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狐

黑狐
  • 主演:七濑彩夏,户松遥,大地叶,土田大,津田英三,藤原启治,丰崎爱生,鸟海浩辅,飞田展男,东地宏树,小山力也
  • 导演:野村克也
  • 地区:日本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伫立于近未来大都市一角的忍者宅邸。   住在那里的忍者一族石动家的长女·律花,憧憬着身为研究人员的父亲。   她觉得平凡而幸福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但就在某一天,宅邸突然遭到某人的袭击。面对走投无路的危机,律花果敢地挺身而出,但——。   成为劈开黑暗的“黑”吧!

黑狐第一集

玉面站起来拱手:“既然这样,在下也就先离开了,不过最后相信王爷一定会把古琴交出来”。

“哦,看来玉面公子很有把握呢”凤君岚看着玉面,想要把他给看透,他到底想要什么。

玉面对上凤君岚的眼睛,眼里带着笑意:“因为,那凤尾五焦并不属于王爷的”。

玉面就出去了,看着玉面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凤君岚低下眸开始思考,不属于自己么,的确,不管自己琴艺有多高可是面对凤尾五焦,自己一直都没有弹响过,那琴似乎真的不属于自己呢。

铁衣在一旁说道:“王爷,刚刚为何不应他的条件”。

凤君岚站起来,淡淡的看向铁衣,铁衣的心思自己是一直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登上皇位,而铁衣一直希望自己登上皇位,自己只希望要有这个安稳的日子,该报的仇自己都报了。

自己只不过也想要一个安稳的日子,嘴角一抹寂凉的笑:“铁衣,这种问题我不想在回答你自行下去领罚”。

“是”铁衣紧紧的抱拳。

咬着牙看向凤君岚,最后眼里带着怒气离开了,凤君岚伸出手,谁都知道凤君岚是凤吟国的战神王爷,可是谁能知道其实凤君岚也是一个人,不是工具。

凤君岚咬了咬牙闭上眼睛,要是世上再无琳琅王该有多好,自己日后就可以用女儿身份面人了,这样该多好。

凤吟国大街上————

千叶在这里逛着,突然面前围了很多人,就看到一个羌管的店铺,没有想到一下就找到了看着里面一个女人站在那里,头发全部都挽起来了,千叶看着她。

凌梦霜怎么会在这里,的确从让她进入舞殇殿后自己似乎都没有见过她,只知道她也进了舞殇殿内。

凌梦霜一副不屑的目光看着那些人:“看来你们是不长记性了,居然还想着把这里当成你们自己的了,看来真的是养了一些白眼狼了”。

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吐了一口血:“你是从那里冒出来的一颗葱,轮的到你说话”。

凌梦霜摸了摸鼻子:“你觉得和我没关系么,告诉你,这里我接手了,你们都给老子滚蛋”。

地上的那个男人爬起来一笑:“恐怕你没有上头的信吧,既然没有留给我滚”。

凌梦霜一下就被点燃了怒火,拔出刀就向他砍过去,还没有碰到一队军队来了,为首的一个男人走过来:“凤吟国内禁止行凶,这位姑娘跟我们走一趟吧”。

凌梦霜一下就炸了,怎么自己还没有下手这里的官府就来了,哦呦,还真的是够效率啊,本姑奶奶不出手还真的是对不起这个呢。

“凌梦霜,你跟那个将军走”隔空传音进入凌梦霜的耳朵里。

凌梦霜眯着眼睛,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千叶,往四处看了看,看着一副陌生的模样,千叶点了点头,凌梦霜就明白,把刀一扔,瞪了那个男人一眼:“哼”。

