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机密

捍卫机密
  • 主演:基努·里维斯,迪娜·迈耶,北野武
  • 导演:Robert Longo
  • 地区:加拿大,美国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英语,日
  • 年份:1995
公元2021年,资料除了透过电脑输送外,还可利用人脑运输。专业运输员尊尼为了运送更多资料,不惜洗去自己的记忆。一次任务中,尊尼被客户输入过量资料,若他不在二十小时内找到输出密码,他便会倒毙。另一方面,日本集团为了夺取他脑内的资料,也对他展开一场大追杀。

捍卫机密第一集

“你……你敢打我!”那个女人捂着脸,不敢置信的指着江曼柠,说话的有点颤抖。

“嘴巴不干净,难道不该打吗?我警告你,下次再让我听到这些,我会报警起诉你恶意毁坏我名声的!”

她一脸严肃,说这话的时候,视线还从一旁看热闹的人身上一一扫过,有说过江曼柠闲话的,心虚的低下了头。

“你……有本事,你去堵住外面那些悠悠众口啊,我们就算不说了,也改变不了你曾经……的事实!”

那女人大概是心中愤怒,还想再说,但又被江曼柠刚才的举动震慑住了,也不敢多说,当即就要转身离开,但被江曼柠又拦了下来:“把这里收拾干净了再走!”

“江曼柠,你别欺人太甚!就算我说了你的闲话又怎么了,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说了,而且,你也打了我一巴掌了,这堆碎玻璃渣,又不是我的,凭什么要我处理!那你弄脏了我的裙子,你是不是要赔给我!”

周围看热闹的,见江曼柠的态度这样强势,再听那女人的话,生怕这火烧到自己身上,都纷纷散了。

“好,裙子,我赔给你,你不是说我勾搭这个又勾搭那个吗,那我也不差这点钱。这堆玻璃渣,你给我处理好了,我赔你香奈儿最新出的裙子,比这过时的可贵多了。”

江曼柠说干就干,中午下班的时候便去拎了一件香奈儿的裙子回来,当着所有人的面,轻飘飘的砸在那个女人的桌上。

而后,不顾身后的议论和目光,淡定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点开短信,詹明纬打趣她:“还说不想过豪门少奶奶的生活,才第一天回去上班,就高消费了一笔!”

江曼柠勾唇,在手机上敲着:“我发现,有钱人的感觉真得很不一样。”

“什么滋味?”

“一个字,爽,两个字,很爽,三个字,非常爽。”

江曼柠快速的回着,詹明纬在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不由嗤笑出声:“你还真的是坦白,是不是很享受,还想要更多的钱吗?”

“不了,我不贪心,懂得知足的。”

她会赔那件裙子,并不是想要炫耀什么,只是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尽管是在杂志社这块小小的地方,一个个都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见不得别人好的。而只要你有绝对的权势,她们又会不敢惹你。

所以,她让她们看看,她不仅靠着背后的男人有势,她还有钱。

她们尽管心中不忿,但也只能羡慕嫉妒恨的份,也不敢再惹她!

突然,嘴角的笑容凝固,被刚才的事情一打岔,她怎么就把正事给忘了。

“一直没有问了,那个想要伤害我的男人,最后怎么样了?”在厕所里时,她们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现还在医院躺着呢,你惦记他干嘛,难不成还真想做他口里的秀秀?”

江曼柠翻了一个白眼,明知道是那个男人认错了,他却还拿这件事情来说:“我是不是秀秀,你难道不清楚?”

“就是因为清楚,你才能安然的去上班。”

江曼柠没有再回复,詹明纬也没有再发过来,她的心也安定了下来,没出人命就好。

只是,她忘记了问,躺着,是个怎样的趟法。

下午下班,她还是去了一趟医院,只是她没有进去病房,只在门外看了一下,蒋落落坐在病床边,和邵梓良说着话,还手舞足蹈的,将邵梓良逗得很开心。

江曼柠见了不由露出微笑。

她没有多待,很快就离开了。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的身后,有人拍下了她在病房门口往里探望的情景。

回到家的时候,詹明纬已经回来,面色平静的看着她,但那份平静下面,她仿佛感觉到了一股暗涌的风暴。

“这么早回来了,不用加班吗?”

