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纵

操纵
  • 主演:未知
  • 导演:丹尼尔·格瑞弗斯
  • 地区:英国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无对白
  • 年份:1991
房间里,动画师正在动画台上工作。他快速地勾勒出一个卡通人物的头部,犹豫了一下,好像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意,于是把卡通人物推到了一边,重新开始创作。这次他决定从人物的脚开始,很快一个无头的角色被创作出来了,但他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创意。当他准备再次绘制时,不小心打翻了颜料盘,正 准备扔掉了画纸。不料,被放弃的卡通形象的头和身体竟自行结合为一体。不甘被丢弃的小人跑到动画台上,随之而来的还有被撒出去的颜料,颜料紧跟着卡通小人,随即展开了追逐与争斗。动画师看到这一幕,立马制止这混乱的场面,操纵起了小人,而小人不甘被操纵,一场激烈的开始了   本片荣获1992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

操纵第一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四面八方有人朝着这边涌来。

什么人?

刘文兵跟肯尼迪他们都不知道。

待到这些人走近了,这才发现,这些人的身上都有着贵族的标识。

是那些贵族的人!

肯尼迪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贵族过来那肯定就是想要分一杯羹的,墙倒众人推,现在刘文兵就是这堵墙。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贵族,在仆人的搀扶下,颤颤悠悠的拔出了剑,“少主,贵族来了。”

“今天,我用这条老命替贵族还掉这笔丢人的血债,还请少主看在我这条老命的份上,恩怨一笔勾销!”

说着,这个老贵族托着剑,抵着心脏,突然发力,将剑刺进了心脏。

这……

这个老贵族倒在了地上,贵族无一上前来阻拦。

紧跟着,几个有着爵位在身的贵族也走了出来,齐齐的拔出了剑,自刎。

依旧,没有人上前来阻拦。

后面,走出来几个年轻的贵族,捡起了地上的剑,举在了空中。

“每一个贵族都想要重振贵族的荣耀,但是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重振,我们的家族想的都是保住贵族。但是刘少主来了之后,我们知道了,重振贵族的荣耀是要为信念流血的!”

“我以我父亲的剑,以我父亲的鲜血起誓,威廉姆便是我们的榜样,刘少主便是我们的灯塔。”

“刘少主让我们死,我们便去死。为了贵族的荣誉,为了子孙后代的荣光!”

“杀!”

刘文兵都听的动容了!

他没想到这些贵族居然能够在这个时刻激发出心中的血气,让刘文兵仿佛是看到了那一个个高傲的骑士。

这样一群犹如骑士一般视死如归的贵族冲杀进来,瞬息之间便瓦解了肯尼迪他们的阵形。

一场血战。

数百贵族,阵亡超过百分之八十。以这样惨痛的代价,硬生生的击垮了51区的兵马。

看到原本大好的局势转瞬之间就灰飞烟灭,门罗恼怒不已,直接朝着刘文兵而来。

“就算是这样,那也改变不了你被我杀死的事实!”

刘文兵也朝着门罗而去,手中一剑劈出,门罗的手中一枚盾牌,挡住了刘文兵的剑,另一只手短剑朝着刘文兵攻击过来。

一剑,刺破了刘文兵的大·腿。

手中的盾牌猛然发力,将刘文兵震飞了出去。

“上,保护少主!”

这个时候,马丁等人怒吼一声。

“他是我的!”

刘文兵暴喝的冲到了人前,人群这才停下了脚步,死死的盯着刘文兵。

门罗狰狞的看着刘文兵,“刘少主,你也不过如此嘛,我想要杀你,太简单了!”

“那就让我看看你又没有这个本事!”刘文兵一剑劈出。

一道剑气,朝着门罗砍了过去。

门罗不以为然的扬起手中的盾牌,挡住了刘文兵的剑气。一个矮身,一道剑气劈过来。刘文兵也没有含糊,飞身躲开了他的剑气。

在空中,刘文兵一剑刺出。

地面上的门罗抬起头,嘴角狞笑,同样的一道剑气刺出。

两道剑气在空中碰撞抵消。

两个人发疯一般的比拼着灵力。

“刘少主,跟我比拼灵力你也太天真了,我可是天命者,真正的天命者!”门罗嗤笑。“就你的三根圣脉,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门罗猛然的催动灵力,想要一下子将刘文兵击溃。

可是,忽然间,门罗发现刘文兵并没有被击溃。

“这……”

门罗讶异的看着刘文兵。

“你……”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永远都是三根圣脉来着?”刘文兵鄙夷的看着他。

“原来你已经贯通第四根圣脉了!”门罗这才恍然大悟。“难怪。”

“不过,就算四根圣脉在我面前那也是死路一条!”门罗对刘文兵的四根圣脉丝毫的都不以为然。“我有着你无法想象的恐怖血脉!”

