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晶

黑水晶
  • 主演:吉姆·亨森,弗兰克·奥兹,KathrynMullen
  • 导演:吉姆·亨森,弗兰克
  • 地区:美国,英国
  • 类型:奇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2
在另一个星球、另一个时空中,一千年前魔水晶遭到了破坏,从此造成了这个魔幻世界黑暗混乱的开始,千年后魔幻世界的三颗太阳将在天空中交会成一直线,如果在这个天文交会时期前,没有将缺陷的魔水晶复原完整的话,握有缺角魔水晶的邪恶史基斯一族将获的长生不老的机会,这样一来魔幻世界里的生物,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而唯一能阻止史基斯一族邪恶力量的重责大任,就落在仅存的葛弗林族人-间的身上..

黑水晶第一集

南宫少霆何尝看不出来南宫昊是有当甩手掌柜的意思?

不过有一点他说对了,那就是他要替灵儿报仇,成为君临皇帝,就可以踩着那个云浩和夜灵峰!

这两个垃圾,不搞死他们他就不叫南宫少霆。

……

说完这些事情之后,南宫少霆便朝夜灵兮道:“灵儿,父皇母后的身体不大好,你帮他们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救治吧?”

听到这话,夜灵兮立刻站了起来,“好。”

说罢,便走到了东方闻樱面前,“母后伸出左手吧,灵儿必会竭尽全力。”

“别有压力,我们这都是老毛病了,当年你父亲看了也没办法的。”东方闻樱怕夜灵兮会有心理压力,提前宽慰。

夜灵兮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搭在了东方闻樱的脉搏上,探出了自己的精神力。

很快,她就发现了东方闻樱的问题。

“母后的问题主要在于心脉,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夜灵兮说道。

当年她的心脏必然受过重击,不过事后服下了护心的丹药,这才保住了性命。

但是那丹药并未能治愈她的病状就是了。

听到夜灵兮的话,南宫少霆心中一惊,随后问道:“灵儿可有法子救治?”

听到这话,夜灵兮轻轻地一笑道:“我爹都没有法子的情况,我若没有别的医药传承,自然也无法救治,但是所幸我们这些年处处历练,叫我也得了一些别的医药传承,母后这情况,刚好有解决之法。”

这话一出,南宫昊顿时眼神一亮,语气有些激动,“真的?”

就连当年夜家家主都没有办法的险情,如今灵儿竟然有办法救治吗?

这可真是太好了!

……

南宫少霆也在这时松了一口气,随后微微勾唇,“那就好,你再看看父皇吧。”

心中则是温柔的想着:灵儿果然是他的福星。

她不仅治好了他的脚,还能治好他的父母。

夜灵兮这时松开了东方闻樱的手,然后上前搭在了南宫昊的脉搏上。

片刻之后,夜灵兮微微凝眉道:“父皇这情况,倒是比母后还要糟糕。”

听到这话,东方闻樱立刻一脸紧张的问道:“怎么会?”

话落,突然面露恍然之色道:“夫君,一直在隐瞒我你的症状是不是?”

南宫昊听了连忙摆摆手道:“哪有啊?而且我也没觉得我的情况有多严重啊。”

说罢,求救似的看了一眼夜灵兮。

既然儿媳妇能看出来他的情况,应该也会有解决办法的吧?

那赶紧把办法说出来啊,不然闻樱哭了他又得花力气去哄她。

……

夜灵兮见状,不禁有些好笑的说道:“母后莫担忧,怪我说的太夸张了,父皇的情况,主要在于灵根发生了变异,导致经脉给冻结,只要稳住灵根,反而会因祸得福,变得更强大,母后不必太过忧心。”

但实际上,中途灵根便已最是麻烦。

因为修士的修为,本就是依附灵根而来的,灵根若是早期发生了变异,影响也不算太大,但是到了南宫昊这个修为再发生变异,以前的修为就会因此受到影响。

若是控制不住变异的灵根的话,早晚会出大事的。

听到夜灵兮的话,南宫昊和东方闻樱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东方闻樱就看着夜灵兮道:“儿媳妇,他的灵根能稳住吗?”

