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遥控器

人生遥控器
  • 主演:亚当·桑德勒,凯特·贝金赛尔,克里斯托弗·沃肯,大卫·哈塞尔霍夫,亨利·温克勒,朱莉·卡夫娜,西恩·奥斯汀,约瑟夫·卡
  • 导演:弗兰克·克拉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建筑师迈可·纽曼(亚当·桑德勒 饰)每天都过着忙碌的生活。事业有成的他纵使有个美满的家庭,美丽贤惠的妻子唐娜(凯特·贝金赛尔 饰),可爱的一对儿女,他总是没时间好好享受天伦之乐,为了晋升而逃避甚至忘记了与家人们的约定。   迈可正寻找一个万能遥控器,一个神秘身份的老板莫蒂( 克里斯托弗·沃肯 饰)给了他一个。当迈可回到家尝试使用后才发觉了这个遥控的神奇功能:他可以利用这个遥控器控制自己的生活时间,这对他来说是件极其兴奋的事情,他可以逃过那些繁琐的事,随心所欲到达自己想要的时段。   直到有一天,这个遥控器不再受他的控制了,他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时间迅速向前走,而他也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事情:他迅速的成为公司的高层、他的妻子离开了他与别人结婚、父亲逝世、儿子结婚等等,他才后悔自

人生遥控器第一集

女皇看似对周围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实际上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为人机警的很。

苗嬷嬷恭敬汇报道:“是这样的,刚才侍卫来报,刚才闻人妍儿公主开车想要载杨逸风,捎着他去学院,不过被杨逸风给拒绝了。”

“这小子倒是好毅力,这里距离学院也不近的,就是寻常人,走到那里,估计脚底都磨泡,腿酸了。他倒是给拒绝了,甚至还未向我提出让人将他送过去的要求。”

之前是女皇派一名侍卫开车将杨逸风给接来的,不过对于杨逸风如何离开,女皇并未作出安排。

本来女皇倒是想到了这个问题,打算派人将他送过去的。

不想杨逸风根本就未开口,那女皇自然也不会烂好心。

殊不知杨逸风一心想着案子的事情,根本就忽略了这一点。

况且他也真的不需要。

“女皇大人,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看来,杨逸风并未有要对公主的不利的心思。何况当初杨逸风也救过公主的。而且这次朱雀学院发生这种事情,杨逸风也是紧急尽全力在处理的。”苗嬷嬷说道。

女皇面色冰冷,不悦皱眉,“知人不知面心,你怎么能够确定杨逸风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况且这是在宫内,杨逸风难道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受到监视的?如果他要是坐上去,他说不定认为肯定会倒霉,这才没敢坐的。”

女皇对杨逸风的戒备仍是没有放下。

苗嬷嬷见此,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女皇深深吸一口气,“不过经过我多日的观察,的确杨逸风这小子挺与众不同的,对于我下达的各种难完成的命令,很多时候,他也是能够很好完成的。如果不是我担忧他会危及到妍儿,的确他是朱雀学院预备院长的不二人选。”

对于杨逸风的能力,女皇是认可的。

苗嬷嬷听此,倒是欣慰的,毕竟杨逸风的努力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诉说女皇现在仍是没有被杨逸风怎么打动,但好歹也是有了进展。

“当然这些都我个人的看法,如果这次杨逸风要是不能够调查出这次学生中毒事件的幕后黑手,那我也是不会留情的,一切按照规定来。”女皇冷冷道。

苗嬷嬷刚刚放松的心顿时提起。

暗暗为杨逸风祈祷,可以成功通过这次的考验,将幕后黑手抓出来。

…………

杨逸风回到朱雀学院。

看到大多数的学生神情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活泼,心里也不是好受。

有的学生结伴而行,欢声笑语也少于曾经,整个学院被一种莫名的恐慌笼罩。

杨逸风顿时心情低沉,沉甸甸的。

不过这些并没有挫败杨逸风,而是更加激发了杨逸风的斗志。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谜题给解开。

走到教学楼,不想听到身后居然传出来一声清灵悦耳的声音。

杨逸风回头看去,一抹亮丽的影子朝他走来,好似一朵动人的花儿。

杨逸风愣了愣,闻人妍儿?怎么是她?

