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莱坞之不可能的任务

宝莱坞之不可能的任务
  • 主演:沙鲁克·汗,苏丝米塔·森,桑尼尔·谢迪,扎耶德.汗,阿姆瑞塔·拉奥,卡伯·贝迪,纳萨鲁丁·沙,博曼·伊拉尼,Bindu,萨蒂什
  • 导演:法拉·可汗
  • 地区:印度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印地语
  • 年份:2004
讲述一名印度军官假扮学生到学校卧底,目的是保护一名高级军官的女儿。   以华丽梦幻歌舞称奇的印度宝莱坞电影,此次以仿效《不可能的任务》之好莱坞大格局动作及爆破场面,由宝莱坞汤姆克鲁斯沙鲁克罕主演,再创印度电影奇峰。一场电视政见发表会成为充满政治阴谋的刺杀案件,在男主角奉派潜入校园,保护未曾谋面的弟弟与将军的女儿时,急转为洋溢青春趣味的斗智校园喜剧,点缀以性命相交的亲情、友情与爱情,再来个视觉效果与震撼力不亚于好莱坞的大决战场面,娱乐效果百分百。

宝莱坞之不可能的任务第一集

夜想南轻轻地笑了一下:“苏沐,私下里没有必要叫得这么官方,你直接叫我夜想南也可以。”

说完,不等她回答就抱了儿子离开了。

苏沐看着他的背影,然后咬了咬笔头。

她之所以愿意让他留下,是因为夜荀,而且她也不是什么小姑娘了,她看得出来夜想南现在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

挺好的,终于当陌生人了,彼此之间只有客气什么的。

她继续工作。

夜荀好久没有在这里过夜了,特别地兴奋,要爸爸给自己洗澡澡,洗完了澡澡穿了睡衣就过来苏沐这里要抱抱。

苏沐也从来不知道夜荀有这么地粘人的,不过她也很久没有这样抱过夜荀了,小小的人洗过了澡,香喷喷的。

苏沐抱了好一会儿他才肯去睡,临走时还恋恋不舍的亚子:“妈妈晚安,妈妈早点睡。”

苏沐嗯了一声,又摸了下他的小脑袋。

夜想南就看着那母慈子孝,好像是没有他什么事儿,

他去外面抽了支烟,回头时夜荀终于肯睡觉了,乖乖地爬到床上盖好小被子。

夜想南替他把被子收拾好,自己去随意冲了一下,他习惯每天两次澡,在这里也是将就了。

出来后,见苏沐还有工作,他就坐到那组简单的小沙发上,拿着手机刷新闻,大约一个小时后,脚都麻了,苏沐还在那里看资料。

夜想南淡声说:“一个月挣几个钱啊,搞得这么拼命,你们报社要是都是你这样的傻子早就上市了。”

苏沐看他一眼,又低头,一边低声说:‘你不是陪着夜荀睡觉的?’

“我没有这么早睡。”他的习惯是12点的样子,现在才10点多。

苏沐唔了一声:“夜先生的夜生活是丰富的。”

他听她这样说,忽然就恶劣起来:“你不在,我哪里来的夜生活,太看得起我了,还是你让我找外面的女人?不过苏沐,好像你现在也是外面的女人。”

她最听不得的,就是他这些话,根本不想理他。

夜想南轻轻地笑了一下:“难道不是?不过我们分开后,好像我也就……”

“夜想南,你可以不用说了。”苏沐咬着唇,声音低低的。

她有些难堪,就因为她穷得快要养不活自己,所以他才这样轻易地看轻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吗?

