停在原地,她心里很清楚,晟泠有憾,而她并不希望晟泠也失去了爱的勇气。

不管在晟泠心里边的那个人是谁,她都只是希望晟泠能够拥有属于她自己的简简单单的幸福。

晟泠听完乔冉的话后,默默地垂下双眼,静默了好一会,才声音轻轻地应了一声,告诉乔冉,她知道了。

她是真的明白乔冉的意思,所以她感激乔冉能够跟她说这样一句话。

但是她也只能是到明白为此,因为有的时候,不是她想与不想,而是她能与不能。

她不能,所以她只能明白。

晟泠送乔冉离开,她站在府外,静静地望着乔冉的鸾车在雨中离去。

婢女替她撑着伞,见晟泠还呆呆站在那里发怔,忍不住提醒了晟泠一句,然而,晟泠回神过来以后,却只是轻轻地眨了眨眼眸,从婢女手里接过了伞,“我出去买点东西。”

一旁的管家听了更是紧张起来,“公主你要买什么,老奴让底下人去买便是,这外头还下着雨呢,你可不能出去……”

“只是一点小雨,没什么事,何况我带着伞呢。”晟泠执意起来,底下人也拿她没有办法,毕竟他们总不能违抗了小公主的意思。

管家劝不得,就只好无奈地反复叮嘱,要小公主早点回来,免得受了寒。

晟泠点头说了好,撑着油纸伞出去了。

石子路上雨水缠绵,周遭都是湿漉漉的空气。

这样的天气,似乎是挺湿冷的,尤其是风吹过来时冷飕飕的,远比她待在阁楼上还要冷。

晟泠说要出来买点东西也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实际上她只是想出来透透气,但她出来都出来了,总得买点东西回去应付一下府里边的人。

晟泠思来想去,便去了一趟衣坊,打算给她的小侄儿晟舟小宝宝买几身衣裳,虽然哥哥那么宠爱小舟宝宝,吃穿住行什么的自然是不会委屈了小舟的,但她也想尽一份自己的心意。

我要成名

我要成名第二集

灵果?对,是灵果,仙界里的灵果,林下帆一早盯上交易平台上面,发现那儿仙果出售,只是价钱贵了一点。差的,一枚灵石一个,什么百年开花,百年结果,林下帆打算让素仙子,帮自己收购一批果灵种子,种到仙田里,或是农场上面。采用这些灵果,与草饲料加工起来,制成奶牛吃的饲料等。

当然,也可以用在别的地方上面,如用在果汁生产厂里面,现在,林家村里,每一个小巷子,两边都种上超级橙子树。每隔五米种一棵,整个村子里,至少种上千棵以上,说什么长出来皮球大橙子,可以用来榨果汁,橙子皮可以晒干,当药用,可以说,橙子,全身都是宝!

“嗯,明天我到几个小镇里做一下宣传广告,希望有一些村民到这里来取种子。”沈千亿听到林下帆的话,点了点头说,心里即在想:“嘻嘻,明天回自己村子里,让村子里的农民也跟着种苜蓿草,一年收益十几万元不是问题的。”

林下帆有想过了,自己生产的奶源,不仅仅只是自己用,还可以配送出售给别的奶制品公司里去,让他们的产品升级一下。毕竟,国内的市场那么大,自己一个集团满足不了他们,要不然,让那些专家们出手,帮自己收购了对方的股份,成为他们的总董事长去。

“怎么样,有没有想过自己当老板,创业?”林下帆想到他们现在身家已千万元以上说。

“没想过,我们几个哥们想在这里,一辈子给你打工算了,当老板未必能赚钱的。”他们三个摇了摇头说。

说真的,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当老板,创业什么的,在这里不是很好么,有跑车,有别墅,三五天派一次钱,现在派黄金去。

“我想过了,如果日后,收购某某集团后,打算让你们当董事长去。”林下帆对这几个奇葩说。

“童鞋,俺行吗?”陈大牛听到董事长,脑里马上想到电视剧里面的董事长去。

“你?你不行,你太老实了,出去应酬,都不知你会签了些什么文件回来,说不定对方用美人计,你连自己姓都不知道。”林下帆摇了摇头对大牛说。

“大牛别想了,在这里当农民,好比当董事长好,什么都不用想,只坐等收钱行了。”他们虽然没有当过老板,但想到,那些董事长工作量,绝对比当农民压力大。

“好,俺也觉得种田最适合了。”大牛抓抓后脑笑呵呵地说。

“不错,担担抬抬,最适合你的,明天在果园里,收下来的水果,由你负责送到水果生产厂里去。”他们笑呵呵地对这个大块头说。

“你们都欺负俺,俺没有爱了!”大牛装着一副卖萌的样子说。

“……”林下帆对这些奇葩一阵无语的。

晚上,林下帆找上素仙子聊天,素仙子除了交易二百吨黄金和几百公斤钻石自己外,还给林下帆找来一些他要的所种子。全都是百年开花,百年结果,有的五百年开花,五百年结果,除了种子外,还有果子给林下帆吃。