就跟着侍卫长走了,反正千叶在这里,自己就不怕,幽灵儿到了舞殇殿里,还给殿里带来了一笔不小的财富,听说殿主会去凤吟国,凌梦霜也就来了,自然是出任务来了。

毕竟自己现在是在舞殇殿里住下了,就是没有见过殿主是什么样子罢了。

黑狐

黑狐第二集

随即,若依带我们下去,没有多话,见到相柳后,我和九道人发了誓言,这种道誓一出,是会遭到天谴的。

所以在发誓之后,相柳也直接,就见它口中吐出一紫色的晶体,那紫光弥漫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里面强大的力量。

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一个虚影,他十分的高大一头长发,不用想,这应该就是神格真正的主人,一个真正的上古之神。

在他的面前,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自己是蝼蚁一般,而他是无上的强大,仿佛是一座不能横跨的高山。

下一秒,神格力量不断弥漫,一个个紫色的符文绽放,相柳开口道:“术士,你想拥有这股力量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此乃上古魔神重楼的神格,若是驾驭不了,你将会入魔!”

他说完,紫光将九道人包裹,九道人已经有了准备,在紫光降下的时候,手中掐着道印,一个又一个符文出现,和那紫光交印,我们都没有打扰,也知道这需要时间。

大概几分钟后,九道人周身的符文变成了紫色,最后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目闪烁紫光,我顿时开口:“这么快?”

“我吸取了神格中一半的力量,这神格之前已经被拿走过一些力量了,这一次之后,没有多少了,但就算是这样,那力量也不是一次性能消化的,我得回去慢慢融合!”

他说着,大手一挥,将神格推回了相柳那里,相柳吞下后,出声道:“现在是履行你们誓言的时候了!”’

我听后,直接看向了若依,帝君,褒姒三人,因为论起破坏,他们三人才是重点。

而帝君等人显然也是观察镇压相柳的塔良久,就听帝君开口道:“这塔看起来古朴,其实上面满是符文,不然镇压不住相柳的,我刚才看了一下,上面所用符文乃是三清道门之符,所以要推倒这塔,必须先将这些符文驱除!”

声音落下,相柳回答道:“对,此塔乃是玲珑宝塔,是用上古一些材料所炼制,是三清太上的隗宝,上面有帝符,你们得先解决了这帝符!”’

听他这么一说,我略微皱眉:“帝符?怎么解决,我们这里最强也没有帝的力量!”

刚说完呢,水中的冥妖忽然蹿出,那目光落在了若依身上道:“不然,龙族有规,龙女之位,非帝不可胜任,跟龙族族长实力相仿,再加上龙珠护体,绝对有妖帝的实力!”

它这话落下,我下意识看向了身下了若依,说实话,我知道若依强,封印了自己的力量,但没想到她会这么强大。

当即,若依的声音响起:“冥妖,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有妖帝的实力,但别忘记了,人间有冥王,帝君,无生王的禁制,这也是他阻断天人界和阴间强者破坏人间的手段,同样,对我们妖界也是有作用的,我可以打开我的封印,可一旦我的力量爆发,那股禁制之力就会降临,到时候别说我,就是周围的人也要受累!”

“真有这事?”

我有点蒙,之前虽然听吴名提及,但却从未见过。

吴名巅峰实力无疑是突破帝境的,真武也是,当初在NJ阴间城隍府一战,我可是记忆尤新,那也是我第一次见识帝的力量。

想着呢,魃开口:“帝的力量,我现在虽然没有恢复巅峰,但强力解开我的封印,也能达到准帝,若依说的事情是真的,这一点,帝君最为清楚,若是有人展露出帝级力量,这番天地会有无上力量降临,将其毁灭,在人间只有一种帝,那就是天级巅峰高手,他们修的不是天地之力,是古武学,在人间,现在我见过有可能的,只有那个魂,鬼姑虽然是人身,但其也是人鬼之修,光人之力,达不到!”

“那怎么办?”

我问了一句,这一下众人都沉默了。

不是没办法救,实力是有的,就是怕被禁制给灭了。

想着呢,帝君这时候开口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我的记忆里有这么一个片段,当初本体,冥王,无生王用力量设立禁制是为了保护人间,而他们三人无疑是没有问题的,所以留了一条后路,如若后人拥有其三位精血,以精血之引爆发出绝巅之力,那个禁制受到精血感应,可能不会降临!”