“你怎么来了?”杨逸风询问一句。

闻人妍儿不满皱眉,“杨公子,你见到我,为何通常就只有这一句话?”

杨逸风讪讪一笑,“我只是惊讶于你此刻为何还在这?”

闻人妍儿看了看手表,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

“我只是有些不放心过来看看你,没想到你来的比我还快。”闻人妍儿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她开的车速度也不慢的,没想到杨逸风居然还比她早到了。

“打车来的,恰巧那个司机是个赛车手。”杨逸风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

不过打车的时候,是杨逸风自己开的,他让司机去后边坐了,结果到达学校门口,人家吐得稀里哗啦的,还死活不要杨逸风一分钱。

杨逸风倒是给了钱就走进学校了。

“那还真的是巧呢,看来幸运之神总会眷顾你的,时间不多了,我就先上楼了。”闻人妍儿朝杨逸风笑着挥挥手,抓紧抱着课本走了。

杨逸风看向闻人妍儿宛若春风一般飘逸的影子,脸色露出笑容的柔意。

看来她还是关心自己的。

只可惜这种关系还是带了一丝的陌生感。

杨逸风摇摇头,苦笑着走了。

虽说杨逸风现在主要负责调查学生中毒事件,但有空闲时间,杨逸风还是会来教学区转悠转悠。

调查那边有刘震宇把关,杨逸风也是比较放心的。

走到三楼的廊道,发现闻人立辉正顶着一本书在罚站。

杨逸风眸子一冷,一抹讥笑从他的唇边划过,自找苦头。

如果闻人立辉不自作聪明跑去女皇那里告他的状,也就不会迟到。

杨逸风本来没想搭理闻人立辉,不想这小子居然自觉地将书籍拿下来,浑身懒洋洋的站立着,还挠挠脖子,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哪里有半点罚站的自觉性?

杨逸风咳嗽一声,大步走过去,“站好!”

闻人立辉还以为是老师来了,吓得赶紧老实站好,将书籍顶在脑袋上,认真地看向前方。

很快杨逸风出现在闻人立辉的视野。

闻人立辉看到,立马气炸了,拿掉书籍,指了指杨逸风,“居然是你!”

“一点不知道尊重学院的预备院长,加罚一个小时!”杨逸风怒声道。

这小子三番五次找杨逸风的麻烦,又多次违反学校的纪律,是时候该给他点颜色瞧瞧了。

“凭什么?”闻人立辉气坏了,不过嚣张气焰却是小了一些。

杨逸风冷哼,“朱雀学院的规则就不需要我给你重复一遍了吧?瞧瞧你这样像什么话?现在立马按照我说的去做,蹲马步,顶书籍!”

杨逸风见闻人立辉仍旧站没站样,立马单膝抵住闻人立辉的后膝盖。

闻人立辉毫无预防,眼看着要摔倒,杨逸风立马抓住闻人立辉,随后又拽直他的手臂,顺着向上,又猛地一转,令闻人立辉握紧拳头。

就在这过程中,闻人立辉头顶的书籍要滑落,杨逸风迅速用膝盖顶一下,产生一股气浪。书籍立马向上腾起。

人生遥控器

人生遥控器第二集

靳黎珩摸摸小丫头的小脸儿,还低头亲了下她的额头。

啧啧,这两人的腻歪,还真是让人有些看不下眼了。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额头吻,这些少爷们的尺度,可比这大多了。

甚至差不多当场做,都不会有什么值得牙酸的,或者不好意思的。

可是,就靳黎珩和阮瑶这种,却是个超级的纯情的吻,这才是让他们这些一向大尺度的人觉得没眼看的。

“哎呀,珩哥,你们别这样啊,我们的眼睛都要瞎了。求你们了,别这么虐待我们这些单身狗啊!”

“单身狗?”

阮瑶撇配嘴角,“你们是单身狗?那你们身边的姐姐都算什么?”

而她立刻又再说:“还有啊,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跟我靳叔叔,可就是亲人之间的亲吻呢。这跟单身狗有什么关系?”