素仙子给林下帆吃的灵果,是千年开花,千年结果,拳头那么大,紫红色,果香味,自然没有得说。一口吃下去,林下帆差点把舌头都吞到肚子里去,一枚灵果吃到肚子里面,他感到自己像和贺兰雪她们修几个晚上似的,体内的力量有一点提升起来。

“夫人,这种果子还有没有,再给我几十个吃吧,太好吃了。”林下帆舍不得在交易平台上面买,只好找上自己的女人要去说。

“有,不过不多,如果你喜欢吃的,明天给去买一点。”自从素仙子得到一部万剑归道后,她爱林下帆爱到天上去,只要林下帆喜欢的,都想办法给林下帆弄,特别是黄金和钻石,每一天都收到百吨以上的。

“来,交易几个给我吃,百年果也成,五百年的也成,我一点都不挑食。”林下帆想到自己身边的女人,总不能自己在这里独食,把自己的女人给忘记掉吧。

“好吧,我去给你取过来。”素仙子对林下帆说。

灵果,都是仙界里种出来的果子,带有一丝仙气,吃了后,对身子棒棒达的,如果普通人吃了,长命百岁,百病不侵。

很快,素仙子给林下帆交易一堆灵果子,品种有几种以上的,高兴到林下帆把夜寒她们全都叫到房间里来。

一个个美女手里分到几个吃起来,让她们品尝一下这些灵果的味道,结果,她们连林下帆那一份都吃掉。

“还有没有?”她们吃完后,双眼水汪汪地望住林下帆问。

“没了,我那一份,都被你们吃了,如果你想吃的,这里有一些种子,你们拿到仙田那儿种种去,看能不能种出来。如果种出来的,以后你们天天都有得吃了。”林下帆把一把灵果种子交给她们说。

“嗯,嗯,姐妹们,我们种灵果去。”她们拿到种子后,一个个笑嘻嘻的,穿着丝质,半透明的睡衣,里面的美景若隐若现地,跑到仙田里去。

看着这些老婆们离开,林下帆心里在想,这个传送阵,能不能传送到别的仙家果园里。如果能传到别人果园里,那么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偷别人的灵果,然后悄悄地回到地球里,如果偷得多,就用来喂奶牛,或是榨果汁喝。

“塔灵,塔灵,你说那个传送阵,能不能传送到别人的果园,偷摘水果?”林下帆对塔灵问起来。

“这个当然,当年主人不但用它偷别人的仙果,还偷看仙子们洗澡呢!不过,我看你不用这样做,因为原来的主人有几个徒弟,他们的星球,都种上一个星球那么多的灵果,多到你不想吃呢。现在交易平台上面,有一部分高级灵果,可能是原主人的徒弟出售的。比如说,那些万年朱果,万年星果,万年人参果等等……”塔灵对林下帆这个新主人说,

“真的?那他们知道我是师傅的徒弟,他们会不会送给几万个吃?”林下帆从一开始,知道仙农种田种到各个星球里去说。

“不知道,你问问吧!说不定,他们会送给你吃!”塔灵对林下帆说。

“好吧,我问问吧!”林下帆想到那些万年灵果,口水都谗起来说。

我要成名

我要成名第三集

“怕?我吴良这里,就没有‘怕’这个字!”

吴良冷笑回应。“赌注是今年的滇西玉石厂,谁赢了谁拿,怎么样?大家都来做个证,我周扬的碧海天和吴大师的玉满堂打赌,这次谁赢了国际玉雕节冠军,谁就可以获得滇西玉石厂采购

权。”

周扬直接对着周围的人大喊,想要吸引更多人的关注,以防止吴良到时候赖皮。

可是吴良从来不会赖皮,因为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输。

任由周扬大喊赌注,吴良淡淡的说道“可以,没问题,我代表玉满堂同意,就看你可不可以拿走那剩下的百分之五十采购权了。”

“赌注真大,滇西玉石厂原本是由玉满堂所有的,要不是因为一些事情,才转让给碧海天一半采购权。”

“是啊!没想到会被当成赌注。”

“不知道谁会赢?”

