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哭鬼上学记

爱哭鬼上学记
  • 主演:梅兰妮·马丁内兹,艾玛·哈维,MeganGage,MaggieBudzyna,AdrianJurics,GergelyKiss,NataliaToth,TamasGog,RobertSzabolcs,BenceBalogh,VilmosHeim,Alis
  • 导演:梅兰妮·马丁内兹
  • 地区: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爱哭鬼上学记》(K-12) 是由梅兰妮·马丁内兹指导,梅兰妮·马丁内兹,艾玛·哈维,希安·莫雷诺主演的奇幻歌舞片。仅于2019年9月5日在美国指定影院放映一晚,于2019年9月6日通过网络渠道及DVD碟片发行。该片讲述了Cry Baby(梅兰妮·马丁内兹 饰 )来到了一所学校上学,受尽师生欺辱后与她最好的朋友们结成一对,结束了学校压迫性的K-12制度的故事。

爱哭鬼上学记第一集

欧阳清华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灭了风雪山,神雷山自动升级为二流门派,虽然山主师兄弟死了个精光,不过战斗又哪有不死人的,有足够的资源,用不了多久先天就会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这边蒙巍然对他礼遇有加,并不像是对待下人一样的指派,而总是带着一些商量的语气,这让他心里不自觉的就认低了一级,只要干掉了庄剑,他感觉这世上就再没有什么烦恼。

山庄很是安静。

紧靠着围墙搭建起不少的临时板房,上面扯着遮阳布,根本不用担心里面动作会被人看到。

板房里,一把特制的弩枪夹在窗口的位置,旁边放着个轱辘,盘卷着的缆绳连到枪尾,枪头已经瞄准好山下不远的建筑物顶楼,在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在楼顶立起了一面高墙,地面铺着厚厚的气垫。

队员们分散在二十多间板房里,盯着面前的屏幕,紧张的等待着命令的下达。

按照要求,他们早已经收敛了气息压低了气血,远远看过去,也就是比起普通人强大一些。

虽然在大修士的眼里,后天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保险起见,庄剑还是要求全员收敛谨慎对待,甚至一有不对,第一时间不是去完成任务,而是尽快的从窗口顺着缆绳逃生。

这些人可是花费了他不少的灵药资源才打造而成,庄剑可不想出现欧阳清华搭错了线把人给灭了的局面。

“一号,准备。”

“二号,准备。”

“……。”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到点到位直接发动就行,就连各种变数也都设定好,随时都能补缺攻击。

指挥权交到了保镖队长身上,有着实战经验的他,对于这样的指挥战斗并不陌生,至于说曾经主导策划设计的楚凡他们,现在全都转为了执行者,就连龙公子,都只是站在队长身后,以先天修士的眼光去充当预判机位。

屏幕上,一道身影缓慢的行走在曲折的道路上,在前面不远,标记点的周围密布着一圈的红点,一二三四,从这里看不出究竟,也就只有当初负责制定的人才知道各自代表的含义。

队长手里拿着步话机,手指搭在通话键钮上,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在那些分散的板房里,队员们看着屏幕,也都各自伸出了手指,距离自己负责的按钮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心跳加速。

分散的目的简单,就是避免欧阳清华万一发疯出手杀人,要是那样的话,他们这边就算是只剩一间板房,也能够临时调整把控制权集中到手里,保证计划依然能够执行。

至于说别墅地下室,虽然坚固,可就连上次先天修士都能将它打塌半边,这一次遇到大修士,只怕随手一击整栋别墅都要毁掉,留在那里看起来安全,不过最大的可能却是被人一窝端。

山庄里的别墅依山而建,彼此间隔几十到上百米远,无论哪一栋,从任何的角度都没办法看得到别的别墅存在。

要保证这样的风格,这里的地势就维持着起伏,无数的小山丘勾连在一起,在建筑师的精心设计下,这才是建成了这样的建筑群。

庄剑就待在山庄的那片小公园改建的空地训练场上。

隔着几百米,欧阳清华就根据气血把他锁定,只要愿意,不需要看人就能发起攻击,不过欧阳清华并不打算这样做。

“愚蠢还是聪明?”

