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爱中

困在爱中
  • 主演:莉莉·柯林斯,詹妮弗·康纳利,克里斯汀·贝尔,罗根·勒曼,斯蒂芬·金,格雷戈·金尼尔,拉斯蒂·乔纳尔,丽亚娜·莱伯拉托
  • 导演:约什·布恩
  • 地区:美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威廉(格雷戈·金尼尔 Greg Kinnear 饰)是一名作家,他的著作曾经霸占了畅销榜,但现如今,遭遇了写作瓶颈期的威廉脑袋里一个灵感都没有。2年前,威廉和妻子艾丽卡(詹妮弗·康纳利 Jennifer Connelly 饰)离了婚,这段婚姻堪称灾难,但威廉却一直无法从中走出来。但很显然,艾丽卡已经摆脱了过去的阴影,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威廉和艾丽卡有两个孩子萨曼莎(莉莉·科林斯 Lily Collins 饰)、鲁斯地(罗根·勒曼 Logan Lerman 饰),父母两人恶劣的关系给两个孩子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了他们的爱情观。鲁斯地爱上了一个名叫凯特(丽亚娜·莱伯拉托 Liana Liberato 饰)的女孩,虽然知道她已经有了男友却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萨曼莎则拒绝相信一切稳定正常的亲密关系。

困在爱中第一集

站在医院门诊大门口的人,是顾娆!

她人瘦,身上的西装外套又宽大,套在她身上整个人都弱不禁风的。

眼看着大厅门口滑过来一辆黑色宝马。

一男人下车撑着一把伞护着顾娆上了车。

谢南浔:“……”卧槽!

转脸看向身边的郁商承,脑子里迅速脑补出了一幅画。

二哥头顶了西伯利亚大草原!

绿油油的,好壮观!

二哥的眼神……

“呵呵……”谢南浔笑得好干,好冷,好慌!

谢南浔还怔在原地,手里的狗链子被汤圆拽得紧。

他回神,就见汤圆冲着一个方向咆哮。

在那个方向,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拿着相机对着门口的方向猛拍。

谢南浔秒懂,看来是有人盯上了二哥家的花儿了!

啧啧!难怪汤圆表现得有些烦躁。

作为谢大少的狗也经常被记者偷拍,时间久了跟他家主子一样。

一看到记者就浑身炸毛。

郁商承的眼眸里忽闪着令人读不懂的深谙。

他看着顾娆上了那辆车,看着那辆车扬长而去。

末了,他抬手,将指尖夹着的烟头弹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烟头早已被折成了两段。

“谢南浔!”

郁商承出声,突然转脸朝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谢南浔心领神会,在郁商承迈步离开后突然蹲下身。

拍拍他家汤圆的大脑袋,低声说了句什么。

不多时,大厅里传来了人的惨叫声。

那名记者被凶悍的汤圆一路追进了一楼洗手间。

洗手间里人狗大战几百回合。

末了谢南浔才施施然走过去倚靠在洗手间的门口。

“识趣的,把相机拿出来!”

洗手间里抱头鼠窜的人见到谢南浔一个劲求饶。

“谢少,我没有拍啊……”

祖宗,他真的没有拍他啊。

榕城狗仔们还有谁不知道。

拍谁家的阿猫阿狗都行,就是不能拍谢大少和他家的傲娇狗!

谢南浔双手在胸口一抄,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汤圆,干他!”

……

顾娆并不知道,一场因为她的血案就在榕城医院发生了。

陆少浅送顾娆回公寓,到了楼下想送她上楼,被顾娆婉拒。

“我自己上去吧!”

陆少浅见她坚持便只好点点头,将车座上的药袋子递给她。

“爸下周五十大寿,你回来吗?”

接过药袋的顾娆神色清冷。

陆少浅见她没回答,轻声。

“你回榕城这么久了还没有回过家,今天若不是……”

“是秦璐璐说的?”顾娆截了他的话。

她神色漫不经心,眼底的嘲讽冷意被陆少浅轻易捕捉到了。

陆少浅微微叹息一声,算是默认。

他之所以会来医院是因为听秦璐璐说起了她。

被陆少浅这么看着,顾娆终究是退了步,“我会考虑!”

整个陆家,也只有陆少浅能让她心甘情愿地退步!

