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逝

光逝
  • 主演:尼古拉斯·凯奇,安东·叶利钦,亚历山大·卡里姆,伊莲娜·雅各布,AymenHamdouchi,ClaudiusPeters,托米瓦·埃敦,RobertG.Slade,Derek
  • 导演:保罗·施拉德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莱克(尼古拉斯·凯奇 Nicolas Cage 饰)是中情局的老牌特工,最近,他疑似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因此被上司责令退休。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莱克的徒弟米尔顿(安东·叶利钦 Anton Yelchin 饰)意外发现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巴尼尔(亚历山大·卡里姆 Alexander Karim 饰),同时亦是莱克与其斗争了一辈子的死对头,并没有像坊间传闻的那样已经死去,正相反,邪恶的他蠢蠢欲动,准备大干一票。   唯一能够对付巴尼尔的就是莱克了,在米尔顿和米歇尔(伊莲娜·雅各布 Irène Jacob 饰)的帮助下,莱克开始了一项秘密而又危险的行动。为了追踪巴尼尔的踪迹,莱克一行人穿梭在世界各地,最终,他们能否消灭这位强大的对手呢?

光逝第一集

“可是,到最后,却被他的好兄弟联合送进了监狱。到监狱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人害死了。她的妈妈抱着他从公司的楼上跳下去,当时他们非常严重,我动用了自己的所有的关系,对外宣称他们母子双亡,将她妈妈托付给医院的朋友安葬,我偷偷的带着墨修去了国外治疗!”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就算康复了,也会变成一个残废。就连医生都那么说,可是,他做到了。两年的时间,他才终于重新站了起来。”

白霜看向沈沫,“孩子,你知道,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那两年有多么艰难吗?他每天要联系走路,联系用手吃饭,拿杯子……”

沈沫无法想象,那时候的云墨修是什么样子。只觉得心跟着疼的无法呼吸。

白霜的眼睛也湿润了,她继续说道,“后来,他好了。他知道关于自己父母的一切,他恨,他要报仇。那断时间他疯了一样,我每天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就怕他自己跑出去,怕他被那些人发现。”

“后来,我告诉他,要报仇先要让自己的强大,否则,只能被人杀人灭口。他就自己找各种班学习本领,散打,拳击,跆拳道,等等,他都学过。每天,伤痕累累!慢慢的他沉淀了下来,进了那个恶魔般的训练营。等我知道,进去那里的人都九死一生的时候,已经晚了。”

白霜看向沈沫,“但是,他是不一样的。他凭着自己的本事,和心中那强烈的恨,学了一身本领回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着他嫁给云乾坤吗?”

她的嘴角淡出一丝笑容,“因为,云乾坤就是他最大的仇人,是他杀了墨修的爸爸。现在的云氏一大半都是墨修爸爸的,所以,他要夺回来。沈沫,墨修不是普通的男人,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男人。”

“他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他这么多年九死一生,拼搏,磨炼,都是为了要给他父母报仇,为了拿回属于他的一切。其实,云氏对于他来说,早已经唾手可得。要不是你的出现,他早已经报仇了,云氏早就是他的了!”

“他几次为了你差点送命,现在又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你知道,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了吗?你知道,我委屈求全待在云乾坤身边多少年了吗?孩子,如果你真的爱他,你就帮帮他吧!”

白霜起身,深深的向着沈沫一个躬鞠下去,“算是我求你,放过他!”

沈沫早已泪流满面,她慌忙起身,伸手去搀扶白霜,“夫人,您快起来,我受不起!”

“他以前是姓欧阳的吗?”

沈沫含泪问道。

白霜点头,眼中闪过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沈沫心中狠狠一颤,“以前听朋友说起过,那么现在我明白了。任小姐就是他当年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吧!”

白霜看着沈沫,缓缓点头,“是!”

沈沫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但是,她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那我走了!”