苏沐垂了眸子,眼里有一丝的痛苦。

她也很努力地生存着,她付出了很多,应酬也是不得已的,她也没有为了钱而和别的男人怎么样,相反她不太能喝酒,常常喝得吐了。

可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努力地生存着。

她心里难过,可是又是不愿意和他说的,她只是垂着眸子,安安静静地一个人继续看着资料。

夜想南有些蛮横:“我想吃面。”

“自己下,厨房里有材料。”苏沐轻声说,是绝对不纵容他的。

夜想南瞪着她,好半天,他终于去了厨房。

他不光下了自己的面,还好心地为苏沐下了一碗。

{少五个字~~~EMMMM}

宝莱坞之不可能的任务

宝莱坞之不可能的任务第二集

晚上,王云一脸灰败的回来了。

几个人见她脸色不好,还以为是又没有小宝的消息所致。

结果一见到廖霞,王云沙哑着嗓子直直摔进廖霞的怀里,声嘶力竭的哭嚎:“妈,他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王云的嗓子虽然一直在精心调养之下有所好转,但是毕竟不同于从前温柔若水,又娇又嗲的声音,而是变得有些暗哑,平时听着比从前多了一丝熟女风情,可是一旦高声说话,声带就如同漏气一般发出“嘶嘶”的声音。

廖霞一拍桌子:“他凭什么!”

王云捂住了脸,她能说什么?能说在皇朝之夜的事情已经被曹扬翻了出来?能说她撒谎说家里一直经商被人家当场揭穿?兜里揣着曹扬给的五万块钱遣散费,她就这么灰溜溜的回来了?

王云以为换了个地方,换了个身份,她又找到相貌还算过得去家世富足的曹扬,王云觉得虽然曾经摔进了一个泥坑,可是在别人没有发现之前她已经重新装扮了自己,她是全新的王云,此后将是一片坦途。

她错了,有些事情会如同奴印,一旦烙上,永远没有办法清除……

王云将自己关进屋子里,谁都不肯见。

王家人遍寻不见的王小宝正跟林夕陪着一对老夫妻在公园里玩耍。

王金山和廖霞这对夫妻算不上难看,也绝对说不上好看,但是两个孩子却都非常漂亮,王建挺拔高大,王云姿容清丽,王小宝也不例外。

林夕陪着的这对老夫妻丈夫是华大退休的老教授,前年一场意外的爆炸,直接夺走了他儿子儿媳和刚出世不久的小孙子的生命,老伴一度在如此巨大打击下终日精神恍惚,以泪洗面。

他们的确得到巨额赔偿,可是有什么用?钱能买回三条鲜活的生命吗?

心灰意冷的老夫妻将赔偿金捐出大半,每日只莳花弄草,偶尔会报个夕阳红旅行团出去散心,聊以打发残生。

巧得很,谭修玮是老教授的学生,曾经一次跟林夕聊天的时候说起过他们的事情。

有时候并非是幸灾乐祸,当以为同样痛失亲人的时候,你却峰回路转找到了失去的孩子,两相比较之下,你会觉得自己是如此得天眷顾,而倍加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幸福。

谭修玮曾经感慨的说,老师和师母实在是太寂寞了,他们甚至曾经想要尝试试管婴儿,奈何年纪太大,师母的体质已经不适合了。

林夕在那个时候就留了个心眼,悄悄记下老教授的电话和地址。

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都没有了,却并未变得愤世嫉俗,依然愿意对别人的苦难献出一份力所能及的爱心,林夕觉得极是难得。

王小宝还是个懵懂稚子,如同一张白纸,大人准备了什么样的颜色他就会画出什么样的色彩,在王家那一窝子人渣的熏陶下,王小宝就算教育成功了,都是个流氓。

世界上存在着很多本来是人类的异类,有猪孩、狼孩、熊孩、鸟孩等等,他们原本是人类的孩子,就是由于降临人世不久就被那些野生动物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当做孩子抚养,最后被同化发生异变,他们变得基本和那些抚养他们的动物相似,林夕记得,那个熊孩的脸上,甚至长了长长的毛。

可见所处族群和环境对人类影响之巨。

所以林夕有理由相信,这样一对睿智、豁达的老人如果愿意收养,王小宝的人生将不再是可以预见的悲剧。

罪不及婴孩,林夕的任务名单里,并没有王小宝这个孩子。

一旦她的计划全面展开,等待王家的,将是全家的覆灭,生不如死。

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人有时候不如畜生,谁知道走投无路之下王家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王家人始终宝贝着王小宝,全家都流离失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她不觉得这个孩子会有什么好下场。

