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终结者

芳心终结者
  • 主演:罗曼·杜里斯,凡妮莎·帕拉迪丝
  • 导演:帕斯卡尔·舒梅
  • 地区:法国,摩纳哥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法语,英
  • 年份:2010
男人总是花心的,所以不知情的女人就遭殃了。为了改变这个状况,亚历克斯(罗曼?达瑞斯 Romain Duris 饰)挺身而出,跟姐姐、姐夫组成了拯救三人组,专门对付那些负心人。他们的原则有两条:不拆散真心相爱的情侣。不对客户动真情。他们采取的手段是,由亚历克斯向女人主动示爱,而姐姐姐夫后场支援。他会让这个女人爱上自己,并认清花心男友的本质,再与之分手。得手多次之后,他们已经做出了品牌。但是,由于债台高筑,他不得不接受了一单生意:富豪对女儿朱丽亚特(凡妮莎?帕拉迪丝 Vanessa Paradis 饰)的婚事不满意,看不上他的未来女婿,所以他要求亚历克斯在婚前10天去拆散他们。从蛛丝马迹,层层推敲,他们发现两人是真心相爱。但是箭在弦上,他只能硬着头皮开始了工作。他假扮朱丽亚特的贴身保镖,接近她,并通过姐姐姐夫搜

芳心终结者第一集

被卢学成这个钢琴界的大咖如此夸奖,杨伟受宠若惊,干笑着,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这时老校长笑眯眯地看向卢学成,道:“老卢,这个小家伙,弹钢琴很厉害么?”

“呵呵,老校长,杨伟的钢琴造诣的确不凡,这个小家伙当初在东山省的钢琴大赛上,我见过他,是一颗不错的苗子,假以时日好好栽培,成为一代钢琴大师,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卢学成依旧给予杨伟极高的评价,这可把杨伟乐坏了,刚才在丁云峰那儿受到的怨气,也消失了大半。

卢学成看了眼谦虚(装逼)的杨伟,又说道:“老校长,真是看不出来啊,你们东海大学,真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杨伟明明可以成为一代钢琴大师,却来到你们这里读书,可见您老的学校对于学生们而言,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卢学成行走社会多年,他知道说什么话能讨人喜欢。

果不其然,这番话落下,老校长顿时笑了起来:“哈哈,说的也对,我们东海大学的学生,那个个都是拥有真材实料的,都不一般呐!”

卢学成再次一记马屁奉上:“哈哈,那都是老校长您教导的好啊。”

“哈哈……”

老校长扶须大笑,卢学成会讲话出了名的,要不然,他也不会邀请卢学成来学校里做嘉宾。

二人拈花微笑片刻,卢学成对杨伟说道:“杨伟,这次你在舞台上,准备给我们献上哪支曲子?”

“回卢教授,这次我打算弹奏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这首曲子好听不说,而且难度也比《梦中的婚礼》大了许多,你这是自我挑战一番吗?”

卢学成瞅向杨伟的眼神愈加欣慰了,《维也纳森林的故事》作为世界名曲,它的旋律优美,弹奏出来的效果,也不是谁都能成功的。

如果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想要弹奏出《维也纳森林故事》的韵味,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因为这首曲子,曲调时快时慢,中间还夹杂着一次很华丽的转折,若是钢琴造诣不到小有境界,根本弹奏不出来。

杨伟也深谙这首曲子很难,不过他依然有信心把曲子弹好,故而笑了笑道:“卢教授,您说对了,这算是给自己的一个小挑战吧,希望到时候在台上献丑,卢教授能再次指导学生一番。”

卢学成很是痛快地答应下来:“好的,到时候听完你的曲子,我会相应给你一点建议,加油吧!杨伟,在钢琴领域上,你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新鲜血液!”

“多谢卢教授看得起!”

杨伟别提多神气了,卢学成作为国内有名的钢琴家,都给予他这种高评价,放眼整个东海大学里,想必也没有人能在钢琴领域上击败他了。

“杨伟,你准备一下进场吧,我就先和老校长进去了。”

这时,卢学成对杨伟说道。

杨伟再次鞠了一躬,恭声道:“卢教授请便,我正好也去准备一下。”

“嗯。”卢学成微微颔首,之后与老校长走进大礼堂。

杨伟神采奕奕地返回二班队伍,雄赳赳气昂昂的鸟样,仿佛天下之大,他也能传檄而定!

