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芙琳

艾芙琳
  • 主演:未知
  • 导演:Orlando von Einsiede
  • 地区:英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8
在他们的兄弟自杀 12 年后,一名男子与他的两兄妹为了寻求内心的平静而踏上了一场从苏格兰到伦敦的长途徒步之旅。

艾芙琳第一集

如果苏晚晴连萧聿话里的意思都听不明白,那她的智商就真的有问题了。

“麻烦你拿到我跟我爸的DNA结果后,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倒要看看你到时候是选苏妍心还是选你爸!”苏晚晴的脸上是志在必得的傲气。

苏妍心再漂亮,也不过是一个可替代的花瓶,萧聿可以换无数的美女,但亲生父亲只有一个。

萧聿肯定不会为了苏妍心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见死不救。

苏晚晴骄傲的仰着脸离开了萧家。

她的自信不是凭空而来,是林九给她的。

林九告诉她,萧聿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苏晚晴走后,萧聿看向了苏妍心。

苏妍心刚才一句话也没说,不代表她心里没想法。

“在她跟林九的DNA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要稍微对她客气点。你懂的吧?”萧聿刚才一直忍着苏晚晴。

“我懂啊!刚才你的脸都在抽筋……你辛苦了!”苏妍心夹了一块肉放到他碗里,“你快点吃吧!”

萧聿看着她夹来的肉,这才有了一点食欲。

“苏妍心,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小姐姐被她抢走了吧?”萧聿慢慢咀嚼着,慢条斯理问。

苏妍心愣了一下,然后很轻的应了一声:“我并没有多生气,因为我早就知道这个世界,有钱的人可以肆意妄为。”

她并不是在责备有钱人,因为她现在享受的一切,就是萧聿作为有钱人而带给她的。

“你的心态不错,但是被人抢了东西不抢回来,我感觉很丢脸。”萧聿提这件事,就是要帮苏妍心抢回来。

“先不管这个了。你爸爸现在被林九威胁,你先解决这个吧!你不用总想着我,我真的很好。”苏妍心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特别感动。

苏妍心总是容易煽情。

她简单而纯粹,只要对她好,哪怕没有给她带去实质性的利益,她也会感动的热泪盈眶。

“我深深的发现,哪怕小白不是我的孩子,我依然好喜欢他。我也知道他很喜欢我,他刚才让我感觉他在帮我看着你。”

“本来就是。”萧聿磁性的嗓音低醇悦耳,“他说你是他最喜欢的阿姨。”

苏妍心笑的眉眼弯弯。

萧聿看着苏妍心的笑,眼神突然定住。

苏妍心本来笑的很自然,结果萧聿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看,让她倏地红了脸。

脸上的笑也僵硬了起来。

“你……”苏妍心想问他为什么这样盯着自己看。

“小白!你过来!”萧聿一声叫唤,小白立即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爸爸干什么?”小白脆生生的开口后,小身体直接被萧聿抱了起来,放到了苏妍心的腿上坐下。

“你们俩,一起笑。”萧聿下颚绷紧,严肃的样子,让苏妍心和小白一头雾水。

刚才苏妍心不是对着萧聿在笑么?苏妍心那一抹笑,让萧聿立即想到了小白。

小白有时候笑的样子,从表情到神韵,都跟苏妍心刚才那抹笑相似。

“嘻嘻嘻!”小白听话的咧嘴笑。

苏妍心囧了一下,然后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艾芙琳

艾芙琳第二集

小花园里是没有白天黑夜的,里面一天到晚都是白天,因此她出来才发现,天不知何时已经黑了,她摸了摸肚子,竟然有些饿了。

“玛瑙,玛瑙。”纳兰辛辛冲着外头叫道,“你去让厨房给我准备些吃的。”

“公主,你醒了?”听到叫唤的玛瑙快步跑进房间,朝着外头等候多时的厨娘们挥了挥手,就让早就在外面等着的厨娘们,将准备好的饭菜都端了进来。

“公主,王爷回来了。这些都是王爷让厨娘们准备的。”

