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e有鬼 国语

office有鬼 国语
  • 主演:舒淇,苑琼丹,黄琛瑜,罗兰,莫文蔚,陈小春,冯德伦
  • 导演:麦子善,刘宝贤
  • 地区:香港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2002
新人阿Pat(莫文蔚饰)刚来这栋大楼的一间公司上班,遇到了前男友阿Ken(冯德伦饰)。两人聊了一会儿,随后阿Pat乘电梯回公司。电梯内一名只有白衣女子,她蹲在地上不停说“对不起”,阿Pat觉得十分诡异。同事说可能是鬼节将至造成…阿Pat在厕所发现隔壁公司的秘书Connie在不停和最后一格的人说话,当时没有留意。之后女厕内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当众人赶到时,Connie已经在厕所上吊自杀身亡,她的脸上还挂着一个奇怪的笑容。Ken在大堂也看到了白衣女子,身边还有一个红衣女子。红衣女子对他说,白衣女子是鬼,正在逼她跳楼…

office有鬼 国语第一集

江奕淳又不是第一次占人家娘的便宜了,也不是第一次被蹬蹬逮个正着了,只是这次他是趁人家白若竹熟睡的时候偷摸摸占便宜,而且还离这么近被蹬蹬看到了,所以多少有些尴尬,脸也微微烫了起来。

蹬蹬很高兴的冲他伸出小手,江奕淳只好恋恋不舍的松开了白若竹的手,伸手对他做个嘘声的动作,然后将他抱了起来。

蹬蹬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江奕淳脸上也带了笑容,抱着他在屋里踱步起来。

“蹬蹬乖,以后叔叔教你打拳好不好?”江奕淳小声说道。

蹬蹬咯咯的笑了起来,江奕淳瞪了瞪眼睛,一只手抱着他,一只手举到嘴边,又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他瞪起人来挺凶的,可是蹬蹬好像一点都不怕,继续很高兴的挥手,冲着他甜甜的笑。

江奕淳急忙扭头看床上熟睡的白若竹,见她睡的很沉,这才放下心来。

江奕淳看蹬蹬这样,对他更加喜欢了,他也不明白他怎么特别喜欢这个孩子,难道是传说中的爱屋及乌?

“以后我教你骑马,你长大点我再送你把小刀,好不好?你就可以带着刀骑马了,你娘肯定喜欢的不得了。”江奕淳说着眼睛都弯了,他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此刻笑得如此逗比。

蹬蹬又咯咯的笑了起来,江奕淳急的又对他嘘嘘的叫,结果蹬蹬觉得好玩,也学着他吹气,大概因为嘴里有口水,蹬蹬直接吹了个泡泡出来。

这次轮到江奕淳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下子白若竹真的被吵醒了,她睡觉一直很惊醒,今天是急极了才一直没听到动静。

白若竹一醒来先下意识的朝蹬蹬睡的地方摸了摸,结果手下什么都没摸到,她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这才注意到了屋里的一大一小正笑嘻嘻的看着她呢。

她起身嗔了江奕淳一眼,“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喊我?”

江奕淳心想小手我都摸了,你也不见醒,我喊你有用吗?不过他嘴上可不能这么说。

“我看你太累了,没忍心打扰你。”他笑的有些邪魅,其实他发现自己刚刚是故意的,明显是想不叫醒她好“为所欲为”。

好吧,他当然没有那么黑暗了,最多就是摸摸小手,呃,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刚刚一直盯着她那娇艳的红唇的。

白若竹起身下床,江奕淳急忙说:“天这么冷,你把夹袄披上。”

他语气有些急促,甚至带了些命令的味道,却藏不住饱含其中的关心。

白若竹没吭声,过去拿了夹袄披在了身上。

“我二哥那边有什么新动向吗?”白若竹看着他问道。

江奕淳心疼的看着她的双眼,明明那么疲惫了,却还给自己压那么重的担子。

“他在牢里过的不错,李大人让人给他送了书看,还有钦差大人明日就到了。”江奕淳说道,“本来他昨日就该到了的,结果路上遇到些麻烦,所以晚了两天。”

白若竹眼睛微微张大,“麻烦?不会是有人为此刺杀钦差大人吧?”

