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来电

鬼来电
  • 主演:柴崎幸,堤真一,吹石一惠,岸谷五朗,永田杏奈,井田篤,松重丰,筒井真理子,藤井佳代子,竹花梓,田中哲司,高野八诚,饭岛
  • 导演:三池崇史
  • 地区:日本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日语,英
  • 年份:2003
手机里传来陌生的铃声,呼叫人竟是自己的名字,另一端传来不知所谓的留言内容,但那毫无疑问的是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鬼来电”悄悄在高校学生中蔓延开来,一旦接到鬼来电,必然在电话所预言的时间内悲惨死去。由美(柴咲コウ饰)的好友阳子、研二、夏美先后惨死,由美有心挽救好友们的生命,却爱莫能助。   山下(堤真一饰)的妹妹早先亦死于这通电话,他企图帮助由美一起企图揭开真相,可很快,由美也收到了鬼来电

鬼来电第一集

第17章黏米

暮清妍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可不就是第一个买她山楂糕的男人。

“叔,有什么事吗?”

中年男人目光盯着她的篮子,急忙问道:“山楂糕还有多少?”

暮清妍防尘土的纱布掀开,在篮子的地上只有两块山楂糕,“只剩下两块了。”

中年男人脸色顿时变得苦菜色,“怎么这么快就买完了。昨天,这个点你还么开张呢。”

“呵呵,昨天来得晚,今天早来了一步。又有一些回头客,自然卖得快。”

“你家中可还有?”中年男人问道。

暮清妍耸耸肩,“没有了,这是最后两篮。”

中年男人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苦着一张脸,“这么可怎么办?”

“怎么了?”

“我是王府的管事,府上的老夫人最近口味不好。老爷和夫人想尽了法子,弄来许多好东西给老太太,可是老太太愣是一口都吃不下去。

大夫说了,若是老夫人再不进食的话,身体会吃不消。昨日我买回去山楂糕,昨晚上被小姐拿了去,给了老夫人。没想到老夫人竟然吃了。

这不今日让我过来多买些回去。”

“那真不凑巧,只有这么一点了。”

“小妇人,不能再做了吗?”中年管事不放弃的追问着。

“没有食材了。”暮清妍见他真的很急,补上了一句,“不过,过几天,应该就会有。”

“需要几天?”中年管事问道。

暮清妍心里也没谱,空间里有种植了山楂,经过一天的时间已经长大,但具体成熟的时间,她也说不准,但看那生长的速度最迟也不会超过五天。

“大概要四天。”

“四天啊,有点长啊。”中年管事也知道这事急不来,无奈的道:“那行,做出来后,我们府上全部包了。你直接送到王府,到时候报我老胡的名字就行。”

暮清妍点头,“好的。”

山楂糕全部卖完,暮清妍看看现在时间还早,她收拾起篮子,走到杂货铺,看看有没什么东西要添置。

再过两个月就要进入冬季,一想到家里的破旧的棉被,暮清妍买了十五斤的棉花,店家见她买的多,“小妇人,如是家住在镇上,本店可以送货上门。”

“乡下不送吗?”暮清妍问道。

店家一怔,“乡下的话,太远了,要送的话,得加车马费。”

“多少钱?”

“五文钱。”店家见她没有说话,就知道她不会花这个冤枉钱。

“行。掌柜的,我还要再买点东西。”暮清妍说道。

掌柜的有些意外,笑着道:“没事,你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出发就是。”

这时,对面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那声音不小,对面的店铺都听得一清二楚。暮清妍循声望去,只见斜对面的米粮店门口,一个半大的小伙子,扛着一袋东西站在门口。

店铺门口站着一名中年男人,正对着那小伙怒骂着,态度十分的恶劣嚣张。

“你个泥腿子,骗人都骗到我头上来了,赶紧给我拿着那些东西,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出现在老子的面前。”

那个小伙子被人骂得红着脸,“这个是米,真的可以吃。”

“走、走、走。”米粮店的掌柜直接拿出扫帚赶人,推桑间,将那小伙子推到在地,他手中那袋东西也掉在地上。

“那不是米么,那掌柜的为什么不收?”暮清妍看着从那袋口漏出一些米,不解的低估着。

杂货店的老板笑着道:“小妇人,你还不知道吧,那不算是真正的米,那是黏米,吃多了会腻,压根没什么人喜欢吃。黏米的价格与大米的价格一样,谁会去吃那黏米。”

黏米?!

暮清妍走进那小伙子,终于看清了地上的米,这不就是糯米么。

怪不得那日她去逛米粮店的时候,没有看到糯米,原来这个时代的人不喜欢吃糯米。

糯米黏性足,吃一点觉得不错,但是当作米饭吃的话,吃多了的确会腻。这价格与大米一样,怪不得人们不喜欢它了。

这糯米可是好东西啊!