光逝

光逝第二集

向晴。

虽然跟向玉林还有联系,但向暖真的没想过还跟向晴有什么瓜葛,更没想过向晴会主动给她打电话。当然,她也不会傻得以为向晴是来向她认错忏悔的。

向晴其实也没什么跟向暖说的,她就是日子过得不如意,然后向玉林又三番四次拿她跟向暖比,以此来衬托她有多糟糕。她的这团怨气窝在心里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今天终于憋不住爆发了。

父女两大吵一架之后,向玉林出门去买东西,把手机落家里了。

向晴拿起来随意一翻通话记录,居然看到了向暖的号码,于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

“向暖,你这个贱人!”

即便时间过了这么久,向晴的开场白依旧没有一点新意。她三流大学毕业的学历也是混出来的,肚子里就没几滴墨水,加上素质摆在那,典型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连骂人都没有半点文化含量。

向暖一听是向晴,再一听她开口就骂人,果断地掐断通话,然后拉黑,成功地让向晴一肚子的脏话都胎死腹中。

当然,如果这么容易就放过她,那就不是向晴。

接下来的时间,向暖的短信提示音一直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全都是向晴发过来的。她一条也没看,直接删除,然后同样拉入短信黑名单。

世界终于清静了。

“你说我到底欠了她什么,怎么她好像就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我上辈子难道掘他们家祖坟了吗?”

这是向暖一直以来的疑问。她从小到大没跟向晴争过什么,更谈不上伤害,可向晴就是对她恨之入骨。这份恨意到底从何而来?总不会是凭空而生吧?

“她就是疯子,疯子做事情需要什么因果道理?”

向暖没办法被这句话给说服,但也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既然她想了三十年也没想明白,又何必再浪费宝贵的时间?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陪陪老公和孩子呢!

“妈妈,妈妈,小羊好可爱啊,它吃我的菜菜了!”

“是吗?那说明小羊很喜欢你啊。”

“我也很喜欢小羊!”果果顿时兴奋得不能自已,扒拉着栅栏恨不能翻进去将那几只脏兮兮的小羊抱回家。“小羊小羊,我好喜欢你啊。”

过了一会儿,她脑子一热,突发奇想。“妈妈,妈妈,我可以养小羊吗?”

这……向暖想象着家里的花园多了几只山羊的画面,觉得实在不那么具有美感。而且,管理处肯定不同意他们把大院当成饲养场。

“要不你问爸爸?”向暖咬着嘴唇,笑得贼兮兮的。

果果最听话不过,立马追着牧野问。“爸爸,我可以养小羊吗?”

“不可以,它要跟妈妈在一起,否则它会难过的。”

“好吧。那小兔子呢?”

“小兔子要跟爸爸在一起。”

“那小猪呢?”

牧野:“……”难道要将所有的动物挨个问一遍?

回去的路上,向暖突然觉得家里养个小宠物还是不错的,于是建议:“要不咱们养条狗或者养只猫,就当是给小家伙找了个玩伴?”

“你确定不会被他们玩死?”牧野对此表示相当担忧。以汤圆这个年纪和脾性,天天揪狗尾巴的可能性比较大。

“怎么可能?我看过很多国外的文章,都说养个小宠物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有好处的。”

向暖想象着一条威风凛凛又听话的狗狗每天跟着汤圆转悠,感觉不能再好。

当年看《忠犬八公的故事》,她就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不知道掉了多少。

“你要真想养,可以养狗。”跟猫相比,牧野更喜欢聪明又忠诚的狗,最好是军犬。

向暖也觉得狗更好,可以充当保镖的角色。“那就养狗吧。”

“改天我问问,看能不能弄来一条退伍的军犬。”

“军犬?哇塞,那太好了。我听说,军犬的智商可高了,而且特别忠诚可靠。要是有一条军犬,那就相当于给汤圆找了个保镖啊。”

向暖越想越觉得美好,恨不得明天就弄一条威风凛凛的军犬回家,丝毫不知道在部队里,军犬跟人的待遇是一样的,就算伤残退休了,也有专门的地方好吃好喝地照料着。它们曾经立下不朽的功勋,这是它们应得的待遇,所以一般退休的军犬是不给领养的,怕得不到最好的对待。

幸亏果果这会儿已经累得睡着了,否则估计比向暖还要兴奋,铁定追着牧野各种追根问底直至见到她想要的狗狗。

牧野见向暖这么兴奋,也觉得养条狗兴许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回到家就立马给相关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托他们给弄一条退休的军犬。

晚上九点多,向暖洗了澡靠在床头欣赏白天拍的照片,基本都是她偷拍的父子三人的照片,正看得高兴的时候,手机响了。

这回的电话是向玉林打来的。

“向暖,你今天是不是跟向晴通电话了?”

