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出援爪

伸出援爪
  • 主演:品托·考维格,华特·迪士尼
  • 导演:克莱德·杰洛尼米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41
白雪覆盖的郊外,憨直的普鲁托正将身体和鼻子贴在雪地上,他仔细地嗅着,寻找可能藏在雪底下的食物。正在这时,他听到一声声急切而稚嫩的小猫呼救声。原来在尚未封冻小河中央,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被人装进布袋里,扎紧口后残忍地扔进河里,打算将其溺死。普鲁托不明就里,将袋子捞了上来。湿漉漉的小猫并未注意到普鲁托疑惑厌恶的神情,反而对救了她的大狗格外亲近。当然普鲁托可不是那么低姿态的狗狗,他傲慢地赶走小猫,趾高气昂回到家中,谁知小猫竟然也跟了回来。可是当看到主人米老鼠对小猫的喜爱之情,普鲁托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嫉妒,他灵魂中罪恶的一面占了上风   本片荣获1942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奖。

伸出援爪第一集

巧莲把申请提前退休的材料递给了盛凯之后,就在家等消息,同时让曲维扬找了锅炉工来,跟人家商议前院安暖气的事情。

巧莲打算在西厢房和前面铺子中间那地方,接一间小屋子当锅炉房,用大一些的锅炉,带着东西厢房和前面铺子。

这么一算计,那可就需要不少的暖气片和管子。

巧莲按照锅炉工计算的规格和数量,从系统里兑换出来,放在了仓房,等着锅炉房加盖好了,再安装就行。

盖一间小房子不费多少工夫,找两三个泥瓦匠几天就盖起来了,之后锅炉工开始干活。

春天已经不烧暖气了,锅炉工比较闲,随便从厂子里请了假就过来挣外快。

这一回找了俩人,也不按天计算,就是整体把这些活包给他们,啥时候干完啥时候算。

这俩人得空就来,用了六七天,就全都安装好了。

正好,这个时候盛凯也打电话过来,说是手续都差不多了,就差单位签字盖章,让巧莲拿着那些手续回医院一趟。

“嫂子,你放心吧,医院那头我都跟他们说好了,不会难为你的,你就直接过去盖章就是了。”

巧莲去卫生局拿手续的时候,盛凯这么安慰她。

巧莲怕啥啊,于是就拿着那些手续去了医院,到院长办公室,找付院长签字盖章。

那个姓付的院长看见巧莲手里这一叠申请退休的材料,看看那上头卫生局都已经盖了章,就差医院这边了。

姓付的心里这个憋屈啊,他是想撵走巧莲不假,可不是想让她提前退休啊。

这可倒好,巧莲不用上班了,退休金还照领,还不如让她在医院上班,好歹还在手底下管着呢。

姓付的有意想要为难巧莲,不批她的退休申请。

可是一想到昨天盛凯专门把他叫过去,跟他谈的那些话,他又不敢不批准。

他来这边时间短,不太清楚巧莲家的背景,只知道巧莲的男人是经济局的干部。

不是一个部门的人,他自然不在意,所以就没什么顾忌。

可是盛凯告诉他,巧莲的闺女在省医科大医院当主任,女婿也是医科大医院的主任,女婿的爸还是医科大医院的院长兼医科大的教授。

另外,曲家还跟省里的某些大干部是亲戚,关系非常好。

盛凯就说,让姓付的别难为巧莲,巧莲申请退休就直接批。

不然要是惹着巧莲了,她要是真的往省里打个电话,估计这边也不好办。

姓付的心里这个憋屈啊,那就别提了。“还是陈主任厉害啊,背后有高人指点,竟然想起了申请病退。了不起啊。”

姓付的酸了吧唧说了这么一句,却没敢难为巧莲,还是在申请上签了字,然后让巧莲拿着手续,到院务处盖章。

只要院长这边签字了,那头的章很容易,于是巧莲顺顺利利的就这么办完了手续,把手续交上去,只等着退休就好了。

正好这时候万喜那边打来电话,说是铺子已经按照巧莲的意思收拾好了,问巧莲什么时候能有空过去。

巧莲找了风林他们打听一下,正好最近出车去通化。

于是四月二十五号早晨,风林开车来接巧莲,把巧莲给陈民丰家准备的那些东西,全都装上车,一起拉到了通化,送到了陈家去。

“哎呀二妹妹,你这是从哪弄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这是桶还是锅啊?我看着倒像是桶呢,就用这个来做熟食?”