说着,门罗浑身的肌肉开始鼓动,他的身体在暴长,一会的功夫,门罗便大了一号,犹如希腊神话中的怪物一般。

刘文兵清晰的感觉到,门罗的圣脉在不断的变粗,他体内的灵力也在疯长。

紧跟着,门罗的手一挥,刘文兵便被抽飞了出去。

这特么的是什么鬼?

刘文兵在空中刚刚稳住身形,门罗那恐怖的身躯已经到了刘文兵跟前,一拳打在刘文兵的胸口,刘文兵的肋骨直接断了一排,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去。

只见门罗那犹如长臂猿一般的手臂抓住了刘文兵的身体,将刘文兵拉了回来,疯狂摧残着刘文兵的身体。

抓住一个空隙,刘文兵施展步伐,这才逃脱,跟门罗保持着距离。

门罗狞笑的看着空中的刘文兵,“你以为在我这个天命者面前你有机会能够逃脱吗?我可是真正的天命者!”

刘文兵服下一滴魂泉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玩意,但是我知道这么丑肯定不会是天命者!”

说着,刘文兵一剑刺出。

“龙形剑法吗?听说你可以施展八道剑气,不过八道剑气可杀不了我!”门罗不以为然的看着刘文兵。

“好,那就九道!”

瞬息之间,九道剑气朝着门罗而去。

大意的门罗根本没想到刘文兵已经能够施展出来九道龙形剑气。

九道剑气全都刺进了他的身体,门罗的身体直接原地爆炸。

“我特么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刘文兵嗤笑一声。“鉴定完毕,你就是个假的天命者!”

可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门罗的断肢残体居然蠕动起来,重新的拼凑出来了身体。

这……

所有人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这特么的也可以吗?可以允许你变·态,但不允许你不要脸的变·态。

门罗重新的站在了众人面前,狞笑的看着刘文兵,“你还是没有体会我的血脉到底有多么的强大。我是不死之身!”

“不死之身?”

刘文兵倒是听说过不死之身,但是他从来的没有见过不死之身,他也不敢相信真的有不死之身的存在。

“很遗憾,九道剑气也不是我的对手!”

“是吗?我不信!”刘文兵的眼神中忽然闪现出一道精光。

不死之身或许真的是不死之身,但不死之身不是没有破绽。刘文兵应该已经找到了他的破绽。

刘文兵一剑劈出,门罗的脑袋飞上了天空。

操纵

操纵第二集

“二郎显圣真君?不过我在你的身上,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法力,这是为什么?”

“呵,是吗?”

“嗯?”人影竟然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这对于他来说,面对一个没有法力的存在,是不应该有这种表现的。

“二爷,说说你的目的吧!”

“我刚刚已经说了一次了,我不喜欢重复自己的话语,你刚刚不会没用心听我说话吧?”屠龙这种事,二郎神不是没有做过。

“这件事情,有些为难啊!”

“仙佛不gan涉尘世,这种事情你竟然忽视了,你是想要被挫骨扬灰吗?”二郎神大声呵斥,要不是周游知道他的情况,都会以为他已经恢复了法力。

可是玉皇大帝是不可能犯错的,并且玉帝作为天道在人间最大的发言人,怎么可能做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

“老龙也是顺应天命如此,心中有感应,自然如此做,至于那些人,都不过是应劫的人罢了,况且如此长时间了,也没有什么仙魔来阻止老龙,二爷还不明白吗?”

“你再仔细感应一下,天命是在不断变化的,如今我们来了,也是天命,阻止你,也是天命,你现在停止,也算是顺应天命了。”

“可是……”“这道龙王令,来自于何人之手,你应该知道了吧,那一位,可不像我这样好脾气,虽说当年各方面平衡,禁止屠龙,可是那一位即便动手,也只能说是你们龙族内讧,各方没有理由cha手,如今的龙族,

恐怕也没有人拦得住他吧!”

这种事情,二郎神知道的原因,更多的是来自师门长辈的告诫,他根本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资格参与进去。

当年达成协议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生,而他实际上隶属于三清一脉,自然也要遵循这个规矩。

“老龙明白,不过这个事情……”

“加上那只猴子呢?你看看这个……”说着二郎神随便拿了个东西出来,周游什么也没有看见。

可是那人影的却是不断的抖动,甚至整片海域的风浪都更强烈了一点,尤其是周游他们的快艇,周游感觉它的整个船身在颤抖。

“二爷!”周游提醒道,因为若是再这样下去,周游他们的快艇就要翻了,周游却是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他怕水。

“不要这么激动嘛,这种事情,看你怎么决断了。”

“既然二爷都发话了,这个面子不能不给,不过这块龙王令,我得拿走了。”

“不对啊,这块龙王令,我记得可以用三次的。”周游如今商人的本性越来越重了,自然不愿意接受这种吃亏的事情。

“周游,这种事情,情况不一样的。”

“不就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吗?怎么就花掉了我们三次机会?”