欧阳清华背着手慢慢走着,隔着山丘遥望过去,眼里流露出一丝火热和欣赏。

火热是因为洞天福地眼看着就要到手,只是半年多就达到先天后期,这里面虽然有大量灵药资源的加成,可这样的速度依然惊人,只是可惜,欣赏归欣赏,缔结了这样的仇恨,双方之间不可能达成和解,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在庄剑老实留下没有满世界逃亡,让他省了许多力气的份上,欧阳清华决定问出洞天福地的信息后给他一个痛快。

小心翼翼的避开地面上的一堆黄土,绕过一个山丘土坡,前面地势起伏不大,已经能够看得到庄剑坐在那里的模样。

“这小子。”欧阳清华皱皱眉头,眼神有些恼怒。

远远他就能闻到灵药的香味,那边,庄剑正坐在椅子上随手拿着灵药吃个不停,那些灵药在他心里都已经归属自己,一个将死的人吃了也是浪费资源,这让欧阳清华一下就推翻了刚刚给个痛快的想法。

前面是一道两米宽的横沟,上面架着一块网眼钢板可以通行,在那前面不远,一台搅拌机还在哗啦的转动着,还有各种他不认识的器械设备丢弃着,全都忘记了关机,显然工人离开的时候太过紧急。

过了横沟,再往前十几米的地方竖着两面墙,最上面挂着一排的大灯,应该是晚上赶工用的,就不知道这里埋设了什么。

嘈杂声里,欧阳清华慢慢踏上了钢板,脚下嘎吱嘎吱响着,钢板承受着人的重量,微微往下颤悠了一下。

随意的往下面看了眼,沟壑里面埋着什么东西,透过浮土缝隙,能够看到是个金属物体。

“幼稚。”

欧阳清华轻蔑的摇了摇头,伴随着嘎吱声又往前走了一步。

蹬蹬蹬。

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声,欧阳清华好奇的抬头看了过去。

竖墙最上面的大灯全都被点亮,万瓦的卤素灯接通电源时发出沉闷的声音,随即迅速变亮,变得犹如一个个小太阳,只是,大白天,这样的光亮非常不起眼,最多是看过去感觉有些刺眼,并不足以影响到人的视力。

欧阳清华皱皱眉头,不知道对方大白天开灯是什么意思,正疑惑中,突然眼睛一阵刺痛,那两道竖墙上射出无数道细细的红光,方向角度早就被精心调整过,无论是以何种方式任何角度,只要是他站在这里就逃脱不了激光的攻击。

“啊……。”

欧阳清华闭眼侧头用手挡在面前,眼睛里流出两道血线,撕心裂肺的惨叫不停。

高强度的激光发射器,瞬间照射都能将人皮肤灼伤,像是眼睛这样脆弱的位置那是看都不能看一眼,看一眼就能将眼睛刺瞎。

就在红光射出来的同时,四面八方的地下突然喷射出一道道火焰,火势迅猛,瞬间就把人给吞没。

爱哭鬼上学记

爱哭鬼上学记第二集

距离七月十四鬼门关打开,还有十几天时间。

不过,现在沈逍手里有鬼玺,自然不需要再等鬼门关打开之时进入。

手持鬼玺,连接地府冥界通道,出现一道黑色的漩涡,更当初鬼门关打开时一模一样。

沈逍露出会心微笑,过了一年,终于再一次进入地府冥界,将乔梅儿带回来,让她复活。

呼!

闪身进入漩涡通道,进入地府冥界。

再一次过来,沈逍已经是轻车熟路,一路急速行驶,来到灵妙城。

“沈逍兄弟,你可算是来了。咦不对啊,现在还没到鬼门关打开呢,你这是怎么进来的?”