向暖愣了一下,不是因为向玉林知道这件事,而是他的语气有点不对。

“是。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跟她说那样的话?就算她以前对不起你,可她现在已经够落魄够可怜了,你为什么还要戳她的痛处?你这是想逼死她,你知道吗?”

面对这一番质问,向暖既莫名其妙,又觉得心凉。

果然,只要她跟向晴之间有那么一点矛盾,向玉林心中的天平就会立马倾斜得很彻底。向晴说什么他都会相信,甚至没想过先求证一下再下结论。

向暖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彻头彻尾的傻子。

“如果我说电话是她主动打给我的,如果我说我根本一句话都没跟她说,她上来就直接骂人我就直接挂断了,你大概是不会相信的。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吧。”

“向暖,我——”

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向暖直接挂断了通话。她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将号码拖进了黑名单。她不想做傻子了,以后都不想!

牧野推门而入,他刚给果果讲完睡前故事。“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向玉林。他打电话质问我都跟向晴说了什么,说什么向晴已经很可怜了,我还要戳她的痛处,分明是想要逼死她。呵,我真是比窦娥还冤枉。”

“哦?你怎么回的?”

“直接挂电话,然后将号码拉入黑名单。怎么样,你老婆没给你丢脸吧?”

牧野勾了一下嘴角,然后竖起一根大拇指。“做得好,娘子果然威武霸气。”

“哈哈……”向暖被他给逗乐了,顿觉那点闷气烟消云散。不过她有种直觉,这事儿还没完。

光逝

光逝第三集

第四十七章 羊奶羹

只是楚青云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肩膀上一沉,顿时疼得他哇哇大叫起来:“疼疼疼,小卿卿,松手松手!”原来是冷卿华捏住了楚青云的肩膀,他不得已松开了挽着静荷的双手,连忙朝着冷卿华哀求。

静荷倒是好笑的看着这一幕,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女扮男装,被个男人拉一下也没什么,他冷卿华看得那么重,难道真的已经看穿自己女儿身了?歪着脑袋想了想,静荷道:“冷兄,你就放开他吧,他这个性子,素来如此,这半个多月我算是已经领教了,不过他这个性子还听讨人喜欢的,没有世家公子的架子,是个可以交心的朋友,怎么看冷兄不是很喜欢他的样子?”

冷卿华松开手,冷哼一声道:“烦!”

“是,他确实挺烦人的,罗罗嗦嗦跟个更年期长舌妇一样,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对了楚世子,跟我一起看书可以,但是别烦我,不然我也不饶你。”静荷说罢,冷冷的瞪了楚青云一眼。

楚青云浑身一颤,道:“你放心,不会的不会的,我很安静。”静荷冷酷的眼神,瞬间让他想起静荷每每配制出什么新药,都用在自己身上,比如说,让人全身发痒的药,比如说让人说不出话的药,还不如说……想到此处他的脸上满是羞红和惊吓,想他一个万户侯世子,被人整的要生不能要死不活的,若穿了出去,对自己名声大大不利啊。

冷卿华倒是有些诧异的看着楚青云的表情,心中微动,想当初,楚青云这厮缠着自己,整自己都被自己一一化解并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对自己有几分敬畏,没想到楚青云越战越勇,倒是赖上自己了,只是,楚青云这么怕静荷,他有些疑惑。

“那就好,你放心,该帮你我一定会帮你的,谁让咱们是朋友呢,好了不说了,一大早被你喊起来,我还没吃饭呢,现在什么时辰了,饿了!”说着,拍了拍楚青云的另一边肩膀,而后可怜楚楚的看着冷卿华,在这里,也只有冷卿华能预备饭食了。

“饭食早已备好,就在花厅,何兄随我来吧。”冷卿华微微一笑,当先领路。

“我也要吃,我也没吃饭,一起,一起吧。”楚青云兴奋的叫着,他可是知道的,冷家的饭,向来都是顶尖的。

冷卿华瞪了他一眼,终是淡淡无奈道:“好,一起。”