陈民丰和周氏看见车上卸下来的东西,挺纳闷儿,不明白这都是干什么用的。

“三哥三嫂,这个是烀东西用的。

一般来说,熟食分好多种做法。我之前熏的那些,就是最后加了个步骤,用这个熏炉。

底下搁了材料慢慢熏,让材料的焦香气味都深入到肉食里面去,所以带着特殊的香气。

当然了,也可以直接用这个锅来烀,烀熟了拿出来卖,就是颜色上差一些,没有熏的好看。”

“你这边原材料都齐全么?有地方采买的话,明天我就帮你做一些试试。

这些锅和炉子啥的,我也得试一试才能顺过来手。

这样,明天咱就开始做,但是一开始肯定不能直接卖。

明天让万喜就在外面挂个牌子,就说新店开张,所有熟食免费品尝,咱们练手的这些,你就拿来让他们吃,当做是宣传了。”

巧莲来的时候就想好了怎么帮着陈民丰,把这个店开起来。

开店必须要宣传,不宣传谁知道有个熟食店要开业啊?

可是这怎么宣传要有讲究,你上大街上敲锣打鼓的没用,人家当你是有毛病耍猴的。

现在这年月也没有印传单的,再者好多人都不认字呢,传单发了人家也看不懂不知道咋回事儿。

更何况,如今这时候,别看形势好像宽松了,要是谁敢在大街上发传单,估计直接就被弄走了。

所以想要宣传,就得来点儿别的招数,来个免费试吃。

不管啥时候,爱占小便宜是人的天性,一说有不花钱的熟食让人免费吃,闹不好整个通化城的人都能来呢。

当然,这试吃也是有技巧的,不然那么多人来吃,还不给吃垮了?

“三哥,你不用问,你就听我把话说完就行了。

这样,咱们把要试吃的肉啊,都切成小片儿,用牙签儿插上,装在小碟里面。

就在咱店门口摆上一溜桌子,让这些人排好队,一人一口,尝过就往前走。

这样一天也费不了多少,但是效果肯定不一样。”

“咱们要是这么试吃两天,大家伙都知道这边有个店,等着开业了,人家想买,自然会过来。

这样花不了多少钱,效果却好很多。

最主要就是三哥和万喜,在外面维持秩序,不许插队乱挤,也不许重复排队过来吃。

三哥三嫂,你们觉得咋样?要是行咱就这么办,要是觉得不行,那就算了,咱就正常练手一两天,然后开张也没问题。”

巧莲只是提出方案,具体怎么做,那当然是陈民丰夫妻做决定。

陈民丰两口子一琢磨,二妹妹这话在理啊,想要学会这些必须得练,不练怎么可能会呢?

可是这些练手的也不能全都留着自家吃啊?那要吃到啥时候去?

送人?交情浅的送了心里不舒坦,交情好的又能有多少?

“二妹妹,就听你的,咱试吃两天,然后开张。”陈民丰当场拍板。

伸出援爪

伸出援爪第二集

第0019章:过得很好

岂料她想多了,她话音落下便有人去厨房给她拿了饭菜来,她也趁机在自己这个院子走了走。

她觉得自己一时三刻是走不掉了了,首先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从殷湛然把她留下,还给了她王妃这个举动来看,她现在是走不掉的,最重要的是,没钱。

这院子不算很大,但也算是精致,小花园的花儿也不错,总的来说是个好地方,再看院子里打扫的丫鬟和那些做粗活的老婆子,这个院子她估摸着有二十个下人。

瘪了瘪嘴,真行,她一个人就要二十个人服侍,这宣王府还真的是财大气粗,不过她却不会觉得殷湛然这样做是对她好,其实她明白,和传言相差那么大,殷湛然不放心派人过来监视也正常。

算了,她摇头,反正她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不如先熟悉环境吧!