灵妙城门前,站着一个魂使,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初到地府时,遇上的那个鬼巡张勇。

不过现在这副装扮,显然已经升职,成为巡查使。

“张勇大哥,差不多一年没见,别来无恙啊。”沈逍闪身落在张勇身前,笑着打招呼。

“托沈兄弟的福,现在成为巡查使。这几天,我知道快到日子了,就天天等候在这里。可是,兄弟你这……还没到时日才对啊。”

看到张勇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沈逍呵呵一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取出鬼玺给他看。

“我是靠这个进来的。”沈逍笑着说道。

“鬼玺?!”张勇大吃一惊,带着震撼之意看着沈逍,“这可是死神的神器,死神印!沈兄弟,你连这东西都能得到,太牛逼了!”

沈逍只是微微一笑,这鬼玺他拿来也没太大用处,充其量也就是不需要借助彼岸花,可以随时进入地府冥界而已。

除非是鬼修之人,才会将鬼玺视为宝物。

张勇明显神色还有些激动,“怪不得沈兄弟你能现在就进入地府之中,原来是有鬼玺在身。死神跟幽冥神是亲兄弟,可以说这地府有一半也是属于死神的府邸。”

这一点沈逍倒也有所了解,上古时期,死神和幽冥神联手构建出地府冥界,当做是他们的神邸。

后来上古诸神一战,死神大战邪神,双双殒命,幽冥神后来也战死,只留下一团天地至阴之火,也就是幽冥鬼火,供奉在地府冥界之中。

“走吧沈兄弟,我带你去见梅儿姑娘,她可是一直都在日思夜盼,等你前来呢,呵呵呵。”

张勇跟沈逍寒暄一阵后,便热情的带着他进入灵妙城内,来到乔梅儿的住处。

还是曾经熟悉的地方,乔梅儿正盘膝坐在房间里面修炼,从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已经到了先天境的实力。

“梅儿。”沈逍站在门口,轻呼一声。

轰!

正在修炼之中的乔梅儿娇躯猛然一颤,脑海中轰鸣作响,这个声音……不正是她一直都在期盼的人么。

“沈大哥!”乔梅儿快速起身,猛然扑入沈逍怀里,激动不已。

很想大哭一场,可惜身为鬼魂之体,是没有眼泪的。

“梅儿,让你在这里多等了一年。不过,现在我来了,定要将你带出去。”沈逍柔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嗯,沈大哥,走之前,我得去跟师傅道个别。”乔梅儿点点头,神色很激动,她一直都在盼着这一天。

“应该的,而且我此次前来,也需要去办点事。”

沈逍说完之后,从空冥戒之内取出乾坤壶。瞬间,分身出现,收起乾坤壶后,对着乔梅儿点头一笑。

“梅儿,跟我本尊在一起,等我取来逆生水后,咱们就离开。”分身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乔梅儿可是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震撼之意,刚才居然出现了两个沈逍,而且一模一样。

“沈大哥,这是……”

“这是我的分身,两个身体都是我自己的,虽然是两个身体,但都是同一个我,没有差别。”

沈逍笑着跟乔梅儿解说了一番,分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后者方才释然。

分身前去逆生河,取得逆生水。

如今五个奇异之物,都已经凑齐,就差最后一样逆生水。

分身来到逆生河边,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沈逍一阵激动不已。

取出一个玉瓶,准备下河去收取逆生水。

就在这时,忽然水面掀起一道水花。

一头巨大的黑龟浮出水面,两个黑不溜秋的大眼睛瞪着沈逍。

“嗯,你居然是人类?好一个大胆的人类小子,偷偷溜进地府冥界不说,还想来偷取我这逆生水,你想找死么?”