暮清妍心动了,她蹲下身,帮着小伙子将散落在地上糯米捡起。

那小伙子见着来人是一名年轻的妇人,先是一愣,旋即红着脸,“谢谢。”

“举手之劳。”

小伙子将口袋绑好,准备走,却被暮清妍叫住。

“等等。”

小伙子疑惑地看着她。

“你这些黏米还卖吗?”

小伙子大喜,激动的说道:“卖、卖。”

本以为今天又要无功而返,没想到有人要,简直是意外惊喜。他虽然知道这位大嫂买的肯定不多,但好歹能出售一点是一点。

“你想要多少,我可以给你便宜些。”现在他是不指望能与大米一个价了。

“你这袋米我都要了。”暮清妍说道。

“啥?”小伙子当场愣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这袋米我全部要了。”

小伙子被这以外来的惊喜给砸晕了,晕乎乎的说道:“好。那、那我给算便宜的。”

暮清妍看着小帅哥晕乎乎的样子,很是好玩,笑着道:“嗯,你打算卖多少一斤。”

“五文钱一斤。”

正常的米价是八文钱一斗,五文钱倒是比白面还要便宜一些,他卖的倒是不贵。

“行。”

“这一袋是三斗半,总共是二百六十五文钱,你给我二百六十文就行。”

“不错,算得很快啊。”

小伙子被她这么一夸,脸上又红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来之前弟弟都给我先算好了。”

“你帮我送到那家杂货铺里。”暮清妍指了指对面的杂货铺。

“好嘞。”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男性声音突然插入,“喂,小妇人,你可不要认错了,那可不是大米,而是黏米。”

暮清妍笑着道:“我知道啊,我买的就是黏米。”

米粮店的老板一愣,显然没料到有人会买那种腻味十足的大米,真是活见鬼了,“买了,你到时候别后悔了。黏米可不比大米好吃,你要是买大米的话,我可以给你算便宜点。”

噗嗤,她就说这老板怎么会这么好心的来提醒她,敢情是看她买黏米买的多,想要抢生意。

鬼来电

鬼来电第二集

没了鹿皮背囊,朵央本身又不擅长武功,因此她一时间对付不了这飞天百足,只好拼命的抵挡它的进攻。

那飞天百足力量非常巨大,它的那双大锷猛的一嵌,竟然将朵央的右臂给牢牢的夹住了。

而且,在朵央奋力挣扎的时候,突然感到右肩一阵刺疼,原来那飞天百足嘴巴里的毒牙,竟猛的咬在了她的右肩上!

“啊!”

朵央登时用力乱甩乱蹬起来,但是那只飞天百足却趁势将她卷住,那些密密麻麻的小腿和长长的身躯,死死的卷住了她,令她根本无法挣脱出去。

然后那飞天百足那双可怕的大锷又扬了起来,看样子,是准备给朵央致命的一击!

朵央顿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若死灰…

因为朵央万万没想到,自己身为一名天赋优异的贡师,平素最擅长对付各种毒虫猛兽,竟然就要命丧在这飞天百足的大锷之下!

就在这个时候,朵央耳朵边听到“噗嗤!”一声怪响,就好象有某种东西,砸开了坚硬的石头一般。

而且朵央也立即感觉到,卷住她的飞天百足,身躯明显的一颤,随后它剧烈的摆动起来,产生的力量,将她掀得翻滚到了另外一边。

但是也因为这样,朵央得以后侥幸逃脱出来。

惊魂未定的朵央忙转过头去一看,便见到一道矫健的人影,正与那大蜈蚣激烈的缠斗在一起。

这个人,赫然正是周游!

只是此时周游,竟然也被那只飞天百足卷住了身体。

而且那飞天百足卷住周游的身体以后,竟然张开那双翅膀,携着周游飞了起来,朝一处坚硬又尖锐的岩壁撞击过去……

看样子,这飞天百足竟然打算用这样的方法,将周游给弄死!

但是周游却毫无惧色,就在装向岩壁的刹那,他腾出一只手,抵住那飞沿途百足的大锷,另外一只手一掌劈了过去,直接将那坚硬尖锐的岩壁劈开,并随手捡起,然后狠狠的朝那飞天百足的身体上猛捅。

那飞天百足的身体,很快就被尖锐的岩石捅出了一个大创口,大量青灰色的液体流淌而出,散发着恶心的腥臭气息。

流淌出来的都是那只飞天百足的血液…

那飞天百足吃痛,愈加疯狂的卷住了周游的身躯,同时它那毒腭对准了他的脑袋,企图发动致命的一蛰。

周游却先下手为强,他将那块坚硬又尖锐的岩石,狠狠一甩,扎入了那飞天百足张开的大腭里。

噗嗤!

