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越地平线

航越地平线
  • 主演:妮可·基德曼,山姆·尼尔,比利·赞恩
  • 导演:菲利普·诺伊斯
  • 地区:澳大利亚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9
海军军官约翰·英格拉姆(萨姆·尼尔 Sam Neill 饰)和妻子蕾(妮可·基德曼 Nicole Kidman 饰)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一场灾难摧毁了一切。在前往车站接丈夫的途中,蕾驾驶的汽车与他车相撞,坐在后座的幼子丹尼(Joshua Tilden 饰)因而丧生,这令夫妇俩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为了弥合心灵的伤痛,约翰带着蕾乘游艇前往海上度假。某日,英格拉姆夫妇搭救了声称原本计划横渡太平洋却遇难的男子休吉·瓦伦纳(比利·赞恩 Billy Zane 饰)。本是善意之举,却无意中将夫妇带入另一场灾难之中   本片荣获1989年澳大利亚电影学院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音效和最佳配乐四项大奖。

航越地平线第一集

夜落往破旧仓库看过去,见到璐璐被人架着站在了一个破窗户前,耷拉着脑袋并没有精神,头发也是散乱的。

夜落还是因为她身上的衣服认出了她。

白尝接过电话冷静地喊了声:“璐璐宝贝,别怕,哥哥来接你了。”

璐璐有气无力地回了句:“白尝哥哥,弄死他们……我……我……不怕死。”

白尝握紧了手机,他也想现在弄死独狼他们,可是他怕璐璐和森迪死。

“别说傻话,组织所有人都希望你活着,再忍一忍马上你就能得救了。”

璐璐并没有回他,人已经昏了过去。

白尝看向那全身乌黑汉子:“森迪呢?”

“那个昏过去了,不过还有气,可以连个视频给你看。”

像煤炭一般的汉子拿过手机发了个视频连接过去,那边接了起来,视频里出现的是一个全身被捆成木乃伊一样的人,连脸部都看不清,根本分辩不出来是不是森迪。

白尝眸光里掠过杀意,但还是忍了下来:“你们马上走。”

他怕他忍不住要杀人。

夜落看到这样的森迪,眼睛都模糊了,那个如谪仙一般的美少年,现在却是全身纱布缠身,只剩下一口气。

夜落扑在晏御的怀里不忍看。

“你们也可以走了。”煤炭男人用公共语言说道。

白尝转身上了车对夜落和晏御说了句抱歉,便开车扬长而去。

晏御给夜落擦了擦没忍住流下来的泪水:“好啦,不伤心啦,只要人活着就好,S·B组织的医术让他恢复到以前并不是很难的。”

夜落硬咽地道:“我就是难受,看到森迪这么疼,我也觉得疼。”

晏御黑脸:“落落,你这是啥意思?”

夜落摇头:“你别误会了,我就是对他有像弟弟般的心疼,想到如果这是我们家小包子受了这样的苦,我得疼死,森迪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啊,还是焚香的孩子。”

焚香恩人的孩子。

晏御没再说什么话,将她带上了车,先离开再说吧。

早知道就不让她跟着来了,来了看到森迪和璐璐这样,她怎么会不难过。

他平时都要上班,白天在家陪夜落的时间不多,平时都是森迪和璐璐两孩子陪着她。

尤其是森迪,在他们家呆了一年,对小包子照顾,人也安静懂事,夜落都差点把他当成自家人了。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独狼他们离了境,把璐璐给扔到了境他内的雪山上。

白尝带着一群S·B的人将璐璐救了下来,上了飞机他火速地送去救治。

森迪是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被独狼他们扔到船的甲板上,那地方马上就到了Z国境内。

璐璐伤得很重,但是她是在H国境内,所以就直接送到了鬼医工厂救治,医生是杰尔森。

璐璐不但受了皮外伤,满身伤痕,还中了毒。

独狼喂了毒给璐璐,让她全身疼痛难忍,经历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杰尔森正好最厉害的医术在解毒。

而治疗外伤最厉害的是夏芝,夏芝接到晏御的电话,抱着自己还只有三个月的小王子跑了过来。

航越地平线

航越地平线第二集

与田炳壮一家的称呼可谓乱七八糟。田炳壮非要田峰和田妞称呼楚伯阳为叔,邵玉为姨。可是大家熟稔之后,邵玉也不好意思跟田炳壮称呼大哥呀,所以还是尊称一声田叔。

“夫人,今儿这一跪可不是行礼,而是认罪。”田炳壮一开腔便难掩激动之情,眼泪几乎迸出来。

“哪有什么罪可认?小峰今天尽力了,是那花德芳太狡诈,戴着面具。我还见过那面具呢,都差点被蒙蔽过去!”