江奕淳摇头,“卖试题的是本次的主考官,他不过就是个从六品的小官,还没这么大的本事,是别的事情,钦差大人此次出巡不仅仅处理这一件事。”

白若竹听了便知道还有其他事情更为重大,她不想多问,便安静了下来。

江奕淳偷偷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话想说,却又犹豫着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那本进言书都弄好了,你说是托你或者李大人呈上去,还是我自己击鼓鸣冤呈上去?”还是白若竹打破了沉静,开口问道。

江奕淳听到白若竹提“击鼓鸣冤”不由愣了愣,心里有些佩服她的魄力,要知道这时候的平民百姓都不想跟衙门打交道,更少有人敢击鼓鸣冤了。不过很快他又摇头笑了起来,他怎么忘了她胆子大的很呢?别看此刻是个******,其实算计人起来厉害的人,简直就是个狡猾的小狐狸。

“击鼓鸣冤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可以让你们族里长辈跟你一起,也好跟白义博划清界限。”江奕淳说道。

白若竹点点,她正有此意。

又等了一会儿,她有些狐疑的看向江奕淳,这家伙今天话这么少?要是没事也别杵在这里啊,她还想继续睡觉呢。

“你还有事?”白若竹最终等的不耐烦了,盯着他问道。

江奕淳抱着蹬蹬来回走了走,却暴露了他此刻心中的焦躁。

“呃,我昨日去见了我师父,他看到我的伤口十分惊讶。”江奕淳说着小心的打量了白若竹一眼,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我师父想你献出那缝针的法子,说是对朝廷有大用处,他就可以帮你求些赏赐,比如保下你二哥和白氏的前程。”江奕淳说完轻咳了一声,“你别误会,不是说你非得答应,毕竟是你的绝活,不想说出来也无妨,我师父不是偏执之人。”

“我愿意!”白若竹已经眉开眼笑的答应了下来,这么好的事她干嘛不答应啊?

缝合术又不是她发明的,羊肠线也不是她研究出来的,她本来就是用了现代的医学成果,就是身边有大夫来跟她学,她也会慷慨的教人家的。所以她根本没想到还有赏赐这种好事,更不会觉得是绝活而不舍了

她这时才明白江奕淳在那边扭扭捏捏是为什么了,敢情他是怕她生气,觉得他想抢她的绝活呢。这一发现让白若竹有些哭笑不得,他可真是白纠结了。

“你真不在意?”江奕淳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他在想白若竹不是怒极反笑吧?

“有赏赐又能换我二哥的前程,我有什么不愿意啊?再说了,就算是一般大夫来求教,我也会教给对方的,医者如果什么都藏着掖着,那医术就难以发扬光大了。”

她小时候爷爷教她中医的时候就讲过,说中医为何会越来越没落,一方面因为难学,另一方面也因为长久以来国人的闭塞思想,总觉得绝活不能外传,甚至有的人家还传男不传女,结果好东西就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了。

当然,白若竹用毒的法子是不会随便教人的,这玩意可不能轻易暴露出来。

office有鬼 国语

office有鬼 国语第二集

第1799章 藏宝图

丁阳的声音平淡之极,仿佛钱不值钱一般。

凌铭扬足足深吸了三口气之后,咬牙说道。

“小子,你真有种!四……四千五百万!我不信你还敢跟!”

凌少宗主显然是故意这么说想要给丁阳心里压迫感。同时也是给自己打气。

丁阳还是那般风轻云淡的说道。

“五千万。”

场中惊呼之声此起彼伏。

底价八百万的一株灵药,此时竟然翻了这么多倍!