听到这话,夜灵兮肯定的点点头道:“母后别担心,灵儿不敢托大,但是治愈好你们,还是有七八分把握的。”

若在以前,她自然不敢说这样的话,但是这些年她也不是白白出去历练的,所知所学,已远超过夜家现有的底蕴。

因此南宫昊和东方闻樱的状况虽然极为复杂,但是对于她来说,也并非是难题了。

……

见夜灵兮说的肯定,南宫昊和东方闻樱都各自为对方放心下来。

“好儿媳,那我们就看你的了。”东方闻樱说道。

南宫昊也在这时点了点头。

夜灵兮听了轻笑道:“父皇母后放心,灵儿必会竭尽全力的。”

不说他们现在是一家人了,就算是她和少霆没有在一起,就冲他们两人还是君临的陛下王后,对夜家有恩这一点,她也会全力以赴的。

听到夜灵兮的话,两人顿时轻笑起来。

压在心头多年的大石,终于可以放下了。

而这时,南宫绝突然看向夜灵兮道:“那灵儿这次出来了,还要一直闭关吗?你的身体彻底好了吗?”

对上儿子关切的眼神,夜灵兮伸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小绝放心,娘亲已经没事了,闭关只是为了尽快恢复修为。”

姐弟俩听了这才放心下来。

这时,南宫瑾不禁道:“那这次,爹爹和娘亲会和我们一起回君临吗?”

夜灵兮听了看向了南宫少霆,“少霆,我反正在哪里修炼都可以,不如这次,和父皇母后一起回君临如何?”

既然少霆已经决定接管君临了,那他们自然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

……

听到夜灵兮的话,南宫昊和东方闻樱都看向了南宫少霆。

自从当年那场叛变之后,他们的寝宫就一直禁止其他人过来,还有他们一早为少霆准备的东宫,也在那之后,再未有他人涉足过。

南宫少云那个草包屡次想要过去他们为少霆准备的宫殿入住,但都被他们给禁止了。

但可气的是,那家伙竟然得不到就想毁掉,居然在他们为少霆准备的东宫放火!

好在他们发现的及时,这才保住了那处宫殿。

而他们也一直在期盼着少霆有归来入住东宫的那一天。

只是不知道现在,少霆愿意回去吗?

……

南宫少霆看着两人充满了期盼的眼神,顿了一下后,点了点头道:“一直待在这里也不叫事,那就回君临吧。”

正好,他也想会一会那个南宫少云,还有云浩夜灵峰那几个家伙了。

思及此,南宫少霆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眸。

害过灵儿的人,伤过他父母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见南宫少霆答应了,两人顿时面露惊喜之色。

“好好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东方闻樱又小心的问道。

黑水晶

黑水晶第二集

周森最终还是没能拦住楚林,他知道自己拦不住。

两人到达张家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站在围着警戒线的地方,楚林皱了皱眉头,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明明没有来过这里,可是为什么觉得这么眼熟?脚下的草地,眼前的房子,以及窗下的那棵树。

“怎么了?需不需要我帮助?”周森扶了他一把。

楚林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们都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儿,周森带来了搜查令,没人再敢拦他们。

“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周森决定不让他跟进去,毕竟准许他跟来以及很不合规矩了。

楚林摇了摇头,总感觉在哪里听过一样的话,到底是谁对他说过,哪天呢?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进去的人脸色苍白的跑出来,看见楚林之后预言又止。

“说!”周森单手抱住楚林,拍了拍他的手臂。

“里面……就是一场屠杀。”队员看着楚林,他们的脸色一样不好。

周森默默地攥紧拳头,然后把楚林推到那个警员身边,自己接过口罩,看了一眼那个昏沉的天,以及没有人白天的那种湛蓝,想恶魔的眼睛,分分钟能把人吞进去。

尽管周森做足了准备,可是看到屋子里的情境时还是忍不住觉得恶心。那些肢体,在不久前还在一具完整的身体上,而那具身体本应该生龙活虎,可是现在只能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眼睛也惊恐的睁着,所谓死不瞑目,他总算是见识到了。

张雷坐在客厅的边缘,呆呆的看着人来人往,有人去问话,可是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队长,他不说话,怎么办?动刑吗。”有人拿着记录给周森。

周森看了一眼还给他,然后戴上手套。

“把他作为嫌疑人带回去,先勘察现场。”

即使他这样说,但是他知道他们会什么收获也没有。他打开窗,把灯也全部打开,然后拿出手机上报,这是一件恶性事件,不仅见血了,而且还以这么残忍的方式。上次那十六个人的案子还被压在案底,他该怎么办?

