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英雄:魔法的秘密

高卢英雄:魔法的秘密
  • 主演:克里斯蒂昂·克拉维埃,GuillaumeBriat,亚历克斯·鲁茨,亚历山德拉·阿斯提耶尔,艾丽·赛门
  • 导演:亚历山德拉·阿斯
  • 地区:法国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法语,拉
  • 年份:2018
高卢村庄的大祭祀盖塔菲克斯想为自己找一个继任者,并把高卢村庄抵抗外敌入侵的关键法宝神奇药水教给继任者。盖塔菲克斯带着村庄最英勇的战士阿斯特克斯和奥贝里克斯寻访遍历整个高卢寻找合适的继承人。 而与此同时,师出同门的硫磺克斯在消失多年后和入侵者狼狈为奸,暗中掀起一场争夺神奇药水的战争。

高卢英雄:魔法的秘密第一集

“刷!”

冲杀至黑甲重武者面前的一瞬间,手里的长剑顺着对方的胸口直刺而去,却是被黑甲重武者举盾一记【格挡】给抵挡下来,50%的格挡伤害减免下,头顶只是跳起一个100多点的伤害。

打群战时必定都是优先针对对方的输出下手,谁会想着集火坦克,所以浴血狂战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拖住黑甲重武者而已。于是,借着浴血狂战与黑甲重武者交锋在一起的机会,后面的24级枪手浴血擎天,24级猎魂师浴血狂射与24级巫师浴血含情三人立马向前迈进步入有效射程,接着在巫师浴血含情首当其冲的一个【死光链

接】下,一阵集火将对方被死光控住无法动弹的23级残血魔法师男子击杀!见状,那23级的女巫师“飘渺”正欲挥动能量球施法巫术,被看在眼里的林默远距离一箭【重射】穿透肩膀狠狠击退,并且施法被打断,借着对方被击退的机会,浴血擎天与浴血狂射俩人集火补杀掉了残血

的女巫师。

转眼又一道白光亮起,对方两个远程输出与消耗已经被秒掉。

浑然不觉的巨无霸,回过头看到己方后排的两个人说没就没了,顿时一阵错愕。

没有料到这几个以“浴血”为ID前缀的玩家会有这么脱俗的实力,巨无霸这才感到一丝惊慌。见到在杀了魔法师与女巫师后,浴血擎天与林默几人已经将矛头对向了自己,巨无霸连忙将手中的长剑逼近凌志女朋友,妖娆的脖子上,冲着前面的凌志一声大喝:“臭小子,快让他们住手!不然我杀了你

女朋友!”

林默并不理会,正欲拉弓一箭直射巨无霸,一旁的凌志忽然横身拦到了林默的身前。

“你要杀了她,就先杀了我!”

“究竟是什么样的魅力,把你迷惑成这样?”林默可悲又可笑的看着凌志,冷笑了声道:“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说真的小志,我觉得很失望。”

怔了一下,凌志毅然道:“那我也不会让你伤害小娆的!她是我女朋友,我未来的老婆!我绝对不会容忍任何人欺负她!”

言语声中,凌志还回过头看了妖娆一眼,而那妖娆依然是摆着一副委屈的样子,在凌志看来要多不舍有多不舍,于林默而言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所以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是吗?”

凌志没有再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回答了林默,即便妖娆真的背叛了他,凌志也不会放弃妖娆。

话音刚落,后阵忽然传来巨无霸的一声呐喊:“他不是你女朋友的弟弟吗?有本事你就杀了他啊!”

一个劲的怂恿,巨无霸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林默与凌志俩人互相残杀。

不过林默并不吃这一套,反倒是冷笑了声:“也好,我算是看清了,你的真面目。”

“现在好了,了无牵挂,我不会再因为你是小月的弟弟,而去在意你的死活,不过我也不会杀你,当你为我现在最信任的人,现在开始,你已经不再值得我信任。”

看着银色重金属头盔下一双深邃的眸子,听得林默一番深沉的话语,凌志怔了一下。

就是凌志怔了一下的功夫,迅速向着右侧一个轻跃,绕开凌志阻碍的同时,拉弓一箭对准后阵的巨无霸便直射了过去。

“哗!”

黑色的金属利箭径直穿透空气,更是避开了巨无霸身前的妖娆这个挡箭牌,赫然准确无误的正中巨无霸的右眼!

“啊!”