凌铭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脸上阴云密布,仿佛随时都会下起雨来。

他为了和丁阳较劲,已然失去了理智,只见凌铭扬双目赤红,手臂也在微微的颤抖。

之前,凌少宗主只是想以财力打压丁阳,现在不得已彻底和丁阳杠上了!仿佛这次竞价是赌上了尊严一般。

“五千五百万!”

当凌少宗主喊出这个价格后,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丁阳身上。

等着他接下来的竞价。

而丁阳却弹弹手指说道。

“既然你如此想要,这件宝物就让你吧。”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任谁都没料到这场激烈的价格大战会以这样的结果结束。

其实以丁阳手头的财力,继续和对方硬拼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丁阳却并没有打算这么做。

丁阳目前手头只有三枚凝元丹拍卖得来的钱,除去抽成的话,他手中大概能调动一亿四千四百万左右。

后面还有不少拍品,丁阳不想在这件宝贝上浪费太多钱。

而且,丁阳并非一定要将水晶烈焰草拿在手中,他只需要亲自触碰一下那株草药,通过某种神通来寻找天火:万年地心火的下落罢了。

所以,丁阳索性便将草药让给对方,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以其他手段触碰到那株灵药即可。

本来若是没有什么竞争力,花费几千万拍下,也省去了丁阳一番手脚,谁曾想,那凌铭扬就像是疯了一般,死活不让价。

这简直就是逼着丁阳动手。同时还帮着丁阳省下了一大笔钱。

只见黑袍之下,一抹冷冽的笑容浮现在了丁阳的嘴角。

阴鬼宗又如何?

丁阳前世纵横万宇,亲手覆灭的宗门何止千百座,今日也不差这阴鬼宗!

………

这场激烈的价格大战结束之后,丁阳还是那般淡然,反观凌铭扬,却神色难看之极。

今日,他要么就是拍不到自己心仪的东西,要么就是以天价买下了一些拍品。这么多年来,这位阴鬼宗的少宗主还是头一次如此郁闷。

就在这时,只听台上的白发老者说道。

“接下来拍卖的东西,倒是略微有些奇怪,因为连我们也没有搞清楚这究竟是有何作用,不过经过我们拍卖会的重重分辩,这倒是象某种未知的藏宝图一般。”

只见那白发拍卖师弯身取出一个银盘,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银盘上的锦布,顿时,一张残破不堪的古老兽皮,便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内。

“吁……”瞧得那残破烂的兽皮,拍卖场内在寂静了一会后,顿时发出满场嘘声。

听得那些不屑的嘘声,白发拍卖师脸上的笑容也是有些讪讪,经过他们的研究,这张古老兽皮应该是一份地图,不过除此之外,他们也是没有多少收获。

这么大型的拍卖会,自然不可能件件物品都是珍宝,比如这种奇奇怪怪的藏宝图碎片之类的物品,其实并没有人委托拍卖,这种物品多半是拍卖行以低价收购,然后趁着这大型的拍卖行转手拍卖出去。

说不定就会有冤大头花高价拍走了呢。

那位白发的拍卖师不愧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拍卖师。

在台下起哄的氛围之下,只见他仍旧泰然自若的将那地图残片用双指拈起来。

那是一张古老的兽皮。

从兽皮的纹路来看,的确像极了地图。

当丁阳看到那块兽皮地图残片之后,登时心头狂跳!

此时的丁阳,眼中迸发出一道精芒!

只见丁阳目光灼灼的看向那张残破地图边缘上的半边图案,丁阳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将翻涌的念头压制而下,这种类似的残破地图,他的空间戒指中,有一份……

而那仅仅只有一部分的图案,正是那在天火榜排行第三的“万圣冥火”的藏宝图地图!