陆少浅笑了。

“大哥!”顾娆看着他脸上荡开的温和笑容,心里微酸。

“你,难道就不恨陆张扬吗?”

陆张扬,是她的父亲!

三年前是她开车撞了陆颖,陆张扬要将她送进监狱。

是陆少浅出来替她顶了罪。

陆张扬明知道撞人的不是陆少浅可还是默许了。

他那三年牢狱之灾,难道就一点都不怨?

或者,他不怨陆张扬,怨她?

陆少浅眼底蹿着疼。

“小饶,我说过,为了你,别说是坐牢,做什么都可以!”

有些人自认为固执,但总有人比你更固执。

陆少浅便是如此!

顾娆承受不起他眼底的深邃而坚毅的深情,落荒而逃!

……

医院大门口,谢南浔将一台专业相机递给了车里的人。

顺便还表扬了一番悍勇土匪式抢东西的汤圆。

“喏,都在里面了!”

郁商承接过打开了相机,翻出一张张的照片。

除了门口两人的互动被抓拍到以外。

男人伸手覆盖在顾娆额头间还有喂顾娆吃饭的亲密画面也被拍了下来。

郁商承的眸底晦暗浮动,薄凉蔓延到唇梢。

“陆少浅……”

谢南浔很诧异,二哥居然连对方是谁都知道。

不过,整个榕城圈子里恐怕也没有谁会不知道这个人。

陆少浅,陆家陆张扬的养子。

一周前他出狱,仅仅一周时间便成为了陆氏集团的财务总监。

一手掌管了陆氏的财政大权。

报道上说的陆少浅惊才绝艳手腕卓绝。

手段肯定是有的,而且,怕是蛇打七寸,直接掐住了陆张扬的死穴。

否则以他一个养子身份,绝对不可能在陆氏受到如此重用。

更何况,陆张扬的小儿子陆明轩才是亲生的。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人,应该是个狠角色!

谢南浔正在揣测着有关陆家这个养子跟二哥的那朵花之间的关系。

就听见一阵阵‘擦咔’声。

就见那相机被拆掉内存卡后呈抛物线飞出了车窗外。

被迎面来的飞驰过来的汽车碾压成碎片。

谢南浔看着被碾碎的相机碎片,嘴角一阵抽搐。

赶紧抱紧了旁边的汤圆!

……

顾娆回到公寓,平息了情绪后给远在G城影视城的庄亦暖打了个电话。

询问那边的拍摄情况。

“我怎么听你的语气感觉心不在焉?”

庄亦暖感觉到了顾娆的语气好像不对劲。

顾娆吸了吸鼻子。

“才去医院打了点滴!天又下起了雨,着了凉,感觉脑袋晕沉沉的。”

应该是感冒了!

她这身体,最近越来越差!

庄亦暖,“我还以为……”

以为郁少下手重了!

当然,这种话庄亦暖可没有无耻地说出来,尽管她和顾娆关系很好。

“照现在这样的拍摄进度,应该会提前杀青!”

庄亦暖说了一些这边的情况。

演员个个敬业,看得出来,导演在挑演员时十分有眼光。

“这段时间你的微博也别闲着,拍摄中也不要忘记跟粉丝偶尔互动,圈粉的同时也给自己适当造势!”

“对了,我听公司的人说,要往你手里塞新人了?”庄亦暖问。

顾娆“嗯”了一声。

瞥了一眼旁边茶几上的一众新人资料,语气有些心不在焉!

她不会只带庄亦暖一个人,一个经纪人手头不会只有一个艺人。

庄亦暖还好,不需要她多费心思,可要带新人就得费时间了。

“资质还好吧?”庄亦暖语气迟疑了片刻。

“有看上眼的没有?”

凭借她现在火得程度,作为她经纪人的顾娆要选新人应该有特权。

就是怕有人会使绊子。

“我看上的那个,已经被人抢了!”

顾娆直接抬手将面前茶几上的那些新人资料给扔进了垃圾桶。

就在她表示了自己要挑某个新人的时候,公司那边得出的回复。

她看上的已经被人挑走了。

这速度……

没在环亚碰上秦璐璐之前已经快敲定的事情,转眼就变。

顾娆知道,秦璐璐出手了!

“果然!”庄亦暖沉吟一阵,问,“那怎么办?要不再仔细挑挑?”

“不挑了!”