“当真?”

相柳这时候有点急了。

“自然,本座乃帝君分身!”

帝君这时候淡淡说了一句,相柳眼神一缩,随后开口:“老朽不知,原来是帝君分身在此,看来当初的无生王没有骗我,今日我真的有可能脱困了,那太上当初不顾禁制将我镇压在此,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想我被这里镇压而已,如若脱困,我必报这一仇!”

说到后面,相柳的语气中满是愤怒。

这让我想起了九道人之前的话,顿时开口道:“相柳,既然如此,我们就试试,但有一点我得和你说在前头!”

“你说!”

相柳看向我出声。

“如若脱困,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不准去对付人间天人界势力,因为那会对如今人间造成困扰,你在此地太久,不知道人间早已经天翻地覆,人间早已经不信仰神权了,像我之前从来也不相信你们的存在,所以,哪怕报仇,你也得避开凡人,不要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我提醒了一句,相柳双目一缩:“人间竟然强大如斯了?”

“是的,据我学习所知,现在所谓的神如果真跟人类打,人类可以全灭了他们,科技的力量是恐怖的,也是你无法想象的,所以你在人间也是可以安心呆的,你要是没地方去,可以跟我一起,因为我跟天人界也是有仇恨的,我们可以一起报仇,但不能急!”

我仔细解说,这个家伙在这里太久了,根本就不了解外面的世界。

见我这么说,相柳沉默了几秒,最后答应了下来,见他答应,我也没有废话,看向帝君道:“那我们开始吧!”

一语落下,若依周身出现了一个个符文,可这时魃拦住了她,说她力量之前力量没有恢复,还是别乱动,由她来驱除上面的帝符。

一瞬间,魃身后双翅展开,一个又一个尸符从其体内爆发而出,那股气势瞬间上升,当两颗獠牙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化为了一团火焰,狂暴的力量让下方流动的水震动,那些水翻腾的时候,就被蒸发了,灼热的气息,让我一阵难受。

黑狐

黑狐第三集

叶尘抱着刘静,没想到叶尘刚刚抱起来,刘静就苏醒了。

“发生了什么?”

叶尘看着刘静奇怪的问道。

刘静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经常心神不宁,而且有时候如果发作,会做一些我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我以为前段时间是因为我没有休息好,所以我特意请假来扶桑休假……但是没想到来扶桑之后也是完全一样的,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什么事情是对我有利的,什么是对我不利的。”

叶尘顿时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你是受到什么惊吓了,上次我看你的身上就有点问题,只不过没有那么明显……”

刘静顿时惊讶的道:“我上次是就是走到了一个地方,然后好像我莫名其妙的就走了出来了,然后,我就发生了现在这样的状态了……”

就在这时候,刘静的眼神之中一下子变得无比的猩红。

刘静的身子一瞬间抬头,看着叶尘。

“救我……叶尘,救我……”

“别管姑奶奶的好事,否则我要你死!”

就在这时候,在叶尘的面前的这东西也瞬间发出了嘶吼声音。

叶尘看着眼前的刘静,手指抓着刘静,随后一下子将厕所的大门给打了关上。

因为突发了变故,使得四周的乘务人员都有些奇怪。

“先生,有需要帮助么?”

那乘务人员奇怪的问道。

“不需要,谢谢!”

“呜呜……”

这时候刘静的嘴巴里面发出了一声呜咽的声音。

“你果然不简单!”

叶尘看着眼前的刘静,深吸了一口气。

“你放开我,否则一旦我复活,我就杀了你。”

叶尘摇了摇头,道:“我终于知道到底是谁在窥视我了……没想到居然是你。”

“我从踏入到了扶桑岛屿的时候,你就一直看着我,一直注视着我,我一直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现在,我几乎可以确定,你是谁了。”

叶尘刚刚说完,眼前的刘静顿时一声嘶吼,道:“小子,你别多管闲事,否则我灭了你。”

轰!