邵玉心软,一说起话来,便不好意思拉下脸来。

“咳咳……”楚伯阳插话了,“田叔,让田峰站起来说话吧。有错认错,犯错了依照条例处置就是,无需如此。”

他这话便是定下了基调,田炳壮神情一震,便不再冲动,朝着田峰屁股踢了一脚,骂道,“庄主让你起来说话!”

田峰哭丧着脸站直了,灰头土脸像个打了败仗的小兵。

邵玉在一旁暗暗观察他,不得不承认,田峰确实还缺少历练,完全没有一点自我的担当,倒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由家长陪着认错的孩子。

“主公,夫人,田峰学艺不精,玩忽职守,******险些处于极端危险的处境。请主公和夫人重重责罚!”

田峰的声音带着哭腔,越发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其实他也就十八岁而已。

楚伯阳凝视着他,肃然说道,“今天虽然没有出事,但是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个警醒。希望你从今以后吸取教训,更加认真地苦练,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士兵!”

田峰立即挺直了脊背,大喊一声,“是!”

“田峰听令!”楚伯阳冷声喝道,“现撤去亲卫营营长职务,命你三日内离开望县,回清水庄思过,继续行使清水庄青壮乡丁队队长的职务!你可有异议?”

“……”田峰错愕地盯着楚伯阳,没想到惩罚竟是让他回清水庄,登时泪珠唰地就迸了出来。片刻之后,才忍着哭音,大喊一声,“田峰遵命!”

田炳壮也极为震动,他呐呐地张了几下嘴,大概下意识地想为儿子求情。不过到底忍住了,心绪复杂地谢过楚伯阳不杀之恩,带着田峰退下了。

看着田炳壮这几年里都意气风发的背影,突然就坍塌了下来,邵玉有些不忍。等他们走出去了才说道,“田叔一定没想到惩罚会这么严厉,看上去像受了很大打击呢。”

楚伯阳冷笑道,“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受不住,那他们一家子就不值得我们器重。”

这时,又有小厮来报,老拐来了。

两人眼神相视,都是苦笑,说曹操,曹操还就来了!老拐也是这一家子里的人,如果他有什么意外,两人的损失才是真叫大呢。

邵玉也不用避嫌,陪着楚伯阳一起见了老拐。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路上遇见田炳壮父子了,老拐神色有些阴沉。

“主公,夫人,月仙向我吐露了不少信息,我不敢妄加揣测,还是赶紧禀报给主公和夫人,由你们来定夺真假吧。”

航越地平线

航越地平线第三集

银右将话说完时,屋里的几人身上的汗毛都控制不住的炸了起来,一阵寒意从身体深处冒了出来。

姬安白轻咳了几声说道:“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没有证据,不能妄下结论。”“但是我却觉得,银右说得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若真是这样的话,如果不是巧合,那就只能证明背后控制着这一切的那个人,实在是太过可怕,竟然将所有的可能性都算

了进去。”

归一迷沉声说话,双眸微眯着,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他实在是不怎么喜欢。“不管如何,若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安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心,在炼丹大会的第三轮开始之前,咱们一定要更加小心谨慎,就算没有这么一个人,那个将画放到咱们院

中的,也绝不是什么好鸟。”听到杭薇的话后,姬安白轻轻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易梦桐的音容笑貌,但是随后又摇了摇头,觉得不可能是她,易梦桐想要对付她,绝对

不会选择找刺客这种蠢办法。

她们二人虽然是对手,但是却又太了解对方了,易梦桐绝对不会认为区区一个刺客盟就能杀了姬安白,若是真的这么简单,姬安白也活不到今天。

但不是易梦桐,又会是谁呢?

步星辉起身说道:“从今日起,大家还是谨慎小心些,我得回城主府了,师娘,你可有话要带给师父?”