这么一想便心里放开了,院子里翠色满园,红花点缀,带起五彩世界,她起步往回走,却在门口看到一颗玉兰树,虽然茂盛,可惜这个季节不是玉兰花开的的时节,也只能看看这绿色的菜叶子了。

摇着头进了屋,丫鬟已经提来了饭菜,一面有人服侍着她洗手,她心里点头,还好,她吃饭前是有洗手的习惯,毕竟职业病。

收拾好了坐到桌子边便食指大动,因为一张桌子都摆满了,炒菜汤菜凉拌菜,荤素搭配,这生活不错啊。

见到吃的郁飘雪就赶紧吃起来,味道也好,她现在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必须要多吃,不然就算将来找到逃的机会,她这小身板也跑不动啊。

可是吃了两口她就发觉吃不消了,她吃饭的时候其实也不是旁边有人吃不下,而是旁边八个人都齐刷刷的看着她吃,她就真的吃不下了。

因为她会有一种感觉,觉得别人都很饿了没得吃只能盯着她吃,然后心理原因就死活吃不下,无法,只好叫她们都出去,等到屋子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算是大快朵颐。

“这王爷人还不错啊,被人这么找麻烦居然没把气撒我身上。”

郁飘雪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又夹了一筷子蔬菜,都很新鲜,看得出来没人虐待她。

“我一毛钱嫁妆都没出,居然跑来白吃白住,还这么好待遇,这王爷人不错的说,干嘛外面把人家传的跟个魔鬼似得。”

郁飘雪觉得这菜太好吃了,毕竟这都是古代没有化学污染、也不是什么化学肥料或饲料养出来的,本身就是天然的好味道,再加上厨师的手艺,让常年呆在军队的郁飘雪觉得这简直是皇帝的待遇。

吃过饭郁飘雪打算出去走走,但是丫鬟却拦住她,说她才来不熟悉路,为了怕她迷路,还是不要乱走的好。

这样的话她岂能听不出来,殷湛然虽然还是给了她面子,但是活动范围仅限于自己那个院子,算了,就自己院子呗。

全天候监视郁飘雪的暗卫将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事无巨细的禀告,敏少孤听完眼里倒是有些诧异,唇角隐隐可见的勾起一丝微笑。

伸出援爪

伸出援爪第三集

白凰四人站在支雪三人面前,两方都有些沉默。

“你们四个人自己决定吧!”支雪神情很是不爽,“最终名额只有三个人,你们多出了一人!”

“我不去!”

段兮兮举起手,“那个名额我放弃。”

肖肖脸色顿时就白了。

“不不,我实力,那么差,要不是兮兮我们都赢不了……。”

“你们两个都去,我就不信了,我不去那个什么无神镇,我还没法儿往上走了不成!”芜赦冷笑。

支雪他们看着三人互相谦让的场面,脸色更不好了。

“白凰,你怎么想的?”王黎很好奇白凰的想法,出声问道。

白凰看了三人一圈,对段兮兮抬了抬下巴,“你把名额让给肖肖。”

肖肖神情更慌了。

芜赦皱起眉头。

“行!”段兮兮倒是弯眉笑开了。

“去无神镇的名额,让你爸出面给你加一个。”白凰又接着说:“不然就让你爸来这里找沧墨道人他们聊聊天。”

支雪三人:“……?”

芜赦肖肖:“……!”

段兮兮一愣。  “你有这么好的优势为什么不用?”白凰一巴掌拍在她的脑袋上,“别在意别人说你的那些话,你的家世本身就是你脚下的一块踏板,你怎么能因为外面那些人的话把这

块踏板丢开,你理应就着这块踏板迈步到别人追都追不到的高度才对!”

段兮兮眼眸大亮。

心口桎梏骤然松开。

从小时候开始,她身边的那些人只会在背地悄悄说她靠家里。

她通常为了争一口气就不接受父亲的安排。

宁愿自己撞的头破血流,也要像别人证明自己。

可现在却有一个人和她说,你理所应当应该享受自己的家世。

“走吧学长们,我们这边的事情解决好了,四个人,一个不少。”白凰伸出四根手指头,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支雪三人的神情都不算好看。

总有一种,怎么都不能顺他们心意的感觉呢?