这几人眼睛都更疼了。

都这样了,还说什么亲人?

这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

而阮瑶,非常的一副她说的就是事实的意思,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就是个侄女是个亲人而已。

而她坦然的很。

靳黎珩宠溺的看着这小丫头,然后对这几位兄弟,也很坦然的摊了摊手。

“这丫头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几位,我家这小丫头,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这宠溺的样子,也是没谁了。

阎威先带头,同意着。

“对对对,大侄女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大侄女说的对,这亲人之间的温情,简直是让他们感动啊,我们是不是该给他们这赶人的亲情,鼓掌?”

“对,对,对……鼓掌……”

说着,这几人就鼓掌起来。

那几个跟着来的姑娘们,也都尴尬的鼓掌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

他们尴尬的笑着,而阮瑶看他们这个样子,也就摇摇头。

“行了,你们玩吧,我在这里,耽误你们玩了。”

她起身,这就往外走。

而靳黎珩也随意摆了摆手,让他们继续,他就迅速跟着追了出去。

后面包厢里的这些哥们,还在后面起哄,哄叫着……

“珩哥,这么早回家,好好疼爱你的大侄女啊……”

“对啊对啊,联系好亲人之间的感情啊……”

“哈哈哈哈哈……”

这些人口无遮拦的,靳黎珩却噙着笑意,走了。

阮瑶走进电梯,靳黎珩迅速走进去,搂住她,同时按下电梯关门,低头,就啄住了小丫头的嘴唇,放肆的亲吻起来。

今天一晚上,他都一直克制着,没有狠狠的吻这个小丫头。

如今,他也终于不再克制,在这么个密闭环境中,吻的有些过分了。

电梯直接到了大厅,门开了之后,阮瑶被靳黎珩整个拥在怀中,她是没脸见人。

而靳黎珩轻笑,拥着她走出来,有另外一波人走进去,嘴上还在说着话。

“你们说的,其实我们宿舍也有,就那阮瑶,还不是选择了一个有钱的老头?说是男朋友,只是好听,不然她怎么不介绍给我们认识?我那天看过那车子里的男人,又老又丑,还有啤酒肚,啧啧……恶心死了。”

“哎呀,那种男人,太恶心了。刚才那个出去的大叔,才是真的帅呢……”

人生遥控器

人生遥控器第三集

徐向北好奇地按下接听键:“胖帅哥,找我什么事情啊。”

钱多多的语气比较着急:“徐老大,我是钱多多啊,有件事情要请老大帮忙。”

以为是钱多多要跟自己学开车的,他现在可没心情教他学车,直接拒绝道:“我最近可没时间教你学开车……”

钱多多尴尬地笑道:“嘿嘿,徐老大,我不是要学车,我们冷藏车与花鸡的保时捷碰了一下,花鸡就把我的车扣了,车并不值钱,可是车里还冻着一百万的海鲜啊,想请徐老大帮帮忙,帮我一起找花鸡谈判,把车要回来。”

“这种事情可以找警察啊?”

“警察不管这种事,让我们协商解决,就算等警察找到我的车,我车里的一百多万海鲜恐怕全化成水了。”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徐向北只好答应:“花鸡,就是那个头发乱七八糟,长得跟公鸡一样高的小个子?你来春天别墅带我,我跟你一起去找他。”

徐向北发了个位置地图给钱多多,让他到春天别墅来找自己。

徐向北收拾完餐厅,将桌椅摆放整齐,剩下的菜肴都进冰箱,垃圾都用垃圾袋捆扎好放在门口,有人专门过来收。

没等坐下休息,门外响起了钱多多的声音:“徐老大,徐老大。”

徐向北开了门,钱多多胖胖的脸上满是汗水,一副心急火燎的模样。

扔了块湿纸巾给钱多多,徐向北笑道:“我也不是黑社会,不用喊我徐老大,别把邻居们给吓着,喊我徐医生就行了,到屋里坐吧。”

“徐医生,我们就不坐了,冷藏车多停十分钟,温度就上升一度,我的海鲜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了,徐医生江湖救急啊。”

钱多多开着一辆奔驰梅赛德斯,发动机都没停,上了车后,徐向北疑惑地问道:“你怎么想起来找我,那只花鸡,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听我话吧。”