不理会旁人议论,吴良径直走去玉满堂代表的位置。

看着吴良去玉满堂代表那里,周扬也自行返回,自己也要去碧海天代表位置,静等后面的好戏。

这边吴良还没有到,就听见了有人讨论。

“这次首席雕刻师突然胃炎犯了去医院了,玉雕节应该不能拿冠军了。”

“是啊,昨天看还是好好的,也就吃了些酒,怎么会突然犯胃炎呢?”一个玉雕师说。

“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出了这种事,也在所难免。”另一个玉雕师说。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吵?”吴良微微皱眉问道。

“是因为首席玉雕师胃炎犯了。”

“说起来刘玉经师父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喝酒。”

玉雕师,就相当于军中的大将。

首席玉雕师,就是军中的主将。

吴良是统帅,而今主将身体不舒服,这对玉满堂接下里的比赛,极为不利!

刘玉经的突然生病,吴良表示理解。

虽然一开始刘玉经并不希望将自己的祖业转给吴良,可是后来都冰释前嫌,现在吴良和刘玉经的关系还不错。

刘玉经确实是年纪大了,没人继这位置也是不行的。

“看来有可能得亲自上阵了,不过还是先问问那些玉雕们,如果可以就不上了。好在前面获得了玉雕大师技能,不然还是有些难办呢!”吴良沉思道。

“等下你们有谁愿意替刘师傅上去比赛?”吴良看着他们询问道。“不好吧,对面王叶德师傅是和刘玉经师傅一个辈分的,而且技艺也差不多,我们在他们面前也只能是个徒弟,还没有到和他们一样的水平。”一个看起来资格很老的师傅

回答。

“江师傅都说不行了,那我们就更加不可能了,江师傅可是除了刘师傅最厉害的一位玉雕师了。”

“是啊,该怎么办呢,临时又找不到人。”

吴良看着这些未战就屈服的人,那淡淡的眼光射过来,觉得脸上是泼了一盆冷水。

失望!

玉满堂只是没了一个主将,可是还有主帅在!

怎么能够临阵退缩!

“既然你们都没有信心,那就我出手吧!”

吴良表情认真的对自家的众位玉雕师傅说。

此话一出,自家的玉雕师,都各自心怀想法。

“你只是一个老板,你有钱我承认,可这玉雕是门手艺,拜师学艺,学满出徒,这些都需要耗费时间精力,怎么能儿戏!”

“吴老板你能来现场我们已经很知足了,不过你还是不要乱来的好,你不是内行人,不懂玉雕技艺的难啊!”

“装什么大头蒜呢,如果不是你强行收买刘毅那个败家子,我师父的百年老店也不会落入你的手中,你以为有钱就能代表一切吗?现在比的是技艺!”

很显然,吴良现在还没能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可能是玉满堂的老员工,在为刘玉经打抱不平,对吴良存在很多怨言。

只是这些怨言,不敢正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犯嘀咕。

不过,脸色和眼神,很难掩饰。

吴良还是能够看出些端倪。“我知道你们不服,刘玉经先生生病了,我也觉得很可惜,但又不是我导致他生病的,你们没必要给我脸色,现在少了一员大将,更应该同心同德,共同解决困难,而不是

像你们这般死气沉沉。”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沉不住气了。

“吴老板,我们不是针对你,只是玉雕这门技艺,不是你随便说说就可以的,我虽然学艺不精,但也在玉满堂当了五年学徒,就算我上,也比吴老板上去送分强啊。”

一个年轻气盛的学徒,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

“不可对吴大师无理,我师兄与吴老板关系很好,师兄生病我们大家都很难过,但不要在这关键时刻挑拨离见!”

这位出口说话的人叫江天,是刘玉经的师弟,也是玉满堂一名很有资历的玉雕师傅。

当然,就玉雕技艺来说,江天比他师兄刘玉经还有一段距离要追赶。

江天虽然喝住了那些墙头草,但还是对吴良没有多少信心。

虽然吴良玉器鉴定、古董鉴定都很厉害,但玉雕不是那么简单的。

“吴大师,你真的能行吗?实在不行,我就上吧,不过我也没有绝对把握,我比起我的师兄差远了。”江天实话实说。

“还好吧。”吴良直接很平静的回复。

“我觉得还是测一下吧,不然到时候……”

江天没有把话说完,吴良就说道:“测试很麻烦,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拿块翡翠过来。”

“稍等,吴老板。”

旁边的几个玉雕师傅说完就去拿玉石了。

很快,那几个玉雕师傅就拿着玉石和雕刀过来了。

“吴老板,给你要的东西。”

吴良接过雕刀和玉石,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却很期待。

吴良从未在玉满堂众人面前,展现过玉雕技艺,而他又是个生意人,不是个匠人,难免会有人不服。

但是有人看到吴良拿起雕刀的动作,那么的娴熟,根本就是个老司机,因此有些期待吴良接下来的表现了。吴良不拖沓,拿起雕刀对着玉石,就开始了雕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