顾娆回得干脆,笑了一声,“我看上的,抢也要抢过来!”

庄亦暖:“……”

就是喜欢顾娆这种霸气!

明明看起来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一言一行都让人喜欢得不得了。

顾娆这个人处理起来正事的时候还颇有手段。

接手庄亦暖一个月便给庄亦暖建立了两个铁杆后援会。

就连庄亦暖在这部剧里的角色也是顾娆从那名多的试镜者中抢过来的。

用顾娆的话来说,她要靠庄亦暖在赚钱。

要用最短的时间捧红庄亦暖,给自己铺路!

她说,娱乐圈这个地方从来就不乏演技好颜值高的人,抢的是资源。

只要有资源,一切都不是难事。

庄亦暖想起了那天顾娆跟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的眼神。

像一头孤勇的狼!

庄亦暖那天问身边的小魏子,你觉得顾娆这个女人怎么样?

小魏子实诚地答,攻气十足!

确实,也难怪环亚集团的郁大少都被她给一举攻下了!

“五天后我来G城!”顾娆跟庄亦暖说了安排。

庄亦暖倒是愣了一下,“你确定要过来?那郁大少那边……”

顾娆原本昏沉沉的大脑思绪突然滞了滞。

似乎还没能从经纪人的角色过渡回来。

从她昨天离开锦荣园到现在,郁商承都没再联系她。

她越想越觉得,已经接连违约的她怕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不过这话顾娆可没跟庄亦暖说,只吩咐她好好演戏。

结束了通话,顾娆进书房,从抽屉里找了一支烟点燃。

庄亦暖将她以前那些浓烈的烟给换成了女士烟。

这种烟味儿极淡,抽好几口都不入味。

她回国一个多月,至今没有回过陆家。

今天若不是在环亚碰上了秦璐璐,恐怕陆家人还不知道她回来了。

只是秦璐璐那个女人一回来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顾娆有预感,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薄烟缭绕,顾娆寻思着解决的方法。

手机就是一阵震动,她愣了一下,拿过来看了一眼。

屏幕上的信息让她眼睛一亮,下一秒唇角的笑纹就慢慢扩散开来。

还真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困在爱中

困在爱中第二集

第1806章 随手灭杀

此刻,江轩和绝生神君在一旁看着,却也暂时不准备出手。

毕竟这是陆秋识的家事,陆秋识没有开口,他们自然不好主动上前干涉,而且有他们在一旁盯着,陆秋识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驱兽宗的少宗主可就坐不住了,他本以为身后的两位长老一出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小子再强也会被瞬间击杀,可是想不到两位长老的攻击都被陆秋识尽数拦下了。

驱兽宗的少宗主此时心中已经有些没有底了,毕竟陆秋识身后的几位同伴还没有出手,但是现在在场这么多人看着,他怎么也要维护住自己的面子,不然日后怎么面对这些手下?

所以驱兽宗少宗主瞬间就恼羞成怒了,再次大手一挥。

身后另外的两名金丹长老也跃出身去,杀向了陆秋识。

“少爷小心!”

“秋儿快退!”

而小院屋门口的方兰溪和贴身丫鬟看着驱兽宗的少宗主竟然如此不耻,以多欺少,而且还要以四打一,这如何得了。

陆秋识也是骇然!他对付两名金丹修士已经很是吃力了,这再来两名金丹修士,他如何能够抵挡。

我命休矣!陆秋识有些绝望。

“江轩哥哥,我们要不要出手?”

而这时,在一旁密切关注陆秋识的陈青焰这时也向江轩问道,不过她的问话里,出手相助的意思很明显。

终于,江轩点了点头。

不过,他并没有让陈青焰出手,而是看向了在一旁的绝生神君,

绝生神君自然会意,当即出手了。

只见绝生神君并没有欺身前去援助陆秋识,而是手指微曲,两道灵力球就射向了后出现的两位老者。

而后来出手的两位金丹长老虽然攻向陆秋识,但是也一直在防备着江轩等人出手。

这时,绝生神君一出手,他们就发现了。

不过当他们看到绝生神君打出的只是两团微小的灵力球,心中顿时又是放弃了警惕,更是暗自冷嘲起来。

“这等灵力球也好意思拿出手?”

可是结果却令他们完全没有想到!