纳兰辛辛有规定,除非是她叫,否则是不准进她的屋子的,这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在屋子里离奇失踪的事情。

玛瑙没有来叫她,也是情有可原的。

原本饿了的纳兰辛辛,在听到玛瑙说纳兰君若回来了,她瞬间就把吃饭这事给忘了,“皇叔回来了吗?他现在在哪儿呢?我这就去找他。”

“公主,公主。”玛瑙见纳兰辛辛跑了,拔腿就追,“王爷刚刚临时有事,又出去了。”

纳兰辛辛,“……”

听到这话的纳兰辛辛,回过了头,望向了玛瑙。

玛瑙被纳兰辛辛的眼神瞧的有些胆战心惊的,但还是不得不将事情再说一遍,“王爷刚收到了一封信,又出门了。”

这么晚了?

又出门了?

这么晚,能去哪里呢?

纳兰辛辛握紧了双手,皇叔这是不想见到她吗?

“公主,你先回去吃点东西吧?王爷得知你今日没有吃东西,特意让厨娘准备了你最爱吃的呢。”玛瑙怕纳兰辛辛难受,走上前,宽慰道,“公主,你别难受了,王爷可能,晚些就回来了。”

纳兰辛辛像是没有听到玛瑙的话似的,犹如行尸走肉似的,走回了自己的院子。

准备的饭菜,她一样没吃,就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将所有人都锁在了外面。

第二天,一大早的,天才蒙蒙亮,纳兰辛辛还懒洋洋的趴在床上,无精打采的不想起床,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公主,你可起来了?秦公子有事找你。”

纳兰央央不悦的眯起了眼睛,听到外头的声音,也只是勉强的睁开了其中一只。

“没起来,不要吵我!现在除非是皇叔回来了,否则什么事都不要叫我!”纳兰辛辛抓起一只枕头,朝门口丢了过去,许是灵力的缘故,她这枕头不但很顺利的砸中了门,还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把站在门口敲门的玛瑙,都给吓了一跳,再不敢说话了。

杨之易就站在门口,纳兰辛辛的话,他一字不漏的全都听到了。

他走上前,就站在门口,对着纳兰辛辛道,“小公主,你不是想见你皇叔吗?我和你皇叔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你和我待一块儿,还愁见不到你皇叔吗?”

纳兰辛辛趴在床上,拉过被子,蒙上了脑袋。

最终,还是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纳兰辛辛换好衣服,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

“你说的是真的?”纳兰辛辛斜着眼睛瞅着杨之易,明显对这件事持有怀疑态度,但这是她唯一有可能见到不知为何不肯见她的皇叔的机会。

“自然是真的。”

“好吧。那你找我有何事?”纳兰辛辛勉为其难的决定相信杨之易一次。

谁叫他长的好看呢,好看的人,总是特别容易获得她的信赖。

“在下打算今日进宫一趟,去见见你口中那位让你误以为在下眼神不好使的姐姐。”杨之易笑着道,还特地将眼神不好使几个字加了重。

纳兰辛辛听到杨之易的这个强调,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行吧,我就勉为其难陪你进宫一趟吧。”纳兰辛辛打了个哈欠道,“正好,我也有半年没进宫,见过宫里的那些人了。”

“那在下,就多谢公主了。”

杨之易和纳兰辛辛吃过早饭之后,就乘坐马车进了宫。

纳兰辛辛是公主,还是被纳兰君若宠在手掌心的公主,得罪了她,指不定明日脑袋就搬家了,守宫门的侍卫自然不敢拦着她。

至于,谁在她马车里,守门的侍卫自然也是不敢过问的。

两人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进了宫。

“秦公子,本公主也不怕告诉你,即便你长得再风华绝代,再学识渊博,我那个眼高于顶的姐姐,也还是看不上你的。我那个姐姐,不看重这些,她可是一心想往大国嫁的人。你一个小国丞相的公子,实在入不得她的眼。”