那飞天百足遭遇重创,又一股青灰色的血液飚了出来,顿时松开了周游,满地乱跳乱蹦起来。

周游脱身之后,立即发动掌心雷,照着飞天百足的脑门连续轰击。

“砰!砰!砰…”

那飞天百足在周游这样的猛烈攻击之下,脑门上又被轰出了好几个洞,一股股股恶心的青灰色血液溅了出来。

而受了这样的重击以后,那飞天百足却变得愈加凶残了,它被彻底激怒了!再度张开那双大毒腭,狠狠的朝周游夹来。

周游看得真切,马上卯足真力,一记威力强横的“九天神雷破”,狠狠的朝大蜈蚣的大腭当中的那个位置轰击过去。

“轰隆!”

那强悍的雷法,将雷电之威凝聚成犹如一把巨大又锋利的匕首一般,狠狠的轰入了飞天百足张开的大腭之内。

噗嗤!

那飞天百足遭遇如此强大的攻击,那硕大的脑袋几乎被炸裂开来,然后一大股青灰色血液,混合着灰白色似的脑浆狂飚而出。

那飞天百足受到这如此致命的一击,顿时剧烈的在地上疯狂翻滚起来,在水潭边胡乱的扭动着长长的身躯。

周游这一击凑效之后,便拉着朵央闪到了一边,看着挣扎中的飞天百足。

那飞天百足拼命的挣扎着,但是越是挣扎,它身体上的伤口,尤其是大腭的创口,就一个劲的流淌出恶心的血液。

终于,在折腾了至少有十分钟左右,那只可怕的飞天百足,终于停止的挣扎,那长长的身躯,逐渐翻转过来,然后,它腹部那些密密麻麻的小腿,亦张摊开来,不再动弹了。

周游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正想问朵央情况如何。

可是一转过头,周游就看见,朵央竟然缓缓的坐到了地上,她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

周游忙低头仔细一看,发现朵央的右脚和肩膀位置,出现了两处相当深的伤口,而且从被飞天百足的毒牙咬入的位置里,肿胀发黑起,还不断的渗出黑色的血水来…

“朵央姑娘,你竟然被那大蜈蚣给蛰了!”

周游一惊,立即明白是是怎么回事。

朵央右肩伤口的黑血一直流个不停,她整只右手,都被大量的黑血给染了一大片。

朵央疼得的浑身发颤,因为这飞天百足毒液里含有能让“猎物”剧疼至丧失抵抗力的毒素,而且这种毒素发作很快,即便是朵央采取了措施,却还是阻止不住毒性的蔓延,她的脸色愈加苍白若纸…

“周游,我,我的背囊丢了,这里又没有解毒药,我可能撑不下去了…”朵央的声音变得微弱了许多。

“额…朵央你别担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周游忙安慰了她一句,然后封住了她身上的主要几处穴道,暂时阻止住毒素的蔓延,但是这样下去,也顶不了多久,反而会让已经被毒素侵染的部位废掉。

于是周游皱着眉头说道:“这条大蜈蚣至少活了有几百年了,所以它的毒素很烈,所以我得马上想办法给你解毒才行!”

“解毒!这里又没有任何药物,你…你要怎么解啊?”朵央虚弱的问他道。

“你先别慌,我先帮你放掉部分的毒血,以免蔓延到心脉里去。”周游对她说道。

“放血!这样…能行么?”

朵央闻言,有些不敢相信。

“应该有用!就是会疼一些,你忍着点吧…”

周游说着,然后思索着应该怎么帮朵央放毒血,因为他没有刀具,也没有消毒工具,只能换另外的方法了。

鬼来电

鬼来电第三集

“妈,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不想为马凯生小孩。”姬然突然跟姬妈妈吐露了心声。

姬妈妈闻言,不由得一怔,有些意外的看着姬然。

“为什么啊?”姬妈妈奇怪的问道。

“我不想跟马凯过一辈子,我也不想为他生儿育女,我并不爱他,以前只是迫于无奈才嫁给他的,我不想这样生活了,心真的很累。”姬然跟姬妈妈说道。

“你们婚都结了,再离婚合适吗?然然,你毕竟是女孩子啊,女人二婚找不到好对象的,我知道你在这里受了不少委屈,可是,你就能保证离婚之后,就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吗?

何况,马凯现在对你不是已经不错了吗?

这次他变化很大,你爸也一直夸他呢。

之前他那样对你,其实也是因为你之前跟苏景寻的事情,现在你为马家怀了孩子,马凯以后估计也不会对你太离谱了,还是忍一忍吧。

男人都这样,没有孩子的时候,他们自己就是孩子,等有了孩子了,他们的心也就收敛了。”姬妈妈跟姬然劝说道。

“是啊,听你妈的吧,你也不小了,要是离了婚,难不成你自己带着老大出来?以后还好找对象吗?