“杨伟,你好厉害呀,都认识卢教授那种钢琴大咖,简直太牛叉了,刚才卢教授都跟你谈论了一些什么啊?”

眼瞅着杨伟返回班级队伍,有些二班的女学生宛如看到了超级偶像一样,纷纷围着杨伟问东问西。

卢学成大家都很熟悉,经常出现在电视里,有些歌星的演唱会,甚至都会邀请卢学成去给弹曲子,这样一个大名人,走到哪儿都有他的粉丝。

然而——

在学生们眼里看来高大上的卢学成,杨伟居然认识,顿时激动坏了班里的女学生,纷纷围上去询问杨伟,是不是和卢学成有什么亲戚关系?

感受到众人对他投去崇敬的目光,杨伟非常之开心,他是那种虚荣心爆棚的男生,尤其是女学生围着他问东问西的时候,这时候的虚荣心尤为强烈。

笑了笑,杨卫牛气哄哄道:“认识卢教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去年的时候就认识了,说起我们相识的场景……”

杨伟巴拉巴拉一大通,反正怎么牛逼他怎么说,这家伙不仅钢琴弹得6,吹牛逼也是他的拿手绝活。

几句话,便把班里的女学生忽悠晕了,一个个都找不着东南西北了,连连夸赞杨伟牛叉,连卢学成那种钢琴界的大咖都认识。

杨伟只是微笑,也不讲话,目光所过之处,用白眼珠看人,尤其对上一班的学生,那感觉更加趾高气昂。

他看了眼面色有些苍白的韩欣妍,冷哼了两声。

丁云峰、杜涛、朱霖、包括黄莺都很生气,这个杨伟,摆明了在鄙视韩欣妍!

闵慧气恼道:“那个杨伟真是太恶心了,仗着自己的钢琴水平比欣妍优秀,就各种鄙视,他这种人就算成为一代钢琴大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结果她话音刚落,有个学生弱弱地说道:“可是那个杨伟的确有嚣张的资本,你们看到了没有?他都认识卢学成那种钢琴家,接下来和欣妍的比赛,欣妍怎么能是他的对手?”

“哎……”

整个一班的同学唉声叹气的,仿佛已经预见到二班在此次迎新晚会上,狂虐他们一班的景象了。

闵慧忧心忡忡地望向面色苍白的韩欣妍,说道:“欣妍,要不行,这次的晚会节目,你就放弃了吧,省的到时候输给那个杨伟,他还来嘲笑咱们一班。”

“是啊,欣妍,这次我看咱们是比不过他们二班了。”

不少学生看到韩欣妍面色苍白,头上满是虚汗,还以为韩欣妍看到杨伟钢琴水平那么强大,是不是害怕了?所以才变成这幅样子,就连黄莺也这么想。

顿了顿,黄莺说道:“欣妍,你今天的面色很不好,是不是因为那个杨伟?如果是因为这件事的话,那……那你不要上台比赛了,咱们一班,取消钢琴演奏!”

芳心终结者

芳心终结者第二集

“皇叔,一个人多无聊,两个人还能说说话。”

帝玄擎阴沉着脸怒斥:“滚!”

嘿,还挺横,她还就不信拿不下他。叶瑾随手摘了片树叶,痞笑:“唉,我会的东西不少,就是不会滚,要不,皇叔示范一个?”

“既然你想找死,本王就成全你!”帝玄擎猛得出手,掐上她的脖子,却不知为何,没用力。

叶瑾见玩大发了,双手抱住他有力的胳膊:“咳咳,皇叔,我刚刚在开玩笑,不要当真,不要当真!”

帝玄擎阴戾的视线,似利箭般要穿透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嫌弃地放开她。

叶瑾呼出一口气,这头小狼狗、啊不、是大雄狮,很有挑战性。望着他大步向前的深紫色背影,身形高大刚毅,给人无比的安全感。

叶瑾一路小跑追上去,之前的不愉快就像没发生。

“皇叔,你饿不饿,我们休息会儿吧?”

“皇叔,你走慢点,我快跟不上了。”

“皇叔……”

走在前方的帝玄擎忽然停住,叶瑾急忙收住脚,差点撞到他背上。

“你不怕本王?”

叶瑾眨眨眼:“皇叔很可怕吗?”真正的心理活动是,怕才有挑战性,才有征服欲。

帝玄擎大手摸上右脸的长刀疤:“这个,你不怕?”