被利箭射穿眼睛的痛楚可想而知,即便痛楚被降低了50%,巨无霸也是痛的一声惨叫,连连后退的同时,左手捂住了受伤的那只眼睛。

而林默这隔着十几米距离正中对方左眼的这一箭,不由得让后面浴血狂射与浴血含情几人,以及周边许多围观的玩家倒吸了口凉气。

回过头看到因为林默的这一箭,妖娆已经脱离巨无霸的束缚,凌志连忙冲着妖娆大喊道:“小娆!快过来!快跑啊!”

然而失去巨无霸挟持的妖娆,却是依旧杵在原地,并没有为之所动,反而是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巨无霸说道:“老公,你先走,我还有复活机会,我掩护你先跑!”

“老公!”

听到妖娆对那中年大叔巨无霸喊出这两个字,一时之间凌志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下来。

而那巨无霸则是冲着妖娆说道:“小妖,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等你在安全区复活了,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你,绝不会再让你被任何人欺负!”

回过头,妖娆含情脉脉的看了满脸胡须拉渣的巨无霸一眼,点了点头:“嗯。”

继而,果真为了逃命,巨无霸弃下了妖娆,甚至连他一伙的黑甲重武者都不管了,转过身独自一人拔腿就往安全区的方向跑去。

而凌志依然沉浸在自我安慰中,无法自拔:“小娆,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我才是你男朋友,我才是你未来的老公啊!”

“是我刚刚那声老公喊的不够响亮吗?”

让在场许多围观玩家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从妖娆这么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口中,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是因为这场真实的死亡游戏,让很多人都逐渐的暴露了自己的本性。而且面对几近崩溃的凌志,好歹与凌志交往了一年的妖娆居然没有一丝的愧疚,反而一脸瞧不起的看着凌志,冷哼了一声道:“实话告诉你,做你女朋友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我早就跟你说了分手了,可你

非要死缠烂打,现在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你看看你,什么本事都没有,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你拿什么来保护我?”

“就是因为他比我厉害,你就宁愿抛弃我,跟了那个简直可以当你爸爸的老男人么!”

凌志终于一改方才的委曲求全,冲着妖娆一声怒喝。

妖娆却是面无表情:“对,就是这样,人家就是比你厉害,他不仅比你厉害,而且还有个团队,在这个团队里他是老大,他有绝对的实力可以保护我,所以年龄大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愿意跟着他!”“而你呢?跟着你后面,我还能活几天?”

高卢英雄:魔法的秘密

高卢英雄:魔法的秘密第二集

黎珞往边错了一下,腾开路,让白燕可以下去,白燕一下沉了脸色:“我是为你好,你却不知好歹!活该去受你的罪!”

高跟鞋踩在地上嘎嘎的响,她想如果可以的话,其实白燕是想这么重重的踩在她的脸上的吧。

“燕姐,穿高跟鞋不要这么用力的走,否则的话会重心不稳,容易崴脚!”

“啊!”

看着白燕气冲冲往前走的身影,黎珞本来是想好意提醒她一句,没想到却一语成谶!

“燕姐,你没事吧?”黎珞忍着笑站在台阶上问到白燕,白燕狠狠瞪了她一眼后,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又能清静一阵子了。

回家后黎珞用凉水敷了敷脸。

这个时候还没有防晒霜,她又每天出门的那段时间正是太阳光最强的时候,除了遮挡一下,就只能冷敷了,然后再拍个黄瓜片。

冷敷了十分钟,喝了缸水后,到厨房煮上了绿豆汤。

她几乎每天都会煮绿豆汤,贺毅飞和她都在外面待一天,尤其是贺毅飞,在外面训练一天,很容易中暑。

而且她今天有些不舒服,头发闷,不知道是跑的太远了,有点儿累,还是有些中暑了?

将绿豆汤煮上开沸转了小火后,黎珞回屋开始画设计图。

她脑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所以画起来非常快。

因为是用铅笔画出来的,所以只是能看出样子来,具体的效果出不来。

黎珞在脑中想了一下,有些不太满意。

那个红色太正了,但布料却不厚,有点儿压不住发飘的感觉。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可以解决的方案,黎珞看了眼表,到了该做饭的时候。

正好胡嫂子也在楼道里开始叫她了:“珞儿!”

“嫂子,来了!”

黎珞把东西都收拾好后,跟着胡嫂子正要下楼,王盼娣从屋里走了出来:“呦,你们也要去买菜啊,一起!”

