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大灰狼

爱情大灰狼
  • 主演:伯努瓦·波尔沃德,凯德·麦拉德,弗雷德·特斯托,薇拉莉·邓泽里,夏洛特·勒·邦,扎布·布雷特曼,克里斯蒂亚娜·耶里
  • 导演:尼古拉·查莱特,布
  • 地区:法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3
亨利(贝诺特·波尔沃尔德 Beno?t Poelvoorde 饰)、菲利普(凯德·麦拉德 Kad Merad 饰)和路易(弗莱德·泰斯托特 Fred Testot 饰)是情同手足的三兄弟,虽然成年后他们各自都有了感情的归宿,但兄弟三人之间的亲情依然非常的牢固。母亲去世的消息彻底打破了三人平静的生活,突如其来的死亡让他们不禁开始思考起人生的意义,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路易打破了对于婚姻忠诚的承诺,哪知道出轨很快就被妻子发现了,无奈之下,他只得躲到了菲利普家,可是菲利普也不安分,被女朋友掌握了找小三的证据,两人将最后的希望放到了最老实的大哥亨利的身上。

爱情大灰狼第一集

薄凉朔扬了扬手,走到方便面货架前伸出秀气修长漂亮手指划过一桶桶的方便面,然后从货架上取出两桶,一个红烧牛肉味,一个日式豚骨味。

走到收银台付了款,便走到窗边的一排长桌旁站定,撕开泡面桶的盖子,然后把蔬菜包和酱汁包撕开倒进面桶,再接三分之二刻度线的开水。

薄凉朔坐在长桌前等面,听到身旁的那对小夫妻在撒糖。

男的买了一盒冰淇淋,喂食女票,温柔的说,“宝贝儿你少吃点冰的,过几天你要来例假了……这些我吃就好。”

靠!不给女票吃,买什么冰淇淋?!

薄凉朔眼角瞟了眼那边的小男人,既想讨好女票,又大口大口地吃着冰淇淋,于是回头正想吼一嗓子,宫司朗却结了账拎着两只装的满满当当的塑料袋子走过来,“怎么?还需要什么?”

“冰淇淋——”

“好。”

宫司朗把两包食物什么的放在他面前的座位上,转身朝冰柜走过去,拿了一盒冰淇淋回来他面前坐下,还打趣道,“你什么时候喜欢一边吃方便面一边吃冰淇淋的?”

薄凉朔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喂我吃一口。”

喂他……吃?

这可是有人看着呐。

宫司朗笑了笑,打开盖子,用小勺子爻了一勺送到他嘴里,目光深情的看着他小口慢慢的动了起来,十分享受的样子,“好吃吗?”

“不吃了——”看到宫司朗又要来一勺子,薄凉朔被甜腻的味道弄得连忙摆手,“你吃。”

宫司朗沮丧的看着那盒冰淇淋,“我——”

真想丢垃圾桶去,不过当着薄凉朔的面,他只好硬着头皮吃掉。

“哈哈哈……”

等那对小夫妻离开了便利店,薄凉朔拿着方便面叉子笑得前俯后仰。

“笑什么啊?有什么不对?”

“不是——我只是效仿一下别的情侣吃冰淇淋的样子而已,你丫还真的吃了。干嘛不扔掉?”

宫司朗咬着叉子,一脸黑线。

见他笑得那么肆无忌惮的,忍不住伸手掐了一下他的俊脸,“就你喜欢恶作剧,多大岁数了啊?!”

“靠!本少爷高兴!”

薄凉朔最讨厌他掐他的脸了,挥手打开宫司朗的手,埋头吃面。

看得便利店的店员们一阵错愕。

这年头连她们女生都单身狗一大堆了,没想到晚上上个大夜班儿还能遇到一对就地撒糖的俊美男人cp。

值夜班的女店员忍不住走到最靠近他们的柜台里,十分享受的注视着他们一边吃面还一边打打闹闹的画面,真是羡煞人。

于是,悄悄拿出手机给他们暗暗拍了无数张嬉闹的画面。

拍完照,女店员便在微信朋友圈、围脖以及Q空间里同步发了三条说说,大力渲染这对狗男男的深情厚爱。

吃面的两个男人,并未注意有人在拍他们,吃完就离开便利店驱车返家。

女店员连忙追出去拍下他们所驾乘轿车的车牌号,然后再度同步发了三条说说力证这件事的真实性。

然而,这六条说说很快就有娱乐新闻记者给看到,然后进行了一番加工、描绘,再以一则甜蜜死人的娱乐新闻发出来。

可怜的是,那两个主角并不知情,返回他们的公寓便睡了。

第二天早上,叶枫接到助手的汇报,说薄凉朔和宫司朗上来娱乐版头条,吓得他赶紧上网去看。

爱情大灰狼

爱情大灰狼第二集

陈一飞在那瞬间翻滚了出去,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在这一击之下,陈一飞只感觉胸口气闷无比,脸色骇然的看着陆压道人,对方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才能这么轻松一击击败他?