“唉,不提了,我本来找了阿君,他们机车党在江城那可是声名显赫,谁敢招惹他们,但是阿君听说去找花鸡谈判,他就软了,他就让我找您,说只要您出马,十个花鸡也不敢放肆。”

徐向北被钱多多这么一夸,不由得沾沾自喜,摆了摆手:“好了,你也别给我戴高帽子。我这个人还就好多管闲事,特别是那些不公平的事情,我是帮理不帮亲,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我们有理说理。擦了车,该赔多少钱赔多少钱,凭什么扣人车啊,你这事情我管定了。”

听徐向北肯帮忙,钱多多眼珠一转,喜上眉梢,加足了油门,转过几条街后,在一间修车铺前停下了,招牌上写着巨人修车铺。

徐向北一眼就看见,在修车铺二楼,玻璃隔起的办公室,小个子花鸡正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摇头晃脑,好像很懂艺术似的一脸得瑟。

满地油污的修车铺里,七八个穿着制服的大汉正在修车。

“他这么小的个子,开个修车铺叫巨人修车铺,理想也真够远大的。”

钱多多不屑地说:“他这叫痴心妄想。”

徐向北与钱多多走进了修车铺,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警惕地拦住了他们:“你们想干什么?”

徐向北向里面扫了一眼,里面停着几辆名牌跑车,显然都是改装车,这些改装车都是非法的,所以他们对陌生人非常警惕。

钱多多眼中闪过一丝软弱,但是看到徐向北在身边,胆子大了起来:“我们来找花鸡的,他扣了我的冷藏车。”

大汉轻蔑地扫了一眼钱多多与徐向北:“你们等等,我去问下花鸡哥。”

花鸡正陶醉在音乐中,被人打扰很不高兴:“让他们进来吧。”

徐向北两人走进了花鸡的二楼的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是用铁板搭起来的铁皮房子,里面摆着一些办公室家具。

花鸡坐在老板椅子里,就像一只蹲在椅子里的大公鸡,晃着身子,一脸地倨傲。

他的身后站着两个又高又壮的大汉,他们光着上身,露着石块一样肌肉,脸色阴沉,显然要从气势上压制住钱多跟徐向北。

花鸡冷笑地扫了一眼钱多多:“钱老板,你好啊。”

他眼睛盯在了徐向北身上,先是有点意外,没想到了徐向北会跟钱多多一起来,他想起上次公路赛车,就是徐向北害他损失了好几百万,还让盘山公路成了机车党的地盘。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怒容,讥笑道:“这不是我们的新车神,什么风把车神也吹来了。”

感觉到办公室里气氛不对,徐向北没放在心上,直截了当说明了来意。

“我是来帮钱老板说句话,他的车擦碰了你的车,应该赔多少就赔多少钱,但是得把车还给他,你说呢。”

花鸡干笑两声,从办公桌上捡起了一支雪茄,指着徐向北:“要是换作别人替钱多多说情,我还真能答应了,给他点面子。可惜,你在公路赛上害我损失惨重,我怎么会跟你谈判呢,你们回去吧,那辆车,老子不高兴给。”

钱多多胖脸气得通红:“花鸡,你别太嚣张,真要干起来,我们可不怕你。”

徐向北扫了一眼花鸡和他身后的大汉,知道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解决,不动手是不行了,不耐烦地问道:“我只问一句,那车现在在哪儿?你给是不给。”

徐向北冷下脸的神情还真让花鸡有点害怕,他眼中闪过一丝惧意,但是想到身后站着两个强壮的保镖,他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不给,就是不给。”

忽然,楼下传来嘈杂声,伴随着咒骂,金铁交鸣声,有三个青年跟修车工们打了起来,花鸡惊讶道:“你小子原来早就有准备,还带了人来。”

徐向北冷笑:“对付你们这帮家伙,我还用带人,我一个人就能把你们都收拾了,这几个青年,我不认识。”

“你先不要走,等我处理完楼下的事情,再来跟你算账。”

花鸡冷酷地挥手,命令两个保镖:“走,我们先处理别的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