王盼娣一胳膊上挎了一个菜篮子,另一只手还领着个两三岁的孩子。

黎珞知道,这是王盼娣弟弟家的孩子。

王盼娣自己只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但家里却有四五个孩子,都是她弟弟家的。

弟弟家生下来养不了的就会送到她这儿来。

大院里的人都调侃她家快要成幼儿园了。

王盼娣拉着那孩子走过来后,就对着那孩子说道:“叫大娘,叫阿姨!”

孩子抬起头看了看她们,又低下头径直啃拿在手里的一个小果果,口水顺着手指吧嗒吧嗒的掉。

“铁蛋,过去抱抱你姨!”

王盼娣说要松开孩子的手,朝着黎珞推过来,黎珞赶紧往后撤了一步:“不用!”

她喜欢孩子,可喜欢的是那种干净又礼貌又懂事的孩子。

要不就大一点,和小军一样,能沟通的,要不就婴儿,只会躺在那里睡觉吃脚丫的。

最怕的就是一到三岁的,开始长牙,什么都不懂,一张嘴就开始流口水。

别说是别人孩子,差不多就是自家孩子,她也会嫌弃!

还有,谁是他姨!

她和这孩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好在王盼娣也没再过分的把那孩子再往她身边凑。

黎珞和胡嫂子并排走在一起,中间和王盼娣拉开了些距离。

“珞妹子,你是不有了?”

有啥了?!

黎珞怔了一下后,反应了过来,王盼娣是什么意思。

然后就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了。

“咳…咳咳咳!”

她特想知道她是从哪儿得出来这个结论的?

“盼娣姐,这是谁和你说的?”

黎珞没承认也没否认,而是反问到王盼娣。  “没人和我说!这不那天咱们一起坐车,我看你在路边吐了好半天吗?之后就一直想要问你,然后这不这几天就能碰到!”王盼娣用手给那孩子擦了把口水,然后顺势

抹在了那个孩子的上衣上。

黎珞看的突然胃里一阵往上翻。

“呕!”

蹲在路边干呕了一阵也没呕上来什么东西,可胃里就是不舒服,一阵一阵的往上涌酸水。

黎珞这才想起,今天中午她吃的那个包子里面有韭菜。

她吃不了韭菜,一吃胃里就会不舒服,然后还会拉肚子。

“这是怎么了?”胡嫂子给黎珞拍着背:“怕不是中暑了吧?”

“这哪是中暑,这一看就是有了呗!杨姐,你也真是的,这都生过孩子的人了,还会看不出来这个!这可真是大喜事啊!一会儿可要好好恭喜恭喜贺营长!”

王盼娣拍了下大腿,一张脸笑得比路边开着的野菊花还灿烂,那皱纹都挤到了一起。

黎珞很清楚,自己是中午吃了韭菜,然后又有点儿中暑了。

可她现在实在是不舒服的厉害,不想和王盼娣去解释。

站起身来,眼前黑了一下,黎珞闭上眼睛缓了缓,然后对胡嫂子说道:“嫂子,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走,我扶你回去。你这个样子,自己回去,我不放心。”胡嫂子说着,扶着黎珞就沿着原路往回返。

黎珞回屋后,就上床睡了过去。

她只要一生病,就会想要睡觉。

然后一觉醒来,每次就会好上很多,再少吃上点儿药,多喝水就能好了。

没人关心照顾的人就和杂草一样,生命力强的很。

迷迷糊糊中,好似感觉有人摸上了额头,温温的,很是舒服,不自觉的蹭了蹭。

“和只小猫一样!”贺毅飞揉了揉黎珞的头顶,眼中满是温柔的笑意。

一回来就听胡嫂子和他说,黎珞不舒服。

着急赶进屋,就见她蜷缩成一团,自己抱着自己,皱着眉,看似睡得很不安稳。

那一刻,他心疼的不行。

站起身,想要去熬点粥,让她醒来后可以喝一点。

可刚一动,黎珞就拽住了他的手:“别走!”

“好,不走!”贺毅飞坐到了黎珞旁边,一手被她拽着,一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我在啊!”