叶瑾痞痞笑道:“皇叔,只要你给得起足够的钱,我好友叶凌就能为你除去。你知道叶凌吗,就是一夜之间名满京城的女神医。陈年旧疤虽然处理起来费药费时,但只是时间的问题。”

帝玄擎忽然手一扬,不远处一只野兔伸了伸腿,死了。

叶瑾跟个小跟班似的跑过去,就见一颗石子已经嵌入它的身体。这得多大的力道和精准,可他刚刚只是随手轻松一掷……

叶瑾提着野兔跑过来,“王爷,午饭吃这个吗?”

“前面有条山泉,你去处理。”

“好。”叶瑾喜滋滋地提着走了,这代表帝玄擎已经开始接受她、允许她跟着了?

兔子怎么处理,她哪儿会,她主要负责吃吃吃。想起看的古装剧,拿着帝陌泽给的贵重匕首,将野兔皮剥下,兔身血淋淋的,扔到水里清洗干净。

等提着兔肉回来时,帝玄擎已经架起一个小火堆。火光映着他深邃的墨眸,叶瑾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坐在火堆旁,看着他骨节分明的大手翻烤着,将兔肉逐渐烤至金黄。肉-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叶瑾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兔肉已熟,叶瑾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取下,很有眼色的把火灭掉。

帝玄擎撕下一块填入嘴中,一点儿都没有分享的意思。

叶瑾眼巴巴等了半天,着急了:“我的呢?”

“想吃自己打。”

叶瑾瞪大眼睛:“是我去处理的兔子,分我一条兔腿。”

“那是你身为晚辈,应该做的。”

不就是比她大两岁,辈分高了不起?叶瑾伸手就夺:“我要一条兔腿。”

帝玄擎脚下一点,飞身上树,倚在树杈上吃得很香。

轻功……

欺负她不会轻功?

芳心终结者

芳心终结者第三集

“楚家小娃,还不过来?”

“难道我们四个人还请不动你一个小辈不成?”

就在秦雪然即将暴走的时候,远处秦石眉头一皱,不悦的哼了一声。

楚阳目光冷芒闪烁,这种被人命令的口气多久没听到了?

压住了心中的杀机,视线从秦雪然的脸上挪开,不屑的摇摇头,拉着曦雨大步走了过去,同时冷冷的道“既然是你们四大家族的老祖开口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说完,冷笑着来了一眼陷入呆滞的秦雪然,心中轻哼一声。

秦雪然虽然有几分姿色,在这赤阳城被当做仙女般的存在,可在他眼中,也不过如此,与常人无异,前世他见过的仙界美女何止千万。

“好了,你们几个跟着楚家的两个小娃进去试试!”

寒家老祖,寒无心一指另外的三个人,说道。

那三人实力都在五星武者左右,可在此时却浑身打着摆子,害怕的了不得。

再看那黑漆漆的墓穴入口,简直就像是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一样。

“废物,还不进去,等什么?”

孙家老祖最看不惯这种唯唯诺诺的家伙了,一人给了一脚,将他们踢了过去。

“小子,进去吧,有他们三个保护你,不会有问题!”秦石点点头。

楚阳看了一眼身后的四大家族之人,脸上带着冷冷的笑意,道“好,我进!”

眼前是一个古老而又陈旧的石门,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楚,楚阳一手拉着曦雨,另一个手中拿着那把砍柴的柴刀,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在他身后跟着三个世家子弟,每个人都拿着长刀,持着火把,脸色有些发白。

秦雪然扬了扬雪白的下巴,泛着冷笑。

大墓中有一个杀阵,这是之前楚阳就察觉了的,所以一进来,他的识海便开始翻滚,不断的分析起来。

“嗷!”

刚一进入,忽然,前方一团黑雾翻滚而来,里面还夹杂着嘶吼之声。

那声音凄厉至极,好似来自九幽地域,十分渗人。

“那是什么?”

后方一个世家子弟脸色一变,脚步不由的后退了起来,可下一刻他的脚下就是一滑,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痛呼。

很快他手中的火把熄灭,凄厉的惨叫响了起来。

“哥哥!”

曦雨吓得小脸上没有血色,紧紧的抓着楚阳的手。

“楚……楚阳,那……那是什么?”

剩下的两名世家子弟看到同伴被那黑雾诡异的杀死,心都快揪起来了。

“阴魂!”

楚阳冷冷的回了一句,拉着曦雨开始在杀阵中左右前后走了起来。

他每一步落下,都像是丈量过的一样,很精确没有半点误差。剩下的两个世家弟子紧跟着楚阳,可很快随着楚阳的步子加快,剩下的两人也被黑雾缠上,赴了那个人的后尘。

“哥哥,他们都死了吗?”