其实江曼柠只是随口一问,但听到詹明纬耳里,却是变了味道。

“怎么?不想看到我?还是说,你想看到邵梓良,毕竟,他可是很爱你的。”他挑眉看她,本是揶揄的话,但他面上却是一丝波澜也没有。

江曼柠感觉到了,他的心情不好。

“詹明纬,你用不着这样跟我说话,有什么直说就是,这样刺来刺去的,你以为我的心不会痛吗?”

邵梓良脱离危险,同事也不敢再惹她,本是好的心情,到了这一刻也是没了。

或许是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也或许是两人目前的关系,让她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面对他的事情,她没了之前的猥琐,心里有话,也能少了那些顾及说出来。

“呵,我若真要刺你,你以为你还能安然站在这里?过来!”他突然轻笑一声,朝她招手。

江曼柠狐疑的走过去,他一把拉着她坐在他的腿上。

“我给你安排的司机,你为什么不用?”

“我习惯了坐公交和地铁。”他给她安排的司机,让她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尤其是,她还要去看邵梓良。

“什么都是慢慢习惯的,等你习惯了有人接送你,你就会不习惯坐公交和地铁了。”他的手指卷着她的头发,一脸惬意。

“我怕,有些事情一旦养成了习惯,就再也戒不掉。更怕的是,如果哪一天暴风雨来临,我曾经依赖的大伞再也不能给我遮风挡雨,那我会狼狈的很难堪,甚至被吹打的……一蹶不振。”

江曼柠的话,让詹明纬肃容。

“所以,你还是不相信我,以为我会不要你?”

江曼柠摇头:“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想要努力的去靠自己。”

“你有没有想过,女人本身就是一种资本,如能抓住一个心甘情愿为你付出一切的男人,那便也是一种成功。”

她娇笑:“那你是想要包养我,要我努力讨好你了!”

“是也不是!”詹明纬抱着她上楼,她惊呼一声,抱紧了他的脖子:“你放我下来,会摔着的!”

“你是我的合法妻子,你不用被我包养,只要伺候好我让我开心,我就会养着你!”

卧室的门被踢开,她被丢在了床上,他话里的暧昧,还有那熟悉的天花板,让她有点头晕目眩。

捍卫机密

捍卫机密第二集

“你,你真的会帮他?”苗喵还是有点担心,怕自己出去了,司夜就动手杀他。

她不相信他真的想通了要救他。

司夜抬头望着苗喵,看着她一脸怀疑自己的样子,他道:“你再犹豫下去,他恐怕就要死了,你觉得我还会对一个快死的人下手吗?”

他司夜,还没那么卑鄙。

就算要让他死,也得等他好起来,跟他一决高下后再让他心服口服的死去啊。

苗喵听他这么说,便就信了,赶紧去弄水。

苗喵没走多久,顾卿言就苏醒过来了。

他是被痛得醒过来的。

醒过来看到自己身边待着的是司夜,他想要坐起身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腿上更是痛得仿佛火烧。

他看到司夜在弄他的伤口,他大汗淋漓,对着他喊,“你,你要杀就杀吧,何必如此折磨人。”

现在的他,宁愿死,也不要痛得十分狼狈。

反正落到司夜手里,他现在就算插翅也飞不出了。

“与其让你死,我还不如就这么慢慢地折磨你,看到你这么痛苦,我心里真是特别爽呢。”

事实上,他在帮他处理伤口。

顾卿言不知情,便恨恨地瞪着他,“司夜,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卑鄙?你害得我妻离子散,现在还不让我死个痛快,你可真是蛇蝎心肠啊。”

他顾卿言就算再狠,也没他司夜狠。

可是那个女人呢,却偏偏还宁愿跟他在一起,也不愿意多看他顾卿言一眼。

他今天要是死在这里也罢。

若是不死,有朝一日,他一定将司夜五马分尸。

“对啊,我就是蛇蝎心肠,不让你痛得哭爹喊娘,又怎么能配得上你给的这个称呼呢。”

本来还顾及到他的疼痛,他会轻一点,但是现在他干脆就不顾及了,还故意去弄疼他。

尽管很痛,可顾卿言丝毫不出声,但看着他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泪水如雨而下,旁人便能感受得出来,他是真的很痛。

司夜看看外面的太阳,心想着,那丫头怎么还不弄水过来?