马家条件不错,看样子你公公婆婆也很喜欢这个孩子,你就老老实实的把孩子生下来,就算马凯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起码你有孩子了,将来老了之后,也不用愁没人养了,男孩还是跟妈亲。”姬爸爸也跟着劝说道。

姬然没想到爸妈竟然都让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心里感觉好失望。

“行了,别说了,小马过来了。”姬妈妈看着马凯过来,赶紧给姬然使眼色道。

姬然回过头来,只见马凯抱着外套走了过来。

“爸、妈,这么着急回去干吗?留下来多住几天吧,我们房子大,能住的开。”马凯再次挽留道。

“不了,在这里住两天就行了,家里还有事儿呢。”姬爸爸笑着说道。

“妈,要不你留下吧?正好小然需要有人照顾,你就帮忙照顾照顾小然吧?她嫌我妈做饭不好吃,总是不和她胃口。”马凯望向姬妈妈问道。

听到马凯这样说,姬然很无辜的望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嫌弃你妈做菜不好吃了?”

“要是你不嫌弃,干嘛每次吃那么少啊?看看你现在,饿得跟皮包骨头一样。”马凯笑着捏捏姬然的脸蛋说道。

姬然撇了撇嘴,打落了马凯的咸猪手。

“到时候看看吧,如果真需要我过来我再过来,不过,一般坐月子都是婆婆伺候,然然啊,你也别太挑剔了,好好的,有事儿给妈打电话。”姬妈妈有点不太放心的叮嘱道。

“嗯。”姬然点点头,跟马凯一起把姬爸爸和姬妈妈送到了楼下。

“行了,你俩回去吧,我们走了。”姬爸爸劝住马凯和姬然说道。

“我送你们,这里距离车站还好远呢。”马凯说道。

“不用了,有公交的。”姬爸爸说道。

“哎呀,爸,你就别客气了,让他送你吧。”姬然打断了姬爸爸的话说道。

马凯开车把姬爸爸和姬妈妈送到了车站,看着二老上车之后,才重新折返了回来。

马凯回到家里,只见姬然正坐在沙发上,好像刚刚哭过的样子,眼角带着点点泪痕,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揪心。

“老婆,怎么了?”马凯有些担心的坐到姬然身边,将她抱入怀里问道。

“没事。”姬然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是不是想爸妈了?别难过,如果你真想他们的话,过两天我再把他们接过来就是了。”马凯安慰姬然道。

姬然轻轻的点了点头,其实她根本不是因为想爸妈而伤心,而是因为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而难过。

“好了,别哭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呢,再过几个月,你就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还把自己当小孩呢?”马凯笑着捏捏姬然的脸蛋,打趣道。

“今天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有没有恶心头晕啊?”马凯关心的问道。

姬然轻轻的摇了摇头,今天身体还算可以,没有吃太油腻的东西,虽然中午的时候,胃里有一点泛酸,不过,并不是很严重。

“没事就好,喜欢吃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做。”马凯笑着说道。

“你是不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你才对我这么好的?”姬然望着马凯问道。

面对姬然突如其来的问题,马凯稍稍迟疑了一下,他根本没有心理防备,答案自然是没有准备好。

马凯想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不只是因为孩子,还因为你是我老婆。”

“那之前难道我就不是你老婆吗?”姬然望着马凯问道。

面对姬然的质问,马凯尴尬的僵住了。

自从姬然嫁给马凯之后,就一直没有过过好日子,前半年的时间,姬然几次差点被马凯给折磨死,也只是最近几天,马凯才变好的。

马凯沉默了片刻,缓缓的抬起了头来,“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只要知道,我还爱你就好了。”

“你还爱我?”姬然望着马凯问道。

“嗯,爱,很爱…”马凯点点头,承认道。

“那以后,你还会不会打我?”姬然望着马凯问道。

“不会,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会好好爱你,好好疼你的。”马凯摇摇头说道。

“你会不会打我们的孩子?”姬然又问道。

“肯定不会啊,那是我们的亲生骨肉啊。”马凯很肯定的说道。

“苏苏呢?”姬然又问道,她口中的苏苏是女儿的乳名,大名是马凯取的,叫马不悔。

也许是他看过倚天屠龙记,里面有一个女孩的名字叫杨不悔,所以,他才给自己的女儿取了马不悔这个名字。

“当然也不会,我会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的,我妈不是对她不错吗?”马凯跟姬然说道。

“那景寻的房产,你可不可以还给苏家人?我不想亏欠别人什么。”姬然望着马凯问道。

马凯听到姬然的要求,尴尬的皱起了眉头。

要说前几个条件,那他还都能答应,可是,一提到苏景寻的房产,那可是价值千万的房产啊,而且,这几年房产还在增值,他怎么能舍得吐出来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