“我……”姬安白双唇微动,末了却说了一句:“罢了,你且回去吧,我等他来找我就是。”

闻言,步星辉点了点头不再询问,朝杭薇他们行了礼后径直离开了小院。后面的几天,小院的生活恢复如常,银右与无华依旧每天练习着五行拳中的火拳,晚饭过后,无华会与姬安白和杭薇一起研究炼丹术,安全起见,没有人离开过这间小院

若说有什么不对,那就是归一迷与杭薇之前的氛围,两人总是斗嘴,但是其间却弥漫着一种让人想忽略都难的暧,昧气息。终于到了炼丹大会第三轮即将开始的前一天,这一天傍晚,银右不再练拳,姬安白他们三人也没有再将自己关在炼丹房中,杭薇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的饭菜,说是要为

无华和姬安白加油鼓劲儿。“我跟你们说啊,上一次我参加炼丹大会的时候,我的师父也给我做了这么一桌饭菜,吃了之后,那全身上下都是劲儿,当时我就觉得冠军非我莫属了,诶~谁想到还真让

我给夺了冠。”

杭薇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给姬安白和无华夹菜:“所以你们一定得多吃点儿,不然明天炼丹没有劲儿可怎么好。”“可是师父,这么多我怎么吃得完啊。”无华看着自个面前已经堆满的大碗,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小小的肚子,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就算将他撑死,也吃不下这么多东

西。

杭薇睁大了眼睛说道:“吃不完怎么成?这可都是你师父我的心意!”说着又往无华的碗里夹了一个硕大的鸡腿:“吃,吃不完不许睡觉!”

姬安白轻笑了一声,看着无华满脸苦相的开吃,自己也拿起了手中的碗筷,说起来,她也真的有许久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了。

若是夫君和柏儿他们也在,那该多好。

想到狄远泽和自己的儿女,姬安白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银右轻声问了一句:“这是怎么了?明日就要开始最后一轮了,你该开心些才是。”

“我没事,只是……”

“咚咚咚~”

姬安白话还没说完,外面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杭薇闻声将筷子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有些不悦的说道:“这些人没完没了了是吧,这都大半夜了,还来!”

这几日不断的有人上门想要拜师,赶走了一批又来一批,简直让人不胜其烦,杭薇气得不行,想当年她夺冠的时候,也没有享受过这样万众瞩目的待遇啊。“你们都坐着接着吃,我倒是要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要命!”杭薇话音刚落下,就已经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趁着这个空隙,无华连忙将自己碗里还没有碰过的菜,赶

到了归一迷和银右的碗里。

姬安白看得好笑,也只装作没有看见,拿起了手边的酒杯浅尝了一小口,辛辣的味道顺便遍布了她的喉咙,辣得她有些想哭。

没过多久,原本气势汹汹的杭薇就回来了,口中还十分客气的说道:“难得霖王宗师大驾光临,我们正在吃饭呢,若是不嫌弃的话……”

“如此,那本尊就不客气了。”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姬安白的耳中,低沉得有些沙哑,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就见归一迷站起来说道:“二哥你来啦,快快快,杭薇脾气不怎么样,手艺倒是不错得很,赶快过

来尝尝!”

杭薇怒,什么叫做脾气不怎么样?要不是那货老是能够成功的惹得她暴走,她至于每天都吼来吼去的吗?要知道从前她的性子可是出了名的好!

虽然心中已经将归一迷千刀万剐,但杭薇还是将狄远泽引进了门,轻声道:“霖王宗师请坐,来人,添一副碗筷。”在狄远泽坐下之前,姬安白稍稍抬头,见到那张略微有些苍白的熟悉脸庞,轻声说了一句:“你……”话还没出口,眼眶中却已经蕴出了一些水雾,这几日的担忧,全都在见

到他的那一刻喷涌而出。

“别哭,我会心疼。”狄远泽伸出手,细细的在姬安白的下巴处抚摸着,动作格外的小心翼翼,然后才缓缓坐到了姬安白的身边,熟悉的气味让姬安白瞬间充满了安全感。

归一迷嘿嘿笑道:“这里又没有外人,二哥,你也不用装得那么辛苦了嘛!”归一迷亲眼见过狄远泽知道了姬安白的消息,但是却无法亲自去寻时的无奈与自责。也亲眼见到了狄远泽想要给出一个拥抱,但却不能动弹的压抑,时至今日,他们才能有机会好好的说一会儿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