林夕事先跟老教授沟通过,他们很乐意抚养这个孩子。

林夕足足用了五天时间,才在不伤害王小宝大脑的前提下,使用遗失,让他忘记所有的王家人,只模糊留下自己的影像。

五天以后的王小宝,已经没有了那股小霸王的跋扈气焰,变得十分依赖林夕。

林夕给他买了很多益智玩具,每天晚上给他将童话故事,陪他一起看小猪佩奇。

小小的肉团,骨碌碌的大眼睛,这个属于小翠记忆中暴躁乖戾的小少爷,如今拉着她的手,叫她小溪姐姐。

早上起来林夕偷懒,小家伙会拎耳朵揪鼻子:“宝宝饿啦,宝宝要吃饭。”

林夕觉得这算是一种报应吧,她以前天天敲着破盆让王家人起来给她做饭吃。

叫了适合小孩子吃的早餐,一杯鲜牛奶,两个软软糯糯的紫薯卷,虾仁西蓝花。

小家伙叫着:“我要吃炸薯条,炸虾。”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渴求。

林夕硬起心肠:“不可以,小孩子吃那个会长不高哦,像七个小矮人一样,所以最后白雪公主才嫁给了王子,因为他一个顶小矮人两个那么高。”

“哦。”粉嘟嘟的小嘴撅了起来:“那……吃这个会长高?”

“当然啦,会很高很高。”

唏哩呼噜,唏哩呼噜……

在电话里林夕已经说过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话老教授夫妻也不会轻易相信她。

林夕一见面就爷爷奶奶的叫个不停,老教授还在问东问西,可是老太太已经一把抱起了小家伙,一口一口亲在孩子粉嫩的小脸蛋上,乖孙乖孙喊个不停。

“奶奶,对不起啊,小溪姐姐说,宝宝出去玩走丢了,宝宝回来了,可是宝宝忘记了奶奶。”一双肉肉的小手不停在给老太太擦眼泪。

老教授看见小小的人儿眼睛里小脸上居然出现羞愧的表情,心也立刻软的不要不要的,一把抱过来问林夕:“小溪,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林夕说道:“他不记得了,所以,就请您给重新取个名,再带上去上个户口吧。”

老教授姓高,当高景行诞生的时候,王小宝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

人都是有私心的,老教授走了自己学生的门路,高景行的户口很快就办理完毕。

林夕陪着小孩子玩了两天一起适应环境,然后么……

从天而降的谭修玮和权婉贞就将她缉拿归案了。

PS:谢谢yin^_-赢赢每天的晚安问候,这一份暖,让茶茶每天都会有个好梦!

宝莱坞之不可能的任务

宝莱坞之不可能的任务第三集

指决浮现出一道道印记,这是林天上一世偶然学会的一门术法神通,专门用来炼体的,他当时已经用不上了,但还是记下了这门术法神通,没想到此刻派上了用场。

那些天材地宝的药材,基本上都是用来炼体的,林天的条理很清晰,牧畅的修为想要快速提升,必须先炼体,并不是说他的体质不行,其实他作为凌绝天少主,此前也没少被各种资源砸,肉身力量比纯粹的炼体修士自然不能比,但是比一般人还是会强出不少的。

可这还不够,林天的想法如果说出来,怕是会让牧畅吓一大跳,甚至会吓到那些尊者!

鼎中,牧畅听到了林天的话,在这些凝为了液体的灵力中,死死的守住意识,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焚烧殆尽了,整个人盘坐在鼎中,只露出了一个脑袋,能够清楚的看到脖子那里的皮肤,变得通红无比,还有微微裂开的迹象!