“因为这事情不一样,可以用三次,是指的你让给你龙王令的人帮忙,可是如今麻烦了另外的人,自然就不一样了。”二郎神耐心地解释道。

还有一件事他没有说,若是是四海龙王,或者其他龙王的龙王令,这种事是可以安排三次的,哪怕不是本人也无所谓。

龙族内部还是比较团结的,可是给你龙王令的那一位太过于特殊了一点,本是叛变的,可是实力太强,都快要踏入先天了,龙族拿他没办法,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自从上次的游戏比赛之后,二郎神对于周游的看法就隐约有些不同了,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太上老君对周游的不一般。

要不然,这么珍贵的宝物,平日里看都看不到,可是竟然拿来作为这种比赛的奖品,要说当中没有图谋,二郎神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他现在都在思考,是不是自己和孙悟空一时兴起,打算为周游做事情,都是一种算计,虽说这种控制人的心思,并且一瞬间的感觉,把握起来,难度极高,可是这种听起来天方夜谭的事情,太上老君他们

也不是做不到。

“好吧!”周游沮丧地点点头。

“不过,这事情就这么搞定了?”

“当然,既然收了龙王令,就不可能反悔的。”

“好吧!”周游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顺利,可是那种隐隐约约的不安,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更加强烈了。

甚至二郎神都有了感觉,觉得自己心中闷得慌。

“二爷,我总感觉我们忽视了什么事情!”

“哪有,我们先去和猴子汇合吧!”二郎神说道。

“好!”

此刻,孙悟空那边,孙悟空带着人往那边赶去,却是感觉毫无防备,因为过来的人都是精英,并且还有孙悟空这样的强者带队。

加上装备精良,这才让他们二十几个人,有勇气踏足这样的地方。

“侯爷!怎么了?”看见孙悟空在前面停止不动了,后面的人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我感觉错了,继续出发吧!”就在刚才,孙悟空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快了一拍,然后很快的恢复正常了。

“哦!”

众人慢慢的前进,很快就到了这些海盗的根据地,里面看起来还好,并不是多么糟糕。

“撤退!”孙悟空突然说道。

面对这样的指令,那些人也没有质疑,反而立刻执行命令。

很快,两方汇合了。

“猴哥,怎么样?”周游问道。

“里面的防守力量并不是很强,你们那边呢?”

“搞定了。”

“接下来我们商量一下计划吧,我总是感觉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孙悟空坐下,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最起码在他还是齐天大圣的时候,没有过这种感觉。

“我觉得,我们兵分两路,不如一起行动,这样可以最大化的避免损失。”

“那就行动吧!”

“等一下,”孙悟空又喊道:“先把各自带的食物吃了,休息一会儿再行动吧!”

“好。”

孙悟空把二郎神拉到一边,“三只眼,我感觉到了小光头的东西,好像就在这里面。”孙悟空神秘兮兮的,其实他师傅的东西,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只不过有些不凡罢了。

操纵

操纵第三集

第565章 换医院

我和佟湘约好做鉴定的这天,他们没有违背答应我的承诺,早上九点钟,他们准时等在了医院门口。

佟湘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和刘立峰,以及刘亚仁,都在医院了。

而滕柯开车送我去医院的路上,我的心思,一直徘徊在昨晚和母亲的促膝长谈里。

母亲的那些话让我心里麻乱,她说我是被人二次转送的,意思就是说,我不仅被一家人抛弃,而是被两家人。

滕柯看出了我情绪不对,他笑着看了看我,说:“一大早起床,就精神萎靡,是饿的吗?我昨天回家前,给你买了零食,在后座上,等检查结束以后,你就可以随便吃东西了。”

我摇着头,“我不饿,就是心情有点不好,昨天我妈和我说的那些话,我也都告诉你了,我就是因为那件事闹心的。”

滕柯说道:“关于你被抛弃的事?”

我点着头。

滕柯深吸了一口气,说:“那你的亲生父母,应该会很后悔吧,放弃了这么可爱的女儿,是他们没有福分。”

面对滕柯的安慰,我苦笑着,而我们的车子,已经开进了医院大院。

佟湘和刘立峰就站在医院正门口,刘亚仁陪同在一旁,不过,最让我意外的,是叶姝予的出现。

我们赶到时,她正来回踱步在正门口,焦急的看着时间。

下车之前,我警惕的询问了滕柯一嘴,“你觉得,叶姝予会不会从中作梗?”