“太好了,小静静,我跟你说,这个院子在梅山学院可是非同一般的存在啊,除了是学院最豪华的学生宿舍,不止是有钱就能住进来的,还要看成绩,也就小卿卿,每次年终考核,每一科都是独占鳌头,所以,这才分了这里,墨兰园,虽然学校有食堂,但我知道,以小卿卿的挑剔,饭食向来都是自备的,一会儿咱们好好尝尝,还有啊,这个院子有特权,最高特权哦,做什么都方便……”

静荷听着楚青云巴拉巴拉说个不停,虽然罗嗦,却也了解好多事,心想,难怪昨天下了马车,没走几步就直接进入院子了,想来马车应该是直接赶到墨兰园门口了。

其实静荷想得简单了,这个马车是特意改良过的,马车走到山下梅山书院大门口便无法再进了,梅山书院从山下大门走上来,台阶共有几百个,马车是上不来的,于是冷卿华招呼雪狼松开马车的机关,插上杠子,马车顿时变成了十六人抬的轿子,他们是抬着轿子踏着轻功飞上来的,昨天静荷迷迷糊糊跳下来,也没有仔细看,根本不知道冷卿华的用心良苦。

几人很快走进了花厅,花厅很大,正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圆桌子,静荷目测,这个桌子的直径得有四五米左右,上面摆满了美食。

“哇哇,翠明楼的盐水鸭,水晶饺子,红烧鱼,苏州松鹤楼名菜松鼠鳜鱼,西瓜鸡,碧螺虾仁,黄焖河鳗,雪花蟹斗都是好东西,哇呀呀,还有白汁圆菜,金陵丸子……”

“楚青云,你是专门报菜名的吗,闭嘴,吃饭。”静荷当先找个位置坐下,看着眼前香喷喷的饭菜,脑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了,还是专心吃饭吧,里面大多菜她有些吃过,有些没吃过,不过这都是小事儿,填饱肚子才是大事儿。

“吃吃,饿死我了,难得见到这么好吃的饭,小卿卿,你把这苏州的名菜都买来了吧。”楚青云朝冷卿华竖起大拇指。

冷卿华见静荷已经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吃,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道:“雪杀!端进来。”

“是!”门外雪杀应声,片刻,提着一个食盒,走进来,打开食盒,里面是一碗奶汤一般的东西,冷卿华小心翼翼的从食盒中短处碗来,这碗甚是精致,如蓝水晶般,还镶着金边花纹,里面白色浓汤,气味十分香甜。

“何兄,这是我吩咐厨房特意做的羊奶羹,你趁热喝。”说着,冷卿华将碗放在静荷面前。

“给我的?”静荷挑眉,诧异的看着冷卿华。

“是的,趁热喝吧,你身体太瘦弱,多喝点奶。”冷卿华眸中满是关心。

静荷问着天香的奶香味,抿了抿嘴,这里面应该是加了鸡蛋和花生,蜂蜜,香甜可口,闻着味道都那么好,更别说味道了,肯定很好吃。

“这……一定很贵吧,我一个人喝,多不好意思啊!”静荷咽了咽口水,尴尬道。

“特意为你准备的,喝吧,别客气。”冷卿华声音温和的道。

“虽然小卿卿偏心,但是,我向来讨厌甜味儿的,你多喝点,看你瘦的。”楚青云啃着鸭脖子,含含糊糊地道。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静荷再次咽了咽口水,实在抵挡不住心中的诱,惑,端起碗,直接喝了一大口,果然香甜可口,里面仿佛有前世的味道。“谢谢,真好喝,我这辈子,第一次喝道这么好喝的东西。”静荷眸中泪光闪动,前世,她几乎每天都会和鲜奶,老酸奶,各种味道应有尽有,到了今世,却是吃了十来年的青菜萝卜豆腐汤,一直过着和尚般的日子,若不是逃出来,恐怕一辈子连肉都吃不到,更别说这么精致的食物了,若不是遇到冷卿华,这辈子,想都不敢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