看白凰过的不好,他们就过的好了。

支雪徒手撕开一条裂缝,率先从那裂缝之中钻出去了。

后面的人紧跟其后。

最后只剩下肖肖,白凰,还有那个叫做宁权的。

正当肖肖要一脚迈步进去的时候,却被白凰猛地拉住了胳膊。

“怎么了?”肖肖不解的看着白凰。

“是他吗?”白凰神情很是冷淡。

“什么?”肖肖瞪大眼睛,就看见白凰转身指向了站在身后的宁权,“那个一开始的时候在食堂找你麻烦的是这家伙的女人吧?”

肖肖面色一白。

白凰怎么知道?

“宁权学长,你不打算说什么吗?”

白凰冷笑着睨着宁权,“我们肖肖可是因为你受了不小的委屈。”

“我只是和他说了两句话罢了。”宁权还是那副好好先生的样子,看的白凰冷笑不已。

“那你的女人为什么要来找肖肖?”白凰笑道:“而且你竟然看见了,也不曾阻止?”  “女人之间的战争我为什么要去阻止。”宁权不解,眼中的温和却在逐渐的褪去,“白凰,别以为自己成了新生第一就能和我叫板,你现在的成就在我看来一文不值,因

为我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他褪去温和的笑容,总算露出几分自私又凉薄的边角。  “少多管闲事,才能在这个学院活的长久。”宁权仿佛看虫子一样的看着两人,目光在肖肖身上剐过,冷笑道:“光系天赋啊,小学妹,要是你的这个好朋友护不住你了

,随时欢迎你来找我啊。”

他脸上又挂上了那种虚伪的笑容,一脚迈进了巨大的黑色裂缝之中。

“白,白凰……。”肖肖脸色发白,“他会不会报复我们……。”

“怕什么。”白凰倒是淡定的很,“想报复我们的人多了去了,多他一个也不多。”

“走!”白凰拉着人一脚迈进了裂缝。

眼前一片眩晕过后,白凰耳旁突然响起熙熙攘攘的各种声音。

“又出来一个!”

“这波就是留到最后的新生了吧?”

“可真是了不起,铜字班的白凰,啧啧!”

像是突然来到一片陌生的领域,强烈的冲击感让白凰一阵恶心想吐。

好在她苍白着一张脸忍住了。

“白凰,你还好吧?”芜赦她们跑过来,“走吧,说是要给我们这几个留到最后的人一份奖励。”

不只是去无神镇的名额,还有别的实质性奖励?

白凰挑高了眉眼,不管边上那些探索的目光,走到王黎身边。

“这次的奖励是灵药学院出的,你们就偷着乐吧。”王黎的神情懒洋洋的,很难让人相信这次的奖励是什么重宝。

毒婆婆早就在学院里等着了,看见白凰过来的时候神情自豪又欣慰。

历年来他们灵药学院在这种集训上都是弱势的,十年来也只出了一个王黎,坚守到了最后,现在又多了一个白凰。  “你们四人能坚持到最后,这证明你们几人在实力,运气这两方都算差。”毒婆婆掀开眼皮子,笑道:“我老婆子也没什么好拿得出手的,不过我们灵药学院的聚灵池,

你们倒是可以去泡一泡。”

“聚灵池?”段兮兮发出一声惊叹,“让我们泡多久?”

聚灵迟可是好地方,那可是用来供养灵药学院里养着的所有灵药所需要的养分集中地。

要是在里面泡上半日,可抵得上寻常修炼一年!

没想到这次灵药学院居然如此大方?

“半日,从这会儿泡到日落时分,晚上是你们的迎新宴,作为新生集训之中最出色的四个人,还要准备一下感想,到时候去发个言。”

白凰:“……?”

看来就算是在另一处的空间里,学院性质也虽然不尽相同,但一些令人苦笑不得的模式还是有的。

毒婆婆将他们带到了灵药蒲的深处,白凰还没来这里看过,到处都长满了灵药,奇形怪状的,还有的灵药长得和动物一样,看着十分渗人。

灵药蒲的深处便是一方小小的聚灵池,池水清透,白凰只单单是站在池子的旁边就能感觉到它喷涌而出的磅礴玄力。

她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这里……冲破三星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