再不拿水来,这伤口就又要腐烂得更严重了。

事实上,苗喵拿着水都快到洞口了。

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快艇的声音,她便停下步伐,往海面上看。

当看到果然有一艘白色的快艇朝这边飞驰而来时,她惊喜的忙朝海边跑了过去。

跑到海边,她赶紧朝着那艘快艇挥手,呐喊,“喂,我们在这里,在这里。”

游艇上,公子一直拿着望远镜在观望,当看到远处的小岛上,有个人在朝这边挥手时,他忙指挥乔誉痕,“三舅我看到了,哪座岛上有人,快开过去。”

等游艇渐渐靠近海岸时,公子便清楚的看见,岸边朝他们挥手的,正是自己的母亲。

等游艇一靠岸,公子便激动的对着她喊,“妈妈,妈妈你没事吧?”

苗喵没想到,来的人不是裴遇,居然是自己那个七岁大的儿子。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公子跳下游艇,直接朝飞奔而来,“妈妈。”

一下子扑去抱住苗喵,公子高兴坏了。

捍卫机密

捍卫机密第三集

第733章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董事长夫人

曲一鸿扫了眼白果儿,气定神闲地回头瞄了眼餐厅。

滔滔和淘淘两个正在餐厅里拼吃花甲,不时发出清脆的稚嫩笑声,压根就没注意餐厅这边。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曲沉江比不过你了。”白果儿低低笑了,“不过曲二少,你会不会太谨小慎微了?这可是你家,你说个话还要注意环境。”

曲一鸿双臂环胸,懒懒地斜睨白果儿:“如果没什么事,以后最好别来我这里。”

“不欢迎啊?”白果儿格格地笑了,“你难道怕曲沉江?”

“你想多了。”曲一鸿语气淡淡,“基于你和曲家的关系,我不得不提醒你:曲沉江是个不祥之人。你最好早点抽身。”

“怎么说?”白果儿笑嘻嘻地问。

曲一鸿星眸掠地一抹寒光:“大概没人告诉你,他前后三个女朋友都非正常死亡。”

“你怎么不早说?”白果儿心中暗惊,脱口而出。

曲一鸿懒懒笑了:“乔爱晴出事之前,我一直当他两个前任的非正常死亡纯属巧合。乔爱晴出事之后,我的看法变了。”

白果儿笑不出来了。

童瞳装作若无其事地经过客厅:“白果儿你要是出什么事,你爸妈那家西餐厅,估计以后会成为我的。”

白果儿定定地站着,不知在想什么。

然后,她缓缓抬头:“乔爱晴的死,我当时知道。”

正从餐厅出来的战青,闻言立即收住脚步。

他转身瞄了眼滔滔,守在餐厅入口,顺便关好客厅和餐厅之间当作装饰用的推拉门,隔断声音。

“等等——”童瞳猛地收住脚步,瞪圆眼睛,“你是说,你知道乔爱晴是曲沉江害死的?”

“我知道是他安排的。”白果儿唇畔的笑容敛得一干二净,“但我拿不出证据。”

“那你还和一个杀人犯在一起?你脑壳坏了!”童瞳怒了,“你最好早点回去和你爸妈交待清楚,免得哪天被曲沉江害了,你爸妈还找我和我爸妈的麻烦。”

白果儿慢慢垂首:“我现在已经不能从他身边全身而退。”

“……”童瞳牙咬咬地瞪着白果儿。

还不错嘛,白果儿总算知道她现在的处境。

可不,惹上曲沉江,白果儿要是能全身而退就怪了。

尹少帆一直在旁装着帮王叔叔整理客厅,此时转过身来:“白小姐,我们怎么知道你现在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或许,你是曲三少派来的卧底呢?”