“陈一飞,你很大胆,竟然敢在我的面前撒野。”陆压道人不屑的看着陈一飞:“看到这护罩的瞬间,是不是以为只要击破这护罩就可以逃脱而出?”

“我设计这护罩,目的就是这个,我这护罩根本不是用来困人的,要布置一个这么大的护罩困人,我还没有那个能力,不过,我这护罩却有特殊的能力,那就是传送功能。”

“只要谁攻击我的这个护罩,我就可以在随处的传送到被攻击之处,然后我就可以亲自的过去击杀那个胆大的人。”

陈一飞皱眉道:“以你这种大人物,处心积虑对付我这种小人物,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你是该惊,不过是惊骇的惊,惊惧的惊。”陆压道人冷笑的说道。

陈一飞皱眉道:“陆压道人,我门似乎并没有仇怨,你为什么花这么多的心思对付我这么一个小人物?”

听到这话,陆压道人顿时就怒了“为什么?你竟然敢问我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陆压道人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然后便见到陆压道人的身体漂浮了起来,就在那半空之中化作了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

看到这一幕,陈一飞双眼一凝,他已经知道了陆压道人为什么对付他了,对方竟然是三足金乌,对方是为了他的三足金乌化身来的。

就在陈一飞心思涌动的时候,陆压道人的眼中凶光更甚了:“陈一飞,告诉你我的身份,我曾经是古妖皇族,十大太子之一,而东皇太一是我的叔叔,我的叔叔没有孩子,就把我们当做了孩子,如果不是三足金乌巨变,我就是古妖之皇,你敢玷污我叔叔的尸体,你必须死。”

话落,陆压道人身上便迸发出了一股恐怖到极致的凶悍之气,死死的压在了陈一飞的身上。

那一瞬间,几乎让陈一飞双眼变的有些发软,脚下地面更是陷入了进去。

仅仅气势,这陆压道人竟然让他难以抵抗。

陈一飞脸色难看道:“被你堵住算我倒霉,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知道三足金乌化身的事情,为什么还知道我在这里?我进来的时候很小心,并没有做出什么大动静。”

陆压道人冷笑道:“那只能怪你得罪的人太多了,让你死的瞑目一点吧,是冥河老祖,他告诉我的一切,虽然他遮盖了样子,但是在我面前他怎么掩盖都没有用。”

“冥河老祖。”陈一飞眉头紧皱:“难怪他在罗刹岛不对我动手,原来就想要借刀杀人,可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以他的实力直接杀了我就是。”

“哼。”陆压道人:“你这种蠢货也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冥河老祖用这招杀你,说明他的目标不是你,而他的目标却和你有关系,那个家伙一直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听到这话,陈一飞顿时就反应过来了,之前在玉罗山就听到了冥河老祖要收他孩子为弟子的消息,对方的目标是他的孩子,甚至是整个人界都有可能,而他的孩子就是对方的旗子。

所以,他必须死,对方不想让他影响到他的孩子。

想通了这点,陈一飞背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这冥河老祖竟然敢这么做。

“呵呵,能在你死之前看到你这种难看的脸色,很好。”陆压道人大笑一声,突然手中多了一个葫芦。

看到那葫芦的瞬间,陈一飞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早就知道了陆压道人那两个宝物的弄不,而这葫芦就是斩仙飞刀。

陆压道人在那瞬间打开了那葫芦的口子,那一瞬间,便有一股恐怖的力量从那葫芦口爆发了出来,朝陈一飞碾压了过去。

然后便是一道白光从那葫芦之中飞了出来,朝陈一飞冲击了过去。

陈一飞大惊,急忙凝聚出了一道业位符纹,快速的朝那白色光芒冲击了过去,这就是陆压道人的斩仙飞刀。

可是在陈一飞凝聚的业位符纹要撞击在那白色光芒之上的时候,那白色光芒却是突然的消散了开来,让他凝聚的业位符纹落空直直的朝陆压道人飞了过去。

那一瞬间,陆压道人直接伸手抓住了那业位符纹,冷冷的道:“还真是厉害的天赋,竟然在仙尊的时候就能凝聚业位符纹,可惜的是,就算你再天才,今天也要去死了。”

陈一飞这个时候,也突然发现那道白光竟然瞬间的在他的身前凝聚了出来,然后便没有丝毫抵挡的被那白色光芒冲入了脑海之中。

而此时,陈一飞的脑海之中,他的元神之前那白色光芒停了下来,一道虚影出现在了他的元神对面。

陈一飞惊鄂了,那斩仙飞刀竟然是一道元神,而且,那元神是无主的,可以用来攻击他人。

难道那葫芦只是为了孕养这道元神,因为无主元神根本存在不了多长时间的原因?