沈逍一阵翻白眼,没想到这逆生河之中,还有一头大乌龟。

“老乌龟,我只取一点逆生水,你最好别妨碍我。”沈逍轻声说道。

“笑话!我堂堂上古龟甲神,岂能容你在这里放肆。”黑龟冷笑一声,“人类小子,现在速速退去,不要打扰我清修,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否则,定让你知道龟爷爷的厉害。”

我擦!

沈逍暗自一笑,尼玛一头大乌龟王八,还特么来劲了。龟爷爷?你丫的就一龟孙子!

“老乌龟,看来你是存心找事了,那我就会一会你,看看你这上古龟甲神,有何能耐。”

呼!

沈逍一拳轰出,朝着大乌龟打去。

这货立即将脑袋和四肢全部收入龟甲之内,变成了一个缩头乌龟。

砰!

一拳打在龟壳上,沈逍被震飞出去,重新站在逆生河边上,一脸的惊讶。

他这一拳可是相当于二星级古神的力道,打在这龟壳上,嘛事没有,连一丝裂痕都没有出现。

反而,他手臂被震得发麻。

“哈哈哈,傻小子,龟爷爷念你是小娃娃,不杀你。速速逃命去吧。”

玛德,居然被小觑了!

沈逍冷哼一声,再次出手袭击,接连几次轰击,那龟孙子就是缩在龟壳里面不出来,任凭他攻击。

不得不说,这货的防御力就是强悍,那龟壳怎么都破不开,死硬死硬的。

“怎么样傻小子?服气了吧,再敢乱来,龟爷爷可就不客气了。”这货得意起来,在那里使劲嘚瑟。

沈逍轻笑一声,“龟孙子,我看你也就这点能耐而已,除了当缩头乌龟,根本就没法出手攻杀我。”

被沈逍戳中了要害,这货有些动怒了,冷哼道:“那又如何?我挡在这里,你就休想破开我的防御,更别想取走一滴逆生水。”

爱哭鬼上学记

爱哭鬼上学记第三集

第1981章 我在想,爱情是什么?

唐糖行走在桥廊上,欣赏着两旁的美景,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笑意,“你在干嘛呀?我没有打扰到你吧?”她就像恋爱中的少女。

“没有,我在看书。”男人声音宁静。

她仿佛可以想象到他此时的神色与状态,脸颊挂着一丝红晕,“我在看灯展,站在一座灯桥上。”

“一定很美吧?”

“嗯,特别漂亮。”

唐糖声音如风,对她说道,“糖,我以前常常想,哪里没有黑暗呢?即使是在最明亮的地方也依然有影子,昨天我知道了无影灯的工作原理,我更加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要为世界扫除黑暗,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嗯嗯,恭喜你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好好努力。”唐糖站定在桥栏,目光拉向远处的灯火,给他加油打气。

“我会的。”

唐糖说,“有师父带着肯定要比自己摸索好很多,要少走很多弯路。”

“是啊,顾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偶像。”

唐糖唇角轻扬,唐厉又说道,“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谢谢你,糖糖。”

女孩唇畔笑意更深,“不客气。”

不远处,穆亦君身子微俯,靠在桥栏上,他手里拿着一张洗出来的照片,手机屏幕大小的照片。

认真凝视着照片上的熟悉容颜,嘴唇噙着一丝笑意,修长的指尖滑过照片中的面孔,心里逐渐递加的感情无止境地蔓延。

“妈,我带您来看灯展了。”他敛下所有感伤,眼眸载满难言的温柔。

记得妈妈生前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看一场盛大的灯展,那个时候他开始为她筹备,没想到等他弄好了,妈妈却不在了……

美丽的灯火将他包裹着,他却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望着照片里妈妈慈祥的笑脸,他陷入了思念里。

十米开外的地方,唐糖倚在栏杆前打电话,脸上挂着柔柔的幸福的浅笑,“嗯,你也是,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道,“我会等你回来的。”

可是对于这句话,唐厉没有给出任何回应,手机那端传来了嘟嘟忙音。

他结束了通话。

握着手机站在晚风中,唐糖唇角笑意一点点收起,一颗温暖的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她不禁有些失落,他听到了吗?为什么会挂?