报告完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在草地上发呆的楚林,不用查,第一个嫌疑对象就是林下帆,可是这又如何,那些人一个两个都有案底,都是在逃人员,现在在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家里出现,不仅如此,他们都还没命了,张雷身上全是血迹,周森敢肯定,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清醒的知道,而且之前还和林下帆有过对话。

不过手下的人查了别墅周围的监控,依旧毫无收获。

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定性呢?死去的那些人本身就是万恶的坏人,即使没有死被司法机关抓住的话也是难逃一死,可是这种感觉总是怪怪的。

林下帆到底代表着什么?在没有见面的几天,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存在林下帆这样的一个人,他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甚至希望这些东西都是一场梦,这样不管是谁都能轻松一点,可惜,不是。

转回身去,法医正把那些人收入敛尸袋里,除了血迹,地上还有很多子弹,有些打在了家具上,但是从轨迹来看,他们的方向都对着一个点。

周森站在客厅中央转了几圈,然后站在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根据弹道轨迹来看,林下帆当初站的位置就是他现在所在的地方。那些人在张雷的授意之下对他开了枪,然后没有一枪是打中的,不用检查那些遗留在枪里的子弹他也能猜到。

林下帆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他甚至就直直的站在那里,然后子弹擦过他的衣角,他会皱着眉头撇一眼那些人。

现场被破坏过那些保姆都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不用问,没有人记得林下帆的样子,即使他很帅,但是没有人可以控制住不被他洗脑。

“封锁消息吗?”下面的人问周森。

这是一个难题,但是不管封不封锁消息,肯定已经被传开了,刚刚楚林提过,林下帆让他吞并荣光,这么大的公司,他这么大的口气,周森总算是明白他的狂妄出自哪里了。

“不必了,这个时代,越是封锁消息对我们越不利,不能这样做。”周森捏起一颗子弹,子弹上面有药水,如果被打到的话,死定了。

“那……怎么跟人们交代?”队里的人低着头,他们也有些担心,为什么总是遇到这种事情,都要过年了,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这些不用你们操心。”周森脱了手套,慢慢往外走。

他觉得眩晕,血腥味儿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不自觉的觉得紧张,但是他还要表现得非常镇定。

这种事情确实不多见,甚至十几年才会出现一起,粤城的治安还是不错的,但是为什么会在一年之内出现这种大事件呢?

林下帆这家伙就不能替他想想吗,即使不能,那也要想一下叶蓁蓁啊!她是要在这里生活的,她的事业也在这里,这样搞下去,这个城市都要乱了。

“还好吗?”楚林站起来迎接他。

楚林的脸色好多了,但是小警员依旧面如死灰。周森庆幸楚林没有进去,要不然肯定会不安,甚至做噩梦。不是他很脆弱,而是他和自己一样,能推断出这一切都是林下帆所为,他见过什么样子的林下帆呢?救人与为难,把他和叶蓁蓁紧紧的护在身后,可是这样的林下帆呢?他见过吗?他会不会对他破灭,会不会怀疑自己的选择,会不会对从前后悔?

“没事,但是我不能说问题大不大。”周森把楚林的身体转过去,准备往回走。

这个高档小区今夜将不得安眠,毕竟这么严密的安保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人不会恐慌的。

“你不是要接别人的老婆吗?走吧,别人她在里面待太久。”周森摇了摇头,往前走了几步,以及觉得不舒服。

他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在楚林的口袋里摸了摸。

“你要干嘛?”楚林把手伸起来,任由他找。

黑水晶

黑水晶第三集

其他人听完也是震惊不已,看少女的眼神都变了变。刚刚进场握手的时间不过才两分钟,少女就能将对手观察得如此仔细,不,连他们的长处跟弱处都已经被少女掌握,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出战安排。

瞿雪的眼神动了动,探究的目光一扫而过,随即在心头留下了一抹疑惑。

这样的才能跟洞察力,即便是当初号称为天才的封月也所不及的。可是,这世界上真的有天才吗?

“好,接下来让我们进行第三场……”

主办的声音再次响起,在统计完两场赔率后,观众的情绪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涨。先前他们是本着爱国情结支持了澳门的战队,但结果却出乎意料,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拉斯维加斯的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成为手下败将。

群情激动之中,出战的中年男别别扭扭,晃到少女两三步远的时候停下,等了一会儿见不到人上前,又不禁挪近了一点,结果还是全无反应。

“诶,这位叔叔,要求教别人呢,就得有求教的态度,知道谢谢两个字怎么说的吗?”崔佳丽在一边拉着少女的胳膊,懒洋洋地说着。

中年男人面色一僵,余光看见少女也是似笑非笑,心里顿时福复杂难言,但到底还是心里没底认了怂,瓮声瓮气道:“谢谢。”