只见,那灵力球突然发力,气势狂涨,犹如狂箭直扑他们。

那两人顿时骇然,正想避开。却惊悚的发现,那两团本来以为是普通的灵力球,竟然无论他们怎么躲,那两团灵力球都让他们避无可避。

“噗!”

“噗!”

两声脆响传来,两团灵力球已经倏忽间钻进了两位驱兽宗长老的眉心中,而后其内蕴涵的化神神君的恐怖力量就在两位长老的体内爆开来,瞬间将他们的头颅炸成了碎片,血肉四溅,已经不成人样了。

而那两个长老的体内金丹更是直接炸裂,元神都没有逃出,瞬间就被绝生灭杀。

“你们已经以二打一、以老欺少了,就不要再插手了。”

江轩淡淡的冲着全场说道。

虽然江轩并没有露出什么感情,但是全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哪怕是本来与陆秋识缠斗的两位长老,也瞬间脱开陆秋识,直接来到了少宗主的身边,将这个纨绔子弟护住。

而倚靠在门边的方兰溪和贴身丫鬟都眼中一亮,知道今日恐怕是再无危机了。

“咕嘟!”

场上已经有不少黑衣人人开始吞咽口水了,因为这发生的一切都太可怕了。

驱兽宗,兽王星上顶尖的势力,其中的长老哪一个不是了得的存在?

现在竟然被别人一指击杀!

难道这个动手的是元婴老怪?而这突然冒出来的四个人到底是何方妖孽?

而他们全都猜错了,绝生神君可不是什么元婴老怪,而是化神神君。

不过,这也怪不得猜不到,实在是他们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而此刻,最慌张的却是非少宗主莫属了,此时他额头淌着瀑布般的冷汗,眼睛如死鱼眼一般瞪着,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两位长老惨死的景象,嘴里喃喃自语,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几位得罪!我驱兽宗不知各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失了礼数,希望看在我们及时收手又没有为难人的情况下,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来日定有厚报!”这时,那少宗主身后,唯一没动的一个长老开口了。

这个长老实力最高,是元婴五重的境界。之前对陆秋识动手,他是不屑出手的。可是等到绝生神君出手时,他却连个警告的机会都没有,就眼睁睁看着那两人惨死。所以,他这时是骇然的,因为他明白,哪怕是自己出手,也达不到这等水准。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慌张,此番言语虽然是退缩,却也是不卑不亢。

但是很可惜,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

“哼!还厚报呢!恐怕是报复的报吧?”

陈青焰本就对这种欺压别人的人没有好脸色,如今看到驱兽宗的人还这般没骨气,心直口快的她自然有什么就说什么。

若是按照驱兽宗以往的脾气,有人敢在他们面前说这句话,恐怕早就乱刀砍死别无二话了。

可是今日形势比人强,两位长老都不堪一击横死当场,听见陈青焰的话,他们都更加低下了头不敢说话,因为听着小姑娘的口气,恐怕这事还没完。

“厚报就免了,我们也不是喜欢妄杀之人。”江轩这时候又开口了。

驱兽宗的一众人等听了江轩的话,瞬间就觉的江轩这淡淡的语气是这个世间最美妙的声音,恨不得现在就转身离开。

可是江轩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他们仿佛身陷地狱,一动不敢动了。

“把你们那个什么狗屁少宗主的烂嘴给我撕烂了,然后你们再一人踩一脚他的脸,谁踩了谁就可以走了。”

倒不是江轩有什么恶趣味,而是因为他能感知到陆秋识心中憋着一团火焰,仿佛马上就要喷发出来了。

这团火要是不喷发出来,陆秋识日后修炼定会容易走火入魔;可若是随便喷发出来,陆秋识也会陷于腥风血雨之中,沉迷于杀人的快感而无法自拔。

对于陆秋识的这种状态,江轩当然深有体会。

困在爱中

困在爱中第三集

“不是你,那还能是谁?”陆若晴反问。

“你把当天的事情说一遍。”

“呵呵。”陆若晴脸色讥讽无比,冷笑连连。

“把事情说个清楚,不行吗?”萧少铉眼里闪出一丝焦灼。

“行!”陆若晴冷笑点头,“八月中秋佳节的那天晚上,年熙过来找我,说要和一起共度中秋佳节,还说……,要带我远走高飞。”

萧少铉眉头一挑,“后来呢?”