白发苍苍的拍卖师不遗余力的介绍着这件拍品。他口沫横飞的说着这个藏宝图到底有多么神秘。

“如果所料不差,这张地图应该是很有一段年头,虽然并不清楚它隐藏了什么,但是可以确定这兽皮可上古之物!人活着总要有几分冒险精神吧,如果谁得到完整地图,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其中所隐藏的东西,会轰动整个大陆呢……”

这番话说出口之后,果然有不少人都心动了。

但是当老者开出了“二百万金币”的底价之后,原本有几分心动之人也放弃了。

凌铭扬冷笑着说道。

“区区一块破兽皮,上面随便画了几个纹路,傻子才会花二百万拍下来这件物品。”

结果他的话音刚落,却见丁阳手臂抬起说道。

“我出价二百万。”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无数道目光都聚焦在了丁阳的身上。

反观丁阳却淡然自若,完全无视了众人的目光。

“这小子脑子是不是不正常啊?花二百万买这么个破东西。”

“哎,兴许人家有钱任性呢。”

“这个黑袍家伙还真是怪,拍下来的东西都是些奇奇怪怪的玩意。”

凌铭扬更是嘴角噙着冷笑说道。

“蠢货。”

丁阳闻言却不以为然。

要知道,万圣冥火,乃是丁阳父亲花费了大精力要寻到的恐怖天火!

如今丁阳修行了炎诀,急需天火,此番丁阳来修罗域有两个目的,其一便是寻到万圣冥火,其二则是在修罗域历练,发展自己的势力,迎接两年后与樱空落的生死对决。

office有鬼 国语

office有鬼 国语第三集

想到自己一大早都没见到他,陆悄然却和他见了,而且还陪了那么久,想到陆悄然看着慕南铮时恨不得立刻贴上去的样子,季北心里就一阵堵得慌。

那种感觉很是难受。

她撇过脸去,不再和慕南铮说话。

“吃醋了?嗯?”见她不说话了,慕南铮伸手挑过了她的脸,唇附身在她的耳侧,说话的同时朝她喷洒出暧昧又燥热的气息。

姿势很是羞人,怕姜父和姜母突然回来,季北推了推慕南铮,“慕南铮,这里是医院!”

“医院怎么了?”慕南铮不管不顾的将她拽进怀里,嘴在她的耳侧周围亲吻,他暗哑着声音在她耳边逼问,“告诉我刚刚是不是吃醋了?”

因为他的靠近,周身的空气立刻变得燥热起来。

就连心跳,都乱了节奏。

季北红着脸挣扎,“慕南铮,我爸妈回来了!”

“他们刚去检查,不会那么快的!”慕南铮一只手来到她的后脑,随后一放,季北人就被他放倒,紧接着他的身子就贴上了她。

薄唇含住她的,先是浅尝,然后才慢慢的侵入,最后再加深。

周围安静的出奇,耳边是两人口齿交融时的发出的声音。

季北羞涩的想要躲避,却被慕南铮扣住了腰肢。

他将她强硬禁锢在怀中,吻的更深,更沉。

陆悄然只不过是出去买了一个早餐而已,一回来原本在病房里陪着自己爷爷聊天的慕南铮竟然不见了,她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就问,“爷爷,南铮哥人呢?”

“哦,姜夫人病了,他去看姜夫人去了!”

姜夫人?

姜北北的妈?

陆悄然眸光一冷,但脸上还是保持着优雅的笑容,“爷爷,我忘记跟护士拿药单了,我去去就来!”

还没等陆老爷子回应,她人就跑出了病房。

来到总服务台,她问护士,“请帮我查一下北辰星这个病人住在哪个病房?谢谢!”