闻言,秦卿莞尔一笑,也没为难对方,交代了一句后直接环着手靠在墙边,默不作声地观看了起来。

第三场耗时比前面两场要久,中年男人打得磕磕绊绊,最后又是在险象环生中取得了胜利。

“哈哈,赢了,八千万,八千万美金!”中年男人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心,在大屏幕上显示出金额后猛地回头,下意识地就看向了休息区,在对上一张清澈眼眸里肯定的笑意后,嘴角扬起了高高的弧度。

等反应过来自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得到少女肯定后心花怒放不能自己,顿时就尴尬到老脸一红。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脑子犯抽……

六场三胜,如果接下来再让澳门拿下一局胜利,那也意味着白人一败涂地。

在第四场开局之前,隔着宽大的场地,白人领队突然跟主办交涉,说了一通后主动朝着对面走去。

现场上万双眼睛齐齐注目了过去,欢呼跟鼓掌声都停了下来。

“那外国佬想干什么,比不过就要玩赖的啊?”

“我看八成是谈条件,不过今天这几场看起来确实很克他们,估计背后是有高人坐镇,剩下的几人当中,估计也就那个穿着职业装冷冰冰的女人是幕后操手。”

“那个人是赌王护卫队的队长,刚才进门我就看到了,长得可漂亮了,估计能力也强。”

……

众人议论纷纷,都是商讨着白人是冲着谁去的,多少一些声音也传到了前排观众席去了。

“弗雷德,你觉得他是要去找谁?”樊洪慢悠悠叩着扶手,半眯着眼睛,一脸怡然自得地徐徐开口问道。

坐在他身侧,一身西装笔挺,脸上覆盖着一张白色面具的高大男人想也不想,“鬼手。”

冰冷的字眼从面具下透出来,把旁边的人都冻得一哆嗦。

樊洪却微笑了起来,端过旁边秘书准备好的茶水,慢悠悠喝了一口后,在氤氲缭绕起来的雾气里瞥了身侧一眼,“弗雷德似乎对陆小姐很是看好,不知是因为她的实力还是……”

实力,那是他们有目共睹的,依着少女的秉性跟手段,就算在青年之中也是翘楚一辈,欣赏是人之常情。

只是冷漠的男人没等他说完,便冷冷开口低沉着声音道出了答案,“因为她这个人。”

因为她这个人,所以付出十几个亿的投资也是甘之如饴。

樊洪反应过来的时候,眉心没由来地一跳,有些诧异地扭过了头,却难以从那张白色面具上看到丝毫的破绽。

上次有人目击到他们出入私人会馆幽会数个小时,难道事情是真的?早在复选赛之前,少女就已经跟了弗雷德?

这个消息令樊洪内心犹如搅翻的调味瓶,一边替少女懂得审时度势,巩固自身而高兴,一边又替她觉得不值。那样一个跟秦晚想象的孩子,怎么能如此自甘堕落。

一来一回之间,不远处的白人已经走过赌桌的楚河界限,朝着三个女人的方向走去,在众人觉得验证了猜想之时,却见到对方越过瞿雪跟崔佳丽,直直站到了靠在墙边,最没存在感的少女面前。

“你好,我叫科恩,是来跟你道歉的,刚才是我鲁莽了。”科恩伸出手,一改方才高傲不可一世的态度,友好地打起了招呼。

按理说,秦卿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就像青年出言讽刺后她还是以德报怨让对方赚了几千万美金,事后面对青年的道歉也是大方接受,但此时对着面前相貌英挺,五官深邃迷人的白人男子,她却环着手,一动也不动。

“呵呵,我知道自己不值得原谅,好吧,我再次感到抱歉。”科恩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场面功夫倒是不耽误,再次道歉后才继续道:“我之前就听说过你,鬼手小姐,你很厉害。但是我们来到这里是奉了上级的命令来开拓澳门市场的,所以接下来的几场比赛对我们很重要。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拉斯维加斯发展呢?”

短短三句话之间话题跳跃性很大,看似毫无联系,实际上隐藏在背后在含义却是在场所有人都秒懂的。

对方在用拉斯维加斯的机会兑换接下来的胜利,公开公平的等价交换。

“哦?”秦卿挑起了眉梢,神色慵懒地回了一句。

科恩听出了一点口风,立刻趁热打铁道:“我们是拉斯维加斯贵族赞助的团队,代表的是赌城的高层,如果你愿意,随时可以得到比赌王头衔更高昂的美金。”

在许多人的眼里,赌徒参加比赛,拿到赌王的头衔,无非为的就是钱,到头来还是变相在给高层卖命。

既然都是买卖,那自然是价高者得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