“后来?呵呵……”陆若晴的眼泪又激了出来,眼前一片模糊,“后来啊,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暗地里就飞出来一支冷箭,把他射穿了。”

“我……”萧少铉想继续否认,却又忍住了,“对了,你之前说,你跟年熙一起死了?”

“对!”陆若晴眼睛通红,一字一顿,“我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亲人,他死了,我又不能杀了你报仇,我还活着做什么?”

“你为了他自尽?”

“呵呵。”陆若晴眼睛里还含着热泪,却微微一笑,“我紧紧抱住了他,让那支箭透穿了我的身体,因为我不想他一个走在黄泉路上,那太孤单了。”

“你竟然……”萧少铉震惊无比。

他能想像出当时的情景,年熙中箭,她绝望,所以就抱住他一起箭穿身体!两人紧紧挨在一起,共赴黄泉!

他觉得心好痛!

他羡慕年熙,嫉妒年熙,为何年熙能有那么好的结局?能和她死在一起。

不!不对!

萧少铉连连摇头,一脸匪夷所思的神色,“若晴,你真的……,真的在八月十五中秋夜,就和年熙一起死了?”

陆若晴含泪冷笑,“你觉得,我还心情跟你编个谎言?我图什么啊?!”

是啊,她图什么啊。

萧少铉不觉得,她有心思来编故事哄他骗他。

“可是……”他不可置信的摇头,喃喃道:“不可能啊!这不可能,那我在十六那天见到的你,又是谁?那又是谁啊?”

陆若晴一声冷笑,“你在十六的时候见到我?哈哈,那……,只能是鬼了吧。”

“若晴,我说的是真的。”

“真的?那太好了。”陆若晴笑着鼓掌,眼含热泪,“我的鬼魂有没有找你索命?有没有把你吓死?啊,告诉我啊。”

萧少铉脸色凝重道:“当时我领兵回来,就想找到你和孩子,带你们走。”

陆若晴把脸扭到了一边。

萧少铉知道她不信,但还是继续说道:“我见到了你,你说,你和孩子等了我十年,总算把我盼回来了。”

“呵呵,我能说这种话?”

“…………”

“萧少铉!你编个谎言,也要编一个像点的啊!”

“我没有编!”

“那就是你见到鬼了!”陆若晴毫不客气的讥讽,挑眉以对,“我恨你!前世你毁了我一辈子,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又怎么可能说等你十年的话?”

萧少铉的心一点点凉了。

他自嘲道:“原来,你这么恨我。”

陆若晴一声讥笑,“我真不明白,你跟我编这样的故事做什么?用意何在?以此来证明你没有杀过年熙,然后……,你就清白了?”

“我真的没有杀过年熙!你再说,我现在就杀了他!”萧少铉怒不可遏道。

“你敢?!”陆若晴叫道。

“若晴,你冷静点儿!”萧少铉紧紧的抓住了她,红着眼睛道。

“我很冷静。”

“那你能让我好好说话吗?”

“请讲。”陆若晴不屑道。

“你没必要对我撒谎,我也没必要对你撒谎啊。”

“你没撒谎?”

“我没有!这一切很可能是个阴谋!你明白吗?”

“阴谋?”陆若晴忽然怔住,嗤笑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我死后,冒充我,又见了你?”

萧少铉回道:“不仅见了我,还一壶毒酒杀了我。”

陆若晴抬眸凝视他,看着他的眼睛,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

她想要看出一点撒谎的光芒。

可是,却只看到了真挚、愤怒、不解,以及无尽的困惑。

陆若晴直起的身体缓缓软了,坐了回去。

“若晴,我真的没有骗你。”

“是吗?”

萧少铉深吸了一口气,渐渐冷静下来,“前世的我,虽然和你有过鱼水之欢,可是……,我醉酒,我根本就不记得你的样子啊。”

陆若晴不能否认这点。

的确,萧少铉根本没有仔细看过她。

萧少铉又道:“我只大概记得你的样子,记得你很美,所以……,我当时返回京城,根本无法分辩,自然就以为那个女人是你了。”

陆若晴轻声叹道:“也许吧,也许有人借我杀了你,那又如何?那就能否认你杀了年熙吗?就能否认你害了我,毁了我一辈子吗?!”