护士以为她是要去探视病人,查阅了一下病房资料,然后把姜母的病房号告诉了陆悄然。

陆悄然到了姜母的病房前,她没有敲门,而是先看了看周围。

见什么人都没有,才靠近!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陆悄然就看到病房里,慕南铮拥着季北的身子,他从她的耳边一路往脖子里吻去。

因为慕南铮的亲吻,季北肩上的衣服滑落下来,露出光洁好看的肩膀。

慕南铮又来到她的肩膀上亲吻着。

在看两人脸上的神色。

季北闭着眼睛,白皙的脸颊粉红粉红的,整个人软弱无力的偎依在慕南铮的怀里,一副沉醉其中的样子。

慕南铮则是动情的模样,一处一处的亲吻着她颈肩的肌肤。

好像生怕遗漏了哪个地方一样。

陆悄然身侧的手紧紧的拽成拳,白皙的肌肤青筋直爆,本来一双极魅的丹凤眸,此刻好像淬出了毒,这个贱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在医院里开始勾引慕南铮?

滔天的恨意,疯狂的嫉妒使她原本姣好的面庞变得狰狞无比,望着里面已经动情的两人,她疯狂的想要冲进去杀了季北。

可仅有着的理智告诉她,不能!

因为慕南铮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

所以她必须另想他法。

她想一个完全的方法,既能除掉季北,又能让她得到慕南铮的方法。

怕惊动病房里的两人,陆悄然冷哼一声,便快步的从病房前离开。

她直奔医院的天台。

到了天台,拿出手机翻出一个陌生的号码,她就问,“那药,我要最猛的,最烈的!”

…………

…………

这一边,季北在两人即将擦枪走火之际,阻止了慕南铮,“这里是医院!”

“我知道!”慕南铮的唇从她的身体上离开,他把头埋在她的颈肩,闷着声说,“我慕南铮如果有一天会死的话,一定是死在你身上的!”

尼玛!

这个不要脸的,明明是他强硬的拉着她亲吻的,现在居然厚颜无耻的说她?

她伸手就想要掐慕南铮的腰,却被慕南铮抓住了手。

幽暗的眸子,望着她的那一刻,星光如海,“不知道男人的腰是不能摸的吗?”

腰一般都是男人的敏感部位,女人不能随触摸。

闻言,季北立刻松回了手,原本红扑扑的脸蛋更红了,就像一颗熟透的水蜜桃,恨不得上去就咬一口。

“真是不让我好过的小妖精!”慕南铮伸手又将她抱进了怀里。

姜母出院的时候,季北有些吃味的就问慕南铮,“你不要和陆家的人道个别吗?”

慕南铮却直接把问题甩给她,“你呢?你希望我和他们去告别?”

“你想去就去,别拉上我!”季北没好气的瞪了慕南铮一眼,摆明了一副你要敢去我就生气的姿态。

慕南铮偏偏想逗逗她,“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是去和他们道别一下吧!”说着,他已经迈开长腿了。

“你敢!”季北霸气侧漏的制止声就在他耳边响起。

慕南铮故意做出一副冤枉的样子,人吊儿郎当着,“不是你让我去的吗?”

“我后悔了,不行吗?”季北说着一把挽住慕南铮的胳膊,强势而霸道,阳光下,一张脸比花儿还娇俏,“我要你陪我回家!”

那姿态就好像是在宣誓她的所有权。

慕南铮欢喜的就附唇在她的脸上啄了一口,在她耳边闷笑了两声,然后松开她,去开车。

季北这才发现自己又被套路了,抬起头就看到姜母和姜父两人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很快的,慕南铮开着车子来了。

季北把姜母扶到后面坐下,然后自己上了副驾驶。

刚坐好,慕南铮就倾过身来替她系安全带。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被二楼站着的陆悄然看在了眼里。

陆悄然清晰的看到慕南铮替季北系安全带时眼里流出的宠溺,不由得她就想起之前在病房门口看到的画面。

在医院,两人就干那种事。

那在没人的地方呢?

只要想到自己爱慕的男人每天都会亲吻别的女人身体无数次,占有别的女人的身体,做着她做梦都想跟他做的事情,疯狂的嫉妒,浓烈的恨意,像病毒一样迅速侵入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