进了宫门之后,纳兰辛辛就好心的提醒了杨之易一句,“你还是尽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杨之易,笑了笑,没有回话。

纳兰辛辛见他还笑,完全没把她的好心放在心上,也就不再和他说话了。

很快,马车就到了终点,前面的路,不得乘坐马车进入,纳兰辛辛率先下了马车,回头冲杨之易道,“接下来的路,是要靠走的。下来吧,既然你执迷不悟的话,我就让你见见棺材,再掉眼泪。”

杨之易下了马车,“你就那般不希望在下迎娶你的姐姐?”

纳兰辛辛盯着杨之易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很认真的点了头,“是啊,我特不希望你娶我那个姐姐。没办法,谁叫你长得好看呢,我就不希望她嫁一个长得好看的人。”

“小公主,你这缘由,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行了,快进去吧?”纳兰辛辛迈步往前走,边走边道,“按理说,你来求亲,是要走正规程序,先求见我父皇的。但既然你想通过我的关系进宫,那我就先带你去瞧瞧我那位姐姐吧。”

而就在纳兰辛辛和杨之易进宫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纳兰君若就回到了王府。

回到王府的第一件事,还是问纳兰辛辛的情况。

结果,就听到管家汇报道,“启禀王爷,公主一大早就和秦公子出去了。”

“出去了?”

原本打算进门去梳洗一番,再去看纳兰辛辛的纳兰君若,听到管家的这话,停下了脚步,他蹙眉,问道,“两人去了何处?”

艾芙琳

艾芙琳第三集

第2335章 京威是忍无可忍啊

京羽兮拿出了手机,当着哥哥的面把唐厉加入了黑名单。

“把眼泪擦了,下去吃饭。”京威语气冷冷的,下令般对她说。

她也照做了,擦干了泪水,平复好情绪,知道自己闯了祸,挺对不起哥哥的。

京羽兮抬眸看着哥哥,试着问道,“哥,你打算怎么办?”她虽然闯祸了,但还是很担心。

“哼。”想起唐厉,京威觉得忍无可忍,他冷声说,“这件事情我会告诉顾医生!”

“可是……”她更担心,“哥,他们是一起的!”

男人判断,“顾医生和唐厉并不是同类人,或许唐厉在顾医生面前伪装得很好,让人根本不能察觉他的另一面。”

“那后果呢?会影响到妈妈吗?”女孩弱弱地问,“妈妈现在好不容易恢复到这样子……她有生的希望,我们不能给她掐灭了。”

“生的希望在顾医生身上。”京威说,他已经下了决定,“下去吃饭吧,别让妈妈等久了,下去以后啥也不要说,这件事情交给我。”

“好。”

擦干了泪水,平复好情绪,她转身走出了书房。

京威跟在她身后,面色缓和了许多。

下了楼,京夫人已经坐在了餐桌旁,听闻脚步声,戴着沿边帽的她转眸,“快来快来,吃饭啦。”她精神状态明显好了许多,再也没了度秒如年的感觉,现在恢复到三个小时涂抹一次药物,晚上又可以久睡一会儿了。

而且她身上即使出现红疹,也不会有太过瘙痒的感觉,药物的控制性还是特别好。

京羽兮来到妈妈身边坐下,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中年女人却看出了异样,“你怎么了?哭啦?”疑惑的目光看向身后的京威,“和哥哥吵架了?”

“没有没有,沙子进到眼睛了,哥哥还帮我吹了一下呢。”她抬眸迎上母亲视线,唇角轻扬。

京威面色平和,在妹妹身边入坐,压根就不像闹矛盾了。

京夫人相信了她的话,“怎么样?吹出来了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已经吹出来了。”

这时,还有菜式陆续端上来,特别丰盛。

“我爸最近估计不会回来了。”京威说,“妈妈,我和羽兮陪你一段时间吧。”

“你爸爸给我打电话了,他要去伦敦开个国际会议,是受邀前往的,这样一来公司就没人了,你不去公司吗?”