刘静说完,身子一下子穿破了高铁上的窗户,身子一下子飞射到了火车上面。

叶尘的身子也快速追了上来。

“你们去福岛等我!”叶尘传音给还在火车上的两人,而这时候,刘静已经飞射而上,直上云霄了。

叶尘说着,身子快速的窜入到了刘静的身边。

“我让你放开我,不要跟着我,我们这辈子浸水不犯河水!”

这时候眼前的女子冷冷的吼道。

“你要去天照神坛!”

叶尘看着眼前的女子,却冷冷的喝道。

“你复活,我可以不管,但是你不应该在我的朋友身上复活。”叶尘冷冷的喝道。

“她是我的替身,她是我的转世化身,所以,你无力帮助她,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你到底是谁?”

“我是天照女儿,洛神衣!”

“真的有天照?”

叶尘这时候却诧异了,扶桑的天照大神是传说之中的东西,但是到底有没有,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谜语。”

“不错,我父亲当然存在着了……”

叶尘顿时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扶桑的天照家族都是一个乱的要命的家族,却没想到还有你这样一个人的存在,看样子,你似乎也不是什么纯洁之人吧。”“哈哈哈……恰恰相反,我至今还没有被男人给开发过,当时我最小,我杀了我父母,将他们的所有力量都凝聚在了我的身上,造就了最强大的我,可惜,即便我踏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却依旧难免

生老病死……”

“何况,杀我的人,并非普通人。”

“我仅仅三十岁就死亡了,杀我的人,是苍天!”

“这辈子,我这辈子要重生!”

“我要复仇!”

叶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要复仇,或者其他,一切我都不需要管,但是,我需要的是,你放开她。”

叶尘跟着眼前的洛神衣速度奇快。

“知道么,我虽然死了,但是我却已经在我死之前在华夏留下了灵魂……”

“我不会放弃她,但是我一旦恢复只要我恢复三成的力量,我就可以杀了你,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你,你相信么?”

叶尘摇了摇头,道:“你杀不了我,你也不可能杀了我。”

轰!

很快,洛神衣落下,叶尘的步伐也快速的踏入到了洛神衣的神庙。

很快,叶尘就看到了,天照神庙。

但是这个地方,并不是什么旅游景点,相反还是扶桑的一个禁地。

这是一个神秘的小岛上……

叶尘踏入到了扶桑之前就了解过,这个地方正是天照神庙所在地点,而且还是被扶桑给封锁的一个禁地。

只是叶尘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洛神衣居然会在这里。

看来这个地方之所以成为禁地,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洛神衣啊。

从神庙上看下去,下面白骨森森,看起来一场恐怖。

整个岛屿仿佛被笼罩在了一片阴云之中。

“欢迎来到了我的家……叶尘先生!”

“你在偷神!”

叶尘看着天照的神像,目光却看向了神像背后的洛神衣。

洛神衣在神话之中甚至没有任何一席之地,而天照在扶桑却有着前所未有的声望。

可以说是扶桑第一神。

而很显然,从上面的显示上可以看出来,整个天照的神所有的信仰,其实最终全部流入到了洛神衣的神像之中。

洛神衣这时候却看着叶尘,笑道:“在这个地方,我就是这天下的最强者,我就是神。”

“叶尘,想象不到,你居然如此蠢!”

“你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是对我来说,却是辅助的佐料。”

“我父母一家全部被我吸干了所有的力量,你,也不会例外。”

眼前的洛神衣看着叶尘,轻蔑的笑了起来。

“这个女的,就还给你好了。”

“她带回了我最后一丝神魂……我现在,可以重组我的血脉了。”洛神衣看着叶尘,哈哈大笑了起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