萧少铉瞬间心情低沉,“没错,是我毁了你。”

陆若晴一口气说了许多,反倒越发平静。

她红着眼圈儿,冷笑道:“其实,我心里也明白,当年的你是被人算计了。所以,那件事其实不能全部怪你。”

“你不怪我?”

“我当然怪你,但是我恨你,最主要却不是因为那件事!”

“那是什么?”

“是你杀了年熙!”陆若晴泪水坠落,沙哑喊道:“你让他惨死在我的面前,让他临死都是死不瞑目,我永生永世都不能原谅!”

萧少铉坚定否认,“若晴,我真的没有射杀年熙。”

陆若晴气恨道:“你还说没有?!”

“若晴,你冷静一点儿。”

“我很冷静。”

萧少铉解释道:“你想想,当时大局混乱未定,我能在乱局中寻找你们母子,就已经是十分紧急的事了。”

他反问:“那种时候,我又怎么有心思找年熙的麻烦?”

陆若晴听得怔住了。

萧少铉又道:“就算我想要杀年熙,也用不着那么急,对不对?而且,我要杀年熙办法多得是,为何非得在你面前杀,让你恨我?那我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陆若晴眼神闪烁不定,没说话。

“而且,你知道吗?”萧少铉喝了一口茶,才能继续说下去,“我之所以,一回到京城就找你们,相信你等了我十年,那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因为……,你十年如一日,每个月给我写信。”

“胡说!”陆若晴拍桌而起,愤怒道:“我疯了?我有病?我给你写信?你在漠北,我写了信怎么送过去?还十年如一日,每个月给你写信?简直荒唐!”

“是真的!”萧少铉说完,又是黯然,“当然了,现在看来,多半是别人故意模仿你的。”

陆若晴冷笑道:“反正不是我,我从来就没有给你写过一封信。”

萧少铉的心里猛地一紧,苦涩道:“好,不是你。”

两人都静谧下来。

陆若晴冷静的分析了一下。

萧少铉没必要编造这么大一个谎言,骗她,没有任何用处啊。

那么,很有可能真的有人在算计。

先杀了年熙,逼得她跟年熙一起死去,再找一个和她长得相像的人,杀了萧少铉,倒是一举多得了。

想到此处,她忍不住轻嘲道:“当时虽然桓王已经死了,但是还有其他皇子觊觎皇位,有人幕后算计,倒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居然有人模仿我写了整整十年的信,那还真是目光长远啊。”

萧少铉则是一阵沉默。

原来前世的十年鸿雁传书,都是假的。

她对他,只有满腔恨意。

陆若晴轻笑道:“罢了,不说前世的陈芝麻烂谷子了。反正不管你杀了年熙也好,没有杀年熙也罢,我都不能杀了你,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说完,她起身就往门外走。

萧少铉叫她,“站住!你要去哪里?”

陆若晴冷笑,“去哪儿都行,总好过跟九皇子殿下一夜欢好吧。”

萧少铉赶紧拉住她,焦灼道:“大半夜的,你想去哪儿?你疯了!”

陆若晴恼火道:“放开!我要去处理眼前的麻烦。”

“你出去就能解决了?”

“那我留下呢?留下就清清白白了?!”

“等我想想。”萧少铉死死拽住她不放,沉思起来。

“想什么?放手!”

“这样吧。”萧少铉没有琢磨太久,便道:“等天亮了,我派人把你平安送到大昭寺,你在大昭寺呆一会儿,然后从大昭寺里下山回家,就昨天一夜都在祈福。”

“药香和陆家的下人呢?”陆若晴挑眉。

“他们想要命的话,就会闭嘴。”萧少铉眼中寒光一闪,已经升起了浓浓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他对别人,可没对陆若晴那么好的耐心。

陆若晴思量了下。

她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只能叹道:“走吧,送我去大昭寺。”

萧少铉却道:“现在城门已经关闭,出不去,等城门开了再走。”

他细细的安排了一番。

先是警告了困在柴房的陆家下人,然后只等天亮,就让侍卫们扮作各种小商贩做掩护,把陆若晴的马车混在人群里,不着痕迹就可以出城。

而剩下的半夜,他们面对枯坐再也没有说话。

天亮了,陆若晴毫无眷恋的离去。

萧少铉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静静的,感受着她残留下来的气息,时光仿佛永恒凝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