更关键的是,陈一飞看着那元神虚影竟然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看过。

“东皇太一。”陈一飞大惊,他在三足金乌化身体内残缺的一些画面之中看过东皇太一的样子,和这元神虚影一样。

这陆压道人所谓的斩仙飞刀竟然是东皇太一的元神,用元神攻击吗?

就在陈一飞惊讶的瞬间,那东皇太一的元神虚影已经快速的凝聚出了一道符纹,瞬间的印在了陈一飞的元神之上,接着,那东皇太一的元神便原路飞回,重新落到了那葫芦之中。

那东皇太一的元神太强了,陈一飞的元神根本难以抵挡,元神瞬间就被那符文束缚了,然后陈一飞便发现自己的感知大弱,体内的力量竟然也不能完全调动了,甚至他能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锁定住了。

陆压道人冷笑道:“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斩仙飞刀和钉头7箭恐怖无比,可却没有人知道两件宝物是一起用的,斩仙飞刀就是我锁定人的秘术,现在你被我锁定了,你跑不了了,7箭之后就是你的死期。”

下一刻,一道利箭便朝陈一飞飞速射去,瞬间的轰击在了陈一飞的身上。

噗!~

一道血花溅射,陈一飞瞬间被冲击的飞了出去。

爱情大灰狼

爱情大灰狼第三集

听到萧亦泽回答,墨清柠的眸光瞬间黯淡下来。

她缓缓地抽回被他紧握的手,然后站起身走向落地窗。

方才的紧张,羞涩,现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是不是生米煮成煮饭,甚至我怀了你的宝宝,你们萧家的人,才会接受我,承认我们的感情?”

“是。”

萧亦泽的回答,不假思索的在她耳后响起。

墨清柠望着窗外的月光,忽然觉得眼眶一酸。

但同时也狠下心。

如果真的要这样做才被承认这段感情,那么她宁愿不要。

这样的认可太讽刺。

更何况,不是说好了吗,即便是得不到家长的认可,他们也会考自己的双手和努力,组建属于他们的小家庭。

想到这些,墨清柠越来也觉得失落与难过。

她以为,他们彼此已经很了解了,她也以为,他会懂她,可原来,并没有……

“亦泽,我想我们……”

“生米煮成熟饭,或者让你怀上我的宝宝,的确是最快最直接让我爸妈接受的你的办法,但是清柠,我更在乎你的心情和感受。”

就在墨清柠感到失落难过想着要冷静的时候,忽然听到萧亦泽的这番话。

她不知下落的心跳这一瞬间又找到了踪迹。

萧亦泽迈开脚步,转身走到墨清柠的跟前。

低眸一看,见到她泛红的眼眶和眼里的晶莹,顿时觉得心口一疼。

没有多想,萧亦泽就展开双臂将墨清柠搂入怀里,紧紧拥抱。

“清柠,你好傻。”

他柔声疼惜道,抬手轻抚她的脑袋。

“你难道感觉不到,我根本没有想过真的要这么做,如果为了要迎合我的父母而委屈你的感受,我宁愿从此以后身无分文,只要和你在一起,因为有你,我才可能拥有全世界,你知道吗?”

听闻此言,墨清柠恍然一怔。

感觉到前一刻被划开伤口的薄嫩心口,在这一刹那间已经被默默治愈。

原来他是懂她的。

“亦泽……”

“傻瓜。”

萧亦泽温柔言语,拥抱好久,这才松开。

看着她挂在脸上的泪水,连忙抬起手轻轻擦去。

他微微扯唇笑着,目光里充满疼惜。

“我一开始的初衷,是希望我的父母能够接受你,因为有父母祝福的婚姻我以为才是真正幸福的。”

“希给我的建议也是正确的方向,因为我的父母一旦知道你有了我的宝宝,他们必然会求之不得。”

“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真的因为这个原因而这么做了,你会不开心,我不想你不开心。”

听着从他唇里吐出来的每一句发自肺腑的话,墨清柠的眼眶再一次湿润。

萧亦泽俯首,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珠。

他的这份疼惜,她感受得很彻底。

“亦泽,对不起,我刚才误会了你,这都怪我大哥,干嘛要给你出这个主意嘛!”

墨清柠吸了吸鼻子,抬手抹去脸上的泪水。

萧亦泽微笑。

“希是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着想。”

“我不管,我明天就要跟嫂子告状,然后让我嫂子教训教训我大哥!”

话虽然是这么说着,可是墨清柠也不是笨蛋,当然也能够感受到墨楚希的好意。

“那别哭了,明天的事明天在做,现在我们一起睡觉了好吗?”

“……”

听到萧亦泽顺其自然的话,墨清柠收住泪水还是愣了一下。

他们还是得一块儿睡觉,但真的只是睡觉吗……

心里还在疑惑的想着,忽然感受到萧亦泽的吻落在脸颊上,她抬起湿润的眸眼,撞进那双星空灰的眸子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