黎珞蹙紧的眉头渐渐松开来。

第二天早上。  睁开眼,适应了一下光线后,黎珞就看见贺毅飞坐在她旁边,闭着眼睛靠在墙上……

高卢英雄:魔法的秘密

高卢英雄:魔法的秘密第三集

问我怎么办。

绣娘似笑非笑的神色,让人我心中一凛。

归根结底,绣娘也始终是一个凶物,让人看不透心思,眼前估计是在等我表态。

张影分明有错,如果我袒护她,我的问题就大了。

而她写了一封信,让白芳抑郁寡欢,不小心出了意外而死,是有很大的罪过,不过真要杀了她……未免太丢我们这边的脸,这不仅仅是对错,还是脸面的问题。

我忽然问:“白芳临死前,对绣娘的委托,真的是想报仇,要杀了张影吗?”

“你在怀疑我?”绣娘问。

我说:不是怀疑,是绣娘大人根本没有说白芳,让你报仇。

绣娘忽然笑了,淡淡的说道:“对,我是没有说过,不过害死自己的人,临死前求人来找她报仇,不是最自然的事情吗?”

我说:在正常人身上自然,在白芳身上不自然。

“为什么?”绣娘好奇的问我。

我说:绣娘说过,她身上长了一朵白莲花,她性格善良,她是自己抑郁,然后出了意外而死,这种人应该不会恨人才对。

绣娘冷笑起来,阴沉沉的说道:“那你认为,是我故意去找张影报仇?”

我一瞬间,额头冷汗冒了出来。

空气中有股让人压抑的情绪,我压着心慌,说:绣娘做事,最守规矩,自然有自己的用意。

绣娘面容一滞,呆了几秒后,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说:“不错,不错,还会给我戴高帽子,你人也还算聪明,猜到这一点,不枉我考验你一番。”

绣娘说:“的确!那个女人太蠢,不然也不会长出一朵莲花,她被机器搅死,还说是她自己不小心的失误,临死前,还央求我,去转告张影,说自己死了,以后王泽一个人孤零零的,让张影回来照顾她。”

张影听了,满脸苍白的捏紧拳头,咬紧牙关,颤抖的说:那个傻女人,怎么那么傻,她竟然……

“这就是自私和无私的区别。”

绣娘望着张影,说:所以,她不准备来报仇,我却想来替她主持公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跟着我身边侍奉我,就如我其他的绣娘侍女一样,一辈子赎罪,不得在去见王泽。”

“第二个选择呢?”张影低声问。

绣娘说:第二个选择,就是我允许你重新开始,你也可以重新回去找王泽,只不过你希望你以变美的姿态回去,我却只能让你变得丑陋无比的回去。”

“什么意思。”张影有些胆怯。

绣娘说回去可以,但是要撕掉张影脑袋上,两腿上的人皮。

“怎么可以……”张影听得浑身颤抖。

我听得这一句话,是残忍无比的。

撕掉双腿的皮,血淋漓的,没有了美腿,满是伤痕也就还过得去,撕掉一个人的头皮,是赤裸裸的酷刑……

并且整个人以后,必然要变成斑秃,估计很难长头发了,作为一个秃顶女人来说,一生都毁了。

绣娘摇头说:“你张影太狠,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撕了别人的大腿皮,头皮,也早该知道你会有一样的下场,你这人,爱自己胜过爱别人,所以你当时才离开了王泽,想去追求幸福……而现在,又要如何选择呢?我很期待。“

张影被绣娘说得,低下了头。

她浑身越发颤抖,忽然咬牙说:“对,我自私,我为了追求我自己的幸福,我害了很多人,但是现在那个女人她,怎么那么傻,换在我在她的位置上,我会一丝愧疚都没有……”

张影说不愧疚,可愧疚的泪水已经布满了她的脸庞,猛地哭了出来,“现在,我还要追求我的幸福,我要把剥皮赎罪,剥掉我最丑陋、最虚伪的人皮,我要鲜血淋漓的回去找他,也可以,只要你放我走!”

绣娘问:你不后悔吗?

“不!”

张影猛然对着自己的大腿一撕,两张人皮撕扯下来,鲜血淋漓,皮上连着一丝丝发根,些许红肉,“绣娘,这是我的自私!”