曲一鸿微微拧眉:“尹助理去泡茶过来。”

“……又想支开我?”尹少帆挠挠后脑勺,“我哪里说错了嘛?我都是为二少好。”

虽然心里不愿意,可习惯性服从曲一鸿,尹少帆乖乖去泡茶。

曲一鸿缓缓坐下,慢悠悠地搭起二郎腿:“说吧,你过来找我的原因。能帮的,看在你父母的份上,我会帮一把。但仅此一次。”

“还是曲二少聪明。”白果儿再度笑了,“我确实是来和你求助的。”

“说。”曲一鸿言简意赅。

“我本来想趁曲沉江出国,请个杀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摆平他。”白果儿唇畔噙着笑,压低声音,“我再回国重新开始。”

“哎呀妈呀!”童瞳倒吸一口气。

她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着白果儿,心里发寒,忽然想躲到曲一鸿身后。

“是么?”曲一鸿神色淡淡。

“可是他不肯出国,我的计划落空了。”白果儿无奈地摊开双手,“曲二少,你主意多。我希望你能帮我想想,我要怎么摆平曲沉江。”

曲一鸿定定地凝着白果儿:“你要他的命?”

“是。”风情万种的白果儿浑身散发出狠戾,“他毁了我的爱情,我要他的命。我就算杀他,也是替天行道。”

童瞳默默抓紧曲一鸿的衣袖,默默瞅着白果儿。

“可我只擅长商业,对打打杀杀不感兴趣。”曲一鸿淡淡一笑,“白果儿,你找错人了。”

“对。”童瞳喃喃着,“他又不像曲沉江那么黑心狠心,心里全是杀人的招数。”

白果儿静默,雪白的脸上明明白白掠过失落。

在这瞬间,童瞳忽然相信了白果儿——她果然想要曲沉江的命。

曲一鸿眯眼斜睨着白果儿,星眸间夹杂着探索和疑虑。

“真没有办法了吗?”白果儿喃喃着,“他巧取豪夺,伤天害理,怎么就没人收拾他?”

曲一鸿星眸间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

“你真想要曲沉江的命?”童瞳忍不住问。

“想。”白果儿不假思索地说。

童瞳歪着头瞅着白果儿,思路渐渐清晰起来:“不管你是真想还是假想,曲一鸿都不可能给你出主意。不过,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

“你?”白果儿修长的秀眉拧成小麻花,惊诧地瞪着童瞳。

“对。就是我。”童瞳的手指头不知不觉缠上发尾,从容淡定地迎上白果儿的目光。

“呵呵。”白果儿笑了,“行,你说,我听听。”

曲一鸿无声地笑了笑,凝着一本正经的童瞳,摇摇头。

童瞳眸光熠熠地盯着战青。

曲一鸿星眸一亮——小笨蛋最近智商一直在线。

“我的主意就是——”童瞳遥指战青,“你去找战青。”

“这算什么鬼主意?”白果儿脱口而出。

“这你就不知道了。战青以前是国际刑警,接触的黑暗面多得不得了。”童瞳闷哼,用看白痴的眼神瞄了眼白果儿,“我相信战青有大把现成案例让你借用。只要你借用得好,不仅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治死曲沉江,还能让你自己全身而退。”

曲一鸿闻言,唇角微弯,勾出个微笑的弧度。

孺子可教也!

正端茶过来的尹少帆,闻言双手一抖,茶杯差点落地。

尹少帆悄悄咕哝一声:“幸亏我是个聪明人,得罪谁也不得罪董事长夫人。”

白果儿琢磨了番,明白了,眼睛一亮:“我怎么没想到。”

“……”童瞳无语地斜睨着白果儿。

顿了顿,童瞳咕哝一声:“你折腾来折腾去,不累吗?你到底想要什么?”

白果儿咬住红艳艳的唇:“我只想要曲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