跟着楚阳踏着诡异的步子,在幽深的墓道中行走,楚曦雨十分害怕,生怕遇上那只怪物。

“别说话,不要回头,跟着我走就行了!”

楚阳脸色平静,拉着曦雨,加快速度向里面冲去。

……

“爷爷,刚才从里面传来的惨叫……难道,他们都死了?”

秦雪然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秦石,那些进去的人除了楚阳兄妹之外,剩下的三个都是五星武者,即便是放在各自家族也都不算弱者。

可这样的几个人,刚一进入,就死了,里面的杀机究竟有多大?

“都死了……”

秦石面色凝重,拿出一枚早已碎成块状的灵魂玉佩道。

“都死了?”

秦雪然脸色先是一惊,而后一抹喜色便从眼底升起,心中很是宽慰,楚阳终于死了。

“该死,难道我们这些人要空手而归吗?”孙家老祖瞪起眼睛,很是不悦。

“老孙,稍安勿躁,我秦家有一位阵法上颇有造诣的管事我已经派人去叫了,很快就到!”

秦家老祖秦石说道。

……

大墓中,楚阳兄妹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哥,我们进来了?”

曦雨看着四周,发现自己两人正处在一个巨大的石殿中,这里没有黑雾,也没有那种令人恐惧的吼声,与之前的遭遇完全不一样。

“嗯,险之又险,但好在还是进来了!”

楚阳顺了口气,道“刚才那是一个杀阵,如果不慎走错,哪怕是大武师来了也得饮恨。”

“这么厉害?”

楚曦雨也是楚家的嫡系,对于楚家擅长的阵道之术也有些了解,可即便如此,在听到楚阳的话后,也是吃了一惊。

“走,让我们看看这里倒地有什么好东西?”

楚阳起身,拉着曦雨沿着台阶,走了过去。

这个石殿很大,中间是一个祭台,上面摆放着三个石盒以及一具尸体。

等来到近前时,楚阳才发现,那尸体坐在椅子上,头颅望向远处,双目平静。

在其脚下,一个巨大而又诡异的血色阵法印刻在祭台之上,看起来有些阴森。

“哇,哥,这些都是宝物吗”楚曦雨松开楚阳的手,小跑着奔向那三个石盒。

“曦雨,别碰那石盒……”

“砰!”

他还是提醒迟了,就在楚曦雨的手还未碰到那石盒的时候,忽然间,一道强大的光华从那石盒上浮现,撞在了曦雨的手上。

“啊……”

曦雨惨叫着,吐出一口鲜血,倒飞了过来。

“曦雨!”

楚阳大惊,一把接住小丫头,掌心灵气激荡而出,沿着曦雨的经脉游走一圈,发现曦雨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可即便如此,楚曦雨衣衫染血,手臂都骨折了,看起来很惨。

“冒失的丫头!”楚阳拍了拍楚曦雨的脑袋,安抚好她后,这才重新打量起了这个祭台。

他沿着祭台走了一圈发现每一个石盒上都有武师级别的封印,以他们现在的实力绝对破不开,所以这三个石盒,铁定是拿不走的。

楚阳琢磨着,已经来到了尸体的面前。

“咦?”

忽然间,楚阳看到在那尸体右手食指上居然有一个灰色的指环,如果不仔细看,一定看不到。

“这应该是一个储物戒!”

楚阳笑了,储物戒这种东西在赤云城可是稀罕物,只有家族老祖才有资格佩戴。

而且里面的空间普遍比不大。

眼前这个如果真是储物戒,那内部的空间一定不会小,毕竟是武灵之物。

楚阳的心绪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但也小心翼翼的用柴刀将之挑下,握在了手中,一切都很顺利,并没有出现异动。

轰隆隆……

也就再这时,忽然,整个大墓猛地一震,巨大的轰鸣接二连三的爆发了起来。

“倒也有几分本事,居然知道联手破阵!”

楚阳笑了笑,也不看储物戒里面究竟有何物品,拉起曦雨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跑。

通道中,轰鸣声彻响不断,等楚阳二人再次来到杀阵中时,很明显的感觉到杀阵的威力在降低。

“现在贸然出去,定然会被怀疑……”楚阳边跑边思考,忽然他看到了一具尸体,那是刚才跟他们一起进来的世家子弟。

他眼睛一亮,“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