这种痛楚,绝非一般人能够承受,虽然比不上林天当初在龙凤宫中经历虚无之火的灼烧,但也会有身体撕裂般的痛感。

林天没有去管牧畅,他掐捏指决之后打出的一道道印记,融入到鼎中,还有一部分,则是在鼎外形成一座阵法,那阵法像是一个倒扣着的碗,发出淡淡的红光,有纹路在表面流转,就像是一个封印圈,将牧畅封印在了里面。

做完这一切,林天才收手而立,看着鼎中眉头紧皱,很明显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的牧畅,难得语气无比缓和的说道:“能够承受多大的折磨,就能够收获多大的回报,你前面这些年所承受的非议,能不能一朝翻身,也在于你自己。”

声音穿透进了封印里面,落入了牧畅耳中,让他原本已经极难忍受的痛苦,突然浑身一震,似乎觉得没有那么痛苦了。

人,总归是要有点信念的,否则的话,就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日复一日,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开始。

说完这句话,林天便不再多言,他走到一旁,直接盘腿坐下,也开始打坐修炼,不去管牧畅。

而此时的另一边,被林天打跑的薛直往,已经来到了凌绝天主峰之下的另一座殿宇之中,殿宇内,只有他跟另一位中年男子。

“邓长老,既然他已经答应了半年之后的比拼,那我们也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以牧畅那小子的天赋,半年时间,能不能突破到分神境初期都是个问号,怎么跟邓长老的弟子比?只要他输了,估计也就没有脸继续留下来了,我们也有理由向天主提议赶走他。”

薛直往的左肩已经被眼前这位邓长老治好了,此时也是一脸恨意的咬牙切齿道。

邓长老正是那位二阁长老邓飞光,二阁长老中,他的实力,算是最强的,有尊者五座神桥,且各方面能力跟为凌绝天立下的功劳,只要他拿到更多的资源,突破到尊者六座神桥,就可以开始盯着一阁长老的位置了。

只是现在一阁长老的席位已经满了,他一时半会也上不去,那就只能另辟蹊径,寻求其他方法了。

而他之前是教导过牧畅一阵子了,只是牧畅实在是无心修炼,且三天两头就偷跑出去,也是让他烦不胜烦,最后索性没教了。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他心里,只有他有资格成为少主师尊,要是这一次牧绝仙带回来的是一个高阶尊者,他可能还没有什么意见,偏偏带回来的是一个准尊,不管他在玄幽天做过什么,他也只是一个准尊,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连他这位尊者当初教导牧畅都没有什么效果,现在让一位准尊来,能有什么用?

可他却忘了,教导只是一方面,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要让牧畅心甘情愿想要修炼!

“半年时间而已,先让他蹦跶一会儿,区区准尊,也敢占据少主师尊的位置,真是不知死活!”

邓飞光冷笑一声,语气中尽是冷意。

薛直往附和的点头道:“凌绝天谁不知道邓长老才是少主的师尊,这个新来的准尊,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那我就等半年后邓长老将此子斩落马下了!”

“你先回去吧,此事我自有计较,对了,回去之后,将此事散布出去,最好是让凌绝天人尽皆知!”邓飞光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薛直往自然知道原因,阴险的笑了笑,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告辞一声,离开了这里。

弹指间,三个月的时间,眨眼即过,对于修炼之人而言,三个月的时间就像是普通人的三分钟一样短暂,这三个月里,因为林天的到来,凌绝天的热度倒是没有那么快熄灭,且因为林天这个新来的少主师尊,要跟邓飞光比拼弟子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反而有不少人在期待着。

牧畅的府邸中,三个月的时间里,牧畅在那鼎中就没有出来过,里面原本满满一鼎的液体灵力,现在已经快要见底了。

这期间,牧畅的肉身不知道裂开了多少次,又被药效跟灵力恢复了多少次,次数他已经记不得了,只是一直在咬着牙守着自己的意识不崩溃。

这一日,林天睁开了眼睛,他起身看向鼎中的牧畅,眉头微动,赞赏的点了点头,而后右手一挥,散去那道封印屏障,霎时间,一股极为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

与之同时传来的,还有牧畅身上的气息,也比三个月前,强大了许多。

这是纯粹的肉身力量,不是修为。

“时间差不多了,醒来吧。”

林天开口,声音低沉无比,传入牧畅耳中,让他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迷茫的看了一下林天,然后突然惊喜,直接从鼎中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握了握拳头,惊讶道:“这是我现在的肉身?!”

林天从储物灵戒中取出一套衣服丢给他,说道:“别大惊小怪,现在只是强化了你的肉身,后面三个月,才是重中之重,你必须提升的修为境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