大腿上,两张编织洋娃娃,被她撕扯下来。

她痛苦的抱着头,缓缓蹲下,一咬牙,双手狠狠拉住自己的发际线。

呼哧。

一张长满头发的头皮,瞬间被撕扯下来。

伴随张影凄厉的惨叫声,我们清晰的看到她的头皮上,绣有一张般若面具,青面獠牙,似笑非笑,面容带着扭曲。

“这是我的嫉妒。”

张影一说完,整个人已经变成了血人,鲜血从头顶流下,浸湿了整张脸,她强忍着痛苦,望向绣娘,“那么,我可以回去找王泽了吗。”

“她不一定会要你了,你已经彻底失去了你美丽的皮囊,你失去了你的自私,嫉妒,你露出了自己的本相,更丑了。”绣娘淡淡的说。

张影忍着痛苦,仰着鲜血淋漓的头颅,鲜血直流,极度伤心说:“哪怕我变得不美,我也要去回去看看,我还是希望他能重新接受我。”

哎。

我拍了拍张影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做错的事情,应该受到这种惩罚,绣娘或许一开始,就打算这样质问她。

绣娘端坐在中央,两位旗袍侍女在两侧,淡淡微笑,高雅无比,“我绣娘,准你离开,带着你的忏悔,去追求你想要的幸福吧。”

“谢谢。”

张影一呆,猛然扭头发疯似的跑了出去。

我看向旁边的南傑,说:“把人带去医院里,免得出了什么意外,先把血停住了。”

南傑点头,大步离开。

“很不错的皮,我很满足……好美丽的嫉妒,无私……”绣娘拿起那三张撕扯下来的人皮,端详起来,托着腮娇笑起来,一副病态的苍白欢喜,“我又多了一份美丽的收藏。”

我头皮有些麻,说不出的诡异。

人家作为一个鬼崇,我不应该去研究别人的私事,怨气横生的鬼崇,临死前怨恨滔天,多少有些变态。

绣娘忽然扭头问我,“你懂了吗?”

“我懂了。”我叹气,

我说:“美丽不过皮囊,人的外表上,写满了自私、贪婪、虚荣,绣娘以此画皮,吮吸人世间的憎恨。”

其实,我完全能理解张影的心——她只不过作为一个平凡的女子,在不择手段的想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这样的想法没有错,只不过,终究是会有*的。

如果一个人的幸福,是踏足在无数人的不幸上,那么我认为这个人获得的不是真正的幸福。

最起码,她并不心安理得。

其实,我心里也震撼着,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奇人。

绣娘能把人内心的一切,都浮于皮囊上,变成刺绣,让人变美,所以她才叫画皮画骨又画心,能画皮,又能画人心。

苗倩倩扭头望去,忽然心中喃喃的说:“希望她以后,能以那一副丑陋的血淋漓皮囊,与自己所爱,坦诚相待吧。”

忽然在想,或许大家美丽的皮囊下,都隐藏着一片鲜血淋漓的内在。

而绣娘,因此而生。

她在以人皮为布,人毛为线,画皮上一幅幅各种精美绝伦的刺绣,以此接触世间种种,替死者了事,替活人谋生。

……

张影离开了之后,整个酒桌上,只剩下我们几个人。

而饭桌上,绣娘端坐,背后立着刺绣水墨屏风,两个旗袍侍女伺候两旁。

绣娘说:这个生意,处理得还满意吗?

“绣娘,名不虚传。”我说。

“你们几个人先出去,我们生意上的接触已经了解,现在我想和程游先生谈点私事。”绣娘看向南欢,苗倩倩这几个人。

“小心点。”苗倩倩低声说。

我点点头。

绣娘在人走了之后,问我说:“那么我来聊聊正事,我从你的身上,嗅到了一个人的气息。”

我说谁?

“陈塘白小雪,这个人,你可认识?”绣娘问。

我稳了稳心神,说道:这个人来过这边,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做过一些生意,然后又走了。

绣娘说:走了,真的吗?

我说真的。

“你不是在骗我吧?”绣娘淡淡的笑了笑,说:“实不相瞒,白小雪这个人,盗走了我们家的手艺传承,顶替我在江湖上的名号,十恶不赦,我才大江南北去找她。”

我听得有些不对味。

绣娘又说:“程游,知道为什么,我不对你动手吗?其实我们两家祖上,是很有渊源的。”

我问什么渊源?

“古时候,我们两大阴行世家并列。”绣娘一边说,一边掀起自己光洁的额头,上面竟然是一朵桃花烙,“这就是我这一脉的凭证。”

绣娘缓缓起身施礼:“在下绣小娘,是这一代的谢必安,人人都以为我是民国出身的人物,只不过是混淆视听,以免被仇家知道了我真实的身份,我生前的名字……叫白小雪。”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