可是她没有回拨过去,因为已经没了勇气。

将手机收好,她握住栏杆望向远处,欣赏着美丽的浩瀚的灯景,心情明显不比刚才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会等他回来的。

穆亦君和唐糖隔着不远的距离,各自陷入了沉思中。

夜晚,领御。

盛世林把双清带回来了,二楼,某卧室里,盛世林已经进了浴室,准备洗头。

楼下,沈管家错愕不已,随后又非常高兴!

司令急匆匆出去,原来是把夫人给带回来了,他赶紧吩咐厨房那边准备丰盛的晚餐。

盛誉和时颖也很高兴,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幸福笑意。

楼上某浴室里,盛世林在洗头,门是虚掩的,双清站在卧室里看着他的身影,回想他头都没洗完就跑出去找她,想起他在咖啡馆包厢里那真诚一跪,她十分动容。

朝他迈开步伐,双清也进了浴室。

盛世林是弓着身子在洗头,忽然发现头顶多了一双手,柔和的力道让他微微一愣,他洗头的动作顿了顿,“双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帮你洗吧。”她熟练地帮他抓着头皮。

盛世林心底轻轻一顿,别提有多高兴了!

双清面色淡淡的,心里却悄然晕开了一抹情感。

……

灯光璀璨的人行铁桥上,浩瀚的灯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粉色的爱心通道下有情侣牵手走过,现场响起了婚礼进行曲,轻柔浪漫。

不远处巨大的水晶舞鞋发出白色的光,有行走的灯光马车,主题景观站在桥上也能看到个大概,规模特别宏大,人潮涌动。

园区里逐渐亮起了很多造型各异的偌大摆件,千万盏灯散发出美丽的光,将目光所见之处染的流光溢彩。

唐糖站在桥栏前往远处眺望……

不远处,穆亦君将照片握在掌心,他试着收回了思绪。

灯展是他弄的,筹备了近一年,上万组大型传统彩灯及现代LED灯组,而且即将在明晚推出美食节,并开放众多机动游乐项目,今晚只是预热。

望着下边那涌动的人潮人海,穆亦君轻叹一口气,可惜妈妈看不到了。

柔柔的晚风吹来,他洁如玉竹,贵若兰芝。

他还没有吃晚餐,下了班就迫不及待地跑来这儿了,此时肚子有点饿,他也准备离开。

于是穆亦君收起了照片,朝楼梯迈开了步伐,刚走出几步,他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唐糖的身影。

她一个人来的吗?

她正看向远处,好像有点走神啊。

穆亦君步伐不缓不快地朝她迈开,他双手插兜,身材高大颀长,眼睛漆黑好看,带着浑然天成的温和感。

他在唐糖身旁站定的时候,唐糖还没有回过神来,她正看向那遥远的天边,看着唐厉所在的方向,仿佛这样就会离他更近一点。

爱情到底是什么?唐糖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想着想着入了迷。

穆亦君目光温和地看着她的侧颜,他就站定在她的身边,两人手臂隔了一个拳头的位置。

“你在想什么?”

温和如风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唐糖转眸撞入他深邃的目光里,胸口一突,还真被他吓了一跳!

“……”就这么看着他,她很快回过了神,唇角轻扬,“你也来了?”

“我真的很好奇你想什么能想这么入神。”他半玩笑半认真地启唇,唇角笑意淡淡,“如果我是小偷,把你手机偷走你都不知道。”

唐糖看向自己薄款外套的口袋,手机露了一截在外面呢。

她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收回目光重新看向那些远处的灯光,“我呀,在想一个哲学性的问题。”

穆亦君手肘放在及腰高的栏杆上,温和的目光拉向那远处的心型通道,“说来听听,看看哲学性有多强。”

唐糖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因为拿他当朋友,所以还是打算告诉他,“我在想,爱情是什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