滕柯摸了摸我的额头,“放心吧,有我呢,不会给她机会的。”

我和滕柯走到医院正门口,叶姝予就正了正身子,看着我和滕柯说:“哟,夫妻俩一起来的啊,看样子,对今天的事情很重视咯。”

滕柯牵着我上了台阶,看着叶姝予说:“所以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叶姝予耸耸肩,“全当做善事喽,这亲生女儿对自己的爸妈不管不顾的,我作为这件事情的引导者,我总要负起责任,你说对吧?”

叶姝予说话的时候,神态和肢体动作,都特别的令人厌恶,我没有理会她,转头冲着佟湘和刘立峰说:“我们进去吧,医生都已经约好了。”

可在我说完这些话以后,佟湘和刘立峰,齐刷刷的就定在原地,根本不挪步。

刘亚仁在一旁抓了抓自己的额头,笑着说:“未晚姐,要不我们换一家医院吧,这家医院的人流太大了,我们肯定要等很久的!”

我不太明白,刘亚仁在这时候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我不是说了,我已经预约过了吗?”

刘亚仁愣了片刻,才想明白提前预约的项目,根本不需要等待。

刘亚仁傻笑了两下,尴尬的闭了嘴,而一旁的叶姝予则开口道:“他是怕你在亲子鉴定上做手脚,所以才要你换一家医院的,这你都听不明白吗?”

所以,在叶姝予代替他们一家三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挺可笑的。

我无奈的摇着头,“所以呢,你们找了另一家医院,就可以向我保证,你们不会对我做手脚吗?”

我朝着叶姝予迈进了一步,毫不畏惧的看着她说:“你心里想的什么,我最清楚,佟湘什么为人,我也清楚,他们会不会为了防备我而寻找其他的医院我不能确定,但你能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

叶姝予冷笑了一声,“你的那一套废话,就别多说了,医院我已经给你找好了,既然要做鉴定,那就找个权威点的,你找个中心医院,鱼龙混杂的乱的要死,你怎么保证,鉴定结果能不出错?”

我笑道:“那你怎么保证,你找的那家医院,就没被你收买?”

叶姝予冲着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唐未晚,你……”

身后,滕柯走到了我们两个的身边,他开口道:“你找的是哪家医院?”

叶姝予气急攻心,随口就说了出来,“家和!私人的,肯定比公立的要好很多!”

滕柯点点头,“好,那就这样,既然你怀疑我们,那我们就抛除掉家和跟市中心这两家,这座城的医院这么多,随便一家上规模的,都可以。”

所以,在滕柯这样提议之后,叶姝予也就说不出什么可以狡辩的理由了。

而最后,我们用了抽签的方式,就这么随意的决定了要做亲子鉴定的医院。

我们开车前往时,刘亚仁故意要坐滕柯的车子,我和滕柯倒也没拒绝,而这一路,他的嘴巴,就一直唠叨个不停。

一路,他都在讲他的那些富二代朋友们毕业以后的打算,他说他羡慕那些有钱人,他说他有朝一日,也要成为那种高贵的人。

我没插嘴,因为就现在的状况来说,我对刘亚仁的印象,已经从一开始的平和,变成了讨厌。

他和亚芯,真是两类人,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滕柯当然也没插嘴,就任凭刘亚仁在那里碎碎念。

等刘亚仁说的口渴的时候,他伸手就拨开了身旁的购物袋子,说:“姐,这袋子里的东西,我能吃吗?我有点口渴。”

我点着头,“可以。”

刘亚仁喝完水之后,他又继续看着我说:“姐,你婚礼的时候,我也可以参加的对吧?那我是不是可以邀请我的室友?我想让他们看看,大户人家的婚礼,有多气派!”

说着说着,刘亚仁就越讲越开心,“你都不知道,我的那些朋友,在知道我姐夫是滕柯的时候,他们有多惊讶!他们都以为,我是在忽悠他们!我是真想把你俩邀请去我的学校,好好跟他们炫耀一下!”

我有些听不进去亚仁的话,就转着话题说道:“你和你妹妹有联系吗?她的脸被划伤以后,你跟她打过电话吗?”

提起亚芯的事,刘亚仁就彻底蔫巴了。

其实我挺佩服他的,明明做错了事,却丝毫不受影响,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亚芯是他的妹妹,是供他读书的恩人,他亲手毁掉了她妹妹的脸,他却没有任何的忏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