“有人啊,怎么没人?公司是股份制的,那些高管都会尽心尽力。”

京夫人担心,“不怕他们搞鬼吗?”

“暂时还搞不起来,他们又不是一派,是多派,内部斗争厉害得很。”京威倒是一点也不着急,特别淡定。

京夫人自己身体不好,但还是时时刻刻心系着公司。

她轻叹一口气,“也不知道你爸有什么新的打算没有。”公司的事情还没有好好找他聊过,以前是身体不允许,多聊一会儿都会觉得累。

“打算肯定有。”京威说,“这点您不用担心。”

……

唐厉从春天药房把医用材料买回去的时候,盛萱和顾之已经做好了晚餐。

“回来啦?快洗手吃饭啦!”盛萱心情很好,笑容明媚好看,暖入人的心窝子。

唐厉应声,“好。”然后将袋子拿给顾之看,“师父,您看看是不是这些?”

顾之看了一眼,“对对对,他们家的特别好用,齐全,而且不贵。”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

“快去洗手吃饭吧,吃了饭我们进研究室,今晚熬个夜?”顾之兴致正浓。

“好啊。”唐厉也热衷于研究。

……

这一晚,京羽兮洗了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的初吻丢了……被唐厉冷不丁地夺走了,她好委屈,想到那一瞬间,她就特别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反应过来呢?

真恨不得甩他一巴掌!

越想越觉得委屈,她掀被起床,走出了卧室。

来到了哥哥卧室前,她却没有勇气敲门了,如果把这个情况告诉给他,他会不会打人?

可是,她除了找哥哥帮忙,还能依靠谁?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紧闭的卧室门打开了。

见到站在门口的妹妹,京威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怎么了?”

“哥……”她抬眸,声音哽咽了。

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他握住她肩膀,后退一步,将她拉了进来。

关上了门,又前进一步,将她抵在门上。

女孩心下一惊,背靠着大门,抬眸惊若寒蝉地瞅着他,“哥……”

“说,发生了什么事?”京威一手插在裤兜,另一只手撑在她耳旁的门上。

这个动作啊,像极了霸道总裁壁咚小女生,可奈何这两人是兄妹关系。

他盯着她的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丝隐藏的情绪。

“哥,我……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说。”他声音不严厉,面色也是柔和的。

“唐厉他……他让我做他女朋友……”她试着说,“不过我没有同意!”

京威容颜瞬间一变!

“我没有同意……”她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轻声开口,“我夺走了我的初吻。”

京威眸色黯沉地盯着她,喉结滚动了一下。

“哥,我……我害怕……”

“京羽兮,你给我听好了!”京威十分严厉地警告,“不许再跟他见面!”

她头皮发麻,“放心吧,我肯定不会的。”

“你若再跟他见面,哪天被他给睡了都哭天无路!”

女孩眼里含着泪水,“我知道了。”

“初吻而已,别太放在心上,把嘴唇洗一洗,明天又是初吻。”他这样安慰着她。

可是……这让人家小女孩怎么释怀?

“时候不早了,回去睡吧。”京威拉开了房门,将她轻轻推了出去。

这件事情更加坚定了他去见顾之的决心。

手机响起,是父亲打来的,他接通了,“喂,爸爸。”

“小威,你跟我一起去伦敦吧,我不想带助理。”中年男人忧心忡忡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次的国际会议是一次机会。”

京威没有马上回答,可是这边的情况……自己一走,就怕唐厉那小子不老实。

“怎么了?你要忙什么?”京科问道。

京威想了想,权衡了一下利与弊,回答了他,“好,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

那正好,明天还可以去跟顾之碰个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